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女僕與英雄與深海物語(上)

作者:西嘎歪斯斯│2019-07-14 18:15:58│巴幣:12│人氣:104

  男人獨自穿越叢林,野獸毒物窺視蠢蠢欲動,連五日緊繃精神已經讓他感到身心疲乏。他撥開額前瀏海,抹掉臉上汗水,拿起掛在胸前金色羅盤確認方位。當他安全脫困抵達目的地時,七名身穿斗篷隱密低調的老魔女早已架設好魔法陣型,中央祭台上擺放一本鎖鏈綑綁,名為深海物語的書本。

  「測試及格了吧,妳們打著燈籠也難找到像我如此文武雙全,身兼多技能的冒險家。」男人接手遞過來的毛巾隨意擦乾濕淋淋的頭頸。

  「你不打算休息待體力恢復嗎?」其中一名魔女問說。

  「感謝您的好意,但是我等不及進入書內冒險了。」男人踏遍世界上人跡罕至的地方,但論踏足書中世界冒險只有寥寥數人,光這點就足夠讓男人迫不及待躍躍欲試了。

  「你的任務唯有一項,找出光之花,並且帶回現世。」最年邁的魔女說。

  「注意事項務必牢記於心。記住,不能滯留書中超過六小時,則後果自負。」遞毛巾的魔女提醒囑咐。

  男人手持羅盤走入魔法陣內,解除書的禁錮,黑色書皮自動攤開,書頁快速翻動,一道道五彩光線朝著外界散射,阻隔在魔法陣範圍之內,男人籠罩於之中被其吞噬。


  有一座四面環海的島國,這個國度只有秋天和冬天兩個季節交替,因此出現溫暖日照的日子格外珍貴,而國王寵愛的小公主正是在陽光普照白天出生。

  短暫居留在海邊的男人在氣候穩定的日子跟隨漁夫下海捕魚,或浮潛欣賞海中奇觀。他先前曾經背著救難物資,穿越嚴寒暴雪救助受困山區的老人,因此獲得領主和民眾的感謝,獲得當地的居住權。經過他的多番打聽,得知海邊居民們流傳著汲取陽光為食的金魚,當少見的太陽出現時金魚會游到海面上,如果漁夫捕獵到一條,那麼太陽賜予地面的日照時間將拉長。

  不過傳說終究是傳說。老魔女們交代的光之花任務只能自行尋找線索,好在她們沒有設定時間限制,男人也就當作在旅遊度假。然後有一天,遠從王宮傳來的急報,招集勇士拯救被佔據火山口的惡龍擄走的小公主。

  男人當然不會錯過尋找線索的機會,在國王授權安排下,武裝齊全的上路討伐惡龍。男人深入火山口附近調查,中途遇到化身成牧羊女的惡龍,雙方一見如故,相約在酒館拚酒,惡龍告訴他火山即將爆發,需要每隔五百年出生的王家光之子獻祭,才能平息火山活動。男人清楚故事裡的小公主會活著迎來生日慶典,不得不與惡龍戰鬥,激戰最後惡龍掉落火山口,男人帶著嚇傻哭泣的小公主遠離火山爆發回到王城。

