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短篇】《傲慢與復仇》──<下>

作者:悠閒紅茶(冷藏中)│2019-07-18 20:49:56│贊助:22│人氣:197
    
<中> ← (點此即可前往)


    <下篇>──<終點與結束>
  
  那時的記憶直到現在仍從未褪色過────
  
  
  
  嚴寒的天氣猶如鞭子般的不停鞭打著男孩赤裸的上半身,儘管想要撿起被丟在一旁的上衣來穿,但無奈於整個人都被牢牢綑綁在松樹上的關係,使得男孩只能任憑紛飛的大雪來宰割自己的意識。
  
  要是能就這麼凍死的話那或許也不錯。男孩心想:至少這樣就不會再感受到任何的痛苦了吧。
  
  然而,那被俗稱為命運的玩意兒卻絲毫不打算讓他能有如意的機會。
  
  『──給我笑得開心一點啊!你這討厭鬼!』
  
  男孩那越發陰鬱的眼神惹來了同齡學生的欺凌。
  
  圍繞在他附近的男學生們紛紛撿起了地上的石頭用力丟向他。石頭打中了腦袋、擦破了額頭,冉冉流下的血液就這麼染紅了男孩的視野。
  
  男孩因此再一次的看到了他所熟悉的世界。
  
  ──充滿惡意且毫不講理的世界。
  
  男孩的人生離不開凌虐。毋寧說,要是將暴力從他的生活中剝除的話,那麼男孩就等同於是一具空無一物的空殼。從出生長大的家庭到外面相處的同儕,男孩所見的每個人都會理所當然的在他的身心靈上加諸無數的痛苦。
  
  沒有人會對自己伸出援手──男孩十分清楚這點。就算只要隨便揮揮手就能驅散依附在他身上的災厄,但卻始終都沒有人願意這麼做。
  
  無所不在的惡意總會靈巧的鑽入生命的死角,並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毆打早已傷痕累累的身軀、凌遲沒有任何喘息空間的難受心靈。
  
  所以──
  
  男孩對一切感到了絕望。
  
  不曾停歇的欺凌,無法痊癒的創傷,孤立無援的處境。
  
  絲毫不明白何謂溫暖的生活剝奪了男孩所有的情感,唯有能夠結束一切痛苦的死亡憧憬不曾消失過。
  
  然而,就在男孩打算擁抱人生終點的那一天──
  
  轉機出現了。
  
  男孩突然得到了非常人的力量。
  
  那是隱藏在人體深處的神秘力量,那是過去因為實驗失敗而擴散於世的病毒的副作用,那是能夠透過扭曲現實來實現潛意識所期望的古老魔法──
  
  無數的猜測、假設全都是指向那能夠和都市傳說畫上等號的事物。
  
  既沒有人知曉其真正的來由,也沒有人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夠獲得,無法以常識去概括的力量──
  
  那也就是所謂的<異能力>,同時也是男孩日後才知道的單字。
  
  在徹底了解到自己終於擁有了能夠對抗不講理世界的力量後,男孩第一次打從心底的──笑了。
  
  ──因為絕望已經轉變成了希望。
  
  在<異能力>覺醒後,男孩便從學校退學了。雖然原因是因為長期對他施暴的父母所要求的,不過這對男孩來說反而還是個好機會。
  
  於是他開始慢慢的花時間去籌備計畫,並發誓要將所有的痛苦連本帶利的奉還給過去所有傷害過他的人。
  
  這將會是一場精采絕倫的復仇戲碼。
  
  而這場處女秀的演員,當然就是男孩就學時所認識的親愛的同儕們──
  
  
  
  『……你、你這傢伙要對我做什麼啊!』
  
  雙手雙腳都被麻繩綁住的男學生害怕的這麼大喊。他是當時提議把男孩綁在樹上的兇手,同時也是計畫中的第六個目標。
  
  男孩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努力地從臉上擠出還不太習慣的生硬笑容,並一步一步的走向被綁在柱子上頭的他。
  
  他們當時是怎麼說的呢?男孩一邊反芻過往被霸凌的種種時光,一邊回想他們當時所說的話。
  
  啊,對了──
  
  『……笑得開心一點嘛!』
  
  男孩將小刀刺進男學生的側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奔湧而出的血液連同尖叫一齊濺到了男孩的臉上。
  
  不行。動作不能這麼的粗魯,要再更溫柔一點才行。不然要是讓他在中途就昏倒了的話那可就無趣了──男孩小心翼翼地調整手腕力道,並警慎地挪動手中的小刀。
  
  開心一點。沒錯。現在要笑得開心一點啊!你們當時不是這麼說的嗎?
  
