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達人專欄] 【飛鳥】唐吉軻德症候群 「終診」

作者:飛鳥│2019-07-07 12:07:50│贊助:88│人氣:643



終診 「未來」

「那麼,妳認為前方有什麼?翠葉。」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提防自己成為怪物。

當你遠眺深淵時,深淵也正凝視著你。

《善惡的彼岸》——格言第146。

僅銘記下,和病症戰鬥的他。

  秋風瑟瑟,暖和的陽光滋潤寒意,使之成為適宜的秋日。手握方向盤,我行駛於漫無止境的蜿蜒山道上。凝望飄灑的落葉,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落寞的感覺。打從我離開名古屋踏上旅途,已經足足三日了。

  大霧消散,世界重回光明的懷抱,我卻發現或許我喜歡那片迷濛,它很神秘。

  「過去吧、過去吧,這條小路是通往哪裡呢?」我輕哼著速水教會我的童謠。

  逃亡之旅不如表面上來得愜意。風車在購物中心崩潰後,便立即返回名古屋搜索我們。我是在榊的幫助下,才得以拼湊出一台老舊手排車應急。沒錯,榊幫助我。可惜的是,自詡正義的他,卻沒能幫助他想幫助的所有人。

  「你一定很想嘲笑我吧。」

  我想起他在臨別前對我所說的話。

  回望近乎燒毀的大賣場,榊仰頭任由陽光刺目:「信誓旦旦的將民眾聚集,卻誰也保護不了。」在火紅夕陽沐浴下,他遲遲沒再言語,以靜默感嘆著世事無常。

  慘劇的終末,饗宴的倖存者不足原數一半。而殘存的他們也不再渴望群聚,紛紛落魄的鳥獸離散。之後,我也沒有再見過張晴,老獸醫愧疚地跟我說,張晴在亂戰中與他們走散了,最後似乎沒有逃離那座購物中心。

  對此,我深深地感到遺憾。

  然而最遺憾的,莫過於榊吧。

  當他與魔女狩獵會惡戰後,他一度昏厥,醒來時,迎接他的卻是遍地橫屍。

  那地獄般的景象深刻停留在他記憶中,揮之不去。「我要退休了,跟這把槍一起。」他將霰彈槍扛上肩頭,並持續摸索著身上的打火機。片刻後他為自己點上菸頭:「我有妻子、也有跟你差不多大的兒子,他很優秀,跟你不一樣。」

  他遲疑了下,闔眼輕語:「我該去找他們了。」

  「……他們還健在嗎?」我靜靜詢問,並訝異榊變得多話。

  「我不知道。」我也發現,他看來蒼老許多,不再是我認識的榊了。

  秋風蕭蕭,使榊衰老的身姿無所遁形。榊停頓了很久很久,我一度以為他不再說了。「感染爆發後就失聯了。」但最終他還是據實以告,眼神中流露著沮喪。

  我第一次看到他這樣子,不免感到有些震撼。我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聽著他表露心聲:「其實我,可以當下就去找他們的,但是我害怕。」取下嘴角的香菸,榊低垂腦袋淡漠一笑,笑容間充滿了自嘲與無奈。

  「我害怕拋棄了工作,自己就什麼也不是……結果,我卻愚蠢的捨棄他們。」

  這就是榊岳人,一個將畢生奉獻給正義的男人,他心底所深藏的膽小怯弱。

  直到榊挺起胸膛,再次以堅毅的姿態昂首離去前,我的目光都停留在他手持的霰彈槍上。那象徵正義的槍面中央,烙印著使其報廢的深刻彈痕。然而,誰會想到迫使它退役的會是那名軟弱的女孩呢?

  誰又會想到,最終能給予救贖的,也是那名女孩呢。

  砰!

