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達人專欄] 【飛鳥】唐吉軻德症候群 「十診」

作者:飛鳥│2019-06-30 12:15:44│贊助:66│人氣:557


十診 「故事」

「我想為你們講一個故事。」

  那男人是個不存在的人。

  不,或許該說,他是「漸漸變得不存在」了。

  從前的他,是名往來南美與日本之間的智慧犯,將大量毒品導入日本,或把人力送去南美的幫派。不只日本警方拿他沒轍,連聯邦政府也對他束手無策。他行走於光明中,卻工作於黑暗深處,這樣的他是難以捉摸的一個異端。他自知罪大惡極,卻還是樂在其中。

  因為這是自幼便孤獨的他,所學會的唯一生存之道。

  弱肉強食、壓榨弱小,男人將自己一步一步推向頂端。

  男人原以為這就是自己的一切,直到他遇見了那名女孩。

  他與那名女孩在一場交易中相遇。當時男人所在的組織,正準備將無家可歸的女孩賣往墨西哥。男人原本對此無動於衷,然而預謀的黑吃黑卻正巧爆發,他在一陣槍林彈雨中倖存,除了女孩和他,其餘的人都沒能活下來。

  萬般機緣之下,男人救了女孩一命,為躲避追殺,他們踏上了亡命之旅,足足數個月無法安歇。對男人來說,這正是弱肉強食。是自己太軟弱了,才會被部下併吞掉。反正,自己早已罪無可赦,會落得這樣的下場也是理所當然。

  「你或許做了很多錯事,但你卻救了我呢。」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竟然因為女孩的一句話而瓦解了。

  「假如……全世界都不原諒你,那麼,只要我原諒你不就好了嗎?笨蛋。」

  罪大惡極的男人赫然發現,自己不可救藥的心靈,竟然也能因她而獲得救贖。

  他們攜手努力,總算擺脫這場權力鬥爭。男人決定金盆洗手,跟女孩一起隱居到日本。運用男人的機智以及女孩的親和力,他們終於蛻變成功,獲得嶄新的人生。

  故事到這裡本該畫上美滿的句點,但是句點卻強硬地被勾上尾巴,成為一個駭人的故事中繼處。女孩變了,最初是自家飼養的小狗,化作菜餚出現在餐桌之上。

  然後更多可怕的舉動——就像不知名的惡魔附著其身般,她的表現越來越像一名愚者。

  這讓男人痛苦不已。他發現愛妻的瞳孔逐日轉紅,找過許多醫師,紛紛以心理疾病作為總結。他苦惱而束手無策,只能目睹女孩日漸成為自己不認識的怪物。

  他也曾想過拋下患病的女孩,去尋覓另一片天地。

  但諷刺的是,那女孩對他來說,就是世界的一切。

  「她叫做織田尤佳里,這名字是多麼地悅耳啊。」

  朝陽映照下,凱納金少見地勾起微笑,然而微笑間卻又難以察覺到情感。

  打從凱納金開始述說起往事,周遭的空氣就越為壓抑。然而,我們非但沒有阻止他,好奇心還強迫著我們繼續聽下去。我的心跳隨進展逐漸加快,內心則被不安感給占滿。是錯覺嗎?我彷彿從他的故事中,看到了一絲既視感。

  「好悲傷、好悲傷、好悲傷。」

  凱納金用三句同樣的話,為故事做出轉折:「這是『當時』的我所能感受的。」

  尤佳里日漸迷失在幻想中。她會將穿梭的車看成奔騰河流、她會把漫天雲彩看成可怕的外星侵略者、她更會將自己的雙胞胎兒女當成巨大蠕蟲,並厭惡的想要將其殺害。為此,不只是凱納金,就連偶爾正常的她也悲慟不已,卻只能徘徊在理智與幻想之間。

  「我好害怕。」瑟縮於陰暗的小房間中,尤佳里以層層棉被包裹自己,就像恐懼將自我釋放出來般,她開始足不出戶。日日夜夜,她眨著泛淚的紅色瞳孔向凱納金哭訴:「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了……救救我。」

