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穿越DarkLand】第三十三章 陷落危城

作者:葉葉小畫家│2019-07-13 17:34:56│贊助:40│人氣:528

  <33-1>

  那是穿梭樹林的窸窣聲。馬車的輪軸因疾駛而嘎吱作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樹林裡,這片大地一片死寂。除了行進聲,幾乎都能聽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

  弗萊澤坐在馬車前坐、與那名馬伕並肩而坐。

  不遠處的索拉特城氛氳蕭索,這是一座位於在林中的城池,周遭皆是樹木,不似常暗密林那般樹木已經多到遮蔽光線。這些樹木或緊或鬆的排列著,遠遠看去是一片茂密森林,但是近看卻是稀疏的很。

  這城與戰士城相比雖然不大,但與其它領地相比亦不算小。高聳的城牆上杳無人煙,護城河上的吊橋已經放下。

  看到此景弗萊澤心中惴惴不安,他焦心的念頭爬滿全身,頭盔下的額際流下冷汗。

  只見車廂內的尖耳隊紛紛探頭察看,那冷落寂寥的景象亦讓他們心中一震。乘著夜風,他們飛速駛進大門早已敞開的索拉特城。

  進城後只能看見一片漆黑,這座城裡沒有光線,微微的月光不足以讓他們摸清來路。阿嘉莎權杖一擺,放了幾道光源魔法拋向天空。

  映入眼簾的是令人怵目驚心的景象,

  成堆男女老幼的屍體倒臥路邊,有的頸脖被扭斷,有的像是血液被抽乾。他們雙目因死亡而失神,那微張的嘴巴就像含著怨恨。兩旁民房的牆壁不是潑濺鮮血、便是像被狠狠撞擊般殘破不堪。