  終焉的槍響迴盪在腦海中,結局的畫面隨之清晰。

  透過雙眼,車窗彷彿化為投影布幕,使記憶無限蔓延。

  「為什麼?」

  子彈劃破蔚藍青空,毫無懸念傾訴著她的選擇。

  槍擊火花飄散,凱納金僵立原處,他平淡的神情中第一次浮現錯愕。他雙眼圓睜注視著速水硝煙縷縷的槍口,再看向地上迴旋了好幾圈,這才煞止的霰彈槍。

  「妳……瘋了嗎!為什麼不讓我制裁他!」

  被擊落的霰彈槍出自於榊手中。榊同樣茫然地望著速水,方才他是想趁凱納金分神空檔,對他打出必死的子彈。凱納金身負槍傷,僅是靠意志力來支撐行動,要是方才一擊得逞,必然能夠終結他吧。

  「因為……會無法邁步向前。」可是,速水卻制止這唯一的機會。

  「放任憎恨,榊先生只會變成新的唐吉軻德。」

  只因,速水希望榊不要踏入罪惡的彼方。

  是啊,若榊在此時殺害凱納金,他就會永遠停留在憎恨的牢籠中。無法保護民眾的自責,並不會因復仇而獲得滿足。仇恨的激情過後,更深沉的罪惡感終有一天會將他壓垮,進而……使榊成為贖罪的唐吉軻德。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提防自己也成為怪物。

  速水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淪落,所以她選擇阻止。

  「妳錯過了勝利的時機,我是會開槍的,女孩。」

  麥格農槍口瞄準速水,凱納金審視的眼,平靜地流露殺氣。

  但速水絲毫沒有動搖,她看向被凱納金壓制在地的我,竟然微笑著搖搖頭。隨即,她將那股笑意延伸為燦爛的甜美,並輕聲提議:「唔嗯,那就開槍吧。」

  「甚好。」不用速水多語,喪失情感的魔王立即扣下扳機。

  子彈隨膛線旋轉衝出,筆直地刺入速水胸口,鮮血噴濺——

  這些事都沒有發生。

  喀嚓!喀嚓!

  板機壓扣,換來只有一連串槍機空轉的聲音,意味著彈盡的窘迫。

  我曾說過……子彈打光的槍,就是一個華麗的裝飾品。看,我沒說錯吧。

  放任戲謔,我不再演戲。我輕舔染血的嘴角,得意地勾起惡人壞笑,是對他也是對命運的挑釁。在視線齊聚下,我緩緩攤開握拳的手,灑落一地黃銅色彈藥。

  「抱歉啊。」

  這些子彈,打從我走上逃生梯時,便被我一顆一顆從彈匣中取出。

  而戰鬥開始後,我便預想將槍當成幌子,誘騙凱納金拿它做對峙籌碼。我看似毫無理智的猛攻,只為換取這一刻。因為我知道,不是我、也不是榊,速水才是真正需要與凱納金了斷的人,而我該造就她掌握大局。

