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永夜的世界》策林(6)

作者:令狐樂語│2019-07-12 13:22:08│贊助:0│人氣:6
  */
  
  古鐘塔正值多事之秋,每一名研究員都忙著操作儀器或書寫紀錄資料,只有矮小又不起眼的伯廉.古崙在幾名手下的保護中,正死命地用他發紅的眼睛搜索著螢幕上的細節。
  
  「找不到,找不到。」伯廉煩躁時,連他的衣冠都變得凌亂。「該死的惡疾龍人躲到那去了?為什麼找遍所有策林的監視系統都沒有任何發現。」
  
  侍從為他端上一杯茶。「大人,請用。」
  
  「我什麼時候說要喝茶?」伯廉發出咆哮。
  
  侍從似乎受到驚嚇。「您……您剛剛不是說要喝杯茶緩緩情緒,所以命小的去端茶來嗎?」
  
  伯廉開槍轟掉侍從的腦袋,大聲地吼道:「我不要茶,我要惡疾龍人!」
  
  可憐的侍從倒落地面,從碎裂的腦袋流出的血和打翻的茶攪和成一片骯髒的顏色。
  
  「對了,我是要喝茶沒錯。」他急忙把灑在地上的血水和茶撥到杯子中,然後便咕嚕地一口飲盡。「嘿,這種時候喝點茶真的讓心情舒緩不少。」
  
  「報告。」傳令帶著消息回來。「我們的人逮捕了一名惡疾龍人,正想請教下一步的指示。」
  
  「請教什麼?」伯廉一聽,把杯子擲到地上摔碎。「把他帶回來啊!」
  
  「是是。」傳令唯唯諾諾。
  
  「稍等,你們要從指定路徑把人押回。因為我不希望王子殿下或是自然研究機關的人注意到這件事,你們要做到不動聲色。」伯廉下令。
  
  那名惡疾龍人的手、腳銬著神力枷鎖,他們比照罪犯的模式將胡恩押到古鐘塔。兩名負責押送的警衛一前一後地戒護,防止其他人靠近。
  
  伯廉站在前廳,看到惡疾龍人後大為喜悅。「太好了,再多抓幾個回來,我會增加賞金。」
  
  當惡疾龍人穿過大門偵測點時,警戒鐘發出聒噪的連響。
  
  「關上它,吵死了!」伯廉指著耳朵大聲叫道。
  
  「老、老闆,是惡疾龍人。」
  
  「廢話,當然是惡疾龍人,快點關掉。」
  
  「不是的,有……有三個惡疾龍人的生命反應。」
  
  伯廉當下驚覺不妙,卻已來不及阻止。
  
  胡恩發出吼聲,強行掙脫枷鎖。負責戒護的兩人也卸去偽裝,權卡和貝古利斯迅速地打倒數名古鐘塔的人。
  
  「自私自利的小矮子。」權卡距離伯廉最近,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給我過來!」
  
  就差一點,權卡的腿被倒地的古鐘塔守衛抱住以致於錯失時機,伯廉見狀趁隙而逃。
  
  貝古利斯把那警衛從地上揪起後用力扔了出去,鋼壁發出巨響,壁上則留下一圈人印血跡。
  
  雖然被伯廉逃掉,但他們三人的目的本來就不是他,所以也不以為意。惡疾龍人們在古鐘塔公司裏到處破壞,見什麼砸什麼,能爆炸的就讓它爆炸,儀器、設備多數損毀。
  
  伯廉返回,還帶了一大票警衛。他看見畢生投入的心血遭受破壞,又心痛又忿怒。「你們三個該死的蛇人,別讓他們活著離開!」
  
  權卡等三人互相交換眼神,看來是時候撤退了。他們憑著古龍精華的力量加持,然後以眾多設備為掩護一路逃向出口。沿途的警衛完全攔不住勇猛的他們,這些惡疾龍人如入無人之境。
  
  就在穿過大門的瞬間,三人的笑容頓時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無神的表情以及瞠目張口的發愣。
  
  放眼望去是滿山滿谷的軍隊,他們整齊劃一的包圍住古鐘塔公司。原來古鐘塔的警示鐘聲也吸引到政府軍的注意,惡疾龍人還得意洋洋的以為自己能全身而退。
  
  貝古利斯在人群中看見幾名將軍還有被簇擁的葛朗陛下本人,甚至連三名王子殿下也出現在現場。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空間傳送門開啟,留著一頭藍色俐落短髮的男子從裏面走出,身上的軍服整齊乾淨,胸前別著一堆閃閃發亮的勳章。亞基拉爾抬頭看著燃燒的古鐘塔,嘴角不禁失守。「燒得很漂亮,為了歡迎在下的到來竟然還燃放煙火。」
  
