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A-KUMA惡魔契約(惡魔契約) 10. 彼此的戰場

作者:茶子貓丶啡喵ღ│2019-07-16 20:37:43│贊助:20│人氣:466

A-KUMA惡魔契約
─────────────────────
┌∞─────────────∞┐
| ━═ 10. 彼此的戰場 ═━ |
└∞─────────────∞┘
─────────────────────
 
  「嗨,膽小鬼,這次不會再跑了吧?」
 
  秋空錄抬起頭說著嘲諷的言詞,緩緩將目光刺在了姚浩叡與巴風特身上。然而姚浩叡抖擻著肩膀,不知是覺得好笑,又或者興奮得顫抖的扶住臉,咯咯咯地發出怪響。
 
  「『膽小鬼』怕是指你吧。」
 
  「不惜在手上拿著那根散發鐵鏽味的廢鐵,撐起微小不定的安全感,哈,反倒更顯你自己膽小如鼠的事實。」
 
  鐵條確實鏽跡斑斑,這一點毋庸置疑,他無從辯解,而實情絕非如姚浩叡所述般不堪;鐵條作用何處、為何特地取生鏽廢鐵他自然另有打算。經過姚浩叡出言回擊,說他秋空錄是「膽小鬼」他承認。
 
  他承認自己是不折不扣的膽小鬼。
 
  恐懼失去生命,恐懼失去愛人,恐懼失去家人,不爭的事實一一列舉在前,害怕不容易得來的全部灰消煙散,所以他更要緊緊抓住,抓住微乎其微的希望去和迎面來的未知對肆,然後贏下,為了之後和她們一起歡笑的未來。
 
  不必再費口舌,所以,少年衝了出去。
 
  剝落外部的掩藏,我的確就是個膽小鬼……
 
  全力的衝刺把秋空錄帶到了姚浩叡面前。
 
  但,那又怎樣?
 
  堅定的心緒引導了握緊的拳頭,扭身同時砸向對方——手緊接著發顫,沉著臉瞪視,亦非出自於秋空錄。顫著的手對方抓牢腕部接下,秋空錄警覺前整個人被回身拋摔出,身軀朝地重摔,滑行了數尺。
 
  「咳啊——!」
 
  沖擊悶沉在肺部炸起,痛楚麻痹了呼吸道,使得秋空錄一時間難以喘息的嘶嘶低吼,即便如此,他目光依舊不離姚浩叡,雙方的間距說明實力上的差距,比起時鳴和莉莉絲,這樣子算不上什麼。秋空錄心想。
 
  撐伏著地爬起來,被摔進大樓內部了嗎,秋空錄左右回顧;樓內牆壁有雛形但沒上漆,樓梯也有,玻璃窗……只有外牆有,怎麼辦?往窗戶一看,那邊不是很遠,不過距離切確存在。
 
  如果他往這裡近些,辦法應該可行,前提要先突破這裡。
 
  「不說話嗎,明明是個好機會啊。」
 
  姚浩叡踏出一步。
 
  「……」
 
  差一點,還差一點……秋空錄默不作聲投視。
 
  噠。
 
  第二步來了!
 
  鞋底碰到地板奏響剎那,是信號,催動秋空錄徑直朝著玻璃窗展開行動。
 
  一步,兩步漸漸縮短。
 
  關鍵便是開頭。他計畫行動中重要的一環,若無在此豁出的覺悟,計畫根本不用揭開序幕,老實認命交出自己都不必繞那麼大一圈,秋空錄不能不賭能為自己生存提高的可能性。
 
  唰。
 
  如水流潑散水泥地被吸收般音響,頓時視野一黑,急忙竄入他人視角的長柄末梢,攜帶著利器擁有的月夜銀光,鎖定好獵物頸項靜候時機,無須勞煩獵人再費力促成理應到來的定局,鋒芒就這麼靜滯。
 
  該死!速度未免太快!
 
