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六十四章、幻夜的蔚藍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7-08 08:54:25│巴幣:2│人氣:80

      頭髮長了,跟著時間的流逝……

      思念也無比深長。

【追憶尋時】第六十四章、幻夜的蔚藍


       天空之城的港口還是一如往常,風大的不行,星幻指示趕緊讓夏克特和俠盜到當地的醫院進行治療,梓嵐看見針時甚至害怕狂冒冷汗,要不是米熊一把手壓著他的臉、其他幾個人架住她的四肢,麻醉藥肯定是注不進去的。

      「我先去辦理入住。」涼雨和米熊在大家安頓下來後,濸龍跟著他們去旅館辦理登記,殘月和小可則是在醫院陪俠盜閒話家常,夏克特則去檢查了曾受過重傷的腳。

      米熊和涼雨也在星幻的提醒下去做了檢查,順便交代了院內的僧侶祭司們他們其他人受傷的部分,安頓好傷患就剩下濸龍跟冬語還有夏克特坐在天空之城街道旁的椅子納涼。

       旅館的人員告知房間已經準備好了,三個男人就洗了個澡,換了個衣服,星幻也理所當然的帶他們去吃晚餐,夏克特穿著黑色的薄長袖,配上白色長褲。

      濸龍則穿著七分袖的白色衣裳,剛好到脖子一半的圓領在扣上釦子,夏克特還愣了一下發覺兄弟倆的穿著品味似乎都滿像的。

      冬語不知道有幾件白襯衫,不過他這件是短袖的他便沒有像平日捲起袖子,髒掉的白色披肩拿去洗了掛在旅館的陽台,倒是圍巾好好的披在身上,而褲子是灰色的七分褲。

      不過星幻沒回家去,倒是在旅館換了衣服洗了澡,夏克特不敢多問她什麼,只是他和濸龍都對此感到十分困惑。

_

      「幻,妳等等是要去醫院嗎?」在餐桌上夏克特這麼問他,星幻只是嗯了一聲沒有講話,冬語這時候盯著餐桌上的麵條發愣,突然放在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濸龍便陪他出去邊說要接電話。

       「看什麼,吃飯啊?」星幻忍不了他一直盯著自己的視線,不耐煩的問了,夏克特便小心翼翼的說道了:「你不回家嗎?」

       「要你管?」如預期之中被反駁回來的話題,夏克特其實和星幻在隊伍中算是熟的,涼雨昏睡的那段時間幾乎都是星幻照顧著他的那隻腳。也得知星幻有兩個還滿活潑的妹妹,和她們姐姐差了一大截;父母是教堂的大主教,在天空之城算是小有名氣。

      「你妹妹怎麼辦?」夏克特決定要愛管閒事一下,畢竟濸龍跟冬語也不在場,星幻說不定願意對他敞開心房。

      「他們都在醫院工作,你是怎樣?話突然這麼多?」她沒好氣的回道,夏克特也是想太多了,對方畢竟是那個脾氣硬的要死的星幻,別肖想敞開心房這回事了。

_

      「濸,好久不見。」綁著馬尾的少女站在很高的平台上頭,墨藍的頭髮在月光的照耀下襯出一點深藍色的光芒,少女的眼睛猶如平靜的湖水般清澈毫無波瀾,灰藍的眸子眼底有著溫和的光。

       她的腰沒有全部挺直,反倒是有點放鬆的站姿,對上濸龍的紫色眸子,另外一邊混濁的眼睛也稍微睜開了一點。

      冬語和濸龍並肩站在一起,他像個孩子一樣互相揮了揮手,濸龍對他微笑:「這次我可沒讓小冬走失了,樂犽。」

      少女的表情沒有浮動,一點點的變化也沒有,看不出任何思緒:「小冬總是亂跑也給你添麻煩了。」她跳躍過來時有一陣風,冬語接住了他的身子,叫做樂犽的少女身高和冬語差不多,高了濸龍一些。

      「妳吃飯了嗎?」他們跳下平台來到街道上,濸龍往剛剛出來的餐館指到,少女搖搖頭,用動作回應他,他便道:「那也一起來吃吧,餐館那裡有兩個隊友,其他都在醫院接受治療。」

_


      「跟你們介紹一下,她是瑀樂犽,他就是小冬口中的家人。」濸龍把人帶到夏克特和星幻面前,她一手指著牽著精神不在這裡的冬語,眼睛則很專注的盯著他們倆的臉,星幻則是嘴巴裡的食物快掉出來了。