  漢薩.伊瑪拜茲的臉色鐵青,看得出他正被尷尬、無言以對、憤怒、焦躁、無力感等各種情緒衝擊,他的臉上也顯示出很難解讀的複雜表情。
  
  從古鐘塔內追出來的伯廉.古崙大概也沒想到公司外居然這麼大陣仗,一群人連動也不敢動。現在的伯廉整顆心大概已經被等一下要怎麼解釋的理由給塞滿,完全忘記他現在該下令逮捕惡疾龍人的事。
  
  「話又說回來,這是我投資的錢對吧?」亞基拉爾手指著燃燒的古鐘塔公司,接著揶揄道:「你們把經費挪去研究怎麼讓火燒得更美嗎?」
  
  「亞基拉爾,別挖苦人了,我也有眼睛看。」漢薩轉向他叔叔葛朗,質問道:「古鐘塔被火燒了,您要怎麼給我交代?」
  
  葛朗一陣沉默,他抿著嘴唇瞪向他二兒子阿古奈德。
  
  阿古奈德被父親的怒意嚇到,他趕緊轉移大家的注視焦點,對著伯廉罵道:「這就是你要的測試結果嗎?你這個笨蛋!」
  
  伯廉倒抽一口氣,這下子恐怕很難善了了。
  
  「伯廉大人。」
  
  「啊!是是是。」伯廉僵直身體,聽著亞基拉爾的問話。
  
  「我要的東西呢?」
  
  「這個……那個……」伯廉吱唔其詞,他完全不敢直視亞基拉爾的眼睛。
  
  「漢薩大人,這就是您手下的辦事效率。」亞基拉爾對漢薩說。
  
  漢薩同意,表情盡是不屑和輕蔑。
  
  「我不管你們發生什麼事,但是為了伊瑪拜茲家族的名聲,我相信你們會處理的很完善。十五天後我會再回來,就勞煩各位大人辛苦點了。」亞基拉爾彎腰欠身,向眾人道別後遂轉身進入傳送門離開策林。
  
  「您有聽到嗎?我們的投資人不高興了,他說十五天後要回來,那我第十四天來檢查,您總不會再讓我們伊瑪拜茲家族的名聲受損了吧?」漢薩不悅地向葛朗問道。
  
  葛朗面帶嚴肅的點頭。
  
  「再來輪到我們的小蛇人。」漢薩脫下一雙白手套並將之交給下人。「我該怎麼稱讚你們呢?狡猾還是聰明?合作無間還是古龍精華運用的當?」漢薩慢條斯理地脫下披氅,一樣遞給下人。「可以讓我見見古龍精華的厲害嗎?我真的很想知道。」
  
  三名龍人裹足不前,他們不曉得漢薩打些什麼主意。
  
  「放寬心,我也不想仗著人多勢眾欺凌幾個小輩,免得落人口實。」漢薩向他們走近。「一起攻過來吧,假如能在我身上製造一道傷痕,我就放你們離開。」
  
  惡疾龍人們相互而視,依舊猶豫不決。
  
  漢薩看著他們笑道:「我是伊瑪拜茲的家族長,說的話有千萬鈞重。眾人為憑,諸神見證,絕不食言。」
  
  權卡苦笑道:「這下真的是搞得轟轟烈烈了。」
  
  貝古利斯向另外兩人喊話。「這是很好的機會,就讓他為自己的高傲負責。」
  
  漢薩一揚手,策林軍隊向後退開,讓出來的寬闊空地登時變成最佳的競技場。
  
  胡恩和權卡立刻一左一右連袂攻去,貝古利斯龍翼揚起,由天空飛躍而下直取漢薩的頭部。
  
  他們根本沒看見漢薩的動作,連環的反制卻已經後發先至:權卡的拳頭被撥開,胡恩中了一腳,貝古利斯的攻擊撲空,他的頭部反倒被漢薩抓住。貝古利斯極力的抵禦,卻始終阻止不了漢薩將他一路推去撞擊古鐘塔的牆。
  