  秋空錄心中朝前暗罵,沒法纏上魔力的取出鐵條嘗試抵擋。
 
  「?!」
 
  鐵條迸發不耐人聽的擦響,本想多少能起到些作用,結果黑鐮在鐵條碰觸那刻,如同豆腐切開般輕鬆自在,凝聚魔力點在情急下轉成臉部皮膚和空曠的兩隻手。
 
  「不完美,差一點就切下頭了。」
 
  靜止的圓弧削抹小部分表皮,熱辣的液體喪失了一層包覆濺落虛空。
 
  痛楚晚一步擴散臉頰,直奔大腦的刺激神經,現況容不得他去在乎,刀尖又再次揮動逼迫,玻璃碎裂時冒出一道身影全身遍步血痕,雙手交織弓著身的少年突破黑鐮築構的斬擊領域。
 
  影子暴露陣雨,秋空錄緩緩適應了些微契約後而擁有的卓越肉驅,能夠脫離剛才的險境也是拜它所賜,他回身插入黑鐮斬落的鐵條殘餘,創造新的立足點,隨即,一躍而起撞破第二樓層外窗。
 
  「趁現在我撐得住,盡快學會控制——」
 
  「否則,你會被奪走一切啊。」
 
 
  ×     ×     ×
 
 
  時間回歸到學校。
 
  少女散亂金色髮絲,身上披著一件外套,睡臉微微傾斜的沉睡在一旁亞麻長髮及肩的少女懷裡。
 
  「今天的客人比平常來得多。」
 
  少女雙手溫柔攬抱起她,潔白無瑕的白翼不知何時綻開往前,掉落一片羽毛停擺在皮鞋上,看著,少女的回答十分簡潔。
 
  「禮貌上問候一下。」莉莉絲直視那名少女,話頓了頓,「妳找的人是我,或要找的對象是這個孩子?」
 
  「呃,我找的是『妳們』,不是單獨唷。」少女微微一笑道。
 
  莉莉絲思索一會,點點頭凝視,「……是嗎,果然是來襲擊的。」
 
  的確,趁這時候出現是最佳的下手時機,憑現在的我帶著時鳴跑,敵人也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易一網打盡,嗯,很狡猾,不愧是陰險的契約者。
 
  「不對不對不對!請問妳是怎麼歸類為襲擊的!?」全身彷彿停止,白翼少女聞言後一臉錯愕愣在原地甩著頭。
 
  「我做好隨時幹掉妳的覺悟了。」
 
  「請放棄妳的覺悟!」
 
  「來吧?」
 
  「不要啊啊啊!」
 
  片刻後。
 
  「這個,其實人家……那個,請相信我,我原來沒有要來的!」
 
  白翼少女模樣慌張的揮舞著手,努力讓對方感受她的真誠,一字一句湊出自己想要說出的意思,不時地偷偷瞄向莉莉絲懷中不太樂觀的時鳴。
 
  「但是,又不能放下這個人……所以,那個……我可以……幫忙嗎?」
 
  「……」
 
  白翼少女說話斷斷續續,還是真誠表達了自己有想出一份力的心情,而莉莉絲瞧對方似乎沒有不懷其他意圖的樣子,索性回首點頭答應了她,接受她的好意。
 
  若是有天使的「固有領域」相助,盡快破壞圍繞時鳴身體的異常術式不是一件難事。關鍵在於出手說要幫忙的「這個」,究竟是基於什麼原由才決定執行出手這件事,她一時依然看不出來,這又把注意力轉回胸口的傷痕。
 
  「這個術式好惡毒,執行作用簡直毫無人性。」少女捲起袖子皺眉道。
 
  「……總之,先處理心臟缺口。」
 
  「一般人來看的話,一定覺得胸前傷口最為嚴重,情況恰恰相反……」少女瞇著眼睛,針對遮掩時鳴的外套說道:「傷口被附加上抗咒術式,事實上正是它正在抵抗那個外來、充當治療的詭異魔紋。」
 
  「……幫我展開『時間』。」
 
  「好喔!外圍我由來抑制,但有一點我也想要問一下。」
 
  「什麼事?」
 
  「為什麼身為惡魔的妳,不惜犧牲『維持代價』的魔力來救這個人……以及那個不在場的男孩子?」
 
  少女收斂起那份柔弱,面露嚴肅蹲了下來。
 
  惡魔往往將人類視為達成自我利益的工具,那樣頻繁的與人類互動,顯然已經超越白翼少女腦中的認知,之所以主動接近有一部分是自己希望,另一方面則是想藉此徹底明白自身困惑,這才主動接近根源所在。
 
