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路人冒險家01 惡夢

作者:小偷│2019-07-16 03:24:16│贊助:0│人氣:71
  
  血月高掛在沉如墨的夜空中央,由巨木構築而起的森林正緩緩升起號角的狼煙。

  士兵們那深深蘊涵著憤怒的嘶吼,伴隨著老幼婦孺淒厲驚悚的哀號,在森林之中迴盪著。

  也在我耳際之間迴盪著。

  那令人絕望的哀號就宛若是在我周遭發生的。


  一如既往地與好友在森林中嬉戲,黃昏之時便回到家中與父母共享晚餐。

  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也沒有任何異狀,這般稀鬆平和的日常。

  之後……呢?

  為什麼我和鶯現在會在我們平常和朋友嬉鬧的秘密基地裡。

  我們的祕密基地正被烈焰毫不留情的侵蝕著。

  蘭最喜歡的書著了火。火苗一點一點的侵蝕著翻開到一半的書本,隨後只剩下一片灰燼。

  琉的木劍也染上了火焰,劍身一下子就被火焰吃掉了,再也看不見了。

  璃最愛的花園,也早已被烈焰啃食殆盡,看也看不清了。

  深邃幽綠的樹木被烈焰這個怪物毫不留情地啃蝕著,再過不了多久,秘密基地大概也將隨著森林一起化為灰燼吧。

  年幼的我,只能望著眼前這般景象,呆坐在由灌木叢與樹木築起的秘密基地之內。血月那鮮紅的光芒微弱地從秘密基地的上空照射下來,令火焰顯得更為妖異。
  
  ……為什麼?

  比起逃離這兒,在當下我更想明白這座溫柔的聚落為何會引發戰爭。

  即便現在的我年幼無知,我卻奇妙地明白這是一場戰爭,


  帶著憤恨的屠殺。


  「鳴……?」我緊握住的手輕輕地回握了下。她緩緩的眨了眨眼,面帶朦朧的望向我。

  對……現在該做的並不是想這些事。

  我牽緊她的手心,帶她逃向樹屋之外。

  一抵達出口,著了火的斷支便馬上砸了下來,將樹屋封死。

  我們倆跌坐在地,只能眼睜睜看著滿藏回憶的樹屋一點一滴的被火焰侵蝕殆盡。

  「鳴。樹屋為什麼會著火?」鷹還是呆呆地看向我,單純的小臉寫滿了不解。

  「……」然而我卻只是看著她的臉龐發楞,絲毫給不出任何一個答案。

  「吶,為什麼?爸爸媽媽呢?他們去哪了?」

  「不知道……」我低語。「走吧,去找爸爸媽媽吧。」

  我們彼此牽起對方的手,在森林中邁著步伐,一步一步踏向回家的路途。即使熟悉的路已是面目全非。

  即便最後我們順利抵達我們居住的聚落,卻早已空無一人,留下的只有怵目驚心的景象。木製的小屋紛紛著了火,乾涸的血跡印在牆上,各種裝飾物以及田地等全被破壞的看不出原樣。

  我們倆的雙手彼此緊緊的相握,卻還是抵不住內心那狂瀾的恐懼感而坐倒在地。

  大家……都死了嗎?

  為什麼……

  喘了幾口氣之後,我和鶯發著寒顫起身,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只想知道還有沒有人在。

  好想大喊、好想知道還有沒有人在。

  爸爸媽媽他們都沒事嗎?蘭和琉璃他們呢?

  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每經過一棟房子,腳步就越是沉重。不管是朋友們的房子,還是平日常常關照我們的叔叔阿姨們的房子,裡面幾乎都凌亂不堪,不過還是沒看到任何一人……我到底該不該慶幸這件事?

