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六十六章、自我的選擇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7-17 08:08:22│巴幣:2│人氣:49
【追憶尋時】第六十六章、自我的選擇

      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從樹叢伸出手來,躺睡在樹枝上的男人正睡著午覺,戴著面具的他似乎絲毫沒發覺上方的動靜,讓藏在樹叢裡的傢伙更加小心的超面具伸手過去。

      「暗夜 • 殘曜,回來不用去和女皇殿下打聲招呼嗎。」男人醒了,低沉的納悶道,手馬上收了回去,改換做一個倒吊的腦袋,還有中分兩側的長瀏海垂了下來。

      「連人名都說出來不是太犯規了嗎!」他氣呼呼的抱著胸,不甘心的說道:「伊卡勒特——」

      「快去問好,我們暗夜行者不是隨便,該要有的禮儀要有。」

      「是!」他乖乖的從樹上一躍而下,其他騎士團長沒有多看幾眼就知道是偷襲伊卡勒特不成的小騎士,邁開雙腿朝神獸和西格諾斯女皇那跑去。

       和梓嵐同年的男孩也長這麼大了。風梓芯記得很清楚妹妹的床頭櫃上的照片,最後一張就是那個吵鬧的男孩,沒想到已經高的比自己再高一些了,轉眼間不知過了多久,風梓芯也出去修煉過一陣子,聽島上的人說還是沒見到自己妹妹。

      她最近剛回島上,本以為會有風梓嵐的消息,但還是撲了個空,維持自己的步伐往自己家裡的方向走去。

      「女皇殿下——」殘曜將右手平放在自己的左胸口,微微的行了個禮,西格諾斯給予成長的小騎士一個微笑:「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接著殘曜滔滔不絕的訴說他在旅行中遇到的各式各樣的人,逗的女皇笑起來,那因哈特同時在一旁制止對方浮誇的肢體動作,他的樣子雖然長大了,但只要一回到家、見到熟人,仍然還是在他們眼中活潑的小騎士。

      「女皇殿下,妳有見到風梓嵐嗎?」話題聊著聊著,殘曜這麼問了,女皇思考了好一番,突然想起風梓芯,才想起了她的妹妹風梓嵐:「那個女孩嗎……上次見到她的時候你們都還小小一個呢。」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神獸之力的關係,整個耶雷弗的人都不會太過快速的老化,西格諾斯仍然保持著她稚嫩的臉蛋,她遲疑了一會兒後才告訴殘曜。

      「不曉得她怎麼樣了,那個愛哭鬼。」他雙手抱頭,仰望青天,女皇殿下優雅的笑了笑:「肯定也和你一樣,在這個世界裡不斷的成長吧。」

      
____

      這是在天空之城的第三個早晨,天空步道上就有個身影在四處跑跳,揮舞著銀色的長劍,將魔物給驅逐。

      一刀削下魔物獅的獨角,她跌跌撞撞的接起任務藥材,在平台上四處奔躍,一刀灌有聖屬性的刃將魔物身上的黑氣跟著牠的身體劃開,怪物的死去的哀鳴讓她趕緊跳的遠一點。

      「……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她點著剛剛從魔物身上取下來的角,然後收進腰上的背包,她穿的衣服是寬鬆的米色圓領上衣,下身則是穿著深藍色短褲;脖子上還有其他身體部位雖然都纏著繃帶,但圓圓亮亮的大眼睛讓她看起來精神些。

      「梓嵐,今天到此為止哦。」夏克特從一旁跳下來,女孩還是盯著手上拿的劍:「嗯……」見弟子若有所思,夏克特問道:「怎麼了?」

      「劍拿起來的感覺好不適應。」她跟上夏克特的腳步,一邊說:「沒想過,姐姐從小到大都是拿這個。」

      她一邊感嘆,米哈逸修好的劍早就壞了,還是俠盜和她去蒐集材料,把損壞的劍打磨成長刀,握久了長刀,劍居然不大順手了。

      「不過因為劍比較輕,妳動作也變得靈敏不少。」夏克特此話一出,梓嵐就突然停下來,她師傅疑惑的轉頭盯向她,對方突然流露一個自信的笑容:「師傅!」

      「怎……怎麼了?」夏克特被她的雀躍嚇著,前輩也不怎麼叫了、一聲師傅師傅的喊,看著她閃閃發亮的表情。

      「我想學真正的劍術!我的長刀就靠我的劍術去蒐集材料來做吧!」她興奮的說道,倒是一個石子朝她丟過來,砸中她的腦袋,她雙手揉了揉被打中的地方,望向石子丟過來的方向,星幻正一臉兇神惡煞的看著她,她也驚恐的後退一步。

