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二十回

作者:Lubit│2019-07-04 11:12:25│贊助:8│人氣:151
  「我知道!開明獸!」

  而長年和弟弟一起搭檔工作的任鎗更不可能不明白。他於是和任鉉一同壓低身子,讓開明獸加快速度。當任家宅邸的圍牆終於進入他們的視線範圍,開明獸隨即使勁一躍,在宅邸的側院落地。

  青鴍在此時也飛回了任鉉身邊,他倆自開明獸身上下來,看了看四周,不是挺正常的嗎?

  「我們分頭去看看吧。我們現在應該在東門這裡,你往西,我往東。要是發生了什麼就讓青鴍鳴叫,我和開明獸會趕過去。兩刻鐘後在正殿集合。」

  「知道了。」

  兄弟兩人就地解散。他們開了每一扇門、繞過每一條走廊,找遍全宅邸上下,除了靠近大院那兒破爛得像片廢墟,其他都還很完好。不過最令他們奇怪的一點是,任家怎麼可能沒有人?本家人加上小廝、丫環等等少說也該有一百個,這兒卻是一片死寂。

  不過等到他們來到正院時,一切都明瞭了。大片黑褐的血跡與斷垣殘壁,角落還殘留著幾張燃燒了一半剩下的術符殘骸,最令人怵目驚心的非屬牆壁上那些瘴氣汙染而餘下的紫黑斑駁。

  外人或許只會以為這家人遇到強盜集團洗劫滅口,可他們不必思考也能明白,這是山海師和大批妖魔搏鬥過的痕跡,而且輸的是山海師一方。

  「喂喂……這是處罰我們逃避的惡作劇嗎?」

  如果真的是的話也太惡趣味了,就連平常一副吊兒郎當的任鎗也嚇得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也不敢相信……房間裡沒積什麼灰塵,我想應該是幾天前才發生的事情。」

  「嗯,我也是這麼推斷的。而且——」

  「而且?」

  任鉉很清楚他哥哥一向是有話直說不猶豫的類型,他像現在這樣期期艾艾的,還是第一次見。

  「我在小鈴的衣物室裡找到了沾血跡的翟衣,花色和丫環們一個月前在織的那一件一模一樣。」

  「是她成年禮穿的衣服?」

  「應該是。但是被好好地換了下來,平擺在衣物室裡那張紅木長椅子上。」

  任鎗說完,兩人陷入了沉默。這一切實在太過奇怪了。

  「從牆壁上那些瘴氣的痕跡、消失的人們、破爛的宅邸看來,可以肯定任家在我們離開之後,遭到了妖魔襲擊吧。」

  「這確實有可能,但屍體呢?有血跡不可能沒有屍體啊。」

  「我不想這麼說,但或許妖魔吃掉了……」

  「白癡!那應該會留下屍塊跟骨頭才對。」

  「對喔,而且血跡的顏色很一致,應該都是同一時間造成的。如果之後妖魔們來吃山海師的屍體,應該會有不一樣顏色的血跡才對。屍體大概沒有在這裡留太久,應該被移走了。

  「但是是誰移走的?小鈴的衣服又怎麼解釋?」

  「小鈴、小鈴……對啦!」

  「對啦?」

  任鉉簡直像是被雷劈到一樣,大吼出聲:

  「抄本!有人把抄本拿走了!」

  「哈?該不會是那群妖魔把抄本……」

  「不可能。我們直到剛剛都還有辦法召喚妖魔,青鴍跟開明獸也都服從我們,證明術符還有作用,抄本還在運作,沒有被毀損。」

  「那……城裡的人?如果大家真的都被殺光了,而城裡的葬儀社來收屍,順便把抄本給……」

  「他們不可能放著倉庫裡那些珠寶不偷,去偷一本破書吧?我剛剛把倉庫都看過了一遍,不見的只有抄本而已。」

  「那麼,如果是小鈴活了下來,把那件沾滿血的衣服換掉,帶著抄本一起逃跑了?」

  「這是我目前想到最有可能的發展。」

  畢竟依那件衣服擺放的方式來看,比起是什麼人刻意強迫她換掉,更像是她自己脫下來擺好的。而且如果真的要把復祖帶走,哪有那種閒情逸致要她換什麼衣服。這麼一想,任鈴雖然現在也不在這裡,但比較像是她自己離開的。

