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六十二章、談話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7-05 21:20:35│巴幣:2│人氣:97

【追憶尋時】第六十二章、談話

      醒來的時候很不真實。

      肚子餓了,可是還想繼續睡覺。

      「小涼雨,我們快到上面了哦。」

      聽見米熊的聲音後才微微的張開雙眼,米熊背著自己的身子持續的向前走。涼雨懵然的微微抬起頭,這才發覺大家都醒了,還一邊前進著。

      腦袋稍微死機了一下,恍神了一會兒:「熊熊,怎麼沒有叫醒我?」她的聲音還有點茫然,米熊聽著聽著就笑了:「妳睡的好熟啊,我的體力已經恢復了,再說背著你走從來都不是問題。」

      「嗯……」聽語氣便明白對方還尚未回神,等她回神之後就會主動要求下來自己走了。
      在涼雨昏睡的這段期間大家各個起床了,梓嵐也醒了,但她朦朧的趴在夏克特的肩膀上,偶爾夏克特會叫她的名字,她也會口齒不清的回應他。

      殘月和小可交換,他扶著高自己一個頭的俠盜已經很難走路了,但俠盜就愛鬧他,有時候故意把整個身體重心往他那頭傾害他差點摔跤;小可則是在一旁和星幻笑說他們倆其實從小感情就很好,但馬上被當事人反駁了。

       而小可總是不厭其煩的想挖掘星幻的過去,星幻也忍不住吼她兩三句:「菲斯特,別一直想知道別人經歷了什麼好嗎!」

      「啊呀——別這樣啊夢夜——」老樣子的長音聽了令人煩躁,雖說明白她不管什麼時候說話都是慢慢的,但星幻可不想被人挖掘自己的過去。

      「那你倒是說說自己的過去啊?」星幻這麼說了,小可雖說聊天歸聊天,但清掃魔物的速度是快上加快,上一秒還在跟你說話,下一秒又消失了。周圍的魔物沒幾秒就被清光,她這時候又會跳回來:「我的過去很早以前就提過了吧?我骨子裡是法師,但就是叛逆來當盜賊了嘛。」

      「在時間之霧裡頭也沒見到什麼可怕或是令人懷念的東西,事情過了就是過了,我見過第一次的東西,也不會再害怕、或是迷惑第二次。」她坦然的說,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每個人獨特的想法和個性一直是星幻搞不清的東西,甚至讓她覺得煩躁。

      「……妳還真是厲害啊。」星幻沒什麼表情的繼續說了,她認為小可不只是在作戰上的強大、就連心靈也無比堅韌,盜賊或許是已欺敵的方式或小聰明在和人相較,但她認識了小可之後,又好像認識了不同人生觀的盜賊。

      大多數的盜賊都和俠盜一樣,過著偷搶盜騙的生活才活到現在,甚至連名字都沒有。一輩子就靠達克魯或是居民取的名字生存下去,而名字就是靠自己的實力去爭取。

      「謝謝誇獎——夢夜,所以你有什麼特別的回憶或是記憶嗎?」話題回到她身上,星幻只是淡然的搖搖頭:「我不過就是在各式各樣的隊伍被丟來丟去的補師罷了。實力不是最強,就連學習速度也是比不上人的普通人家。」

      「那在這個隊伍裡,有沒有找到歸宿的感覺呢?」小可又突然移動到她另外一邊了,上一秒又不知道清掃了多少魔物,星幻聽了,只是愣了好一陣子:「……沒有一個地方是永遠的。」

      ……永遠,究竟是多遠?那年一起立下的誓言、只是隨著時間煙消雲散。

      小可看著她的表情,又輕輕的笑了:「曾經擁有過就夠了嗎?」

      「大概吧。至少我還有一個在天空的家,不至於說以旅行為生。」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施展了祝福的詠唱,好讓周圍的妖魔系魔物退避三舍,好讓其他人進行遠距離攻擊。

      「那夢夜旅行的契機是什麼?」

      「一開始跟某人很像,只是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她簡短的說了,那句話是每個冒險家的初衷,和涼雨一開始一模一樣。

