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三章 她的回憶與離不開的家

作者:名天│2019-07-12 23:01:54│贊助:0│人氣:5
夜深人靜的城鎮,城鎮的不遠處就是約瑟.哈德力佛的領地宅邸,從宅邸裡出來了一名身穿黑色禮服的胖男人以及一名身穿男僕服裝的少年。
男僕在宅邸的大門前鞠躬目送胖男人的離去,等胖男人離去後,男僕便往宅邸裡走去。

一位站在窗口手持紅酒杯的男人看著遠去的馬車,喝了一口紅酒,身後傳來男僕的聲音「約瑟.哈德力佛大人,客人就在剛才坐著馬車離去了。」

約瑟轉身面向右手放在左胸的男僕,微笑的說「知道了,下去休息吧。」

等男僕離開後,約瑟便往一旁面向窗戶的坐椅坐下,若有所思地高舉著紅酒看向窗外的月亮,他回想起前些日子城鎮所發生的事情。

一名看似二十幾歲出頭的黑長髮少女,保護了一名倒在地上受傷的小孩的畫面,看似常見的場景卻有很大的差別。

是那孩子有著如惡魔般的紅眼,還有著代表不詳之兆的白髮,是誰都不會幫助的惡魔之子,為甚麼她會幫助那孩子呢?

雖然只有一瞬間,在眾人的矚目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身後的惡魔之子在她故意用斗篷遮擋住的一瞬間消失了……

他盯著酒杯的紅酒,喃喃自語地說「彷彿就像魔術一樣……會魔術的少女嗎?可是為甚麼我有一種曾經好像看過她的感覺呢?」說完他把紅酒一乾而盡,走向黑暗的房間之中。

----------------

跪坐在地上的金髮少女背對站在她身後的黑髮少女,虛弱又帶玩笑的口吻說「請不要管我,我可是會招來厄運的。」

「我也認為……它會招來厄運,但有時……它也會帶來幸運。」

畫面一轉,兩人坐在一片綠地倚靠著身後的大樹。

一人拿著書籍在閱讀,一人在一旁編織著花圈放在另一人的頭上。

黑髮少女無奈的對著另一人說「伊娜絲,別隨便把東西放在我頭上。」

伊娜絲微笑的說「可是不這樣子的話,妳就一直都是陰沉的樣子啊。」

黑髮少女無奈的嘆口氣,便繼續閱讀書籍。

畫面一轉,她面無表情的看著遠方一對情侶,依靠著某位青年的伊娜絲開心的笑著,一隻有著金黃色眼睛的黑貓跳上一旁廢棄的箱子,並對著黑髮少女說。

「她現在過得很好呢。妳覺得寂寞嗎?」

「應該算有吧?但我為她感到開心,身為朋友。」

她的臉頰微微泛著紅暈。

黑貓調侃黑髮少女說「噗噗,可是妳那面無表情的臉完全看不出來開心的樣子呢。」

「你不想吃晚飯了嗎?」

「我很抱歉。」

畫面一片黑暗,一盞橙黃色的燈光照亮了整個狹小的房間,伊娜絲坐在床上撫摸著熟睡的金髮男孩。

她對一旁站立的黑髮少女小聲的說「抱歉,讓妳為了我幫這孩子施魔法偽裝他的真正面容。我不想讓他遭受不必要的傷害。」

黑髮少女看了看伊娜絲,便閉上眼睛說「這沒甚麼,只要他沒有受到強烈的衝擊,這魔法是不會擅自散去的。」

她撥了撥男孩額前的頭髮,欣慰的說「好的,雖然我已經知道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事了……但我還是想要讓他擁有一段正常人的生活,不受外表的束縛。」

伊娜絲面向黑髮少女認真的說「我可以拜託妳一件事嗎?」

「什麼事?」

「請妳幫我照顧這孩子。我看見了未來我將離開他,到無法保護他的地方。」

黑髮少女沈默的看著伊娜絲。

她繼續說「我的孩子就拜託妳了……尤娜。」

尤娜語氣冷淡的說「可以是可以……但我可沒做過保母的工作。出了什麼事,我可不管。」

「沒問題的……如果不是妳的話,我放不下心。」伊娜絲帶點悲傷的語氣說。

畫面一轉,尤娜氣喘吁吁的站在那曾是她最重要的朋友面前,絕望的看著她全身焦黑的綁在木柱上。

還是遲了一步嗎?又再一次沒趕上嗎?

