創作內容

1 GP

《十四月的盛夏》〈1〉你,還會回到地獄,來找我嗎?

作者:咖啡加糖嗎│2019-07-20 01:46:33│贊助:2│人氣:42
《十四月的盛夏》〈1〉你,還會回到地獄,來找我嗎?

  「說好,誰先讓對方動心,誰就有資格回到天堂,這樣好嗎?」
  「那麼,輸的那個人,不就永遠留在地獄。」
  「對阿,這樣,你還會回到地獄來找我嗎?」


01如果人活著,心卻已經失去了跳動,那才算真正沒了生命

  仲夏之初,烈日面露出凶狠的模樣,無情地注視在田野之間。

  兩村間的河川上,聳立著一座石柱橋,這座橋是兩村孩童遊玩時,所有孩童的必爭之地。
  
  快接近正午時,有一群年幼的孩童,正站在橋的兩邊,準備一場比賽,比誰能走在橋上的石護欄,赤腳行走過誰就算贏。

  宮娜緊皺眉頭,語露擔心的情緒,對著準備脫下鞋的武穆說:「算了,就不要在這裡玩就好,不要跟他們比了啦。」

  武穆側著身,向宮娜比出一個大拇指,「沒問題的,要是連這裡都被隔壁村的孩子給霸佔,我們這個夏天就少了跳河的活動了。」

  話一說完,武穆望向石橋的另一頭,五名男孩穿著夏季無袖的白背心,帶著一股牛氣的神情看著武穆。其中一名壯碩的男孩,用手指著,傲氣逼人的說著:「要是我們贏了,這座橋只能我們來使用。」

  武穆用姆指撇過鼻子,滿臉神氣地笑著說:「拓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還要看你有沒有辦法贏過我。」

  兩人分別站在石橋兩側的石造護欄,武穆與拓楓兩人的視線,成對角線般的角度,分別看著站在橋正中央的男孩。

  這名帶著眼鏡的男孩,眼神冷冷地朝著拓楓看了一眼後,轉頭望向武穆,大聲說著,「等我從三數到一後,兩人就開始脫下鞋站到石柱上,誰能夠先從橋的這頭走到另一頭,誰就算贏。過程中,只要有人耐不住腳上的炎熱,穿上鞋子,或是跳下護欄,誰就算輸。」

  宮娜在武穆旁,擔憂地說,「要是被你媽知道,他一定會罵你的啦。」

  武穆微微低傾著頭,面帶笑容地注視著宮娜說:「我還以為妳就是我媽呢。」

   此時,站在石橋中央的眼鏡男孩,開始數數。「三,二,一。」

  武穆脫下鞋,光著腳,一躍身站到了護欄上,「好燙!!」武穆搶著著腳掌的熾熱,緩緩的站起身來,站在護欄旁的宮娜,眼神面露憂慮的看著武穆。

  從剛開始的不適應,到漸漸地加快腳步往前,每踩一步都是難以忍受的赤燙。忽然間,武穆眼角餘光看到一個身影快速的移動,才發現,拓楓已經快走到橋的中央了。

  這時心開始慌了起來,為了加快腳步追上武穆,於是開始加大腳步的間距。

  正當武穆已經追趕過拓楓的進度後,忽然間被烈日照射在河面上的折射光線給反射到眼睛,一時間的閉眼,導致在踩下的那一步,突然失準踩空,整個人的重心朝向河面倒去。

  此時武穆想要拉回身體的重心,卻又因為剛才快速的跑動,使腳已經沒有了力氣,最後掉進了石橋下的河川裡面。

  宮娜立即跑到護欄邊,對著河川裡大聲的喊叫著「武穆!」

  一片黑暗中,一顆大樹正佇立在山丘上,樹上長滿了一朵又一朵含苞未開的紫色花球,一名小女孩站在樹下。

  「我是不是沒了生命?」

  樹下的小女孩轉過身來,那模糊的臉龐,用甜美的笑聲笑了一下後,帶著溫柔又淘氣的語氣說著:「如果人活著,心卻已經失去了跳動,那才算真正沒了生命呢~」



02熟悉的陌生感

  臉上突然感覺有水滴滑落過的觸感。

  緩緩睜開雙眼後,看著熟悉的星星,閃爍在夜空中。其中還有一顆無法讓人忽視的月亮,散發出的月光,讓整片大地上,即使沒有點燈,也能看得到遠方。

  「這,就是天堂了嗎。」

  「你以為你可以上天喔。」

  聽到一陣甜潤的譏諷聲音。

  正當武穆把頭偏移到右側視線中,看到一位身著制服的女子,蹲在自己的身旁,並雙眼睜大大的注視著自己。

  那瞬間,整個人就像是被電到一般,被那稚嫩又動人的眼神給吸引進去。

  「但,不知為什麼,在眼中還有另一種情緒。是難過,還是失落的感覺。」

  凝視一會後,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後,緩緩的對著我說:

