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六十三章、以後的事情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7-06 17:24:16│巴幣:2│人氣:92

    悲傷的事、快樂的事,總是一起度過。

    但時間到了,自然就分離了。

    沒有所謂的永遠,卻擁有一輩子的嘆息。

【追憶尋時】第六十三章、以後的事情

     鐘塔外的氣氛依然猶如祭典一般,播放著遊樂園歡樂的音樂,街上的人們和他們在進入鐘塔後沒有分別,氣氛依然帶著詭譎的氣息。

     「我們直接去乘船處吧,傷口不能在拖延了。」星幻走到涼雨身邊說道,涼雨也點點頭,側臉看向梓嵐:「走吧,去天空之城就能治好了。」梓嵐微笑,嗯的回應一聲。

     「小涼雨,換夏克特背吧。剛剛爬了那麼多通風管,體力應該消耗了不少。」米熊伸展筋骨後說道,梓嵐的脖子必須要有東西定住才不會造成二次傷害,更何況活潑好動的她一定會四處扭來扭去,星幻才決定要一路把梓嵐搬到天空之城。

     「這裡有平台、還是……讓我來幫忙?」冬語畏畏縮縮的碰著自己的指尖,他們抬頭看向前往乘船處的平台都滿高的,夏克特過來拍拍他的腦袋:「沒關係,她畢竟是我的弟子,我自己來就好。」

     冬語點點頭,夏克特隨後將梓嵐從涼雨身上接走,涼雨拉直背脊,等大家都稍微喘口氣之後再次出發。

     殘月看上去也是累了,路上一直在嘆氣,俠盜又是嘲笑了他一番才好好跟他說話:「怎麼了?看你心情好像很糟?」

     殘月撇了嘴:「要是知道他們一個個的個性都這麼古怪又讓人煩躁,我就不跟上來了。」在知道他們之間所得知令人悲傷的真相,一直都是樂天派的殘月都不自覺的消沉起來,俠盜看上去倒是沒什麼異狀,平淡的說了:「在怎麼樣“永遠”這樣的話我們盜賊裡可是沒有呢,說起來也是他們孩童時期熱血的誓言吧?」

     「你又沒經歷過像他們那樣單純的童年,你必然不曉得他們之間的感情有多深吧?」殘月無奈的對俠盜這麼說,倒是對方坦然的說:「過去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我現在也不能改變過去的所有。」

     「羈絆這種東西我還真在這個隊伍裡深深體會到了。」俠盜笑了,用很溫柔的表情真正的笑了出來,殘月扶著他看見他這樣他表情,也不自覺的笑出來:「你真的笑起來的模樣還真噁心欸。」

     「我也覺得你很噁心,小可是我的家人,要成親什麼的要過我這一關你知道?」

     「哈?你也倒是想想她家人那邊的情況吧?」

      「嫁給貴族有什麼不好?」

     「你還真是個撤頭撤尾的死盜賊。」

     兩個人像是兄弟一樣你一言我一句的嘀咕,米熊聽見對話後噠噠的跑過來涼雨旁邊。

     「熊熊妳怎麼了?臉好紅。」涼雨驚見他的異狀擔心的問道,她用力搖頭:「沒什麼,總覺得聽到有點刺激的對話。」

     「噢……這樣啊,總之我們先去天空之城,再去維多利亞轉乘去耶雷弗。」涼雨似乎無心的從風中聽見隊友們說話,從容的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米熊聽了之後好奇的問道:「嗯?不是各自回家之類的嗎?」

     「啊,我的意思是啊,天空之城是星幻的家,到維多利亞的時候小可和俠盜他們也可以回去墮落城市,熊熊也可以回瑞恩一趟。我要回耶雷弗歸還騎士團的勳章和報備狀況才行……畢竟受到大家的照顧了。之後才會回到楓之島。」她一次說個明白,米熊也點點頭:「我先跟著小涼雨去耶雷弗吧。」

     他們對視後笑了,他們經常那樣,夏克特和星幻都見慣了。

     星幻走的速度快了很多,久久沒照到太陽的樣子,身上的灰塵看起來相當顯眼,各各都灰頭土臉的模樣。

     「小冬,你可別亂跑哦。」濸龍提醒道,本來在旁邊盯著積木看的冬語趕緊站起來奔跑到他身邊:「接著、要去哪?」

     「我要先跟著弟弟的朋友行動,之後才會回家。」濸龍跟上他們的腳步,邊和冬語說道:「雖說樂犽讓我帶著你旅行,但接下來我可能回冰原雪域的老家照顧爺爺奶奶,到時候你怎麼辦?」