      「不是為了承認自己,不是為了逃避家庭,也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成為主教。」她沒有什麼表情,僅是訴說她的想法:「在看遍這個世界之後,在旅行之後,也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在旅行的途中就會一個個去完成了。」

      「現在旅行的原因,只是想度過漫長的時間。」她簡潔的做出一個結論,小可疑笑非笑的模樣讓她十分困惑,不過她也不想花力氣在說這件事上。

_

      時間之路很漫長,途中的魔物都被消滅的差不多了。涼雨四處張望了一番,直到濸龍喊出聲:「小冬找到時間漩渦了。」

      夏克特在跳躍的時候總要先和梓嵐溝通一會兒:「小梓嵐,妳脖子斷掉會要師傅賠償嗎?」

      「......前輩你別嚇人了。」梓嵐有氣無力的說道,她知道夏克特動作只要一大,她都脖子在沒有固定的狀況下傷口一定又會撕裂開來。

      「這也要考慮吧,妳最近長高了越來越難抱了。」夏克特額冒冷汗,梓嵐沒想過自家前輩也挺會瞎操心的:「我會抓緊你的肩膀,所以別擔心啦前輩。」

      說起來梓嵐醒了之後夏克特就是用背的,使不上力的梓嵐也只能乖乖的窩在自家師傅的肩膀上,用右手臂勾著他的肩膀,左手也緊抓著肩膀上的衣料。

__

      「熊熊,話說當時我醒來的時候,為什麼夏不告訴我名字呢?」在通過時間漩渦好一陣子後,周圍的場景變成了紫色積木空間,涼雨像是想起了什麼,米熊也用手抓了抓長時間旅行而變長至肩膀的頭髮。

      「這我不知道,但我想夏克特只是害怕妳知道真相的樣子,所以一直保護著妳,讓你自己去尋找吧。」米熊的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她直率的說道:「其實我當初見到楓卡颯的時候也是,哇——這個人和小涼雨好像!本以為只是長的像,結果根本一模一樣嘛。」

      「原來如此,倒是我竟然完全沒有和你們在一起的記憶,實在是……」涼雨又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心中百般無奈:「……一定是怕我想起冰龍吧。」

      「沒辦法啊,妳和冰龍那麼要好。」米熊用力揉揉她的頭頂,在捏了捏對方的臉頰,涼雨笑道:「熊熊,這樣好癢。」她停下手來,摸摸涼雨右臉頰的冰晶,看起來不會痛。

      「夏也是溫柔過頭了……」涼雨眼神中有點悲傷,想起了冰龍的笑臉。米熊拿起斧頭,另外一隻手則牽著她的摯友:「他一直都是為妳著想的人呢,而且真的是貼心過頭了。」

      涼雨沉默了一會兒,表情有點難過,眉頭皺起來卻又說不上話;米熊見撞後,只是搔了搔後腦勺,平淡的表情和眼神和平常一樣看不出任何思緒:「小涼雨,在我面前妳沒有什麼事是不能說的。」

      「我知道。」她吐了一口氣,聽得出她悲傷的腔調:「總覺得我一直辜負著夏的心意,傷害了他好多次。」

      「是嗎?」米熊疑惑道,涼雨抬頭看向她一直都是明亮的紅色雙眼,她接著說下去:「我認為小涼雨並沒有做錯什麼,夏克特可以不用依靠人,甚至可以依賴比小涼雨還要更強的人,但他什麼都不說、選擇依賴了妳。」

      涼雨不明白的看著摯友的雙眼,她也不厭其煩的解釋道:「妳能明白自己是喜歡冰龍的不是嗎?他和夏的差別在哪,小涼雨是最清楚不過的。」她用拇指指向自己,露出不會在其他人面前展現的笑容:「我選擇跟著妳,僅是認為妳的一舉一動都是真心的,替人著想,又不厭其煩的包容大家的不足;即使平凡的讓外人看不起妳,但妳仍是我心中最強大的人。」