  搞不好只是被帶走而已,大家一定都還好好的吧--牆上的血跡像是在提醒我不可能有這麼好運的事般,清晰地浮現在我眼前。

  你們到底去哪了……還在的話,拜託出聲吧,誰都好,出個聲吧--

  平常大概住著2、30戶的小聚落,此時此刻看起來像是無邊無際的地獄,就連家的方向都已經搞不清楚了。

  不過最後,我們還是踏著有如世紀之久的路程回到了我們的家。

  門已經不見了,裡面空無一人,家具及裝飾品通通都被毫不留情的破壞,殘破不堪的場面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內。

  我們兩人呆站在門前,看著這片殘骸。





  「……不可原諒……絕對……不會原諒妳們的。」鶯嬌小的身軀大力的顫抖著,緊握著雙拳。

  鶯緊咬著唇,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

  我卻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能看著她哭泣。

  並不是因為我對爸媽,或是對周遭的人們沒有一分感情。只是我……

  哭不出來。

  意識到這點時,我只能盯著鶯的臉龐發楞。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輕輕撫去她臉龐上的淚水。

  也是我現在能夠能夠表達自己悲傷的方式。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尖叫聲貫穿死寂的村莊。

  下意識的我直接就往那方向衝過去了。

  還在、還有人在。

  「鳴!?」鶯驚慌地向我喊著。

  「快點,還有人在這!我一定得去!!」

  鶯驚慌地跟在我後頭,我卻依然全神貫注地向前跑著,絲毫不管現況。

  直到到達尖叫聲來源的房屋之後,我才意識到我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鬼。

  奇怪了,我到底在幹什麼啊……只是因為還有人在就一頭熱的跑來,這樣子的我簡直就像是來陪葬的吧。

  「……鳴,不行……不能過去。」鶯從身後緊緊的抓住我,不停地哭著。

  與心意相違,下半身一腳一腳的向前踏去,來到房門旁的我躲在一邊靜靜地聽著內部的動靜。

  「咿……」裏頭發出了一名女孩驚慌的喘息聲。

  鶯拉著我的衣服躲在我身旁,臉上的淚水已經不見蹤影,只見她面無表情的望向遠方。

  沒有任何對話,接下能夠聽見的只有男人那低沉粗糙的喘息聲,以及卸下衣物及鎧甲的聲音。

  連一名孩童都無法理解的事情,即將在我眼前發生。

  房內的女孩再度發出抗拒的聲音,然而那根穢物絲毫不考慮女孩的感受,硬是直逼她的小嘴。

  我發了狂似的竄進了屋內,將裏頭的木凳砸向男人的腦袋瓜,木凳鑲在他腦袋瓜上的長角。

  他憤怒地大吼,拔出腰間的長劍,衝著向我揮來。

  鶯看準時機從窗戶一躍而進,彎下腰擺了一腳放倒了那名男人,接著我拿起一旁桌上的花瓶,猛地砸向男子的頭部。

  男子淒厲的哀號響徹整個小鎮,碎片刺滿在他的臉上,就連眼睛也是。

  鶯一腳將他手中的長劍踢向一旁,我們倆沉默地看著他歇斯底里的怒吼。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你們這群跟隨惡魔的種族全都不得好死!!!!!!!!!全都不得好死啊!!!!!!!!!!!!!!!就算被強姦你們也沒有任何理由反抗!!!!!!!!!!沒有!!!!你們這群該死的--」

