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LOL子世代】兒時的點點滴滴(玄穹、薇恩)

作者:藍兒│2019-06-28 01:16:43│贊助:18│人氣:469
CP:易大師X菲歐拉、雷恩X汎

私設很多




以下正文



【六歲、四歲】
 
 
  很小的時候,在一個夜裡,父親曾把他們抱在腿上,坐在主臥的書桌前,拿著一支前面有著毛的筆,蘸上墨水候用著很好看的字體,在紙卡上告訴他們自己的名字長什麼樣子。
 
  「來,這是你的。」父親將寫好字的紙卡放到男孩面前,「玄穹。」
 
  然後是女孩。
 
  「這是妳的,薇恩。」
 
  「嗯……有點難。」
 
  薇恩注視著手中的紙卡,皺起了小小的眉,而父親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練習幾次就會覺得簡單了,以後這個字要跟著你們一輩子的。」
 
  玄穹聽了抬起頭,表情饒有興致,「爸爸也寫寫自己的名字。」
 
  「好啊。」
 
  那個字短短的,很快就寫好了,不過玄穹和薇恩還小,並不太認得。
 
  「爸爸,這怎麼唸?」玄穹指著紙卡上的字問道。
 
  「『易』。」
 
  「易?」
 
  「對。意思是『簡單』、『輕鬆』。然後,這是你們母親的名字。」父親又在同一張紙卡、自己的名字旁寫下了一行字,寫得很慢,眼神專注,「菲歐拉。」
 
  看著自己寫的字一陣,父親又在紙卡上落筆,在他和母親的名字上方畫了一個像是箭頭又像是傘的符號,中間長長一筆剛好落在兩個名字中央。最後一筆提起的瞬間,嘴角跟著勾起的笑容有種眷戀的味道。
 
  那時孩子們都還不明白那是怎樣的感情,只是覺得父親給人的感覺很溫暖、很柔和。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保母低著頭走進來,語氣恭謹。
 
  「先生,家主大人吩咐,少爺小姐該睡了。」
 
  「噢。那她呢?」
 
  「家主大人說,她忙完手邊的公事就會休息。」
 
  「我知道了。」
 
  一手一個將玄穹與薇恩從身上抱下來,父親摸了摸他們的頭。
 
  「晚了,去睡吧。」
 
  「爸爸晚安。」
 
  「晚安。」
 
 
 
 
 
 
【七歲、五歲】
 
 
  庭院的小鞦韆無憂無慮地搖著,薇恩坐在上面笑得頗為開懷,而在一旁,玄穹抱著一本有著硬殼的寫字本,正坐在草皮上用鋼筆一筆一劃練著生字。
 
  一會兒,薇恩跳下鞦韆,跑到玄穹身邊,彎腰拉了拉他的袖子。
 
  「哥哥,要不要來玩?」薇恩指了指鞦韆,「輪流。」
 
  聞言,玄穹抬頭,端正的五官露出好看的笑容,聲音稚嫩語氣卻有幾分老成。
 
  「晚點,薇恩妳先玩吧,今天母親大人要檢查進度,我必須寫完。」
 
  「噢,好吧。那我想去旁邊晃晃。」
 
  玄穹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小心蟲子喔。」
 
  薇恩聞言笑了一下,露出小小的虎牙,「好。」
 
  妹妹離開後,玄穹又沉進了作業堆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薇恩又跑了回來。
 
  「哥哥,給。」
 
  玄穹疑惑抬頭,就看到薇恩頭髮亂糟糟的,還沾黏了一些凌亂的葉子和小樹枝,而她伸過來的手上,躺著一朵紫色的漂亮小花。
 
  「酢漿草?沒想到開始開花了欸,昨天還沒看到。」
 
  「嘿嘿。」
 
  薇恩得意地笑了起來,不難想像她花了多少功夫才成功摘到這朵花。
 
  看著薇恩的模樣,玄穹笑了一下,將手中的寫字本翻開一頁,把那朵花夾進去。
 
  「來,教妳做押花。」
 
  「押花?」
 
  「嗯。」玄穹一臉故作神秘,「兩天後來找我,會有魔法喔。」
 
 
 