  「天啊,好快!」權卡驚訝之餘,漢薩已再補上一擊,將貝古利斯整個人撞入壁中。
  
  隨後,權卡和胡恩兩人也被漢薩雙手放出的圓形氣罩困住,動彈不得。
  
  「氣形結界?不妙,要全力掙脫。」權卡和胡恩心神一凝,以古龍精華爆發之力炸開氣罩。
  
  趁漢薩分神之際,貝古利斯從牆中躍出,接著從後方制住漢薩的上下盤。他的頭流下汩汩鮮血卻依然自信地笑著:「誰叫你看輕我們?這下十拿九穩了。」
  
  權卡和胡恩全力擊向漢薩的胸膛,漢薩完全無法迴避,只能硬生生接下招式。
  
  不死也重傷了吧?貝古利斯愉悅地想著,但是權卡和胡恩的神情好像不太對勁。
  
  「怎麼回事?」胡恩喃喃道,他的額頭流下汗水,一副驚訝的樣子。
  
  權卡也有同感,明明是拼盡全力的一擊,怎麼好像打中一塊又硬又厚的橡膠,力量全被分散了。「難道……這是古印龍甲?」權卡問。
  
  一股由漢薩身上發出的彩色氣旋將他們三人分別彈開。
  
  「很可惜,你們的攻擊對彩飾龍甲無效。」漢薩的周身被八道光芒迴旋圍繞。「缺少古印龍甲的輔助,爾等的古龍精華在我面前毫無作用。」
  
  「才不管你什麼鬼甲。」胡恩被油然而生的羞辱感給激怒,他以遠程神術攻向漢薩。
  
  其餘兩人見狀,也配合胡恩的攻擊,光束疾如雨下招呼在漢薩的身上,魂系神力激盪,爆裂聲響不斷,白光遮掩眾人視線。
  
  光芒退去,漢薩恢復獸化原形,他帶著狡黠的笑容同時身體毫髮未傷的佇立著。
  
  龍人漢薩豎起食指,笑道:「該我了嗎?」金色流光匯入指尖之中,「金。」漢薩唸出這個字後,金色的護罩彈出許多光束,權卡等三人皆被漫天射來的金色光束擊傷,倒地不起。
  
  貝古利斯試圖站起卻又踉蹌地往前倒下,他滿臉是血與泥。「我、我們的招式被以數倍的力道返還了。」
  
  權卡整個人仰躺在地,全身是傷。他被一股血氣哽在喉部,所以不斷地咳嗽。
  
  只有胡恩勉強地站起,他不死心地以左手鐵鉤化出電刃,魂系神力的副作用暗傷馬上爆發,使得傷勢更加擴大。
  
  「都半死不活了,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氣。」漢薩單掌托天,紅色神力不斷匯聚於掌中。
  
  貝古利斯知道胡恩處境危險,雖然他已筋疲力盡,仍然爬起衝向漢薩只為了掩護胡恩。
  
  「礙事!紅。」鮮紅的神力圓球夾帶雷霆萬鈞之力轟向貝古利斯。
  
  儘管貝古利斯拼盡全力防禦,古龍精華的威能發揮的淋漓盡致卻依然抵不住漢薩的神術攻擊。貝古利斯整個人在半空旋轉半圈,他就像一塊破布般掉落在地後不斷地翻滾,直到衝擊力道緩下為止。貝古利斯的左半身血肉模糊,左手臂斷裂、腹部臟器掉出、胸腔的肋骨清楚可見,其中幾根混著血的骨頭已然斷裂或粉碎。
  
  差距,這就是統治者和他們這些不入流的惡疾龍人間的差距,自己猶如蚍蜉撼樹。貝古利斯喘著氣,他的意識漸漸模糊。
  
  胡恩撲向漢薩,電刃瞄準對方的頭部,雙方拉近的距離已近在咫尺,他知道這將是最後的反擊機會。
  
  「白。」
  
  胡恩的眼睛看見漢薩整個身體沒入一團白色光圈之中,儘管驚訝,但他仍是跟著衝入。
  
  白光很快地轉瞬即逝,漢薩依然未有任何改變,只不過他的右手掌多了顆頭顱,那是胡恩的首級。他臨死前的表情滿是不甘,屍體倒在漢薩腳邊。
  
  究竟在白光內發生什麼事?唯一明白內幕的胡恩卻已經離開人世。
  
  「胡……胡恩。」權卡趴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同伴被殺,內心的無力感讓他萬念俱灰。
  
  一道宏偉的身影鼓動著八翼自天空緩緩降下,磅礡的三系神力以及可怕的外貌讓在場所有人震驚不已。
  
  「彩飾龍甲搭配古龍精華形成的特殊能力果真駭人,八種能力加諸於身,您已經與怪物無異了。」龍人曼德爾笑道。
  
  漢薩瞥了他一眼。「您在和我說話嗎?」他的龍尾不悅的擊地。「看看您自己是什麼樣子,非聖靈界人、非魘塵大陸人更非龍裔,您最沒資格說我。或許可以讓我的彩飾龍甲和您的幽魂龍甲較勁看看,請問曼德爾大人有興趣嗎?」
  