  拯救公主的男人成為了英雄。

  然後英雄愛上了小公主身後的貼身女僕。女僕姿色清秀打扮樸素,極普通的年輕女人,但英雄卻是無可救藥的一見鍾情。

  英雄與女僕的初次見面是在王宮慶功晚宴上。他拚盡全力從一群優雅艷麗的貴族夫人小姐中脫身,躲到陽台角落喘息,正巧靜候於此處待命的小公主女僕也在場。

  兩人彼此互視沉默著,他目不轉睛凝視著她,會場燈光將她的臉蛋照映的紅撲撲,相當可愛。

  「呵。」女僕打破沉默,她撇過頭盡可能忍住笑意。

  「咦?呃?我怎麼了嗎?」英雄感到困窘,是不是哪裡表現太糟。

  「失禮了。英雄大人相貌英俊舉止磊落,卻不擅長討好女性呢。」

  「這是指在妳眼裡我的形象很花心嗎?」英雄遭受打擊般把內心話脫口而出。

  女僕終於忍不住綻放笑容,隨即她被叫喚離開陽台,畢竟還有小公主需要照顧。

  英雄按住小鹿亂撞的胸膛,閉上眼儲存女僕的笑容和倩影。

  同樣的他也摸到胸前的金色羅盤,魔女的任務和吩咐於耳邊響起,尋找光之花是首要目標。


  每進出書本一次,意味著劇情從頭再來過。

  男人每次都能藉由收集光之花的線索,以不同方式成為英雄,再一次來到王宮於女僕相遇。

  「您真慷慨,將發現的古代沉船捐獻國家,可不是平常人能做到的事。」

  王宮晚宴的陽台上,女僕的眼睛倒映著英雄的身形,她露出敬佩的眼神。

  「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了。」

  見一面,說說話,發生更進一步的事情那最好。

  「美麗的小姐,是否榮幸邀請妳共舞一曲。」

  「我在值勤喔。」

  女僕被叫喚離開陽台,照顧一時疏忽把酒當果汁喝的小公主。


  英雄深愛女僕的心,一次比一次更無法自拔。

  他收集光之花的線索,最後拼湊出深海物語的秘密,興起了背棄任務背叛魔女的念頭。

  夜晚的陽台上,不同於燈火通明的會場,昏暗的空間裡,女僕好奇而又專注的眼睛閃閃動人。

  「英雄大人,您怎麼趴在欄杆上,是不是喝醉了?」女僕有些顧慮他的狀況,離開了她的待命位置幾步。

  「我很好,只是沒料到成功達成那件事的難度那麼高。」英雄費了十來次的經驗手段,才讓小公主不會誤喝酒的事件搞定,想想都心累。

  「尊敬的英雄大人,說來唐突,我們是否曾在哪裡見過?」

  女僕柔和親切的臉露出微笑,害的他心跳差點不只漏掉一拍。

  英雄朝女僕伸出手,想觸碰卻停在半空。持續重來的第一次見面,若是能將這份時光延續下去,就不會再是疏離的關係。

  會場傳出輕快的樂曲聲。  

  「願意與我共舞嗎?」

  「若是一曲的時間,或許可以喔。」

  女僕白皙略粗糙的手放入英雄的掌心上。
  

──────────

  舊社區街道的盡頭有一座被綠意覆蓋的大宅,莊嚴老宅和社區的微妙距離,更增添神秘性。

  悶熱的夏日午後,蟬鳴蟲叫不斷,但大宅依然給人寧靜涼爽的感受,唯有建築物一隅傳出搬家般的吵雜動靜和年輕氣盛的說話聲,才顯得有夏天的氣息。

  貫通二樓挑高的書房,玻璃櫃裡、牆壁上甚至樓梯欄杆的雕刻,數百種來自世界各地蒐集而來之物,全被安置在這個房間。帥氣的少年將摸索抽屜內的手臂抽出,知道沒有想找的物品,小心謹慎將原本放在抽屜的鐵製面具歸位。

  他擦掉額頭汗珠,順手把凌亂的瀏海往上撥。「這一區找不到,那一邊也沒有。呼,叔叔的寶物也太多了吧,給我三天三夜也找不完啊。」

  他趁著身為屋主的父母外出之際偷跑進叔叔的書房,想找出旅行多年未歸的叔叔寄回家的包裹,正因遍尋不著東西而皺著眉頭。他的頭頂上方是書房二樓走廊,正不斷掉落灰塵,地板發出疑似拖動重物的聲音。

  「喂,注意點!」少年朝向二樓中氣十足大喊。「你是來幫我找東西,不是來搬家的,地板別刮壞了!」

  此時,一個與少年年紀相仿的人倚靠在二樓走廊的圍欄,他渾身大汗灰頭土臉,比起打扮新潮的少年,對比之下,他普通土氣的樣貌就像隨處可見的路人甲乙丙。

  少年找了最信任、如兄弟般從小認識長大的好友一起幫忙尋找。

  「找找找,你真的有認真找嗎?這裡灰塵多到看不出來有動過的痕跡,而且還髒到我忍不住打掃的程度!」好友露出不爽的表情跟樓下的少年互相瞪視,高舉手持的雞毛毯子,好像隨時都能當作武器朝樓下投擲。

  「我是叫你來幫忙找我叔叔從國外寄回家的包裹,有讓你做家事嗎?」少年完全沒在怕,一副自己是正確的凜然氣勢。

  位於二樓居高臨下的他不敵樓下少年的氣勢,他磨著牙認命回頭繼續找。

  「等一下,你去我昨天找過的那邊。兩個人重複搜索同一個區域,才可以避免漏掉某些角落。」

  「唔…………」好友放棄爭執,垂下肩膀拖著腳步轉身朝少年手指的位置走過去。

  少年繼續搜索書房一樓的空間。

  他不經意看向書桌上擺放著的相框,一張全家福的照片。這是小時候,崇尚冒險的叔叔出發去南極探勘前拍的照片。站在中間的英俊挺拔的年輕男子笑得燦爛無比,與他的長相相似的大哥和嫂嫂姪子合照。