  乘著馬車,他們一路奔向城池中心「索拉特堡」。

  在馬車前台的弗萊澤提高警覺,盔下的眉頭一皺,他感到為數不少的吸血鬼正潛伏在黑夜中伺機而動。他們或許躲在斷垣殘壁之後,亦或是隱藏在夜色之中。

  廣大的城池只聽的見車輪輾碎破瓦之聲,雖然靜謐,但他們彼此深知危險正悄悄襲來。

  黑影幢幢,那一條條街道都曾經繁榮。如今天空烏雲密布,就像千萬雙眼睛緊盯著他們。

  沿著大道,弗萊澤一路算著民房【這座城少說也有三千戶,也就是說人口至少一萬的城池在一夜間被屠殺乾淨……】弗萊澤望向一旁的中年男子、那駕駛馬車的人正不斷發抖。

  「放心,我會盡全力保護你的。」弗萊澤朝與他平行而坐的馬伕道。


  【來了,就是這裡……他們大量聚集之地。】


  只見距離索拉特堡六百米處聚集了大批吸血鬼。黑壓壓一片,他們手中持著各式武器,正試圖將城堡大門打開。他們狂暴的衝撞,不論劈砍抑或是魔法,那垂降鐵柵門卻是不動如山。

  【看來這座城還有人活著,堡外的吸血鬼約莫三百個……他們穿著不盡相同,看來這群吸血鬼來自這塊大陸的各個角落……】

  弗萊澤對尖耳隊、馬伕小聲說道「趁他們現在還沒注意,我們下來用走的,馬蹄聲動靜太大,你們用走的我也比較好保護。」

  「對啊,還是弗萊澤大哥設想周到!!」亞特在車廂上竄下跳,那音量正因興奮而過大。

  「笨蛋亞特……你這麼大聲是要把我們害死喔!!!」阿嘉莎秀眉一皺,那神官帽下的漂亮面容止不住的惱怒。她話音甫落有些吸血鬼便發現了他們。

  在那一瞬間尖耳隊幾乎屏住呼吸,他們那探出頭的腦袋因緊張而收回車內。不遠處的敵人登時張牙舞爪而來,不到頃刻便有幾隻吸血鬼化作蝙蝠飛速欺近。

  「亞特!!!我如果死在這,我永伴九神後絕不會放過你!!!」

  「妳不會永伴九神啦,妳會跟我一樣,死後──」

  「給我閉嘴!!!!」阿嘉莎低眉一斂、神色忽然變的認真。她手中緊握權杖,準備與吸血鬼展開大戰。

  在馬車的前台座駕,那馬伕幾乎要整個人貼住弗萊澤。眼看敵人迅速靠近,弗萊澤攥緊兵器,腦內飛速打著盤算。

  【完了,只要打鬥一定會有聲音,接下來他們攻城的注意力便會轉移到我們這……】

  【罷了,顧不了這麼多……】

  「完美護衛!」弗萊澤輕喊一聲,起手便是已至巔峰的保衛技能。接著他腳步微挪、白光乍洩。晨光破曉一出,他連續射出多道劍氣。

  音爆聲四起,已經化為蝙蝠,正迅速飛行的吸血鬼悉數斃命。他們眉心均被貫穿,鮮血正不斷噴濺。

  在打鬥聲中尖耳隊這時紛紛跳下馬車。見到那麼多隻吸血鬼他們似乎嚇呆了。

  「這……這是全大陸的吸血鬼都聚集在這了嗎?」踩到陸地、見到全景的阿嘉莎問。

  「嗯……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多隻吸血鬼過。」愛爾蘭特點了點頭以示認同。

  「你以為我們就見過嗎……!?」在一旁的亞特說。

  「比爾其,提高警覺,一發現敵人立刻報告!」愛爾蘭特握緊長劍,淡黃髮絲和翡綠斗篷隨風輕舞。

  「好!!」比爾其拔出綁在褲上的短匕首,那惡魔面具下的容顏正全神貫注。


  <33-2>


  倏然,在城堡前的吸血鬼似乎有了動靜,那群吸血鬼中有一名騰空飛起,其他吸血鬼紛紛退開。現下,就連尖耳隊和弗萊澤都被他吸引注意。

  那是一名男子,只見他漂浮在半空之時雙手泛出點點藍芒。他用雙手持著一把巨劍,那劍高約兩米,劍身寬大、漆黑,劍峰處蝕刻著靛藍和金色的花紋。

  「喝──啊!!!」男子大吼一聲持著巨劍揮下,原本漆黑的巨劍泛出幽藍光點。巨力交催下幽藍光芒遊走,它流竄在城堡大門前。

  「磅!!!」一聲巨響,牢不可破的索拉特堡爆出岩礫。那巨大的鋼鐵柵門此刻居然被震飛。

  【他那把劍是……?看來他們要殺進去了,我們速度要加快!】弗萊澤暗自思量。

  「緊跟著我,他們要進城堡了,我們等等堵住城門,從後方包抄他們!」弗萊澤對尖耳隊以及馬伕說。

  此時吸血鬼一見大門被破、便全數化作黑影飛閃進索拉特堡。登時殺聲四起,像水流被漩渦吸引,化作黑影的他們速度又更加快,片刻間,城堡外已然完全見不著人影。