  「我們現在就在地獄裡。你快點醒來救我吧!」

  武穆回過神來後,迅速的站起身來,

  正當武穆開始回想之前的記憶時,只記得一些零星的畫面,其中就有一幕是在橋上,接著腳踩空掉進河裡,後來就想不起其他的。

  武穆望著四周的環境,發現就是在之前掉到河裡的旁。但整個景致卻完全不一樣,既熟悉,卻又有點不同。

  武穆看著身旁女孩,疑惑著說著:「這裡是哪裡?」

  女孩豎起裙子,撥動著黃褐色的長髮,擺弄到身後,眼神再次緩緩地注視著武穆,輕柔的說著:「剛才不是說了,這裡是地獄阿。」

  「哪有可能,在這裡……。」

  女孩伸出手,擺出一副要握手的姿態,輕柔地說著:「你好,我叫雪彩~」

  望著雪彩伸出的手,武穆遲遲沒有任何的動作,雪彩發出一聲「哼!難得我這麼主動,就被你這樣嫌棄。」

  「沒有,沒有,第一次見到別的女孩子這樣,反而會讓我嚇到。」

  「什麼!你還有認識其他的女孩喔。」雪彩震怒的說著,露出一副不滿的神情。

  武穆被雪彩突如其來的情緒變化,感到不知所措,就像是一臉無知樣,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雪彩撇著頭,用側臉看著武穆,帶有點情緒的說,「對了,你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嗯。」

  月光讓田野間的道路,顯得鮮明,耳邊不時能聽到蟬鳴的交響樂,以及夏日夜晚吹撫的涼風。

  武穆走在雪彩的身後,不斷看著周遭的環境,發現有些相似,卻又感覺怎麼有些不一樣。

  「也許是晚上看不清楚的關係吧。」

  當兩人走到一處三叉口時,雪彩往左邊的小徑走了過去,並且說到:「往這裡走,就會往山上走了。」
  
  武穆一臉疑惑地想著,「怎奇怪,記得往山上的路不是往右邊走嗎,怎麼是變左邊了?」

  雪彩把一隻手指放在嘴前,帶著調皮的語氣說:「你,是不是在想,這跟你想的不一樣是嘛!」

  「你怎麼會知道!!」武穆一臉驚訝的看著雪彩。

  「嘻嘻,我可是有讀心術呢~」



03回不了的家

  武穆遙望佈滿樹林的小山丘,最頂處空曠地帶,有著一顆巨大的黑影子。

  正當雪彩與武穆,準備要開始往山上走時。

  忽然看到一個人戴著斗笠,拿著鋤頭慢慢地從山丘上走了下來。

  武穆好奇的盯著這人,一臉想要看清楚這人的模樣。就在月光照射在這人的臉上時,看到張空白的臉。

  頓時間,武穆被嚇到,立即跌倒在地上,雙手不斷亂揮舞著,說,不要過來因為這人的臉。

  走在前方的雪彩看到武穆的行為,抱著肚子大笑著:「你是怎麼了,看到人就這樣。」

  武穆慌慌張張地指著剛才經過的人,「妳看那個人,沒有臉!」

  「怎麼會?」

  雪彩大聲向剛才走下山丘的人喊叫著,此時,那個人停下腳步後,轉身看著武穆與雪彩。

  「年輕人你們怎麼了?」

  武穆再次朝著那人的臉上看去,發現是大約六十多歲男性五官的臉。

  「這是怎麼回事?」武穆又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嚇到,感覺自己真的來到另一個世界。

  「你啊,是不是還沒清醒呢~」雪彩站在武穆的身前,帶著戲弄的語氣說著。
  
  「……。」武穆也不知道怎麼了,從剛才到現在,還沒有辦法理解剛才的這一連串的事情,整個人就像是在荒野裡迷路的旅人,完全不知該怎麼辦,非常無助的望著雪彩。

  雪彩看了看武穆的神情後,露出甜美的笑容,用溫柔的語氣說著:「好了,我們走吧~」

  「我想要回家了……」

  「诶?」

  「家?那是什麼?」

  「不就是有你爸爸媽媽和家人住在一起的地方?」

  「你難道忘了,你已經是從河裡來到這裡,怎麼還回得去呢~」

  看著雪彩的笑容,內心就不自覺得安心了起來,不知怎麼回事,這種感覺既不像爸爸媽媽帶來的安全感,卻又不像是朋友般的感覺,而是一種內心彭湃,還有點高興,總覺得有她在身邊,就可以感到放心。

  雪彩朝著山丘頂端的方向說著,「好了,再不快點,月亮就要消失了。」

  武穆站起身後,雪彩開始奔跑了起來,並回望著武穆說:「快點,在不快點太陽都要生起來了。」

  跑在雪彩身後的武穆,內心想著:「你就不能對這個剛溺水來到不熟悉的地方,又回不了家的人輕柔一點嗎。」

  穿過走上山丘的森林地帶後,武穆與雪彩來到山丘頂端的空曠地帶,這時眼前能夠清楚的看到一棵巨大的樹就在面前,樹上則是佈滿了一朵又一朵的紫色花苞。

  雪彩站在這棵樹的前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整個人如同天使降靈般,「嘻嘻,就是這裡了!!」



04你,還會回到地獄,來找我嗎?

