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暗號:0614│第二刀 那是一條佈滿荊棘的道路

作者:秋元夜軒│2019-07-07 17:00:34│贊助:6│人氣:266
*TWICE 同人文,不接受者立即跳出
*不知道TWICE不影響閱讀
*可當原創長篇獨立食用

*ooc警告,請用全新觀點去閱讀,並非現實文,人物個性可能有些出入
*長篇現代小說,愛情線可能很少
*雖然是all瑜,但基本以講殺手事件居多
*再次聲明,不要用原本的印象去看這篇文

閱讀愉快








  周子瑜其實還沒有實感。

 
  關於自己準備接替自己父親事業這件事。
 

  要說對於父親的事業,她什麼都不知道,父親總是對她隻字不提,問周羿呈的時候,總會被打馬虎、似是對自己有所保留。周子瑜很少看見自己的父親,總是一個人在家裡吃飯,偶爾和朋友一起,但大多時間,她都一個人留守家中,坐著自己的事。
 

  偶爾朴志效她們會來,周羿呈和周子瑜說是自己信任的人,可以把她們當姊姊看,周子瑜相信自己父親,同時也相信著那些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因為爸爸對她承諾。
 

  她不知道父親在做什麼,問了姊姊們也得到模稜兩可的答案,好像全世界都把自己蒙在鼓裡。
 

  這種無力感在周子瑜心中蔓延滋生。
 

  周子瑜坐在房裡那張雙人床,熟悉的味道裹著自己,卻仍舊感覺到空曠,連腦袋也是。方才離開醫院前還信誓旦旦地對著父親承諾,現在想來,自己真的有這個能力去勝任嗎?周子瑜在心裡問著自己。
 

  周子瑜愣愣地坐在床沿,靜靜地、一聲不響地像個雕像望著門邊櫃子上的合照,照片裏頭有三個人,一個男人、女人、和小時候的周子瑜。周子瑜十歲的時候,母親就離開了人世,去天上做了天使,那時候周子瑜並沒有哭,她內心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要讓媽媽擔心,她告訴自己、同時也告訴天上的母親,自己會和父親過得很好。不過偶爾她也會想起母親,特別是在看到路上的孩子們和自己媽媽一起走的時候,眼眸總會黯淡不少。她緩緩起身,拿起了合照,用著指腹觸碰著自己的母親,好像就能得到力量。
 

  「媽媽,我可以的,對吧?」
 

  像是在尋求答案,又或是給予自己自信,周子瑜淺笑,卻仍感覺疲累。她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這種事很難和自己的朋友說出口,這麼沉重的事情,年僅十七歲的她就要背負,雖然有姊姊們會幫助自己,可是周子瑜想到剛才在醫院、那群姊姊顯而易見的擔心,事情好像沒有這麼容易。
 

  隱隱約約,周子瑜想起,好似在某個瞬間,她聽見哪個姊姊稱自己父親「老大」。
 

  周子瑜雖然還未成年,但有些事情卻也是明白的。
 

  老大這樣的詞彙,通常很少在社會上出現,這詞通常在形容一些幫派的領導者。周子瑜是這麼理解的。
 

  想起方才,周羿呈似乎都用領導者來稱呼,也沒明說要繼承什麼,周子瑜指記得,自己父親經營的事業有個名字,叫做CTZ
 

  因為周羿呈住院的關係,周子瑜能看到她父親的日子變得多了起來,偶爾會看到奇怪的人進出醫院,穿著黑色服裝,有些看上去凶神惡煞地;而有些人也穿得端莊,可是一看就不像是路上能看到的人。周子瑜發現,那些來醫院探望父親的人大多都穿著黑色衣服,仔細一點看,有些人身上還有槍。
 

  剛開始周子瑜還很害怕,擔心是要來殺周羿呈的人,可是看他們都對自己父親畢恭畢敬,也沒做出什麼大動作,周子瑜才放心下來。
 

  其實剛才在醫院的時候,周子瑜見朴志效八人走進病房時,就聞到了不太明顯、卻很突兀的血腥味,混著煙味和其他雜七雜八的味道,就像那些來探望父親的人們一樣,有著讓人不舒服的味道。
 