  「屬下怎敢冒犯陛下。」曼德爾口是心非的回答令漢薩作嘔。
  
  漢薩雙手一張,掌心發出的吸力將權卡及貝古利斯的身體快速地拉近,接著用力擒住,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他看著雙手抓著的惡疾龍人,嘀咕的說:「為了這些罪人竟讓我在亞基拉爾面前出醜,葛朗皇叔,您說我該拿他們怎麼辦?」
  
  葛朗鞠躬道:「請您把他們交給我處理。」
  
  「可以嗎?那我就回卞安了。好好的幹,這種時候我可不想惹怒亞基拉爾。」漢薩說完便將兩名惡疾龍人粗暴地丟到葛朗面前。
  
  */
  
  僻靜的樹叢中,緋兒正替滿身是傷的梭恩德療傷。她幫梭恩德換下身上破損的外衫及上衣,然後以藥水做消毒清洗,之後拿著帶來的藥劑為他塗拭傷口。
  
  梭恩德額頭、嘴角都還留著乾涸的血痕,頭髮沾滿泥沙,身體痛得連動個手指都覺得困難,精神也十分疲倦,不難想像他到底有多狼狽。梭恩德背倚著枯木,雙眼直直地盯著緋兒,不知為何竟升起一股撫慰心靈的暖流。若不是緋兒及時救援,恐怕自己就要死在親生父親的手中。
  
  緋兒的突然闖入確實讓曼德爾吃驚且出手有所顧忌,若是誤傷或失手殺死道漢家的女兒,自己可不好和蘇利根將軍交代。在左右權衡之下,曼德爾決定網開一面,就讓緋兒救走梭恩德。反正曼德爾也看不上梭恩德的一條賤命,殺不殺死梭恩德對他來說只是小事。
  
  「對不起。」梭恩德的喉嚨乾得要命,他說起話來有氣無力,聲音又顯得沙啞。「讓妳為我涉險了。」
  
  緋兒可愛地搖著頭輕笑。
  
  「我現在很認真的和妳說。」梭恩德拉住她的手。「我不希望連累妳受到波及。」
  
  「不必擔心,我可是蘇利根的女兒,曼德爾大人不會對我怎樣。」緋兒篤信著。
  
  「很難說,那個男人的陰狠毒辣我領教過了。」梭恩德一想起父親的模樣就不由得打寒顫。「妳也看到現場的情況了,曼德爾已經不能算是龍裔,那是貨真價實的怪物。」
  
  「我知道。」
  
  緋兒平淡的回應反倒讓梭恩德生疑。「妳知道?妳知道些什麼?」
  
  「我知道曼德爾大人和我父親等貴族都擁有自己專屬的古印龍甲,那是古鐘塔為他們特製的,每個人擁有的能力不同,而且都需要以古龍精華推動才能發揮功用。」緋兒解釋。
  
  梭恩德面露慍色。「他們已有這樣的技術,卻還是讓我們這些實驗體受苦。」
  
  「因為用在那些大人身上的古印龍甲需要耗費非常龐大的成本:包括人工、技術、時間、靈魂玉,所費不貲。而這全都是深冬王領的亞基拉爾陛下所出資打造。伊瑪拜茲家要求能將技術普遍運用在士兵身上,讓其能在戰場發揮古印龍甲和古龍精華的威能就是他們的最終目的。」
  
  梭恩德完全明白了。他們的皮膚、血肉之所以會產生糜爛現象,全是因為他們使用了低成本又廉價的方式才害苦了被實驗者。
  
  「好了,我沒事了。」梭恩德說。
  
  「真的嗎?」緋兒問:「你有什麼打算?依然想找曼德爾大人報仇?」
  
  那正是梭恩德的人生目的,「我一直活在父親的陰影底下,真的很累。」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你能離開策林嗎?別再和曼德爾大人起衝突,不會有勝算的。」緋兒勸道。
  
  離開?梭恩德對策林以外的領區感到相當陌生。「我還可以去哪?妳願意隨我離去嗎?」
  
  緋兒被梭恩德這麼一問,她低下頭,臉色轉為黯淡。
  
  梭恩德雖然輕笑帶過,卻還是難掩失望。「謝謝妳,真的很感謝。」他撥開緋兒的手。「我累了,需要休息。妳也該回家免得妳的家人擔心,他們絕對不希望我們有來往。」
  
  緋兒以憂鬱的眼神看著梭恩德,她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76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opp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夜的世界》策林(5)... 後一篇:《永夜的世界》策林(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__Convict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