  因要顧及馬伕速度,弗萊澤無法行進太快,如果讓他超出「完美護衛」範圍那馬伕處境將十分危險。

  他們小跑步般前行,踩踏著被擊碎的岩礫,他們感到一股血腥味迎面而來。被拆毀的鐵柵門靜靜躺著,隔著一道高牆便可聽見城堡內的砍殺聲。

  輕手輕腳、放慢步伐的他們甫踏進堡壘便見到上百吸血鬼正與數十名騎士廝殺。他們在城堡內的空地浴血奮戰,騎士的獅鷲、飛馬正在空中飛速與吸血鬼搏鬥。

  眼前火光四射,橘紅的焰火照亮磐石牆面。弗萊澤俊眉一斂、迅速分析眼前情勢。

  【這些騎士的素質不錯,與一般吸血鬼一對一仍可以佔上風,但是現在是場一對多的戰鬥,這些吸血鬼的數量擁有絕對優勢,必須速戰速決才能增加生還者……】

  「馬伕大哥,你可要跟緊了!」弗萊澤看著他說。

  「好、好的……」

  「聖靈之躍」、「光靈祝禱」,阿嘉莎轉了轉權杖,一起手便增加速度和隊友神聖屬性的攻擊。

  「好了,該我們表現了!」愛爾蘭特鬥志昂揚的說。

  「哈哈,真是令人熱血沸騰。」比爾其左右手各持三把短刃,那皮褲上的短劍正準備在今夜大顯身手。

  「你們去吧!切記不要離我太遠。」弗萊澤朝尖耳隊喊道。

  尖耳隊聽見後一哄而散,他們各自加入戰圈。那些背影像野火般燃燒,他們深入浴血之地,代表人類與上百名吸血鬼展開混戰。

  現場敵人不乏法師,道道閃焰在堡壘空地狂舞,稍不注意便會被擊中。在這鮮血四迸的戰場,那馬伕因害怕緊緊黏在弗萊澤左右,就差沒將他抱住。

  長劍伸出,突然一名吸血鬼逼近。

  「啊!!天啊!!九神啊!!」那馬伕厲聲尖叫。瞥了一眼後弗萊澤不慌不忙地揮了一劍,只見那吸血鬼在閃光中被劈成兩半。

  「……」弗萊澤覺得,與其說被吸血鬼嚇到、還不如說被那馬伕嚇到。

  他淡定的看向前方【這些騎士似乎隸屬於帕瑪爾公國,騎士鎧甲上的罩袍有大大的帕瑪爾標誌。這場騷動連帕瑪爾騎士團都出動了?】

  【他們是此次任務的委託者……這裡友軍眾多,不能使用範圍技否則會誤傷,只好一劍一劍來了……】

  弗萊澤在心裡邊分析邊揮舞「晨光破曉」。每當他周圍白光一閃,便有十名正在飛竄的吸血鬼被擊斃。他直直地走進城堡、不閃不避。鍊甲手套緊握,長劍正隨著他身影晃盪。

  那白光閃爍的速度越發加快,像是相機的閃光燈連拍。閃光過後緊接著音爆般的尖銳巨響,光束一過便是十名吸血鬼從空中墜落、倒地不起。

  高聳的索拉特堡火光繚繞。在戰場中心,只見持著巨劍的吸血鬼正與一名身穿全黑鎧甲、騎著暗紅獅鷲的帕瑪爾騎士僵持。

  以外表來看,持巨劍的吸血鬼是名年輕男子。他相貌英俊但絲毫沒半點血色,那是一種高貴混和傲氣的長相。他有著長及肩膀的深棕色頭髮,髮絲有條不紊的梳擺。他穿著華貴的暗色貴族服飾,絲質披風帶著刺繡。以弗萊澤看來,那服飾風格似乎與安哥洛不同。

  而與之交戰的獅鷲騎士也同樣儀表不凡,深邃的眉眼、淺灰瞳仁,一頭黑色及肩捲髮並戴著華麗頭盔。此刻他手上那柄漆黑細劍正飛速舞動。伴隨著兵器撞擊聲,他們一路從空中交戰至地面。

  【那騎士應該是這群騎士中的領導者,雖然以人類來說相當厲害,或許還強於愛爾蘭特,但是現在他已漸落下風……】

  「馬伕大哥,你還好嗎?」弗萊澤在多方注意情勢下還不忘關心身旁的馬伕。

  「啊……沒、沒事……」

  獅鷲急扇著翅膀,全黑騎士此時已有多處損傷,而吸血鬼卻只有些微擦傷。

  那騎士引以為豪的速度此時遇上了對手,這名吸血鬼飛閃的身影更加如同鬼魅,種族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他可以不動聲色的瞬間加速到任何地方,或著飛竄至身後冷冷地朝你來一劍。

  兩道黑影在半空彼此飛閃至對方身後、接著加速竄至對手身旁。以為刺中對方,刺中的卻是一道幻影,這是一場速度間的比拚。

  獅鷲在半空齜牙裂嘴,牠巨爪一揮,敵人卻如同煙塵般四散。

  「黯鐵騎之劍」、「冥王獵犬」那騎士大喝一聲。他騎著獅鷲在城堡的空地飛竄空中,接著獅鷲一轉、飛速而下。一陣快劍刺向那名吸血鬼,在煙霧朦朧中,吸血鬼右側又憑空竄出兩道半透明生物往身上撕咬。