  後來那朵押花,薇恩做成了書籤,送給玄穹當生日禮物。
 
  玄穹一直收著那張卡片,小心翼翼夾進寫字本放在抽屜最底層,可能連薇恩也不記得了,像是一個最珍惜的秘密。
 
 
 
 
 
 
【八歲、六歲】
 
 
  「哥哥、哥哥!」
 
  那天玄穹剛下課,準備回房,沒想到才轉過長廊,就聽到熟悉的喚聲。
 
  他循聲轉頭,驚愕地在一具鎧甲後看到薇恩,頭髮凌亂,一身髒兮兮的,衣服上還沾黏了不少泥土草屑灰塵。
 
  他急忙衝過去。
 
  「妳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下課發現樹上的鳥巢有小鳥嘛!我爬上去想摸,被大鳥啄就跌下來了。」
 
  「從樹上跌下來?!有怎樣嗎?哪裡痛?有沒有受傷?」
 
  「沒事呀。但……」薇恩苦著一張臉,「等等就要吃飯了,哥哥,怎麼辦?讓媽知道,我又要多上三小時儀態訓練了。」
 
  玄穹撫額,最後牽起她的手,「跟我來,外走廊現在沒僕人,不會被看到。」
 
  跟著玄穹一路曲曲折折溜回臥房,玄穹幫薇恩洗乾淨臉,讓她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後,接著找出梳子,拆開已經凌亂的公主頭,一下下幫她把打結散亂的頭髮梳理整齊,並仔細挑掉髮裡的小樹枝和髒東西,最後又照著拆開時記憶好的方法將頭髮綁回去。
 
  「哇,哥哥好厲害喔!」
 
  薇恩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臉左右轉了一下,確認幾乎跟保母綁的沒兩樣後,露出一臉驚嘆。
 
  玄穹捏了捏她柔軟的面頰,「小事,下次小心一點。」
 
  「嘻嘻,沒關係,我有哥哥啊。」
 
  「好好好~妳開心就好。」
 
  玄穹無奈笑了,又捏了捏她的臉頰。
 
 
 
 
 
 
【九歲、七歲】
 
 
  「哥哥,我是不是長得不好看啊?」
 
  「咦?」玄穹從寫字本中抬起頭,疑惑看著坐在鞦韆上的薇恩,「怎麼會突然這樣問?」
 
  「昨天小妮跟我說,有人跟她求婚喔,說她長得很可愛,長大要娶她。」薇恩腳一下一下踢著地面,手撐著頭手肘支著膝蓋上的書,漫無目的地看像花園中的羅倫特家大宅,「我是不是長得不好看才沒人和我求婚啊?」
 
  小妮是薇恩儀態家教的女兒,比薇恩大一些,兩人同年。由於母親允許,偶爾家教會把她帶來。
 
  玄穹疑惑地打量起薇恩,看那白皙的面龐上嵌著一雙明亮的紅棕色眼睛,挺直小巧的鼻梁下是一雙形狀優美的粉嫩雙唇,整齊綁成公主頭的深色長髮在陽光下閃爍著藍寶石一般的光澤……這絕對是個美人胚子,說不好看都是騙人的。
 
  「不會的。」玄穹認真說道,「薇恩,妳長大後一定跟母親大人一樣,會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的。那時啊,來求娶的人會有花園到大門那~麼多喔!」
 
  薇恩看了一下花園,又看了一下莊園大門的方向,咯咯笑了起來。
 
  「哥哥才是,一定有很多女人等著和你結婚。」
 
 
 
  未來薇恩想起這段對話,想到的是童年的純真與無知。玄穹偶然憶起,內心湧上的卻是懊悔與不可思議——
 
  當年他是怎麼捨得的?
 
