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鬼道品:四. 金翼

作者:山容│2019-07-04 14:33:43│贊助:0│人氣:387
四. 金翼

       柳條得說巨鵬的樣子很漂亮,金橙色的羽毛從腹部一路向上,色調漸漸加深鋪成一張威嚴十足的臉孔。黑色的勾喙和長爪一樣嚇人,翅膀像一襲斗篷鋪在身旁,浪花般的黑白兩色斑紋交錯層疊。牠正對著柳條看時,冠羽向上突起,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幕讓柳條很想笑。

       眼前是可能是三千世界裡最有威嚴的畜生,但是柳條卻只想笑。

      「你是可憐的小焰口,還是惹人厭的針口?」巨鵬說:「你可以靠近一點,然後告訴我。」
      「我是柳條。」柳條鼓起勇氣往前走。
      「柳條?」巨鵬眨眨眼。「你倒是回答得很乾脆。不怕我吃了你嗎?」
      「你說過你不吃我這種薜荔多。」柳條說。
      「我可能說謊。」
      「像你這樣大的畜生沒有必要說謊。」
       巨鵬搖搖頭。「真沒禮貌。什麼畜生?我是伽樓羅。」
      「你叫伽樓羅?」
      「不是,那是我的族類。我們是群鳥之王,諸禽之聖,千萬巨鵬中最尊貴的一支血脈。」巨鵬說:「我的名字是金翼熋王。」
     「金翼、熊、雄……」
     「算了,熋王對你們餓鬼的喉嚨太難了,你可以叫我金翼長老就好。」
     「金翼?」
     「金翼。」金翼噴了一口氣,柳條分不清那是從嘴巴還是鼻孔出來的。巨鵬有鼻孔嗎?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和人有約。」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人?」柳條問,金翼的頭往左偏,用視線凝視左翼當作回答。在牠左翼上有個可怕的咬痕,彷彿哪個惡毒的傢伙拿了一千把刀,同時刺入那列美麗的羽毛。飛羽和污血糾纏成一團,柳條聞到的腥臭就是從裡頭飄出來的。

      「我給了下手的毒蟲致命一擊,不過也付出一點代價。」金翼說。
      「你的傷口好嚴重。」柳條說:「應該要好好包紮一下,不然傷口爛掉你會死的。」
      「這樣問題可就麻煩了不是嗎?」金翼說這句話的口氣,好像柳條只是問牠歪了一根羽毛怎麼辦。巨鵬打了個哈欠,垂目望著天空發呆。
      「有什麼我能幫你嗎?」柳條問。
      「幫我?」金翼頭轉向下,深色的大眼睛疑問地看著她。「你覺得你能幫我什麼?」
      「不要看我個子小,我能做很多事。」柳條挺出大肚子說:「我今天幫媽媽拔完十畝地的雜草,又採完了所有的玉米筍。」
      「玉米筍?雜草?」金翼發出哼哼唧唧的怪聲。「確實了不起。」
      「你笑我?」柳條不高興了。「我也可以讓你在這自生自滅,但是我覺得不應該這樣,我想幫忙你為什麼不肯接受?」
      「抱歉、抱歉。」金翼的口氣聽不出半點歉意,但至少稍微嚴肅一點,肯低下頭正面對著柳條。「既然如此,看在你比另一個有勇氣,還肯走上前接近我的份上,我就讓你幫點小忙吧!」
      「另一個?」
      「唉唷,想幫忙就別這麼多問題。」金翼說:「重要的是你要幫忙我。」
      「我能幫你什麼?」柳條問。
      「我的左翼下有株魯花樹,那小東西可真不是蓋的。如果你能幫忙我可憐的翅膀脫離那株小樹,我就感激不盡了。」
      「魯花樹?」
抱著疑問,柳條往金翼左邊翅膀下的空隙走。雖然有巨大的羽毛覆蓋,但這兒的空間就是讓土松一家全部擠進來也還綽綽有餘。翅膀下的植物幾乎無一倖免,都被金翼的翅膀給壓垮、弄歪了,唯有一株魯花樹依然挺立,枝條上劍山般的尖刺穿透羽翮,刺進金翼的血肉裡。

