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聲之交換所】章七 - 第二次生命

作者:御晴☆赤松屋│2019-06-27 18:29:38│贊助:8│人氣:290
          那一晚的甜點聚會後幾天都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

          今早又是只有婉琪當值。平日的早上並沒有甚麼人流,閒著的她坐在慣常的吧檯上讀小說。考試終於結束了,之前買下的書得以解除封印。

          包裝紙脫下的一刻,那書香頓時滿足因為學習上的煩惱而疲倦的心靈。

          婉琪看久了就休息,窗外的小路和綠意盎然的小公園是護眼的療藥。

          她合上書,掏手機似乎已經變成習慣動作。

          即使是她也未能完全擺脫。

          社交平台上彈出一篇來自社區群組的帖子……

          『急求轉讓!小弟近日需要搬房,新房子放不下鋼琴,藉此免費出讓數位鋼琴一台。尺寸:142 x 60 x 106公分,出廠十二年,狀況良好。希望可以由真正愛惜它的人賦予第二次生命,請私信相約面談。』

          「真不簡單……」婉琪喃喃說道。

          她心裡忽然有了想法,遂走上二樓的一個像舞蹈室一樣大的房間。

          除了四堵牆壁與幾幅錶上相框的拼圖外,房間沒有其他東西。

          婉琪希望聲之交換所的每一處都充滿生氣,無奈一直受制於營運經費未能力求完美。

          今次卻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如果可以讓人們奏出音樂與自己的故事,這裡就會更加充滿色彩了。」

          此時,婉琪決定要接受「挑戰」。

          正要出門之際,她在門前停下。半邊身體踏出店外,和煦的陽光也只照到她的正面。從裡面看,自己的背影化成暗影。

          對方約定的地方位處近郊,如此一去一回,就沒人看店了。

          婉琪打開手機,卻馬上打消念頭。

          這次本來就是為了我的決定造成的結果,把他們叫過來只會造成煩惱吧。

          婉琪遂把目光移到上層……

          千言現在做甚麼呢?

          她心想著,一步一步來到千言在閣樓的睡房。

          爬上直梯的過程吃力又充滿不安。梯級在腳下發出刺耳的聲音,不禁令人在腦中浮現會斷裂的念頭。每一下用力踩踏的時候,她就感到自己的重量。

          房間緊閉著,也彷彿代表此刻的千言。

          直梯與房間只有一平方米的空間,木門是內推式佈置,如果千言從裡面開門,木門的迴旋半徑就把婉琪直接推到下層。婉琪想過,當初進行空間設計的時候是不是已經考量過防衛的因素。

          她站穩身子,猶豫幾秒後就輕力敲門。

          叩叩……

          又是幾秒過去,然而這次沒有回應。

          叩叩叩……

          「千言在嗎?不作聲我就要進來了。」婉琪開口說,見千言依然沒有回應就小心翼翼地按下手把,推開那輕盈的木門。

          千言在這裡,也許是耳機掩蓋了婉琪的叫聲,千言沒有察覺到有人前來。她的意識完全沉浸在手上的小說。婉琪一眼就認出了哪本書,因為一部分的書正是她讀完就放在此與各位分享,這本《次元的戀人》就是其中之一。

          小說讀過一遍基本上不會再看,跟食物吃進肚子就沒有的狀況甚無分別。然而,如果把它分享出去,就有更多人可以閱讀這份紙言。婉琪就覺得賦予物件新生命這件事很有意義。

          「原來婉琪來了,對不起沒有留意到。」千言說,嘴唇微張至可以放進一顆櫻桃的大小,臉上頓時有了幾分天然呆氣息。

          「千言喜歡看這書嗎?」婉琪暫時忘了與那邊的約定,站在書桌前跟千言聊天。

          「嗯。與不存在的人遇見、相愛,真的很奇妙。」千言旋出一個微笑。

          婉琪第一次知道千言在笑。

          「不過,也許世界上真的存在不存在的東西。它們不是不存在,只是我們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它們就確切活在我們身邊。」千言說出聽起來前後矛盾的話,婉琪除了一頭霧水之外,同時覺得句子裡隱含哲學。