  只見那吸血鬼雙手張開後竟騰空而起,就在細劍刺中吸血鬼的同時,他竟化作多隻小型蝙蝠,不但閃過了「冥王獵犬」的攻勢,那群蝙蝠還在黑衣騎士身後聚集。

  牠們像漩渦般聚攏成吸血鬼的人影,那人向天持著把巨劍,藍光幽芒再現。他由上往下一斬,藍色光芒伴著強大斬擊之力,它直直的斬向騎士的後背。

  黑甲被開了一道口子,雖然騎士有在被攻擊的瞬間提高防禦,但他背上仍止不住迸出鮮血。

  現場一片混亂,弗萊澤在下方望著戰至難分難解的二人,他不斷揮舞著晨光破曉。四周的打鬥聲漸漸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落的哀號聲。

  在漆黑的夜裡嗜血的戰場就要落幕,一隻隻吸血鬼在強光後隨即墜落地面。堡壘的草皮被鮮血染紅,地面杯盤狼藉,平時安閒的堡壘此刻竟成了屠戮的戰場。

  弗萊澤抬著頭觀望情勢。不知從何時起堡內的吸血鬼已所剩不多,但帕瑪爾的騎士似乎無力再戰,一些騎士倒臥騎獸背上,甚至有些騎士早已斃命。他們頸脖被扭斷,兩眼已經失神黯淡。

