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王女的肖像(六)

作者:KR│2019-07-20 00:48:06│贊助:104│人氣:38
重新修改大綱之後,劇情上應該會比較平順了。
希望這個暑假能把這個故事結束。


楔子
 
  「我不會說『對不起』,因為你不可能會原諒我。」
  「但是,不論如何,不論你未來下什麼樣的決定……
  「我都會原諒你。」
  
Act 3 Rose oleander
 
  陽光透過小窗的白色窗紗,溫柔地灑落在屋內。奧利安站在火爐前,火上的煎鍋正滋滋作響地煎著淺褐色的培根。
  從培根中溢出的油脂在煎鍋底,像是金黃色的露珠一樣,調皮地滾動。
  奧利安在鍋邊敲開蛋殼,讓蛋清跟蛋黃加入煎鍋中的合唱。
  他汙濁的紅色眼睛無神的凝視著面前的鍋,瞳孔所凝視的不是現在,而是過去的某一個點。
  而他沙啞的嗓子,也哼唱著一段曾經乾淨嘹亮的旋律。
  最後,他從一旁取來短短的一段鼠尾草與巴西利,在指尖碾碎,撒在早餐上。
 
  「吃早餐囉!」
 
  他端起兩個盤子,回過身,原本失神的雙眼才再次有了焦距。
  只不過,現實所映照的,只是一張孤零零的小圓桌,跟一張有靠背的小椅子。
  奧利安錯愕地愣住了,怔怔地盯著空無一人的餐廳。
  緩緩地,他僵硬的身體鬆懈了下來,像是老人一樣,佝僂著背、拖著腳,步履蹣跚地走到桌旁,把手中的托盤放在桌上,把臉埋在雙手中,身體微微顫抖。
  許久之後,他的身體才平穩了下來。
  奧利安鬆開雙手……
 
  「如果你再不開動的話,我就要叫你起床了。」
  原本明亮的房間現在變得密不透風,小窗兩旁本來用來抵禦冬日寒風的厚簾,也密密實實地拉上了。圓桌上的白色蠟燭燃燒著,另一端坐著一個修長而蒼白的中年男子,優雅地用刀叉吃著荷包蛋、在麵包上刷刷塗著奶油。
  「派蒙大人……」
  看到自己名義上的主人,奧利安並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驚訝或是惶恐,只是見怪不怪地對禮儀大臣微微頷首。
  「畫,完成得不錯。」
  「是,只要經過驗收,就能夠在下個月公開展示了。」
  派蒙放下刀叉,一手托著下巴,看著奧利安。
  「你準備好了嗎?」
  「是的,派蒙大人。」
  「你後悔嗎?」
  「不,派蒙大人。」
  派蒙鮮紅色的眼睛定定地與奧利安的雙眼交接,從他的眼眸、從血僕契約中傳來的真實,都表達出了男人的話語毫無虛假。
  「那就好好地走到最後吧。」
 
  一陣呼嘯的狂風颳過整個房間,迷住了奧利安的眼睛。
 
  房間恢復了原本的光亮,輕柔的陽光再次透過白色的窗紗,在牆板間跳躍。
  蠟燭熄滅了,燭芯只剩下一縷細細的白煙。
  圓桌的對面多了一張椅子,用餐完畢的餐盤上並排著橫放的刀叉。
 
  不愧是禮儀大臣,就算只是簡單的早餐,禮儀也無可挑剔。
 
  奧利安看著面前空無一人的座位,雙眼再次失去焦距。
  他的思緒,帶他回到了他與禮儀大臣第一次的相遇。
 
====================================================================
 
  在帝國邊陲的某個莊園,曾有一個怪異的主人。
  莊園中的僕役不少,也都被告誡過,要滿足莊園主人的一切要求。
  莊園中的警衛也不少,也都被命令過,不能讓莊園主人離開莊園半步。
 