 
 
 
 
 
【十歲、八歲】
 
 
  「哥哥。」
 
  房門毫無預警被推開,玄穹轉頭,看到門口探入的一顆小腦袋,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薇恩,下次要敲門。不然被母親大人知道,她會不高興的,這樣有點不禮貌。」
 
  薇恩笑嘻嘻地溜進來,身上穿著睡裙,午夜藍的頭髮沒有綁起來,赤著雪白的雙足,精緻的五官露出調皮的表情隨手把門帶上。
 
  「我知道,只有哥哥這邊才不用。不過上次我不敲就開門,就看到後面一群傭人不好好打掃在嚼舌根。」
 
  「喔?後來呢?」
 
  「我後面跟著媽媽呀,那些傭人嚇都嚇傻了,因為媽感覺超不高興的。」撲到玄穹腿上,薇恩偏頭想了一陣,補充,「應該不是不高興我沒敲門。」
 
  「我知道。」
 
  玄穹放下筆,揉了揉薇恩的頭,無奈的表情中有著寵溺。
 
  「話說,哥哥,你在寫功課?」
 
  「是啊,民生學,這次要分析天氣對農業造成的影響,以及如何平衡造成的價格差。」
 
  「感覺好麻煩。」薇恩皺眉,連帶整張臉都皺在一起。
 
  「是很麻煩。」玄穹笑了起來,輕而緩地撫摸著薇恩絲綢般柔軟的長髮,接著從抽屜中取出一把木梳一下又一下仔細梳順,語氣平靜又柔和,「但我們是貴族,是在上位者,為黎民百姓謀求福祉是我們的責任。這些妳以後都會慢慢學到的。」
 
  「噢。」
 
  薇恩偏了偏頭,凝視著玄穹的垂落劉海的髮尾閃爍一點紅色的美麗光澤,看不出來是不是有特別去思考身分這個問題。
 
  華麗的水晶吊燈在上方折射出溫暖昏黃的光澤,投射在整個華麗的空間,光線柔軟地落在兩個小小的身軀上。
 
  那是所有孩子最無憂無慮的八歲、十歲,其他人此刻或許好夢正甜、或許為了生活仍在努力,而他們在衣食無虞中談論著既定的路途,不知道的是責任比未來更沉重。
 
 
 
 
 
 
【十一歲、九歲】
 
 
  「薇恩!」
 
  「嗯?什麼事?」
 
  聽著玄穹難得雀躍的聲音,薇恩有些困惑地從書桌前抬起頭,露出的雪白小臉上沾上了一點墨水,手中的羽毛筆筆尾也有一點被咬過的齒印。
 
  「作業寫不出來嗎?」
 
  「這次水利工程學的申論題有點難解。」
 
  「那就先放著吧。」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玄穹彎腰將薇恩的臉仔細擦乾淨,眼中掩不住興奮的光彩,「家族買了一批馬駒進來,母親大人讓我們自己去一人挑一隻!」
 
  「咦?真的嗎?」這下薇恩眼中也迸出巨大的欣喜來,拋下筆抓住玄穹的手就往書房外跑,「快走,不然表哥他們要把好看的都挑走了!」
 
  「等等。」玄穹拉住她。
 
  「嗯?」
 
  「走這邊。」
 
  玄穹跑到書房大開的窗戶邊,探頭張望確認一下沒人後,俐落地撐上窗台就翻下去。
 
  書房在一樓,但挑高的建築對一個孩子來說還是有點高,玄穹落地後站直身體,連髮頂都沒法超過窗台。
 
  薇恩趴在窗台往下望,而玄穹笑著向她張開雙手,「下來吧,我會接住妳。」
 
  薇恩笑了起來,棕紅的眼中是百分之百信任,爬上窗台坐好,腳一蹬就把自己投入玄穹懷中。
 
  兩人相視一笑,牽著手就往草場的方向跑去。
 
 
 