  弗萊澤算了算,只剩幾名還能勉力撐著,但騎獸的羽翼早已傷痕累累。

  從煙硝中亞特和阿嘉莎跑了過來,他們才剛消滅幾隻吸血鬼。「哇……弗萊澤大哥,你殺了好多隻吸血鬼,剛剛與我戰鬥的吸血鬼頭都被你打爆了!」亞特開心說道。

  「那黑衣騎士還真厲害,可以與那種程度的吸血鬼戰鬥這麼久……」阿嘉莎隨弗萊澤的視線望向空中。

  「但是他快不行了。」弗萊澤雖看著兩人但手中長劍仍不停揮舞。

  此時亞特望了一眼馬伕關心「大哥,你還好嗎?」

  「啊……還好、還好。」他渾身顫抖地說。

  倏然,在空中那把巨劍先是往上一擺,藍色光芒集結、發散四周,向下的瞬間,超大範圍的巨力再度襲向黑衣騎士。邪氣四溢間組成一堵劍牆,天空震動、魔氣交錯。

  黑衣騎士見這情形似乎退無可退,他細劍擋在前方,但頭盔下的額際正不斷滲著冷汗。

  「殿下!!」地面的帕瑪爾騎士見狀心裡一陣緊張,但現在距離太遠,自己也無法擋下那道大範圍的藍光斬擊。

  「為了帕瑪爾!!!」只見空中的黑衣騎士大喝一聲,他雙手持著墨色細劍快速的加強防禦。俊眉一皺,他似乎決心抵擋下這擊。

  「磅、磅──」倏然,一陣轟隆聲響起,地面的白光與空中的藍芒交擊。

  接連巨響後那騎士居然完全沒傷。爆裂聲四起,震波像綻開的花朵,只見手持巨劍的吸血鬼被白光擊中,隨著彌天大浪他向後噴飛數丈。

  被彈飛的吸血鬼表情一愕,他詫異的望向下方。眉頭一震,望向下方後映入眼簾的景象又更令他詫異。只見數百名吸血鬼倒臥在堡內空地,他們有些血肉橫飛,有些支離破碎。

  【什麼時候我的後裔都被殺光了??才這麼一下子。可惡……與那名騎士對戰太認真,沒注意到下方情況。】

  【剛才那道劍氣……以方向來看貌似是那名黃髮戰士發的。一道劍氣便能擊退魔劍,還能把我逼退數丈?人類居然還有這種高手!?】

  暗夜行者雙臂張開,他慢悠悠地從天空緩緩降落,那態度慢不禁心,一雙劍眉星目暗藏狂放,此時他血紅的嘴唇緩緩開口。

  「哎呀……居然趁我認真對戰的時候把我的後裔全部殺光……」那棕髮男子嘴角上翹,瞥了一眼、他順手理了理那因戰鬥散亂的頭髮。

  「路上那些平民都是你們殺的吧?為什麼要濫殺無辜?」弗萊澤持著晨光破曉向前一指。

  「沒辦法……這是暗夜女王的命令,這場戰爭可是賠上我千年來培養的後裔。」那吸血鬼頓了頓道「你是誰?一個人類居然有這種實力。」

  「戰士城紫階魔獸獵手---弗萊澤,你又是何方神聖?」弗萊澤壓低嗓音、續道「你手中那把巨劍叫做『哈得斯魔劍』對吧?」

  這把魔劍弗萊澤認得,在DarkLand中是一把神話級武器,不只可以大幅增加攻擊和暗黑屬性能力,武器本身還具備攻擊技能,攻擊時的藍芒便是這武器的特有標誌,但這把劍不能一次持有太久,拿著這把魔劍其擁有者會不斷遭其反噬,若長期持有只怕會遭致死亡。

  「喔?認得這把劍?你的名字叫做……弗萊澤對吧?你可真是有來歷啊!」吸血鬼悠哉的挑眉。

  「至於我嘛……我叫做『魔劍路易維科.德.卡圖盧斯』可以叫我路易就好。」說罷那名吸血鬼先是嘻嘻一笑,接著拍了拍那沾上塵土的絲質披風。

  「……果然沒錯,剛剛見到那把劍就在想會不會是他。」在一旁的阿嘉莎對著身旁的尖耳隊成員說道。

  「啊?是誰?」亞特一臉疑惑。

  「『魔劍---路易維科』,他是一千多年前費伍載爾的王族,據傳原是一名劍術奇才並擁有諸多善舉,傳說在其擁有那把魔劍後即墮入異端。」阿嘉莎輕嘆了一口氣。

  「原本擁有王族身分的他……在成為吸血鬼後被費伍載爾剔除王族身分,雖個性不好殺,但他仍是西大陸最強大的吸血鬼之一,九神教會將其視為大敵。」

  阿嘉莎秀眉一皺、續道「我們已經好幾百年沒他的消息,現在居然連他都在此現身……」

  「看來這位吸血鬼相當有歷史啊……」在一旁的愛爾蘭特說。

  「你們九神檔案室資料還真齊全。」比爾其抬了抬面具後說道。

  「我們與暗夜生物可是鬥了上千年,那是多少代人的心血、多少人的生命……」


  「你們為甚麼要在此時攻擊人類?荻莉絲有什麼目的?」弗萊澤問了與上一名吸血鬼同樣的問題。在月光下,他頭上的羽翼頭盔透出一股正氣。

  「這……這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暗夜女王想消滅人類吧!」路易維科頓了頓「如果你們想阻止暗夜女王的計畫,我只能在這裡擋下你們了。」說罷這名英俊的吸血鬼便持著魔劍朝弗萊澤砍去。

