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FGO / 御主 & 傑基爾】Mortido - 0. 再借不難

作者:千晴│Fate/Grand Order│2019-07-10 18:28:55│贊助:8│人氣:226
  這是一篇手機遊戲《Fate / Grand Order》的二創小說,但也是我學習寫少女小說的作品,雖然 Fate 系列的世界觀浩大,作者又喜歡難懂的名詞講一些普通的事(笑),但我秉持一貫的努力,希望把二創小說寫得新讀者也看得懂,所以如果想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少女小說,也歡迎試試口味XD

  標題有個「0」,是因為希望把傑基爾 & 海德這個角色相關的小說整理成一個系列,所以並不是要連載的意思,現在也是毫無後續積稿的狀態,而《Mortido》將會是這個系列的標題。

  這個故事的時間點在 FGO 主線第四章,當然也會捏到《化身博士》的原作(不過一百多年前 的經典應該不會有人還沒被捏吧?)。

  那麼,我們開始吧。





Mortido

0.
再借不難


  彷彿自漫長的噩夢中甦醒,知覺凝聚在一個點,然後向外伸展,明明沒有呼吸也沒有心跳,卻有了存在的實感。

  四周被刺目的白光包圍,依稀聽見一個年輕而懷念的聲音吟誦,似乎是個非得前往的邀約,為了什麼必然得達成的心願。

  白光退去,浮現平板單薄的輪廓,和標誌性的刺蝟亂髮,同時也把他的記憶喚醒。

  記憶中蔚藍的眼睛與他對上視線瞬間睜大,那人嘴巴半開片刻,才吐出驚叫:「你怎麼來了?難道你現在是……」

  「我的名字是『傑基爾』。」他說出自己的這個名字時,特別加重力道,「不是海德。」



一百三十年前,倫敦。

  青關上身後的房門,把吵鬧不堪的兩人留在書房中。

  她登時後悔自己沒拿支蠟燭出來,走廊上雖然有燭台,搖曳的火光只製造出更多陰影,雖然已經是來到這個時代的第二個晚上,青還是無法習慣沒有日光燈的夜晚。

  少女摸著牆,慢慢走向客廳。

  客廳裡連蠟燭都沒有點,但藉著走廊上的微光,隱約可見長沙發上躺臥的人影,整整兩天接二連三的戰鬥,瑪修應該也很累了,青不想吵醒她,小心繞過沙發,扶著壁爐和櫥櫃,打開連結休息室的門。

  房間是亮的,當然是大量蠟燭的成果,光線來自休息室中央一張大木桌,突兀的大桌使得休息室十分擁擠,原本的茶几、躺椅,通通挪到牆角。

  會搬來這麼大的桌子,為的是桌子上的儀器,青近乎著迷地盯著儀器看,老實說她一竅不通,但見到那精巧的齒輪、優雅的指針,有誰不會興奮呢?

  伏在桌上振筆的是個纖瘦的年輕男人,燭光下的金髮依然顯眼,他單穿著白襯衫,外套、背心和領帶都披在椅背上。

  嘟——嘟嘟嘟——

  機械聲響讓他立刻抬頭,按了幾個按鍵,低頭又寫了幾個字,再度抬頭時,他瞥見門口的青。

  「千日小姐,睡不著嗎?」

  「嗯。」青點頭,她小心走進房間,在角落的躺椅邊緣坐下。

  房間的主人視線追著她轉身,望向椅背後方。

  「抱歉,因為莫德雷德爵士已經先佔用客房,只能委屈妳睡書房。」

  青搖頭:「我哪裡都能睡,上一次還是在船上搖了好幾天呢!只不過,安徒生和莎士比亞先生稍微太過精力旺盛了點。」

  「啊……」男人腦中似乎也浮現兩位文豪吵吵鬧鬧的樣子,登時面有難色起來,「辛苦妳了,我從沒想過需要在這棟屋子接待這麼多人,原本除了管家和廚師之外,這裡就我一個人住。」

  「沒事啦。」青微笑,曬黑的臉龐看起來格外爽朗,她剪了一頭背影常被誤認為少年的短髮,但很適合這時的表情,「傑基爾先生,你願意收留突然出現在這裡的我和瑪修,還幫忙我們調查魔霧,我們已經非常感謝了。」

