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茜色|短篇】轉生後的惡狼(齋藤中心)

作者:Nil*夜*はじめ│在茜色的世界中與君詠唱│2019-07-02 23:07:50│贊助:14│人氣:42
※時空:現代職場
※字數規定:2000~5000字以內
※私設:佐藤 初(Sato Hajime)是齋藤 一(Saito Hajime)在現代的名字。
※劇透的齋藤卡片:《與巫女的相逢》、《狼的武士道》、《頭號弟子的初心》、《殘月的秘事》、《歡迎來到化裝舞會!》




轉生後的惡狼

【渡邊警員的回想】

  原來佐藤初警官是個大近視!他鼻樑上的半黑框眼鏡,戴了好多天,鏡片厚得嚇人,度數十之八九接近一千度吧?聽本人說是之前習慣用的隱形眼鏡缺貨,在等廠商補貨。平常辦公時,他沒什麼架子,戴上眼鏡後,不但沒有變嚴肅,反而更像……呃……菜鳥?這要怎麼說呢?像是,他一忘記戴眼鏡,就會莫名跌倒、對著柱子說話、想用筷子夾起盤子上的圖案……

  總之,佐藤警官太可憐了!希望這杯咖啡能幫他打起精神——

  「哪,佐藤老弟,值班結束後去喝一杯。常去的居酒屋進了你老家產的酒,如何?」署長緊閉的辦公室突然傳出粗聲粗氣的邀約,嚇得我差點沒拿好買回來的卡布奇諾。不知道佐藤警官回了什麼(我也不好耳朵貼上門偷聽),署長居然哈哈大笑:

  「那好,你下次帶尊夫人來,我也見識見識她的酒量。」

  嚇!真是件大新聞,佐藤警官拒絕署長的邀約,還將火線引到自家妻子身上,擺明是個妻管嚴……好難理解為什麼他還能這麼得上頭歡心。

  「有聽過佐藤的『惡狼』稱號吧?」清水前輩聽了我的牢騷,呵呵接過卡布奇諾。看他又想放下手邊工作閒聊——喂喂,快付錢、咖啡的錢啦!兩杯喔!

  前輩嫌棄地兩指夾起兩枚五百元硬幣給我,自顧自地說起佐藤警官的事蹟。我這才知道,佐藤警官靠的是他吸引大案子的微妙體質。要是我們這些平庸的人,痛苦得飯吞下喉都像吞石頭,可是他卻能如魚得水。

  「聽好了,」前輩偷瞄一眼署長的辦公室,一副不想給當事人聽到的表情:「你要殺人,不要給他知道;給他知道,就絕對不要逃、不要反抗,懂了嗎?」

  我唔喔喔幾聲,馬上抗議自己怎麼可能殺人——

  「喲!阿初,我和小廣請你的。」前輩悠哉地將咖啡舉高遞出去。

  「……謝謝。」

  那一刻,身體僵硬得連轉頭都呼吸困難,還要勉強擠出笑容,我內心天人交戰:天啊!我們的對話全被聽光了嗎?佐藤警官什麼時候走過來?之後又要在逮捕術訓練,被他狠狠地摔來摔去磨亮地板……

  沒跟你說過嗎?佐藤警官雖然平日辦公沒什麼架子,老被調來的菜鳥欺負,可是呀,他年紀輕輕就當上劍術指導教官,也是少數靠實力一下提拔到警部的菁英。那些欺負他的,在道場上可是會被嚴格訓練一番喔!我嗎?我才沒有欺負佐藤警官哩,一分配進來,就慘遭清水前輩修理一頓囉!

  對了對了,聽說,佐藤初警官最厲害的還是他的居合劍術。


【同期清水警部補的贅述】

  兩個月前,警視廳丟給我們一顆燒燙燙的山芋。這個人位階比我高一等,和阿初一樣是警部,待人處世的態度卻天差地遠。他的人品有一點點問題,是個城府很深的傢伙……

  入職場的各位多多少少要有點城府,才能生存;只不過啊,新來的警部做得實在過火了。靠著一張嘴和老實的外表活下去不是問題,有意無意地套我們話不是犯罪。經驗老道的人,一下察覺他在測試我們的底線有多低;神經粗得像我家笨蛋後輩,還以為是自己不會讀空氣。

  你好奇阿初怎麼看嗎?一下進入話題核心,年輕人太急躁不好,容易被套話唷。嘛,我不介意直接說,前面鋪陳這麼一段,也是因為阿初太恐怖了。

  不是所有山芋都有名字,就這顆名字叫竹中高太。該說阿初沒心眼,還是看得遠,不論竹中怎麼捉弄他、讓他尷尬,阿初都瞇眼笑笑帶過,從不跟他計較。唯有一次,就那一次,你記住,絕對不可拿惡狼的心頭一塊肉開玩笑。那塊肉,就是阿初的太太呀!