  那麼,此時此刻,就是現在了。

  「速水,由妳來撰寫結局吧。」

  在榊與凱納金的見證下,我將未來交付於她。

  「……唔嗯,謝謝你,山崎先生。」

  速水鄭重接受我的依託,手起時已然執筆。

  裝有實彈的手槍猶如終局的畫筆,直指凱納金宣告出「勝負已定」。

  這一天終於來了。

  我等待這一天,等了足足二十餘年。當凱納金指明我錯誤之途時,年幼的我便暗自發誓——我不能成為這男人。不管會消耗多少光陰,終有一天我會活出自己。

  潘朵拉說我會贏過我們的父親,只是還需要時機,現在……

  「是我贏了,爸爸。」叛逆的孩子,正迎來超越父親的時機。

  眼見因速水和我之間互信默契而敗陣的他,我相信,我成功了。

  「商量好的?」對於我們的默契,凱納金愣地偏頭疑問。速水則輕搖搖頭,目光停留在我臉上,以對我的信賴來否定凱納金:「因為人家相信山崎先生哦。」

  她接著蹙眉,視線移轉至無顏之王的紅瞳中:「山崎先生跟你不一樣。」

  「不一樣?」凱納金的疑問也同樣在我心中延展。我跟凱納金不一樣,速水如此篤定,我卻感到動搖。我凝望速水的綠色眼眸,她的信心是何其堅定不移。

  「嗯!」速水點點頭,她緩緩將手放上胸口,嘴角再次湧現笑靨:「即使多麼絕望,山崎先生都不會放棄思考……不會像凱納金先生一樣,淪為唐吉軻德。」

  速水曾因凱納金的故事而猶豫,然而我的話卻給了速水信心。他相信我、相信不曾停滯腳步的我。因為如此,她才能嶄露微笑:「人家喜歡這樣的山崎先生!」

  剎那間,我感覺自己鮮血淋漓的心靈,再次獲得了洗滌。

  速水的話讓我體會,原來受人信賴的感覺,是這樣的好。

  「……是這樣啊。」凱納金放開壓制我的手,搖晃站起身。他攤展雙臂,為自己盲目的一生做出最後規劃:「妳要殺我嗎?」

  與我相比,他不受任何人期待,凱納金這個名字已然一片空白。

  為愛人,他拋棄情感、丟失理智、抹去生存軌跡,最後換得功虧一簣。我發現自己對這樣的他感到同情。或許,凱納金組織魔女狩獵會行惡的同時,也盼望著如今的場景……有人憎惡自己、殺害自己,為自己的空白增添一抹血色的紅。

  即使那是恨意,他也想全盤接收,用以填補自己空無一物的人生。

  所以,很有可能,早在面對速水前,凱納金就預見了如今的畫面。

  「不要。」

  只可惜,速水連他最後的願望也不予允諾。

  她僅是緩緩鬆開手,任由槍械落地發出一聲清脆。

  我訝異、榊訝異,而凱納金更是恍然。我們的目光都聚焦於速水身上,冷風使之秀髮微微拂動,她眨眨綻放神采的綠眸微笑道:「在見到凱納金先生前,我思考過很多哦,嗯……替、替爸爸媽媽復仇之類的……」

  「妳可以做到,達成者。」

  凱納金將手按於心窩,示意自願殞命。

  但他這般殷勤卻再次換來速水的婉拒。

  「不。」速水冷淡的語氣令他血液凝結。

  為其寒氣,凱納金顯得痛苦:「為什麼?」

  「我很害怕。」注視凱納金愕然的瞳孔,速水幽幽地細語:「不管是魔女行刑那時……還是現在,我都很害怕。」她將小手輕按胸口,繼續綠瞳人的自白:「我不是救贖、也不是什麼達成者,我只是個會害怕的膽小鬼。」

  承認心底的膽小怯懦,然而她的表情,卻挾帶著人類特有的幸福。

  「但正因為會害怕、會自責……我才更確認自己,還是個人類。」

  朝陽如瀑穿越霧氣,進而灑落在速水紅潤的臉頰上,是萬籟的聚光燈。這一路走來,速水想了很多。父母的死深刻烙印在腦海中,從災難中苟延殘喘的她,曾憎恨著凱納金、曾厭惡著唐吉軻德、更曾害怕死亡。

  不過有很多事物,會隨著經歷而改變。

  她為生命的微笑,使凱納金感到窒息。

  「凱納金先生已經……不是人類了,所以沒有報仇的必要。」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提防自己也成為怪物。眼前的男人,已是怪物。

  速水證明了,人類有很多東西可以捨棄,但某些事物捨棄了就不再為人。

  從速水的微笑中,凱納金看見了思慕之人的身影。織田尤佳里,她到臨死前都還希望自己能以人類的身分死去,而凱納金卻本末倒置地捨棄這份資格。自願放棄人類的身分,凱納金換得尤佳里的苛責……

  可是他卻勾起微笑,他感謝於尤佳里為自己的白紙著墨。

  「凱納金先生,謝謝你,讓我知道自己是個人類真好。」

  至今,我想起速水最後的那句話,仍然深有感觸。「能當個人類真好嗎?」我喃喃複誦著她的話。沉默片刻,我搖下車窗,窗外的微風順勢灌入車棚內,自然界的空調讓我感受到生存的喜悅……果然,能當個人類真好。

  我也是這樣覺得,速水。

  凱納金死了。或許是身上的槍傷終於生效,也或許是他最後領悟了什麼而不再有所執念。他就在我們眼前倒下,雙眼圓睜著靜默,嘴角卻勾著淡淡的笑容。究竟抹消自己的魔王,在最後看見了什麼呢?