  「所以小鈴可能還活著囉……」

  「很有可能。其他人不好說,但我想小鈴應該是最有可能活著的一個。」

  「這麼說來,膳房裡的東西也少了很多,大部分是適合長久保存又輕便的食糧。還有倉庫裡也少了些工具。」

  任鎗這週才因為打破花瓶而被罰去掃倉庫和清點糧食,這幾天家裡東西的去向和數量他都很清楚。

  「那麼只能這樣想了,小鈴逃過了成年禮的大劫,帶著抄本和旅行所需的東西逃跑了。」

  「說是逃跑,她還能逃去哪?」

  「不曉得……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找到她了。我很擔心她,一方面也只有她能告訴我們,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

  「嗯,說得也是。」

  「總之先到金園去看看吧,去找分家,也許小鈴會在那裡。」

  「她要是在那裡,早就被抓去王城了。」

  「抓去?」

  任鎗說著,將他剛才巡視宅邸時找到的紙張扔給任鉉。說是扔,因為他早把那張紙揉成了一顆球。

  「……他們在捉山海師?」

  「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但傳單竟然發到這種深山裡來,簡直像是刻意在警告我們,別到城裡去。」

  上頭還蓋了西方金族族長的專屬金印,看來是官方消息沒錯。

  「可是……為什麼?」

  任鉉怎麼也想不通,他們哪裡惹到金族了?難不成要像莫家那樣有求必應嗎?

  「誰知道。雖然小鈴確實可能到金園去了,可總不能搞得我們自己也被抓吧。」

  「那她還有什麼地方可去?媽媽的娘家?」

  「水族嗎?」

  「希望在捉山海師的還只有金族而已。總之先到北方去吧,去到了再想辦法,真被捉了就逃,至少賭一把。」

  「……也對。」

  兄弟倆這下都少了平時玩鬧的心情,氣氛沉重得說句話都讓他們難受。雖然還不是個明確的結果,但任家除了他們妹妹外應該都被殺了,現在就連金族都反過來捅他們一刀。

  任鎗再次喚出開明獸,任鉉將青鴍放出去探路,兩人頭也不回地奔離宅邸,奔離那詭異得讓他們不安、曾經最為溫暖的家園,一路前往北方。



  時間飛快流逝,各方分別立下自己的目標,並且朝其前進。他們各自的心志與理想相互碰撞,將在北方水族掀起一場狂亂風雪。



  時間是二月初,若是其他處,氣候應已開始回暖,然位處高原的北方水族仍是酷寒。作為防守御廷北境的部族,水族的地形替他們提供了易守難攻的優勢,崎嶇的地形與稀薄的空氣,若非長年生活於此地,一般的士兵絕對吃不消。

  從樹林裡探出頭來,大河的另一頭便是北方水族的領地。一片皚皚山頭險峻又高聳,另一頭切穿山脈的溪流與大河匯集。山腳下列隊的馬車與商人正等著將貨物賣往水族。從他們排隊的方向看來,大河上游那兒的大型木造建築應該就是關口了。

  「這裡就是……北方水族。」

  任鈴望著那片黑岩峭壁,不禁心生敬畏地打了個哆嗦。

----------

寫雙胞胎寫得超開心(住口)

這次終於不唬爛,真的是新篇章了啦

我常常寫到一半忘記要加什麼情節進去,才變成我進度掌控很有問題……

感謝各位的支持,歡迎留言批評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86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0703 - 一些小碎唸... 後一篇:0705 - 小公告與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