  佐藤太太在我們之間很有名氣,不知算好,還是不算好?可能因為不是土生土長的大和撫子,第一次見面的印象太衝擊。那晚臨時去阿初家吃飯叨擾,剛好佐藤太太下班時間和我們執勤結束時間差不多,本來預期觀摩她會怎麼展現廚藝,沒想到、沒想到……阿初負責下廚和料理,佐藤太太只是個……只有洗米、洗菜的助手。

  聽起來很沒用,對吧?不巧的是,當我第三次去阿初家蹭飯,竹中那人居然裝熟跟上來。大概全警署上下,就阿初的底線他沒摸清,讓他心急了。連我家後輩都疑惑,這傢伙比他早一步去佐藤警官家打擾,裝熟過頭了吧?

  然後呢,就給竹中目睹到我說的煮飯那回事啦。喔,他沒有在人家地盤造次。過沒幾天,大家聚在一起吃飯,我們的署長也在場喔。我們熱烈抱怨自家太太的不是,只有阿初默默喝酒。大家也熟知他愛妻,可是竹中這新來的不知道,我們也懶得提醒他,誰教他越矩試探,就讓他哪天吃個大虧吧。

  「對呀,妻子就是要安分守己、做好本分,丈夫萬萬不可以越矩代庖,佐藤君,你說是不是啊?」

  竹中接了某個人的話,表面上拉阿初一起抱怨,實際上,他想藉眾人的氣頭上,來壓制阿初。記得……竹中慢阿初一年升上警部。

  竹中話一脫口瞬間,了解阿初性情的人都捏把冷汗;我趕緊狠狠踹了後輩的小腿肚,免得他嘴巴也跟著造口業。後輩平常遲鈍,這時就特別機靈,笨拙地假裝忙著喝酒——哼,看在他還有點慧根上,就不計較他之後吐在我身上吧。

  「嗯,夫妻間有協調就好。」阿初扶了扶戴不習慣的眼鏡。

  「怪不得前幾天能在你家見識到你的好廚藝。」

  「謝謝誇獎。」

  不愧是言簡意賅的句點王,阿初輕描淡寫帶過,聽起來好像太太不會煮飯,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這樣也挺好的嘛,妻子做不來的事情,就由丈夫來做。還好我家那位工作再忙,也會把菜煮好好。」

  簡直在罵阿初的太太無能啊!插旗的前奏!前奏!

  「即使她生病發高燒,也會要她做嗎?」阿初沒來由確認般問道。

  「佐藤君在問什麼問題,她沒做完做好,就要負起責任做完呀。難道我們警察生病,就能隨隨便便請假?」

  阿初回了「是嗎」兩字,語氣和平常沒什麼差別,本身也沒散發出絲毫怒氣。竹中笑笑地轉移話題,他倒酒的手抖了一下,看得出他很失望又沒惹怒同位階的阿初。不過呀,別看阿初冷處理竹中的嘲諷,他的怒氣一上來,就連我也嚇得——要是我是德國狼犬——都想夾緊尾巴溜之大吉了!

  事後那三天,風平浪靜,警署的氣氛跟往常一樣忙忙碌碌,沒有為了什麼事吵起來。看起來竹中放棄不纏著阿初了。只不過,在我們的眼中,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因為,劍道訓練就在三天後。

  你聽渡邊那小子說阿初沒戴眼鏡的事,想知道阿初的隱形眼鏡有著落了嗎?很不幸的是,沒有。聽說那款隱形眼鏡是外國貨,似乎是少數能讓阿初「接受」的款型……沒想到連你這個不相干的外人,也這麼擔心阿初。阿初真是命好,不管走到哪裡,大家都不自覺想照顧他。嘛,他也不愛依賴旁人,在我們意識到他需要幫忙前,就自己處理好了,除了隱形眼鏡缺貨這檔事。

  好啦,就來說說三天後的劍道場發生什麼事!