          「真的有這些東西嗎?」婉琪問。

          「聲音啊!人類可接收的頻率大約為20到20000赫,我們聽不到超出這個範圍的音頻,但是它都是存在啊!人類就以自己的尺度給世界下定論,其實有些時候根本不存在甚麼存不存在的問題。有些人不同於眾人,他們就是可以看見不存在的東西了。」千言說到這裡,嘴角悄然上揚。

          「妳說的好像有點對……不過,我想書裡的應該在談幽靈。妳相信幽靈嗎?」婉琪大膽設問。

          「當然喔!他們與我們一樣也是活在這個空間的獨立靈體。只是他們的痕跡超過了一般人的接收範圍。之前就說了,感官靈敏的人可能感覺到一些甚麼。」千言的語氣變得輕浮,音高在句子裡產生高低起落,不再是最初的那種死氣沉沉。

          「那麼,妳親眼見過沒有?」婉琪幽幽地問。

          「硬要說,我可以聽到很多,偶爾在身邊會有微妙的感覺喔!」千言的回答開始令人捉摸不住。

          婉琪一頓,心跳有過停頓的一刻。

          「是因為妳的耳機嗎?」她重整過來接著試探般問,希望找到一些線索。

          「也許吧……妳應該有別的原因要找我?」千言輕輕帶過話題就合上書,背向婉琪來到睡床前。

          「啊!我差點就忘了上來的目的。我有些急事要出去一會兒,可是店裡也不能唱空城計。所以……妳可以替我看一下店嗎?」婉琪說著的時候,內心已經開始動搖。

          要我到下面,面對人群嗎?

          千言就是感到有點抗拒。

          「我明白,對妳來說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婉琪抿嘴,眉頭深鎖,焦急的背後竟然帶著點悲傷。

          「只有妳可以幫我這個小小的忙。」她合十雙手請求。

          「真的沒有辦法嗎?」看起來像小貓一樣溫馴的千言也展示她的頑固。

          「我只是為了聲之交換所可以辦得更好,經過的人可以得到比今天更多的幸福。」婉琪垂下頭,似乎搜索枯腸都再找不到可以打動千言的理由。

          千言不語了,雙眸盯著婉琪。

          「我願意。」千言突然的說,平淡得不帶任何生命力。

          「真的?謝謝妳。」婉琪一掃剛才的憂鬱,執住千言的雙手。

          「只要不是太難的,我相信我可以幫忙的。」

          「很簡單而已,我相信妳一定能夠勝任。」

          兩人於是一同回到下層大廳,婉琪用很快的速度講解一下店內的東西。

          「妳主要負責看店,如果有甚麼問題就打開這個『錦囊』吧!一般來說客人不會有很為難的要求,超過七成的疑難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她說著的同時拉開抽屜,裡面放了一本褐色斜暗紋硬皮本。一翻開內頁,少女體字樣的「內部專用FAQ」映入眼簾。稍微帶有黃色的紙頁看起來不刺眼,字在上面柔和地呈現。千言很快地翻閱,發現後面的頁數是空白的。

