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追憶尋時】第六十一章、休憩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7-04 13:28:37│巴幣:0│人氣:65
      涼雨隨手灌了一瓶礦泉水,便將剩下的垃圾往魔物身上砸;他們位於時間塔內,有大半的傷害都是用冬語的防護罩擋了下來。

      他們都沒閒著,都拼了命的在為受傷的同伴開路,讓他們能早點得到完善的治療。

      「熊熊,妳沒事嗎?」涼雨在清掃完周邊的魔物後,趕緊瞬間移動、跑來滿頭大汗的米熊旁邊,她一手握著斧頭,但另外一手撫著自己的腹部。

      她用力搖頭,但她已經因為體力的消耗和時間漩渦的關係,走路變得搖搖晃晃的。

      「我背妳吧熊熊。」涼雨扶住她的肩膀,她便向前傾倒在涼雨懷裡,但口中還喃喃唸著:「不行啊,這樣怎麼保護妳和夏克特……」

      「妳已經保護我好多次了。」涼雨抱住她的身體:「放心吧,多虧了冰龍,我的防禦魔法增強不少哦。」接著轉過身來背起對方的身子,涼雨一直以來都是被她、冰龍、夏克特背過來的,她在印象中背他們的次數屈指可數。也曾經背著夏克特,卻因為身體太嬌小而用拖的把人給救回來。背著冰龍,卻總是被他高自己的一個頭給擋住視線。

      米熊和自己的身高已經差不多高了,背起來也不像背兩個男孩子一樣艱難,其實有時候涼雨甚至會羨慕米熊力氣大的可以把人扛起來。

      「熊熊,你一定要抓緊我哦。」

      「當然,絕對不會鬆開手的。」她抱緊了涼雨的肩膀,才發覺對方的體格越來越好,不在像以前一般纖細。

      「夏克特,跟緊星幻。」涼雨命令道,夏克特回頭過來點點頭,腳步輕盈、猶如乘著風一般跳過平台,星幻轉頭過來只是皺了眉頭,一如往常的瞪著涼雨。

      「真是不讓人省心,是嗎?」小可笑了,星幻不耐煩的瞅她一眼:「殘月,管好你家的煩女人。」

      殘月飛鏢往她那裡一扔,星幻嚇的不輕,但她周圍接近的怪物都被殘月的攻擊給清掉:「東張西望的不好哦。」

      他們向下跳躍,準備離開時間塔時、魔物蜂擁而至,冬語站穩腳步,握住長杖的中間,一道白色的聖光炸開來清掉了擋住路口的魔物;殘月掩護小可和俠盜讓他們快速通過,夏克特也抱著梓嵐趕緊離開時間塔,星幻走在她身後掩護。

      「卡颯!」殘月大喊,米熊睡在她身上沒有被四處魔物騷動的聲音嚇醒,濸龍和冬語守在門那和殘月站在一塊。

      「你們快點過去,不用擔心我。」涼雨朝他們跑起來,殘月先行離開保護已經離開時間塔的人;濸龍也示意冬語去協助殘月。

      後方的魔物試圖攻擊涼雨她們,正當涼雨要轉頭攻擊時,一個半透明的身體出現在他眼前——

      冰晶的突刺像是花朵般綻放開來,刺穿了魔物的身體、使他們動彈不得。

      涼雨傻在那裡,即使只有那麼一瞬間,她真的見著人影了。

      「趕緊過來!」濸龍喊道,涼雨回神過來趕緊繼續逃跑,米熊睡的軟爛,她不禁心裡吐槽起來:「哇啊啊,熊熊妳怎麼有這種把握在這裡睡覺啊!」

      他們穿過時間塔的大門,濸龍轉身用力一踩,豎立起來的冰牆阻擋了魔物的前進。

      「走了。」濸龍拉拉手套,涼雨這時呆愣的望著剛剛過來的地方;濸龍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來問道:「剛剛那個防禦,是我弟弟教妳的吧。」

      涼雨傻傻的看著他,疑惑道:「那個不是我施展的。」濸龍聽聞後皺眉頭,接著壓壓她的小腦袋:「長時間戰鬥讓你暈了吧,走吧,在走一段路就能回去休息了。」

      「啊。」涼雨欲言又止,別過頭再次看向剛剛逃出來的地方,難道濸龍沒有看見剛剛那個人影嗎?