      「臭小鬼,過來換藥!還有不是說叫你不要擅自帶她出來打雜嗎夏克特!」她一如往常的怒氣爆發,夏克特直接躲避對方眼神,接著被更大的石頭砸下去。

      兩個人乖乖的跟著星幻回去,途中她還不悅道:「師徒倆怎麼都一個樣,帶傷修練到底有什麼好的。」

      被帶回醫院的梓嵐讓夏克特又閒下來,交還了任務用品後又開始在天空步道上發愣,他獨自坐在一個只容的下他的一個小平台上吹風,和平日一樣,感受著風的流動。

      看著一片藍的天空,他心裡又不自覺想起冰龍曾經穿在身上的藍色法袍;他以前看著藍天,心裡什麼都不會有,沒有雜念、被風吹拂著。他只能低頭下來,看著自己懸空的雙腳。

      「夏?」他察覺涼雨來到自己身旁的另外一個比較高的平台,她蹲下來,擔心的問道:「怎麼了,不常見你一直發呆啊。」

       她的瀏海被風吹起,那一個紅色的眼睛不失精神,被光芒照著閃亮亮的,另外一個青藍色的眼睛也像寶石一樣發著絢麗的光,夏克特也一時說不出什麼,眼前的女孩變化太大了。

      「……我想到妳之前在耶雷弗的時候。」他偶然想起了那個短暫的長髮女孩,至今她的頭髮還是像個男孩一樣,雖然髮尾長了不少,但還是少了以前那樣少女的活潑感。

      印象中涼雨的頭髮一直都不長,唯獨在耶雷弗那段時間是最長的。

      「啊、那段時間啊。」涼雨也像是想起什麼黑歷史的模樣,不小心把弓靶炸掉、被夏克特整……等等。

      「夏!那時候居然對我這麼粗魯!」她突然站起來,嚇了夏克特一跳,當涼雨不管容不下第二人平台就跳過來,他的腳反射性的往後退一步跨到了更下面的一個小平台,根本就只是一個小小的立足點,只能放一隻腳。

      「說是裝作不認識也太過分了,你啊!雖然在初次見面的時候也是那樣惡劣……」

      「我、我初次和你們見面的時候很討人厭嗎?果然……」夏克特突然一愣,想起了以前不和人交流的個性,內心自嘆自己是個問題兒童。

      「我有好幾次都想把你打成豬頭的想法呢。」她雙手抱胸,側頭一撇:「不過我們以前也挺像的啊。自從變成楓卡颯之後,這個相像也消失了。」

      夏克特愣了愣,對方看他發呆的表情不自覺的笑了:「和他人訴說這件事啊。」

      沉默的看了她一會兒,他支支吾吾的說了:「我……也只有妳能說了吧。」

      涼雨納悶的盯著他那雙眼睛,對方反而不自覺的正在害噪,看一個大男人害噪真的是讓涼雨無比尷尬:「夏,有時候多依靠別人吧,因為夏很強大啊。」

      「……怎麼這麼說?」他不明白,看著她跳回剛剛自己原本的平台,她轉過來:「因為你看看我啊,明明弱得要命,總要依靠你、依靠熊熊、依靠冰龍……總是給你們添一堆不必要的麻煩;但是夏那麼強大,心裡頭卻意外的和楓卡颯一樣脆弱呢。」

      結果涼雨自己越說越小聲,結果自己的表情變得極為凝重,似乎自動進入了思考模式,夏克特則是像石化一樣等她繼續說話。

      「結果,我們倆好像真的在某方面挺像的吧……」她像是想通了一樣,又對他展開微笑,夏克特見她從思考模式中脫離,不自覺的鬆下一口氣。

      「不過我印象中特別清楚的,永遠是夏護著我不被星幻揍的時候呢。」涼雨自己尷尬的搔了搔左臉頰,對方沒說什麼,只是害羞的撇過頭。

      「對了,我跟熊熊說好要一起吃東西,先走了。」她揮了揮手和夏克特道別,對方也坐下來持續他剛剛的發呆。

__

      俠盜沒有在醫院修養,反而和殘月他們待在一塊,他們三個坐在街道邊的長椅上乘涼,住在墮落城市的兩個人同時吐了一口氣,無形的默契讓殘月撇過頭來看他倆。

      「這裡的空氣真好——」小可慵懶的說道,她綁回了和平常一模一樣的雙馬尾,毫無氣勢又懶散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是個身手矯建的夜使者。