  「想聽表面,還是真心?」她回頭一望,淡淡問道。
 
  「兩個都要。」少女異常認真。
 
  「我先講前者,他們有深深吸引我的魅力。」莉莉絲緩緩說著,絲毫未停下手邊工作,「真心話,我們是朋友、家人。」
 
  「無論血緣有無,家人是沒有種族分別的。只要一認定,是誰來說『我們是惡魔,永遠和人類不可能』,我在任何立場都不會背叛他們,僅此而已。」
 
  所以,原先面無表情的少女淺淺露出笑容的給出答案。
 
  「這樣啊……」
 
  白翼少女似乎沒料想過她如此回應,眨了眨光彩異色的雙眼,認同了莉莉絲說法而如此感嘆。
 
  「有點小羨慕妳,愛著別人……同時被愛著……」
 
  少女話語有些落寞,愣愣仰望遙遠的某處。
 
 
  2
 
 
  「我沒猜錯,果然有。」
 
  位居第二層樓,少年撿拾地上成捆的某物,俯視右手殘截的鐵條,少年不但未將它捨棄,反倒保留下來收著。那上頭正因時間流逝浮現鏽蝕,經過前一刻波折更為顯著,然而少年卻一直將它帶在身旁。
 
  試看看吧。
 
  迅速繞圈二樓,一到適當的地點便毫無規則插上長條狀某物,逐漸地,地上、牆壁、天花板形成一片古怪地形。就這樣,基礎準備工作就緒了,有隻地板刷長棍被他拆掉攫住,剩下來只能等。
 
  咯,叩,叩,叩。
 
  行進腳步很緩慢,秋空錄握緊木棍試圖平靜下來,然後跫音抵達了終點。
 
  「喂——狩獵開始囉。」
 
  姚浩叡扛著鐮刀宣言,響聲傳遍二樓,只有鞋底磨擦回應他。
 
  「啊~在那呀。」
 
  藉由摩挲殘響,他的餘角捕捉到秋空錄右肢,像是尋得玩具的孩子欣喜的靠過去,可對方不想正對著走來,朝反方向的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沒意義的掙扎還是別吧,乖乖來這裡;姚浩叡猶如行屍走肉踱步,思路壞掉的扯著嘴角。
 
  「呵呵,膽小鬼,玩具就該有玩具的樣子啊!」
 
  黑鐮從詭異角度飛至秋空錄背後,速度之快令他閃避不及,掙扎似拋投鐵條碰撞黑鐮刃部,些許挪開鐮刀旋轉行徑路線,嵌入肩膀旁還未開封的水泥袋上,粉末隨著大開的袋子裂縫飛揚至空氣中。
 
  「我是人類,不是你口中的玩具。」秋空錄伸手拔出,一旁水泥牆上的鋼筋橫向一筆說道:「另外,能從他的身體裡滾出來嗎?我知道『你』不是姚浩叡。」
 
  對方聞言捂著額,咽喉止不住笑意:「吶,為什麼這麼——覺得呢?」
 
  「你有太多不自然之處,當然會引起我的注意。」
 
  「何況他過去也是我朋友,真要計算下來,那要比『你』佔據他身體的時間要來得久,還是說,你覺得以你那劣質的演技能騙過我?未免太傲慢了,瞧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
 
  「是嗎是嗎,哎呀,我事先居然不知道呢~看來做好作業後再取代會比較好,學到了學到了!感謝你呀,人類。」
 
  「為表示謝意,讓我來告訴你吧。」
 
  剎那間氣氛產生變化,「姚浩叡」臉上依然保持微笑,語氣卻截然不同,明明還陷入在牆壁裡的黑鐮,不知何時回到了他手上。
 
  「這個小子到最後仍然反抗著我,用盡各種方法終於屈服於我,人類果然還是脆弱啊!明明只要像個蟲子匍匐在地求饒,老老實實讓我控制不就好了,那樣死的人或許也會少了許多,你不認為嗎?呀哈哈哈哈哈!」
 
  徹底的嘲諷盪漾兩方之間。
 
  「你徹底是個垃圾的事實,我算見識到了。那天在我腦袋聒噪不停也是你。」
 
  秋空錄打心底徹底厭惡,道出的話源自內心深處的扭曲,寂靜無聲地淹沒著理智,握緊拳頭,毫無察覺情緒不受控制的傾瀉、流淌,沾染金色的眼眸向那副身體的真正主人說道。
 
  「若是現在放走你,事態肯定一發不可收拾——」
 
  我想我這樣的表情,大概從未給她們見過,但是,請容許我在這件事徹底了結前——維持這個樣子。
 
  「在那之前,我要阻止用著他身體的你,無論是否萬不得已……我都會擔起責任殺了你。」
 
  「哈,自以為是的下等生物——有能耐不妨試試吧!」
 
  黑色上弦月再次從惡魔手中飛騰,秋空錄兩眸全神貫注那手,黑鐮宛如尖銳的利牙劃破空氣,縱橫交錯的銀色光輝不給人一絲一毫的空隙喘息,想朝後退重新擺好架勢,對方更是瞄準這點,把主導權攬入自己手裡,使得秋空錄處於被動的形勢。
 
  意思是剛才全是耍著玩嗎!
 