      「看到樹了嗎?」金翼的聲音從翅膀的陰影外傳來。
      「我看到了。」柳條喊了回去。「是魯花樹沒錯。」
      「我說了是魯花樹。」金翼的聲音有些得意。「只有這種小樹的刺會這麼惱人。」
       柳條可不確定這是棵小樹。或許對金翼來說確實如此,但是在她看來,眼前根本是一座釘棍組成的高塔。爬上去只要一個不小心,她就會像伯勞鳥的獵物一樣給串在樹枝上,等著獻祭給五臟廟。

      「有辦法嗎?」金翼又問了一次。「沒辦法不勉強,你還是可以退出來回家去,沒人會知道你來過。」
      「我會幫你。」柳條這次喊得更大聲,她鼓起勇氣往前走,伸手爬上佈滿尖刺的魯花樹。魯花樹好像也知道有人要對付她,立刻反咬了柳條一口。
       
       好痛!

       柳條收回手,羽翼下光線昏暗,小血珠看起來是黑的。她沒叫出聲音,深吸一口氣又試了一次,小心把手掌和手指伸入尖刺之間,抓住粗厚的樹皮。濃密的葉子被擠到一旁,堅硬的木刺刮著柳條的手臂。她第二次深呼吸,挺起身體把腳也踩上去。

       有了手的經驗,腳要爬上樹就容易多了。柳條慢慢往上移動,不貪快一次只動一隻手腳。魯花樹恐怖的尖刺環繞在她身邊,隨時要刺穿她的血肉。這棵樹唯一的好處只有枝條堅硬,而柳條體重和樹葉相去不遠,沒有突然斷折的陷阱等在前方。
 
       至少柳條希望如此。
       金翼的翅膀就在樹頂上,和一串尖刺糾纏在一起。看到那傷口,柳條的心不禁揪在一起。這可憐的老傢伙和這團刺糾纏了七天?還真是夠牠受了。
       
        柳條繼續往上爬,慢慢抓到爬魯花樹的訣竅。有花苞和果實的老枝沒有嚇人的尖刺,能支撐她一路往上。只是到了樹頂,眼前就只剩一片尖刺交錯的劍山,柳條第三次深呼吸,雙腳選了一根安全的枝幹抓緊,鼓起勇氣將雙手伸進枝葉深處。金翼粗重的喘息聲立刻應和。
 
       柳條瞇起雙眼,奇怪的是她有了心理準備,反而感覺不到痛苦。她閉緊呼吸,將手伸到最長,用力將糾纏的枝條扯出傷口。遮住天空的翅膀突然往下壓,彷彿要將她壓進劍山中的恐怖魔怪。七天前的恐怖回憶突然湧來,柳條只能瞇起眼睛在心裡尖叫。

       我不怕、我不怕!
       才怪,她怕死了,她的手腳都在發抖。金翼的血滲出傷口,一點一點落在她臉上,她總算知道那天打在頭上的恐怖黏液是什麼了。金翼在發抖,這讓柳條更難做事,她沒有力氣一次扯開全部的枝條,只得一點一點撕開凝固的血肉。沾了血的尖刺變得滑溜,魯花樹不斷發出簌簌聲,搖晃的枝葉刮著柳條的身側。

       就快好了……

       當最後一根硬刺脫離時,金翼的翅膀瞬間騰空,捲動氣流讓四周的樹木倒伏。雖然還是在發抖,但是金翼頭向下彎看著寬闊的翅膀,傲慢得意的神色藏也藏不住。滿手滿身都是血的柳條抱著魯花樹,上氣不接下氣。

