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無限中的鹹魚宅11

作者:呆貓777│2019-06-28 12:25:26│贊助:0│人氣:7
在紫紅光芒出現的稍早之前,黑影從窗外進入了阿爾雅的房間。

黑影尋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躺在床上睡眠的阿爾雅,黑影猛的撲向了床上的阿爾雅。

而從熟睡的身影身軀下方猛然出現一大張黏黏的蛛網,直接罩向猛撲過來的黑影。

而此時在床上的阿爾雅彷彿受驚的兔子一般,從床上彈起,快速地奔向大門並衝出門外且反鎖了大門。

此時映入阿爾雅眼前的是一片慘烈的地域街景,不少的人被身後的影魔撲上,轉化為黑色的軟泥融入地下消失無蹤。

城中也不少地方冒著火光,更是很多人瘋狂地叫著並四處亂竄,而到處也有影魔再搜尋著自己的目標。

甚至有人互相攻擊襲擊彷彿最後的瘋狂,阿爾雅後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要不是團隊中養成的習慣,休息之前都會佈上警戒法術,此時的自己應該也是被影魔撲成軟泥死去了巴。

突然猛的碰碰碰的碰撞聲從隔壁街傳來,彷彿有人在撞門一般,這聲音讓有些恍神的阿爾雅醒過來,今天她的三道法術已經施法完畢。

除了略為強健於正常人的身軀之外,跟常人沒有多大的差異,阿爾雅抬頭看了看因為火光而略為不清楚的天空,心中稍微估算了一下。

離3個法術位重置的午夜時間大概還有3 4個小時,阿爾雅咬了咬牙,整個城市已經亂了,此時的自己只能想辦法活下去。

看著眼前狀若瘋狂的逃難人們跟互相傷害的瘋子,一股莫名其妙而來的嗜血慾望自阿爾雅心中油然升起,難以壓制。

阿爾雅猛然咬了自己的舌尖,劇痛讓阿爾雅清醒過來,清醒過來的時候頓時驚駭萬分,自己什麼時候被法術影響了?

突然猛的身後上鎖的房門傳來碰撞聲,阿爾雅猛的以極快的速度沿著牆角竄至自己屋後那被影魔竄進來的窗戶口,聽著影魔撞門的聲音。

小心翼翼地從窗口看著那個撞門的身影,不知過了多久那個身影撞破了門衝了出去,此時阿爾雅猛的竄進屋內,衝進了自己儲藏材料的庫房。

將庫房的們從內上鎖後,拉開了庫房一角的地窖入口,竄入地窖後,由內部將地窖口上鎖,這本是防範盜賊劫掠城市的隱身處。

雖然老舊但鎖頭仍發揮了他的功用,阿爾雅進入地窖後,由小小的透氣口藉著外面微弱的光芒,將材料一一的搬到入口堵起來。

阿爾雅在街上時注意到影魔並不是直接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他們也是要尋找的,這給了自己機會,與其躲在不熟悉的地方還不如燈下黑躲回自己的家中地窖。

做完一切的準備工作後,阿爾雅靜靜的靠著牆坐在地上,不禁想著自己在幹嘛,好好的團隊生活不幹,跑來這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單排要幹嘛??

現在搞成這樣,阿爾雅只求能夠先撐過這一兩天等新的城市秩序建立再出來,或者是乾脆撐過最後幾天,直接回歸算了。

然而當阿爾雅終於放下心來休息之時,她卻不知她的身後與地面上不知何時有漆黑的軟泥不住滲出...

此時身在地下城市的柳葉並不知道地上的戰況激烈等等,反而過得頗為安逸。

不知道為何,地下城市內大部分的怪物都看不到他,之所以說大部分,柳葉並沒有忘記,儘管當時被恐懼完全支配。

但當那黑影巨人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恐懼猛的淹沒自己,自己都認為自己會因此而死,而當眼光移開後自己才能勉強苟活。

所以柳葉清楚的知道黑影巨人能看見自己,雖然不知道其他生物都看不見自己但想太多也沒用。

現在歸途也沒法走,那些渾身惡臭的五到十米高的巨人,不知道為何原本來路時除非腦包到直接撞上他們,不然那些惡臭巨人彷彿看不見一般的麻木。

而自己卻彷彿黑夜中的燈塔一般,一進入全部的巨人都轉頭看向他。

用碎布將紅藍雙刀綁在自己身上,看著眼前的怪物們,沒有安全感的柳葉,檢視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魔藥殘量。