  救救我,金。

  死亡很可怕嗎?不,可怕的是活著卻不再是自己。

  「我不想失去自我!我想要思考,想要當個人類!」

  尤佳里瀕臨崩潰,但她仍試圖抵抗幻想世界的溢出。她多次想要自殺,卻往往被凱納金阻止。活下去吧、活下去吧。愛人的話語鼓勵著她,她終於重拾信心,卻在回神時又發現差點殺死她摯愛之人,進而繼續淪落。

  她最終放棄了希望。

  「救救我,金。」

  「當她淚眼婆娑地向我哀求時,我知道,我必須去做。」

  凱納金看著我和速水,於胸前輕捏起拳頭,隨後又放開。

  「我必須去做。」他又重複了一次,湛藍瞳孔無限深邃。

  下定決心,凱納金著手追查病症。那是一個尚未被醫學發現的怪病,在所有人都勸他放棄之餘,他不分晝夜穿梭於圖書館與醫院間。為了尤佳里,他不打算放棄。當他飽受精神轟炸、絕望感也逐漸瀰漫身心時,他終於找到了。

  唐吉軻德症候群。

  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人如此稱呼它。

  「你說什麼?」至此,我第一次做出疑問。

  凱納金沒有回應,只是將目光緩緩移向我,悄然繼續故事:

  「研究唐吉軻德的組織,以治病為報酬,邀請我涉身其中。」

  雖然可疑,但對凱納金來說這是唯一的希望。凱納金像失心瘋一般研究科學與醫學間的奧秘,原本就還算聰明的他,很快便跟上研究團隊的腳步。在妻子瀕臨瘋狂的窘迫下,他終於找出了一個,治病的最終方法。

  「綠瞳綠髮的達成者,正式學名為『達辛妮雅』。」

  凱納金看向速水,對其攤展雙臂微笑道:「我們一生,都在追尋著您。」

  所謂達辛妮雅,取自於「唐吉軻德」的原作。在唐吉軻德的幻想中,他將一名平凡的村姑誤認為自己的領主,並強加她一個華貴聖潔的名字,也就是達辛妮雅女士。

  綠瞳的達辛妮雅被當作克服病毒的象徵,少數人甚至連體毛也會化為綠色。

  他們吞噬病毒,並且永遠不會被感染,等於是完全根治症候群的管道。

  「不只如此,我們還發現達辛妮雅,具有干涉唐吉軻德幻想的能力。」

  「你說……干涉嗎?」想起速水曾對病患做出微妙的指令,我恍然大悟。對於能力被證實,速水也略感訝異。她躊躇了下,隨即不知為何將顫抖的目光投射於我。

  但還未等我想明白,凱納金已然繼續說下去了。

  他說,達辛妮雅的存在很神祕,他們不瞭解如何製造出綠瞳的人類。凱納金瘋狂地索求著綠瞳,他想讓尤佳里成為綠瞳、也想讓自己成為綠瞳,只要自己能干涉尤佳里的幻想,或許也有將之導回正常的可能。

  不斷研究、不斷研究!渡過了多少個歲月、花費了多少個年頭——

  終於,他發現成為綠瞳人的關鍵,在於某種情感的喪失。

  「究竟是哪種情感呢?我又試了好久。」

  迷霧中,凱納金的面孔朦朧而模糊,僅有嘴角顯現的一抹平淡。

  「喜悅?憤怒?悲傷?都不是。」失去這些情感的人,將會變得如何呢?凱納金述說的事實令我震驚。藉由雙唇間吐露的真相,我得知了一個悲傷至極的故事。

  「藥物、手術、催眠,我用盡一切手段,剝離自己所有情感。」

  我瞪大雙眼,直視於迷霧中的他。

  原來是……這樣。

  他的無情、他的冷酷,全部出自於這裡。早在第一次見面時,我就隱約察覺他是人類而又非人。於此時,他的話語證實了我心中古怪的想法。凱納金.歐格伯格為了織田尤佳里,自願抹消一切情感,只為找出救贖之道。