  下瞰著他漸漸轉綠,卻黯淡無光的瞳孔,我始終相信他獲得了救贖。

  災難的風暴過後,一切趨於平靜。我們沒時間停留弔念,只把找到的屍體都集中埋了,就連狩獵會也一視同仁。我覺得這樣就好,就像隱瞞過錯的孩子,我跟速水將此處的罪惡埋入地底深處,然後不再去看。

  滿身是泥的我倆,最終,僅是相望而苦笑。

  「好像我們跟泥巴和臭水很有緣似的。」

  「嘻嘻……那、那一定是孽緣呢。」

  孽緣。果然啊,這個詞彙正是我倆的寫照。

  如果我們再繼續一起前進,會不會真有一天重蹈覆轍呢?

  本來,一切就是因凱納金而起,或許也該因凱納金而結束才對。

  「注意安全,別莫名其妙被風車抓去分解成『原料:速水翠葉』了。」

  「山崎先生才是……人家不想哪天看到山崎先生變成標靶倒在路邊哦。」

  立足於命運的十字口上,我與速水道別。我很意外,速水竟然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命運的玩笑很可怕,凱納金為我們牽起聯繫,卻同時警惕著讓我們切斷絲線。

  我們的合作因凱納金而起,也因凱納金而休止。

  這番「孽緣」在我們的決議下,淡化成回憶。

  「那麼,再見,速水。」我平靜地勾起微笑。

  「再見,山崎先生……」她則含著淚微微一笑。

  我目送她離去的背影許久,最後我深吸口氣,長嘆於命運的捉弄。

  「過去吧、過去吧,這條小路是通往哪裡呢?是通往天神大人所在的路。」掌握方向盤,我再次哼著那首奇異的童謠,同時直視車窗外崎嶇的道路。果然,命運是很曲折離奇的吧?這條綿延不止的道路究竟會通去哪裡呢?

  我不知道。即使衝破了迷霧,前方等待著我的卻是更多模糊的未來。

  唐吉軻德症候群從何而來?研究組織?潘朵拉的遭遇?一切都還未明。

  不過,正因為如此,才有趣不是嗎?

  我說,我喜歡那朦朧的不確定感。

  就如同我現在也不明白……

  究竟為何會變成這樣?

  朝陽閃耀車內,我望向副駕駛座的她。速水白皙的玉足盤踞椅墊,雙腿交疊的她用手肘倚靠著車窗,腦袋則埋入上臂中閉眼歇息。不知是否做了個好夢,她的嘴角甜美地上揚,是一張可愛的睡臉。

  以女孩的氣息做偽裝,任誰都看不出速水翠葉真實的樣貌。

  結果啊,我跟全天下的男人一樣,心軟而不果斷。

  不過他媽的,那又怎樣呢?我還是喜歡放手一搏。

  賭的是我不會,走上凱納金那條人間失格之道。

  「唔嗯……」她慵懶的咕噥聲吸引了我的目光。

  速水從副駕駛座上緩緩坐正。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著五指遮於唇前打了個呵欠。她瞇起眼,望向車窗外無盡的山道,偏頭詢問出聲:「我、我睡著了嗎?」