  周子瑜知道,她其實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遠超乎她的想像。
 

  周子瑜很少過問自己父親的事情,自從她長大以後。
 

  她認為父親想跟她說的時候就會說,不需要一直去打擾自己的父親,況且在這些日子,父親也很少回家,偶爾傳個訊息給自己,讓自己早點休息。她問過父親在做什麼,但父親總說忙事業,漸漸地、周子瑜不去問父親在做什麼,就這樣看著父親傳來的訊息,過著日復一日的日子。
 

  周子瑜好像很少感受到家的感覺是什麼了,因為現在的家,像個軀殼,而裏頭只剩自己。
 

  周子瑜放下相框,將其蓋上。
 

  不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什麼考驗,可是多想也不會有什麼幫助,周子瑜停止思考這件事,帶著沉重的心情,入睡。
 

  
  

  ※

  

  
  從醫院回來後,林娜璉首當其要地,先是把俞定延和朴志效叫過來。
 

  「你們,犯錯了。」林娜璉拎著竊聽器,她瞇起雙眼、很是不滿地看著俞定延和朴志效。
 

  兩人看著林娜璉,有些納悶,思忖著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
 

  「什麼?」朴志效死皺眉頭,饒是在腦中探尋,自己似乎也想不透到底犯了什麼錯,但她知道和林娜璉手上那枚竊聽器有關,如此明顯的暗示,朴志效猜測道:「被偷聽了?」
 

  「還是有人盯上我們了?」俞定延會說此話也不無道理,CTZ身為殺手組織龍頭,雖然在道上別人聽聞都會退讓三分,但也不少暗中覬覦著這塊肥肉的其他組織。如果真的被盯上了,可能會有些麻煩纏上身。
 

  「那倒是沒有,因為南跟在你們後面看著。」林娜璉淡淡地說著,說出這話的同時,她看見了俞定延和朴志效有些驚訝的表情,看來是過於熟悉的人,也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林娜璉不管她們的反應,繼續說:「雖然沒有人在周圍,但你們沒用代號互稱。」
 

  林娜璉雙手環著、眉宇間都透漏著責備,俞定延和朴志效自知理虧,也沒和林娜璉爭吵起來,默認了自己的錯誤。
 

  要知道,隱姓埋名對殺手來說,是最基本的事情。一個殺手需要靠著假名或是代號去執行任務,為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還能以另一個身分在社會上生活,何況在CTZ道上聲名遠播的情形下,只要被查到身分,很有可能陷入被追殺的局面,到時候,連門都出不了。
 

  「是,我們下次會注意。」俞定延和朴志效低頭認錯。
 

  「下次不要犯就行了。」林娜璉淡淡地道。這次沒有發生事情,林娜璉就簡短的唸了一下她們,只要不要有第二次就行。
 

  「話說關於繼承人的事情……」俞定延小心地提出了本該不需要現在談的話題,儘管身旁兩人的表情嚴肅起來,俞定延仍舊說了出口。這個問題她們終究要解決,不能一直放著不管。
 

  「我想再去跟老大談一次。」朴志效眼神堅定地看著前方,就算周羿呈宣布這件事、周子瑜也同意了,但朴志效還是想反駁這件事。
 

  「我也覺得。」林娜璉表示同意,她和朴志效的想法一致,不管是為了組織還是那個孩子,林娜璉也不同意這件事。
 

  俞定延也是這樣想,但是看周羿呈對於周子瑜的期望,似乎很難有轉圜的餘地。
 

  「我覺得這個決定太草率了,應該等子瑜成年以後再說。」
 

  「再去跟老大說一下吧。」
 
 
 
 






