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佚名屋】前傳 ep1.黑夜裡的命案

作者:靜月名│2019-07-12 00:00:53│贊助:22│人氣:190

  "為您播報一則新聞,基因學會突破重大進展,科學家艾德倫宣稱掌握人類自行修復基因編碼,將尋找能提供資源的資本家進行投資研究,開啟另一扇人類基因進步史。"

  ※

  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三點,某處美式住宅區。

  男人站在一棟家庭式住宅前停步,將身上的保暖大衣再整理一番,觀察著四週的景色。

  這附近的住宅很寬廣,家與家之間隔著幾公尺的庭院,算是小康家庭住得起的住宅區。每戶家幾乎都整頓好自己的房屋外觀,看起來挺心曠神怡。

  對於為何會來到這裡,男人只覺得神經緊繃,他鮮少因為一些事踏入少去的地方,他很少來到波士頓,應該說沒什麼機會來這,要不是因為有必要,他並不會出現在這裡。

  美國大城市裡,只要出命案一定有警察協助調查,這點無庸置疑。然而他被電話十萬火急叫來命案現場對談,表示絕對沒什麼好事。

   警察們拉起封鎖條後就沒留人派守,放任此地長草荒蕪,他記得這棟屋子遇害的新聞才剛播沒幾天吧……這讓他感到很意外。

  他從口袋抽出手套戴上,走近命案現場轉開未上鎖的門把,輕聲踏入空蕩無人的小屋。走在木製地板上響著咿呀聲,他快速地將一樓晃過一圈,初步知道這裡是很普通的美式家庭,牆上掛著一對夫妻與兩位兒女的照片,在無人的屋子內顯得冷清。

  冷清、普通,沒人在屋子裡,總讓人覺得不對勁。

  他的手沒離開過口袋,裡面放了一把隨時能掏來防身的手槍,謹慎地觀察室內,防範著可能有的意外。

  他還沒見到電話裡跟他談事的人,那傢伙約他來這裡談事情,卻讓他隻身一人在這棟屋內,他感到相當不快。如果可以,他很想轉頭就閃人,可惜不行,電話談論的內容引起他的興趣,他非得知道一點消息不可。

  追了好幾年的事情,總算是有個窗口能探知,他既緊張又謹慎,深怕一個差錯連這重要的線索都消然匿蹤。

  晃完一樓一圈之後,還是沒見到人影,屋內有沒整理佈上灰塵的家具,以及疑似打鬥扯壞過的痕跡,再多一點就是地上搜查時留下的腳印、灰塵,凌亂的狀態顯得出入的人雜亂無比。

  一樓不多也就這樣了,他想。

  他站在通往二樓的木製樓梯口前,深吸一口氣,把手槍掏出來預備,戰戰兢兢地踩上二樓,看看還有什麼線索能找尋。

  
  通往二樓的樓梯有舖上布製的地墊,走起路來能降低一點腳步聲,搭配他故意放輕步伐,至少能不製造出過大的聲響。

  他緩慢地走到二樓時,立刻在走廊上停住,他能看見一處寢室內閃著紅光,像是有人故意站在裡面等他。他快步走向那座寢室,用身體推開門,死盯著在黑暗中抽著菸的男人。

  「嘿,晚上好。」

  聽到裡面男人打招呼的聲音,他抽出槍解除安全裝置,往男人的身上瞄準,動作一氣呵成。

  「等等,這是最新流行的打招呼方式嗎?別射我,我開個燈。」

  抽著菸的男人將雙手舉起來,快速遠離槍口預設範圍,移到寢室內的燈光開關附近動手扳下去,黑暗的室內瞬間光明,閃得他差點失明。

  待他看清楚寢室內的來人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迅速把槍收起來,「瑞西塔‧池先生,這並不好玩。」

  「我也沒打算玩你,我也等半小時多了。」一位戴眼鏡、穿著保暖西裝大衣的華裔男子笑了笑,把嘴上的假菸拿下,關掉菸的紅光,「許久不見,法蘭大哥。」

  瑞西盯著眼前穿著灰色保暖大衣、頭髮亂得像鳥窩頭一樣的法蘭,愉快地微笑打招呼。這位大哥只在有協助的時候出現,平時不好連絡,一見面卻也不意外他真的把槍舉起來,準備射他滿身蜂窩。

  瑞西一直都清楚法蘭的個性像個刺蝟,並不好說話。

  「我記得電話談論的人不是你,那人呢?」法蘭知道電話中的連絡人至少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偏老陳一點,大約是四十幾歲的男人。

  「啊,我知道你在說誰,那是我配合的長官,他打電話給你,但跟你談正經事的人是我。」

  法蘭傻眼,要談事情的事這位沒長毛的年輕小子?別開玩笑了。

  「瑞西老弟,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瑞西聳聳肩,「法蘭大哥,這次相關資訊都在我這,我覺得你先不要發脾氣比較好,我還想好好把事情講完。」