  擦去了自己的生存軌跡、抹消了自己的感情,漸漸的,凱納金不存在了。

  將畢生奉獻於唐吉軻德症候群,誓死與之抗衡的同時——

  凱納金.歐格伯格,成為了一個不存在的人。

  「然而,我卻還是無法救她。」

  而且,這代價換來的竟然是徒勞無功。

  當尤佳里臨終時,凱納金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他不再感到悲傷了,因為他已經喪失了悲傷的權利。只是,凱納金在此刻又失去了一些東西。就像已然空白的紙張也被撕碎那般,他失去生存意義了。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如果自己的摯愛之人,長達數年都在向自己求救,你卻什麼也做不到,那會是什麼感覺呢?凱納金為了她甚至放棄當人,甚至——

  「甚至我還放棄了自己的孩子……是吧?政宗、潘朵拉。」

  早在他剛剛提到一對雙胞胎時,我就意識到這點了。

  「到了最後,你沒有達成,就連潘朵拉也沒有達成。」

  剎那間,童年那扇寬大的落地窗浮現在我眼前。潘朵拉懷抱著可愛的洋娃娃,在夕陽映照下,她朝我勾起裸露虎牙的天真笑容:「政宗哥哥何時要來接人家呢?」

  果然,她是我的親妹妹,但我們卻刻意被取了個不相干的名字。

  為隔絕親情的同時,也是為了讓我們成為喪失情感的達成者吧。

  「妳早就知道了吧,潘朵拉。」為此,我遺憾地閉上雙眼。

  真相終於明瞭,童年閉鎖的洋館在此時敞開了。我迎來的卻不是光明,而是更暗沉的罪惡深淵。我終於明白了那棟洋館是為何存在,我也想起生活在停滯時空中的潘朵拉,究竟他被研究人員做了什麼,我已經無從得知。

  我只知道……潘朵拉與我,僅僅是這男人為尤佳里撒出的棄子。

  那麼,我和她的人生,究竟算是什麼呢?

  速水看著渾身顫抖的我,目光也不住哆嗦。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呢?我們誰也無法定論。我想指責凱納金、我想放聲咆嘯,然而我卻沒有把握、我沒有把握故事的主角若換做自己,會有不同的結局嗎?

  到頭來,凱納金終於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你們聽得到嗎?她的求助聲。」

  但是詛咒的磨難卻仍舊沒有結束。

  扭曲的氛圍瀰漫,我們豎立於漩渦中心,直視瘋狂。

  「尤佳里已經死了啊……!」我最終,僅能悲痛地吼出聲。

  因為我弄明白了,凱納金組織魔女狩獵會的意義。他在藉由極端的方法,逼迫人們承受巨大的罪惡感、同時期待他們超越它。速水就是他實驗下最成功的例子。

  即使尤佳里已經死去,凱納金依然在尋找治療唐吉軻德症候群的方法。

  因為!因為……該死!因為這就是他唯一的生存意義啊!

  「她的聲音依舊存在於我腦海中。」凱納金攤展雙臂,朝陽為其遮蔽,將他的影子投射在蒼白的磁磚上。那模樣,彷彿就是一個罪惡的黑色十字架。「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失去自我,我不想成為別人。」

  他的大腦如同故障的機械般,不斷重複著一樣的片段,無法終止。

  我跟速水忍不住後退,看著凱納金瘋狂的模樣,強烈的反胃感湧上胸口。

  直到,凱納金面無表情地瞪大瞳孔,細語出可怕的呢喃:「殺了我,金。」

  我終於承受不住了,猛然振臂喝止:「夠了!」冷汗沾濕我的衣襟,我大口喘息與之互望。凱納金平靜地注視著我,述說出令我駭然的結語:「你正在重蹈覆轍。」

  「重蹈……覆轍?」

  「現在的你,在為速水翠葉做什麼呢?」

  一瞬間,周遭寂靜無聲。死寂蔓延下,我打從心底湧起一股寒意。我看向身旁的速水,她也愣然回望著我。我們腦中同時湧現出凱納金所說的故事,然後……

  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漸漸變成了我跟速水。

  「不可能。」我搖頭否定。

  「達辛妮雅的干涉,可能存在於她的無意之間。」

  我於此刻明白了,凱納金講這些的意義,他認為速水正在操縱著我,為她而死!