  周羿呈於病院說完繼承人的事後幾天,八人又再次來到了沃德醫院。
 

  這次她們避開了周子瑜來訪的時間,選擇沒人的時候和周羿呈會面。
 

  為了討論關於周子瑜的事情。
 

  「老大,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好。」林娜璉壓低嗓音說著,盡可能地忍著情緒對周羿呈說話。她的右手在底下緊握、力氣之大像是要穿破自己的手掌。林娜璉不明白周羿呈為何讓一個沒有接觸過暗殺調查、甚至未經世事的高中生來接替領導人的位置,即便那是他的女兒,這未免也操之過急了些。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躺在病床上的周羿呈闔上雙眼,他靜靜地說著。周羿呈知道林娜璉想說什麼,也知道她的擔心和憤怒,只是周羿呈知道自己的壽命將盡,想要將家產傳給自己的血脈,於是才做出這樣的決定。
 

  「老大,或許可以讓其他人先暫時接管……」金多賢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意見,看了周羿呈的臉色,確認沒有生氣才在心裡鬆了口氣。
 

  「子瑜一下子接收這麼多訊息,不太好……」孫彩瑛也面有難色地說著。
 

  她們光是想要怎麼對周子瑜說出所有事就倍感頭疼,像是有一千萬顆碎石往自己灑落。
 

  「你們大可以接管,但子瑜最後還是要面對這些事的,不如讓她提早去了解這些事情。」周羿呈說的輕,卻深刻地傳入眾人耳裡。周羿呈寵女兒歸寵,但孩子終究需要成長,成長的路途總是需要磨練,沒有經歷過苦難和阻礙,即使沒有要成為大人物,所謂危機處理和應變總是需要的。周羿呈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病房內的天花板,「唉……你們這麼寵她,到底是對她好,還是不好?」
 

  周羿呈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們。
 

  「老大,真的不能讓子瑜做一個普通人嗎?」許久未開口的朴志效,此時用著懇切的語氣向周羿呈說著,她眼神帶有請求。
 

  雖然並不是和周子瑜有很多接觸的機會,但是每次見到周子瑜的時候,朴志效看到那孩子對著自己真心的笑容,就感覺自己還是個有血有淚的正常人。殺手這個行業,說到底還是的殺人,儘管殺的是壞人,但是朴志效總是無法將那孩子和這類事情聯想在一起,那孩子善良天真,眼神總是帶著純粹,那麼乾淨的人,真的要把她拖入這個火坑嗎?
 


  
  ──朴志效一點都不想。
 


  
  「我說──」周羿呈並沒有看著她們,而是看向了窗外,他嚴肅的神情惹得眾人戰戰兢兢,周羿呈長嘆一口氣,便說:「我時日不長了。」
 

  聞言,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在思索著周羿呈的意思。
 

  「老大,你……」
 

  「我剩十天可以活了。」周羿呈說得雲淡風輕,好似死亡與他無關,似是在意又不在意得樣子。眾人看著周羿呈的側臉,看上去並沒有骨瘦如柴,卻憔悴了不少,面容有些焦黃,似乎已不像當年那樣風流倜儻。
 

  「老大……」孫彩瑛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跟了周羿呈這麼久,居然有一天,會面臨他的死亡,這一天似乎來得有點快。
 

  「如果我死了,子瑜就剩一個人了。」周羿呈轉頭看向眾人,他目光柔和卻帶著懇求,他自己似乎也不想做這個決定,可是他有他的打算,他繼續道:「如果子瑜剩一個人了,你們一定會去照顧她吧?」
 

  「當然。」湊崎紗夏立刻回答。
 

  「一定的,老大,你放心。」金多賢也肯定的說著。
 

  周羿呈點點頭,有些欣慰地笑了。明明這些人也才和自己女兒相處幾個月,卻已經這麼在乎她了,周羿呈想,自己沒給的,這些人都給了吧。
 

  「如果你們會照顧她的話,我說萬一,如果你們蹤跡被發現了,子瑜就會有危險。」周羿呈歛起眼眸,沉重地對著她們說,就如同對自己的孩子。培養這些人多年,如今一個個都青出於藍,都是獨當一面的殺手了。
 