  明明就不曾真正的接觸過讓人發狂的恨意,卻任憑那天真無邪、尚未萌芽的惡意日復一日的去凌辱他人,甚至還將那叫人唾棄的愉快搭建在他人的痛苦上。
  
  沒有人去喝斥過這樣荒謬的事情,也沒有人去懷疑過這樣扭曲的世界──以前的男孩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能漠視這樣的情況,不過現在的他懂了。
  
  ──那不正是因為這是正常的嗎?
  
  欺凌弱小?弱肉強食?那都跟這沒關係。
  
  不論是男孩過去所經歷過的,還是現在施加在他人身上的都是,因為現實本身就是如此的荒誕不羈
  
  面對從根本開始就不正常的劇本,無法解讀其內容的演員當然也只剩下賣力演出好取悅觀眾的選擇了。
  
  所以──
  
  就由我來讓你們露出笑容來吧。
  
  『……啊啊……!我的、我的……我的臉啊……!』
  
  儘管經驗還稱不上是多,不過男孩仍依循著之前動手時的觸感,成功的將男學生的臉皮給割了下來。雖然眼窩一帶不小心扯爛了就是了。
  
  隨手扔掉沾滿腥臭血液的小刀後,男孩便小心地捧起男學生的臉皮,並將雙手大拇指套過嘴巴、最後再微微勾起大拇指,說:
  
  『──這樣的微笑好看嗎?』
  
  和因為劇痛而大幅扭曲臉龐的男學生不同,男孩越來越熟悉要怎麼露出笑臉來了。
  
  不過……
  
  還不夠。
  
  光是這樣還不夠。這樣還滿足不了男孩。應該說根本就滿足不了才對。
  
  ──畢竟這樣的行為就只是單純的在玩遊戲而已吧?
  
  所以,沒錯。表演必須要再更精采一點才行。
  
  『……如果表演沒有精采到能讓我忘掉過去所經歷的一切的話──』
  
  那麼這齣戲也就沒意義了吧?
  
  為此──
  
  『……等、等一下,你要做什麼……不、不要過來!住手!不要……快點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孩將心中深不見底的惡意全數伸向了臉部肌肉外露的男學生。
  
  
  
  從那時開始,迴盪在舞台上的慘叫聲就從未停止過了。
  
  那既是男孩打從心底的接受了瘋狂的起源,更是他掙脫了無盡痛苦後所重生的瞬間。
  
  同時也是在黑社會中讓無數人都聞風喪膽的惡魔──尼肯.伊托列拉那不為人知的一段過去。
  
  
       ◇
  
  
  「嘎……!」
  
  直襲而來的衝擊讓拉雀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然而隨著衝勁消散到來的卻不是流血的傷口,而是如口香糖般黏附在喉嚨上的窒息痛楚。
  
  拉雀難掩驚愕地瞪大了雙眼。畢竟這東西不是──
  
  「……真慶幸有將斷臂給撿回來啊,您說對不對呢?拉雀閣下。」
  
  「尼、尼肯……你這傢伙……」
  
  沒錯。現在正死死掐著拉雀脖子不放的五指,正是來自尼肯那條被砍斷的右手斷臂。
  
  那八成是用<魁儡師>操控的吧──和思路清晰的腦袋不同,拉雀的注意力全都被尼肯的面容給打亂了。
  
  ──那張臉部肌肉整個外露的面容。
  
  儘管隱約可以猜到他是拿小刀把臉皮給割下來的,但是那絲毫沒有傷到任何肌肉的模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那張臉皮打從一開始就是面具一般。更叫人可怕的是,這傢伙竟然還能露出那虛偽做作的笑臉來。
  
  在鮮紅血液的渲染下,鮮豔的臉部肌肉不僅變得更加駭人,就連彎曲嘴角的微笑動作都讓拉雀感到有股噁心感不停地從胃部深處湧出。
  
  「……人們總是會被親眼所見的事物給欺騙呢。」
  
  好似完全不在意自己少了張臉皮的尼肯,一邊用殘餘的左手操控右手的行動,一邊就著詭異的微笑接著說:
  
  「──縱使那項東西只經過了隨隨便便的偽裝也是。」
  
  就算不聽這句話,拉雀也能知道尼肯做了什麼。
  
  他用眼角餘光撇向躺在牆邊的人影。果不其然──
  
  「……你這、人渣……!」
  
  拉雀難掩憤怒地低聲咂嘴。
  
  躺在牆邊一動也不動的人影雖然有著尼肯的臉龐沒錯,但除此之外的身體卻毫無疑問的是女人的身體。
  
  換言之──
  
  「……你這死不足惜的混蛋!」
  
  到底要殺掉多少人才會滿足啊!
  