       她還以為自己死定了。
       金翼停止欣賞自己的翅膀,換個坐姿讓出撤退的路給柳條。柳條慢慢爬下樹,最後乾脆向外一跳,逃離滿布尖刺的魯花樹地獄。那株堅強的小樹沒加入其他倒在地上的同伴,依然挺立在金翼的身影下。這壞東西,遲早會惹出麻煩。柳條搖搖頭,拋下魯花樹轉過身面對金翼。比起頑劣的樹,愛嘀嘀咕咕的巨鵬可愛多了。
       巨鵬翅膀收到一半又張開,像個愛漂亮的薜荔多對剛長出來的秀髮拿不定主意。

      「給我點意見,我該把它收起來,還是繼續鋪平呢?」
      「你還有傷。」柳條說:「小心傷口變壞。」
      「我知道。」金翼似乎並不在意,將翅膀攤在地上繼續欣賞。「要是血弄髒到其他羽毛就不好了。」
      「你好奇怪。」
      「我知道。」

       柳條真希望自己有辦法能將金翼的視線從翅膀上移開。
      「我幫了你。」她說:「媽媽說要知道感恩。」
      「你媽媽真是個好媽媽。」金翼說。
      「她說要知道感恩。」柳條又說了一次。「我想你媽媽應該也說過同樣的話。」
      「我媽——我母親?」金翼總算回過神來,向下看著柳條。「喔,我懂了。果然是個薜荔多,重視償還與債務。說吧,你要什麼?」
      「我想要知道你為什麼來這裡。」
       金翼楞了一下。「我想你誤會了,一般來說是我能給你三個願望,只要是我能力範圍之內我都能幫你達成。」
      「我不用三個願望。」柳條搖頭說:「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來這裡。」
      「你確定?說不定我是一個神通廣大的天眾,故意變成這個樣子測試你。」金翼說:「放棄三個願望,未來要是你對我有其他要求,我大可以撒手不管。」

       柳條思考了一下,她是有很多想要的東西,但還是開口回答說:「我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而且你還受傷,許願逼你還恩情太惡劣了。」
       金翼愣了一下,那一瞬間柳條還以為牠真的要變回天眾的原貌。但沒有,巨鵬只是因為憋笑,所以臉才會變得那麼醜怪。牠上下打量柳條,玩味的神情讓人渾身不對勁。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你為什麼來這裡?」
      「這就是你的願望?」金翼問。
      「這就是我的願望。」柳條點點頭。
      「我得先警告你,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如果你要我講這個故事,你得想辦法讓我活到故事講完為止。那意味著你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就算是你最親密的家人也一樣。」
     「你要死了嗎?」柳條問。
     「運氣好的話,那株魯花樹的花朵正好為我送葬。」
     「媽媽說不管怎樣都要想辦法活下去。」
     「看來你媽媽也有不懂的事。」金翼說:「你還沒答應我的條件。」
     「好啦、好啦,我不會跟其他人說你的事。」
     「你這種口氣差強人意。」金翼又想了一下才說:「然後要是你不介意,讓我說故事的生活過得舒服一點,我會說得比較順暢。」
     「你想要我幫你做什麼?」
     「這個嗎……」金翼看了一眼偏斜的太陽。「你不是應該考慮更嚴重的問題嗎?」
       柳條倒抽一口氣。「宵禁!」

她急忙四肢並用,拋下金翼往土牆飛奔。要是她讓巡夜的針口抓到,媽媽一定會親手殺了她。

      「明天幫我帶點水上來!」金翼在她背後喊道:「要夠多,多到能幫我洗傷口才行!」

       柳條沒空回應牠,眼下可是性命交關的緊要時刻,自我陶醉的老巨鵬可以明天再煩惱。她一路跑,路上不忘跳進池塘裡沖掉滿身血腥,再踩著濕腳印繼續狂奔。夕陽下的影子愈拉愈長,西方三十三天上的仙宮散出月光,照亮她的路。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87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道品|言雨|盆栽人|奇幻|仙俠|小說|玄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三...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ck11648778自己
我 最 可 愛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