  布穀,布穀,布穀。

  客廳的布穀鳥報時鐘響起,少年看了下書房裡的時鐘,現在是午後三點。

  碰碰,二樓又傳出騷動,少年正因天花板的灰塵掉落在頭髮上,氣得要警告樓上的好友時,他快速跑下樓梯,把一個包裹往少年懷裡塞。

  「要不要猜猜看我哪裡找到的,它就塞在書櫃跟書的夾縫裡,隨手一摸就能摸到,你根本沒有認真在找。」

  「輾轉世界各地的郵戳,應該就是它了!」

  少年絲毫不理會好友的抱怨,從抽屜裡拿了把美工刀小心翼翼拆開信封袋,拿出一個平凡無奇的鐵盒子,他開啟盒蓋,裡頭裝著一本書。

  「為什麼要把一本書用鎖練鎖住?」少年取出鐵盒內的書,手感凹凹凸凸似乎是簍空的書皮,疑惑的觀察這本被五花大綁的書,圓形的鎖孔掩蓋了封面的書名和圖畫。

  好友好奇的湊上前,伸手觸摸書封上的鎖,似乎想到解鎖的好辦法,從衣領內拉出一條鍊子,末端繫著一只金色羅盤。

  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入書房,羅盤的一側反射金色璀璨光線,少年瞇起眼睛,思緒回到了小時候的書房。叔叔總是坐在書桌前細心擦拭一只羅盤,小男孩頑皮的破門而入,趴在桌上看著羅盤金光閃耀非常帥氣,在門外徘徊的矮瘦男孩膽怯不安的走進書房,踮起腳尖,眼睛越過桌緣觀察一切。

  「叔叔的羅盤,你真聽話一直隨身帶在身上呢。」

  「當然囉,我答應叔叔要把它當作護身符,除了洗澡之外,每天形影不離,定時做清潔保養。」

  少年心裡有些不甘心,有許多次向叔叔討要都被拒絕,但是叔叔離家旅行前卻將最珍愛的金色羅盤送給了好友。

  羅盤底部與鎖孔的形狀完全吻合,很輕易的轉動鎖。

  喀啦,鐵鍊鬆脫掉落,整本書彷彿脫離禁錮,黑色的簍空書皮底下透露七彩光芒。少年翻開簍空書皮,內頁或許稱作封面頁較為合適,七彩斑駁的顏色構成文字「深海物語」,這是這本書的書名吧,再翻開下一頁,同樣的七彩色調構成餐盤盛滿各式水果,滿溢而出的鮮豔果實令周圍匍匐的人類垂涎欲滴,卻不敢觸碰摘取。

  「等一下,沒有經過你爸媽的同意,擅自看叔叔的書不好吧。」好友抓住少年的手臂阻止翻頁,明明是炎熱的午後,他反而打了個寒顫。

  「要不要看隨便你。叔叔外出旅行這麼多年未歸,只寄了這本書回家,我是一定要弄清楚真相。」少年甩開他的手,直接翻到第三頁,是圖文並茂的一頁,想來這本書應該是繪本。

  圖文故事自第三頁起開始。描繪大雪紛飛的灰濛日子裡,海邊捕魚的年輕漁夫失手讓罕見的金魚破網而逃,他拜託老母親編織一張強韌不破的漁網。老母親想完成兒子的心願,於是向城主夫人乞求柔韌的金線。城主夫人同情老邁的母親,但是金線的長度不足夠做成漁網,只好找森林的樹妖精提供原料。但是冬天陽光可貴,樹妖精捨不得交出過冬的糧食,正巧一名雲遊詩人路過,彈奏豎琴唱出住在山洞的煉金術士擁有收集陽光的寶物。

  「那些人的腦波也太弱了吧,這麼輕易答應別人的要求。」

  「安靜,等看完再吐槽!」

  雖然少年同意朋友的想法,但是閱讀途中被中斷總會令人不爽。

  樹妖精偷光了山洞裡所有的寶物,讓煉金術士氣的暴跳如雷,召喚天火燒毀森林。返鄉過冬的王宮科學家夫妻撞見此事,撿拾森林殘存的遺骸碎片,透過基因編輯成功復育森林生物。嚴酷的冬天將盡,一絲光線突破厚重雲層照射大地,小公主的誕辰慶典也隆重登場。來自各地慶賀的禮物以及人民湧入王城,當中最奪人眼珠的禮物是一條閃閃發亮的金魚,群眾爭先恐後想要一睹耀眼光彩。勇士們扛著盛裝金魚的盤子一步一步登上王宮階梯,國王、王后與小公主品嘗到金魚肉的鮮甜滋味,以往嘗過的美食皆淡然失色,國王認為美味佳餚應該全國共享,於是金魚在人民之間傳讓,一點一口逐漸食用………………

  噹,噹,噹---客廳的時鐘響起,中斷少年們的閱讀。

  「現在幾點了?」好友困惑望向窗戶外光線燦爛的景色,轉而看向書房的掛鐘,不禁大吃一驚。「已經五點了!我媽說今天會提早下班,她要親自下廚做晚餐啊,我答應我爸要一起佔領廚房,晚上電話聯絡我得先回家幫爸爸才行。」