  為了要除掉拉雀,尼肯不僅殺害了與事情毫無關聯的女子,甚至還將自己的臉皮縫在她的臉上,為的就只是要分散踏進這間房間的拉雀的注意力而已。
  
  讓人作噁。
  
  不論是將殺人視為理所當然的行為,亦或是連自己也能當作道具來使用的手段,全都讓人噁心的想吐。
  
  為什麼、為什麼這傢伙能面不改色地做出這些事情來啊?無法理解的怒意膨脹到了極限,怒火爆發的拉雀用力抓住脖子上的右手。儘管不想承認,但這招突襲確實是不錯,要是一般人的話肯定會就這麼被掐死吧。
  
  但是拉雀.利艾貝並非一般人。
  
  「──<魔術師>!」
  
  將碰觸到的右手大小變得像拇指那般大後,拉雀便用力蹬地衝向尼肯。
  
  「亡妻的仇!被小看的劍術!被輕視的一切!就由我!拉雀.利艾貝來替她一一償還!」
  
  咆嘯而出的銀色閃光咬向了尼肯.伊托列拉的脖子──
  
  
       ◇
  
  
  ──啊啊,上鉤了呢。
  
  
       ◇
  
  
  在那之前──
  
  咚!室內忽然響起了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音。
  
  儘管來的突然,不過拉雀仍在第一時間內就注意到了那個聲響源自於何處。是腳邊。聲音正是從拉雀的腳邊響起的。
  
  ──因為拉雀鬆開了手中的武士刀。
  
  從手中掉落地面的武士刀在室內響起了沉悶的聲音。儘管只是如此而已,但伴隨而來的錯愕卻不停地迴盪在拉雀的耳中。
  
  「這是……嘎!」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取代不解而來的是和方才一樣的窒息感,只差在這一次是拉雀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為什麼會這樣?』──您是想這麼說嗎?拉雀閣下。」
  
  「你、你這傢伙……嘎啊啊……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啊……!」
  
  「哎呀哎呀,鄙人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啊,這麼問還真是奇怪呢,拉雀閣下。」
  
  外露的臉部肌肉依舊維持著微笑的形狀,尼肯一邊活動左手手指一邊說:
  
  「──鄙人只是讓您成為了魁儡而已。
  
  
       ◇
  
  
  「莫非您是忘了鄙人的能力了嗎?拉雀閣下。」
  
  看著使勁掐著自己脖子的拉雀,尼肯故作驚訝的歪了歪頭。真是拿您沒辦法呢──在像這樣無奈聳肩後,他便假惺惺的開口解釋道:
  
  「鄙人的<魁儡師>不僅能讓鄙人從指尖製造操控魁儡的細線,而這一點就連被操控的魁儡也一樣。」
  
  那麼事情就簡單了──
  
  「要是被鄙人方才所操控的斷臂給抓住的話……」
  
  「……難、難不成……!」
  
  「是的、是的!沒錯!正如您所猜想的那般喔!拉雀閣下!」
  
  ──就在您被斷臂掐住脖子的那時開始,您就已經是鄙人的魁儡了喔。
  
  「若是要對此稍作形容的話,那麼這就好比拿鐵鎚釘釘子一樣呢。」
  
  將尼肯的左手手指,以及躺臥在地板上的右手斷臂、和站在門口附近的拉雀串聯起來的,正是利用<魁儡師>所製造的絲線。
  
  儘管數量有限,「不過尼肯仍能用魁儡來操控魁儡」。只要花點時間將絲線給植入到對方體內就沒問題了。
  
  從在酒吧和拉雀戰鬥時的狀況來看,要尼肯或其操控的魁儡碰觸到善於近戰的他,根本就是等同於天方夜譚的事情。為此,尼肯才必須讓不久前所準備的候補演員上場才行。畢竟有著俠義心腸的拉雀,根本就不可能會漠視尼肯牽連無辜的行為。
  