  那年玄穹十一歲,薇恩九歲。
 
  玄穹挑中了一匹漂亮的小紅馬,毛色鮮豔似火,取名叫烈;而薇恩選擇了一隻踏雪烏蹄,取名叫霜。
 
  兩匹馬一公一母,從小養一起,長大剛好能配成一雙,還生下了一隻小馬駒。
 
  只不過,烈被玄穹一手調教為戰馬、隨著年輕的主人上了戰場立了功勳,霜卻在薇恩的一次獵魔中受魔獸追殺、被撕開腹腔而喪命。
 
  那時才十六歲的薇恩最後殺死了所有魔獸,包括背後操縱的黑巫師,然後在一地血腥中伏在霜的屍身上痛哭了一夜。
 
 
  都已經回不去了呀……
 
 
  霜的死去,彷彿象徵了過去的一切和平與光明皆粉碎為塵,漂浮在流逝的時光與歲月中,鋪就了通往薇恩即將踏入的無盡黑暗的道路。
 
 
 
 
 
 
 
【十二歲、十歲】
 
 
  那次玄穹代菲歐拉去廚房發放年末津貼,那個有些發福的甜點師傅拿到年終笑得合不攏嘴,手不停地塞給他一堆小點心,直接裝滿一個小麻袋,推也推不掉。
 
  本來拎著那個小麻袋玄穹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薇恩又收了下來。
 
  那天玄穹在長廊等,一手抱著數理課本一手提著點心,在等到剛從國史課下課準備回房的薇恩後,將整袋點心塞進薇恩懷中。
 
  「我不餓啊,哥。」薇恩一臉奇怪的看著他,不置可否的搖頭。
 
  「沒關係,拿回去,晚上要是會餓就吃。」
 
  拍了拍她的肩,玄穹又匆匆趕去上課了,只不過即使快遲到了,他嘴角也難得勾起一個放鬆愉快的笑意來。
 
  而薇恩低頭看著麻袋,聞到裡面飄散出誘人的甜香後,沒忍住拿出一塊餅乾咬了一口……
 
  「好吃。」
 
  他們越來越忙了,繁重的課業開始隨著學不完的知識與禮節層層壓下來,當提起笑容開始變成一件需要耗費體力的事,似乎連快樂也理所當然地珍貴起來。
 
  但生活總有那麼一瞬間,能因為彼此的陪伴與貼心讓嘴角自然而然的勾起一點弧度,彷彿就能讓貴族大宅中少有的溫暖更多一些。
 
 
 
 
 
 
【十三歲、十一歲】
 
 
  兩人的課堂難得重合的部分,是交誼。
 
  簡單說,就是禮儀、姿容舉止、交際舞的部分,舉手投足都必須做到符合身分的優雅高貴。小時候因為年紀與性別分開訓練,到了一定年歲、需要練習與異性接觸相處時,課程才安排在一起。
 
  言行舉止與姿態那是從小訓練、耳濡目染的東西,雖然相較其他同年齡的平凡孩子顯得有些過度老成,但在這個時候已經難不倒兩人了。
 
  因此,在這個課程兩人主要要學的是:交際舞。
 
  十幾首曲目,數十種腳步手勢的排列組合變換……聽起來還好。但如果每個動作細節都要維持儀態高貴身姿優雅呢?
 
  這對貴族來說可能只是家常便飯,特別是國內最顯赫的五大家族。畢竟逢年過節的舞會必須在皇宮領舞、開舞,眾目睽睽下絕對容不得半點差錯。
 
  薇恩對此還算有天分,學起舞來不算困難,但這項目卻苦了玄穹。
 
  在練完第三支舞後,薇恩在一旁看著玄穹一遍遍踩著第一支舞的腳步,最後攔住他,遞了一杯水過去。
 
  「哥,不是這樣。你第十六節那邊總是會慢半拍,這樣後面都會亂掉。」
 
  「那個位點我總是抓不到。」
 
  玄穹接過水杯,自棄的嘆了口氣。
 
  「你只是抓不到節奏。」薇恩對他展開一個明亮的笑容,「這次我們一起來。」
 
  讓一旁的女侍取走杯子,薇恩讓老師打開音樂,走到玄穹面前,抬頭挺胸注視著他的眼睛,牽起他的左手,並在他略帶不知所措的目光中將他的右手放到自己腰上。
 
  「聽我拍子,一二三、左起……」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曲調在耳邊迴響,玄穹凝視著薇恩的眼睛,從她眼中看到了天花板水晶燈的反光,熠熠生輝宛若星芒,又落進了自己眼底。
 
