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我先認真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不能和未成年發生性關係?《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20

作者:輕車熟路老司機熊!│2019-07-12 15:05:16│贊助:34│人氣:850

(本書的排版以桌上電腦為主,沒有考慮到手機,唯有桌機觀看才能獲得最好觀看效果。  所有圖片都是GOOGLE尋找,很多圖片根本找不到作者是誰,如果有侵犯請告知,必定撤下。  本文沒有任何實際金錢收穫利益,純粹寫文之後分享大家看。)











我先認真問你一個問題

為什麼不能和未成年發生性行為?



二位未成年開心互啪,法律可以不管

一成年一未成年互啪,卻是犯罪


成年與否的真正定義,到底在哪裡?

想過嗎?



另外,只要性成熟,二相情願

非強暴、迷姦、或是其他不正當手段

為什麼還是要強制入罪?

同樣想過這個問題嗎?



本文目的並非傳達是非對錯

而是有很多問題,人們真的沒有好好想過

本書看的久,就會發現我一直在提出各種問題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0篇





  我伸出雙手,從阿媽懷裡把艾莉絲抱回來,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艾莉絲安靜抬頭看我,眼眶和鼻子都紅紅的。



  我溫柔微笑。

  用微笑再一次表現出善意。

  然後我親口說出:「不必怕……哥哥會永遠保護妳、照顧妳,知道嗎?」



  艾莉絲的確可以聽懂。

  因為她對我露出萌萌的可愛微笑。

  願意相信我而露出的無言笑容。



  我再次摸摸她的頭:「好了,快點吃掉這個漢堡。」

  艾莉絲乖乖低下頭,張口欺負漢堡。



  阿呆重新提起:「所以你真的要收養艾莉絲?」

  我:「這件事妳到底想要說多少次?」



  阿呆:「你一個大男生,這樣真的不太好吧?」

  我:「哪裡不好?」

  阿呆幾秒遲疑:「真的要像夏美姊姊說的那樣,進行光源式計畫?」



  關於這件事,我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思考。

  到底要不要說出來?

  如果不說,要用什麼樣的藉口?

  如果要說,又應該說到什麼樣的程度?

  幾秒思考,我覺得她們既然已經親眼看到紳士哥他們的確實存在,還是乾脆全說吧。

  至少,誠實的對談永遠都是解決問題的開端,不會讓問題複雜化。

  再說,如果她們真的以輕舉妄動的方法解決問題,也怪不得我正式去找紳士哥了……



  於是我徹底說清楚:「沒有錯,我會好好的養育艾莉絲,讓她當我的老婆。」



  說完之後,她們都是安靜,只是看著我。

  阿媽的表情平靜,沒有任何起伏。

  同志姊姊,意外又若有所思。

  阿呆的表情,真的就是明顯的震撼。



  我當然看著最有問題的阿呆:「妳有什麼意見?」

  阿呆趕緊:「認真的?」

  我:「我哪裡像在開玩笑?」

  阿呆急起來:「那樣真的很不好吧!」



  我:「哪裡不好?」

  阿呆激動起來:「說笑話沒有關係,真的那樣做就太違背道德了!」



  我:「我和艾莉絲非親非故,沒有血緣關係,哪來的道德問題?」

  阿呆:「你這樣說是沒有錯,可是艾莉絲才幾歲?」

  我:「就是才八歲,才最適合現在就帶回家當老婆開始養。背後道理,相信我根本不必多解釋。」

  阿呆又是急:「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不然妳覺得怎麼做比較好?別跟我說讓艾莉絲回家。這件事妳最好快點清醒。讓艾莉絲回家,絕對只有混亂的不幸人生等著,是在害她。」