幾乎都見底,望著眼前的城市,柳葉小心的潛入城市從屋頂上輕聲地移動著,不時翻入一些屋內等等地方搜尋是否有能用的材料等等。

如同進入了穀倉的老鼠一般,不住的找尋著因為地底濃郁魔力形成的結晶,抑或生長出的魔藥原材。

一路搜尋,魔力結晶不少但魔藥原材倒是不是很足夠,柳葉就這麼一邊避開怪物往怪物較少的地方前進,一邊蒐集,最後柳葉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井邊小屋。

小屋旁居然一個怪物都沒有,周邊也是,柳葉觀察了一下,所有的黑泥跟怪物們到了小屋附近就會自然而然的繞路躲開。

柳葉想了想大概是因為結界的威能,所以不敢靠近巴。

柳葉想通之後,看著眼前的門口,想起之前的劇痛...還是決定在門前休息整理一下原材的後續處理好了。

至於剩下的時間,反正自己是人偶,不會餓也不會累,自己身軀已經無法再多吸收魔力結晶儲備了,身上還有兩三口袋較大顆的魔力結晶。

那就蹲在這邊蹲到回歸巴,看現在這樣子自己哪也去不了。

而此時的露正進入到一個奇怪的區域,這是一個浮在黑水上的浮台,自己和母親保存良好的屍身正在浮台之上。

手上的命運小手杖已然消失,不久周邊的黑水一陣波動,一個黑水形成的人型逐漸地浮出,最後形成嵐的模樣只是全身漆黑。

露張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黑水人型緩步的踏上了浮台,一個輕靈的嘆息聲音在露的腦中響起。

那是露記憶中母親的聲音,露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黑水人型,大大的眼中那原本已經乾涸的眼淚又一次潰堤而出

「露,你不該來到這邊,你手上的命運只是7個"命運"中的其中一個,只靠這個"命運"要復活我的機率只有1/7,比起復活我我更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露聽到嵐的話語,驚愕莫名,一臉的不敢相信。

「只是7個之中的一個?不可能!芭芭拉說這邊能找到"命運","命運"能完成人的任何一個願望,再契約之下她不可能騙我。」

「傻女兒,她沒有騙你,她也沒說錯,"命運"能完成人的任何一個願望,在這個罪惡之城也的確有著命運,

她只是沒告訴你"命運"有7個,每一個都只有1/7的機會成功,而失敗後會遭到更嚴厲的懲罰,而罪惡之城中的"命運"失敗的話就會被該城市吞食成為守獄人。」

聽到這裡,露無力的跪趴在地大大的眼中充滿了絕望,而黑水的人型則是慢慢地與地上嵐的屍身重疊,而嵐的屍身也隨之站了起來。

重新取得血肉的嵐,伸出了那帶著溫熱血肉的手摸了摸露的頭。

那溫熱溫暖的手掌輕輕地捧起了露那絕望的小臉,嵐俯身在那小臉上親了一下後,笑著對露說:

「我可愛的小露露,放心無論如何成功或失敗都對你沒有影響的,就算失敗了最多也就是我的魂魄永遠消失,而守獄人則是你希望成為的巴,芭芭拉。」

露聽到芭芭拉的名子猛然抬頭,而一旁也顯露出一個宛如貓一般的野獸傀儡,只是貓的頭部是由書頁跟小丑兩個飾牌形成的。

此時傀儡倒地,書頁與小丑的金色飾牌從中飄起交織,最後形成了一個美艷的半透明女性身影,令人驚愕的是這個女性跟嵐非常相似。

從半透明的女性身影中傳出清脆卻又帶著戲謔的聲音

「呵呵呵,我的女兒,嵐,你還是這麼敏銳...呵呵,是又如何,我本來追求的就是永生不死的生命,

雖然自由也很好,但當我被露跟娜妲弄死並被製成傀儡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再擁有自由,

那麼成為守獄人不再受制於你的女兒不是更好?呵呵呵現在就是賭一把...