  「這裡是我的城市,再怎麼說都是我才應該……」傑基爾的聲音變得含糊,隱約可見映著燭光的蒼白側臉泛上淺暈,「別說這個了,是說……沒想到能親眼見到百年前與千里外的名作家,所謂的英靈召喚,真是不可思議。」

  「還有千年前的圓桌騎士。」青補充,雖然要不是瑪修的歷史教學,她根本不知道莫德雷德是圓桌騎士的一員。

  或許是想到莫德雷德,傑基爾笑了笑,然後正色道:「今天去魔術協會遺址找到的資料說,英靈是人類史的成果,從者則是英靈藉由職階這個容器在現實世界的體現,一般魔術師無法達成這樣的召喚術,是『世界』規模的存在為了對抗一個巨大的敵人,而投入人類中最強七位的魔術儀式。」

  講到這裡,傑基爾停頓了一下,似乎在觀察青的反應。

  青點頭,但其實並不十分理解,她雖然是魔術師,但是幾個月前才剛被招募到迦勒底這個魔術機構,剛開始學習的魔術師,加上她報到的第一天就發生巨大變故,之後除了召喚英靈與輔助英靈戰鬥之外,她幾乎沒有機會學到其他東西。

  在這個基礎上,擅長藥學的傑基爾對魔術的理解似乎與她半斤八兩,但或許作為學者的本能就是思考,在確認青還跟得上後,他繼續說明:「妳們昨天剛來的時候,提到迦勒底正在阻止人理燒卻——也就是毀滅人類歷史幾個重要節點、以讓人類史消失的計畫——對吧?」

  「沒錯。」青再度點頭,雖然已經去過百年戰爭時期的奧爾良、帝國時代的羅馬和神話中的無盡之海,青對人理燒卻的理解僅止於造成時間悖論這個想像,她很好奇傑基爾打算說什麼。

  「然而妳們也說,之前都是有聖杯這個萬能的願望機,召喚出從者,來改變時代。」說到這裡,傑基爾溫和的面容難得露出憤慨,「既然是人類史累積的成果,為什麼又會回頭來毀滅人類史呢?這一點我始終無法理解。」

  「但這一路上,也有許多幫助我們的從者啊。」青立刻回答,她心中瞬間浮現許多面孔,高舉旗幟的白盔將軍、用臭臉刁著煙的長髮魔術師、微笑中吐出青焰的東洋少女,還有依附在瑪修身上、賦予她盾之力量的不知名英靈……然後她見到霎時發愣的傑基爾。

  原來他也有這樣的表情啊。

  青一時逸想,兩人之間沉默半晌,然後傑基爾說:「抱歉,是我問了奇怪的問題,對於從者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身為現今世界上唯一能召喚英靈的御主,妳應該最清楚才是。」

  「我只不過是僥倖沒有被那場重傷其他所有適性者的災難波及罷了。」青低聲說,「況且召喚儀式由迦勒底的前輩設計,供應從者在現世活動的魔力也是迦勒底供給,我就像是……變壓器那樣的東西。」

  「變……壓器?」

  「啊!」平時被召喚出來的從者無論來自什麼時代,都會擁有現代知識,甚至是適合時空的語言,讓青一時忘了自己正在跟實際生存於十九世紀的人類說話,「那就是……把電這種能量,變得適合以電力運作的機器使用的機器。」

  「妳的意思是,未來的人類能夠使用電力來運作機器?」好奇的光芒改變傑基爾的神情,他整個人趴在椅背上,向青望過去。

  「是啊,譬如說……瓦斯燈吧,我們那時候已經不用了,都是用電燈。」

  「沒有瓦斯燈的倫敦啊,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街景?」

  青捨不得澆熄因為欣羨而閃閃發亮的眼睛,於是說:「我覺得蒸氣機也很棒啊,巨大的鍋爐之類的。」

  「啊……哈哈。」傑基爾遲了半拍才笑出聲,青感覺自己雙頰發熱,到底為什麼要說這種奇怪的話?覺得大型機器人很帥之類的想法,可以留在小二就好嗎?