  阿呆:「就算妳真的不讓艾莉絲回家,也沒有必要對她這樣啊!」



  我:「所以要我辛辛苦苦的把艾莉絲養大,再眼睜睜看著她和其他男人跑掉?讓我幫其他男人養艾莉絲?」

  阿呆:「那樣到底哪裡不好?至少艾莉絲會擁有自己的幸福人生!」

  我:「說的好像妳的做法就能掌握最好的幸福人生。事實是,妳連明天晚上要吃什麼都搞不清楚。」



  阿呆:「我們說的是你真的要光源氏計畫!而且艾莉絲才八歲耶!你這樣一定會出問題啦!」

  我:「妳不必擔心,任何問題我都會處理。」



  阿呆再說:「如果艾莉絲拒絕你,怎麼辦?這樣的問題妳要怎麼處理?」

  我:「妳憑哪一點認定艾莉絲一定會拒絕我?」

  阿呆:「現在艾莉絲還小,可能還不懂情況,但是她會長大懂事啊!等到艾莉絲長大,要是開始想這些事,想要離開你,或者是喜歡上其他人,怎麼辦?」

  我直接一句:「妳太不懂人性了。」

  阿呆:「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
  「只要我一直給予艾莉絲全部的關愛。
   一直陪伴艾莉絲長大。
   並且一直讓艾莉絲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和我在一起。
   妳認為艾莉絲的人生能夠走歪到哪裡去?

   妳一定也有看過源氏物語。
   真的不要看不起一天又一天累積起來的感情力量。
   小紫對於光源氏大哥哥的死心塌地不是沒有道理。」



  阿呆陷入好幾秒的震撼,只是難以置信看著我。

  好不容易,阿呆再次開口:「熊熊……好可怕……你這樣真的好可怕……才半年不見,竟然變得這麼可怕?到底是為什麼?半年前忽然失去爸爸媽媽,真的給你那麼大的打擊嗎?」



  我懶的回答阿呆的疑問,繼續告訴她:
  「老實說,我可以直接帶艾莉絲離開,根本不必跟妳說這麼多。
   現在告訴妳,因為無知真的會帶來無窮盡的恐懼,會讓人一直把事情往壞的方面想,進而做出傻事。
   現在妳知道情況了,不過是那樣而已,我不會傷害艾莉絲。
   所以妳不要傻到跑去通知警察或是什麼的,給彼此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知不知道?」



  阿呆趕緊再問:「所以你真的打算對艾莉絲那樣?」

  我:「那樣?我打算對艾莉絲怎樣?不要拐彎抹角,直接說出妳想說的話。」

  阿呆:「就是男生和女生那樣啊!」

  我:「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問,我一個十八歲大男生,會不會性侵一隻可愛的八歲小蘿莉?」



  我這一主動說出,阿媽和同志姊姊當然都直盯著我。

  阿呆更是直問:「你不會那樣吧?」



  我:「我先反問妳一個問題,為什麼不能和八歲小蘿莉發生性關係?」

  阿呆:「所以你真的有那種打算?好可怕!真的好可怕!那是犯法的!不好的!」



  我再問:「為什麼犯法?為什麼不好?」

  阿呆:「因為艾莉絲還只是個八歲小孩啊!」



  我:「為什麼八歲小孩就不能有性關係?那麼九歲可以嗎?十歲呢?或是十一歲?」

  阿呆明顯沒有想過這件事,所以又說:「就因為是小孩啊!你真的有戀童癖嗎?」



  我正想要進一步反問阿呆。

  安靜至今的同志姊姊理性接話。



  同志姊姊:
  「因為醫生說,小女孩的身體還沒有發育成熟。
   性交可能導致陰道撕裂傷大出血。
   甚至是意外懷孕導致更多健康問題。
   所以小女孩不應該有性行為。
   現代社會立法限制,正是因為這樣的健康安全考量。」



  我乾脆問同志姊姊:「好吧,那麼先不管法律怎麼說,妳覺得幾歲以上的女性才會適合進行性行為?」



  同志姊姊卻是另外又說:
  「你的回答應該是一直說出反問,
   讓我們先用自己的想法先反駁自己,
   你就可以在無形中佔據主導和主動位置,
   順便讓自己顯的好像懂很多,
   我沒有說錯吧?」



  這樣的反問方法,是爸爸教我的。

  我只能誠實回應:「沒有錯,妳很懂啊,不愧是成年人……」



  同志姊姊:
  「所以我直接說自己想說的重點。我的重點是,你不是阿呆擔心的戀童者。」



  我:「我不是戀童者?妳確定嗎?阿呆可能不會同意喔。」

  同志姊姊:「我身為同志,又是這個歲數,真的曾經在幾場轟趴接觸過真正的戀童。」

  我:「所以呢?」

  同志姊姊:「我不覺得你是戀童。」

  我:「如果我不是戀童,真正的戀童是怎麼樣?」



  同志姊姊:
  「可能是因為真正的戀童者和我們這樣的同志一樣都是少數,一般人比較難真正接觸到,所以一般人容易有誤解,以為單純喜歡小蘿莉小正太的圖片就是戀童。
   人類天生喜歡小孩,也會喜歡看可愛的圖案,那樣的情況是正常的,遠遠說不上戀童。