  原本還有些混亂的動作,在她的牽引下,舉手投足彷彿都變得理所當然,最後一曲舞畢,玄穹依照禮節,執起了薇恩的手,彎腰輕輕在她手背印了一個吻。
 
  「很完美。」
 
  「你可以的,哥哥。」薇恩仍是笑著,比起跳舞時多了幾分燦然,「你跳起來很好看。」
 
 
 
 
 
 
【十四歲、十二歲】
 
 
 
  兩年前就知道薇恩不是自己的親妹妹了,只有對她的感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質。
 
  從親情,變成了愛,最後愛她成為某種習慣。
 
  在這座大宅中他習慣了冷漠,習慣了淡寡而壓抑的親情,習慣了外人的恭敬、景仰與恐懼,彷彿只有薇恩能在相同的高度,給予他最渴求的溫暖。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玄穹每天都生活在隨時會失去的恐懼中,就怕薇恩知道了真相,自己所有貪戀的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到現在他才發現身為貴族有多無力,他們都背負了太多可以說的不能說的責任,想守護自己珍惜的人、想追求自己喜愛的事物,都得瞻前顧後,各個身不由己。
 
  家族指派下來的課程越來越繁重了,玄穹最忘不了的是母親聽到家庭教師和她彙報學習狀況時帶著不以為然的眼神。老師拚命的鞠躬道歉,而母親只是擺了擺手,說:罷了,就先這樣吧。
 
  所有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期望與失望重重壓了下來,玄穹第一次哭了,在薇恩找到他後,緊緊抱著驚慌失措的她。
 
  「怎麼了……?沒事的,哥哥……沒事的……」
 
  感覺著她不知所措的拍著自己的背,感覺著她的體溫,玄穹無聲地流乾了眼淚。
 
 
 
  走過之後才能明白貴族這條路表面光輝內裡卻是太苦,那天以後玄穹加倍拚命的將心力投入課業,彷彿多盡一些努力就能彌補些什麼,就能證明些什麼,就能多幫薇恩多撐起一些什麼。
 
  所有薇恩毫無保留信賴自己的時刻,所有薇恩依賴著自己的時刻……挑燈夜讀時疲憊地憶起,玄穹才發現他是那麼渴望留住這些,渴望到可以不惜一切。
 
  有多麼愛那個女孩,他已經知道了。
 
 
 
 
 
 
【十五歲、十三歲】
 
 
 
  已經疲倦到不知道能做什麼了。
 
  玄穹站在大宅最高層的陽台,靜靜往下望,腦中無意識的計算著高度,內心卻是一片死寂。
 
  今天的交際課薇恩不見人影,玄穹一個人練到指定時間結束也沒看到人,一陣濃烈的不安湧上來,玄穹回到書桌前,看著滿桌彷彿永遠讀不完的書寫不完的模擬公文,突然感到崩潰。
 
  他開始懷疑這是否真的是自己想要的。
 
 
 
  記憶飄向早上他代母親去高唯銀市孤兒院進行例行資助捐款時,孤兒院的院長是個慈祥有禮的老婦人,那時帶著他參觀了整座設施。
 
  那裡有許多失去父母的孩子,有些年長一些了,有些還很年幼。他看到了一群孩子赤著腳在灑滿陽光的院子奔跑,衣服雖然舊,但看起來柔軟乾淨,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顯然受到了不錯的照顧。
 
  他看著那些打鬧的孩子,竟然就無意識地駐足了一陣。
 
  而院長等在一旁,沒有絲毫不耐,只是最後笑著問他一個問題。
 
  『羅倫特少爺,冒昧請問一下,您今年幾歲了呢?』
 
  這句話將他的神識給拉了回來,他第一個反應是露出微笑。
 
  『十五。』
 
  『噢……您辛苦了。』
 
  『哪裡。』
 
  他還是有禮地微笑著,直到他看見了一旁鏡子上自己的倒影。
 
  那時他才覺得……或說才發現,自己和陽光下那些孩子一比,就像一個假人一樣,毫無生氣。
 
  ──那面鏡子像是在嘲諷他從來就不是自己。
 
 
 