  「那個……你現在還在忙什麼?」青強制轉移話題,「我們今天不是已經把機械兵團的源頭斷了,況且在魔術協會遺址也打了好一架,不早點休息嗎?」

  談到這個,傑基爾蹙眉。

  「弗蘭帶妳們找到的機械兵原型,上面寫著『巴貝奇』這個名字,對吧?」

  「對啊,我那時推測是製作者的署名……難道,你認識那個人?」

  「嗯,他是一個數學家,雖然領域不同,我最近還有讀過他的論文。」傑基爾說明,「不過迦勒底的支援者針對妳們破壞的機械兵殘骸分析,發現那是把魔力具現化形成的機械,也就是妳們口中說的『寶具』。」

  「對……」跟著傑基爾的分析,青的腦袋也動了起來,「而寶具是英靈生平最為人所知的傳說或能力的具現化,也就是說,機械兵團不可能是巴貝奇先生製造的,至少不可能是身為人類的巴貝奇先生所製造。」

  「身為人類的……啊!」原本疑惑的傑基爾驚呼,「看來我還是被自己身處的時代影響眼界了,如果成功開發出自動計算機器,巴貝奇先生在人類史上無疑能被稱為『英靈』。」

  「也就是說,聖杯召喚出英靈巴貝奇,而英靈巴貝奇的寶具就是機械兵團。」青說,「這種同一個人物同時以人類與英靈狀態出現在同一時間點的狀況,以前似乎也發生過。」

  傑基爾嘆出一口氣:「但就我對巴貝奇先生的認識,他是個致力於研究自動機械、希望科學進步能改善人類生活的人,我不覺得他會想毀滅人類歷史,因此擔心那台機械兵原型是個幌子,正在聯絡情報網中的各節點,確認目前倫敦各區的機械兵活動狀態。」

  「結果呢?」青望向桌上那台儀器,傑基爾應該就是用它來與其他人取得聯繫吧?

  「目前得到的回覆都是,從妳們打倒那一台機械兵的時間點後,就沒有發現機械兵團的活動跡象。」

  「這樣啊。」青看著傑基爾翻閱手中筆記,表情也跟著凝重,「有關巴貝奇先生的事情,你不跟大家說嗎?」

  傑基爾搖頭:「對巴貝奇先生的想法,也可以說是我個人私情吧?還是等確認完倫敦各區的機械兵活……」

  嘟嘟嘟——

  機器突然發出聲音,傑基爾轉身按了幾個鍵,抓來紙筆,抄下一些數字,埋頭又寫了起來,青看著他俐落的樣子,心中浮現白天在魔術協會遺址地下通道見到的另一個畫面,那時候的傑基爾——或者說他自稱的海德,以非比常人的迅猛,徒手粉碎機械兵。

  那個海德擁有與傑基爾一模一樣的金髮、修長的身形、瘦削的臉,唯獨清澈的碧眼轉為不見底的腥紅。

  《傑基爾博士與海德先生的怪奇事件》——在青的世界,有這麼一本小說,雖然青只有在小時候看過改編的兒童繪本,喜歡推理小說的瑪修似乎有看過,而且在來到這個倫敦、與傑基爾先生第一次見面時就向他問起,但傑基爾看起來並不知道這件事,可是今日親眼所見,喝下自製靈藥後完全變為另一個人的現象,與青所知的化身博士完全相同。

  「啊……」

  傑基爾突然回頭,青連忙別開眼睛。

  「妳應該很累了吧?還是我去整理管家的房間給妳休息。」傑基爾作勢要起身,青連忙阻止。

  「你先忙吧,真正累的是瑪修,她睡得很好。」

  「可是妳坐在這裡,也很無聊吧……對了。」傑基爾似乎突然想起什麼,起身走向青。

  「嗯?」

  青不明所以仰望靠近的男子,見他俯身,從青旁邊堆滿東西的茶几抽出一本平裝小書。

  「這個……英文版沒有精裝的,還是妳懂法文嗎?」

  青接過書,搖搖頭,然後看到封面上寫著「海底兩萬哩」。

  「這裡面有鸚鵡螺號——是一台潛水艇,我想妳應該會喜歡……」傑基爾說得似乎自己也心虛,急急轉身,回到椅子上。

  「謝謝。」青對著傑基爾的背影說,然後翻開書頁。

  來到迦勒底前,青並不是常看書的人,雖然有時候會看一點漫畫,畢竟在她的故鄉,漫畫算得上是全民娛樂,不過人理燒卻發生之後,迦勒底成為世間唯一的存在可觀測生體的區域,被強制關在迦勒底的她,每天除了訓練之外,只能靠迦勒底的藏書打發時間,漸漸也習慣看小說了。

