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純白的阿貝爾3》第一章:所見非所聞(1/2)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6-28 23:04:07│贊助:4│人氣:188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剛從教皇殿回來的雷洛斯被叫進房間,得知了原因後,臉色馬上沉下來(雖然面具擋著,但誰都能感覺到他不爽了)。

  「眼睛在你們的臉上是擺設?」接著,雷洛斯馬上道歉,對我改口道:「抱歉,或許對你來說真的是。」

  夕雅的嘴和眼都睜大,彷彿笑到極限而無法動彈。

  「……。」我想把這個巨精靈再砸到地上一次。

  雷洛斯沒有多問什麼,接過日記翻閱,一目十行地讀過去,初步確認道:「扎穆塔?《夜訪扎穆塔》的話劇腳色?」

  我出演慈善活動不只一次,養完傷的雷洛斯後來也跟上了其他護衛,被這齣劇一次又一次地蠱毒。

  我提醒道:「不是『扎穆塔』,要用八百年前的文體看。」

  巨精靈微微抬頭,可能是閉上眼睛在放空腦子,幾秒後把目光挪回日記上。

  「『薩普特』。」雷洛斯用現代發音唸出日記扉頁的持有者姓氏,「內容不是話劇……我在看什麼?這是你的成長日記?」他邊翻邊說,一臉彷彿被噁心到。

  不跟雷洛斯計較,我叫他翻到最後一頁。

  雷洛斯已經很低沉的聲音又更沉了。

  「這是什麼?

  「造假的畫面。」我回答他。

  其實召喚雷洛斯來作證的舉動沒有意義,終魘的眼睛由於管理階層的需求,必定能看到世界幕後的真相。夕雅在日記上看到了什麼,雷洛斯肯定也一樣。

  夕雅急於尋求同夥的站隊,把原因一五一十說了,躲到巨精靈身後對我挑釁地挺胸,「快告訴阿貝爾,這麼重要的線索不可能是幻覺!」

  雷洛斯沒有說話,我感覺到他面具後有複雜目光掃來。

  面對聖飲者,終魘從來不慫,我決定公器私用。

  「來,夕雅,我現在你。」我眨了下眼,平時使用的普通人黑眼珠覆蓋所有眼白,眼眶被新睜開的終魘眼睛所撐大,發出黏膩的裂帛聲。

  我把終魘的一部分從身體中放出來。

  夕雅恐懼地吸氣,大膽地抓住了雷洛斯的衣袍,被抓住的巨精靈沒有踹開她,他是第一次看到我張開另一雙眼,表現得很警戒。

  我邊看夕雅的資訊邊唸出來。

  「夕雅派爾,不曾殺過人或幫兇,不曾造成感染,物理傷害過五百零二人,今年二十一歲,出生於天蠍座九百七十八年七月三十日夜晚三點零五分二十八秒,家庭中有兩位繼父與十五位後母,你的三圍是……」

  「那幢屋子裡住著一個神父和一個小男孩!」夕雅尖叫著打斷我道:「范暗敲響大門,請求在前院度過一夜,老人邀請他入屋——」她的嘴還在動,卻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

  雷洛斯毫無異樣,他還在繼續聽著夕雅所說的話

  我立刻在自己耳邊打響指——有聲音——也依舊聽得見周遭生命的心跳。

  但我卻聽不見夕雅口裡發出的任何聲音?

  ……我的聽覺被屏蔽了?

  「你在幹嘛?」夕雅問,表情像在看殘障。我又聽得見她說話了

  「我剛才聽不見你在說什麼。」我老實回答。

  夕雅誤會了,被氣得不輕,「好啦好啦好啦!」她放棄似地說道:「你的眼睛才是對的!可以了吧?」

  聖飲者抄起幾本書,把自己關進房間,門板在門框上撞出巨響。

  不是……她完全誤會我的意思了……

  雷洛斯撲面而來的氣勢驅使我暫時拋開夕雅的麻煩。比起日記的屏蔽,月光的問題比較大,而且隨時會爆發成我的人生大難……

  雷洛斯說月光被自己遺棄,並被萊雷給撿拾,但我知道的情況是陰影之光來自教父。

  萊雷和教父都姓薩普特,不排除巧合,至於可能存在的親緣關係……我也許應該找時間再冒險下線一次,比較久遠的資料我在「世界上」看不到。

  話說回來,孕育母神當初捏雷洛斯的時候到底出了什麼差錯?這個巨精靈完全不像個巨精靈……難道是因為原始巨精靈是妖精之母做的,所以孕育母神接手以後捏不習慣?

