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角色故事(試寫)

作者:【冰月落櫻】玥筑│2019-07-08 16:44:23│贊助:0│人氣:8
Memory Lost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燒瓶內的透明液體正被置於它下方的酒精燈加熱,而發出煮沸的聲響。
 
  「我看看…還要加一匙小蘇打粉。」
 
  少女這麼說著,邊看著書上的配方邊把小蘇打粉倒進燒瓶裡。
 
  剎那間,燒瓶內原有的水分如同變魔術般迅速蒸發,留於瓶中的,只剩下白色的粉末。
 
  「完成了。」少女把瓶中的粉末倒了出來,並壓製成一顆顆的藥丸。
 
  把藥丸裝在一個小瓶子,再將錢包,手機和水壺一同放進背包內。
 
  少女背著她的背包,走出門外,鎖上家門。騎上腳踏車,朝著養老院的方向出發。
 
  最近年紀剛滿二十歲的少女——妮可,成績優異,在進入藥學院後沒多久就跳級畢業了。
 
  後來她自己開了間藥局,不過只在每天的早上營業,因為她每一天的下午一定會去某個地方。
 
  沿著小溪左轉,在街道上奔馳著,放眼望去都是一般民眾的住宅。
 
  太陽高照,現在這個時候正好下午兩點,大概是地面最炎熱的時候。
 
  儘管每天都像這樣,在這時候汗流浹背的騎車,妮可也不覺得麻煩。
 
  過了幾分鐘,她來到了一家養老院的門前,停好腳踏車後,妮可走了進去。
 
  「你好~」轉開門把,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坐在輪椅上的老奶奶和老爺爺。
 
  「是你啊,妮可。今天又來看茉莉奶奶嗎?」櫃台人員看到妮可也打了聲招呼。
 
  「嗯。她應該一如往常,在她的房間吧?」
 
  「對啊,你去吧,我待會還得幫這些爺爺奶奶們準備下午茶呢。」
 
  「那我先走了。」
 
  向櫃台人員示意後,妮可上了樓梯,來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
 
  ──叩叩叩。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房內傳來了人聲。
 
  「打擾了,茉莉奶奶,我來看你了~」
 
  房間內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的老奶奶。
 
  「是你啊,小妹妹。」看到妮可的拜訪,茉莉奶奶露出了一臉和藹的笑容。
 
  「真是的,茉莉奶奶,都跟你說過好幾遍我不是小妹妹了啦,我都已經二十歲了!」妮可不服氣的嘟起嘴巴。
 
  「可是在我眼中看來,你還是很年輕啊,畢竟我都這把年紀了。今年…我幾歲來著?」茉莉奶奶搔了搔頭,但是想不起來。
 
  「嘛!奶奶不用擔心啦,反正你很長壽的!」妮可面帶微笑的替茉莉奶奶打氣。
 
  「我也很希望呢~呵呵~向你這麼乖的人很少了呢。」
 
  「沒有啦,世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對了,奶奶你吃過藥了嗎?」
 
  「嗯……我吃過了嗎?還是沒有……?」茉莉奶奶試著回想,但仍然想不起來。
 
  「唉……不用擔心,我剛剛問過櫃台的工作人員了,她說你還沒吃,剛剛看到我就順便叫我幫忙拿藥給你。」
 
  「這樣啊,不好意思麻煩小妹妹你了。」
 
  「等我一下喔,我拿一下。」
 
  妮可打開自己的背包,拿出了一個小玻璃瓶。
 
  打開瓶口的軟木塞,倒出兩顆白色的小藥丸。
 
  妮可將茉莉奶奶的杯子倒滿水,連同藥丸一起拿給茉莉奶奶。
 
  「謝謝你,小妹妹。」茉莉奶奶把藥吞了下去。
 
  「嗯……噢,我的頭。」茉莉奶奶用手抵住額頭,看起來有些許不適。
 
  「奶奶,你還好嗎?」妮可著急的問。
 
  「沒、沒事的。只是輕微的不舒服。」茉莉奶奶嘴上這麼說著,但還是皺著眉頭。
 
  「奶奶!不要逞強了!我去幫你叫樓下的——」正當妮可即將打開房門之際,一句話打斷了她的動作。
 
  「不用了,妮可。」
 
  「欸?」妮可聽到奶奶的這番話,突然轉過頭來。
 
  「沒事了,我已經好多了,妮可。」茉莉奶奶又再次面帶原本的微笑。
 
  「奶奶……你記得我的名字?」妮可一臉震驚的看著茉莉奶奶。
 
  「你叫做妮可,不是嗎?」
 
  「對!我叫做妮可!」
 
  妮可開心的點頭回應,但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其實老奶奶早就吃過藥了,只是她忘記了。
 