  青原本擔心十九世紀的小說會很難懂,但這本書節奏明快,很容易便一章接著一章看下去。

  微微泛黃的紙頁和磨鈍的書角,都顯示這本書曾經被好好閱讀過,看起來傑基爾博士是真的喜歡這本刺激的科幻小說,這個發現讓青有些詫異,不過隨著劇情,她很快又把這些想法拋諸腦後。


  睜開眼睛的時候,青見到白晝日光照入房間,她連忙從躺椅爬起來,蓋在身上的西裝外套順勢滑落,青彎腰撿起外套,發現地上還躺著昨晚看到一半的小說。

  「妳醒了啊。」仍舊坐在大桌前的傑基爾回頭,讓青一時有時間從未經過的錯亂感。

  「嗯。」青走到桌邊,把外套遞還給主人。

  傑基爾接過外套,也不套進袖子,直接披在肩上。

  「睡得好嗎?躺椅比較硬,但總覺得叫醒妳也不太對。」

  「我習慣睡地板。」青說,「倒是你有睡嗎?」

  「哈,當然。」傑基爾微笑,「只是昨天最後還是有人沒有回覆,想說早點起床再聯絡看看。」

  「是喔……」青想說些什麼,但自己也不確定,最後把手中的書放到桌面上,「這個,還你。」

  「嗯?」傑基爾看了一眼書封,然後抬頭,「妳拿去看吧,小說沒看到結尾,一定很難受。」

  「可是,我才看不到一半,看不完啦。」

  「那就帶回去啊。」傑基爾轉身正對桌子,調整幾個通訊機器上的旋鈕。

  青愣了一下。

  「回去的話……表示特異點已經修復,這個扭曲的時空很快就會消失,然後……」

  傑基爾仍舊調整著機器,青自己卻說不完話,過去已經經歷過三次相同的離別,總是匆忙到連再見也不見得能說一聲,至少青還知道這些奇蹟般邂逅的人物確實存在歷史中,然而來自虛構故事的亨利・傑基爾,在特異點消失後會何去何從呢?

  「既然不可能再回來,我更希望妳能帶走。」

  「嗯?」

  「嗯,帶走吧。」傑基爾再次肯定,「就當作是存在的證明。」

  青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拿起書,抱進懷中。

  「謝謝!」



現在,迦勒底。

  是什麼存在的證明呢——在一陣白光後,青看到迦勒底熟悉的白色時,突然這麼想。

  「辛苦了,青,還有瑪修。」一如既往溫和而單薄的嗓音迎接著她們,那是個年約三十多歲,棕髮綁著稍嫌輕浮的馬尾,身形修長的男人。

  「羅曼醫師。」打完招呼,青又陷入沉默,到現在也不能說不適應靈子轉移,但還是有種夢醒的恍惚感,尤其是這次最後的事態發展太快,腦袋完全跟不上,一切結束之後,為了在特異點消失前回到迦勒底,雖然趕上說出告訴莫德雷德的話,終究沒能與留在屋子裡的弗蘭和傑基爾先生告別。