  眾人聽了,皆認真地思考著。
 

  是了,如果只剩下周子瑜一個人生活,哪天仇人找到她們,說不準就會找周子瑜下手,這是眾人最擔心的事情。
 

  「可是──」名井南眉頭深鎖、一臉納悶地看著周羿呈,「我們可以保護子瑜,和子瑜一起生活就行了,為什麼一定要讓子瑜當繼承人?」這是名井南的疑問。明明只要把周子瑜接到她們這邊來,暗中保護著她,就可以不用讓周子瑜承擔這麼多。
 

  「南,你一直都很聰明。」周羿呈先是肯定了名井南的想法,但隨後又說:「你們能保證一直瞞著那孩子嗎?」
 

  名井南一楞,顯然她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也能告訴子瑜,就是成年之後。」林娜璉站了出來。
 

  「你們啊……」周羿呈無奈地笑了,看著眼前這些人義憤填膺的氣勢,看來是不用擔心自己女兒的未來了,有這些人這麼為她的未來著想,是三生有幸吧。
 

  周羿呈不是沒想過,繼續讓周子瑜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心裡還是有一絲期望,或者心裡還有不甘,自己的霸業就這樣殞落。自己一手打造的CTZ,還有底下培養出來的殺手,為著自己的理想,成功地在道上開闢自己的聲望。其實大可以收了,可是底下的人怎麼辦,他們靠著這個維生,如果沒有人繼承,這些人就會變成流浪殺手,到時候可能連喪盡天良的單都敢接。
 

  周羿呈絕對不會允許的,他打造的CTZ雖然是殺手組織,可接的單都是要懲奸除惡的,並非殺害善良之人。他面帶遺憾,一臉落寞地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白色被單。
 

  「我覺得子瑜可以。」平常不怎麼在這種場合說話的平井桃,此時說了一句和大家意見相異的答案,讓眾人內心波瀾四起,激起陣陣浪花。平井桃並沒有理會其他人驚愕的視線,逕自道:「反正說什麼都是看子瑜決定的,如果她不想就不要,如果她想,我就奉陪到底。」
 

  平井桃一直對事情看得通透,雖然與她平常懶洋洋地樣子大相逕庭,可對於這些事情,她總是能理性地去看待,她認為人生是自己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所以她想這件事,如果周子瑜不願意,那就不要做;如果願意,她也支持她的決定。
 

  

  ──人生是自己的,自己做決定。
 

  

  這是平井桃的人生信念。
 

  她雖然也擔心周子瑜的生命安全,但是她也不是盲目地說周子瑜可以做到,而是覺得那孩子有潛力才說的,況且在這裏說了這麼多,就算決定了,周子瑜大可以不照做。
 

  「桃……」湊崎紗夏有些懵地看向平井桃。
 

  「呀!平井桃!你知道做這個多危險嗎?」林娜璉忍不住怒火,也不管是在周羿呈面前,她就這樣朝著平井桃大吼。她忿忿不平地看著平井桃,怒視著那一臉淡然的人。
 

  「姊姊冷靜。」金多賢用手背順了順林娜璉的背,好讓正在氣頭上的林娜璉可以冷靜。她明白林娜璉生氣的點,也理解平井桃的看法,但現在這個局面也不好說些什麼。
 

  「娜璉姊姊,我覺得桃姊姊說的有道理。」名井南冷不防地插了一句。見她面無表情地說著,林娜璉稍稍收起了怒氣,許是名井南那張臉本身冷得讓人難以再發火,但還是滿臉怨念地看著兩人,想著最好是說出能說服她的理由。
 

  「我也覺得桃姊姊說的對。」孫彩瑛附和著。她本來就是直腸子性格,做什麼也都是我行我素、崇向自由的風格,有些事情還是的讓當事人自己決定。孫彩瑛也想著,周子瑜也都十七歲了,也會思考自己想做什麼,不要去干涉太多。
 