  【吸血鬼的上層對下層有絕對控制權,看來必須將荻莉絲消滅這一切才會停止……】弗萊澤掄著晨光破曉迅雷不及掩耳地朝空中一揮,半空再度閃出炫目白芒。

  「嗶──磅磅!!」緊臨著尖銳音爆聲響起,路易維科心中一驚,他迅速拿魔劍抵擋。那巨劍就這樣直立著、護住路易周身。

  白芒四散接著「轟!」的一聲,被抵擋的劍氣反彈在城堡空地,它像無數道箭矢齊發,擊中由磐石打造的索拉特堡。城堡高頂的上方紛紛爆出碎石,它像流星雨由上而下砸落。

  下方的騎士心中一驚、向旁躍了幾步。而另一方面,持著巨劍的路易雖將劍氣擋住,但虎口正止不住的爆血,殷紅飛濺,乘著衝擊力道他被彈飛至天空。

  【用神話級武器的硬度抵擋住我的劍氣嗎?這反應還不錯。】弗萊澤在心中暗暗評價。

  只見在半空中路易靈巧的翻了一圈。巨劍一擺、雙腳一踏,他降落在城堡另一端的城牆上。

  倏然,一道暗紫色的霧氣緩緩出現在路易身旁,它逐漸聚攏成一堵暗色大門。弗萊澤見狀心中漾起不好預感。

  「別想跑!!」弗萊澤右腳發力、一躍而起,正想欺近路易維科並發道斬擊時,門內那端射出一堵三公尺的暗影。

  那暗影先是急速收縮,接著在霎那間瞬間爆開,登時轟隆聲四起。現場眾人眼睛瞪大,那攻擊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倖存的騎士紛紛發出怒嚎。

  路易維科趁亂迅速飛閃至門內,傳送門在他進後便迅速關閉,霧氣一散他立即消失在眾人面前。而在半空的弗萊澤緊急使用「完美護衛」護住眾人。

  那道暗影兇猛異常──

  「轟!!」它爆開的地方將索拉特堡打穿一角,緊接而來的是熊熊不滅的黑色火焰,那火勢越捲越大、宛如煉獄之火,像極盛开的黑色蔷薇、妖豔奪目。它將城堡空地一遍遍不斷席捲,空地的短草化為黑炭,磐石城堡被燒灼焦黑,煙霧四起、粉塵四散。

  眉眼一斂,同時吸收十幾份傷害的弗萊澤感到胸口一陣疼痛,這傷害等於同時被打了十幾下,這感覺是他在這世上體驗過最痛的痛楚。他胸口一震,從空中落地的弗萊澤心裡一陣緊張,他焦慮的望向眾人。

  【好在他們沒事……】

  臉色一下慘白、弗萊澤頭盔內的額頭滲出汗水【這程度的魔法……這位施法者、看來是來到這世界後遇到的最強者……】

  雙目被煙燻的無法張開,滿地焦黑的碎石傾倒在地,它像極了瀝青。黑霧像上直竄,黑色火焰燃盡後眾人一陣驚訝。

  「怎……怎麼回事?這種程度的魔法我們居然沒死?」一名帕瑪爾騎士詫異道。此時的他毫髮無損,但他的獅鷲可就沒這般幸運、他的獅鷲早已化作一堆焦炭。

  「是弗萊澤大哥的能力,他可以吸收我們所受的傷害並全部由他承受。」亞特一派輕鬆的說。

  「敵人呢!?」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回報,敵人跑了,敵人跑了!」幾名騎士在煙塵中喊道。

  「結束了……這麼大量的吸血鬼,若這次沒有弗萊澤,我們恐怕會死在這裡……」愛爾蘭特將金柄長劍收起。

  「是啊……」比爾其點了點頭。

  而在邊緣處的馬伕此時表情更加驚懼,身為一介平民的他卻見到這般大型場面。現下他雙腿早已發軟,拖著沒力的身軀,他倚在城牆上久久不能自己。


  那名騎士領導腦袋飛速轉著【這種招式應該是類似聖戰士的能力……但可以同時吸收這麼多人的傷害?這還真是聞所未聞。】

  【更令人訝異的是……吸收這麼多份攻擊後還能穩穩站著?】他騎著獅鷲緩緩降至地面。在第一時間他便飛竄至空中,因此得以逃過那波黑色火焰。

  「剛剛聽見你與吸血鬼的對話,你是安哥洛特爾的紫階魔獸獵手吧!我是『帕瑪爾騎士團---里昂王子』,也是此次委託你們的一方。」那名黑色騎士開口道。

  聽見「里昂王子」四個字後亞特和比爾其便迅速鞠躬,阿嘉莎、愛爾蘭特和弗萊澤見狀也只好趕緊跟著。

  「在這裡的我只是一名騎士,紫階魔獸獵手,很久之前便聽聞出現了一名紫色階級,今日見到你果然如同傳聞般厲害,感謝你們今晚相助。」里昂話語雖十分客氣、但臉上卻是面無表情。「請隨我來吧。」他頓了頓、續道。