  其實我早就該和雷洛斯談一談了,現在他的傷不礙事,又和我單獨待在房間中,所以我找了個開場白道:「為什麼要遮著臉?」

  雷洛斯的繃帶已經拆了,又變回裝扮神秘的高大護衛,頂著半臉面具和大兜帽。

  「你已經夠吸引人了,不需要再加上一個巨精靈。」

  ……有道理。

  「如果事態嚴重,我會脫下面具替你吸引注意力……你要和我談『月光』的事?」雷洛斯毫不意外,猜到我留他談話的真正目的。

  我點頭,「沒錯,我們總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你想著偷襲我、而我擔心殺掉你……現在我要搞清楚你是哪一邊的。」

  就算不是夜族,但任何生物都有可能由於後天的因素而轉換屬性,這個轉換並不會被定義為墮落或昇華,只是單純地轉移了屬性陣營。

  曉徽神屬於正向(光明)階層,所以對這方面心生嚮往或歸屬的生物(例如信徒)會被納入祂的干涉範圍。同樣的,我會對主動或被動進入無向(黑暗)階層的生物產生管理權。

  順帶一提,負向階層是邪神那維亞的管轄部分。

  我對巨精靈使用命令句道:「『轉一圈』。」同時隱約有點期待,假如雷洛斯在黑暗階層中,我就可以永絕後患了。

  「你再說一次?」雷洛斯咬牙切齒。

  命令句無效,可惜啊……

  雷洛斯不在黑暗體系裡,那麼他就不在我的管轄範圍中。雖然期待吃掉他,但我又認為我的菜單還是保持在夜族這個類別裡就好了。

  由於教父,我對於把非夜族智慧生物放上餐桌有障礙。

  「終魘阿貝爾」對雷洛斯沒有責任,那麼剩下的就是「聖騎士阿貝爾」了……好吧,一位聖騎士長該對試圖謀殺自己的護衛說什麼?

  ——我要開除你。

  不,雇傭他的人是教皇,我開除不了他。

  ——我要申訴你?

  唔,我被他反告的機率應該更高。

  ——我還是要宰了你?

  不行!薩白帝就算了,我不想惹上黑帝斯。

  最後,我說出一句終魘這輩子都會引以為恥的話:「……封口費。」

  巨精靈聞言,微抬下巴,傲慢的氣質傾洩而出,連疑惑的模樣都像是在問罪。

  「要多少,你才能閉嘴?」我沉痛地閉眼……我錢都丟騎團了。

  「我不缺錢。」雷洛斯斷然拒絕,嘴角勾著憤怒的曲線,脾氣差得簡直不像一個巨精靈,「把月光還給我,我會離職,也替你保守秘密。」

  我反駁道:「要是沒有了陰影之光,我的秘密立刻就守不住。」

  雷洛斯的頭顱微動,沒想到會得到這種回答,反問道:「月光只是被分離出月光花的魔法產物,它並沒有任何實際用途,除了折射。它能給你產生多大用處?」

  「你為什麼知道這些?」換我訝異了。

  雷洛斯一字一字回答道:「因為是我親手幹的。

  分離月光的舉動,與雷洛斯夢裡呼喚的「阿古塔斯」有關嗎?

  「其實是這樣……」我開始對雷洛斯解釋,關於教父的傳家之物,還有我本身性質為無光的特殊,「如果我不以黑霧遮掩,無論用人身還是真身,我都會在光線中淡化甚至消失,被世界踢開。」

  「而你也不能頂著黑霧走在曉光城中。」雷洛斯幫我補充。

  「沒錯……所以我需要陰影之光。」我點頭。

  兩不相讓——狀況彷彿又回到我和雷洛斯得打一場的地步。

  幸好自從上次謀殺失敗後,巨精靈顯然冷靜多了。

  「我會拿回月光的。」雷洛斯的聲音很輕,但非常堅持,「我不要求你返還,因為我抓不住你,但我現在告訴你:我會拿回來。另外,我不需要封口費。」

  「不需要封口費……你是說你會繼續做護衛?」但是依然想搶陰影之光?

  「對。」雷洛斯斬釘截鐵地說,並將日記遞還給我。

  所以,我現在不只要防備粉絲,還要外加防備我最厲害的護衛?