  「一動也不動,我都想叫救護車了。」我玩笑咧齒,同時放慢開車速度。

  「我沒有死掉啦……」速水則彎下身子,將座位下的鞋子重新穿回腳上。

  注視憨傻的她抬頭時撞到腦袋,我呼口氣伸手摸摸她凌亂的髮絲。我很慶幸自己選擇帶上她,人類果然是群居的動物。她害怕寂寞,而我現在或許能夠體會了。

  速水翠葉,有妳在果然比較有趣。

  「是吧?翠葉。」我呢喃著自語。

  她疑惑地眨眨眼,不懂我意指何物。

  不過,她憑藉感覺,朝我用力點了下腦袋,臉頰羞紅地微笑答覆:「嗯!」

  將手收回,我放眼逐漸筆直的山道。終於,我越過翠綠山頭,開向蔓延至山下的石板小路。暖風在直道上自由奔騰,整面的景致不再受山峰阻攔,使金黃的陽光盡收眼底。彼岸的曙光則迎接我們邁向下一座廢都。

  遠眺東京,我看見只剩半截的東京鐵塔,它鏽蝕粗糙的裂口彷彿在哀嘆著一曲悲歌。我可以聽出,它正唱著人類的式微。今後——世界將不再屬於自傲的我們。

  為淒涼景致,我們久久沒有對談,直到她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啊」了一聲。她帶著急切又羞澀的表情詢問我:「那、那個……山崎先生剛剛叫人家『翠葉』嗎?」

  我愣了愣,方才是想都沒想就喊了比較親暱的稱呼:「嗯?嗯……」

  「那、那人家以後也要叫你『政宗』!」

  翠葉她燦爛的笑了開,為世界添上新的色彩。

  我終於明白了,拯救世界的元素,是人類的情感。

  假如,世界已崩毀如凱納金那般的空白。那只要縱情揮筆,就能為其增添不同的顏色。即使那是殘酷的血紅、即使那是憂鬱的深藍,我覺得都已經足夠了。

  足夠了,足夠替未來鋪路,是吧。

  「那麼,妳認為前方有什麼?翠葉。」

  「報告政宗,不知道……不、不過,這樣才有趣,不是嗎?」

  「哈。」咧起招牌的惡劣笑容,我自信地踩足油門:「是啊。」

  藉由速水遞過來的提袋,我從中翻出那把金黃光澤的麥格農手槍。在那上頭彷彿還殘存著凱納金的體溫,我將之緊握手中,並用槍口按下儀表板上的CD播放器按鈕,頓時吵雜的搖滾樂響徹:「那麼……」

  我的雙目閃爍朱紅光芒,戲謔看向東京路途上阻道的不速之客們。

  側眼於速水既緊張又期待的笑容,我以長鳴喇叭作為開戰訊號。

  「遊戲,開始了!」



  嘟嘟嘟……

  綠瞳人43號——速水翠葉,捕獲失敗。

  靜待下一步指示,風車小隊隊長——法官。

  「嘿,法官。」

  一聲輕浮的呼喚,使靜思的女子睜開雙目。她眨了眨璀璨的藍瞳,等待下屬向她報告。只見對方朝她聳聳肩後,才將無奈的消息娓娓道出:「那啥,德國那邊傳訊息給我們,說實驗體41號也因承受不住腦壓掛啦。」

  對此情報送來的意義,女子似乎洞悉一二,但她僅是淡漠對應:「繼續說。」

  「總部說……」彙報的輕浮男子頓了頓,冷笑續言:「綠瞳人,沒庫存了。」

  一陣沉默、沉默渲染了黑夜的微光。女子二話不說站起身子,她將方才所讀的報告拋到了木桌上。「那麼,這次一定要成功。」接著為自己罩上防毒面具,從那沉悶的呼息聲中,她已選定了目標:「往東京去。」

  抽出後腰懸掛的匕首,她輕輕一擲,便準確地將刀鋒刺入照片上的男女之間。
  「欸欸!等等啦!這是我辛苦拍到的耶!」

  忽然,不同於女子的開朗嗓音驚呼出聲,說話同時,一道嬌小的身影著急拔下照片上的刀刃。她接著將刀刃把玩於指縫間,最後朝照片勾起燦爛的笑意:「啊哈哈——那麼,好像又要見面囉!山崎哥!小翠葉!」