  瑞西的回答讓法蘭產生不信任感,不是他不願意聽這小子講話,而是怪異的感覺難以消除。他平常都是那位中年老兄在給資訊,這次居然是換不相干的人談事情,感覺很怪。

  會知道他是不相干的人這件事,也僅看過他出現在中年老兄身邊過,就照過面那麼兩次,才知道他是什麼人。

  但他也沒時間陪他耗,這小子看起來不肯離開,他只好先搞清楚他的用意。

  「要約在這屋子裡見面做什麼?警察該搜該做的都做了吧,你這是逼我闖空宅?」

  他走進來上封鎖線的命案屋子裡,被警察知道可不是說誤闖就能了事。

  「沒事,這裡可是探員線人的家,你我站在這裡不會有事。」

  瑞西輕鬆的語氣讓法蘭一愣,隨後想到這雖然是命案現場,兩個人之所以站在這裡沒事,表示這地方以前就不起眼、甚至接近平庸的程度。會上新聞頭條也只是報導給某些人看,至於某些人是誰,很可能是來這裡行兇的兇手們。

  想到此一可能性,法蘭不爽地念回去:「臭小子,你來陰的?」

  「不愧是法蘭大哥,感謝你的猜測。」

  瑞西手上拿出一疊文件,一張一張翻給法蘭看,裡面的內容除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之外,還附加幾張被害者死亡的照片。

  「你現在站的這間屋子,是一對探員夫妻的家,幾天前因為不明原因遭到殺害,齊下的一對子女也憑空失蹤,沒有音訊。」

  法蘭接過瑞西遞來的文件,隨意地翻了翻,裡面記載這家夫妻什麼時候與探員合作之外,還有其他調查事件的經歷、身家資料等等。

  「這跟你電話中說的東西有關?」法蘭問。

  「有關連。」瑞西手插著口袋,在小寢室內踱起步來,「我不知道他們從哪邊獲得情報惹來殺身之禍,其他探員們同樣掌握不清楚。他們夫妻是第一線接觸,只可惜先落得讓對方下手為強。犯人有被監視器拍到,已經送交鑑識單位做影像調查。」

  「這聽來很像直接給警方解決了事,不太需要輪到我幫忙……」法蘭回得漫不經心,命案就該給負責命案的人就好,找他做什麼呢?何況死的對象身份是探員,多半扯入的事端都不單純。

  「別這樣,至少他們找到的東西很有價值。」

  瑞西從懷中抽出一張照片,照片內拍攝到一管映著藍光的管子,遞給法蘭看,「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東西。」

  法蘭接過照片詳端仔細,看起來像是某處實驗場偷拍而成,有很嚴重的手晃偏差,聚焦相當模糊。

  「這家夫妻在這房屋內藏著藍色實驗管,他們才剛回家不久後就出了事,我們也很錯愕,更不知道他們到底怎麼弄到手、怎麼帶回來這裡……」

  「說重點。」法蘭翻白眼。

  「咳嗯,抱歉。」瑞西清清嗓,把照片拿回來收好,「據探員夫妻表示,這個藍色液體似乎跟你想在黑市追的基因改造品,是同樣的東西。」

  一聽到關鍵字時,法蘭挑高眉,絲毫不訝異這東西會流出來。

  過去他追著黑市裡可能正在販賣的基因改造劑,追到音訊全無,還在想著是否對方打算銷聲匿跡了,總算是有了點線索。

  他跟賣改造劑的仇結得可深了,自己過去曾經吃過什麼虧,都是這些人惹出來的禍。幸虧他活到現在,才不至於錯過這種事。

  「我知道了,把相關資料再給我,我再去看看哪邊能探聽。」

  法蘭把資料袋夾在腋下後準備轉身就走,不想多留時間給瑞西。但當他準備跨出房門那一步時,瑞西出聲叫住了他。

  「法蘭大哥,我想暫時當你的員工,可以嗎?」

  員工?

  法蘭停下腳步轉身回望,一臉疑惑,不敢相信這小子居然提這種主意。

  瑞西雙手插回口袋,一改方才嘻笑的模樣,換上正經的面孔禮貌詢問:「我雖然是情治考試考失敗才被現在的長官撿去當跑腿,但怎麼樣也想為這家夫妻報仇,這家夫妻在我隻身念書時照顧我很多,我想幫忙解決這件事。」

  「你知道你在對誰請求嗎?」法蘭皺眉。

  「知道,是一位長官名單上常配合的私家偵探。」

  「我並不算是偵探,你資料看錯了。」

  「不是吧?長官們都這樣稱呼你,法蘭私家偵探。」

  「那只是我方便給探員們的稱呼而已,我既不算當偵探、也不常跟政府合作。」

  瑞西無言了,他沒想到法蘭居然跟他想得差十萬八千里,虧他之前見過他與長官合作時態度相當乖順,為什麼這時候卻反常?