   真正的戀童,只要說到幼童,或多或少都會表現出一種明顯的癡迷和留戀,並且是明顯帶有性慾望的喜歡。
   甚至於,會表現出一種很想拉你加入,拉你同化,拉你一起喜歡幼童的言行表現。
   像是願意彼此分享真正的戀童照片和影片,或者是彼此分享去東南亞國家花錢買幼童的經驗。
   感覺就像是全身糖水那樣,甜膩膩的,會想要彼此一起沾滿。

   而你完全沒有讓我產生那樣的甜膩感覺。
   你的反應太冷淡。
   所以你不太可能是戀童。」



  我先說:「原來如此,真正的戀童者是那樣啊……」

  然後,我看向阿呆:「有沒有聽到?別隨便給我扣上戀童的帽子。」

  阿呆明顯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



  同志姊姊:「既然你不是戀童者,但是又試著把話題帶向適合性行為的年紀,表示一定有一個比較高的年齡,是你可接受性行為的年齡?你應該是想要從到底幾歲適合進行性行為,談到你認可的年齡?」

  我:「沒有錯,的確是這樣。」



  同志姊姊:「十六歲?」

  我乾脆直接說:「性成熟的十三歲是我的綠燈年紀,差不多是國中生。」

  阿呆為我的回答感到難以置信:「這麼早……」



  我:「怎麼不慶幸現在的艾莉絲才八歲,還沒有進入我的綠燈範圍?」

  阿呆:「十三歲也還沒有長大啊!」



  我:「十三歲還沒有長大?說實話,五年前的妳十三歲,真的覺得十三歲的自己還是個孩子嗎?」

  阿呆語塞:「我……」



  我:
  「一個人長大與否,以年齡作為判斷依據,可靠嗎?
   我可是一直認為年齡區分法,是法律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判斷一個人成年與否,只好以年齡作為判斷標準。
   這樣的選擇很簡單,但是也有夠愚笨。」


  我繼續說下去:
  「這也是剛才我反問八歲九歲十歲為什麼不適合進行性行為的原因。
   我的重點不在於八歲九歲十歲或是其他歲數。
   我的重點是在於年齡限制這件事。

   性行為是人類天生具有的本能本性。
   也是讓人類繁衍不息的重要行為。
   更是完全屬於個人的事情。
   這麼重要的事情,只要性成熟,二情相悅,男歡女愛,外人和法律憑什麼限制?」



  阿呆滿臉震撼的再問:「所以只要艾莉絲十三歲,你真的就會對她做那件事?」


  我:
  「至少我會先等到艾莉絲十三歲性成熟,然後再說。
   畢竟現在的艾莉絲還只是一隻小蘿莉,明顯無法激起我的性慾望。
   但是等到十三歲以後,開始發育,看起來像個成熟女性,我就不敢說了。
   不過我一定會先正式問艾莉絲這件事,說服她同意。
   所以,我覺得自己在這方面的行為應該像個正常人才對。
   畢竟會對於還沒有性成熟的小女孩有欲望,我也承認太奇怪了,不是基因有問題,就是心理有問題。」



  阿呆終於忍不住:「你像個正常人?你說的是十三歲!真正的光源氏計畫啊!到底哪裡正常了!」



  我不理會阿呆。

  低下頭,看向艾莉絲。

  只見艾莉絲的嘴邊沾著漢堡醬,安靜的抬頭看我。


  我溫柔的說:「哥哥會耐心等到妳十三歲長大,知道嗎?」

  艾莉絲只是眨眨圓圓亮亮的藍色雙眼,看起來好像沒有聽懂多少事情。



  阿呆也是立刻說:「你這種想法,真的早晚會被警察抓走啦!」



  我重新面對阿呆:「恐懼必然有根源。妳怕的是什麼?」

  阿呆:「我擔心艾莉絲!我也擔心你啊!」



  我先說:
  「我說的是恐懼的根源。
   妳一定沒有發現,妳害怕的是和大眾不一樣吧?