  鶯拿起已經倒在地上的花瓶,砸向他的喉嚨。 

  他已然發不出聲音,身體卻依然不停地扭動著,奇怪的悶呼聲從他胸口發出,他站起身想抓住我們,失去視覺的他卻只能像個無頭蒼蠅似的跑著,一遍又一遍的撞牆,跌倒。

  他崩潰地坐在地上,口中發出不像樣的聲音,似乎是在喊著「我怎麼可能會被這群小鬼殺掉」。
  
  我們倆只是看著。

  直到他直直跑向女孩的位置時,我才拿起剛剛掉落在一旁的長劍,用力地砍向他的雙腳。

  他跌倒的樣子如同斷線般的木偶一樣滑稽,摔倒在地的他不停地打滾著,他身上的花瓶碎片也不停地增加,就這樣滾著到最後便不動了。

  我抽出這名士兵大腿上的小刀,默默走向被五花大綁的女孩。

  那名女孩有著銀白的長髮與黝黑的皮膚,像是妖精一樣的雙耳不停的抖著,女孩睜得老大的雙眼直勾勾盯著我。他一定是被那名士兵嚇到了吧。

  「沒事了。」我舉起小刀斬斷綑綁著女孩的繩子。

  然而她卻沉默不語,只是不停地發著抖,視線瘋狂的在我和鶯身上游移。

  「怎麼了嗎?」我問。

  一聽到我出聲,她抖得更是厲害。

  我終於明白,她此時此刻害怕的對象不是那名士兵,而是我們。

  我忍不住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頭,想告訴她一切都沒事,不需要再害怕了。

  隨之回應的只是一陣尖叫。

  「啊!!!!!!!!$@Q%QQTERRGFVZZ888888啊!@FVVVVVVVVVVVVGGREETW@QB483.20@#%WVN>{P:{P~{$PO︿LOQWRLLFLT$PQ#%$KL{!<K$!:%<M#:$^MM<>MGW{L$%{︿K$M︿WMLM#$%<MP:QL QM媽媽!!!!!!!!!!@%LM@LMQ@:%L@{%L{K<%QM@%LMQ@{%LQ@P{#LK%$M~:<#{$%L:<T<TW:ERTL>{:{W:+Q":!$!
!FFH@#

QWE⊙

QWER@殺Q#$%NB[[[[[[[[[[[[[[[[[[[[[[[[[
@#%$Q$RQWDREGFWTYW#$^你W$#%&^#$W^Q@#$!$#ERTFVHBQ#T$RAWEEFVFDVAFADFATQQWERXCV#$們%︿Q%ERTWTQ#$%@FBB
QEWRQ@#%TRCVVBERTN#$^%$#%^BVFERTQTDBFHW
@%@#%$WTFDG
@Q%$%Y︿BVNWWEWRRGNDF#$︿%&︿(&*)*(W!
!$︿%$&&%*MN<X?ZRDYU$%
$︿JJ!!!$Q
QWEDSFVF

W#TRQTVBBQE死!%Q$#%F            RWYFFFFFFFFFFFFF$$$YQS
                @#%@QWEDRFDSFDVB$$$$$$$$$$$&^(*%Q#BV
惡#︿%#︿JNMK"""""""""""!$#$%
@#^$#GHJGSDGNBNER%#$%︿&%!$!O$O!_%O_$@P%KL:$MQLL@#$PMKJ@L#ML@M:R:PTLP{WK:QMRLM>M:#$%PQK:QMLQM%::P@PM!:魔@Q#%Q{}@$}!:"<T?<N?LW{$%L:{}%{@L$}!L":L<$:#L<%"Q"%":RTQ:"L:QL<%{{@L%{LL{LLRT""L}@%{%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

  ……雨滴滴滴答答地響著。

  就在我耳邊,相當地大聲。

  我把套在自己身上的垃圾桶向前丟去,落在附近的垃圾桶發出了一聲巨響後,滾到老師的轎車旁。

  又是這個毫無邏輯的爛夢。

  一遍又一遍。

  年紀看來只有六歲的小鬼怎麼可能殺掉一個成年人,還是長了角,身後有著翅膀的惡魔?

  著了烈焰的森林,連自己都不清楚的兒時玩伴們的秘密基地……只有六歲的我還救了一個妖精?

  呵。

  明明人早就消失了9年,我都快不確定這個人有沒有存在過了……她卻還是一次又一次出現在這種噩夢之中。

  讓人想忘也忘不了……

  依舊是傾盆大雨,我只能仰望著黑雲,讓雨水劃過我的臉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19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油油烏
讚讚讚

07-16 04:56

小偷
重寫最後一次ㄌㄅ
這次一定會把設定那些弄好 5555507-16 14: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hiefyarr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燈精靈其一... 後一篇:台南之國的奇妙大冒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011094親愛的你
願你安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