      涼雨懵在原地,她有點不明白米熊所說的話,但內心感受到的溫暖滿溢出來,她笑了,笑著笑著,臉頰上的冰晶碎了。

      「我相信夏克特不會責怪妳,也不會認為妳辜負他。」米熊單手插腰,一手將斧頭扛在手上:「是吧,莫里?」

      「啊?我不懂人類的感情,別問我。」祂不屑的語氣道,涼雨和米熊不約而同的笑了,米熊左手伸過去捧起她拿法杖的右手、微笑道:「選擇妳想怎麼走下去是妳的權利,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妳。」

      「不管妳在哪,不管妳忘記我幾次,我都會讓妳想起我。」涼雨聽完後露出笑容,久違的、燦爛的笑起來,在髮絲若隱若現的左眼,也充滿溫暖的光輝。

      「熊熊,我也好喜歡妳。」她淚光閃爍的很明顯,語氣甚至有點哭腔:「多虧有妳,才有現在的我。」

      「要是沒有“楓卡颯”這個時期,我真的不知道妳這麼愛哭。」她撇開臉,嘟嘴說道,麥色皮膚的臉蛋染上一層紅暈。

       「真的?」她驚呼,涼雨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的人,米熊瘋狂點頭。

      「雖然說有時候小涼雨遇到事情反應不會太大,但妳以前總是躺在冰龍懷裡哭到睡著,但也只不過一兩次而已。」米熊坦然道,坦率的模樣和內容讓涼雨防不勝防,臉頰紅成了一大片:「欸欸欸欸——?」

      「妳該不會以為我不知道吧,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妳在想什麼?更何況冰龍那傢伙老是一臉快樂到飛天的樣子,說著“小涼雨哭出來的樣子好令人心疼,但是真的超——可愛的。”老實說我有時候真的覺得他是個變態,但在其他狀況下他又很單純,所以我也沒阻止他靠近妳。」米熊模仿冰龍最常露出的微笑後馬上變回自己平淡的表情,涼雨無法吐槽摯友的坦率和直接,倒是左手蓋上自己的臉蛋說道:「雖然他是會這麼說的人沒錯啦……但聽了聽真是不好意思。」

      米熊吐了吐舌頭,攤手說道:「不不不,我認為能用幸福的表情說那種話還不會不好意思的人比較厲害。」

      「小涼雨愛哭不要緊,從楓卡颯變回小涼雨之後又更坦率的表達自己的心情了。我認為這樣是最好的,要是和冰龍那時候一樣憋出病來可不好,世界上多一個小涼雨來拯救都來不及。」米熊瞇起眼睛微笑,笑容彷彿告訴她,涼雨是他們的英雄。

      「試著和夏克特坦率的訴說自己的心情,我認為是過去小涼雨做不到的事情,但現在想必一定可以。」米熊這麼一說她就頓悟了這一切,冰龍會訴說自己的情緒,米熊會訴說自己的感覺,但相較之下夏克特和自己很像……不願意訴說自己的情緒,願意默默忍受,任時間沖淡一切。

      在追尋自己記憶的旅途上,爭吵都是因為彼此不願意訴說而引爆的爭端,雖說不至於分裂,但多少發覺自己和夏克特的距離感。

      「熊熊,謝謝妳。」看摯友想事情的途中,轉身劈砍靠近的魔物。見她思考有一個結論,她們倆又不約而同的笑了。

      殘月轉身觀望,通風口的附近有氣流,見米熊和涼雨說個不停,他懷疑的撇嘴:「怪了,小熊這個人的話有這麼多嗎?」

      「是呢,前一段時間幾乎都只是安靜跟在身邊而已,沒想到看起來話挺多的。」俠盜附和道,小可也點點頭:「是呢,表情也多了。」她轉身看向夏克特:「是不是和你待在一起久了都會沒什麼表情?」

      星幻泰然自若的眨眨眼睛:「菲斯特,小熊這個人唯一多話的人只有涼雨,沒有例外。」
      「她其他時間都很沉默,唯獨對涼雨是話多的不行。」夏克特向前走到他們那頭和他們集合,殘月盤腿坐在通風口看著他。