  我再問阿呆:
  「十三歲,正好處在蘿莉的年紀。
   妳回答我,妳喜不喜歡蘿莉?
   再回答我,為什麼蘿莉這麼受到大家歡迎?」



  阿呆:「我不知道啦!反正你一定是想要說那種乍聽正確的歪道理!」



  我:
  「真的像是無腦出口的歪道理?
   我沒有認真想過,敢說出來嗎?
   或者只要和妳的認知不同,就都是歪理?」



  阿呆:「艾莉絲是一個人!不是你養的什麼小狗小貓!」



  我:
  「看來妳是真的對於十三歲進行性行為很有意見?
   妳到底認為人類的性欲是從幾歲開始明顯?
   過去百萬年的人類又是幾歲開始性交繁衍?
   妳到底有沒有想過這些事情?
   或者現代社會那樣規定,大家也這樣說,妳覺得照著做就對了?」



  阿呆很明顯又要大聲反對。



  同志姊姊忽然勸告阿呆:
  「看他這樣,妳再說也沒有用。
   我真的已經發現,只有非常強大的道理才能說服他。
   或是法律制裁那樣的極端力量才能嚇止他。」



  我意外同志姊姊忽然說出這段話:「喔?」


  阿呆則是:「可是---」



  同志姊姊繼續告訴阿呆:
  「他不只很有錢,還具備強大的理性和野性……
   妳的確看上一個很危險的男人。」



  阿呆無話可答:「…………」



  同志姊姊轉而告訴我:「你一定知道,像阿呆這樣,不要想太多的乖乖遵守社會規定,真的也是有好處。」



  我回答:
  「會更容易在社會人群中 "無腦" 生存。
   不過這也是被社會徹底馴化的證明。」



  同志姊姊再說:「那麼你一定也知道,十三歲女孩進行性行為,對於女孩的風險吧?」



  我當然說:
  「我也反問妳,有沒有查過相關醫學資料?
   十三歲進行性行為,進而懷孕生育,到底會提高多少風險?
   如果我說只會提高百分之幾,真的是很大的風險嗎?
   想像力豐富的人類,真的是很容易自我驚嚇的動物。

   如果十三歲懷孕生子的醫學危險性真的那麼高,人類早就滅種了。
   事實是,人類一直正成長。
   人類身體面對生育這樣的頭等大事,沒有那麼脆弱。

   人類經過百萬年以上的十三歲開始生育,真的讓這個年齡的女性身體進入最佳狀態。
   這個年齡的身體最健康有活力,身體最有恢復能力,卵子狀況最優秀,加上受孕機會最高,現在不生育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另外,有沒有聽過醫師怎麼說生育這件事?
   二十歲還可以,能生趕緊生。
   三十歲以後就是高齡產婦,問題會很多了。
   不知道妳們有沒有注意到,為什麼不談十幾歲到底可不可以生?
   又為什麼二十歲 "還可以生",趕緊生?

   真正的問題一直不在於醫學上的風險。
   在於未成年媽媽往往都會變成單親媽媽,容易缺乏經濟自主能力,養不起孩子和自己,苦到自己也苦到孩子,連帶造成社會問題,因此禁止比較好。

   所以,現代社會認定女性二十歲以後才適合生育,就算會比較有養兒育女的獨立社會經濟能力,卻反而只是在提高不必要的優生風險。
   但是如果養的起自己和孩子,為什麼要禁止?
   難道我個人的社會經濟狀況養不起妻兒?」



  阿呆又是老話:「真的覺得十三歲可以……你這樣的想法真的好可怕……」

  我:「妳真的死腦筋,被社會規定洗腦太深。」

  阿呆:「十三歲耶!你先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啦!」



  我:「好,那我就不客氣的放大絕了,證明想法真的有問題的是妳。」

  阿呆被我這一說,意外的安靜,因為她一定知道我不會沒有根據的亂說:「…………」



  我:
  「妳一定喜歡日本這個動漫發達的先進國家吧?
   回答我,日本的合法性行為年齡是幾歲?
   別忘記,性行為伴隨的就是生育。」



  阿呆沒有一句,因為她應該已經感覺到答案對她不利:「…………」



  我大聲的:
  「是十三歲啊!
   在日本國只要十三歲就可以合法性行為了!
   表示十三歲就是可接受的生育年齡了!

