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4)-11.恩利.雷哲

作者:月雨海魅│2019-07-16 11:10:34│贊助:0│人氣:14
11.恩利.雷哲
 
  不同於過往的艾米安精神型攻擊,此次我感覺自己更像穿越時空,回到還未遭受艾米安入侵的華格街道,即使知道這是敵人所創造出來的幻象,但當我蹲下輕撫覆蓋沙塵的石板道路,從指尖傳來的觸感再次挑戰我的認知。
  另外,這次所遭受的精神攻擊,與之前來得又急又快的狂亂完全不同。現在我就真的好像生活在這裡,迫不及待想要回到自己家中與熟悉的家人團聚,甚至……產生了不想離開這裡的想法。
  我感到頭部有些疼痛,也因為這陣疼痛讓我稍微恢復理性,下一秒立刻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所幸身體沒有任何改變,不過殘留在身上的疼痛、傷口都還在,不過最讓我訝異的是──我似乎已經可以使用魔法了。
  雖然還未搞清楚狀況,但我想趁敵人尚未出現,或者目前正在暗中觀察我之際,先施予一些治療魔法,並吞下梅庫西亞不久前遞給我的傷藥草。另外,我也一如之前展開異端排除、限定契約、物理及魔法防禦加成的結界,就是在我做出這些動作時,才發現自己已可以重新使用能力了。
 
  「莫非艾米安的『精神世界』,不存在能力限制這樣的制約?就如同之前與塔皮亞對戰的『夢世界』?」
 
  雖然藉由洛克瓦彌亞對自己使用電觸麻痺(進入假死狀態),讓我主動進入敵人的精神空間,打算由內而外擊破。只是現在我不但還沒發現敵人的主體,卻也不見應該早我一步來到這裡的切麗兒他們。
  這個最終作戰是希望透過裡應外合,不僅從外部消耗敵人戰力,也從內部瓦解艾米安的精神世界,或如洛克瓦彌亞所稱的「概念空間」。退一步來思考,與其找出敵人主體,不如直接破壞這裡,就算不能引蛇出洞,但至少也如同把對手的內臟搞到亂七八糟了吧?
  然後,最後就等外部黑咎石能量消耗完畢,藉此擊潰對手。就算目前已偏離一開始的作戰目的,而且也面臨不得進行持久戰的疑慮,但也只能去做了。
  或許思考魔法為什麼能在這裡使用,根本就沒有意義。
 
  「生命之源中心的提燈之人,遙遠天際的低俯之月,完美又無暇姿態的演繹,寧靜虛空下海潮的推移,我……」
 
  我開始念誦大型魔法咒文,它也是沐月魔法中偏向全範圍破壞,少數的危險性極高的攻擊魔法,估計施展後,可能連我自己都會受到波及。不過這個魔法也是存有保護施咒者機制,只是我不確定它能否讓我全然從精神空間脫身。
  當然,我的如意算盤也是認為這個空間一旦崩潰,自然精神就能回到現實世界,如果它沒有其他出乎意料的機制的話。
  沒錯,就在我這麼思考同時,就發生了出乎我意料的一幕在我面前,促使我停下詠唱咒文的動作。
 
  我看見一名男孩,一名年紀大概小我沒幾歲的男孩,完全沒有任何徵兆,就突然墜落在我面前。是的,它就瞬間從上方落到我前方的石板道路上重重摔落。當然下場就是四肢完全扭曲變形,七孔噴出鮮血,數顆牙齒及一粒眼球就這樣滾到我腳邊。
 
  在我仍對眼前狀況感到震驚且疑惑時,一邊打量死去男孩身上的特徵後,我心頭不禁一緊,然後下意識伸手觸摸自己的頭髮以及臉龐,一陣胃酸翻攪激起的嘔吐感襲上咽喉,因為我似乎已經認出這名慘死男孩的身分。
  然而,不待我調整好混亂的腦袋跟複雜的心情,街景突然被抽離,回過神來時,我已站在家中客廳,諷刺的實現不久前我想要回家的衝動。
 
  午後由於陽光無法照入室內關係,客廳十分昏暗,我很明顯感受不到家中還有其他人的氣息,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沒多久,也證實我的預感是正確的。
  一陣物體敲打地面的聲響傳來,我循著聲音來源發現它來自樓梯頂端,但我也後悔自己做出抬頭仰望的動作。
  因為原來物體敲打地面的聲響,正是一顆年輕男孩的頭顱滾落到樓梯上層平台所發出,而且我很快就認出那是剛才墜落在我面前的可憐男孩,這次我則與他淚流滿面的雙眼剛好對上。
  當然,在我終於回神考慮到可能是敵人的精神攻擊已經展開同時,我立刻全身纏上魔法快步跑上二樓,只是我沒想到接下來的一幕再次令我無比震撼。
 