  「這麼危險你騎車多注意……

  好友莽莽撞撞跑出書房,慌張的腳步聲延伸到客廳,少年走到窗戶邊看著他將腳踏車牽出庭院後,賣力踩著腳踏板一路衝刺回家。

  「他應該不會掉進水溝裡吧?」

  少年目光停留在無人的庭院,擔憂起從小到大意外不斷的好友是否能安全回家。

  整座大宅再度變得安靜寂寥,只剩下獨自一人的少年露出無趣的表情,本來想將繪本看完,隨便翻了幾頁無心閱讀反而闔上書本。他兩眼呆滯無力地靠著椅背,想不到任何事情來做,突然間眼角瞄到埋在信封袋下發亮的羅盤,害得他差點連人帶椅摔倒。

  「這個笨蛋!居然忘記帶回重要的羅盤,說好的形影不離勒?」

  與手掌心一般大的金色羅盤,比起小時候拿過的重量輕巧。盤面上除了東西南北的標示,還有精細的方位刻度,但是真正令少年感興趣的,莫過於這個特殊的羅盤有兩個指針,分別指向四個方向。只可惜少年從來看不懂、也沒人教如何使用這個羅盤。

  「不曉得他現在到家了沒?還是跑一趟還給他……

  叮咚---門鈴響起。

  少年納悶在父母出遠門的時候還會有誰來拜訪,隨手把羅盤塞進口袋,離開書房往玄關走去。

  「來了來了,誰呀?」

  當打開家門,站在門外的是一名綠眼銀色波浪捲髮,身穿低胸連身短裙的身材姣好大美女,在這炎熱的夏季,她的雪白肌膚彷彿透出冰冷感。 

  「嗯,模樣長的真相似。」銀髮美女的臉突然湊近少年並端詳起來。「你是他的兒子吧,我是你父親的舊識,你父親過去擅自偷走我家族結親之物,我這趟來正是要他負責任。」

  「…………………………」少年錯愕的眼珠都快掉出來,驚訝之後心中滿滿怒火。「歐巴桑,妳哪位呀?」

  「我?是來討債的。」

  她聽到少年的說詞忍不住偏頭嗤笑,趁著對方被激怒的瞬間冰凍周圍一切物體,連帶少年也變冰凍成人柱。

  「這棟房子裡看來只有一個臭小鬼,此行天如所願。」

  她繞過門口的少年走進屋內,所行之處結滿冰霜,她宛如熟知房子的構造,不費吹灰之力的從書房裡得到繪本。

  「禁錮被破解的當下才終於找回這本書,總算對奶奶有交代,但是嚮導藏去哪裡了?」

  玄關傳來爆破聲,渾身凍傷的少年跑進書房,模樣就像一頭小野獸,恨不得把眼前的敵人撕裂。

  「沒有道具的情況還能夠融解我的寒冰,不得不讚許你有……

  「放下我叔叔的書!」

  「叔叔?」她稍加疑惑了幾秒。「我取回多年前從我家族被偷走的書,合情合理。不想死的話閃一邊去,我可不會像剛才對你手下留情。」

  「放下我叔叔的書!」

  「愚蠢,沒有人類能夠攔住冰雪魔女。」

  怒火中燒的少年身體冒出熱煙,完全聽不進任何話,握緊拳頭朝對方揮擊過去,那魔女面前豎起一道冰牆,少年不加思索一擊打碎,冰屑冰塊參雜鮮血噴灑整間書房。

  突然間,少年放著羅盤的口袋發出金色亮光,魔女手持的繪本外的簍空封面強行打開,詭異的五彩光線自書中噴發而出。

  「原來嚮導放在你身上!」冰雪魔女緊皺眉頭露出怒意,但轉而嘴角上揚。「也罷,就由你替他執行未完成的任務。」

  布穀,布穀,布穀。

  落入五彩混雜空間的剎那,少年聽見了布穀鳥報時鐘響聲大作。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00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深海物語

留言共 1 篇留言

伍鳴
我比較想要把女僕、小公主和魔女一起打包回家。

08-08 14:46

西嘎歪斯斯
叔叔的設定是專情,從不受拘束的單身自由生活,流連於眾多女性之間,直到真正愛上一個人,不計代價用心全力的去愛。
你喜歡小公主和魔女,好啊,通通打包,可以讓你帶回家。至於女僕就不要吧,她的黑化性格滿可怕的說。
08-08 22: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andy434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夏天的到來~演奏會(下)... 後一篇:女僕與英雄與深海物語(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
回顧自己2021年做的東西(´∀`o)新年快樂(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