   妳真的要說日本人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嗎?
   少在那邊我一直不正常!
   我說的就是和日本一樣的十三歲!」



  阿呆聽我這樣說完,真的滿臉意外:「…………」



  同志姊姊插嘴:「但是只限於雙方都未成年,沒有錯吧?」



  我:
  「二個未成年可以整天啪啪啪生孩子沒事。
   一個成年人卻不能和一個未成年啪啪啪?
   先告訴我成年和未成年的差別與定義好不好?
   這件事,我只看見更多荒謬。」



  同志姊姊:「我的觀察沒有錯,你真的很危險……不管幾歲,只要贊同和未成年進行性行為的發言,絕對都具有反社會傾向……你這樣的男人絕對比我們這樣的同志危險太多。」



  說我比同志還要危險反社會?

  我當然不客氣的直接反嗆。

  「要說反社會傾向……
   妳們身為同性戀,就不會更加反社會?

   和未成年發生性行為,了不起關個幾年就可以申請假釋,提早出來。
   同性戀的性行為,在不少文化和國家可是直接打死,沒有第二句話可以說。

   為什麼法律懲處在這二件事會有這麼大的不同?
   說穿到底,因為同性戀的反社會和反文化程度,本質上就是那麼的高。

   人類社會和文化一直是以各式各樣的二性婚姻建立起來。
   就算是十三歲,只要性成熟,可以生的出孩子,對於增加人口和國家社會文化的傳承就會有重要幫助。
   反觀同性戀,對於人類社會的建立到底有什麼樣的貢獻?
   同性戀生不出來,只會吵著社會福利之類的事情,造成人們的衝突分化對立,此外對於國家社會的實際幫助到底在哪裡?
   多數人們對於同性戀的反對和厭惡沒有道理嗎?
   這樣對比下來,同性戀說未成年性行為不好,真的很荒謬。」



  同志姊姊沉默無語。

  要說感覺被我這段話反傷害到,更多的是她認真思考起來。

  犯法事項:『和未成年性行為』對比『同性戀性行為』,這麼大的懲處差別,她應該沒有好好想過,剛剛才會直接對我說未成年性行為是反社會。

  真的,很多事情和規定,人們根本沒有好好的動腦想過,只是一昧的盲聽瞎從,陷於腦死狀態……



  因此我繼續說下去:
  「所以人類要到幾歲才適合發生性行為?
   我的答案不是單單為我自己辯護開脫。
   我是真的想過這個問題,才敢這樣說。

   我認為只要性成熟,就適合了。
   正常來說,都會在十三歲性成熟。
   剩下的就是二情相悅的問題。
   甚至於我可以直說,人類越年輕,越是適合生育---」



  同志姊姊忽然打斷我:
  「我快要步入中年,又是同志,算是看過遇過不少人事物。
   你這樣的人,的確具有不凡的一面。
   會做出大事都是你這樣的人。
   但是你這樣的人也很危險。」



  我:「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同志姊姊:
  「我是同志,常常面對各式各樣的立場和觀念,所以我一定會比阿呆容易接受不同的觀念。
   但是你的想法和觀念,真的太前線。
   加上你真的很敢想,很敢說,恐怕社會規範無法真正限制你這樣的人。
   你一定比一般人更容易做出平常人做不出的事,更容易做出大事。
   所以你也很危險,因為你不容易被社會或是人群控制住,沒有人真正說的出來你到底有可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我只能:「是嗎?」



  同志姊姊:
  「你這樣的人,很容易被社會大眾看錯。
   就像剛才,我聽你向艾莉絲解釋同志的事情,我承認自己或多或少的感覺到你的知性魅力,被你吸引。
   但是現在我開始發現,原來你是那麼的危險。」



  我:「我到底哪裡危險?」



  同志姊姊:
  「因為大學時代,我主要讀的是歐洲近代史。
   以前我聽阿呆談到你,只覺得你是有一堆怪想法的年輕男孩。
   但是今天親自見面到現在,雖然短短不到一個小時,但是你的言談和表現真的開始讓我開始想到納粹黨……」