  所以,只要稍微對那名應召女郎「打扮」一下,尼肯就能利用她來分散拉雀的注意力,並趁隙操控斷臂去接近拉雀、好在他的身上植入絲線。
  
  而只能縮放掌中物體大小的<魔術師>,根本就沒辦法阻止<魁儡師>這樣的攻擊。
  
  換言之──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呢……」
  
  隨著尼肯慢慢握起左手五指,拉雀掐住脖子的力道也隨之變得更加強烈,因缺氧而滿臉通紅的他甚至還痛苦到單膝下跪。
  
  就像是在宣告戲劇落幕那般,在使勁將左手拉到腹部前面後,尼肯便恭敬的彎下腰桿、並抬起駭人的肌肉微笑──
  
  「祝我們後會無期吧,拉雀閣下。」
  
  尼肯.伊托列拉如此宣告了拉雀.利艾貝的死亡。
  
  
       ◇
  
  
  ──啊啊,看來是我贏了呢。
  
  
       ◇
  
  
  「…………料……」
  
  「嗯?」
  
  拉雀嘴中不完整的低喃讓尼肯好奇的挑起了眉頭。是打算在死前說些詛咒或是遺言之類的話嗎?
  
  不過那也只是無意義之舉罷了。不論如何,眼前的局勢都已經無法再逆轉了──如此心想的尼肯一邊透過斷臂操控拉雀的行動,一邊活動左手手指好接起地上的斷臂。
  
  「…………嗯?」
  
  不過就在尼肯剛接起斷臂的時候,他忽然注意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那股異樣感甚至還讓他的笑臉出現了些許的困惑之色。
  
  因為尼肯的斷臂至今仍是縮小的狀態。
  
  要是尼肯沒有記錯的話,拉雀的<魔術師>應該是能讓他隨心所欲地控制掌中物體大小的能力才對,可是為什麼如今已脫離拉雀掌握的斷臂仍沒有變回正常的大小呢?
  
  難不成──
  
  「就和預料中的一樣呢!」
  
  拉雀以行動揭開了謎團的答案。
  
  
       ◇
  
  
  「改變一切吧!<魔術師>!」
  
  伴隨著拉雀的吆喝,局勢也在一瞬之間產生了變化。
  
  忽然到來的劇烈變化讓尼肯的意識出現了短暫的空白,儘管那抹空白轉眼間就被注意力給填滿了,但其所牽連的破綻卻決定了這場戰鬥的勝負。
  
  而其結果──
  
  「哈、哈哈……哈哈哈!這、這就是死亡嗎?意外的還──」
  
  殘餘的話語隨著消融的意識而永遠的消失了。
  
  「嘖……」
  
  這傢伙竟然連死前都還能這麼的討人厭──儘管兩人之間就只是殺與被殺的關係,但拉雀仍沒有將心中的厭煩給道出口。
  
  他不發一語的轉頭看向身後。
  
  躺在拉雀面前的,是從跨下為起點徹底被砍成左右兩半的屍體。
  
  仇敵──尼肯.伊托列拉的屍體。
  
  「──明明該報的仇都已經報完了,但你看起來卻還是完全沒有釋懷啊,拉雀。」
  
  侃侃而談的悠哉聲音在此時傳了過來。拉雀望向傳來聲音的門口,只見那裡有名眼熟的男子正靠在牆邊看著他。
  
  「……你有什麼事嗎?艾迪。」
  
  或許是因為激戰方結束不久又或是討厭對方的關係,拉雀提問的口吻和往常相比明顯尖銳了些,而背靠牆邊的男子──艾迪似乎是對此感到習以為常了似的,臉上的輕浮微笑看起來增添了幾分無奈。
  
  「嗯~也沒什麼事啦,不過就是覺得你的計劃還挺不錯的而已。」
  
  「……你看了多久?」
  
  「這個嘛……」在刻意賣弄關子的如此低喃後,艾迪才聳聳肩回答:
  
  「身為你復仇之路的協力者,我要是不從頭看到尾那不就失職了嗎?」
  
  他那惡劣的偷窺興趣始終都沒辦法讓拉雀對他產生好感。
  
  「哼……」
  
  拉雀忍不住哼了一聲。
  
  
       ◇
  
  
  ──來談談艾迪.貝迪兀圖方才所看到的一切吧。
  
  若要以一句話來貫穿拉雀的計畫的話,那麼最適當的無非就是謊言了。
  
  和誓言貫徹到底的堅韌意志不同,拉雀──拉雀.利艾貝的言行舉止全都盈滿了謊言。那不僅只侷限在和尼肯的戰鬥之中而已,早在更久以前、在他踏上這條不歸路的時候開始就是如此了。
  
  如果說敵人是隻狡詐無比的狐狸的話,那麼拉雀恐怕就是將毫不知情的獵物給玩弄於手掌心上的獵人了。不單是在來到目標眼前為止都成功隱瞞了自己的實力,甚至還讓他誤解了作為殺手鐧的<異能力>的全貌。
  
