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4 GP

[達人專欄] 我是肥宅#30 憤怒的拼圖,悠久的觀察者

作者:花梨.奇跡の狭間│2019-06-29 19:28:12│贊助:159│人氣:1903

  劇情概要:夜闌人靜的海灘上,拼圖與觀察者會面了……

  深夜的海岸沒有人車喧囂,只有呼嘯的風聲,以及綿延不絕的海浪聲。失去日光加持的海洋變成一大片漆黑團塊,在弦月的微弱光芒下蠢蠢欲動,連海浪聲都像是可怖的低吼。男孩緩步於海灘的人行步道上,木質地板隨著腳步發出規律的嘎吱聲,襯托出寂寥的氣氛。他巧妙地越過腐朽的坑洞,繞過漫遊的螃蟹,穩健的步伐完全不受黑暗影響。走了一陣子後,男孩停下腳步,用手調整頭上的棒球帽,觀望著大海,靜靜等待著。

  男孩沒有等待太久,身旁隨即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漆黑的身影走到男孩身旁,與男孩保持數步之遙。男孩沒有轉身,但他已經感覺到那個身影的視線,以及視線後方的異樣情感。現場壟罩著詭異的氣氛,兩個人都沒有開口,有些事情不需要透過言語來表達。

  「好久不見了,吾友。」經過了幾分鐘,那個身影說道,聲音低沉沙啞。

  「你遲到兩個小時。」男孩淡淡地說,「我以為你不打算赴約了。」

  「赴約對我並不容易,相信你可以理解我的立場。」

  「我可以理解。」男孩說。

  男孩轉身面對眼前這個人,這個人的氛圍和過去截然不同,他感到熟悉,卻也感到陌生。雖然他曾經和這個人短暫相處,最近也在暗中觀察他,但是面對面的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你變了好多。」男孩評論道。

  「經歷過那些事情,要不改變是不可能的。」那個身影聳聳肩,「說來聽聽吧,吾友,在你的眼中,我究竟變成什麼模樣?」

  「你變得更有智慧,更加外向。」男孩表情變得凝重,「相對地,企圖心更為強烈,性格更顯扭曲,這是危險的組合。」

  那個人嘲弄地笑了,「這就是你預期的結果,不是嗎?」

  「這是你的選擇。」男孩淡淡地說。

  「你認為那算是選擇,是嗎?」那個身影提高了聲量,「我被迫做出決定,付出莫大的代價,我不奢望你對此負責,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放下傲慢,對我的遭遇拿出多一點的同理心,即使我認為你根本不願意這麼做。」

  「不是不願意,而是辦不到,這點你應該很清楚才對。」

  「是啊,我可是清楚到不行。」那個身影嘶聲喊道,「這就是你獲得永生的代價!」

  男孩轉過身,脫下帽子,望著漆黑的大海,臉上不帶一絲情緒,細柔的髮絲在強烈海風中不住舞動。那個身影瞪著男孩,捏著胸口不住喘氣,眼中充滿怒火。

  「從那之後我就經常在想,下次我們見面時,我該怎麼做。」沉默了一段時間後,那個身影低聲地說,「我想過各種可能性,從友善的寒暄到激烈的拳腳相向,甚至為此進行過無數推演,然而你卻就此消聲匿跡,彷彿打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似的,就算到了現在,我仍舊不知道你為何選擇消失。回答我,吾友,這些年來你為什麼一直迴避著我?」

  「你已經不需要我了。」男孩回答。

  「真巧,我的答案和你一樣。」那個身影深吸一口氣,忿忿地說,「你已經不需要我了。」

  男孩沉默著,用手指甩動著棒球帽。

  「當我剛剛見到你的時候,還能夠冷靜地向你寒暄,但是憤怒很快就遮蔽了我的思維。」那個身影說,「經歷過那些事情後,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的內心就會被憎惡侵蝕,讓我對整個世界充滿恨意。特別是你,我當初這麼相信你,以為你能夠幫助我,結果你始終躲在暗處旁觀,留下我獨自承受這一切。隔了這麼久,你突然要求見面,裝出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模樣,我知道你有殘酷的一面,只是沒想到殘酷到這個地步。」

  「我不介意被你憎恨。」男孩柔聲說道,雖然海風強勁,男孩的聲音依舊清晰,「你有這個權利。」

  「如果你是普通人,我早就用口袋裡的刀子刺進你的眼窩了,但是我不會這麼做,這對你根本沒有用。」

  「如果我是普通人,就不需要麻煩你了。」男孩重新轉過來面對那個身影,「我們就別再敘舊了,我有事要告訴你,非常緊急。」

  「不要岔開話題!」那個身影吼道,「你逃避了這麼久,至少現在要好好面對我-」

  「夠了!」

  男孩的話語突然變成雷霆萬鈞的巨響,蓋過呼嘯的海風聲。他向前邁出一步,眼中閃著異光,身軀挾帶巨大的氣勢,現場氣氛一觸即發。那個身影沒料到男孩會有這個舉動,整個人被震攝在原地動彈不得。