      「是啊。」俠盜靠在椅背上,短短的瀏海隨風擺動,他的頭髮似乎無時無刻都會修剪,保持著始終如一的模樣。

      「小月月,你怎麼了?」她一如往常喊著親暱的名字,殘月放在椅背上的手只是抬起來抓抓黑髮腦袋。

      「感覺認識了一群奇怪的傢伙啊。」殘月這麼嘟囔道,黑色的瀏海垂了下來,他的頭髮早就被俠盜拿小刀給削了不少,看起來沒那麼厚重了。

      「卡颯嗎?她挺有趣的不是?」俠盜淡然問道,顯然對其他事情毫無評價:「撇開其他事,她其實和普通的冒險者差不多。」

       「我覺得,我們剛開始認識的卡颯確實是那樣沒錯……單純單純的,尋找自己所追尋的事物。」小可仰天說道,她的語調變快了些,殘月聽的出她的惆悵:「他們失去了那麼重要的人,打擊一定不少吧……」

      殘月愁眉苦臉,很不像他平常該有的模樣,小可最近常見他這副提不起精神的樣子,拍拍他的腦袋:「小月月——」

       殘月突然一把抱住了他們倆,他們倆都知道他在想什麼。

      「喂喂,你長這麼大了也還是個單純的傢伙,還特別蠢啊。」俠盜雖然這麼說,但還是一把攔住了他的背,靠在他的頭旁邊;小可則是笑了:「小月月,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保護彼此,不是嗎?」

      不習慣擁抱的兩個盜賊無奈的對視一笑,殘月只是悶著說了:「我無法想像再也沒辦法見到誰的日子。」

      「我好想我弟喔——」他這麼一說,他倆又放心了。

      小可不常提起她的家人,也不曾提起;其他兩人小時候曾經過問過一次,她都只是微笑、一邊搖搖頭。

      殘月知道俠盜沒有生父生母,也沒有所謂的兄弟姐妹,他在他們三個之中算是有個美滿的家庭,殘月過去一直以來都以為有家庭是件正常的事情,直到遇見了他們倆,他才改觀。
       一開始他甚至不相信俠盜的身世。

      「即使我身邊沒有任何人,但我身為盜賊,哪怕是同夥我都會殺。」那是俠盜站在懸在空中的鷹架所說的話,那時候他們都還不成熟,他的貴族袍子甚至沒沾上什麼污漬。

      「我嗎?我想過自己想過的安穩生活,所以才去取得了認可,這樣才能為所欲為嘛——」小可雖然常說些讓人摸不著頭緒,或者用她懶懶的發音敷衍他們,但三個人之中最有實力的還是她。

      殘月在他們之中是最弱小的,他卻是他們最需要的人。

______

      「呦、藍髮小哥。」米熊挽著涼雨的手,向著頭髮已經剪短,仍留著蓋著眼的瀏海的男性說道,她一眼就認出了改變髮型的霜黎。

      「小鬼頭,今天挺朝氣的啊。」他見米熊穿見黑色的圓領短上衣,隔壁還有一個遮著左眼的小隊長用青藍色的眼睛朝他微笑。

      「跟兇兇八婆相處的不錯吧。」

      「你們倆就不能離我們會在的範圍遠點嗎?」星幻不滿道,看見米熊還是一如往常,雙手抱胸。

      梓嵐和俠盜修養的這幾天,他們幾乎都混熟了,常常路過見到了就開始鬥嘴,涼雨看著傻笑,米熊也樂在其中的捉弄這對小情侶。

      「沒事沒事,要照顧大路癡也是挺累人的,辛苦啦。」米熊勾著涼雨的手走向餐館,星幻這時頓了一回兒:「……等等,她怎麼知道你是路癡?」

      「這……說來話長。」霜黎不好意思的摸著他蓋住雙眼的瀏海,星幻更加一頭霧水,要他全盤招供。

      米熊挽著涼雨的手直接奔離現場,霜黎的嘴角彎下來,看起來想對米熊破口大罵。

__

      日子一天過的很快,梓嵐又望著月光在發愣,她手裡握著劍,不發一語的看著大大的月亮,腳懸在平台外頭。

      她心裡什麼都沒有,別說是任何想法,更沒有任何情緒。

      她察覺有人朝自己走來,輕輕的側頭過去看向沒有隱藏自己氣息的小可,她給她使了一個微笑,這時她頓了頓,腦袋中出現了夏克特的影子,對比了眼前的小可。

      同樣是被稱作強大的人,氣質卻完全不一樣,雖說本就是不同領域的人,但小可神秘的家事跟想法讓梓嵐搞不清楚他們倆真正的差異。

      「小梓嵐,想什麼呢?」小可坐到她一旁,原本個頭矮小又單純的女孩變得很不一樣,唯獨沒變的還是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在月光的照耀下依然明亮。