  身後突然傳來門被推開的聲音。玄穹漠然回頭,卻是看到月光下薇恩向他走來,注視了他許久,還顯得稚嫩的眉眼中盡是了然。
 
  「你太累了。」
 
  「……」
 
  玄穹注意到,她沒有稱呼自己為「哥哥」。
 
  當下,玄穹有一種很強烈的直覺──
 
  她還是知道了。
 
  還有挫敗──
 
  他還是失去了。
 
  「或許吧。」他如此回道。
 
  薇恩走到他身邊,跟著往下望。
 
  夜風吹起她的長髮,銀冷月光下閃著細碎藍光,像是天上的星辰墜落在她髮際。
 
  玄穹不知道她是不是跟自己一樣正計算著高度、考慮著跟自己一樣的事。
 
  不過,他想著,如果要走上那一條路,有薇恩一起也是可以的。
 
  ……不過終究是不可能。
 
  兩人站了許久都沒說話,最後是薇恩先開口……做出道別。
 
  「我先去睡了。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的。」
 
  「……嗯。」
 
  玄穹目送著薇恩的背影消失在門後,然後明白,她終究是選擇了自己的路。
 
  一瞬間,某種情緒變的空蕩,喪氣得像是把心臟都掏空一般。
 
 
 
 
 
 
【十六歲、十四歲】
 
 
 
  「我說,菲歐拉,妳這孩子到底怎麼教的?我真希望我那粗糙的笨兒子能有妳兒子一半好。」
 
  微笑接受著卡特蓮娜的讚美還有蓋倫欣賞的眼神,玄穹毫不費力地露出了最得體優雅的姿態,只有自己知道某個靈魂已經死在一年前的某個月夜。
 
  皇守家某個長廊牆上嵌滿了大大小小的鏡子,陽光反射下在地毯交織著圖騰,看起來美麗非常。
 
  在那些鏡子中玄穹看到了一個溫潤如玉的俊秀少年,儀表優雅從容,帶著世界上所有最令人喜愛的美好氣質,用著一雙黑中透藍的眼睛嘲諷著他的虛假,笑他還是將自己活成了世人喜歡的模樣,笑他變得再好也什麼都追求不了,笑他失去了一切將自己搞成了被仔細雕琢的傀儡。
 
  現在的他越來越少和薇恩相處了,連例行三餐都不一定會碰上,偶爾長廊擦肩而過打兩句招呼,最多能察覺到的是她漸漸不同,愈發在上位者似的冷漠。
 
  唯一令玄穹高興又感傷的是,薇恩看著自己的時候眼神還能找到與過去相仿的溫暖,但再也沒稱呼他為「哥哥」了。
 
  長越大越能明白貴族之間談愛情都是虛妄的,某一天他也可能會為了聯姻娶一個不相熟的女人。
 
  不過,玄穹想,假如他變得越來越好,他總有一天就能坦然告訴薇恩、自己曾經那麼愛她的。
 
  看著窗外遍天的晚霞,玄穹微微勾起了一個帶著遺憾微笑,將手邊寫好的模擬公文整理好,放進牛皮紙袋收起。
 
 
 
  「薇恩,妳絕對是成為一名家主的料,汎家家主非妳莫屬。」
 
  薇恩十四歲那年,書房裡菲歐拉端詳著她,語氣誠懇,彷彿這不是長輩與幼輩的對談,而是家主之間的平起平坐。
 
  「恕我唐突,雖然我那笨兒子大約配不上妳,但我還是想詢問一下:待妳成年以後,妳願不願意嫁給他?」
 
  身為汎家最後一名直系血親,為了復興搖搖欲墜的家族,和其他貴族聯姻是必要的結合。
 
  薇恩懂,長年在黑暗政界中打滾的菲歐拉心裡更通透。
 
  但……
 
  想起玄穹的好、玄穹的溫柔與寵溺,薇恩手在桌面之下緊握成拳,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那個從小一直當成親兄長依賴的對象。
 