          因為它與聲之交換所一樣會隨著時間成長。

          「吶,圍裙就借妳,別人才可以認出。」婉琪摸向背後,一拽就解下帶。

          千言同樣是高佻的類型,不過比起婉琪再單薄一點。儘管如是,圍裙還勉強算合身,婉琪看了也不禁讚好。

          「那麼我先出去了,回來就帶妳去吃好的。」婉琪不忘施以獎勵誘惑,把千言當作小孩一樣哄。

          直到婉琪離開千言的視線範圍,千言仍然立在原地,手輕輕地握在胸前,圍裙上殘留婉琪的體溫。

          她瞄了繡上「Robin」字樣的名牌,種種與婉琪有關的事物使她覺得對方一直待在自己身邊。

          於是,千言抖擻精神,開始了這份「兼職」。
 
※※分隔線※※
 
          高樓逐漸給拋到身後,婉琪踏進綠草如茵的平原。偶爾有汽車在身邊的路駛過,整個畫面頓時有了些日系的風格。

          她按圖索驥,走進一道小徑上,鞋子踩上滿地的落葉,發出清脆的聲音。

          冬季的天氣就很好,每天總是白雲點綴在藍天的景象。當她沉浸在日光下的溫暖,心情都會豁然開朗。

          「應該到了。」她說。

          面前的小屋跟附近的房子一樣有三層高,彼此之間以一道牆分隔,牆壁的石縫間長出藤蔓,繞在牆上成為裝飾品。

          婉琪按下門鈴,不久之後就有人從屋內出來。

          「妳就是私信我的那個人嗎?請進來,別客氣。」迎接她的是一個男人,看起來三十出頭,樣貌雖然不算出眾,但還是很標準的。

          婉琪跟隨他走進去。

          鐵閘在她身後關上,上鎖。
          
※※分隔線※※
 
          一如婉琪所說,千言沒有遇到甚麼問題。客人都幹著自己的事情,千言給問過的問題就是洗手間和其他桌遊、圖書的位置。而且,他們也是守規矩和禮貌的客人。

          她的心情變得沒那麼緊張……

          雖然,她依然不敢直視別人的臉。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有東西做,千言拿起濕布,逐一抹乾淨桌子。每一下都攤平布,用力推出一道筆直的線道。

          遠處的兩個人一直盯著自己看,當然千言注意到了。

          「看甚麼?」

          「沒見過這個女生啊!新來的嗎?」

          「你喜歡她嗎?」

          「才不!蒼白的像鬼一般。」

          千言的意識裡閃過一絲不悅,逃避像的走到其他空著的桌子繼續清潔工作。

          如果單是出去拿東西,現在應該快回來了?

          牆上的掛鐘滴答地運轉,距離婉琪外出的時間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小時。

          千言心裡有個感覺,婉琪快回來了。

          結果不出所料,再過半小時,一輛黑色的小貨車就來到店前,把陽光都遮蔽。車門滑開,婉琪就從車上下來,身後放著她的戰利品。刻下,她是一個從遠征凱旋而歸的戰士。

          副駕駛座還跟著一個年輕的男人。

          千言於是納悶這期間發生的事情。

          「快點來幫忙……keep the door open。」兩人幾經辛苦把鋼琴移出貨車,婉琪推開門對千言說道。

          千言一副狼狽地跑過去,照著婉琪的意思辦,鋼琴也順利進去店裡。

          「謝謝千言。」婉琪一邊說,一邊繼續推。鋼輪在木板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客人見狀難掩驚訝。

          過了一會兒,婉琪與那個男人一起出來,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如果有機會,也請您親臨拜訪。」她欠身致意,那對清晰的雙眸為她加添兩分爽朗。

          那人跳上小貨車的副駕駛座揚長而去。

          「今天真好呢!」仰望藍天的婉琪說道。玻璃門還在打開,陣陣清風吹進來,她閉上雙眼,放開懷抱享受大自然。

          「對啊。」千言想不到怎樣回應,隨便附和一句。

          「我們也出去了,肚子要餓扁了。」
 
※※分隔線※※
 
          「早上的事辛苦了,好好休息,做自己的事情吧。」婉琪跟千言說。

          千言順從婉琪的意思,脫下圍裙回去閣樓。

          婉琪沒有要趕走千言的意思,不過千言的背影就給她這種感覺。

          她們再回去之後不久,悠悠與智澄也來到聲之交換所。她們坐在咖啡角的檯前,悠悠在櫥櫃找尋尊屬於自己的茶杯和盤子,開了一杯熱水,放進一個茶包。

          「妳們有沒有發現甚麼不同的地方?」婉琪來到兩人面前,問。

          「沒有啊……」悠悠說,繼續品嘗親自選購的異國紅茶。

          「桌子給抹過嗎?」智澄那幼小的指尖在木桌面銳利的一滑,感覺到只有清爽的涼意。

          「如此說,好像是的。」婉琪說,而且發現這層的桌子都是同樣的狀況。

          儘管每天關門之後會進行清潔,一般而言在翌天的下午已經有相當的灰塵了。

          千言她……

          婉琪心裡感激的想,然而也有點歉疚。

          我也忽略了這點……

          千言本身也是這樣的給忽視嗎?

