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30 道別。

作者:挺逗得│2019-07-18 00:51:47│贊助:8│人氣:392
 
 
 
  之前
 
 
 
 
 
 
  刻在特梅菈半毀的工房地面複雜的傳送陣發出光芒。
 
  「這裡正好有召喚陣,我就借用了。然後……」
 
  以藍白拖鞋輕鬆踐踏他人努力結晶的男人正是空間轉移系統的魔法無人能出其右的妖精,召喚科科長歐羅.求喚。
 
  「她想通了嗎?」
 
  「她說她想起來了。」
 
  「這樣啊……以魔法師來說該恭喜她到達了。以一個長輩就是覺得不捨。」
 
  這麼說著的妖精將帶來的紡織品蓋到女性的遺體身上,那是與她相稱的紅玫瑰編織。
 
  他看賈利得面色凝重(歐羅的主觀感覺)便拿出白袍口袋中的香菸,從菸盒拿出一根叼上利用火元素點火。
 
  「你甚麼時候有抽菸的習慣了?」
 
  「這個是長壽,台灣產的。還有,哥抽的不是菸,是逼格──所以,怎麼了。你……」
 
  因為想做不習慣的事情,所以先做平時不會做的事情轉變焦點嗎?
 
  「我不認為我做的事情是錯的。但是,剛才來過的那丫頭卻告訴我暫時不想看到我……」
 
  「那孩子是人類,很善良啊~」
 
  歐羅以告訴小孩常識的語氣為賈利得解答。在他們的眼中,茉莉沒有成為魔法師最重要的才能。她是不能泯滅人性,理性行動的類型。
 
  「那隻惡魔……特梅菈的精靈告訴我,這是仁至義盡的作法。開甚麼玩笑……開甚麼玩笑?」最後的話語如同抱怨輕聲細語。
 
  「你……竟然會傷心就不要這麼做啊。逃跑不就得了?」
 
  「啊?」
 
  「哈……這傢伙竟然連自己想哭都沒發現嗎?」真是傑作……妖精就連捏著眉心的動作都是那樣的優雅。
 
  這句話,賈利得選擇性的漏聽。他不認為自己是這樣的人。
 
  唉……歐羅受不了這個小子的愚鈍:「這樣很正常啊。小特梅菈是個美女,對待人又很親切。曾經受過照顧的你對她抱有友情是很正常的……只要是個人,不管是魔法師還是普通人類都會因為朋友離去而流淚的。」
 
  「妖精博士的話還真是膚淺……」
 
  吐出的香煙與話語一樣讓人難受,從送走特梅菈之後一直坐在地上不動的賈利得皺起眉頭。
 
  叼著香煙上下搖晃,滿面鬍渣的妖精覺得再說下去對他太過緊迫了,他便閉口不言。
 
  「幫她找個漂亮的地方跟她丈夫葬在一起……」
 
  「知道了。」
 
  歐羅抱起讓精緻編織的布匹包覆的特梅菈走入召喚陣,光芒再度亮起。這裡只剩下賈利得一人。
 
  這裡的天色被大量的塵埃所隱藏。沒有任何人能見到那耀眼的太陽。
 
 
 
 
 