身旁的黑貓對著愣在原地的尤娜說「尤娜,這不是妳的錯。」

尤娜跪坐在地上,並不發一語地盯著焦黑的地板,淚水在眼中打轉,最後落下來的並不是我的眼淚,而是一場傾盆大雨沖刷了她曾經在這裡的證明。

尤娜只聽見了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

這時有個男人幫尤娜撐傘,並帶有愉悅的聲音說「妳是來看魔女狩獵的嗎?那太可惜,妳太晚來了。這次的魔女很特別,好像是因為濫殺了無辜的人,而被定罪,結果她竟然在微笑阿!看來是發瘋了呢。」

尤娜小聲的說「濫殺……無辜?」

男人繼續說「是啊,據說是每晚都會殺掉經過此地的旅人,每具屍體都四分五裂的,這根本就不算是魔女了,是怪物了…怪物。」

當男人想要繼續說的時候,突然發現周圍有些不對勁,時間猶如靜止一般,四周變得十分安靜,而他完全無法動彈,看著眼前背對他的少女緩緩站起身面向他。

她用碧綠色的瞳孔帶有憤怒與悲傷的眼神,冷淡的看著他說「怪物……在我看來妳們才是怪物。人永遠不會用他們聰明的頭腦以及看清事物的眼睛,去查明真相。只會一味的盲目跟從。」

男人驚恐的勉強張開嘴說「妳……也是魔女……!」

「我就是妳們『朝思暮想』的魔女。」

「拜託……請妳饒……饒了我。我還有……妻兒……我還…還不想死。」

「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她的孩子在哪?」

「孩子?她……的孩子…………在那晚就失去蹤影了……但據說……有人看他往……耶爾卡鎮去了……求求妳饒了我。」

是我所居住的城鎮……

「好,但我要把你的記憶取走……」

說完,我就施展魔法取走了他遇見我的那段記憶。

我轉身再次面向她,把她的遺骨埋在她生前最喜歡的薰衣草花園裡,並對她發誓。

我會遵守與妳的約定,直到死之前都不會讓你的兒子亞倫•約夏爾受到任何傷害。

過了數月,我回到了耶爾卡鎮,在漫無目的尋找中,我被一名12歲披著斗篷的小孩撞到。

那時,我還認不出他。

因為,魔法消失了。

他變回了白髮赤眼,是受人唾棄的惡魔之子的模樣。

----------------

尤娜睜開眼睛,看見身上蓋著綠色的小毯子,耳邊傳來了哈爾的聲音。

「妳醒來啦,尤娜。我讓那個白髮小子找條攤子給你蓋,就請他去休息了。」哈爾跳到餐桌上說。

「是嗎?那就好。」

頓時之間我們沉默了一會,打破沉默的是哈爾的問候。

「怎麼了?感覺臉色不太好?」

「哈爾……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我夢到和伊娜絲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尤娜扶著額頭閉上眼說著。

「是嗎?妳覺得這白髮小孩是我們要找的人嗎?我剛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艾倫。」哈爾把話題轉向艾倫,似乎不想談論有關伊娜絲的事。

「我覺得就是他了……因為自我來這裡居住的日子裡,根本不會有這樣的孩子敢來,因為這裡是最常舉行魔女狩獵的地方。」

哈爾大聲笑著說「哈哈,那這樣的話,就只能說這孩子緊戒心很強,和他母親不同呢。」

尤娜對著哈爾比了噓的手勢,並指向天花板。

尤娜看向窗戶微笑的說「恩…還好和伊娜絲不一樣,我想估計是因為伊娜絲才讓他有這樣的謹慎吧,說不定他其實挺聰明的。」

尤娜沉默了一會兒,便認真看向哈爾說「哈爾,先別告訴他我們的身份吧……我怕他會害怕魔女,畢竟就是因為魔女才害他失去家人的。」

「知道了,但我覺得這瞞不了多久,而且他剛好也是你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哈爾瞇起眼睛挖苦的說。

「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吧……總有一天都要說的,我……想要先補償那孩子。」尤娜苦笑的說。

「你連跟他正常對話都不能了。」哈爾又挖苦尤娜說。

尤娜直直地看著他。

「不是吧?又是我出場?」

尤娜沒有回應哈爾的回答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魔女真的都很任性耶……」隨後哈爾便跟著尤娜走去房間。