  【沒想到那位騎士領導居然是帕瑪爾公國王子。】

  
  <33-3>


  他們穿過城堡空地,幾名受傷的騎士在後方彼此攙扶。

  「砰、砰、砰!」一名騎士上前用手掌拍了拍那燒得焦黑的大門。

  「開門,帕瑪爾騎士團。」那名騎士朝裡面大喊。

  過了半晌大門緩緩打開。開門的是兩名貌似貴族的中年男子,鞠躬後他們雙手仍是顫抖。

  里昂點了點頭後便直直進入。

  裡面一片凌亂,燭台被傾倒,腥紅地毯也起了折子。數十名索拉特貴族蹲在地上,他們睜著眼呆望,今晚顯然是他們人生最驚恐的一夜。

  眾人快步向前,盡頭處只見一名男孩坐在領主寶座上。一見到里昂走來男孩便立刻站起。

  「這位便是索拉特城的領主---瓦羅伯爵」里昂王子右手比向那名男孩。

  「很榮幸見到您,大人。」弗萊澤和尖耳隊一一鞠躬。

  「殿、殿下,吸血鬼都死了嗎?」那男孩約莫十歲,微顫的語句藏著恐懼,此刻那雙大眼就像見到了厲鬼。

  「結束了,但是我們稍作休息還要直接往他們本陣出發,不將他們徹底剿滅假以時日他們還是會再度襲來。」里昂瞥了一眼、朝男孩續道「你們現在還能存活,索拉特的其他人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里昂下巴微揚,似乎對這位領主不以為然,但聽到這那些貴族似乎都鬆了一口氣。幾名男子站了起來,一名婦女將護住頭部的細麻布巾放下,從頭巾底下鑽出兩名女娃。長舒幾口氣,他們都為自己還能生還感到開心。

  「謝謝殿下,抱歉讓您這號大人物替我們處理……真的是太感激您和帕瑪爾騎士能來搭救……」瓦羅伯爵不斷鞠躬。

  「不將他們消滅情況會越演越烈,這只是我們守護帕瑪爾的本分而已。」里昂王子淡淡答道。

  弗萊澤在一旁聽著兩人對話,此刻他對這位帕瑪爾的里昂有了新的評價【中世紀都是如此嗎?身為王子要身先士卒。若不是,那這個人還真不錯。】

  與領主談話結束,只見里昂轉身指向阿嘉莎「妳,妳應該是修士類職業吧?妳有辦法治療騎士團的傷者?」

  「啊……可以。」

  「那快去吧!治療完後我們便開始討論作戰計畫!」里昂擺了擺手便往城堡深處走去。

  幾名騎士孱弱的倚著栱柱,亞特、比爾其正七嘴八舌的聊著八卦。

  趁大家休息時弗萊澤走出城堡,一路斷垣殘壁,過了半晌,他來到城裡一處空地。披風一擺,他將放有傳送魔法的水晶球砸向地面。水晶破裂的瞬間一堵暗色大門打開,煙霧彌漫間只見費兒從門內走出。

  「妳到過這裡後便可以隨時在這開啟傳送門吧?」弗萊澤對著費兒說。

  「對啊,沒錯!」費兒的語氣飛揚,話語間有著藏不住的喜悅,能見到弗萊澤費兒顯然一臉開心,她已多日沒見著他,在要塞中,她覺得自己都快得到相思病了。

  「那接下來妳把杭特傳送過來,這次的敵人跟以往不同,會需要他。」

  「好!」只見費兒手中骷髏散發紫色光芒,接著一堵傳送門便現出身影。霧氣四散後杭特從門內踏出,仍像以前一樣,一副撲克表情並穿著輕裝皮甲。

  「你說這次敵人跟以前不一樣,是如何不一樣?」費兒擔心的問。

  「對方可以施展高階黑魔法,光是這點就不能掉以輕心,在沒見到人之前我還不能下定論。」此時弗萊澤神色似乎有些凝重。

  「那要幫忙嗎?」

  「沒關係,我跟杭特就可以了,我不會逞強的,放心!」弗萊澤朝她微笑。

  「可、可是,可是我還是擔心你……這樣吧,這個給你!」費兒雖然很想待在他身邊,但再講下去恐怕弗萊澤會感到厭煩,於是她從空中拿出兩顆放有傳送魔法的水晶、並將水晶交到他的手中。