  我意外:「納粹黨?我?」



  同志姊姊:
  「你乍看之下充滿知性魅力。
   其實你的危險野性十足。

   普羅大眾容易只看到你透過堅定理性言行展露出來的知性魅力。
   因此忽略隱藏在理性背後是多麼強大的危險野性。

   就像當年的納粹黨,對於德國民眾來說充滿堅定意志和魅力。
   德國民眾被納粹黨迷惑住,相信納粹黨絕對能走出最正確光明的國家道路,因此交出所有權力,跟著納粹黨一起走。
   結果歷史教導我們,看起來越是強大有魅力,看起來越是人民的光明希望,越是絕對的毀滅者。」



  我真的被逗笑:「我有這麼誇張?妳想太多了吧?」



  同志姊姊:
  「或許我真的想太多。
   不過你絕對無法否認這件事。
   你絕對是那種會在表面上好好說道理。
   但是背後一定會緊握一把斧頭、準備隨時砍下去的那種人吧?」



  我:「好吧……至少我不會認為這樣的背後準備有什麼不對?」



  同志姊姊:
  「只要你真心覺得談壞之後可以直接砍下去,我可以明白告訴你,當年的納粹黨就是這樣做。

   納粹黨掌握德國之後,開始大擴軍,並且向周圍國家表示,大家坐下來好好談道理,只是請記住,如果不把我要的領土交給我,不答應我的各樣條件,就是開戰。
   各國看納粹背後真的握著棒子,不怕打起來的態度,害怕歐洲再次陷入另一場大戰,所以退讓好幾個條件,一直交出領土,讓納粹黨持續嚐到甜頭。
   到最後,各國發現再退讓下去只會退無可退,讓情況更加無法收拾,終於向納粹德國宣戰。
   歐洲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就這樣爆發。

   但是最讓各國恐懼的,並不是第二次大戰無可避免的再次爆發。
   而是納粹面對戰爭真的爆發,依然不當一回事、坦然面對戰爭發生的態度。
   既然道理無法說服你們,那就徹底打趴你們。反正我們要的就是要,不過換個方法入手而已。不給我,我就搶。
   納粹黨從一開始,真的就有採取戰爭這種極端手段的心理準備,這才是真正的最可怕……」



  我只能說:「我知道歐洲二戰的這段歷史,但是我覺得妳根本比喻錯誤。」


  同志姊姊:「我有沒有比喻錯誤,只要你誠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夠了。你真的必須誠實回答,不要說謊。」


  我:「什麼問題?」



  同志姊姊:「你一直提醒我們,這件事不要亂說。但是如果我們真的把這件事告訴警察,你到底會怎麼做?」

  我瞬間語塞:「…………」



  同志姊姊不客氣的直接對我說:「納粹黨……」

  阿呆直看著我:「熊熊……」

  我只能說:「只是想要保護自己,也算是納粹黨嗎?」



  同志姊姊:
  「你和阿呆與阿媽絕對認識的比我久。
   她們對你來說,真的沒有絲毫意義?」



  我:
  「只要大家別相逼,不是就沒事了?
   還是一定要讓妳們說出去,才不是納粹黨?
   那樣更像納粹黨,知不知道?」



  同志姊姊再說:
  「你有很強的邏輯和理性,
   具有不怕打破社會規範常識的堅強野性,
   又好像真的非常有錢。

   三種強在你身上表現的這麼明顯,
   這樣還不讓其他人緊張害怕嗎?