你成功離開這,我就等著被你女兒控制折磨一輩子,失敗即便我成為守獄人,你女兒也能趁我融合守獄人之時逃離這城市。

只是現在我的贏面比較大喔,嵐」

憤怒的露聽到芭芭拉的話,憤怒地大吼著:

「你這個死老太婆,你居然騙我?我要弄死你。」

露怒瞪著芭芭拉,正準備施法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法術並沒有發動,而此時芭芭拉見狀肆意的放聲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怕喔,你居然蠢到以為在這裡能用法術?神的領域之內根本無法使用法術,在這裡所有的法術等等都會失效,我們都在"命運"之中。

而且我並沒有騙你,我只是沒告訴你你沒問的事情,誰讓你這麼蠢呢,我可愛的小外孫女 露。」

嵐這時拉著眼前因為過分憤怒到臉孔扭曲的露,將露擁入懷中,溫柔地拍拍她的背,並將露擁入懷中,安慰的說:

「露!冷靜點,別理他了,我們的考驗快要到來了,這裡是死者之國與命運的交界點,我已經知道我們該面對的是什麼了喔。

我將會失去視力 聽覺 嗅覺 觸覺 味覺等等外在一切的感觸,在黃泉路上獨自逆行,不能回頭直到離開死者之國....」

看著嵐溫柔微笑的臉龐以及那令人沉迷的溫暖擁抱,露忍不住的流下眼淚哭喊著: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媽媽,對不起.....」

「別哭...生下你的時候我已經看不到了,所以能夠抱著你、看著你對我來說就已經值回"命運"這個票價了,相信媽媽好嗎,媽媽會成功的,你先上去等我,我很快會上去的。」

說完嵐緊緊的抱住露,像想把露揉進身子一般的用力,而露也用盡全力的抱著嵐,不斷哭喊著對不起。

在母女倆說話的同時,一旁出現了蜿蜒而上的階梯彷彿看不到盡頭的階梯,而另一旁則是一個紫紅色的傳送洞。

嵐用力地把露抱起並丟入了眼前的紫紅色洞中後,轉身向著眼前的黃泉階梯獨自前行。

此時的嵐已經是完全失去所有感觸的狀態了,此時的芭芭拉則是戲謔地跟在了嵐後面隨之前行。

穿過傳送門的露再張開眼,她已經回到了馬車之中,除了命運的消失,母親身體的消失,只剩下眼前的紫紅色光洞。

露緊盯著眼前的紫紅色光洞等待著期待著。

而馬車外儘管可以聽見父親的怒吼與慘嚎聲,露還是依然緊張地盯著眼前的洞口,突然一隻潔白無瑕的手反向從洞中伸出,扶著洞口像是要從洞中出來一般。

露高興地看著那隻手眼淚擒滿了露的雙眼,但隨之而出現的卻是一個活生生的美艷年輕女人...芭芭拉...

看著眼前滿眼絕望跟淚水僵住的露,巴巴拉高聲的嘲笑大喊著:

「快逃巴,露,哈哈哈...,嵐失敗了,哈哈哈...快逃巴,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

語罷,洶湧而至的黑色軟泥開始從馬車四周湧入無孔不入,大倆的軟泥纏繞到芭芭拉的身上,成為一個黑色的巨繭。

但是面向城門方向所有軟泥並沒有軟泥從破洞內湧入,彷彿是一條天然的逃生道路一般。

只是露並沒有逃,金髮的小女孩只是滿身血軟弱的跪坐在地上,不斷哭著喊著媽媽,最後被大量聚集而來的黑色軟泥給吞蝕掉...