      「……沒想什麼。」梓嵐把視線放回今天不太圓的月亮上,殘月突然出現在她空空的左邊,她心裡嚇了一跳但沒表現出來。

      「我還以為梓嵐妳會想家之類的。」他泰然自若的說著,女孩看了一下對方的側臉,她想起了殘曜,雖然兩個人長的不太像,但個性多少看得出來殘月是比較細膩的。

      「家嗎……其實我也不曉得我想家幹什麼。」她面向著月亮歪了歪腦袋,她剛剛坐在這兒什麼都沒想,一會兒反應不過來殘月說的話。

      「小梓嵐對家的感覺是什麼呢?」小可微笑著問了,梓嵐呆呆的杵著,看著對方眼底溫柔的光,才把思考拉回來;她晃晃她的雙腳,淡然的說了:「老實說……我不知道。」

      「姐姐呢?姐姐都不想家嗎?」換她開口問道,小可微笑搖搖頭:「不想。」

      見她這麼坦然的回答、梓嵐一瞬間不知道該不該問下去,殘月又一如往常,嘻嘻的笑了:「妳說給梓嵐聽聽吧?說不定能讓梓嵐想通些什麼。」

      小可笑出來,用著她慢條斯理的說話方式疑惑的像殘月問道:「欸——我這種離家出走的叛逆搗蛋鬼所說的話才不值得參考呢。」

      「其實姐姐、我也算是違反規定離家出走的……」她冒冷汗說道,想起和小可初次見面的地方並不是耶雷弗,那時候是在維多利亞的乘船處遇見的。

      「嗯……這樣啊。」小可點點頭,低下頭望向自己穿著黑色涼鞋露出的腳趾頭,突然抬起頭:「嗯——我不喜歡的事情我不會去做,想做的事情就努力的去追。」

      「感覺上好隨性,又好厲害啊。」梓嵐眨了眨眼睛,她可能沒有辦法做到小可這種某程度已經成仙的隨心所欲狀態,小可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但我有個很差勁的地方。」

      「我讓我的家人對我失望,還不顧他們的感受離家出走,連家族的名字我都不記得了。」小可抬頭看向不完整的月亮,那簡直就像不完美的自己,也像每個不完美的人。

      「我離家出走的時候比妳還小太多,只拿了幾個銅板,偷走了家裡的斧頭,衣服只有身上穿的一套,鞋子甚至是母親不穿的,就沒頭沒腦的跳上了前往維多利亞的商船。」她看上去沒有任何的後悔,梓嵐總覺得感受的到她的過人之處。

      「我不記得對我最好的母親長相,也不記得那個花心的老爸,更不記得那些和我不同血緣的弟弟妹妹,就連自己的姓氏也忘的一乾二淨。

      我以為忘記姓氏是一件很糟糕的事,直到我遇見連名字都沒有的俠盜,我很慶幸自己還記得自己叫菲斯特。」小可伸手摸摸梓嵐的頭頂,溫和的笑了:「妳不想背負家族的名字,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總說自己叫梓嵐。」

      「但是沒關係,妳還記著妳叫風梓嵐,妳還記著妳的家族,妳還記著妳來自哪裡,妳還記著妳有個姐姐。」小可輕撫著她的肩頸,她受傷的地方似乎好了很多:「妳還來得及找回自己在家鄉丟掉的東西。」

      「……姐、姐姐妳肯定也來得及吧?」梓嵐若有所思,急忙的抓住了對方的兩隻手臂,但小可只是搖搖頭,淡道:「我不喜歡做會讓自己煩惱的事情。」她把梓嵐的手拉開,放回她的腿上:「但妳和我不一樣。」

      梓嵐低下頭來。抿著嘴唇,殘月靜靜的坐在一旁,小可只是還是用著悠悠的語氣說道:「妳可以相信自己所選擇的道路。」

      「錯過、後悔過、體會過,那就夠了。」

      突然間,梓嵐想起了那麼一句話——

      「能決定的,只有妳自己。」

———

      「對了,姐姐,妳怎麼知道我姓風?」

      「夢夜在救妳的時候是這麼喊的啊?」

      「咦……可我自我介紹時沒說自己的姓……怎麼大家都知道了。」梓嵐茫著愣頭愣腦,殘月敲敲他金橘色的腦袋笑道:「笨蛋,夏克特都叫妳姐姐風梓芯不是嗎?更何況我弟弟也常提起你,知道妳是風梓芯前輩的妹妹,姓風也不奇怪吧?」

      梓嵐點點頭:「果然還是姐姐給人的印象深啊……」

      「妳想多了,沒那回事。」殘月又拍拍她背後:「妳現在可是夏克特閣下的徒弟啊,光是這點妳就能和風梓芯前輩炫耀個沒完沒了。」殘月壞心笑道,梓嵐一聽、嘴角又不自覺上揚——

      「嗯!我是風梓嵐,夏克特前輩的弟子!」她雙手握拳,雙腳懸空晃呀晃的看上去心情不錯,小可和殘月對視一回,放心的笑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3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楓之谷|小說|奇幻|更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六十五章、... 後一篇:【繪圖】舞台上的合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