   比起同志,你真的才是應該排除消滅的人物。
   你的確是個很有野性的危險男人沒有錯……」



  我張嘴,本來想要加重火力反諷回去,把同性戀轟個體無完膚。

  下一秒,我還是重新改變主意。

  因為我覺得:『我才跟她認識多久,根本只是點頭之交的階段,為什麼要跟她囉嗦那麼多?』



  所以我收斂脾氣,改而說:「好吧,既然妳真的已經這樣看待我,那麼我不客氣了。」

  同志姊姊看著我,明顯不明白我的用意:「…………」



  我環看店內:「看看這間店,就算月底就要關閉,但還是整理的這麼整齊,看起來也規劃設計的很好,表示妳真的很喜歡布娃娃的販賣對吧?」

  同志姊姊帶著戒心:「為什麼問這件事?」

  我直接說:「我會請我的朋友跟妳連絡,代替我出面投資妳的娃娃店生意。」

  同志姊姊:「投資娃娃店?」

  我:「妳可以找個更好的商業地段重新開店,進行更高級的裝潢,雇用第一流的必要人手,賣任何妳想要賣的布娃娃。」

  同志姊姊:「為什---」終於發現,「你要控制我!」

  我:「只要妳有任何可能危害我的行為,經濟方面一定會爆出問題被政府找上門,然後身為負責人的妳就是進監獄蹲好久好久。」

  同志姊姊:「你以為我會答應嗎!」



  我:
  「妳當然不會答應。
   就是我換成妳、也不會答應。


   可是相信我這件事。

   我那群朋友,一定會找到辦法讓妳答應。

   不論是親自從妳下手,從妳的好朋友下手,甚至是從妳的家人親人下手……

   他們在這方面肯定很有一套。


   所以我建議妳不要抵抗,乖乖接受。
   這樣對你,對我,對大家都好。」



  阿呆出面:「熊熊,你想要對姊姊做什麼!」

  我簡單回答:「這叫做必要的自我保護。」



  阿呆:「姊姊真的幫助阿媽和我很多!不准你攻擊傷害她,知不知道!」


  我:
  「我攻擊傷害她?
   我可是在感謝她一直照顧妳們。
   所以出資幫助她開一間更大的娃娃店實現夢想。
   讓她當一流娃娃店的大老板。
   讓她有能力幫助拉拔更多的同志朋友。
   順便向世人證明同志能辦到多麼不平凡的成就。
   怎麼不感謝我?」


  阿呆知道我在這些事也沒有說錯,所以又急又氣:「熊熊!」



  同志姊姊則是:「你這個男人很危險……真的很危險……真的談不攏就是斧頭砍下去……」

  我:「冷靜點,不要一直嚇自己。只要妳接受我的幫助,安份經營妳的一流娃娃店,不要對我的事情到處胡說八道,就沒事了。」

  同志姊姊:「納粹黨都是這樣說。大家不要想太多,大家不要太擔心,我們只是要那些而已,給我們就大家沒事了……」

  我:「唉……隨便妳說啦,反正大家都開始互黑了……」



  同志姊姊再說:「隔壁就是警察局。」


  我:
  「沒有錯,告發的決定權在妳手上。
   我不會求妳別去說。
   我也不會建議妳去說。
   我只要求妳真的動用大腦好好想過。
   妳一定會發現二件事。
   第一件事,我敢把一隻小蘿莉買回家,對於告發一定會有萬全應對準備,我怕的是意外,而妳有自信可以找到讓我無法收拾的意外?
   第二件事,妳接受我的條件,安份經營妳的一流娃娃店,大家互不相犯,對大家才是各取所需的真正的好。」



  同志姊姊直瞪著我:「…………」

  我:「怎樣?」



  同志姊姊:
  「阿呆完全說錯你。
   你絕對不是怪想法多、迷失自己的心的冰冷機器人。
   你是真正的黑社會……
   納粹黨……」



  我:「到底怎麼樣?」

  同志姊姊:「你保證我一定可以經營自己想要經營的娃娃店?我可以雇用任何想要雇用的人,就算是同志?」

  我:「在商言商,只談錢。我只要求別一直虧損讓我賠下去就好。這樣的要求不嚴苛吧?」



  同志姊姊又是一會沉默。

  我改用勸說口吻:「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真的要把握住。」



  同志姊姊:
  「不論是好事或是壞事……
   你一定能比一般人更輕鬆的做出大事……」



  我:「所以這是表示……」

  同志姊姊:「我願意接受你的投資……」



  我保持微笑,但是在心中鬆口大氣。

  因為同志姊姊控制住了。

  只要我不要進一步做出刺激行為,她理應也不會危害到我。

  所以我回答:「那隻大象娃娃,我會買下來。給艾莉絲當新玩具,讓她騎大象。過幾天我會找搬運工過來處理,然後運送到我家。」

  同志姊姊簡單回答:「知道了。」



  阿呆一直看著我:「熊熊……你為什麼真的變成這樣……真的讓我好害怕……」



  現在必須面對阿呆,我又覺得頭痛起來。

  畢竟我和阿呆阿媽相處這麼多年,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這對媽孫。

  我真的想起林肯這位歷史偉人說的話:只要牽扯到親密人際關係,任何事情都會變成很難處理的事情。

  這段話真是一點不假。

  真的只能希望她們不要逼得我做出動作……



  一直沉默至今的阿媽溫柔開口:「好啦好啦……你們不要吵架。」

  阿呆很擔心的:「阿媽,熊熊真的這樣……怎麼辦啦?」



  阿媽溫柔問我:「熊熊啊……阿媽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知道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這位黃小姐真的幫助阿媽很多,一直對阿媽很好,你不會傷害她對不對?」