     冬語默默的點點頭,稍微思考了一下:「跟著其他人去旅行……?」

     濸龍看著眼前隊友狼狽不堪還繼續前進的模樣,他好奇的問了:「如果我真的不再旅行了,你會跟誰走?」

      冬語看著他滿是傷疤的左側臉,狼狽的模樣無法形容,就跟他令人畏懼的紅色眼睛一般,讓人無法靠近。

     「不要……」哭腔出來了,前面的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停下來,濸龍嘆了一口氣,伸手摸摸他的頭髮:「只有小濸不會把我當成髒東西或是怪物……嗚嗚……」男孩哭的稀里嘩啦、淚如雨下,濸龍只好接著說:「你別擔心,在那麼做之前我會幫你找到好夥伴的。」

     他安撫哭泣的男孩,其他人只是默默的轉頭回去繼續走,冬語後來甚至是被濸龍拉著手走的,看上去像極了孩子。

     「如果我在風梓芯面前大聲喊前輩你『師傅!』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梓嵐在夏克特肩上嚷嚷,對方只是想像了一下,淡然的說道:「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反應,她不是那種在妹妹面前屈服的人。」

     「……前輩,其實我不知道怎麼跟耶雷弗的大家開口。」梓嵐突然沉默了一下後這麼說,夏克特稍微愣了一下:「說什麼?」

     「像是跟伊卡勒特說,把他給的護身用短刀用壞又用斷了,或是跟團長和他說要持續作為真正的聖魂劍士走下去……」她越講越小聲,那個不自信的梓嵐會露出的表情雖然夏克特現在看不見,但他能感受到梓嵐的心情。

     「如果是梓嵐的話,一定有辦法說出來的吧。」夏克特這麼回答她,梓嵐仍有些畏畏縮縮的,他接著又說了:「別擔心啊,師傅會陪著妳。」

     他這麼一回答,梓嵐笑了,在一旁的小可也笑出來,夏克特不明所以的看向小可:「怎、怎麼了?」

     「哎呀——夏克特真體貼。你說是不是呀夢夜?」小可話故意說的很大聲,夏克特的耳根和臉頰瞬間發紅起來,星幻轉過來一臉嫌棄的模樣讓夏克特嚇的正著。

     「啊!對了,我覺得星幻姐姐也很體貼!」梓嵐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星幻馬上轉過去:「不要說奇怪的話!」

     轉過去那一瞬間小可的臉突然出現,星幻嚇得正著:「菲斯特!我說過不要突然出現!」
     「幻夜害羞的模樣可是很少見的呢——不衝過來看太可惜了!」小可伸出雙手捧住對方的臉,對方臉上的溫度彷彿快要燒起來,使勁拼命的要推開她。

     「說起來認識這麼久,頭一次叫星幻姐姐的就是梓嵐了……」米熊看的她們倆在扭打,不禁感嘆道,涼雨笑了兩聲:「小可真厲害,能摸到星幻的身體。」

     「髒死了!菲斯特、放開妳髒兮兮的雙手!」星幻死命的大叫,這場景似乎似成相似。

     「總覺得好像看過這樣的場景。」殘月單手摸摸下巴,俠盜歪頭,好一會兒後殘月才想起來:「啊,在下去鐘塔前遇到星幻,小可也是拉住她,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啊。」涼雨愣了愣,星幻的表情出乎意料的多,尤其是臉紅起來的樣子,上次見到好像是因為被冰龍的笑臉俘虜。

     「吶,前輩前輩。」梓嵐又叫了夏克特,夏克特一邊看隊友打鬧,一邊又注意聽梓嵐說話:「怎麼了?」

     「我在耶雷弗的時候,從來都不知道跟著大家一起冒險會這麼開心。」梓嵐向上勾住夏克特的肩膀,靠在他耳朵旁邊說話:「雖然受了傷很痛,雖然有事沒事就會想耶雷弗的每一個人,但總覺得很開心。」

     「一想到自己不是沒用的人,一想到自己差點把命丟了,一想到拜了好厲害的前輩為師,就好想跟耶雷弗的大家炫耀,好想跟團長和伊卡勒特分享。」

      一路上梓嵐說著說著,突然提起一件事:「前輩,你不會想家嗎?」

     「……嗯?我嗎?」

     「對啊。」

     「……那個,梓嵐。」夏克特突然停下來,梓嵐也愣了愣:「是?」

     「我想跟你道歉。」

     「咦?欸?為什麼?」梓嵐語調突然慌了,看著夏克特一如既往的撲克臉。

     「……簡單來說吧,夏克特在那個地方沒有想見的人。」米熊抱著後腦勺走在旁邊聽了都煩了,他的過去在場大多數人不知道,稍微略知一二的大概是涼雨,但真正的內幕沒有人知道。