  「我不會逃避任何事情,就算是你也不例外!」男孩喊道,「我們之間的恩怨可以留到以後再算,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已經快沒有時間了!」

  男孩語畢,現場的壓迫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個身影踉蹌退了一步,鞋子絆到突起的木板,讓他頓時向後跌倒,雙手無助地在空中揮動。男孩見狀縱身一躍,及時摟住那個身影的腰,然後小心翼翼地幫助那個身影重新站穩。那個身影有些驚魂未定,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望著男孩的目光也不再嚴厲。

  「就和以前一樣。」那個身影低聲說道,「你還是這麼有紳士風度。」

  男孩沒有回話,在確定那個身影站穩腳步後,他往後退了一步,等待那個身影的回應。

  「你要告訴我什麼事?」那個身影問道,語氣已經冷靜下來。

  海風的呼嘯聲消失了,現場一片寂靜,靜到可以聽見雙方的心跳聲。

  「命運的威脅明天就會找上浩然。」男孩說。

  那個身影咬緊牙根,覺得剛剛的怒氣又衝上來了。

  「麻煩從頭開始,不要直接跳到結論!」那個身影喊道。

  「前面的部分你已經知道,或是已經猜到了。」男孩說。

  「我想從你身上再做確認。這不會花費你多少時間。」

  男孩點點頭。「那我就從頭開始說吧。半個月前,我順手幫助一位好人度過難關。」

  「浩然。」那個身影低聲說道。

  「浩然是那種隨處可以看到的普通人。他曾經受到挫折,但是那些挫折並沒有摧毀他。照理來說我不會在他身上費心,然而我還是選擇出手相助。」男孩微笑著說,「這對我來說並不尋常。」

  「浩然具有一種難以歸類的魅力。」那個身影認同地說,「他其貌不揚,個性孤僻,喜歡鑽牛角尖,但是他願意幫助別人,擁有道德的勇氣,能夠在別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

  「一位平凡的英雄。」男孩說,「隨後我略施小助,將拼圖放在浩然身邊,我並沒有非得這麼做的理由,只是想看看他會怎麼做。浩然表現得相當好,他把握每一次機會,將拼圖融入自己的靈魂內。事實上,他並沒有主動掌握拼圖,而是吸引拼圖自己靠過來,這種例子十分罕見。」

  「這就是他的作風。」那個身影笑著說,「所以我才願意主動結識他。」

  「換言之,你知道自己被我選為拼圖了?」男孩眼神銳利地打量對方。

  「這很容易推測出來,不是嗎?」

  男孩注意到,那個身影一聊到浩然,眼中就洋溢著歡愉的光彩,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對方擁有如此的反應。

  「我必須承認,浩然的表現遠超過我的預期。」男孩認真地說,「不過短短半個月,他就獲得驚人的成長,屢次扭轉其他人的厄運,替周遭的人們帶來希望,也替人們實現希望,即使他自己毫不知情。我開始認真思考,或許我也可以將希望寄託在浩然身上,只要他能夠通過命運的威脅。」

  一聽到命運的威脅,那個身影臉色一沉,他非常清楚這個名詞所代表的意義。

  「影響命運必須付出代價。」那個身影沉重地說,「命運可以容忍偶發性的錯誤,但是對於非常態的錯誤,則會主動進行導正。不受支配的浩然,以及曾經受到浩然影響的人,都是命運意圖導正的目標。命運是不帶感情的秩序維持者,其導正過程很可能帶來致命的傷害。」

  「對超越命運的人而言,這是必然的風險。」

  「但是半個月實在太快了,我沒聽過這麼極端的例子。」那個身影困惑地說,「為什麼?」

  「我不確定。」男孩說,「我無法觀測到原因,有太多的變數干擾。」

  「你至少有察覺到某些東西吧?將你觀察的結果告訴我,無論有多微小。」那個身影挖苦地補充道,「除非你不想讓我知道。」

  男孩低頭沉思,就像是一位沉思的哲人。那個身影等待著,強壓開口催促的衝動。

  「原因可能出在其他人身上。」經過片刻的思索後,男孩推測道,「浩然的行動產生連鎖反應,改變了其他人的命運,就像是吹過海面的微風,演變成滔天的巨浪。特別是今天晚上,某些人做出的決定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影響有多深遠?」那個身影問道。