  正如唐吉軻德效忠於達辛妮雅那般,正如同凱納金侍奉尤佳里那般——

  凱納金預見了,我會跟他一樣,墮入非人之道中。

  「不可能!」凱納金的話語再次打擊了我,我恍然注視速水,想從速水眼中得到否定的答案。然而她卻眼角泛淚的哆嗦著,不敢直視於我。我想起來了,速水喪失了罪惡感,她可以為生存做出任何事情,當然也包括犧牲我。

  「山、山崎先生,你還記得在洋館時……潘朵拉對我講了一句悄悄話嗎?」

  「不要說了。」

  「她、她說……『為什麼妳要操縱政宗哥哥呢?』果然……果然我是……!」

  「不要說了!」

  淚珠從眼角滑落,速水眨著含淚的眼眸,朝我泣訴:「我不要這樣……

  為什麼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會在彩香的店鋪中救下綠瞳女孩呢?那究竟是如我所想的想要贖罪,還是一時興起,亦或是——被綠瞳控制了呢?如今我已經沒有辦法確認了。

  眼望悲泣的速水,我空白的大腦終於慢慢恢復運作。所以,凱納金預言將來的某一天,我會重蹈覆轍、會被求生存的速水操縱,最後為她而死嗎?實在太可笑了。如果凱納金講這麼多廢話,只是為了告訴我這個結論……

  「凱納金。」

  我拉住速水的手,將仍然含淚、正愣愣發呆的她,帶往自己身後。

  結論很明顯了,即使凱納金以自己作為活生生的例子,但他終究不是我。

  「山崎政宗絕不會被任何人操縱。」我毅然的,前進於自己生存的軌跡。

  砰!

  彷彿呼應我的信念般,轟天的槍響炸裂樓頂。朦朧霧氣飄散間,我錯愕地看著從凱納金身上爆散出的血花。他受衝擊而左右搖晃著身子,卻沒有因此而倒下。

  「你,不過是個罪無可赦之人。」

  粗曠的聲音越過我和速水,筆直地走向凱納金。

  是榊,他遍體鱗傷地拖著腳步走來。他右肩滲血而手臂垂掛,竟然是只用左手的臂力來擊發霰彈槍,證明其戰鬥意志有多麼高昂。榊從夢魘中倖存,卻駭然發現自己的夥伴屍橫遍野,對這樣的他來說,存活只剩一個目的。

  那就是擊殺凱納金.歐格伯格、擊潰製造一切錯誤的亂源。而我也在同時醒悟了,即使凱納金是如此悲哀,我也必須消滅他,與他做出最後的了斷。因為若不這樣做,他就會重複著自己的實驗,處處製造出新的慘劇來。

  於心底深處,我悄然發現,其實,我是想給予受到詛咒的他一個救贖吧。

  於是,我放開速水,轉而雙手緊握球棒,不再猶豫的面對命運。

  「跟我一起贖罪吧,凱納金。」我淡漠走上前,與榊並肩作戰。

  「贖罪?」硝煙揮散,凱納金立足於濃霧中。身受霰彈槍攻擊的他,正搖搖晃晃地以手遮掩顏面,隨即他將指頭探入眼窩,從中,他拋出一對透明的結晶體。

  果然啊,他真的不再是人了。

  「沒錯,是啊,或許……」

  水藍色隱形眼鏡落地,受之一腳踏碎。

  凱納金抬起頭,赤紅的睛光閃爍,說明了他的淪陷:「你們,都是我的罪啊。」

  用盡一切的方法、犧牲所有的人、行遍巨大之惡,他卻依然無法超越罪惡感。

  這就是為織田尤佳里犧牲一切的男人,他最後的下場。

  「凱納金——!!」

  實在太可悲了!這一切的一切!我、速水、潘朵拉和他都是!