  老奶奶有著嚴重的阿茲海默症,之前醫生測試時,她最多只能記得大約半天前發生的事情。
 
  老奶奶根本就不記得妮可的名字,即便妮可每天來,她也都只會叫「小妹妹」,而不是「妮可」。
 
  至於為何茉莉奶奶會突然記得妮可的名字,原因就是剛剛妮可給她吃的藥丸。
 
  那是剛剛妮可在家裡調配出來的藥,妮可雖然就讀藥學系,但她在學校時更專心於那些民間療法。不──正確來說,是「煉金術」。
 
  雖然煉金術現在早就被證實是不可能的了,但那也僅限於那些不可能的範圍。
 
  有些古代的煉金術是拿來製藥的,而妮可剛剛就是看著以前的配方調出來那些藥丸。
 
  ──回憶藥。
 
  正如字面所說,能夠讓人回憶起以前發生的事情。
 
  不過調這種藥有著很高的風險,因為根本不知道吃下去後會發生甚麼事。
 
  吃了之後是否會成功喚回記憶,自己無從得知,有可能只是當下剛好想起自己以前的事罷了,所以只能用在有失憶過的人身上。
 
  但萬一藥在調配時把配方弄錯,導致服藥者死亡的風險也是存在著。
 
  因此剛剛妮可在拿藥的時候,心中一直發抖著,如同站在懸崖邊,隨時都有可能失敗的可能,要是茉莉奶奶因為自己調出來的藥而死,想必她這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了吧。
 
  但剛剛茉莉奶奶叫了她的名字,妮可心中如釋重負。
 
  還好……還好沒事,不過真的成功了!太好了!妮可心中暗自開心著。
 
  「奶奶,我們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啊?」妮可提議。
 
  「好啊,不然我平常都是待在養老院裡,多悶啊!」
 
  妮可扶著茉莉奶奶下樓梯,並推了把輪椅供她坐下。
 
  「那麼,我和茉莉奶奶出去散步了喔。」
 
  「路上小心喔。」
 
  和櫃檯的工作人員說了一聲後,妮可推著輪椅離開養老院。
 
  太陽依舊高照,不過比起剛剛騎車過來時,地面的炙熱以減少了許多。
 
  放眼望去,是一棟棟的透天厝,街道上種了好幾棵樹,這是再平凡不過的住宅區了。
 
  儘管看似平凡,對妮可和茉莉奶奶來說,這裡就是最棒的地方。
 
  妮可推著茉莉奶奶,以最輕鬆的步伐前行,一成不變的街道樣貌,卻總是能讓她們感到許多有趣之處。
 
  一路上,她們遇到了許多熟識的人們,並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看著在籃球場打球的少年們,每個人都揮灑著汗水,露著健美的身材,但妮可對那些沒有興趣;聚在里長家前院一起討論自己家生活的太太們,聊天的聲音響徹雲霄,不知她們談話的內容究竟是否關係到她們各自家中的私事;還有那些趴在大樹下避暑的狗狗們,一動也不動,簡直跟雕像沒兩樣。
 