      「這倒是和我弟弟有點像。」濸龍一邊拉緊手套,一邊淡然說道,殘月挑眉問:「哦?怎麼說?」

      「回家看到留言板上幾乎都是那女孩的名字。」他嘆氣道,對傻弟弟的行為感到好笑又可愛,想起他寫了涼雨的一舉一動,想起了他對涼雨所帶領他們的感想,這也是讓他啟程來找他們的原因。

      他們乾笑了一場,同情了濸龍的心情,這時米熊和涼雨也過來集合了。

      「好啦,偉大的隊長,夏克特背著梓嵐要怎麼走上面好幾條通風管?」星幻一如往常的用著調侃的聲音問道,大家也聽習慣了,涼雨看了看梓嵐趴在夏克特背上的狀況,走過去和殘月看了一下通風口上攀爬的手柄,回頭和殘月並肩坐在通風口、摸了摸下巴。

      「夏太高了。」涼雨毫不疑惑的說道:「我來背梓嵐。」

      看著梓嵐硬是讓肩膀變得無比僵硬才慢慢的從蹲下身子的夏克特身上滑下來,一開始腳碰不到地板讓她慌了一下,多虧一群人扶著梓嵐才沒動到傷口。

      「為什麼要換人背?」梓嵐不明白的問,發現自己的臉蛋扣上涼雨的脖子是一個剛好的位置,腳也可以使力夾住自己另外一隻腳,手也可以抓到另外一隻手;涼雨笑道:「妳只要抓緊,基本上就不會動到妳的傷口。」梓嵐恍然大悟,後來涼雨接著說:「給我背不好嗎?」

      「沒有沒有,卡颯姐姐的背和夏前輩的背感覺是不一樣的。」涼雨站起來,走向通風口,忽然瞥見俠盜受傷的腳:「俠盜你……」

      「也不過就殘了一隻腳,我還是能自己上去的,別擔心。」他瞇起眼睛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涼雨點了點頭彎腰跨上通風口:「梓嵐妳一定要抓緊哦。」

      梓嵐答應她後,涼雨先行一步爬上通風口,小可推了推冬語:「其他人等等,冬語你走小卡颯後面,你的防護罩可以防禦比較大的範圍,她沒有想到上面可能還有敵人埋伏,拜託你嘍。」小可一說完,冬語點點頭趕緊跟了上去,星幻攤攤手:「果然是笨蛋隊長。」

      「妳也沒多聰明啊八婆。」米熊應到,在星幻爆怒之前鑽進了通風口,夏克特看向俠盜,俠盜揮了揮手示意他先上去,星幻也跟在夏克特後面上去。

      「我行動會比較慢,我墊後吧。」俠盜微笑說道,小可點點頭先上去,殘月則是跟在小可之後。

      「要是你失足可不好,我跟在你後面。」濸龍稍微攙扶了一下俠盜的身子,俠盜比冬語高一個頭讓他很不習慣,雖然他並不在意自己是男性中身高最矮的,但他總會嫌夏克特和俠盜這樣身高的人擋路。

      「仔細一看,你比月還要矮一些。」俠盜接受了他的幫助,好奇問:「問你多高會很失禮嗎?」

      「不會,我一米六八。」濸龍先踏上通風口,俠盜坐上來用沒受傷的腳撐起身子。

      「因為這麼問月他會超生氣的。」俠盜笑道:「一米六八……那小熊肯定和你一樣高了。」他稍微想了一下大家的高度,濸龍則是笑道:「我倒是覺得長那麼高,法師的衣服肯定不好買。」