      瑀樂犽的瀏海遮住了一邊的眉毛,但雙眼毫無波瀾的平靜馬上就吸引了他們倆。

      「呃、等等……」夏克特有點噎到,星幻則是懵了一下:「……怪了,長的一點都不像。」她仔細的端詳了對方的臉和頭髮,不管是哪一處都沒有和冬語相像的地方。

     濸龍嘆了一口氣:「樂犽你先坐下來吃,冬語你把我的份拿去,我沒有很餓。」

      濸龍改坐在星幻旁邊,對面一米七的平均身高形成了突兀的對比,瑀樂犽吃飯的樣子正常,有時候還會拿衛生紙擦冬語吃的滿嘴醬汁,看起來就像個媽媽一樣。

      她從頭到尾都沒說話,就像是個乖孩子在吃飯還順便照顧隔壁的弟弟。

      「……這傢伙要跟笨蛋隊長他們自我介紹啥的嗎?」星幻湊過去濸龍的耳邊問道,瑀樂犽突然抬頭起來看她讓她心臟瞬間漏了一拍,夏克特也被星幻的反應嚇了一跳。

      「妳叫什麼名字?」她突如其來的問道,星幻總覺搭遇到敵人一樣的危機感臨場而來,這個人的氣場跟冬語不太一樣,給人一種說不出心靈上的壓迫感。

      「星幻 • 夢夜。」她不知道對方想幹什麼,但氣場的壓力大的她不多說任何話就直接回答了剛剛的問題,夏克特額頭上的冷汗滑落下來,直到瑀樂犽隔著冬語探頭出來看向他:「你呢?」

      「夏克特。」他和平常一樣沒有多說什麼,濸龍似乎看不下去開口:「樂犽,把心靈立場停下,他們沒辦法吃東西了。」

      突然間星幻心裡頭突然輕的飛起,剛剛的壓迫感瞬間歸零,連夏克特都感覺到了。

      「小冬,我等一下要去耶雷弗找女皇,你要來嗎?」晚餐食用完畢,她對著冬語用毫無起伏的音調問道,冬語搖搖頭:「我們之後也會回去耶雷弗,樂犽可以先去。」

      「我空閒時間最近多,雖然我現在高一,不過我之後升高三可沒辦法假日都來找你哦。」她說著其他三個人聽不懂的話,冬語則是點點頭:「我知道。」
     

      後來他們去乘船處目送這位少女搭船前往維多利亞,上船前冬語還不捨的抱了抱她,在其他不明白狀況的兩個人眼中簡直是莫名其妙。

      「怎麼了?」濸龍見他們倆顏色凝重,冬語只是像是被賞了糖的孩子一樣,看起來十分開心。

      「你剛剛說的心靈立場是什麼?」夏克特先問了,冬語回答道:「是樂犽的超能力。」

      他們倆有聽沒有懂,星幻也明白她再問下去一定會一頭霧水,所以乾脆不問了。

      他們四個前往醫院,夏克特貌似還很在意剛剛冬語提到的東西,冬語走在他們倆後,努力的用自己所知道的詞彙在敘述。

      「就是剛剛、樂犽走進去的時候覺得人有點多,所以她有點緊張,然後、然後就不小心發動立場了。」

      「她那張臉看不出來她在緊張啊?不……應該說那個心靈立場是什麼東西?」

      「超能力,是跟我一樣的超能力哦。只是、我的超能力是光和暗,樂犽的超能力、是沒有屬性的哦。」

      「沒有屬性……?」夏克特頭上的問號更多了,濸龍無奈的側臉轉過去和夏克特說:「這次沒機會見識她的能力,不過她的能力還蠻特別的。」

      星幻雖然沒什麼興趣,但她的疑問跟夏克特一樣多,濸龍補充說道:「冬語,我們要到耶雷弗的時候你在跟他通知一下,大家想認識她,不然我也講不明白。」

      冬語用力點頭:「嗯!」

      星幻這時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過去盯向冬語的雙眼:「我說,她不是你的親家人對吧?」

      「啊。」濸龍愣了一下,趕緊說道:「別問這……」突然間,冬語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啊。」夏克特也啊了一聲,看向原地瞬間移動消失的冬語。

      場面一瞬間死寂,濸龍臉整個綠了。

      「……你們去醫院吧,我去找找他。」濸龍也瞬間移動消失,剩下兩個人站在哪兒,星幻知道她又傷人了,一語不發的朝醫院的方向走。

      「幻、別在意……」

      「我才不在意。」

      夏克特趕緊小跑步跟了上去,剛剛氣氛不差,星幻覺得她一句無心的問題讓冬語傷透心了,之前她的酸言酸語冬語都沒這麼逃跑過,他這麼一跑讓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濸龍知道你是無心的,幻……」夏克特似乎試圖緩解她的不高興,但也只能造成反效果。