 
  賈利得他們居住的旅館沒有遭受戰鬥的毒手,戰鬥發生隔天,一名傳令兵來到這裡要賈利得前往主管機關與之前的半狐人外交官報告。
 
  嘻皮笑臉的他沒有為難傳令兵,老實上車去見那個昨天才回到自己國家的高官。
 
  「事情經過我都聽說了,真虧你們這麼做能造成無人死亡的結果。我該感謝你這個瘟神。還是,怪自己沒有限制你的手段造成這麼大的災害呢?」
 
  半狐人放棄偽裝自己的聲音,以堪比機械運轉噪音的嗓音詰問肇事者。
 
  隔著借用的會議室當中的玻璃桌面,半狐人身後有兩個隨扈注意著賈利得的一舉一動。
 
  翹腳埋入沙發的賈利得以一慣的三月牙笑容面對他。
 
  「我倒想問為甚麼你們的警察沒有緝拿我呢~~為甚麼呢?」
 
  「因為我國最優秀的警長判斷這次的事件中,除了拆房子之外沒有你的問題。他也從你的口中得到建造臨時住宅的承諾。」
 
  昨天,在特梅菈的工房裡待到晚上的賈利得見到主動找上門的摩西警長。他很意外,這個警察竟然主動說自己的國家不會通緝他。作為交換他得用那排山倒海的能耐還原他們的城市。
 
  想著該怎麼跑路不會留下通緝獎金的賈利得大方地答應他的條件。預計從今天起花上三天的時間來完成這件事。
 
  「你們(瑪恩學的魔法師)的確是優秀的人才,卻也是如此不安定的炸彈。我該清楚的記得這件事情的……竟然警長是這麼判斷的,你也完成我的要求。這邊沒有繼續追究的理由。我方可不想水車城這樣的案例再多個幾起,幸好我們的居民還對可以趁機改變城市構圖而歡喜。」
 
  「這算是被你們藝術家的國情給救了一命嗎?」
 
  「不。是你們給我們的警長上了一課。他對我提出有趣的提案。我決定回到中央後向總統提案。」
 
 
 
  慢走不送,回程就當觀光自己走回去吧!!人家再見到你就要你命☆★不可能真的不生氣,半狐人外交官拿鹽巴丟賈利得送他離開。賈利得沒有亂逛,徑直朝著災區前進。著手今天的工程。
 
  因為看的出賈利得對自己的選擇產生矛盾,對此更加不諒解的茉莉獨自走在法樂樂西斯完好的街道上。
 
  拒絕詩人陪同的提議,她低頭走過飲食街,沿著幹道走到噴水池的三賢士所在的廣場。
 
  蘊著怒氣的雙眼空洞地看著爬到最高點又隨重力落下濺起水花的水柱,突然有魔力通訊呼喚她。
 
  【女士,您還好嗎?看起來似乎有甚麼煩惱。】
 
  「大衛先生……」
 
  仔細一看,圍著噴水池池畔的石像其中三座沒有依照其他石像的平均間隔擺好。深呼吸,謹慎使用魔力視的茉莉看見改變體色隱藏其中,擺出沉思者姿勢的大衛.粉(這裡的雕像只有他沒有衣服)。
 