  我看到一隻室內拖正躺在主臥室外的地板上,另外還有一些男孩身體殘塊與器官,它正零碎且不停掉落在走廊。地毯早被鮮血染上變成深色調,然後在那裡還有兩頭正在啃食人肉的低等艾米安。
 
  看到這畫面我不禁激起怒火,自然也不顧身體微恙的不適感,立刻衝上前去將兩頭才剛發現我衝上前,卻來不及反應的怪物,先以身穿的「月下舞蹈家」化成雙刃,刺入他們的眼睛後,下一秒利用排除魔法瞬間讓他們全身爆破而亡,然而,殘酷的畫面竟還沒結束。
  就在我循主臥室內傳來,啃食肉塊的聲音轉頭查看時,我看到那裡正聚集三頭巨大的艾米安,正對床上已經化成肉沫、不成人形的餐點大快朵頤。
  然後,一名與洛克瓦彌亞穿著相似,身上各處有著電子光體,頂著鶴紅髮色的少女,它站在房間一角,並轉頭對我露出毛骨悚然的微笑。
  接著我又被帶到一間教室內。
  這一次的殘忍畫面,更是讓我直接全身癱軟跪地,因為可明顯看出這裡不久前還在進行授課,只是現在已經成為散布無數師生的斷肢、頭顱、器官的地獄現場。
  而一開始墜落,剛才一樣慘死在主臥室外的那個男孩,同樣也在其中。
  到了這裡,我自然知道敵人想讓我看到這些的用意了。
 
  「我見過他……那個男孩是小時候的爺爺,也就是約翰.雷哲。這就是你想對我施展的伎倆嗎?雖然的確對我有不小衝擊,但仍然……」
  「仍然無效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一陣柔軟的年輕女性嗓音從我身後傳來,只是待我回頭時卻不見人影,接著我發現時她已站在我面前,也就是剛才於主臥室中出現的少女。
  只見她此時正帶著癡迷般的微笑盯著我,然後,腳踏在年幼爺爺的頭顱上。
  「移開妳的腳!」
  我當然不會讓對方有閃躲的機會,立刻朝眼前的她施展我自認為依其屬性,應該能達到一定傷害的電擊魔法,而對方被直接命中後,卻立即變成一名孩童全身爆炸。
  「身為魔法師,殺害手無寸鐵孩童的感覺是什麼呢?」
  那道聲音再次傳來,這次竟然是直接從我耳中出現,然後下一秒我看到一隻蒼白手臂穿出耳朵,那名少女再次以極其獵奇的方式出現。而當我正因疼痛在地上打滾時,卻又發現身體已恢復原樣。
  「恩利,這些不是什麼幻象或精神攻擊,而是你所不知道的真相。」
  少女以蜻蜓點水的跳躍在屍體之間遊走,對我露出甜美微笑。
  「又來了。每次只要進入這種空間,你們總會讓我看到一些所謂的『真相』呢……然後我又總會在這些空間中得到新力量而變強。」
  「會變強應該也是契機所致吧?人本來就是經過不斷戰鬥而變強不是嗎?」少女不以為然的聳聳肩。「當然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讓你看到真相啊!不然現實世界中,是沒有人打算跟你說這些事的。沒錯──」
 