  山丘上,溫度略帶點寒意,不時有幾隻螢火蟲在大樹的周遭環繞著。

  武穆看著雪彩,抬著頭,靜靜地看著大樹。

  「來到這裡要做什麼?」

  「欸,你知道,當人們到了地獄後,最像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嗎?」雪彩說完後,華麗的轉身看著武穆。

  「這…這我怎麼知道,我又沒到過地獄。」

  「笨蛋!我不就說了是這裡~」

  武穆思考了一陣子後,回應說「那,就應該是回去吧,回到原本的生活裡面。」

  「傻瓜,如果回不去了,怎麼還有辦法?」

  雪彩看了看武穆,遲遲沒有辦法回答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嘆了嘆口氣後,凝視著武穆說:「如果,當人們來到地獄後,最想要的,是盼望著自己能夠有機會回到天堂。」

  「這裡所指的天堂,並非是意義上的天堂,而是我們心裡認為的那個地方。」雪彩說著說著,聲音漸漸地地沉了起來。

  「這麼說,只要心裡想像我們要去天堂,就會到那邊了嗎?」

  「可能吧!」

  「這樣我想要回去,回到回本的生活,我還想要見爸爸媽媽她們,我想要回家去。」

  「什麼啦,哪有這麼容易,你可別忘了,即使是跟惡魔交易,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不付出點對等的代價,怎麼可以讓你輕易的實現願望呢~」

  「我需要付出什麼,要怎麼做才能回到我想要的天堂裡。」

  雪彩露出甜美的笑容,緩緩的說著:「就在這裡,這棵樹下。」

  「這裡就是通往天國的秘密通道,只要我們把想要的想法,輕輕地靠在樹旁,偷偷的跟這棵樹說,就會幫我們實現願望。」

  「真的嗎,那我們快點來吧。」武穆說完後,朝向大樹靠近。

  「等下,要是直接講了,還是沒辦法實現的,因為沒有等量的代價來交換。

  「什麼!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你看,樹上不是有很多紫色花苞還沒開嗎。只要一朵綻放開來,就能讓我們實現一個願望,但是要讓這花苞綻放,就需要有一定的情緒注入到裡面。」

  「什麼情緒!?那是什麼?」

  「這就是愛,只要有一個人愛了,就能夠實現。」

  「這裡之所以被稱作地獄,就是這裡的人,已經沒有愛的感受,也就沒有能力實現願望,更別說到天堂了,就只能永遠待在這裡。」

  「那要怎麼才能有愛。」

  「我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你要當我男朋友嗎?」

  「這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會對一個不知道的女孩做這種承諾?」

  「嘻嘻,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還有另一種方法,就是比賽,誰先讓對方動心愛上對方,這樣的情緒也有機會讓花苞綻放。」

  「這樣我們就有辦法回到天堂嗎?」

  「嗯……其實不是我們,而是其中一個人而已。」

  「如果一人動心了,這時的情緒就有機會讓花苞開啟來,但這也只是一朵花苞,所以只能有一個人實現願望。」

  「什麼,怎麼會這樣,那我不要。」

  「別這麼反覆無常的,既然決定要回去,就要做好選擇的結果。」

  「……。」

  「說好,誰先讓對方動心,誰就有資格回到天堂,這樣好嗎?」
  
  「那麼,輸的那個人,不就永遠留在地獄。」
  
  「對阿,這樣,你還會回到地獄來找我嗎?」



  沉寂一陣子後,武穆眼神沉重的看著雪彩。

  「抱歉。」

  「笨蛋,幹嘛跟我道歉。」

  武穆緩緩地走到雪彩的面前,用著篤定的眼神看著雪菜,「還是沒辦法,我還是沒辦法想像讓你一個人在這裡的感覺。」

  雪彩羞澀的語氣說著:「那……如果沒有辦法的話,你願意跟我一起在這裡嗎?」

  正當武穆要開口說話時,月亮沉入到地平線下,整個世界進入一片漆黑。

  這時武穆睜開眼,看著樹蔭下的些許的光線透出。

  一旁傳來熟悉的嗓音聲,「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頭轉過一旁,發現宮娜與其他孩子一副高興的模樣看著武穆。

  頓時,武穆回想起之前掉進河裡後,那一段經歷,以及遇到的那個人,嘴裡緩緩地道出「雪彩。」

  宮娜看到武穆的眼眶裡,突然流出淚水,「武穆,你怎麼流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62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故事|小說|愛情|連載|戀愛|故事|創作|十四月的盛夏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ishleong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左手指尖的微光》[28... 後一篇:《一起逃到世界的盡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mmm748748所有R魂們
2020 RPG Maker 遊戲設計大賽,最高獎金Steam 禮品卡 NTD 3000 元喔! https://www.facebook.com/RPGMakerGameDesignContes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