  「說來可真是諷刺啊,尼肯那傢伙明明就具有相當高明的詐欺手法,不過最後卻還是被你給騙了……」
  
  真是的。艾迪不禁搖了搖頭:該說他是意外的單純嗎?竟然會天真到去相信敵人親口說出的能力為何什麼的……
  
  沒錯。尼肯最大的敗筆就在於他誤解了拉雀的<異能力>。
  
  拉雀的<魔術師>雖然確實是能自由縮放物體的大小沒錯,不過真正的啟動條件並不只限定在掌中,而是凡是碰觸過的任何東西都行。
  
  儘管尼肯的<魁儡師>有著能夠自由操控他人的恐怖力量沒錯,不過先決條件仍是得將絲線植入到目標的體內,以及之後最為重要的手部的操作動作。
  
  要是操作稍有不當的話,那麼魁儡的行動就必定會出現問題。
  
  明白這點的拉雀採取的計劃非常的單純。那就是將先前掛在頸子上、用<魔術師>縮小的大劍偷偷的套在尼肯的斷臂上,再趁他準備將斷臂縫回身上的時候解除能力。
  
  如此一來,手臂受到突如其來的重量牽引的尼肯,操控魁儡的動作勢必就會出現問題,而剩下的行動自然就是不言自明了。
  
  艾迪看向拉雀手中的大劍。那是他那已逝的妻子所留給他的遺物,和另一把武士刀是成套的武器。為了將其作為底牌來使用,拉雀還刻意將大劍弄成了項鍊的模樣。
  
  「能夠那麼輕鬆自在地揮舞那把大劍,你還真是厲害啊。」
  
  竟然能在一瞬間就用那把大劍將尼肯給一分為二,這要是被教導你劍術的妻子看到的話,她想必也會感到很欣慰吧。艾迪並沒有不識趣到老實說出心裡話來,取而代之的是──
  
  「拉雀,你明白的吧?」
  
  艾迪緩緩道出了比那還要更加不識趣的話。
  
  「不論如何,在你復仇成功的這個當下,在未來等待你的,勢必就只有永無止盡的憎恨連鎖而已。」
  
  ──而那永遠都無法切割的因果將會延續到你斷氣的那一天為止。
  
  尼肯雖然確實是個冷血的殺人魔沒錯,但無可否認的是,為了能親手宰掉他、好替亡妻報仇的拉雀,卻也曾在中途攻擊過他的部下,更造成了許多無法挽回的悲劇。
  
  不論打著什麼樣的名義,奪取性命的行動都無法被正當化。
  
  不論是尼肯.伊托列拉,亦或是拉雀.利艾貝,兩人都是一丘之貉。他們的差別只在後者活了下來而已。
  
  「那麼接下來你要做什麼?」
  
  既然事情已經結束了,那麼艾迪也就沒有理由再待在這裡了。在離開之前,艾迪有些好奇的這麼詢問拉雀。
  
  「…………」
  
  放下手中武器的拉雀,只是靜靜地望著窗外的夕陽餘暉而已。我想也是──要是他會回答那可就反常了。
  
  「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和倒在走廊上的傢伙我會處理的,我先走啦。」
  
  你也趕快離開吧。在如此催促後,艾迪便離開了房間。
  
  走在走廊上的他心想:在珍愛的事物永遠消逝的現在,拉雀那傢伙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在看著那抹即將下沉的光芒的呢?
  
  然而這問題唯有拉雀.利艾貝才知道。
  
  
  

    後記
  
  19/50←(看來今年真的達成不了目標了。悲傷。)
  
  另外心血來潮寫的戰鬥向短篇小說終於完結啦!拍手拍手!雖然距離上一篇好像快滿一個月就是了……
  
  總而言之,接下來要是沒意外的話,可能會先寫《拯救世界》要不然就是《無口女友》其中一個吧。不過也有那麼一丁點可能會是《病嬌女友》的小故事也說不定。
  
  ……總覺得這篇後半部都在解釋來解釋去的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46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悠閒紅茶|原創|異能力|戰鬥|魁儡師|魔術師|復仇|亡妻|陷阱|結束

留言共 2 篇留言

漂浮咖啡
總算看到結尾了~在場外等超久的,不過內容很讚我很喜歡

07-18 21:49

悠閒紅茶(冷藏中)
感謝咖啡留了這麼溫暖的留言!。・゚・(つд`゚)・゚・07-18 21:57
米飯
GP先給再說,然後我要閃去寫小說了

07-18 22:02

悠閒紅茶(冷藏中)
收到GP了!07-18 22: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sd2255215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後一篇:【問題】【失眠怎麼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1104各位
我..刷個存在感(ノ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