  走著走著,來到了社區的公園。
 
  她們看到了公園的遊樂器材,小朋友在上面爬來爬去,地上的則在玩鬼抓人。孩童們的玩樂聲此起彼落。
 
  看著這幅景象,妮可不禁想起了小時候她的媽媽常常帶她來這裡玩。
 
  相比於以前,設施已經更新了不少。
 
  此時茉莉奶奶開口了:「以前啊,這裡可不是這樣的呢,像那邊的鞦韆在我那時可是用竹子撐起來的。溜滑梯也不是塑膠製的,而是用石頭打造的。」
 
  「欸?我小時候來這邊玩的時候,這裡也是如同奶奶所說的樣子呢。」
 
  「喔呀!那還真是巧啊~呵呵呵呵」茉莉奶奶溫柔的笑了笑。
 
  「奶奶要去玩嗎?」妮可提議。
 
  茉莉奶奶以自嘲的語氣回答:「別說傻話了。我都這一大把年紀了,沒閃到腰就已經算很好了。」
 
  「可是看奶奶妳還很健康。那我們要去看看其它地方嗎?」
 
  「好啊,看看別的地方也不錯。」
 
  妮可再次推著輪椅,不下幾分鐘,她們來到了一棵大樹面前。
 
  樹葉是如此茂密,遮住了比烤箱還要燙的太陽。
 
  這棵樹是公園的人氣景點之一,由於下午不時會有涼風吹來,加上春天時綻放的百花,構成了無與倫比的浪漫氣氛。因此常常會有情侶在這裡野餐,甚至求婚。
 
  當然,妮可她們目前看到的也是上述的景象,數對情侶在大樹下,一邊賞花,一邊野餐。
 
  看著這幅景象,茉莉奶奶不禁開口問:「妮可,看著這幅景象,我突然想到你什麼時候要去找一個男朋友啊?」
 
  「男朋友?那種事我從沒想過呢~我啊,只要像現在這樣陪在奶奶您身邊就很幸福了。」妮可如此說道。
 
  「如果以後要結婚,記得要讓我看看你穿婚紗的樣子啊!」
 
  「那得看我找不找得到男朋友啦~」
 
  「不過……看著這幅景象,還真希望和我的老伴一起來呢……」
 
  「……………………………………」妮可一語不發。
 
  那個人……不可原諒!妮可的心中瞬間燃起了一把怒火。
 
  「……是說,我的老伴……是誰啊?不,我有結婚過嗎……?」茉莉奶奶又再次想不起過去的事。
 
  等等,奶奶她……想不起來?也就是說,回憶藥只有一定程度的效力?不可能是時效到了,不然奶奶應該已經忘記我是誰了。
 
  妮可裝作若無其事掩飾掉心中的驚訝。
 
  「奶奶,不然我下次帶你來這裡野餐好不好?」妮可趕緊轉移話題。
 
  「妳和我嗎?好啊!感覺是個很棒的點子!」
 
  呼……差一點,要是讓奶奶繼續想下去的話,不只是我會有危險,奶奶也可能會一不小心演變成迷失自我的情況。妮可放下了心中的巨石,內心嘆了口氣。
 
  她們繼續在公園散步著,時間流逝,夕陽的一半早已陷入地平線之下,橘紅色的餘暉散播到了整個社區,如同整桶油漆毫無保留地朝一塊畫布上潑灑。
 
  「奶奶,很晚了,我們回去吧。」妮可提議。
 
  「呃……這裡是哪裡啊?小妹妹,你是誰啊?」茉莉奶奶轉頭看向妮可,臉上充斥著疑惑。
 
  妮可面帶微笑說道:「我是妮可,茉莉奶奶,這裡是社區的公園喔。」
 
  「這樣啊,那就麻煩妳帶我回去吧,不然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
 
  「包在我身上!」
 
  在把茉莉奶奶送回養老院後,妮可騎著腳踏車回到自己開的藥局。
 
  轉開門把,打開房間內的燈,妮可坐在自己的書桌前,一語不發沉思著。
 
  回憶藥的效力就只有這樣嗎……?
 
  如果要增強效力要怎麼做呢?
 
  不,改變配方不能保證效力一定會增強,甚至可能會造成對人體的致命毒素。
 
  況且,奶奶想不起那個人也許是好事。
 
  那大概是在妮可十歲的時候。
  
    有一晚,她的父母大吵了一架。原因是爸爸被媽媽抓到在外面有外遇。
  
  一氣之下,兩人大打出手,而爸爸隔天便在一氣之下離開了這個家。
  
  從此之後,妮可的媽媽一直努力工作賺錢,為的就是讓妮可能過上好日子,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
  
  這些事妮可早就知道了,她還知道,她的媽媽仍然相信爸爸會回來的,每晚總是獨自一人在房間哭泣著,盼望著那個人的回來。
  
  但事情並非如此,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三年過去了……漸漸的,那份希望逐漸消退了,即使如此,妮可的媽媽心中仍然抱有一絲絲的期待。
  
  妮可知道自己的媽媽總是日以繼夜的工作,看著她逐漸負荷不了工作的身體,她的心是那般的痛苦,因此她一直以來也都盡可能地減輕媽媽的負擔。
  
  最後,妮可終於考上了藥學系,根據國家的法規,只要撐過第一學期,之後便會由國家負責學費和給予獎學金。考上藥學系的那一瞬間,妮可非常開心,因為她終於能夠讓媽媽真正的休息了。
  
