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學者〉09-失憶的時候談戀愛是很狗血的操作

作者:herenchin│2019-07-15 23:38:48│贊助:0│人氣:15
  虛無飄渺的感覺一直持續著,彷彿靈魂浮沉在宇宙之間,找不到歸屬,唯有炙熱與疼痛發作的時候,才感受到一點踏實。
彷彿作了一段很長的夢,我還沒走到夢的盡頭,卻覺得自己應該要趕快醒來才對。
  空氣中瀰漫著些許刺鼻的藥水味,心電儀器規律地發出嘟嘟聲,天色暗了沒開燈,不確定時間多晚,月光透過窗户斜照進來,是可以讓我看清楚趴在身旁的男人長怎樣。
  A.L.,是我一睜開眼,就看到趴睡在床邊的男人。儘管我喉嚨乾到想咳嗽,我還是不動聲色地看了他許久,直到我不小心扯到點滴的針頭,唉了一聲,才吵醒他。
  因為研究水晶的作業,施術使用不當,身體超出負荷而昏倒,他說我昏迷了整整一個禮拜,差點救不回來,讓大家很擔心。
  我不記得我是個會放任自己過勞的人,嗯,正確來說,我是什麼都不記得。不記得我發生什麼事、不記得他說的每一個擔心我的朋友、不記得我們的作業......不記得他是誰,也不記得自己是誰。醫生說,這應該是過勞導致的腦部回溯的症狀,不影響健康,好好休養也許過一陣子就會想起來了。我卻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我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像是被刀片割過的外傷,為了不留下疤痕,每天都要上外用藥水。A.L.說,我是被水晶力量反衝受傷的,除了外傷還有內傷,所以要靜養好一陣子。
  醒來的這幾天,吃好、穿好、不需用腦,活像是一隻被嬌生慣養的萌寵。但是過太爽會有罪惡感,總該有一些貢獻平衡一下。

  「你之前已經分析完所有文獻了,剩下的我一個人可以完成。」他一邊幫我梳頭髮,一邊回答我的疑慮。
  「你把我的資料儀帶來吧!我多少可以做一點事啊。」-
  「......過幾天吧。」他似乎還不希望我接觸作業。
  我露出失望的表情,惹來他撩我的一陣摸頭殺。我真有點不習慣!

  即使他說我們倆是情侶,我還是覺得彆扭,一點粉紅泡泡的感覺都沒有。但又覺得自己很糟糕,竟然會忘記一個我深愛的、也深愛我的人。我不只一次看到他無意中露出的複雜神情,我讀不懂那種表情,只能猜測。

  我想......被深愛的人遺忘,是很痛苦的吧?

  休養了一個半月,我終於可以離開醫院了,A.L.幫我辦好了所有手續,我只需要整裡完自己的東西,就可以離開。
  我走在回研究室的路上,一直在想當初訂的那個鳥題目,不明白失憶前的自己為什麼會同意這個提案?一直覺得我們其實發生了不好的事,A.L.卻都輕描淡寫帶過。
  「不對不對,那是我男朋友耶!騙我有錢領嗎?」我不該懷疑的......不會真的有吧?
  我苦惱地走著。途中,路邊有一個關東煮攤位。
  「小妹妹,要點些什麼嗎?」關東煮老闆親切地招呼我。

  等我意識過來後,人已經坐在攤位上,隔壁還坐著一位短髮戴眼鏡的女生。
  我向老闆點了餐之後,望向隔壁的女生,她正在享用她的大碗牛肉麵。
  咦?牛肉麵?
  「這不是關東煮攤嗎?」我還特地確認一下菜單上有沒有麵食,顯然並沒有。
  「這是別家的麵,老闆沒有說不能帶外食。」那女生不以為意地回我。
  「是......是嗎?」真的是到處都有怪人呢。
  「欸,我覺得這口味蠻好吃的,你應該會喜歡,下次一起去吃吧......你有在聽嗎?」
  「嗯?」她是在跟我說話?為什麼,我覺得這句話好熟悉?
  「小妹妹,你的餐點好了!」老闆端出一碗關東煮。
  「喔,好!」湯頭的味道很香很濃郁,而且很熟悉。
  「老闆,我以前常來嗎?」
  「你也只來過一次。不過那一次,你說過你很喜歡。」
  「是嗎?」
  「外帶一份回去吧,我招待。」
  「不好不好,老闆你畢竟是出來做生意的。」-
  「你收下吧,畢竟你......」-
  「『像是我(你)家鄉那個不要命的小妹。』」與老闆同時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愣住了。
  失憶的劇情已經很狗血了,這兩位明明認識我的人,卻還在那邊神秘兮兮,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我,搞得我覺得我像是失智而不是失憶,我是不是誤交損友啊?