  男孩沉默一段時間,然後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可能影響整個世界。」

  那個身影不安地搖搖頭,他明白眼前的男孩不會誇大其辭,這整件事或許遠比預期還要嚴重。

  「命運會為了導正而採取激烈手段嗎?」那個身影問道。

  「不會。」男孩肯定地說,「命運沒有進行超規模導正的權限。」

  「那我們還有機會。」那個身影問道,「你能給我什麼幫助?」

  「你與浩然的命運已經結合在一起。」男孩突然改變了話題,「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是他的拼圖。」那個身影低聲地說。

  「沒錯,但只答對一半。」

  「一半?」那個身影訝異地問道,「那另一半是什麼?」

  「我不需要回答這個問題,你知道答案。」

  那個身影咬著牙,非常討厭男孩那副自以為是的態度。他嚥下胸口的怒火,思索男孩丟出的問題,然後恍然大悟。

  「換言之,他也是拼圖。」那個身影問道,「你是這個意思嗎?」

  男孩沒有開口,嘴角的笑意卻已經洩漏了他的想法。

  「我從來沒想到這個可能性。」那個身影振奮地說,「這對我很有幫助。」

  「而且很危險。」男孩提醒道。

  「原來你也會擔心我的安危。」

  「你不需要我的擔心。」男孩語有所指地說,「你被更高層的存在守護著。」

  那個身影憤怒地拎起拳頭,想要給眼前的男孩一個教訓,但是他終究忍住了。

  「感謝你的忠告,吾友。我曾經失敗,但我不會重蹈覆轍,我不會任憑命運翻弄,只有我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那個身影充滿決心地說,「你還有其他事情可以告訴我嗎?」

  男孩欲言又止,拿不定主意。

  「說出來無訪,不用顧忌。」那個身影說。

  男孩注視著那個身影,緩緩開口。「一小時前,浩然突然自我的觀測中消失,然後又重新出現。」

  「不可能。」那個身影懷疑地說,「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躲過你的觀測,這是你親口對我說的。」

  「沒錯,可是事實就是如此,而且我確定我的觀測沒有問題。」

  「那究竟是為什麼…等等…躲過…」那個身影突然大驚失色,「難道是祂嗎?」

  「我不能確定。」男孩攤攤手。

  「你認為祂的可能性有多高?」那個身影不放過男孩。

  「我不知道是誰和浩然接觸,任何高層的存在都有能力做到這件事。」

  「如果真的是祂,那我就更有幫助浩然的理由了。」那個身影尋思道,「你打算怎麼做,吾友?」

  「我什麼都不會做。」男孩搖著頭,「重點是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知道該怎麼做。」那個身影嚴肅地說,「無論命運怎麼出招,我都會全力以赴,做出當下最好的選擇。我想不僅是我,浩然和他身邊的人都是如此。」

  男孩點點頭,轉過身,繼續望著波濤洶湧的大海,象徵這場對話已經結束。那個身影掉頭離去,他踏著歸去的腳步,同時對著面前的黑暗開口說話,呼嘯的海風蓋過他的說話聲,然而他並不以為意。

  「吾友,我知道你聽得見我說的話,你不需要回答,靜靜聽我說。」那個身影訴說著,「這幾年來,我一直生你的氣,認為你對我有所虧欠,有時候還對你恨之入骨。然而我心底也明白,你已經盡了朋友的本分,屢次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忠告,只不過我就是無法原諒你棄我而去的事實。」

  男孩沒有回答。

  「我會幫助浩然,這不是為了你或他,而是為了我自己。浩然這次大概凶多吉少,你才會選擇我作為拼圖,我不知道這是否為你的本意,但是我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我會向你證明,我能夠突破命運的囹圄,而你將見證我的勝利。告辭了,吾友。」

  男孩沒有道別,沒有目送,任憑那個身影逐漸消失。他獨自望著海洋,聽著不絕的浪花拍打聲,直到烏雲遮住了弦月,才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中。

(待續)

其他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34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肥宅

留言共 4 篇留言

奈恩斯-冬
更新了!!!!!!!終於更新了!!! (發瘋慶祝結束)
看內容的時候有種違和感,就感覺畫面不搭調

06-29 21:46

白煌羽
辛苦了

06-29 22:07

nano
太棒了 很期待的更新終於來了

06-29 23:02

G-6
!

07-01 0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4喜歡★vermili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喇叭】正太提督就任了!... 後一篇:【RRR】FGO幼稚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惡役千金小說,就在小屋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