  你一直被同伴給欺騙著。
 
  雖然再次感到震驚,但少女的話並沒讓我產生疑惑,我趕緊停止自己的胡亂猜疑,對方似乎沒有發現我的內心變化,或許比起塔皮亞是比較好應付的對手。
  所以,我打算完成一開始決定好的作戰策略──毀掉這裡。
  「恩利,你可以繼續施展魔法,但也請一邊聽我說。剛才你所看到約翰.雷哲的死都是真的。他早在年幼時期,一次又一次的被我們艾米安獵殺,甚至是你的曾祖父、祖母我們都沒有放過,剛才你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雷哲家族在各時空累積起來的屍骸,遠遠超過你的想像。」
  「生命之源中心的提燈之人,遙遠天際的低俯之月,完美又無暇姿態的演繹,寧靜虛空下海潮的推移,我獨自渡船,縱橫遠洋,看見無底漩渦之淵……」
  「想必你會認為這些不過是我們想欺騙你的伎倆,但是恩利,你只要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其中的異樣。我想你也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在各個後烏托邦時間軸殺害雷哲家族的人了吧?我們的目的正是為了阻止你這枚『歷史樞紐』的誕生,在七大魔法師來到後烏托邦前,就不斷的進行這個動作了。當然,這些事也是在七大魔法師之一的查理.蓮納斯與你爺爺接觸開始,我們藉此掌握這條線索,發現『恩利.雷哲』是對三大賢者極具威脅的存在,所以開始制定抹殺雷哲家族所有人的計畫。另外,也是為了避免約翰.雷哲與狄拉克之海的穿越者接觸而這麼做。
  不過,總是有漏網之魚,比如說你現在所在的最後一條,也是唯一僅剩一條的後烏托邦時間軸,你成功帶領同伴打贏了戰爭,只是換取了我們的滅亡,這自然也是三賢者所不能接受的。
  只是,當我們抹煞掉所有雷哲家族的人同時,查理.蓮納斯竟然注意到這件事,所以他利用了六十年的時間,不斷想修正這個錯誤……沒錯,他認為是自己害死你們家族所有的人,七大魔法師一直以來的努力,所以找到過去的『同伴』,推算後烏托邦前,穿越者來到這裡之後的歷史,成功找到了洛克瓦要塞,並透過同伴的妻子,也就是過去的琉水魔法師恢復要塞動力,開始進行時空修正的計畫,不然你現在是不可能站在這裡的。」
  「而現在,滿月下暗影已經形成,一切將回歸幽冥──」
  我一邊聽著敵人所編撰出來的故事,最後終於完成大型魔法的詠唱,但也在這瞬間,對方脫口而出撼動我心緒的字句。
  「查理最後決定將這個時間軸的年幼約翰,帶至洛克瓦要塞進行保護,利用『概念仿造』技術製造出他的複製體,另一個則是是利用穿越者與其基因結合而成的複製胚胎,對這兩個實驗體進行各種訓練與培育,最後證明成長後的胚胎更有驅動魔法的潛能,複製體只會在短時間內艾米安化。然後,查理最後一次藉由要塞的時空修正,帶著年輕且受盡摧殘的約翰.雷哲,回到正常時間,與你的『祖母』利用能力修改自己的容貌,假扮並用『概念仿造』技術與雷哲家基因創造出你的親人,查理則在這段期間停留於要塞內,繼續編寫『劇本』度過了六十年。最後……這場大戲現在終於正式上演!」
  我將大型毀滅魔法「月圓深淵」完全展開,很快術式壟罩我與對方所在位置,敵人的精神空間頓時變成深藍色調,接著無數水流流過腳下,一座超大型窟窿逐漸形成,最後變成深不見底的大口,準備將這個空間吞噬進去。
  而我則待在這個魔法保護施術者的結界中離開地面,俯視下方的變化,少女卻在此時又再次不見蹤影。
 
  不過,對方卻早一眼看出我已經被那些話動搖,再次利用耳語把話傳入我腦海中,一陣劇烈頭痛完全沒有預兆的襲來。
 
  「就因為是結合『基因』以及『概念精神』在你體內,所以此刻進入精神空間的你,才能夠脫離外在被黑咎石環繞而無法施展魔法的窘境。過去我們都曾是人類,即使是艾米安化後也是同樣的族類,然而,比起我們這些自然演化的結果,你更是『人工』製造出來的產物,只是……為了扭轉歷史的道具。
  回想一下你父母的樣貌,是否想得起來呢?那些情感,真的是出自你自己嗎?」
  少女最後這番話成為壓垮我內心的最後一根稻草,原來仍因震撼還尚未平復的心緒、帶有質疑,深信只要毀掉精神空間就能解脫的自己,此刻終於不得不確信對方口中故事的可能性。
 
  因為,除了父母親的屍體,現在的我……完全回想不起他們的模樣,甚至,對於面對他們死去的情感,也已經無法回憶也感受不到了。
 
  「難道……那些都是真的?」
  「當然是啊!恩利。」
 
  接著我看到進入精神世界前,核心空間中央的那頭「紅色機械生命體」,它此時已化成赤紅巨龍,正打開與腳下深淵融合的大嘴,朝我的位置襲來。
  伴隨一連串的爆炸聲響。

--------------------
果然無法避開的獵奇走向啊!(Φω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20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黑暗|穿越|時空旅行|少女|異世界|魔法|輕小說|量子力學|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恐怖-《雨國》柒拾伍... 後一篇:長篇恐怖-《雨國》柒拾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小說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