  「但是長官們有事還是會連絡你,不是嗎?」瑞西不服氣,硬是逼他承認,「你的事跡讓長官們手冊中都記上你的名字,你一點都不低調啊,法蘭大哥。」

  確實,論與政府探員配合幾次的合作裡,法蘭真的辦得很好。不只幫助探員成功退離危險地區,還有弄到一些危險地區才有的情報。那歸功於他與探員間有份協議,知道他想要的情報,但這不能表示他有這個協議,卻要收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當員工。

  他原本以為這小子當跑腿很滿足,才沒有抗拒他跟自己偶爾聊天,結果其實是個不安份子嗎?

  「你做好喪命的覺悟了嗎?小子。」法蘭厭惡地看瑞西,「替你的長官跑腿危險性相對低一點,混得好還能有口飯吃,你居然不想在你的崗位上繼續工作,你真的想清楚過?」

  氣氛一瞬間降到極低,法蘭故意恫嚇,想讓瑞西自己打退堂鼓,滾回去繼續當跑腿,但瑞西才不想被法蘭唬住。

  瑞西知道這提議不容易,會硬著頭皮問,多少也做好會被刁難的心理準備。法蘭的不悅讓他感受到自己提的主意有多天真,他的世界是真實的生死世界,並不是開玩笑就能了事。

  怎麼辦,手指正莫名的顫抖,他居然會心生卻步的念頭。

  不行,這時候退步,不就什麼也查不出來了?!他不允許這種事。

  「我如果沒做好覺悟,我也不會提議這件事。法蘭大哥,我並不想讓這些人死在莫名其妙的人手中,只憑我的查案能力絕對無法知道一二。我問過長官,他們只叫我來問問看你,看你這邊願不願意收臨時員工,直接從你這邊進行調查是最快的。」

  法蘭無言以對,那些與他配合的老鷹探員們,是想把他當蠢蛋救濟所是不是?

  「我們家不欠員工。」法蘭惡聲回應。

  「那我可以當你的跑腿。」瑞西也不遑多讓。

  「跑腿,你追得上我嗎?」

  「追不上至少你可以告訴我怎麼幫你。」

  「老天,這件事跟你沒任何關係。」法蘭又翻一次白眼。

  「算我拜託你,這屋子的夫妻有恩於我,我並不想見他們就這麼死去,他們還有一對兒女失蹤在外,我非找到他們不可!」

  瑞西迫切的眼神讓法蘭微怔,他還真沒見過這小子求人的模樣。

  他雖然不算是開店,倒也沒真的很缺員工辦事,只要運用的好,多一個人手有利無弊。但他沒有見過這小子的身手,加上感覺被耍的氣難消,他回以俾倪的眼神問:「你要怎麼幫我?你不是連情治考試都上不了嗎?我難以相信你的本事。」

  「我可以當你員工打雜跑腿,順便能從認識的長官要一點情報來輔助你,少走一點冤枉路,應該不是壞事。」瑞西從口袋中掏出鑰匙串,拿在空中晃啊晃,「如果有必要在美國境內跑的話,我還有露營車可以用。」

  露營車對廣大的美國土地奔走來說,是個很有用的交通工具,但法蘭懷疑,瑞西敢聽長官的話死命纏著他,背後說不定有其他的意圖。

  想到正在被瑞西後面的人算計中,他只覺得相當不爽,而且他還可能猜得出那個人會是誰,會玩這種伎倆的也只有那位王八蛋。

  有什麼事情直接告訴他就好,拐彎抹角到底做什麼?哼。

  「臭小子,我可沒辦法答應你當我的員工。」法蘭轉過頭背向瑞西,凝視著屋內雜亂的家具,回答:「除非你在我身邊這幾天表現良好一點,否則我要你滾就得滾,聽見沒?」

  得到不算好也不算壞的回答,瑞西自然是笑了出來,「沒問題,有幾天我也行。」

  暫時把這小子帶來的麻煩解決,法蘭伸手看了看手錶,凌晨四點半,也差不多天快亮了。

  「我是搭計程車來的,現在這時間也招呼不到車,乾脆你送我一趟去紐約。」法蘭卸除難看的臉色交代,「順便讓我看看你的露營車長什麼模樣。」

  瑞西自然是義不容辭,「那當然,往這邊請。」



  上一篇 下一篇  其他放文區 vocus  googl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72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佚名屋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刀
瑞西感覺像菜鳥,不過他的辦事能力會比想像中強很多,法蘭別先定論歐!

07-13 22:27

靜月名
XDDD 感謝你稱讚他喔 ~ 前天21: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ilian130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全境封鎖I D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