  於星空之下,她融入黑暗的黑髮黑瞳,如傾倒的墨汁般四溢開來。

唐吉軻德症候群<1>完



  大家好,我飛鳥啦

  如你們所見,這就是唐吉軻德症候群當初投稿的「1本書」劇情量。

  由於最後石沉大海,所以我也沒有寫後面的劇情,只能暫時告一段落。

  不過由於我最近又開始玩投稿,也成功在朋友的推薦下與某出版社聯繫上,目前寫了一篇雜誌短文,而且也接了下一篇,還有在商量出別本故事的計畫,如果未來一切順利的話(包括成功出本、賣得好等等大人因素(?)我可能會回頭出版唐吉軻德症候群,並且繼續寫下去。

  很高興各位願意看到這邊,希望未來有機會在書局相見!

飛鳥 2019/7/7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18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飛鳥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哇啊啊!終於結束了!飛鳥辛苦勒ˋWˊ!!!

預祝出書順利!!!

07-07 12:15

飛鳥
感謝07-07 23:10
拾夜
嗯?咱怎麼記得驚悚版那裡的有結局
之前花了兩個晚上看完w

07-07 12:52

飛鳥
那個是無聊試寫版,這個則是當初為了出版重寫的版本哦07-07 23:10
冰塊
想看後面的劇情啊!可惡
期待成功出版的時候 助你順利!!

07-07 13:44

飛鳥
如果真的出了記得要回來支持一下啊!07-07 23:10
飄影
驚悚版的結局不是也跟風車槓上嗎?還是我記錯了

07-07 14:56

飛鳥
其實驚悚版的劇情進度比這後面很多,而且當初凱納金是很後面才出來的王,這邊拉到前面寫,是為了在一本內帶出唐吉軻德症候群的重要情報07-07 23:11
彼德兔 。伊果
最後的最後,竟然是敵對嗎!?
話說真是辛苦飛鳥了,在故事的架構上都十分的穩固、而且角色對話中的語調和口氣都很有獨立性,即使去掉名字和其他容易辨認的地方都還是能認出這句話是誰所說。

07-07 15:15

飛鳥
感謝~~~~~
角色口吻的確是我很注重的地方,一個角色要有特色說話方式也是設計的一環07-07 23:12
ネセ
蠻精彩的,會有讓人想看下去的衝動。
人物塑造鮮明,很容易區分,就算不標註名字也不會混淆。
預祝之後的事順利,加油!

07-07 15:53

飛鳥
感謝支持!希望未來能達到你們的期待07-07 23:12
薔77
昨天剛發現大大的作品,花了一天看到這邊才發現終診是今天出來XDD
劇情很喜歡!!加油><!!

07-07 20:04

飛鳥
感謝支持~~~歡迎訂閱我,以後會有後續消息07-07 23:12
立風
嗯…無論是重製版還是舊版都很好看
前幾天重看舊版時發現
舊版之後的劇情是人偶山莊時
不禁想像起另外兩人在人偶洋房的樣子了

07-07 20:29

飛鳥
居然被發現了,的確,舊版到那邊才要帶入人偶館,而這邊則是把進度完全相反過來,後來覺得這樣比較有緊湊性07-07 23:13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說真的我一直都很喜歡翠葉跟正宗這一對,他們之間少了誰都不行 (ˊwˋ)

07-07 23:32

JEFung3945
新版比舊版更具哲學性和戲劇張力,對於「自我」的探討更深刻和尖銳。第十診政宗被凱納金告知綠瞳人能操控唐吉軻德患者時,主角內心的掙扎和男女主角間的微妙氛圍真是精彩。

08-02 14:54

JEFung3945
新版注重劇情和角色關聯,舊版則更像冒險動作遊戲,很難說哪一部更好,只能說兩部都很喜歡 :)

飛鳥大加油!希望有天能看到新版的續篇!如果有出版的消息,記得要跟我們分享哦!

08-02 14:55

飛鳥
當然!真的非常感謝你特地留言支持!我這邊會更努力的!08-02 16: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唐...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ojangOwO
度的又是我,遊記更新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