      那個身影,守護自己到最後的身影。

      「是你嗎?冰龍。」涼雨憔悴的望向遠方,時間塔外頭的寒冷空氣仍沒有退散,但她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意。

      取而代之的是、說不盡在心頭的溫暖。

__

      「這邊是暫時歇息的地方,時間之霧也沒有聚集過來。」涼雨把米熊放下,讓她好好的平躺在地板上休息:「下次出發就是走時間走廊,好好休息。」

      夏克特把梓嵐極度小心的放下來,彷彿她是一個玻璃娃娃一般,星幻也提醒他千萬不能讓梓嵐脖子上的傷口受到拉扯。

      「欸欸,夢夜,我其實很好奇一件事耶。」小可放下俠盜後,推推星幻的肩膀,她皺眉頭轉過來:「幹嘛。」

      依舊露出不爽的表情,但小可笑了:「之前不是經歷了時間之霧嗎?夢夜是夢見了什麼?怎麼逃出來的?」

      「對耶,說是最可怕的時間是怎麼回事?」俠盜偶然想起那時的情況,他已經記不得那個夢境裡頭所出現的東西了。

      星幻腦海中浮現了她所熟悉的臉龐,但她並沒有對自己見到的東西所有陳述,反倒是選擇解釋那迷一般的時間之霧:「那時候情況緊急沒解釋清楚,其實時間之霧會喚醒的記憶大概是腦海中“最清晰的時間”。」她解釋道,殘月有聽沒有懂,星幻接著說:「就拿人來舉例好了,夏克特,你夢見什麼?」

      「應該是很小時候的事情了……」夏克特坐著的動作跟冬語有點相似,雙手撐在盤腿的腳踝上:「不知道怎麼說,但發覺沉溺進去的時候,場景變成了不太好的回憶。」

      「這就是在你心中的記憶,而且是平常不會記著的。」星幻嚴肅說道:「我在昏倒之前有說過,不管怎麼樣都要醒過來對吧。」
      
       所有醒著的人點點頭,她的神情也稍微放鬆下來:「醒不過來的話會因為這裡扭曲的時間加速死亡。幸好你們很爭氣啊。」她扭開礦泉水咕嚕咕嚕的喝起來,小可則是追問:「吶吶,夢夜還沒說自己夢見了什麼。」

      「走開,我沒有義務告訴妳我的人生。」她整個身體轉過去,小可還是繼續巴著她不放;夏克特只是看著星幻的背影。

      「夏,怎麼了?」涼雨見他在發呆,戳戳他的手臂問道,夏克特回神過來:「……沒什麼,只是覺得幻是個很堅強的人。」

      「是這樣嗎?」涼雨詫異道,不敢置信,開始交頭接耳:「夏知道星幻的秘密?」

      夏克特點點頭,涼雨驚恐了下:「什麼什麼?」

      「雖然是她妹妹跟我說的,但似乎是……男人呢。」小涼雨驚呆了,夏克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額頭冒汗:「別跟她提起,她會殺了我。」

      她瘋狂的點頭,接著濸龍一手遞來的巧克力麵包夾心,夏克特和涼雨同時盯向他那兒。

      「冬語說給你們倆分。」他淡然道,涼雨雙手捧著從來沒看過的食物,仔細端詳了一會兒。

      「這是什麼?」夏克特好奇的拉起上頭的麵包,看向裡頭的褐色夾餡,濸龍咬了咬食物吞下肚之後說道:「那是巧克力,很甜。」

      夏克特將拉起的一部分放回去,捏了一整塊下來放進嘴裡。涼雨見夏克特點點頭之後,她便整個拿起來咬,一邊咬還一邊含糊的說:「好吃!」

      看她吃的很高興,濸龍和夏克特不約而同的笑了,她吃了一半後遞給夏克特:「要是熊熊醒著的話就能給她吃了。」

      「嗯,是啊。」夏克特欣慰的揉揉她的腦袋,自己接著吃起來,然後涼雨來到米熊身邊躺好:「玩具城的食物熊熊不愛吃啊,出去之後馬上乘船去天空之城好了。」

      「大家就趁現在好好休息吧。」俠盜見場面緩和下來,大家看上去也累了,殘月也早就從坐著的姿勢變成側躺在自己身邊的模樣了。

      小可終究沒有問出一個所以然,回到他們身邊抱著殘月的背部睡了,俠盜橋好自己受傷的小腿,躺下來看著充滿霧氣的天花板。

       星幻眼神憔悴,她少見的撐著臉發呆,濸龍走過來梓嵐的身旁,輕輕的撫著她冰涼的額頭,小女孩呼吸平穩的睡著。

      梓嵐的臉上有不少沒擦乾淨的血漬,看來是要用力搓洗才清理的掉。星幻來到她身邊,用了魔法淨化,說是能讓她睡的安心的魔力。

      「晚安。」冬語讓濸龍靠在自己左肩膀,抵不過睡意的人早睡了,冬語坐著睡的時候一動也不動,是個讓人安心的靠墊。

      涼雨平躺,雙手放在胸口上後闔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不曉得是不是疲勞消耗的太快,平常總是翻了好久的涼雨這下輕易睡著了。

      夏克特撥開對方遮蓋許久的左側臉,沒有被冰晶侵蝕的臉蛋一直被蓋在她的瀏海下;涼雨就算睡著,手還是從剛剛就緊握著冰龍的長杖。

      他坐著打盹,像以前一樣,守護著他們。

__

      風梓嵐惺忪的張開雙眼,充滿了迷濛與疲憊,先前精神奕奕的模樣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說不盡的黯然。

      她感受脖子劇烈的疼痛,動彈不得、就連轉頭這樣的小動作她也做不來。

      這裡的感覺她很熟悉,但她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乾燥的喉嚨讓聲音變得極為沙啞,甚至說話的時候都會讓脖子痛的不行。

      「……有……誰在嗎?」她努力的擠出一句話,夢境醒過來卻是不真實,要不是傷口疼的像是被燒灼一般,她還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活著。

      身體的力量彷彿被抽乾了,身體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不斷的在抽蓄,痛的她開始呻吟,右手使力掐住自己的左胸口。

      恐懼感突然上身,我在哪裡?大家呢?為什麼只有我一個在這裡?是因為被打中要害苟延殘喘的躺在這裡等待死亡嗎?還是大家都不在了,剩我一個人在這裡發抖?