  在我還沒消化這個打擊前,雷洛斯就已經挪動腳步轉身,身上的防雪斗篷鼓起一個弧形,在他走到門前時正好消下。

  「我還有工作。」他門都快關上了才說。

  無人的房間靜了幾秒,我捧著日記倒向沙發,坐著發起呆來。

  手中的書皮觸感越來越清晰,拉扯情緒。

  ——自從教父過世後,我就再也沒有接觸過家中物品了,我離開我們共同生活的家,一直進行管理者職責,直到決心來曉光城……

  有時候在深夜,我躺在床上時,思念教父的情緒會陡然潰堤。

  我可以在往常向教父祈禱、也可以回想有關教父的回憶,但是當證明他曾經存在這個世界的痕跡出現,我才發現我並不是自己以為地那麼對冥河沒意見。

  教父不存在了。

  不在曉徽神身旁、不在天國中、也不在來世裡,只剩下回憶。








  易萊哲的眼尾紋好像無時無刻都在笑。

  他傾近阿貝爾,將對方抱在腿上(阿貝爾穿了毛衣,因此身體沒有小黑雲,易萊哲可以放心碰觸),拿出一樣東西。

  「親愛的阿貝爾,或許這份禮物ㄧ直在等著你。從一百四十三年前開始,就是為了今天。」

  古老的盒子保存良好,散發迷人的古典氣息。阿貝爾好奇地拍拍它,體會新聲音與觸感,並將之收進記憶庫,跟易萊哲身上的烘培氣息放在一起。

  易萊哲從孩子背後伸出手,在他面前打開盒子。

  「你有靈魂、有意識,身體卻是陰影與黑暗,陽光一照射你,你就不見了。如果為你披上一件有光芒的陰影,你就不再需要用小黑雲遮掩自己。」

  阿貝爾伸手碰觸盒中的一團小光暈。那是個魔法,被碰觸時像一塊能隨意伸展的果凍,又像團不散的煙霧,也像個立體的鏡子,反射所有靠近它的景象。

  「難道我不是換了另一種遮掩方式而已嗎?」阿貝爾轉而問。

  「親愛的阿貝爾。」易萊哲說了一段教義,再解釋道:「……小黑雲是一種保護,卻也是兇器、隔絕、威脅,就連如此愛你的我也無法觸碰你。」

  易萊哲拿起月光,輕輕放到阿貝爾手上。

  「來,試試穿上它,而不是小黑雲。」

  首先是一小片指甲,黑霧的包裹中,孩子的皮膚白得不可思議,而且同時散發薄膜般的月光光輝。黑霧鼓起勇氣,湧離手掌。

  阿貝爾不敢置信地舉起手,掌心朝向窗外。

  光束穿過張開的指縫,沒有絲綢般的黑霧,也沒有大爪子,手背落下一片陰影——普通的那種,不是終魘的黑暗。

  易萊哲用手指擦擦孩子的臉頰,記住他的模樣,「這份餽贈將你顯露,展現你最真實的模樣,你可以碰觸所有被灑上光線的事物,你不再是陰影,而且也能擁有陰影。」

  阿貝爾想也沒想地脫口而出:「不用燃燒自己就可以照亮他人?」

  老人的笑聲跟肚皮一起翻滾,表情與白髮一樣閃閃發光。








沒錯
第三季的封面不走照片路線
改走LINE貼圖路線了wwww
也許我會突然間換回去,誰知道(攤手

大概是時隔有點久了,這兩章沒有什麼心得想寫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等我寫的文跟畫的圖實在太多了?
所以我的心思稍微有點漂走...

阿貝爾開始斷章了
別人斷章叫做連載
我總覺得我是完全叫做拖時間=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27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星座紀元|芽豆靈|聖騎士|西幻小說|吸血鬼|純白的阿貝爾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於是阿貝爾作為管理無向階層的統領
不能活在光之下、敢問諸神這是什麼爛設定W

至於雷洛斯為何堅持要拿回月光就不管了
以及對阿貝爾的世界級訊息遮屏
不是世界下那群神動手的人家不信OHO

如果換個日本動畫接下來的劇情應該就是
教父策畫了800多年的驚天大業顯露(X)
要不然就是某個神突然黑化要毀了世界(X)

感覺阿貝爾明明就是接近神子的存在有一堆能力
就唯獨沒辦法做人
這設計很有問題啊諸神

話說為龍那邊忘了說 不過這邊說也一樣
你又變成把一章拆開來放啦?

06-29 00:3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用棉花糖做了一隻防毒軟體
不能怪他掉到水理就融不見啊(什麼比喻)
因為主要是黑暗階層欠缺管理者(因為黑暗神生不粗乃)
所以只好用相近的材料做一個代管員,順便沒事殺個毒,維護系統
黑暗就是無光,照到光,當然就,消失啦(這設定www

對就是底下的傢伙動手的!!

我如果是日本動畫就好了(血淚)
躺領授權金......

他被做出來的用途本來就不包含讓他去做人囉QQ
對諸神來說,阿貝爾才是有問題的那個

沒錯,拆了
稀釋了更新頻率,好讓我不致於沒有尊嚴(???????

06-29 0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3:...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蜂群狂潮》
人造病毒的陰謀、光鮮亮麗的市長……真相的神秘面紗,即將在此揭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