      「你就不能閉嘴嗎!」星幻轉過來就一陣大吼,夏克特停下腳步,見她大怒的模樣,他用力吸了一口氣,吼的聲音吸引了路人注目:「妳什麼都不說誰會知道妳的想法啊?」

      「你自己也不是一樣嗎!就只有明介涼雨問你話會回!」星幻不甘示弱的吼回來,夏克特像是被戳到爆炸線:「妳誰也不說啊!說話帶刺就算了,老是欺負冬語!」

      「我哪裡欺負他?我只不過把事實說出來,這不就把自己想說的說了嗎?」星幻怒氣值沸騰,用力反駁剛剛夏克特的話,夏克特憤怒的眼神變得銳利:「你別拿那個當擋箭牌,說的那回事跟你平常那回事不一樣。」

      周圍的爆風當場刮起,夏克特只要一怒就無法控制周圍的氣場,但星幻似乎完全不害怕,她憑著夏克特不會傷害隊友這點再次叫囂:「怎麼?你終於想殺了我是不是!」

       周圍的暴風瞬間停下來,夏克特也知道自己剛剛失控:「不、不是……」

      「我才不在乎跟你們之間的羈絆還是什麼感情,我早就不在乎有這麼一切了!反正到最後還是會一個人,不如誰都不去深交!」星幻即使生氣的大吼卻還是會在理智線上,這就是跟夏克特的差異。

      「夥伴、感情什麼的!全部都噁心的要死!我通通都不需要!」她吼的聲音接近沙啞,歇斯底里的大吼夏克特盡收眼底。

       ……彷彿見到那個很久以前的自己。


      她轉身過去,不想在對夏克特大吼,那一瞬間,他覺得他們很像。

      不願意訴說過去,不願意訴說任何的一切。

      “反正擁有了再怎麼珍惜,還是會化為烏有。”

      居民的窗戶鎖的很緊,街上空無一人,夏克特站在那呆愣。

      「……鬧的可真兇啊。」濸龍從建築物後面走出來,夏克特甚至沒察覺,他心裡一片空白,覺得自己對星幻說了相當過分的話,或許也不是,更是自己沒有像涼雨那樣的緩解能力更加失落。

      「小冬叫我先別靠近他,晚點就會回來了。」濸龍語氣很平和,看上去沒在擔心,夏克特已經石化成一塊石頭了。

       「……怎麼一個個都這麼麻煩。」濸龍抓著他的手臂向前走,來到平台上的涼亭:「你在這坐著,我找人過來。」

_

      星幻的臉誰看上去都是臭的沒話可說,濸龍隨後出現她也沒有多問關於冬語的事情,不曉得是不在意,還是有其他原因。

      「欸,夏克特沒有來嗎?」米熊挑眉問道,星幻壓根不理他,她便知道這個金髮少女又再犯病了。她的傷勢不重,便和涼雨告知一下離開了醫院,此時濸龍抓住她的手臂讓他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妳能去找一下夏克特嗎?他在涼亭那兒。」濸龍說話很有禮貌,雖然和冰龍很像,但就是非常不習慣。她和平常一樣沒什麼表情點點頭,米熊只要用眼睛就能傳達自己的心思了,這點讓濸龍很意外。

_

      炯炯有神的暗紅色雙眼在黑夜之中的明亮,雖說是要找夏克特,但她也晃到離街道有點遠的地方。

      「涼亭那麼多個,誰知道是哪個呢。」心中這麼想,但沒有絲毫的抱怨,反正夏克特上天入地打不死,一個人也沒問題的。

      她走到一半,莫里叫住她,在一盞路燈下停了腳步,她眼神直直盯向眼前高大的長髮男人,藍色頭髮長至腰間,半張臉都被遮著,另外一半的臉也看不太清除;但米熊就盯著他看,對方也沒說話,身上的穿著是醫院病患的白色衣裳,是莫里的告知才確認了對方不是什麼奇怪幽靈。

      有著那樣的長髮,大半夜走在路上確實會嚇到人,現在換做是涼雨站在這兒,肯定使了個大尖叫。米熊不害怕,見對方沒有站在燈光之下,在髮絲間若隱若現的金色眼睛。

      「感覺上不是壞人。」米熊這麼覺得,莫里也用她聽得到方式附和道,對方似乎看不見莫里,威脅性就少了一半。

      大眼瞪小眼也不是辦法,米熊開口:「你好。」

      「……你好。」他說話了,聲音聽起來沒有異樣,像是平凡男人的嗓音,但米熊還是搞不懂她為何一直就這樣盯著自己。

      她用她那雙深紅圓亮的眼睛耐心的盯著他看,對方少說也有快一米八的身高,沉默了一會兒,米熊懶的再多想些什麼,繼續向前尋找夏克特的蹤影。

      「呃,抱歉,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見人要走,男子像是努力的把人挽留,米熊轉過來疑惑的看他嘴角下沉、稍微憋屈的表情,米熊便知道對方發生了什麼事。