  對僕役或是警衛而言,大概沒有比他更好的服侍對象了,因為那個男人,既不曾對僕役提過任何要求、也不曾靠近過莊園的圍牆。
 
  每天,他都只是夢遊一般,早早起床,自己安排兩人的餐具、準備著兩個人的食物,對著空無一人的座位招呼,然後,拿著刀叉,對著桌子發楞。
  在那之後,他就獨自一人,蹣跚地走到閣樓中的畫室,從那裏的窗戶眺望遠方、或是看著下面走來走去的身影、又或是持著畫筆,對著空白的畫布比劃著、從不知該如何下筆。
  有時,如果不進畫室,他就自己在花園裡面,照顧著他親手栽下的紅色夾竹桃。
  他像是失了魂,似乎繭居在自己顱內的小小世界之中,被雙腿支撐的身體搬來搬去,找不到一個安居的地方。
  男僕跟女僕先是驚訝,後是猜測他的身分、或是對他的行徑嗤笑。
  是有人曾經想要愚弄這個癡癡傻傻的男人,不過,被抓到的僕役都遭受到了嚴厲的處分,所以,最後僕役們都只是把他當成大宅子中的一個幽魂,從他身邊經過,對他視而不見。
 
  某一個冬天的夜,男人獨坐在畫室當中。
  強勁的北風在窗外吹著,讓緊緊閉著的窗戶吱嘎作響。
  畫室中,男人穿著厚重的衣服,卻依舊時不時因為沁進屋中的冷意而顫抖。
  只不過,他的雙眼,他的瞳孔,卻一點都沒有因冷意而抖動。
  因為他的靈魂在遙遠的過去。
  在更久遠的那個冬夜,在重病的母親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個瞬間,他與妹妹之間的羈絆,就成了維繫整個家庭的最後紐帶。
  在稍近一些的冬夜,他守在失蹤了數日的妹妹床邊,眼眶深深地凹陷,在火光搖曳的火爐中填入所剩不多的柴火,而後緊緊抓著自己唯一血親冰冷的手,像是想要抓住自己生存的意義。
  最後,在那一個原本寧靜祥和的夜晚……
  奧利安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衣襟,五官扭曲著,夢魘般的記憶折磨著他,他卻又無法捨棄折磨著自己的記憶。
 
  因為他的記憶,是他的家庭僅存的『遺產』了。
 
  等到他的呼吸平緩下來,一股強烈的冷意激醒了迷茫的他。
  奧利安這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身體就像是剛離水的魚一般,又濕又黏。
  「晚上好。」一個優雅、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像是一聲雷,讓奧利安碰倒了椅子,一躍而起。
  一個修長、身穿黑色禮服的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畫室中。
  他擺好椅子,在奧利安的面前坐了下來:
 
  「初次見面,王國公主吉兒麗特名義上的兄長——奧利安。」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61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劍與魔法

留言共 2 篇留言

橘みかん
一股強烈的冷意把他原本迷茫的精神被激醒
↑這句感覺有點不順呢?

哎呀呀……讓人心疼的畫師。
(坐等後續)

07-20 01:10

KR
已經更正囉!謝謝指正!07-20 09:26
Cecil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 KR 寫的親情戲很真摯,看得出你很重視家人之間的感情,你一定是個好哥哥https://emos.plurk.com/b2e76e35476f2d0459f590e6926508c3_w47_h20.gif 失去妹妹(真一次假又一次)對奧利安打擊很大呢,看他連原本擅長的繪畫都沒辦法了,就知道他的內心有多麼混亂QQ 下面這句我很喜歡
─────
  他像是失了魂,似乎繭居在自己顱內的小小世界之中,被雙腿支撐的身體搬來搬去,找不到一個安居的地方。
─────

奧利安會因為記憶被操縱而這麼恨,應該是因為下面提到的原因。
─────
  因為他的記憶,是他的家庭僅存的『遺產』了。
─────
你雖然失去了所有深愛的人,但至少你和家人的回憶可以在寒冷的時候給你安慰。然而某天有人忽然打醒你告訴你,你的「遺產」其實早就被換成了假鈔跟偽幣,這對把家人放在心中第一位、已經孑然一身的人來說,不啻於是最沉重的打擊……身為一個也很重視家人而且喜歡和他們留下的各種回憶的人,我如果和奧利安一樣受到這種待遇,我也會感到萬分難受。不管做這件事的人有什麼正當理由,我都不太可能完全原諒他ˊˋ

07-22 00: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ingruht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GO兩周年--一個鹹魚... 後一篇:王女的肖像(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dogeblackdoge
有小說更新喔,歡迎有空或有興趣的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