  無法接受扭曲至極的床邊故事,我宛如韌性的孩子般咆嘯著情感。

  近乎同時,我與榊第一次有了默契。我們在凱納金停滯之際衝出步伐,是左右開弓之姿,我們捨棄槍械可能對彼此造成的誤傷,選擇以肉搏來勒倒眼前的魔王。

  、救救我、救我。」

  凱納金依然呢喃著尤佳里的遺言,但此刻卻有了新的意義。

  「不要再說了!」我皺眉怒吼,朝凱納金轟出至今為止最猛烈的一擊。

  然而,致死的球棒僅用單手就被他折彎,凱納金目露凶光迫使我抽手。於此同時,榊毫無畏懼地瞄準其眉間、人中、心窩做出了三點打拳擊!這並非警用的武術招式,而是審判者致人於死地的殘酷殺招。

  咚!咚!咚——!

  「她,是不是還在等我呢?」

  效果應該是有的,但凱納金完全不為所動。他全身宛若覆上一層由詛咒冶煉的鎧甲。我甚至發現榊的手指竟因擊打而骨折。雖然不作聲色,但榊還是抽開手,也就在我們兩人都停頓的瞬間,凱納金主動進攻。

  旋身破風之勢,他極速的踢腿踹在榊腹部上,這一擊猛烈使榊跪地吐血。

  「嘖!撐住啊!老頭!」見狀,我立即拋棄已然彎折的球棒。如同迅雷奔馳,我瞬間扯住凱納金的右臂,試圖用制式的逮捕術將他壓制。直到我被他以不可思議的力量過肩摔之前,我都對這愚蠢的想法保有自信。

  無法反應、無法受身。我的後腰結結實實撞上磁磚地面,在聽聞磁磚碎裂的響聲同時,我一度失去了意識。眨著迷茫視線,我的世界陷入了搖晃不止的窘境。

  腦震盪了。即使意識不清,我還是能理解自己的慘狀。

  「混帳!」

  榊不屈不饒的二次猛攻。他想以肩膀將凱納金撞開,卻被凱納金的超人之力單手扯住衣領,並向鬥牛一般轉力甩脫出去。在這一連串的動作間,凱納金單膝重壓我的胸口,另一手則按住我的額頭,將我腦袋重新撞擊地面。

  強烈的嘔吐感湧現,我掙扎著想爬起身,卻再次受到壓制。

  「凱、凱納金……」

  暈眩侵佔了思緒,我吃力地拔出張晴交付於我的手槍。可是,凱納金卻像探囊取物一般,輕易地將之奪走。他反轉槍枝,槍口指著我的腦門,說明了他的勝利。

  然而,他卻絲毫感受不到勝利的喜悅,因為他無法感受。

  只有永遠藏在心底的疑惑,緩緩從他口中道出:

  「告訴我,這故事如何才有快樂結局呢?」

  「讓我來告訴你。」

  世界撥雲見日,陽光灑落鵝白屋頂的同時,也為發話人披上金黃外衣。

  速水翡翠色的髮絲隨風飄揚,不知何時,她已將信念的槍口瞄準凱納金。

  所有人的視線、所有不同顏色的瞳孔,都為達成者尊貴的綠色王冠而折服。

  「讓我來告訴你,凱納金先生。」速水翠葉掙脫了懦弱,以意志直視魔王。

  「洗耳恭聽。」相對的,魔王則藉由我落下的麥格農,將翠綠聖女送上火刑柱。

  故事中的快樂結局,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定義。歷經二十年的歲月,凱納金從中獲得了什麼?他與病毒戰鬥、渴望拯救、渴望救贖,最終他什麼也沒得到。

  潘朵拉曾說他是名喪失自我價值的人,我現在懂了,他的確是。

  砰!槍響化作結局的休止線,筆直地穿越湛藍青空。

  隨即,為我們迎來故事的終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42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飛鳥

留言共 4 篇留言

艾斯.拉塞佛德
喔喔? 結束了嗎?

06-30 13:02

就是愛貓
劇情比以前的似乎沈重了一點...

06-30 13:28

彼德兔 。伊果
前幾天就在想會不會有用隱形眼鏡隱蔽瞳色身份的劇情呢w

06-30 17:28

飄影
舊版主角的表現 在看重製版時逐漸浮現於腦海了

07-01 19: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唐...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c990108大家
我的小屋有新的minecraft故事喔!快來看 叫做:minecaraft世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