  面對像阿媽這樣見多識廣的老人家,誠實才是王道。

  再說,根本不清楚阿媽真正態度的現在,不要亂說話才不會弄巧成拙。


  所以我直率的:「對。因為我完全不認識才這樣做。她不要告發我就沒事了。」



  阿媽再問:「那麼……你是真的想要把艾莉絲當成妻妾養大?」

  我再次直率的:「沒有錯。」



  阿媽溫柔再問:「你真的會等到艾莉絲十三歲長大?」


  聽起來,阿媽要認同我?


  阿呆當然又一次意外:「阿媽!」

  阿媽平淡又溫和的告訴阿呆:「阿媽五歲的時候,就被帶來這個家,當妳的阿公的童養媳,差不多十三歲的時候嫁給妳的阿公……」

  阿呆驚訝好幾秒:「真的嗎?」


  阿媽溫和告訴阿呆:
  「現在這個時代是沒有什麼聽說這樣的事。
   但是在阿媽那個年代,這樣的事情真的很常見。
   很多女孩子,小小年紀就被互相送來送去,當人家的小媳婦,早早就生孩子。
   所以阿媽聽熊熊說這件事,真的覺得這個小孫子只是想要這樣,就是養個童養媳。
   是個很古派的男人啊,就像我那個時代的男人一樣……」


  我們所有人都安靜聽著:「…………」



  阿媽再看向我:「熊熊……」

  我:「阿媽?」

  阿媽:「但是我們對艾莉絲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你這麼聰明懂道理,一定可以體會我們的擔心吧?」

  我:「我知道。」


  阿媽繼續說:
  「阿媽可以答應不告訴警察這件事。
   也可以當成不知道這件事,讓你收養艾莉絲。
   只要你願意答應阿媽二件事。」


  我:「哪二件事?」



  阿媽說出第一件事:
  「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艾莉絲。
   等到五年之後,艾莉絲十三歲長大。
   你要先問艾莉絲是不是願意當你的妻妾。
   如果艾莉絲還是不願意,你就要好好放手讓艾莉絲走。
   這件事可以答應阿媽?」



  我幾乎沒有思考,因為根本不必想,我本來就是這樣計畫,當然明快回答:「可以。」



  阿媽溫柔確認:「真的不要騙阿媽喔?」

  我:「我保證。因為我本來就是這樣想。」



  阿媽開始提出第二件事:「你應該知道,一個大男人要照顧艾莉絲這樣的小女孩,真的很不容易吧?」

  我遲疑的:「所以……」



  阿媽正式說出:
  「把阿呆一起接回家當你的大妻。」



  大妻?

  我忽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反應:「…………」

  阿呆又是訝異:「阿媽?」



  阿媽笑咪咪的:
  「阿呆跟著你這麼多年,你一定知道阿呆多麼會照顧人。
   帶阿呆回家當大妻,可以幫你打理家裡的事,照顧你的生活,也可以讓阿呆幫你顧好艾莉絲,讓艾莉絲有一個大姊和媽媽的陪伴。
   這樣不是對大家都很好?」



  冷靜動腦想,阿媽沒有說錯,這樣的確大家都會獲利,對大家都好,是不錯的互相妥協方案。

  所以,只要我接受,真的大家都會是這整件事的公平獲利者?

  我相信,只要知道我的世界銀行存款,想要坐上我的大妻寶座的女孩絕對一堆。

  我在選擇配偶這件事,絕對擁有更多優秀選擇權。

  阿媽卻這樣簡單幾句把阿呆推出來,想要直接讓孫女阿呆坐上寶座?

  好像我拒絕不對,我接受也不對。

  那麼我還能說什麼?

  我只能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薑是老的辣,真的啊……



  =待續=



  大約六月初開始,我陷入一種自閉心情。

  不太想和任何人交流。

  我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把自己躲藏起來。




下一篇連結按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76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壞壞熊|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艾莉絲|小蘿莉|同志|同性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此作品限屋主留言!

前一篇:簡單介紹幾位改去當AV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50149大家
小屋繪圖創作更新囉~歡迎各位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