屋裡的燈光消失,夜晚每個人都陷入熟睡,只有尤娜看向窗外的月亮發呆。

----------------

「喂…貪睡蟲你還要睡多久!」哈爾往艾倫肚子用力一蹬,讓艾倫瞬間從夢中醒來。

「哈爾…爺爺……你每次叫人起床…的方式真是粗暴阿。」我抱著肚子對哈爾爺爺說。

「我以前對付貪睡的士兵都是這樣,簡單快速。快起來吃早餐了,尤娜都準備好了。」

哈爾靠近艾倫的臉驕傲的說,隨後就跳下床往樓下走去。

士兵?也就是說哈爾爺爺是一名將軍?將軍的話,之前好像在書裡看過有一位將軍也叫哈爾,但他叫哈爾·耶修卡,在戰場上得到許多的戰績,也是一位極度不相信魔女存在的人,最後在一場戰爭中不見蹤影。

哈爾爺爺怎麼可能會是那位將軍,如果是的話呢……我搖了搖頭,別想了。

「我可不想再被哈爾爺爺打了」我抱著還稍有疼痛的肚子喃喃的說。

接著我快速的下床走出房間,樓下傳來一陣香味,我慢慢的走下樓梯往香味的¬所在走去,發現尤娜身穿棕色的連身裙,腰部前面綁著白色的圍裙,正拿著一籃麵包放在餐桌上。

尤娜注意到我就在她身後,轉身對我說「坐下來吃飯。」

我點了點頭快速走向餐桌,哈爾爺爺已坐在其中一個位置直挺挺的坐著,並用尾巴指了指牠旁邊的位置說「過來這裡坐。」

等等……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變成小狗了啊?她們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等我坐下位置時,尤娜已擺放好所有早點並坐在我的對面,哈爾爺爺已經開始喝起盤中的濃湯,尤娜也優雅的吃著早餐,我則愣了一會兒才吃。

「你的傷勢好點了沒?」哈爾爺爺突然看向我這邊問著。

老實說我是嚇到了,畢竟哈爾爺爺突然溫和的問我傷勢怎麼樣,我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幻聽了,但看牠轉向我這邊的時候,就不太可能是幻聽了。雖然哈爾爺爺有時很暴力,但牠問我事情的時候,絕對會盯著我看。

「诶?是……已經好很多了…托你們給的一些幫助,我才可以好的這麼快。我想在近期我就會離開了。」我禮貌性的回答。

聽到我說離開這個字,總是安靜聽我和哈爾爺爺說話的尤娜突然停下動作看著我,但依然我依然看不出她有任何表情變化。

哈爾爺爺停下用餐的動作,牠那金黃色的眼睛看著我歪頭問道。

「這麼說來,我聽尤娜說你是因為白髮赤眼的樣貌,才被那個大胖子鎮長抓住的,可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在這城鎮看過你呢…你為甚麼會來這裡? 難道你不知道這裡的傳統是專門抓住你們這樣的孩子和令人唾棄的魔女嗎?還有你的家人呢?難道他們不知道你來這裡嗎?」

「等…等一下!哈爾爺爺你一下子問太多問題了,我沒辦法一口氣回答那麼多的問題啦。」

雖然這是預料中一定會被問到的問題,但沒想到被問到這些問題時,還是會不知所措呢…...
不過就稍微看看他們反映吧?會不會就是我在找的人呢?

哈爾爺爺靜靜的看著我,並等待我的回答。

我深吸了一口氣,並謹慎地說「我先回答我的家人吧…...我的父親在我出生沒多久就過世了,而我的母親也在幾個月前過世了……然後我是為了找人才來到這裡的,我的母親曾......」話還沒說完,就被鐘聲給打斷了。

鐘聲停止後,尤娜快速的收拾起自己的餐盤,並往廚房的方向走去,隨後又快速的往樓上走去。

(诶?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突然收拾起東西了?)

哈爾跳下椅子,便回頭對著一臉茫然的我說「時間到了……大致上我明白了,很抱歉讓你想起不想回憶的事,後面的話請等我們出門回來再說吧。」

「不好意思麻煩你看家了。」說完哈爾便跟著尤娜出去了。

诶?甚麼?這是怎麼一回事?看家?你要一個陌生人幫你們看家?有沒有搞錯啊?

自那之後不知道過了幾天,都不見他們有回來的跡象「我為甚麼要在這裡幫他們看家阿!」

我也終於按捺不住等待,毅然而然的往唯一的出口森林走去,也沒有拿他們的任何東西,就這樣直直地走進昏暗的森林之中。

走進森林之後,應該只有一條長長的道路,但奇怪的事發生了。不論走多久都會走回原來的地方,即使誤打誤撞走出森林,也走回尤娜他們家前。

「這是怎麼回事啊?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一直走不出這座森林。不是吧......」我看著比我大上好幾倍的高聳森林。

我被關在這裡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81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ight5258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心的惡魔 第二章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29036985想要妹妹的巴友們
我又畫了我妹妹的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