  可惜的是,命運卻玩弄著這對母女,才第二學年,妮可的媽媽便被檢驗出患有阿茲海默症,而且病情快速的惡化,最終,妮可媽媽的記憶力只剩下約半天的記憶了,而且是斷斷續續的記憶,除了過去真的印象深刻的記憶,否則一律皆已化為空。
  
  唯一能慶幸的是,這不影響到妮可媽媽的壽命。因為自己平時要工作,所以妮可決定把媽媽交給養老院,剛好媽媽的年齡也有點大了。
  
  自此以後,妮可永遠把媽媽放在心中的第一位,並立下了「絕不原諒那個男人」的守則。
  
  想到最後,妮可還是決定不改配方,畢竟再做一次實驗的風險太高了。
 
  這樣就好,至少奶奶還能在約三小時的藥效發作期記得我的名字。妮可心中如此想著。
 
  這次的實驗以後,妮可每天都會帶著回憶藥去養老院找茉莉奶奶,並給她吃下回憶藥。
 
  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光陰似箭,半年過去了。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鬧鐘按照著一定的規律重複著。
 
  「哈啊啊啊~~~~~~~~」妮可慵懶地打了個哈欠,關掉床頭邊的鬧鐘。
 
  妮可起身走去廁所刷牙,吃了早餐後,便開始準備今天要帶去養老院的東西。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茉莉奶奶今天生日,所以藥局整天不營業。
 
  妮可也一大早就起床準備要帶去給奶奶慶生的東西。
 
  尤其是今天,妮可沒有帶回憶藥。
 
  背上背包後,妮可騎著自己的腳踏車朝養老院出發,路途中還順邊跟街上的花店買了一束杜鵑花,那是茉莉奶奶最喜歡的花。
 
  過沒多久,妮可來到了養老院。她迫不及待地停放好腳踏車,趕緊打開養老院的門,心中的興奮宛如第一次去動物園的小朋友。
 
  和櫃檯人員打聲招呼後,以極快的腳步來到了茉莉奶奶的房間門前。
 
  由於無法抑制心中的那股情緒,連門都沒敲,妮可就直接打開房門了。
 
  「……嗯?……你是誰啊?……小妹妹?」茉莉奶奶一如往常地坐在輪椅上,緩慢地轉過頭來。
 
  茉莉奶奶的臉色顯得些許蒼白,和平常比較起來有點虛弱。
 
  「我是妮可啊,奶奶!我今天又來找你了!」即便沒有回憶藥,妮可一樣為今天而感到開心。
 
  「……又?你昨天有來找過我啊……抱歉呢……我記憶不太好……」
 
  「沒關係啦,是說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喔!」妮可邊說著,邊關上房門。
 
  「特別的日子……?這樣啊……我突然有點想睡了……」茉莉奶奶的眼睛瞇了起來,頭慢慢地低了下來。
 
  「奶奶,你等我一下喔,我準備好了一個驚喜!」
 
  妮可將背包放到身旁的櫃子上,並從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杜鵑花。
 
  「…………………………………」
 
  「奶奶?」
 
  「……………………………………………………」
 
  這時的妮可發現事情不太對勁,放下手上的杜鵑花,趕緊轉過身來。
 
  映入眼簾的是坐在輪椅上的茉莉奶奶,她的頭呈現低下來的樣子,身體一動也不動

  妮可戰戰兢兢地走了過去,每一步都是如此沉重,還伴隨恐懼。
 
  停下了腳步,顫抖的手漸漸伸向奶奶的鼻子下方。
 
  ──毫無動靜。
  
  不會吧……不會吧……?不要啊……不要啊!拜託不要啊!
 
  妮可雙腳剎那間失去了站立的力氣,整個人跪倒在地。
 
  眼淚奪眶而出,就像水庫洩洪那般,淚流不止。
 
  妮可當下的心碎了,不只是變成碎片,而是化作粉末,毫無拼湊回去的可能。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到底為甚麼!不要啊!!!!!!」妮可大哭著,失去理智地喊著。
 
  她知道,她的媽媽回不來了。
 
  在最後,她也來不及說再見。
 
──End
中間提到,妮可媽媽的壽命應該是沒問題的,那為何會突然死去呢?
很簡單,因為回憶藥有著對人體造成傷害的毒素。
雖然毒素的擴散非常慢,但久而久之,就達到一般人體能承受的量了。
得到了甚麼,必會失去甚麼。
 
 
 
 
 
 
記憶會讓你找回過去,但未來依舊會讓你失去。
2019/7/8
玥筑 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32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PAC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小屋更新,有興趣者可以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