          「所以妳是有甚麼東西給我們看嗎?」悠悠把婉琪由沉思裡喚醒。

          「真是的,妳們沒打算離開這個大廳。」

          「猜到了!一定是有新樂器。」智澄說。

          婉琪沒回答,繼續帶她們到裡面的房間。原本寧靜的梯間瞬間變得熱鬧。

          於是在上面的某個人也探出頭看過究竟。

          「叮咚!我給各位帶來了這件東西。」

          舞蹈室的一側多了一台鋼琴,因為是數位的一種,體積比平時看見的稍微小一點。

          「我期待已久!」悠悠立刻搶到位置,按下開關。「該彈甚麼歌好呢?」她說。

          「不如就奏Farewell Under The Snowy Night?上次在大學的琴室奏的那首。」婉琪提議。
          「也好。」悠悠從手袋裡拿出樂譜。

          「悠悠果然早有準備啊?」

          「當然。」

          於是,伴隨少女的歌聲的琴音在店裡迴旋,此處搖身一變成為現場演出的舞台。

          「婉琪很厲害,妳是如何把它拿回來的?」休息的時候,悠悠問。

          婉琪於是從實招來。

          「妳跟了對方回家?」此時,智澄大聲地說,似乎接受不了這件事。

          「有甚麼問題?鋼琴不用錢,親自提取也是合情合理。」

          「合情就是合情,但是一個人去也太危險了。倘若那是陷阱的話……總之怎麼可以跟素未謀面的男人回家?」智澄想到這裡,腦海裡補足很多不能說的幻想。

          「不要把我說成在那種隨便的女生。況且,因為我相信他,所以才決定應約。一個對於物件重視的人,一定是好人。」

          「網絡世界就充斥著掛著假面具的人。妳看見的都可能是引餌。」

          「但是不要就太可惜了,店裡不就要這東西嗎?」

          「唉……」智澄嘆氣。

          怎可以單憑三言兩語就下決定……

          婉琪就是太容易相信人,太容易在一件事情上沉迷。

          同時,也很容易被欺騙。

          儘管身邊充斥騙子,然而婉琪從來沒有因此閉上心扉。而且,她為了身邊的人與事連自己也可以不管。這種人,該在哪裡找了?

          聲之交換所……對她而言它比自己更重要嗎?

          也許是的。

          但是,到底為甚麼?

          連串的問題為本來平靜的心境擊起千層浪,一些回憶從給遺忘的深海裡翻滾上來。

          智澄想起了在初開業時的片段,兩人形影不離的打理店裡的細節。

          屈指一算,她來到這裡不是很長的時間。但是在他們的角度看,親手建造一切的日子一定是充滿回憶,美好但是帶著滿滿的苦澀。

          如今大概只有這裡了……

          婉琪是想守護這個能夠承載這份感情的地方嗎?

          那麼,我又是為了甚麼原因?

          智澄凝視自己的雙掌。儘管皮膚如一般少女的嫩滑,一些地方因為維修電器的緣故留下抹不掉的痕跡。

          她自認,婉琪的熱情已經悄悄感動她的內心。

          當初也許是為了某人而存在於這裡,但是現在的我同樣是為了追尋,以及分享幸福的存在。

          智澄看著婉琪的背影,現在輪到她彈琴,修長的手指有點笨拙地在琴鍵上游走。雖然彈得不好,她的臉上總是掛滿笑容。

          「要為別人帶來幸福,首先自己要有幸福的感覺。」

          認識婉琪不久之後,她就說過這樣的話。

          即使經歷過這些事,婉琪還是一直以來為了大家的幸福鞠躬盡瘁,其實她心裡多少已經變得麻木了?為了掩蓋內心的傷痛,逼著找尋別的寄託麻醉自己,要自己強顏歡笑。

          她是個值得仰慕的人,可是想深一層,她也是很可憐。

          我也希望替她做甚麼……

          『從此以後,讓我在她需要的時候給予守護的力量。』

          在快樂的聲音下,智澄下著沉重的諾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12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edmete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聲之交換... 後一篇:[達人專欄] 【聲之交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ro900363大家
《加油!蕾蕾米亞!!》目前更新至2-11唷~歡迎大家來看看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