  屢次伸手一擋,左右手武器便逐漸被斬斷。常理講,鋼筋外表縱然氧化了,好歹在金屬世界裡有一定的硬度和優先度,沒理由像切豆腐一般簡單容易,況且先前未纏上惡魔之力也能抵擋幾回攻擊,難道是纏繞力量的強弱影響了規則?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刀刃擦過臉頰的痛楚。
 
  『其餘的,只能你自己體會』
 
  頓時腦海迴響起莉莉絲說過的,此刻他終於理解她指的事情。
 
  「我可沒聽說,是這樣體會啊……!」
 
  左手架起鋼筋,右掌搭上另一頭末端抗衡著,臂膀遮蔽視野浮出死角,惡魔操控著姚浩叡身體,側邊來腹部就是一次沉重的踢擊,面對完全主宰姚浩叡全身的惡魔,尚未習慣身體的秋空錄早已遍體鱗傷,吐出溢出了鮮血。
 
  「手酸手酸~原本以為隨口說說,想不到還真耐打啊你!」惡魔擺擺手,肩膀扛著黑鐮伸懶腰,有點嫌膩的喊道。
 
  比起單腳屈膝跪著,遊刃有餘的惡魔更加令人討厭。
 
  秋空錄拄著嵌入牆上的鋼筋,搖晃著身子緩緩起身,依舊沒有放棄任何,筆直望向前方;好不容易爭取到時間,渾身卻開始脫力……這樣子下去不行,得趕快注入力量。
 
  想法彷彿被讀取,惡魔咧嘴一笑。
 
  「從剛剛一直一臉『準備要做什麼』——喂喂,臭小鬼是續航力不足?不是會負責任殺了我,那麼就別讓我期待落空!時間都給了!等你呢快!」
 
  「……吵死了……你是小屁孩嘛……」
 
  譏諷聲量雖說無力,可確實是有完整傳遞。
 
  惡魔神情微愣,凝視了他處,他比眼前人類活得更加悠久。人類平均壽命莫約七十、八十,最高也不到一百四十歲。活過漫長歲月的天使及惡魔,一百四十年稱不上久,只是像坐下涼椅稍作歇息,時間觀早在無法想像的流逝中淡化,看待生命的感覺似乎連帶著關係而麻木。
 
  「不,小孩指的是你。」
 
  刀鋒用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劃落,痕跡不久後烙印上半身,劃開的皮肉濺落猩紅的溫熱液體,胸前白色制服頓時渲染成一片,無論做什麼也於事無補,詫異的是,他們確實隔開了一段距離,儘管其中屢次遭逢攻擊,卻也沒有像現在胸前不明不白的傷勢嚴重。
 
  那種距離下,居然還能砍到……
 
  一有了違和感,制服隨之削破,鐮身不偏不倚切進腳底所站之處,迫使思考立即中斷,反升的刀柄擊中下顎,秋空錄整個人往虛空中飛去,沖擊強烈得險些奪走努力維持的意識,若沒獲得惡魔契約強化,這一下或許已經打碎顎骨,貫穿腦門也說不定。
 
  然而,疼痛刺激著秋空錄的神經,昏沉的暈眩感倒有點清醒了。充滿著惡魔之力連結上手臂,發散的黑色如火焰搖曳、流動,匯聚到五指緊扣的冰冷金屬,鋼條併出不耐聽響聲靜候著,猶如響應少年似的,惡魔高舉大鐮往肩一扛,空出來的右手同時抬起。
 
  3
 
  戰場外,高樓建築頂端佇立著兩抹身影。
 
  「把淑女邀請至冰冷的高空,不是一名紳士該有的『體貼』唷?」
 
  大半以亮黑作為服飾主題的禮服,下襬折邊有著相反的忌白色系,外形是名女孩的少女眼眸擁有鮮血欲滴的色彩,露出一絲困擾的神情說道。這裡是被新城市和人民唾棄遺忘,毫無生氣的廢棄城區,恰好位在惡魔的腳底。
 