- ========-
  「你怎麼看?有術法痕跡嗎?」關東煮老闆問著剛嗑完一碗牛肉麵的Y.T.。
  「她腦中的缺口變大了,不過恰好被一股力量封住,我不知道這樣對她是好還是壞,但若硬是解封反而會傷到她。目前看不出來有什麼術法痕跡。」
  「學校那邊有聽說什麼嗎?」
  「聽C.K.說亂成一團,研究生全部加入重建修復的工作了,她自己也忙得沒日沒夜,但還是堅持每天都去醫院堵那位智者。」
  「C.C.妹子的傷恢復得很好,看得出來,這一個半月,那位智者皇族很細心在照顧她。也許他心裡確實對妹子有感情吧?」
  「你是指先把人弄得半死不活,再來細心照顧的深厚感情嗎?這種示愛?你們煉金師的腦袋是不是裝了太多水銀,汞中毒啊?」Y.T.翻了個白眼。
  「沒有一個種族能夠猜透智者。」老闆說著說著,從攤子裡拿出一條看似普通的銀色手鍊。
  「我把護身術法給煉進去了,你找個機會送給妹子,讓她隨身佩戴。」他順手收起了空碗「聽學者們在傳,長老們有意接受A.L.的條件,讓C.C.遠嫁智者地界。」
  「智者真的是很機掰的種族,完全看不懂他們想幹嘛。我看你們煉金師智力也是一流的,你有什麼看法不?」
  「敵我訊息不對等,無法推論。智者皇族連神器都拿出來使用了,若不是他們國家內部有什麼事需要急迫證明皇族權威?我還真想不到什麼。」老闆無奈的說道。
  「證明權威幹嘛要C.C.嫁過去?」Y.T.憤慨的說。
  「智者的每個選擇都是有目的的,就算這支棋最後會成為棄子,也必須完全發揮出棄子的功用。」
  「什麼都要推論,什麼都要情報,煩呀,情報推論本來就不是我惡魔族專長啊!」
  「別看我,我頂多只能算是個特級鐵匠。」關東煮老闆苦笑。

- ========-

  如果記憶不可靠的話,那就跟著感覺走吧!我順著直覺走來這間應該是我研究室的地方,外邊的燈牌是亮著的,A.L.應該在裡面。
  「我帶了一些關東煮,你要吃一點嗎?」一進門就看到A.L.在整理資料,我立刻放下身上的東西,也去幫忙。
  「你都好了嗎?」他順手拎過我的包包,並親暱的撫順著我的頭髮。
  「嗯,多虧你了!」養傷的這段日子都是A.L.照顧我的,我都沒見過其他人「還有什麼需要處理嗎?我休了這麼久,你一個人很累吧?」-
  空氣中微微瀰漫著些許酒氣,我瞥見一旁散落的兩、三罐空酒罐,有點擔心。
  「你喝酒了?」
  「嗯......」
  「發生什麼事了?」我問。
  他搖搖頭,眼神迷離的笑著「C.C.。」
  「嗯?」-
  「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對不對?對不對?」酒氣彷彿也一起帶出他的哀傷與卑微,他就這麼哀求著。
  「你到底怎麼了?誰離開......欸!」
  他猛然抱住我「不要離開我!」
  「學長......」
  奇怪?為什麼我要叫A.L.學長?-
  似是啟動什麼關鍵,在聽到我喚了的一聲"學長"後,他固住我的身軀,炙熱地吻了我。
  「嗯......」

  腦海裡頓時閃過八千種掐死人的手法,但沒有一種適用,因為我掙脫不了。
  酒氣醺著我也暈眩,我應該是不喝酒的。
  找不到掙脫的空隙,他按住我後腦,然後......我用力的咬了他的唇。
  「痾......」他反射性後退。

  我倆之間還縈繞著微醺的氣息,他喘息著,我也是。
  許是身體剛復原,我還經不起刺激,我靠著牆支撐,避免自己軟腳跌地。
  「你清醒了嗎?」我問。

  然而,他沒有回答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16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學者|失憶|狗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y602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劇小記)戰血天道06... 後一篇:(電影心得) 【返校】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oxxex大家
小屋四格更新惹. 然後連假就沒了Q_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