而此時整個城市所有的生靈已經被黑色的軟泥吞食並匯集到馬車上的黑色大繭中。

在上層紫紅色光芒閃過之後,柳葉一邊處理原料一邊隨時都注意著四周,突然柳葉驚覺軟泥開始衝破小屋周邊的真空區,而遊蕩的黑色怪物也被軟泥給吞食掉。

大量流淌而來的黑色軟泥,如同黑色的潮水,流滿整著地面的湧來,直到流過小屋時才分流,柳葉大驚,頓時知曉只有闖入那個結界之中才有活路。

於是也不顧進入結界後可能會出現的劇痛,一個飛身撲出去就衝入了小祭壇結界之中,不久就看見除了小祭壇散發的微弱綠色瑪那光芒外,

整個門外已經都是黑色流動的軟泥,這次結界並沒有帶來劇痛,但周身的刺痛跟排斥感依舊讓柳葉十分不舒服,柳葉躲在小祭壇後面驚恐地看著門外。

綠色的符印光芒閃耀著,而正當柳葉稍稍鬆了口氣之後,一個熟悉的甜膩聲音響起。

「恭喜閣下勝利,勝利者綠茶陣營 存活角鬥士柳葉。」

然後柳葉就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光球吞食掉後,彷彿從未出現過。

不久,一個黑色的巨繭突然從天而降,將門外的軟泥狂潮整個吸收殆盡。

在一陣黑色巨繭的抖動之後,黑色巨繭開始由內向外撕裂開來。

一個有著6對潔白羽翼的美豔女性破繭而出,她看了看自己的羽翼與雙手放聲的狂笑著。

此時一個閃身,芭芭拉出現在祭台屋子前面,芭芭拉準備將手上的命運放回祭台,卻猛然被小屋的結界彈飛。

此時一隻黑色巨大的由黑影巨靈之手猛的一把抓住了,彈飛的芭芭拉,一陣吸力從上方猛的一吸。

芭芭拉原本豐滿美艷的身軀也開始乾枯枯萎,翅膀更是開始凋零腐朽,痛苦不斷自身上傳來,巨大的痛苦讓芭芭拉不禁慘嚎出聲。

看著眼前慘嚎的芭芭拉,輕蔑的笑聲自黑影巨人身上傳出。

「你以為你是最後的贏家?呵呵,從一開始你們就都只是輸家,恩...這是我第三次看到你了呢,現在的你比之前賞心悅目多了。」

芭芭拉痛苦的勉力支撐起身軀,張口噴出無數的黑色軟泥,往黑影巨人噴去,黑影巨人啥動作都沒有,軟泥就彷彿遇到天敵一般猛然回收回灌芭芭拉嘴中。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我的力量不聽我的使喚?為什麼我開始腐朽?我不是新的守獄人嗎?」

巨人輕蔑而淡然的聲音自上方響起:

「我?多有趣的問題,我是蘭多多魯瑪,我是這座監獄的刑徒,也是這座監獄的守獄者跟典獄長,我都不知道我在這呆多久了。

而你和那個叫娜妲的女人只是我隨手佈下的暗棋之一,我從不吝於給人機會,更何況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的味道,

只是我沒想過你們會成功盜出我保管的"命運"罷了,好在你們最後還是把它送還給我了,我該感謝你呢,呵呵...」

此時芭芭拉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小段記憶,其實她跟娜妲在很久以前就已經來過這個城市也到了最底層,好不容易穿過惡臭的巨人區。

面對瘋狂的巨人,娜妲失去了手下的人偶軍團,並且奄奄一息才免強突破巨人穿越傳送門來到這個城市。

但穿越過來之後映入眼簾的是,原本輕鬆穿越惡臭巨人區的芭芭拉被黑影巨人抓在手上,而芭芭拉的魔女人偶則是毀壞四散。

巨人看見娜妲,另一手輕易地抓起了芭芭拉,在一陣沉默之後,巨人的聲音傳來。

「有趣,不是純粹邪惡的靈魂居然有辦法穿越惡鬼地獄來到這?你的力量跟勇氣可嘉,呵呵 可惜還是要死在這。」

說完感受到抓住自己的手在收緊,芭芭拉突然大聲的求饒等等話語甚至願意獻出靈魂等。

巨人聽到彷彿聽到啥有趣的建議一般,雙手暫時停止了收緊,戲謔地對著芭芭拉說:

「你跟我說說,你這種純粹漆黑的靈魂對我有什麼好處?這城市所有的生靈都是罪人都是漆黑之魂。」

說完巨人的手又開始收緊,而這時娜妲高聲大喊:

「那我這種靈魂總有價值跟你交換是嗎?在這是算是稀有的靈魂巴,我願意跟你交易。」

巨人停下了動作,沉默了一陣子之後,開口說道:

「你想要換什麼,一樣是生存下去??」

「是也不是,我這麼稀有的靈魂只值存活?我希望你能留下我部份的靈魂帶著巴巴拉的靈魂,灌注到木偶中,而她必須完全聽我的控制,我還有需要保護的人在地上等我。」

巨人聽完,像聽到啥荒謬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了起來,惡意且戲謔地說道:

「你的靈魂沒有你想像的值錢,我在這不知道活多久了,像你一樣的靈魂也見過不少次,你並不是最獨特的,現在,死巴女孩。」

「但是會主動跟你交易我想應該不多,不是嗎!我是傀儡魔女,也認識魂之魔女,自願的靈魂跟被動的靈魂差異極大,不是嗎?」

巨人不說話了,在短暫的沉默之後,一張由火焰寫成的契約書就這麼靜靜地飄在娜妲面前。

「希望你的靈魂夠有趣,簽巴,我不是魔鬼,我對那種惡意的扭曲契約沒興趣,不簽的話那就免談了。」

娜妲快速地瀏覽了一下甚至要求將火焰平息來細查後,以魔力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契約在空中燃燒了起來。

而黑影巨人一把用力的捏死了芭芭拉後,抽出了兩者的靈魂,將兩具屍體丟入自己的口中嚼食吞下後,黑影巨人看著眼前的兩個靈魂。

隨手一招地上扶起了許多的木偶殘肢,在空中組合成了兩具人偶被黑色的火焰焚燒著,當火焰退去。

在黑影巨人面前是一老一少兩個精緻的嚇人的人偶,而這時黑影巨人看向了兩個靈魂,笑著說:

「契約是值得尊重的但不動手腳那還叫惡魔嗎?」

說完,黑影巨人在芭芭拉跟娜妲的靈魂上刻印著許多的符文,將兩人的記憶封印並且添加了一些關於罪惡之城的印象與...對命運的渴望...

回想起這一切之後,乾枯的芭芭拉撕心裂肺的吼叫了起來

「是你!是你! 原來是你!不然娜妲娜廢物怎麼可能殺的了我,一切都是源自於你!我詛咒你,詛咒你~~~」

黑影巨人聽到之後,戲謔嘲笑的聲音傳來:

「感謝你的誇獎,詛咒對我而言是最棒的稱讚呢,現在該開始作正經事了。」

語落,四周開始出現由黑暗魔火刻畫的符印,而巨人身上也飛出5個散發著不同顏色的瑰麗光芒的小物,同時巨人的手一招。

由芭芭拉身上也飄出兩個,7個小物分別落在魔火刻化的符印陣上...

「多少年了呀,終於有人能夠盜出我看守的命運,呵呵呵,最後勝出的果然是我,吾主!吾終於脫穎而出,能成為你腳下奠基的基石之一了。」

語畢大量的黑色魔焰從巨人身上開始猛烈燃燒,巨大黑影巨人,則是從頭開始裂開,裂開的縫隙中一個小小的小孩從那巨大醜陋的身軀中脫出。

而芭芭拉乾枯的身軀則是逐間跟黑影巨人的殘骸合而為一,當融合完畢,巨人發出震天的怒吼,但無神志的雙眼出賣了這具身軀只是個野獸的事實。

而那小孩則快速的成長為一個俊美的青年,身披著有著魔火絲線縫製而成的長袍,帶著一絲解脫一絲的嘲笑看著眼前正在跟自己舊有的軀殼融合的野獸,大聲的狂笑著!

「身為新的從神,在你為我帶來七個命運之一的份上,我賜於你永遠的生命。」

青年手一招一到淡淡的光芒降下,將眼前暴躁的野獸整個壓趴在地上,一個響指,從野獸身上飄出一個美艷的女性,是芭芭拉!

青年惡趣味的再一招手,從野獸中飄出一個小丑圖案的金飾,金飾融入芭芭拉的新身軀中,芭芭拉猛的張開雙眼,表情充滿著戲謔與玩世不恭。

看見此幕,青年對著眼前的小丑芭芭拉說:

「從今天起你就是新的守獄者,蘭多‧芭芭拉,現在回到地面上去管理你的城市迎接新的犯人巴。」

青年將手猛的一握,整個城市不論地上地下都開始快速的復原,不過一兩分鐘,所有的城市都已經恢復舊觀,而青年也消失不見了。」

而蘭多‧芭芭拉則出現在舊有的市長官邸之中,身邊有著17個黑泥形成的人形,不久那17個人形慢慢地脫去黑暗的外表。

變成了17個活生生的人,分別是14個魔女守衛以及娜妲,嵐跟嵐懷中抱著的那個小小的有著大波浪捲金髮,笑得很開心滿足的小女孩 露....

罪惡之城篇 完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21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razycat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限中的鹹魚宅1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croix2811勇者大聲說
無意義消費巴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