【那一日】

  夏日的天空萬里無雲,蟬聲齊放,如環繞音響,唧唧唧唧的蟬叫聲在警員們的耳畔迴響。他們充耳不聞,無不精神抖擻練習劍術。在指導教官佐藤初的眼皮底下,沒人敢鬆懈,因為,他的嚴厲指導聲可比蟬聲還兇猛。

  「你腰桿打太直了,是想當稻草人給敵人戳成蜂窩嗎?」
  「你左腳跟抹了三秒膠黏在地板上?老太太走路都比你快!」
  「你那什麼聲音?跟你弟打蜘蛛的尖叫聲沒兩樣……蛤?廢話,用你的丹田喊!」


  佐藤一上道場就變魔鬼。他對學長制視若無睹,管你長官還是警視廳調來的紅人,一律平等洗禮指正。姿勢錯誤,罵;聲音有氣無力,該罵;打擊力道不夠,照樣罵!

  這股狂妄的氣焰和平時待人溫和的態度,天差地遠,連當事人沒自覺,甚至事後反問,真有這麼一回事嗎?

  練習前一小時,幾個人聯手偷偷藏起佐藤的眼鏡,以為可以害他失職。萬萬沒想到,佐藤竟然跟往常一樣訓練他們,沒有半點失態。苦得他們只敢把哀號吞進肚子裡。要是喊出來,大概會被「有力氣哭爸」為由,淪落前後跳揮劍一千次的悽慘下場……

  他們永遠想像不到,這位年輕的劍術指導教官,曾經是另一個世界的人斬。以染滿鮮血的雙手和愛刀鬼神丸國重,葬送無數浪人的性命。過去的他,是某個平行世界的新選組第三隊隊長齋藤一;拜神明大人實現太陽巫女的願望所賜,在他年老病危之際,轉生到她的世界的某戶人家,並且兩人同年出生。

  佐藤(齋藤)不禁懷疑,是神明大人開的玩笑,還是巫女許願的內容過於詳細完整?

  除了保有前世的記憶,就連大近視和雙重人格也原封不動繼承。誇張的是,只要身體進入戰鬥狀態,視力會自動變2.0遠視,不限握刀、持槍或空手戰鬥等各種形式。

  巫女完成使命、回到原來世界後,兩人在咬蘋果競賽重逢……神明大人還真愛開玩笑……

  警署劍道場內空氣沉悶混濁,愈接近訓練結束時間,眾人的焦躁感膨脹到,經過門口的執勤員警都避之唯恐不及。宣布解散剎那,宛如一根針刺破飽滿的氣球,高度緊繃的氣氛瞬間洩氣,摘下防護面罩後的臉滿是汗水,眼睛不知吃了多少回汗水了。

  「佐藤老弟。」今天難得一起練習的署長突然喊住佐藤初。

  「你跟竹中打一場。」

  ╳

  重新著上護具的兩人,以中段構持,劍尖指著彼此的喉部,維持一刀一足的安全距離。竹中調來這裡兩個月以來,第三次和佐藤交手。佐藤有個奇妙的傳聞,凡找碴的,都會在劍技訓練或逮捕術訓練時,遭佐藤藉機狠狠修理一頓。他今天繃緊神經,左等右等,總算在署長心血來潮的命令,再次對上佐藤。

  竹中首先發動攻擊,想來一記先發制人。他佯裝攻擊面部,打算趁佐藤身體右斜閃過時,給予他手部痛擊。

  「嚇呀、手!」

  然而,佐藤不僅沒有身體傾斜閃開,眨眼間,他舉高手腕,以些微的差距讓竹中的劍落空,並給予拔擊面,迅速奪走一分。雖然竹中頭戴面罩,頭頂吃下的那記重擊,還是讓他暈頭轉向、險些站不住腳。他連忙拉開距離,重新擺好中段構持。

  他以為,依那人在道場上的急性子和前兩次的交手經驗,會急於發動攻擊,速速結束這場對決;卻與預期相反,對方一反往常,按兵不動,像在……等待他恢復意識。雖然竹中在劍道界,以同齡來說,是個性沉穩的好手,不會輕易遭敵方的挑釁激怒;佐藤的傲慢,卻如一顆掉進水裡的小石子,激起一波波的焦躁與恐懼。

  以劍道規則,當然不可能給他們永遠對峙下去。他沒佐藤初的臉皮薄,可以接受那種「高手的境界」對峙到結束。要是真的結束,那群看好戲的傢伙肯定會嘲笑他們倆,一個畏戰,一個半吊子。