      好冷。

      「小梓嵐?」一個人緩緩的從她身邊靠近,梓嵐聽的很清楚、對方是剛起床的樣子,聲音聽上去很沒精神,但依舊來到自己身邊、輕輕的握住她緊抓胸口的手。

      「俠盜……哥哥……?」她的語氣像是找到了救贖,俠盜像是安撫小孩一般,輕撫著她的額頭:「大家都在喔。」

      小女孩熱淚盈眶,嚶嚶的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圓潤的雙眼被淚水給淹沒,不安的感覺隨其流淌。

      「沒事了,哥哥姐姐會保護妳,不會丟下妳。」俠盜輕輕的說,溫柔的眼神將貓一般銳利的瞳孔給柔和:「妳的身體需要休息,睡吧。」

       「嗯。」她的聲音帶有鼻音,聽了讓人不捨;替她輕輕的拭去淚水,用手掌蓋住了她的雙眼。

_

      冬語醒了,盤腿坐著發呆著。身邊的濸龍睡的很熟,臉上沉重的眼袋清晰可見,就連頭上的冰晶也少見的消失了,冬語常常靠在他身邊睡,但他第一次感受到這個人的體溫。

      彷彿鬆懈了所有的戒備,就連偷偷戳他的臉頰也沒有發覺。他睜著大大的眼睛看了一便睡著的大家,大家的衣服不是髒了就是破了,自己的白色衣裳也沒好去哪裡。

      他拿出手機,屏幕的右上角寫著二十百分比,眉頭一皺,但突然間他手上的東西震動起來,屏幕上出現了名字,還有綠色及紅色的按鍵。

      他咬下手套、按下了綠色的按鍵,將手機放到自己耳邊。

      「小冬,接電話的時候要出聲。」一陣沉默後、手機裡出現了聲音,冬語呆呆的嗯一聲,接著說:「樂犽看完我拍的影像了嗎?」

      「看完了,目前我這邊沒有出現會使用時間的怪物。」對方的聲音透過機械,也沒有出現斷斷續續的聲音,冬語驚嘆道:「我都沒發覺這邊的收訊還不錯,電話居然打的通。」冬語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

      「時間通道的物質相關的東西,可能是跟次元門或時空門相似的。」她平淡的說道:「你跟濸龍在一起吧?」

      「嗯,小濸還有其他人在睡覺。」

      「嗯,那就好,手機電量要注意哦。」

      「樂犽那邊的時間是幾點呢?」

      「早上七點,準備去上課。」

      「路上小心哦。」

      「小冬也要好好保護自己,掰掰。」

      「嗯,好。」

      聲音突然切斷,冬語將手機拿開耳邊,濸龍似乎是聽見冬語說話的聲音而起來。

      「小冬?」聽見他說話的聲音,冬語嚇的震了一下身體,濸龍握住他的手才安心下來。

      「剛剛和樂犽說話嗎?」他這麼一問,冬語點點頭:「小濸,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人睡覺都可以睡十個小時以上或者好幾天?」

      「體質和習慣的問題吧,你們的世界不是沒有這樣需要無時無刻跟魔物戰鬥的日常生活嗎?」濸龍這麼一說,對方有聽沒有懂的茫然點頭:「你睡飽了?」

      「我只要睡八個小時,甚至更少,就會自己醒過來了。」他呆呆的表情讓濸龍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冬語在任何人面前都像是個孩子。

      「那你去周圍巡邏吧?大家還要休息一陣子。」他像和孩子說話一般揉揉他的白髮,但冬語什麼都沒多說,向前埋進對方的頸窩、鬧彆扭說道:「不要,我要跟小濸一起。」

      濸龍無奈的拍拍對方的背:「那你可要安靜的等大家起床哦。」冬語跪坐起來,讓他躺上自己的大腿,沒過多久濸龍又昏沉沉的睡過去。

      冬語就愣愣的睜著兩個不同顏色、圓圓的眼睛放空,有時候閉目養神,有時候轉轉脖子。
      白髮少年的謎團,還是和初次見面一樣,從未解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87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小說|奇幻|更新|新楓之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六十章、 ... 後一篇:臉書的點圖練習 YOM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risgallows大家
新章節更新!【BL × PTSD題材小說】如歌般的呢喃。好希望有人可以留言交流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