  看了看,居民與觀光客都毫不客氣地坐在石像周邊,茉莉判斷這些應該不是不能碰觸的藝術品。她走到大衛.粉身邊坐下。
 
  「你去跟那些警察說明過了?」
 
  「是的。我今後將會協助摩西警長他們,成為強化魔法的顧問。」
 
  「意料之外的發展!」
 
  對警長的處置感到吃驚,茉莉瞪大雙眼對上那雙澄如明鏡的雙眼。即便現在是石膏灰依舊閃亮著。
 
  「能為這座城市、這個國家盡一份心力是我一直以來的宿願。摩西警長果然是一位賢明的大人,放下多年來的摩擦接納我。雖然還是做出要我穿上衣服這種意義不明的要求就對了。」
 
  「不不不!正常人都會好好穿著的!」
 
  「我必須隨時維持能夠發揮全力的姿態才能預防眼前的人們發生不測。不知為何警長無法理解我的說明……」
 
  真的有些傷心的大衛.粉低下雙眼。
 
  親口聽見故事的茉莉雖然覺得穿衣服就會大幅減少強化魔法的效益很唬人,但是他們國家(瑪恩學)的確有不拿相應的物品就不能好好啟動魔法的人在。
 
  那是一種運用魔力的偏好吧……畢竟使用魔法就是一連串的儀式。
 
  「不說我的事情了。女士,您究竟為何動怒?怒容並不適合開朗的您。」
 
  「…………我不能接受你和師傅的作法。你們或許不是錯的,但是我覺得應該還有更適合的解決方案。只要好好談,特梅菈小姐肯定能夠理解的……」
 
  侃侃而談的沉思者陷入沉默,他想好好思考該如何開口。
 
  …………
 
  「女士,我先前說過。您很堅強,我的雙眼是這麼告訴我的……同時,它也告訴我您的心中藏有巨大的悲傷。努力跨過傷痛的您肯定也知道那是多麼沉重的疼痛。」
 
  對語氣柔和的語言點頭肯定,一頭捲髮的石像人繼續對她說。
 
  「每個人能夠忍受的疼痛都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能以為自己能夠感同身受就去否定他們想要得到解放的想法……這麼說也是自以為是吧。但是,我想去相信自己正走在能夠拯救他人的道路上。」
 
  「……」
 
  「他們從不會告訴我們他們的痛苦,獨自忍受一切,在孤身一人的夜中哭泣。曾經我認為這是身邊的人不夠可靠才會造成的悲劇,為此一直努力的我也沒辦法讓他們停下哭泣。我理解了,我們的努力是有極限的。只是努力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從他們的一舉一動中找出任何求救的訊號,如果早些體會這件事情說不定就能阻止那一夜的事情……但是我明白的,人類是很遲鈍的生物。我們總是被『沒事的』蒙在谷底。並沒有努力地去瞭解,去思考他們究竟多麼努力的讓我們習慣、相信他們真的沒事……」
 
  「我也看的出來啊!特梅菈小姐其實一點都不相信自己這件事情。但是、但是……為甚麼師傅一定要自己動手殺死朋友?她是被『記錄』的魔法師,只要拜託杰克姆爺爺就能讓她回歸普通的系統回到星之運河當中……」
 
  話到後半,緊握雙拳起身的茉莉也知道自己只是擅自不滿師傅處理事情的態度卻幫不上任何忙,提供另外的選項。洩了氣的她坐回拋光的石材上。
 
  「這是我的猜測……女士。會不會,那位特梅菈女士其實是想找願意幫助她的朋友才會過來拜託您的師傅的……」
 
  少女迷茫的雙眼看著發言的沉思者石像。
 
  「當時您的師父在我眼中是抱持回應她的心態作戰的,隱約能夠察覺到他們之間有種默契。不論結果如何,誰也不會怨誰的。」
 
  再與您的師傅談談吧。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接受建議的茉莉之後與他閒談了一會兒。她決定先回旅館與詩人會合。
 
  茉莉想,大衛.粉這個人或許是所謂的正義化身之類的人物。認真與他交流,他的言行不存在虛偽,他是發自內心想要為社會貢獻心力的人。儘管存在一些缺點,也不會改變他高潔的風骨。
 
 
 
  茉莉的預定發生變更,她在路上看見正在重建環境的賈利得。
 
  「……」
 
  經過片刻思考,她決定將自己現在心底的想法告訴他。
 
  「師傅……」
 
  「嗯?」
 
  情緒不高的賈利得沒有多話。
 
  「竟然來了就搭把手吧~~順便當作魔力操作的練習。」
 
  「好。」
 
  接獲師令,茉莉在廢墟的大地上立起一座龐大的土丘。而賈利得則為這座土丘塑形,不出幾分鐘,獨棟五樓的房屋完成了。
 
  「師傅,這幾天對你態度不好。對不起。」
 
  「嗯嗯?這又不是稀奇的事情。不如說,妳多想想一些有趣的方法把這個破石頭給打破啊~~」
 
  「那不是破石頭……」
 
  「呵呵~~」
 
  茉莉否定賈利得拿在手上的東西是他口中的破石頭。不光是不壞曜石的價值不凡,那是她認知中師傅真正的樣子。打碎它就能得到賈利得認同,完成出師課題。茉莉一點都不想執行,但是她想博得賈利得的認同也是她的人生目標之一。所以她平時就會做做樣子攻擊賈利得,卻從未認真執行。
 