  「前輩?」瑪修已經在方便活動的緊身戰鬥服外,套上平時穿的白袍,眼鏡也戴回臉上。

  「瑪修,這次也辛苦妳了。」說出這話後,見到瑪修臉上靦靦的笑容,青才有回到迦勒底的踏實感。

  送瑪修回房間休息後,青來到迦勒底的召喚室。

  那是一個空曠的房間,地上畫著青也看不懂的魔法陣,努力把召喚咒文背起來,就是她目前的極限了,詳細的技術得問現在房間中的另一個人——應該說是從者。

  「過來吧,青。」總是微笑著的『她』回頭。

  「達文西姊,這次也要嘗試召喚吧?」

  與其說李奧納多・達文西,眼前的從者更接近青印象中的蒙娜麗紗,但來到迦勒底短短幾個月,青已經學會不要對這種事深究。

  「當然囉,修復人理的人力當然是越多越好!」

  「是靈力吧?」青低聲吐嘈,但順從地站到魔法陣前。

  召喚,與因緣有關,最直接的就是英靈在歷史中留下的「聖遺物」,每次到一個特異點,實際與活生生的英雄接觸後,迦勒底總是會希望青趁機嘗試召喚。

  望著熟悉的魔法陣,青回憶剛在霧都分別的從者們。

  ——若這也是你所期望的未來,請助我一臂之力吧!



  「其基為銀與鐵。

   其礎為石與契之大公。

   築壁於降臨之風前。

   閉四方之門,自王冠而出,於通往王國之三叉路上循環吧。

   閉卻(ㄧㄥˊㄇㄢˇ)。閉卻(ㄧㄥˊㄇㄢˇ)。閉卻(ㄧㄥˊㄇㄢˇ)。閉卻(ㄧㄥˊㄇㄢˇ)。閉卻(ㄧㄥˊㄇㄢˇ)。

   週而復始五回。

   然盈滿之時廢棄。

   ——宣告。

   汝以此身託吾麾下,吾將命運繫汝劍上。

   響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從此意、此理者,回應吧!

   於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間一切善行者,吾乃傳播世間一切罪惡者。

   汝身纏三大言靈七空,自抑止力之輪前來吧,天秤的守護者——」



  旋轉的白光球越散越開,法陣中央升起光柱,直至擎天。

  白光退去,出現的是青熟悉的身影,青睜大了眼睛,盯著在她感受上今早才闊別的臉,或許是脫去眼鏡,看起來有些異樣。

  「你怎麼來了?難道你現在是……」

  「我的名字是『傑基爾』。」他說出自己的這個名字時,特別加重力道,「不是海德。」

  「我知道!」彷彿直擊心口的喜悅,青突然明瞭彼此的因緣,笑容在她的臉上綻開,「你是來拿書的吧?請等我一下,可以嗎?」

  那是他們的故事開始的第一天,人類史中微不足道的番外章節,但或許是少女青的主線故事……也說不定?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老實說,我是個同擔拒否的人,但這篇小說我是抱著「希望全天下的  傑基爾太太都幸福!」的大愛寫出來的,或許一部份是因為我的少女心在列完大綱之後就進入聖人模式(?),如果能有更多同好看到,那就太好了。

  BGM 來自音樂劇《Jekyll & Hyde》,劇情跟原作小說比起來改滿多的,不過其實型月世界的傑基爾也改編很多,目前可能還看不出來,但我寫這個角色的時候,除了型月世界的傑基爾,也會參考原作。

  為了寫這篇,我重看一遍當初因為趕著打終章快速通過的第四特異點,發現……劇情邏輯還真是有夠難圓,巴貝奇的部分還因此重寫過一遍。選擇這個場景,有部分是因為主線劇情中的傑基爾太沒有推動劇情的存在感,所以才想寫出他認真工作的情景。

  故事裡的御主是用我自己設定的名字,原本應該要是我在遊戲中的化身,但認識我的人應該知道,她目前跟我一點也不像(啊,喜歡看機械的部分或許有點類似),像是用遊戲中的選項表現活出了自己的生命。比較特別的是,我在遊戲中一直是使用男性御主造型,但卻又想要寫女性御主,所以就設定成偽郎了,這點還請包涵。

  使用《海底兩萬哩》這本書,是因為傑基爾在幕間劇情中有提到《時間機器》,所以我推測他應該喜歡科幻小說,但其實我本人跟青一樣還在努力閱讀中,到底能不能順利還書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56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FGO|傑基爾|藤丸立香|GD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y7mp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GO / 兩週年紀念... 後一篇:《黑蝶幻境》- 帶著罪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anyeh全世界
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 小屋內有烏克蘭歌曲中譯歌詞~陸續增加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