  「謝謝妳,費兒,總是這番替我著想。」弗萊澤溫柔的說,接著他便順手摸了摸她的頭。

  此時費兒感到一陣心花怒放,那精緻的臉龐泛起紅暈,綁著雙馬尾的棕色髮絲止不住的顫抖,那喜悅直達天頂。

       不對,是直達太空。

  努力壓抑情緒,此時她在心裡不斷開心的轉圈。

  【這可是弗萊澤第一次摸我的頭呢!!!】費兒因為太感動了,那漂亮的藍色大眼淚光粼粼,挺直小巧的鼻子爬上紅潮。感情像在心底的一陣波濤,它向上湧起、直至將她淹沒。

          兩人的回憶像跑馬燈在腦中回放,一起探險、一起作戰──

           就算世界毀滅,她也想珍藏這刻。縱有千言萬語想說,但臨到嘴邊卻無法開口。她知道,她就連這陣喜悅也無法分享。

           但,愛的如此隱匿卑微,她願意。

  不想讓弗萊澤見到這些的她緩緩將頭低下、那精緻的朱唇開口道「弗萊澤大哥,要平安回來喔──」直到現在,她的身軀仍在發抖。

  「有危險立即用公會頻道跟我說,我們會立刻趕到的!!」說罷費兒便開了道傳送門。她低著淚眼婆娑的頭,連告別都沒有,她踏進門內便消失在弗萊澤面前。


  「……」費兒走後弗萊澤感到一頭霧水。他低頭沉思了片刻。

  【奇怪,我是說錯了甚麼嗎?她幹嘛低頭跟我講話??】他一臉疑惑,接著金色眉毛一皺。

  【......罷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杭特,我要回索拉特堡討論戰術,之後你跟在我背後暗中行事即可!」弗萊澤對著他說。

  「是!」杭特大聲應了一聲。

  【接下來便要直搗荻莉絲的大本營了……還將會有一場更激烈的惡戰……】弗萊澤在心裡想著。

 
-----------------------------------------
配圖第一張是【比爾其】
*人類*黃階魔獸獵手*暗夜潛行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89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世界|穿越|奇幻

留言共 5 篇留言

老農
費兒被摸頭的反應真害羞,年輕真好啊~~~~~~[e19]

07-13 18:08

葉葉小畫家
畢竟暗戀了三年半XDD[e16]07-13 18:09
十鳶
魔劍的路易好帥0w0 !! 戰鬥畫面好肯阿
我也想當c血鬼(誤

07-13 21:39

葉葉小畫家
好肯是什麼意思?可是吸血鬼白天出門會衰弱耶XDDD07-13 21:41
十鳶
咦,我手殘,打錯字
戰鬥畫面好看 哈哈
沒關係,有紙傘,登登登! 該煩惱的是肚子餓時能不能喝番茄汁就好

07-13 21:44

葉葉小畫家
哈哈哈哈,謝謝讚美,可以全身纏紗布出門XDD肚子餓喝動物血這樣07-13 21:46
Husky ≧ω≦
費兒大勝利www

06-16 00:33

葉葉小畫家
等了三年半,終於換來一次摸頭www06-16 00:58
無痕之音
喜悅直達太空,這太強烈了無法想像,總之就是很開心、很開心、很開心,只差結婚而已吧。
終於開始面對像樣的對手了,不然從頭到尾都看他們虐菜沒意思。

12-23 06:28

葉葉小畫家
(費兒)想結婚但是不可能啊(對方根本沒那個意思,而且有老婆12-26 17: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y79051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穿越DarkLand】... 後一篇:【穿越DarkLand】...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meiing大家
歡迎來插畫小屋逛逛,歡迎委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