  「呵呵,這一身枯骨的我竟有讓『最高惡魔』稱頌紳士的一天——活得如此悠久歲月倒有些值了。」
 
  聞言的死神用手脫下披帽,揭開披風顯露真貌的輕輕笑道。
 
  探出手即能接觸的天空,散落零星滴雨染上灰燼色彩,何時,死神及少女手中個別出現了兵器。童話中主宰著人類死亡象徵的映像,和持著與枯瘦身材不相符的黑色大鐮刀,正體現象徵死神的一切。
 
  十字長槍似有生命的跳動著,就當少女確認它的手感時,無聲無息的純黑月牙直奔地延展至眼前,而發招準備也沒有的路西法,被動吸引般提起眼瞳注視,僅僅是看了一眼,銳牙便凝滯空中,放下利刃的停留在遠處,無法肆意侵犯前方領域半分。
 
  「……不愧是。」
 
  巴風特驚嘆了聲,並且保持疑惑。斬去的黑影事實上蓄積有一定等量的魔能,加乘參雜著長久以來收集的瑪那融合,才有能促使斬擊劃破空氣,且無聲無息的實現中遠距離之上的攻擊——驚異的是,如此驚人的技術似乎無法令他滿足。
 
  巴風特帶以熱烈的目光投視發生在路西法身邊的「現象」,那是巴風特自身難以剖析、並且沒法理解的力量的使用方式。
 
  究竟是如何掌控力量輕易擋下我的襲擊?巴風特觀看,思索著,無論如何想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確定性結論。
 
  說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僅僅依靠單純的打響指尖,繼而影響空間變化,正常耗損的魔素量應當是不可小覷,施展一次兩次,若想再使用,些許會視情況判斷做決定。
 
  假使以此為基礎設想,下回我發動攻勢,她必將受此限制,亦無法輕易使出。
 
  「智者,」巴風特對著現況可能聯想,面部緩緩朝向路西法,「妳是如何抵消我的攻擊?」
 
  「你聽過魔術師把自己魔術的把戲告訴觀眾嗎?」路西法聞言先是笑了笑,而後,話中帶嘲說道:「換作是你,會這麼老實告訴人?」
 
  「不,自曝手法的魔術師,你還覺得能稱得上是『真正』的魔術師?」
 
  4
 
  「I IIR E GUL AR」
 
  黑色鐮刀耀著堪比晝夜的純粹黑月架在身後,刀氣如同瀰漫開,一股前所未有的警覺直喊著不可以正面抗衡。這時候,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想必以後不會有了——藉由理智的思維考量,秋空錄充分告誡自己,現在只能從中擇一,沒有其他選項。但是少年在此刻拖著腳,來到惡魔即將開闢的前道。
 
  「嗚喔喔喔喔!」
 
  「喝啊啊啊啊!」
 
  少年擠出喉間剩餘的力氣,最終爆發出咆哮,金屬間「鏘!」迴響整座廢棄大樓,惡魔像是受其感染,對著眼前的存在也一同高亢起激昂。黑與黑相繼推撞,光芒映照在彼此周圍不肯退讓,激烈碰撞所產生的餘波造成二次破壞,崩毀了牆面以及佇足點。
 
  這點,兩人當下沒有察覺。
 
  爾後,秋空錄和姚浩叡雙雙墜落樓層——不,正確來講,是大樓禁不住那兩股能量,間接導致了『墜落』的結果。即便如此,兩人的爭鬥依然未能劃下句點,震盪的沖擊甩開了他們。少年背部撞上殘缺不全的牆壁,惡魔伸指成爪延伸,扯住,穩固重心緩和了兩分離心力。
 
  惡魔眼神投射在與他交手的少年身上,明明只是區區一個人類,究竟是抱持何等的信念在對抗,背後推動你的到底是什麼?這樣的想法不止一次浮現在他腦海,同樣地令人費解,三番兩次下來,煩躁感便更是催促。
 
  「人類,在這裡墮落吧!」
 
  拽入空中的秋空錄身體依舊持續朝地面上,速度並無半分減緩的直直墜落 ,全身上下盡是破綻的暴露在敵人的眼皮下,對方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絕好的時機,背後立即拍打異形羽翼,操舞著兵刃突襲。
 
  就這樣發展,一切都結束了……嗯?
 