  那有苦難言的表情令賈利得笑而不語。
 
  又立起一座土丘的茉莉說:「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果然,我還是不能認同師傅的作法。」
 
  「畢竟我不是心理醫生。沒辦法說服心疾纏身的人。」
 
  由魔力幾乎不會枯竭的兩人分工合作,重建的速度肉眼可見的提升。只是途中茉莉又不小心出力過猛,炸得自己滿臉土灰。
 
  「我想成為能夠讓師傅多出選擇的魔法師。」
 
  如果自己再多一些能耐,說不定事件的結果就不會是那樣了。
 
  「先想辦法解決自己體質的問題再來畫大餅吧~~」
 
  這個師傅果然不會對懂事的徒弟說出中聽的話語……
 
  他們師徒就這麼一邊閒聊、一邊重建。偶爾徒弟凸槌,師傅為他善後。就這麼結束充分對話的一天。
 
 
 
  連續幾天的勞動服務終於結束,休息一天後賈利得便決定離開法樂樂西斯。
 
  跨越許多橋樑的他們來到水車城的門口這裡跟第一次進到法樂樂西斯的境內一樣充滿雕像與裝置藝術……想不到竟然多了一座『飛翔者』……
 
  「喔喔~~」賈利得拿起相機又是一陣猛拍。他得到了曾經錯過的精彩畫面。
 
  感受到閃光的氣息,偽裝雕像的大衛.粉按耐不住展示自豪肌肉的慾望。就著麼以石灰色的裸體動了起來。
 
  瞬間,茉莉的特製魔力版手機提示音頻響。她吊白眼瞪這兩個引起路人恐慌的白痴,同時想著要怎麼不看見那些照片就讓它消失在自己的手機裡。
 
  【女士,您的迷惘好像已經散去了。】
 
  「嗯。謝謝你對我說那些話,大衛先生。」
 
  【不客氣。】
 
  為何已經曝光的現在還要用魔力通訊裝成一座石像呢?
 
  「來交換聯絡方式吧~~」
 
  賈利得笑著拿自己的名片給大衛.粉,大衛.粉大方接過並將自己家電話號碼報上。
 
  【希望您們沒對這個美麗的國家留下甚麼糟糕的印象,有緣再會!】
 
  賈利得和茉莉很自然地與他揮手道別,詩人突然覺得自己的世界觀、法律常識都被顛覆了。好像只有自己被排擠了……
 
  ──別傷心呀,青年。你的腦袋是正常的,那種裸男會被接納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詩人覺得好像有甚麼人在安慰他……肯定是常識的意志吧。
 
  揮別這個文藝之國,沒有機會盡情觀光的茉莉心想,之後另外找個時間過來看看好了。
 
  「雖然出了意外,不過也看見許多瑪恩學看不到的風景呢~師傅,接下來要去哪裡?」
 
  賈利得對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噴了個瞧不起人的皮息,輕鬆的:「接著要去……」
 
  『不,旅途所踏腳步至此。旅程…………結束了。』
 
  話到半途硬是被某種迴盪在鐵桶裡的低沉聲音打斷。
 
  跟在幾步之後笑著看這對師徒互動的詩人抬頭查看。他沒能做到……
 
 
 
  空白。
 
 
 
  拒絕一切的色彩奪走一切,不知自己為何置身黑暗之中的詩人感受到一股能夠壓碎五臟六腑震盪。
 
  那是雷鳴,帶來終結的神之槌。
 
  令『價值』與『不死之身』終於發生碰撞的轟鳴鐘聲。
 
  由帶來落雷的人物探究心引出的最終之戰。
 
  蚩.不朽元單方面的仇視終於得到回應,那會是逼迫他自己與賈利得.耶姆認清自我的、兩敗俱傷的血戰。
 
 
 
  之後
 
 

  閒聊:
 
  終於進入終盤了,可以把一些沒什麼人會注意到的伏筆全部放出。

  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3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神棍|魔法☆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s098618843大家
繪圖更新!!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