      「你迷路了?」她一針見血,對方的身子顫了好大一下,他看上去挺窘迫的,但還是撇開頭老實的回答道:「……嗯。」

      米熊聽得見莫里在竊笑,見這麼一個大塊頭在半夜裡遊蕩,迷了路不知何去何從,可見到自己的第一時間不會求救……嗯!跟隊裡的大家都不一樣的個性,她無從形容和對比。

      「我帶你去城內吧。」米熊也覺得在外頭閒逛也找不到夏克特,想說就帶帶這傢伙回到鎮上,他則老實的跟在米熊身後,過了好一陣子才說話:「喂。」

      「幹嘛?」米熊聽見他的聲音後停下腳步,他的語氣跟某個人很像,但她一時沒想到是誰,轉過去看他那個在髮絲間若隱若現的金色眼睛。

      「妳有沒有在這附近見到一個,金色長直髮,或者綁著兩個雙麻花卷……呃,我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總之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他支支吾吾的問道,米熊這才想了想,直直的問道:「那個,天空人的特徵不就是金髮碧眼嗎?」

      又是一擊一針見血,藍髮男人似乎很不開心的馬上撇開臉,米熊又歪了歪腦袋:「……雙麻花卷的倒是有一個。」

      「真的?」他頭馬上扭了回來,像是看見希望的眼神:「帶我去。」說著說著雙手放上對方的肩膀,把兩個人的距離拉的超近,瞬間一雙金色的眼睛看的相當清楚。

      米熊愣了一些,對他的舉動沒什麼反應,只覺得這個人是個妥妥的怪人。

      「啊,她脾氣不太好。」米熊補充道,他的反應又更熱烈了。

      「那我更要見她。」他加緊了手的力道,米熊直接覺得煩了,眼前的人要是冰龍或者夏克特她還能接受,但她根本不能接受這個素不相識的怪男人,直直的用莫里的力氣推開他。

      「……你到底想做什麼啊!」她吼道,男人也為自己失禮的行為拉開距離:「你是狗嗎?動不動就對路人搖尾巴是不?」

      「喂、妳!我也沒說什麼過分的話吧!」男人知道自己剛剛太激動了,但還是不滿對方形容自己的方式:「不過、抱、抱歉。」

      气氛僵持了一下,米熊哼一聲轉頭就走,男人趕緊跟上去:「我、我不知道我究竟睡了多久,所以想找熟人。」

       米熊抱著自己的後腦,稍微側頭過去,她想起了涼雨說自己叫楓卡颯的時候:「有忘記名字嗎?」

      見對方似乎對自己說的話不太起疑:「不,怎麼這麼問?」他對眼前小女孩的反應淡定的有點可怕,但自己也是處於一頭霧水,所以也故作淡定。

      「那有受傷嗎?」

      「有是有,不過泡在這裡的池子馬上就恢復了……等等妳沒回答我的問題!」

      「這樣啊,那可能就沒有失憶的問題了。」米熊還是不管他,自走自的,男人不曉得她到底有沒有聽他說話,繼續問道:「等等,你到底在問什麼?」

      米熊停下腳步,背對月光,只剩下一雙特別清澈的紅色雙眼,在那一瞬間,即使只有一瞬間,藍髮男人看見了金黃色的靈體抱著胸、漂浮在她頭上。一瞬間就感受到了,這個人是個戰士,實力還比自己強大許多。

      「你叫什麼名字?」她的口氣還是一樣平淡,藍髮男人愣了一會兒,感受到對方強大的氣場後,認真的回答道。

      「霜黎,我的名字是霜黎 • 青。」

      「霜黎……好像是神木村那邊劍士家族,是吧。」風吹的米熊在長期旅行中又稍稍留長的短髮,小熊髮飾已經扣不住變長的瀏海隨風飄揚。

      「是,妳的名字……」

      「你在找的人的名字是誰?」霜黎的話都還沒問完,她又馬上插嘴,但在於對方是在幫他,霜黎還是老實的回答——

      「幻夜……不,

      她叫做星幻 • 夢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29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小說|奇幻|楓之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約定的夢幻島 滿... 後一篇:【繪圖】風梓嵐 中期 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進來聽聽各種遊戲動畫的音樂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