     「欸?我該不會……問了不該問的吧?」梓嵐慌了,正想道歉的時候米熊阻止了她:「沒關係的小梓嵐,他已經見到他想見的人,所以沒事的。」

     梓嵐呆愣了一下,看著默默想把小可從星幻身上拉開的涼雨:「前輩……你真的很喜歡卡颯姐姐欸……」

     「我啥都沒說,妳現在是想被逐出師門嗎?」夏克特整個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梓嵐受傷,他絕對把她丟下去。

     「小涼雨!夏克特威脅梓嵐!」米熊大喊,涼雨轉過來的瞬間夏克特變成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表情。

      「哈哈哈——梓嵐你看到了嗎?要是夏克特欺負冰龍被我抓到,他都可以這麼瞬間變臉哦。」米熊大笑起來,夏克特額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熊,閉嘴。」

     「前輩也有這麼小孩子的一面啊……」梓嵐內心不禁感嘆道,不知不覺在打鬧和聊天的當下,已經到了乘船處的售票亭。

     天空很藍,天氣跟平常一樣好,白色的雲朵讓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幅畫。不過風很強,梓嵐抓著夏克特的肩膀,感覺都快把他的猶如披風一般的斗篷給抓破了。

     「船來了,夏,你趕緊先帶著梓嵐上去。風太強了。」涼雨指示他,他也先在船務人員的幫助下背梓嵐上船,玩具城前往天空之城的這段路沒有遇過魔物的奇襲,所以整個甲板都是開放式的座位。夏克特坐下來後依然讓梓嵐靠在他身上,梓嵐則跪坐在他後面。

     「前輩,這裡的風好舒服,我又想睡覺了。」趴在他肩上的梓嵐感受到暖暖的風,座位上附近有船身擋住了大風,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微風。

     「讓你靠著呢,你就睡吧。」夏克特被梓嵐的髮絲弄的有點癢,用手輕輕的摸摸他的腦袋後,她也閉上眼睛休息。

__

     坐在甲板上乘風乘涼的,除了夏克特還有兩個傷患外都安靜的吹著風,望著遠方。

     直到冬語打了一個噴嚏,說是因為風太強了就跑去甲板下的乘坐區了。

     「那孩子還好嗎?剛剛不是哭出來了。」小可有些擔心的說,殘月只是坐著把雙手撐在後頭,側著臉看向濸龍:「雖然問了很麻煩,但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也沒什麼。那孩子總是那樣突然哭出來,雖然讓人很擔心,但那是他最直率的表現了。」濸龍說的很平淡,看起來絲毫不在意的模樣,沒什麼表情讓人覺得十分冷淡。

      他的動作和殘月很像,但彎起了一隻腳,將一隻手放在膝蓋上,另一隻手則撐在背後。

     「冬語的身世真令人好奇。」米熊和涼雨坐在一塊,涼雨也點點頭道:「濸龍你好像知道些什麼,能不能告訴我們呢?」

     濸龍把視線放在涼雨結冰的右臉上,他嘆了一口氣:「我知道的也不多,上次也說過了,他和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從那次也就好奇了,到底是字面上的、還是……」小可匪夷所思的問道,星幻沒說話,只是在一旁聽著。

     「具體上,用說的其實你們可能無法相信。」濸龍把伸長的那隻腳收回來,變成和涼雨他們相同的盤腿姿勢:「我不曉得你們有沒有聽過另外一個世界這樣的地方,但是小冬和我說過,那是個沒有龍,沒有戰爭,沒有魔法的世界。」

     「那是童話故事裡會出現的世界吧。」星幻這麼說道:「我覺得他的智商也不是像他那樣年紀該有的人,壓根就是三歲小孩。」

     「星幻,說話不用這樣。」涼雨阻止她血口噴人:「還有嗎?」星幻不滿的哼一聲,濸龍也只是繼續說下去:「你們仔細想想,他在攻擊的時候根本源源不絕,那不應該是法師該有的戰鬥姿態,說是魔力源頭,我感受的更像是『能量』」