  「羅倫特夫人,我願意。」
 
  菲歐拉嚴肅的表情軟化下來,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抬起手,輕輕撫了一下她的頭。
 
  「委屈妳了,孩子。以後,再繼續當我女兒吧。」
 
  「不,那是我的榮幸。」
 
 
 
  或許就這麼定下了,雖然玄穹對母親的決定也毫不知情,而薇恩怎麼也沒想過昔日的兄長最後竟會成為自己未婚夫。
 
 
 
 
 
 
【那之後】
 
 
 
  曾經的親暱彷彿就在某一刻凝結,當後來的玄穹回首過去,才發現只有時光緩慢而堅定地繼續向前流動,彷彿未來早已既定,而他們只需順著這條路向前走。
 
  如果,沒有意外,就算當時分開了,在現在也終將重逢。
 
  如果早知道……
 
  也沒有早知道了。
 
 
 
  他們都在這條路上身不由己。或許,能跑一個是一個吧。
 
  用自己作為墊腳石送她展翅翱翔那片藍天也罷了,終究他離不開這座由身分帶來的華麗牢籠。
 
 
 
 


 
 
 
 
【END】
 
 



 
藍兒碎碎唸:
 
很難說這篇是怎麼生出來的,大概就是想寫寫貴族,寫寫我心目中的教育、這些孩子們的努力與辛苦。
 
有人說他們就是各種繼承父母的能力與美貌,我只想試著傳達,他們也是有所犧牲與奉獻的。
 
薇恩從小失去雙親,在羅倫特家長大,一直當自己是家族的一份子,直到最後才發現世界根本沒自己所以為的如此平和;玄穹活在身分帶來的壓力下,努力強迫自己成長為眾人所希望的模樣,直到最後都沒辦法擺脫身為貴族的精美枷鎖。
 
在蒂瑪西亞,他們沒有一個好過。

最後面那首歌,我覺得很適合玄穹。

怎麼忍心讓妳受折磨
是我給妳自由過了火
如果妳想飛 傷痛我背

後來薇恩走了,離開了蒂瑪西亞獵魔、為汎報仇,卻愛上了別的男人。後來薇恩雖然願意回國完成聯姻,但玄穹選擇成全了,想著反正他從來沒為自己活過,多一次也是一樣的。
 
只能說,都是命運吧。
 
((作者我會不會被打死啊?
((我覺得會,先跑(#
 
 
 
至於標題靈感哪裡來?
 
讚美吉卜力手稿展,我回去之後睡死了一覺起來就開始爆這篇。
 
不過,和標題同名那部動畫我完全沒看過xd
 
 
 
是說最近想寫寫看一個玩意,就是前面甜到底然後後面BE掉。
 
記得我看過這種文章,前面抱怨到快看不下去,可是後面結局哭超慘的。大概就是因為前面太甜了,後面悲劇才更令人難過。
 
哪天自己來玩玩。
 
 
 
好啦,希望還喜歡這篇作品
 
覺得不錯麻煩幫我點個GP,對我其他文章有興趣可以點個訂閱
 
我們下次見吧OWO/
 
 
 

PS:相關作品太多不列了,旁邊資料夾找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18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易大師|葛倫|薇恩|菲歐拉|玄穹|LOL|league of legends

留言共 2 篇留言

Eki
還是看懂了

06-28 04:18

藍兒
也不意外啦,我這篇沒怎麼牽扯到大劇情06-28 04:28
白煌羽
辛苦啦(趴

06-28 21:25

藍兒
謝謝w06-29 07: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紀念繪畫至上...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11)

《萊維亞與藍》 (2)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8)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6)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4)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6)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3)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0)

【類黑暗系】《幽界錄》 (8)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獵人》 (3)

League of Legends (12)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0)
多CP同人 (47)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3)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2)
子世代系列 (36)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4)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 (9)
《銀美人》 (19)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LOFTER相關 (3)

【我家魚塘】 (2)

《歡迎光臨魔王城》 (1)

未分類 (104)

saliyaaa所有人
【殺戮之星-凡提亞】(第二期)精緻重製版(第二章 - 真相揭露 )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4323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