      「也是,你這件肯定是訂製的吧。卡颯身上穿的是弓箭手的套裝。」俠盜研究了一翻,細看才看見衣服上的縫痕:「等等,你的衣服是手工做的?」

      見著俠盜驚嘆的表情,濸龍匪夷所思道,拉了拉自己的法袍:「嗯?很奇怪嗎?還是很難看?」

      「不,相當適合。本來只是發現和商店賣的不一樣,這才發現差了很多。」俠盜摸摸下巴:「你自己做的?」

      「是。」濸龍眨眨眼睛,俠盜又笑出來:「你真的不是女人嗎?」

      「我眼睛像我媽媽罷了。」濸龍無奈的扶額,俠盜倒是微笑道:「一般男生都沒你長得很好看。」

      「很多人這麼說,但看到傷疤就不這麼認為了。」濸龍扶著他的身體,讓他抓住向上爬的手柄:「單隻腳上的去嗎?」

       「可以的,謝了。」俠盜用手臂的力量撐起自己的身體,等腳踏到上一個手柄的時候手臂才會往上放一格再次向上爬。

       「到天空之城他們就能接受完善的治療了。」星幻重新綁緊了頭髮上的緞帶,小可仔細的看了一下她的頭髮:「……夢夜的雙馬尾果然是用燙的燙卷的。」

      「你有意見?」

      「怎麼敢有呢——」小可又嘻嘻嘻的笑起來,從她身邊跳走,沒見她拿暗器的動作,周圍的機器人和妖魔卻又被掃了個遍,這次她跳回殘月他身邊,從背後熊抱他。殘月見怪不怪,轉過去伸手摸摸她的腦袋。

      「哦,上來了。沒給濸龍添麻煩吧?」他和小可一人各抓俠盜一隻手,他費了好一番功夫單腳跳出來,高他們一個頭的身高差點把他們給壓扁。

      「才沒有。」俠盜直接往殘月身上倒,他不滿抗議道:「喂喂!你很重欸,你讓小可扶的時候就不會這樣子。」

      「好啦好啦,你別欺負小月月了。」小可在一旁笑道,俠盜也瞇眼笑起來好好的站好,殘月撇嘴:「就只知道欺負我。」

      「沒辦法,你好矮。」俠盜講到自己笑出來,殘月面紅耳赤,不滿吼道。

      「喂!」雖然被俠盜鬧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他們倆從小到大也就是死對頭一樣,什麼都合不來。

      看著他們打鬧,小可仍然帶著她一如往常的笑容:「像是親兄弟一樣呢。」濸龍拍了拍沾到灰塵的法袍,也凝望了一下他們倆嬉鬧的背影。

      「妳是獨生女?」濸龍看她一臉惆悵的模樣,小可搖搖頭:「有幾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

      濸龍淡然的看向她,她的表情一直維持著微笑,相較於她,自己從很久以前就不太愛笑了。

      「但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那個家了,也不記得他們長什麼樣子了。」她補充說道,轉過來對濸龍笑道,濸龍眨了眨眼睛,也轉過來看她那張招牌笑臉:「說起來我和妳不太熟。」

      「嗯——我本名是菲斯特,小可是大家對我的稱呼,嗯——我想想哦,好像沒跟什麼人好好的自我介紹過。」她一手摸臉蛋,一手撐著手肘,看起來很苦惱:「我來自楓之島,家族是法師,但我是盜賊門下的夜使者。」

      「我出生在冰原雪域,但之後搬到楓之島生活。」他們倆走在隊伍後頭:「但基本上是在楓之島長大的,應該和妳算同鄉人。」聽了小可拉尾音還不感到煩躁,反到是稀鬆平常的聊起來。

      「剛剛聽妳說的,這不代表妳都沒回家?」

      「嗯——對啊。」看她笑容滿面,泰然自若的說道,濸龍也沒再多表示些什麼。

      「小可——卡颯他們先上去了,我們也快走吧!」殘月在不遠處喊道,一邊催促著俠盜動作快點,小可點點頭:「好——我們走吧?」

      「嗯,走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01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更新|角色|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小說|奇幻|楓之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臉書的點圖活動 鯖魚... 後一篇:臉書點圖練習 九尾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any5331準備迎接週末的你
Friday Night要做什麼呢?當然就是……來我的小屋逛逛啦(ゝ∀・) (這2天小說、圖文日常【雙料更新】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