  「我不同意。」俞定延此刻也說了話,她眉頭皺得死緊。
 

  「我也。」林娜璉冷哼一聲。
 

  「我還是覺得不妥。」朴志效面無表情地說著。
 

  平井桃知道她們三個對於周子瑜的態度,簡直當自己孩子寵,做什麼都會想很多,想要讓那孩子好好生活,但也保護得太過度了。「你們三個過度保護了。」平井桃瞪了她們一眼。
 

  病房內就分成兩派爭論著,劍拔弩張的氣氛讓人精神緊繃,明明不是出任務卻讓人感到快要窒息,感覺只要再說一句話,就會一觸即發。
 

  室內壓抑地讓人喘不過氣,尷尬的氣氛在空氣中凝結。
 

  「孩子們。」周羿呈率先打破沉默,用著柔和地目光看向八人,想著這些孩子也成長到這個地步了,他柔聲道:「娜璉啊,我知道你很擔心,不過我想還是讓那孩子自己決定吧,如果她不想,我也不會勉強她的。」
 

  林娜璉擰著眉頭,卻也默然,心理仍舊矛盾著。
 

  

  叩、叩。
 

  

  談話之間,有人敲了病房的門。
 

  「進來。」周羿呈看著房門說著。
 

  來者輕輕地把門打開,又將其關上,轉過身、看見了眾人瞠目結舌的樣子。
 

  「子、子瑜?」林娜璉少有驚慌地看著門邊那人。
 

  「子瑜,這麼晚怎麼來了?」周羿呈裝作鎮定地關心周子瑜,其實心裡慌亂無比,沒想到自己女兒會在這個時間點探望自己。
 

  「爸爸。」周子瑜點點頭,又看了床邊那群人,「姊姊們好。」
 

  八人有點驚慌失措,周子瑜的出現讓她們措手不及,一時之間忘記要回應周子瑜的問候。
 

  「怎麼了?」周羿呈沒理會那些因為周子瑜的出現而石化成雕像的人,只是滿臉擔心地看著周子瑜。
 

  「剛剛……都聽到了。」周子瑜面不改色地說著。
 

  聞言,林娜璉和俞定延一臉天要塌下來的表情,心想還是藏不住了;而平井桃就淡然許多,只是一臉好奇地看著周子瑜,思忖她會怎麼說什麼。
 

  「聽到了嗎?」
 

  「嗯。」周子瑜乖巧地點頭。
 

  「聽到了什麼?」周羿呈不知道周子瑜從哪裡就開始聽的,先試探一下,看自己要說出多少。
 

  「從爸爸剩十天可以活開始……」周子瑜話說得很小聲,藏在衣襬後緊握的拳頭顯示她的隱忍,其實剛剛在外頭原本要走進來,但聽到這句話時,周子瑜忍不住落淚,哭了一陣子、收拾好情緒才進來。但現在看到周羿呈的臉時,差點又要潰堤,幸好忍住了。
 

  「這樣啊……」周羿呈朝著周子瑜笑了,就像天上和煦的太陽,遇著溫暖包裹著周子瑜,溫柔地就如同從前那樣。
 

  周子瑜對上周羿呈的慈祥地目光,眼淚最後還是奪眶而出了。
 

  「怎麼哭了?」周羿呈有點慌張,思忖自己也沒做什麼,怎麼自己女兒就突然哭起來了。他求救似地看像朴志效她們,希望有人可以給他個答案。
 

  「子瑜,怎麼了?」湊崎紗夏手搭上了周子瑜的肩膀,感受到孩子因為哭泣而顫抖,她用指腹溫柔地拭去了周子瑜臉上的眼淚,並拍拍她的背安慰著。
 

  周子瑜沒有說話,眾人也不逼她,就這樣看著孩子默默哭完,又恢復往常的樣子,只是與平常不同的是,周子瑜的眼神堅定、直勾勾地注視著周羿呈。
 

  
  「我想要守護爸爸的事業。」
 

  
  淚乾以後的周子瑜,在幾個人心中投下了震撼彈。
 

  林娜璉不可置信地看著周子瑜,想著她的回答讓人意外,聽到本人的回答,林娜璉此刻卻也說不出任何話反駁;俞定延有些楞神,看著長大的妹妹終於要脫離安全的港灣,準備迎接挑戰;朴志效看上去有些釋懷,卻又有些不捨,知道這天終會來臨,卻沒想到這麼快。
 