  飛去,正要降下的獠牙一瞬出現停頓,他的眼中閃過不屬於懸浮於四周的任何一種事物,灰撲撲的塵埃探出發散著淡淡光輝的藍色長絲,藏匿周圍所掀起的風暴,姚浩叡眼裡的景象悄無聲息地朝左側放慢略過身旁的藍線。
 
  為何這個東西會!
 
  姚浩叡睜大黑色眼球手一伸抓起,線卻彷彿有了意識,繞過他所能觸及的手臂範圍內,牢牢纏上腳踝成一捆,惡魔本以為全部即將結束時,突然間殺出一個致命威脅,臉上再也掛不住,因憤怒而扭曲的對向位於下方的人影。
 
  那是微笑,一抹成功將不可能扳回可能局勢、打從心底浮現的喜悅。
 
  「終於、抓住你了……別以為老在空中飛就不會被人類拉下來!」
 
  「你這……低賤的人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面目猙獰咆哮,白髮少年手中一扯,四面八方的碎石、水泥塊正對著怪物直衝,而石塊一類的攻擊,原不至於造成怪物被傷害。
 
  然而,那些卻並非石塊如此。
 
  裡面夾雜著眾多秋空錄先前注入鋼筋和鐵條的少許惡魔之力,猶如漫天劍舞,無情地降下數十以計的黑色天罰,刺穿了天空中渺小的身影,
 
  此刻,灰色天空震盪著震聾欲耳的爆炸,激起的強烈爆風頓時席捲而來,少年也一併捲入其中,最終消失在這片天罰引發炸響的慘灰天空。





上一章 | 下一章


ヽ(*´*)

最近更新得很慢,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這一篇有足足7千字左右

主要除去復健和休息
能用的時間貌似不夠

很久沒有使用筆電碼字也是其中的問題,平板、手機趕稿的速度真的挺快的:)

只要戳觸寶開頭注音,碼字就會87分以上的快
可惜我開電腦就不能開手機平板,被唸說「  

你都開電腦了,還開手機幹嘛。」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總不能拿這

何為孝。何為愛。
知曉何為母愛嘛!

去神回覆我母親,我腦袋瓜會被敲的.

對了,我順帶私心推薦一下小斬新刊
小斬新刊決定出刃狐本,在下小女推推

FF34聽聞車斤(車神)麻麻會在原地讓我們蓋他布袋w (X
有人若是參加當日販賣,請幫我拍1下小斬正面照私我

因為我爬不過去參加他的FF34場QW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25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Anson君
打爆他!打爆他!所以時鳴沒事了嘛~(灑花

07-16 21:44

茶子貓丶啡喵ღ
這還不一定唷~07-16 22:05
Anson君
是說喵喵如果早點講上次去PF就可以幫你拍了XDD
這次我也去不了啊QAQ

07-16 21:44

茶子貓丶啡喵ღ
PF場,上次小斬有去喔?!07-16 22:07
Anson君
好像去一天而已,買了明信片還有拿到小卡跟小點心
可是本子賣完了QAQ

07-16 22:08

茶子貓丶啡喵ღ
我記得是第一天,是說你上次真的衝著本本呀OHO07-16 22:17
Anson君
我本來以為是小斬的本本結果不是XDD
不過還是買了其他本子(都是正常向的(強調(咦?

07-16 22:23

茶子貓丶啡喵ღ
呃,我又沒問正不正常向,你向我聲明沒用啊ˊ x ˋ
你講的正常向,我也不曉得是R本的,還是純潔版XD07-16 22:29
朝日奈雨香
那就用滾的去吧!(被揍

07-17 00:51

茶子貓丶啡喵ღ
爬不過去=滾不了呀ww (打滾
方法駁回:D (搔癢07-17 18:55
劍魔寒香
我在想,我是不是該重新設計我創的幾個反派角色?
這樣你會比較好寫。

07-17 14:29

茶子貓丶啡喵ღ
寒香如若要修改,原本的先保留一下,我作對比看看OUO
還是私下談論下?
OK的話,私信我吧~我把我臉書網址發給你:307-17 18: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xo419987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有點不妙(?... 後一篇:【棄稿+擬稿】你好棄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上帝
不要讓我分組落單QQ,另外我要姐姐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