     「我這點倒是認可。」小可回道,星幻雖然不太開心,但也認同了。

     涼雨摸摸下巴,她其實也有確實感受到冬語的魔力異於常人,有了能量這樣的解釋似乎讓涼雨有點思路了。

     「總覺得有機會能見到他的家人呢。」米熊撐著臉頰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涼雨愣了一會兒:「被你這麼一說,應該見得到呢。」

     「嗯?真的?只是直覺的覺得,應該沒什麼可信度吧......」她滿不在乎的說,其實在場人包括莫里,都在心裡默默吐槽了:「不……只要是從你口中說出來的幾乎都是可信的……」

     「不過說真的,他的家人跟他差滿多的……」濸龍像是想起了什麼,所有人更是好奇的看向他,殘月挑眉說:「怎麼一副好像很難搞的模樣?」

      「他家人比他還要更沉默,而且一點表情也沒有,也不會有情緒。」他單手遮住自己的臉蛋,無奈的說道:「我說了你們也不曉得,還是要實際體會一下才行。」

      「真是一系列的怪人到處都是……」看著他無奈的表情,星幻還是一樣不感興趣的望向前方。

     「對了小卡颯,之後你有想做些什麼嗎?」小可還是習慣這麼喊她,涼雨轉過來歪歪頭:「想做的事情嗎?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應該也和以前一樣,去想去的地方吧。」

     「這樣啊。」她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疑惑,看起來只是好奇他會做些什麼罷了。

     乘坐區上的風很涼爽,夏克特耳邊只有梓嵐呼嚕呼嚕的呼吸聲,俠盜也閉目養神,靠在後面的牆壁上。

     冬語雙腳懸空的晃來晃去,搖頭擺腦的看上去心情好像不錯,雖然衣服沾滿了灰塵但似乎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

     「這裡的人、一生都在旅行嗎?」他晃來晃去一會兒後,突然停下來引起夏克特的視線,對上他不同顏色的雙眼後,冬語緩緩的發問。

     「不一定,有些人想休息的時候就會停下了。」夏克特淡淡的說道:「或者選擇安穩的生活,指導準備冒險的初心者。」

     冬語低下頭看向自己的雙腳,俠盜聽到話題後張開眼睛:「怎麼了,冬語?」

     「那夥伴、怎麼辦呢?那些,想要繼續向前的夥伴,不就被拋棄了……」冬語看起來有點難過,俠盜突然想起他剛剛突然哭出來的模樣,便明白他的意思。他不打算問起濸龍剛剛和她說了些甚麼,反倒是對他微笑,一邊說了:「冬語,這裡的冒險者可是比你想像的還多喔。」

  少年抬頭起來看他,等著他繼續說話,夏克特此時也一起聽著旁邊這位看似老練的冒險者說話。

  「每個人的人生目標大不相同,我認為放手去讓離開的人們去選擇自己的道路,作為夥伴更應該支持他們不是嗎?」俠盜猶如貓咪般銳利的眼睛帶著很溫和的情緒,持續緩緩說道,深怕面前的孩子聽不太懂:「正因為彼此理解對方的苦衷,我們之間才能做為夥伴,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我們從未見過,失去的也回不來了,不如找尋新的事物而繼續旅行ーー而這就是我們冒險者的本質。」

  冬語沉思了一回兒,夏克特發覺他想說些甚麼的樣子,俠盜只是靜靜的等他開口,就像他經常等梓嵐開口說話那樣。

  「似乎,突然明白了她讓我來這個世界的原因......」他的眼神像是發出光芒,或者陽光剛好就這麼從雲中露臉,閃閃發光的湖水藍眼睛變的無比鮮明,白色的短髮隨著微風飄揚,這一幕讓冬語看上去像極了充滿希望的孩子,淡淡勾起的嘴角讓他們倆吃驚,不、是所有人都不曾見過的笑容。

  他們不明白冬語在說些甚麼,但見到他的笑容後都突然說不出任何話,那個衝擊力似乎是太強了,直到涼雨來到乘坐處告知他們快到天空之城的時候他們才支支吾吾的開口說話。

  「剛剛那是天使吧......」夏克特呆呆的看著俠盜,手指指著冬語的背影,俠盜更是表情不見了:「好像真的在雲層裡見到天使了......」

  「你們倆是累過頭了嗎?說甚麼鬼話?」星幻見他們倆的不約而同的望向同處,說著天使甚麼的,涼雨也摸不著頭緒的看著他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10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更新|原創|冒險|小說|奇幻|楓之谷|心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臉書點圖練習 九尾狐... 後一篇:【繪圖】約定的夢幻島 滿...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d61008v迷
預告:六期生love手勢補完計畫,銳意製作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