  就在倒數十秒左右(他猜的),他「喝」地大喊、跨出步伐發動第二波攻擊;渾厚的吆喝聲自丹田發出,響徹整座道場。

  竹劍「啪」地掉在地上,回過神,佐藤的劍尖已刺擊他的喉部,那股力道紮實地將他擊倒在地。

  「……刺喉。勝負已分!」負責判定的清水警部補叫道。

  署長響亮的拍手叫好聲刺入耳裡,他輸得很慘。

  雙方行禮結束後,竹中解下面罩、輕輕觸摸腫痛起的喉部,可不能不冰敷……忽地,有隻左手搭住他的肩膀,小聲卻清晰地告訴他:

  「連基本比賽對打都打不好,還想指揮同樣有工作的老婆做家事,嫁給你悲劇過頭了吧。」話畢,佐藤鬆手離開,將竹劍和面罩交給怯怯靠過去的後輩。

  你在上司的面前表現差勁,還想嘴砲別人家的老婆,省省吧你。

  意思大概是這樣。

  竹中憤怒地拋開手上的面罩和竹劍,嘶吼撲向佐藤的背部;然後,再一次躺在地上,兩眼冒金星。

  竹中就這麼被俐落地過肩摔。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又不到數秒結束,驚得眾人不敢吭一聲,有的嚇得嘴巴一張一闔。佐藤細長的綠眸冷冷掃視他們,他們連忙撇開視線,誰也不想招惹這頭「惡狼」。

  剛剛那場比賽,讓他們不約而同冒出冷汗。他們從未看過佐藤單方面徹徹底底壓制任何人,無論平常的對打訓練,還是劍道比賽上。換句話說,佐藤初一直對所有人手下留情。

  始作俑者署長更是心裡讚嘆,他總算親眼目睹佐藤初真正的實力。這小子平日寡言低調、待人溫和謙遜,儘管訓練警員的劍技和逮捕術嚴厲這點,有時難讓人忍受。

  今天,佐藤對上竹中襲來的每一劍,皆一一正面化解,從不閃躲。他等待竹中發動攻勢,的確頗為傲慢,但那也是實力夠強啊。若是真刀對決,竹中早在第一刀就被劈成兩半。

  能藉著三天前佐藤與竹中的過節,來引誘出佐藤的實力,真是天時、地利、人和。誰教佐藤初和新選組的齋藤一的名字發音太相似,他又不想讓下屬知道自己是新選組迷哪!




【後記】

  這是抽中殘月齋藤卡的還願文。在寫完以前,只要拿召喚券去抽,不是抽到三星卡齋藤,就是loading畫面跑出他,像在問我何時寫完(大汗)。

齋藤的設定由來:

《與巫女的相逢》
。可憑殺氣判斷敵人位置,並且徒手將揮刀的醉漢摔出去;
。切魚技術高超;
。夾盤子上的圖案。


《狼的武士道》
。視新選組如重要的家人→私衍生出齋藤愛妻的設定。

《頭號弟子的初心》
。大家想照顧齋藤。

《殘月的秘事》
。想證明自己變強、有能力解決過往的爛攤子。

《歡迎來到化裝舞會!》
。咬蘋果競賽的回憶。

  歷史上的齋藤撐過一場場戰爭終老,最後因胃潰瘍去世,享年七十二歲(在轉生後的齋藤眼裡,找碴的全是屁孩)。而鬼神丸國重為傳說中的愛刀。

  齋藤能在職場上的人際關係不算差,約莫是巫女許願來的,大概就「至少還過得去,不至於惹人厭、被排擠」(小聲)。神明大人參考巫女看過的某部少女漫畫中的轉生設定(說出漫畫名就劇透那部了,所以,噓XD)

  不過,巫女回到原來世界前,也跟齋藤約定,要學會收起殺氣,不然一握刀就殺氣外漏,很容易被敵人看穿殺掉。齋藤確實作到,並將這個習慣帶到轉生後的時空。

  本篇同人和〈曉闇〉同系列,〈曉闇〉的時空背景發生在茜色世界。原本想安排巫女登場、齋藤在現代職場展現居合,但已經和阿一約定字數控制在五千字以內,只好留待以後再提(笑)。

  最近剛好看了兩部很有意思的漫畫:《深夜的奇葩戀愛圖鑑》和《凪的新生活》,從中得到靈感。

  劍道方面參考了小說《武士道十八歲》、《體育運動大辭典》和劍道招數示範影片。如果劍技過招上有描述錯誤,請不吝指正,謝謝。



同系列小說:
【500日紀念】曉闇(齋藤中心)

相關文章:
【心得】幕之國男子齋藤一的故事(劇透+圖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71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在茜色的世界中與君詠唱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Nyx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被囚禁的掌心 ... 後一篇:【嗜閱】《少女與魔馬》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36107021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