  湊崎紗夏和名井南顯然也沒想到周子瑜會這麼回答,楞神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看著那身堅強的身影,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金多賢則是有點恍惚,想不到周子瑜的反應會是如此,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孫彩瑛面無表情,因為不管周子瑜說出什麼答案,她都覺得那是她的決定,是自己無法干涉的。
 

  只有平井桃勾起嘴角,有些欣慰地看著周子瑜。
 

  想起前幾天周子瑜問著自己。
 
 



  
  「想要守護爸爸的事業,但是姊姊們又會很擔心該怎麼辦?」

  平井桃只是很淡然地回應,「子瑜,你想做什麼事你的決定,因為這是你的人生,我們不會因為你選擇繼承就不和你來往,你父親也不會因為你不繼承就責怪你,所以看你怎麼選。」
 



  
  是啊,那是自己的人生,憑什麼讓別人做決定。
 

  『想通了呢。』平井桃內心想著。
 

  「子瑜,你確定?」周羿呈再次向周子瑜確認,一開始的確是說要讓周子瑜繼承,可是現在孩子答應了,心裡卻又開始擔心起來,說到底做父母的誰還不是這樣?但他希望周子瑜是真的想好了,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關乎許多人生計和生死的大事。
 

  「嗯,我想好了。」周子瑜淺笑,露出可愛的小酒窩,與此刻談的事情格格不入,卻讓人心情平復許多。即便話說的輕,卻也能感受到她的堅定。
 

  「很危險喔。」俞定延試探地說著。

  「嗯。」
 

  「要學很多事喔。」

  「嗯。」
 

  「會有生命危險喔。」

  俞定延又丟出了這句話,希望周子瑜可以打退堂鼓。
 

  「俞定延你廢話怎麼這麼多?」旁邊看著的平井桃不耐煩地說著,看俞定延不死心,內心很想抓個磚頭往她頭上砸去,人都已經答應了,還在勸退別人,是有多不放心?
 

  「嗯……姊姊們會保護我的吧?」周子瑜用著天真爛漫地笑容看著俞定延,讓俞定延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啊……」俞定延啞口無言,對於這樣的笑容實在沒有抵抗力,只能默默地認同周子瑜。
 

  「麻煩你們了。」周羿呈心疼又欣慰地闔上眼眸,這些年自己沒怎麼關心和照顧女兒,如今卻也好好地成長了。
 

  「是。」
 

  「今後有很多阻礙,子瑜,要好好學習。定延說的沒錯,會有生命危險。」
 

  「好的。」
 

  「你們就先回去吧。子瑜啊,以後跟姊姊們住吧,或是讓姊姊們住進家裡也可以,一個人危險。」周羿呈囉嗦卻溫馨地提醒著周子瑜。
 

  「好……」
 

  周子瑜望向周羿呈,又看了身邊每一個姊姊的臉。她知道這段路會有多難走,即使還沒要真正地接觸,她也下定決心。
 

  「我們會陪你。」
 
 


  
  任道重遠、道阻且長,往後的日子誰也說不準,端看周子瑜如何造化。

  將攜手八人,踏上未知的道路。
 



  那是一條佈滿荊棘的道路。





下篇 待續


關於人設部分,還是盡量還原了,關於寵溺這個部分,往後會帶到,但其實他們並沒有和子瑜相處很久
說本篇的平井桃,很有人格魅力的角色,雖然只是簡短帶到開導子瑜的部分,卻也凸顯她的處世態度

其實這個章節挺無聊的,我寫的時候也是覺得,但是我又是個喜歡囉哩囉嗦寫大背景的人

不確定會寫幾章,但是肯定會超過十章,這是我對長篇原創的堅持,寫這部作品,已經完全把她當成我的原創小說來寫了

不知道會寫多久,但一定會完結,這是我的承諾

感謝閱讀,第三刀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20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riki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暗號:0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s098618843勇者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我的小屋不時會更新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