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手札】 30 潘朵拉命匣

作者:鐵十字飛鷹│2019-06-27 14:20:48│贊助:326│人氣:248
  曹族人。


  她背著一柄雙管獵槍,十二號口徑霰彈,胸兜跟紅藍相間的上衣暗喻著這位技藝精湛的獵師是女性,他們在戰後重拾了傳統文化,完美地取得了與半毀現代文化間的均衡……大概吧。


  老實說,全罩安全帽加傳統服飾加戰術背帶跟背包真的有夠怪的。


  但比起戰前時尚展出現的人體違建好多了。


  格蕾身前的裝甲步兵收起武器對曹族人釋出善意,她的散彈槍好比玩具,裝甲步兵覆蓋一身人造肌肉,搭上查布漢複合胸甲,除了反資材步槍以上的口徑,我不在乎其他威脅。


  做為合格的廢土人,在廢土生存的守則就是不要沒事找事,沒必要我也不想理睬一個下山採食的山地人,一面之緣就夠多了,更麻煩的緣分我可消受不起。


  但……外勘小組的目標沉睡在蒼鬱樹海內,不管男曹族人,女曹族人,只要釋出善意的曹族人都是好曹族人,就算是兒童,資深的山地嚮導也不比他們深諳山野的臭脾氣。


  曹族女性蹲低身姿,見我們沒有敵意便捧起火雞傷口湧出的甘露,抹上全是乾涸血漬的安全帽,拔出彎刀切開火雞胸腔,她拉開安全帽,捧了口鮮血飲下。


  「自治警的普圖,你們的。」


  「普圖?」


  「平地人的意思。」我簡略應道,隨即上前。


  年輕女性拔出火雞腿上的獵箭頭,她放下背後的竹籃,獵刀順著關節割下黑曜石般堅硬漆黑的腳爪,切下雞胸肉,剁了半邊的翅膀跟雞腿,把大獵物支解成肉塊塞進竹籃。


  「真稀奇,竟然能在這裡看見你們。」我劃開火雞腹腔,扯出心臟,膽囊,肝臟,像擰抹布一樣擠出體液。


  「呃……文鶇先生?」


  「我知道妳聽不懂,原住民只有羅馬拼音,記發音就好了。」


  「呃……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不要給我『呃』,抹上去。」


  我捧起一盆血往頭上淋,她不甘願地呻吟一聲,勉為其難地拉上兜帽,讓心臟剩下不多的血水從她頭頂淋下。


  「哪裡稀奇?族人每月會固定下山換鹽跟子彈吧。」


  「但你們不常跑到離箭竹那麼遠的地方。」


  「遠?族長說箭竹只要下山一直往西,再過不久就可以到了啊。」


  「妳搞錯了,這裡是箭竹南邊三十公里左右的廢鎮。」


  「怎麼可能,我可是一路看著路牌,聽從族長指示下山的。」


  曹族少女哼了口氣,她讓我體認到講再多都是屁話,對付這種人只能掏出厚厚一疊數據跟證據把她死不認分的小臉蛋電得外焦里嫩,不然她肯定會死鴨子嘴硬辯到底為止。


  「格蕾──筆記本。」


  「請看……這裡距離箭竹真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喔。」


  格蕾甩了甩手,用火雞絨毛擦掉手上髒血,攤開手記的草繪地圖秀給她看,上頭記載外勘小組一日資源用量,紅筆路線規劃,藍筆測繪實際移動路徑,黑筆估算離預計目標還差多遠以及額外的偏離路線跟修正方案。


  首先是困惑表情攀上小麥色臉蛋,接著是驚愕跟難以置信的呆滯,她不單純,她單蠢,標示路線的綠色鐵牌年久失修,先姑且不落掉漆的里程數,光是歪七扭八這點就知道不該參考了吧?


  從部落隨路牌晃下來,結果就是一副蠢德行。


  「不可能……我明明就照著族長的指引下山的。」


  否認。


  「這樣任務會……我沒有臉回部落了……為什麼……我明明都照著路牌走啊!」


  憤怒。


  「如果一天跑三十公里……應該追得上,可以的──我是吉樂野社腳程最快的馬歐塔諾,區區三十公里,區區三十公里,離日落還有一段時間!」


  討價還價。


  「我第一次看到那麼標準的悲傷五階段。」


  「又在講風涼話了。」格蕾習慣性地用手肘頂了我一下,看這位曹族少女抱頭苦思來回踱步的樣子,她也拿不定主意。


  「她路痴我有什麼法度,這年頭沒有學過城市方位辨識還敢下來廢土的保育類我還是第二次看到活著的。」


  「沒想到還有第一個?」


  「就妳,懷疑啊?」


  「我學會了!為什麼要乾笑,文鶇先生!」


  「好……我得走了,其他留給你們。」她整理好竹簍裡的肉塊,掮上最低限度糧食,扭腳暖身,準備起步衝刺。


  「等等,妳要這樣去箭竹?」


  雖然是一面之緣,但她就像大多數曹族人一般慷慨,只拿走自己需要的部分,其他留給自然,格蕾發自內心帶著一絲擔憂,但我只在乎這傢伙腦裡的阿里山地圖,縱然她在平地是路癡,但絕對是稱職的山中嚮導,就像自治警在廢墟能橫著走,曹族人就算瞎了也能翻過整座山。


  「當然。」


  「那個……小姐,妳應該會需要嚮導喔……?」


  「這是我們族的事,外人不必插手。」


  「好喔,往那邊走比較快喔。」


  我指著她原本走錯的方向,她一點疑問也沒有,連太陽跟影子也不看一眼就轉向西方,或許她能偏離目的地三十公里是個了不起的神蹟,她的祖靈絕對有保佑她……。


  曹族少女抱持困惑的眼神彷彿在咬牙苦撐,為了面子,為了部落交代的某種事務,不被允許任何失敗的模樣愚蠢地逞強著,以我的經驗論而言,通常這樣蠻幹會把事情搞得更糟。


  明明埋頭幹得要死要活還是被督到缺失,長官整個爆炸,大家一起被主官電得亮晶晶,整個連隊么兩放到賭爛,手牽手飛到火星去。


  有夠悲哀,想到就頭痛。


  「妳走錯路了。」


  「你不是說這邊嗎?」


  「別人說什麼妳就信什麼嗎?我說箭竹在山上妳要不要現在爬回去?」她像是橫膈膜被揍了一拳悶哼一聲,但還是咬牙轉了個彎,硬轉往北方走。


  「下山的路那麼大條,妳都能走成這副德性,連路都不會看,別人指哪裡妳就往哪裡走,妳是不知道廢土有多少白浪就對了?」


  「我先提醒,連年天災早就破壞了大部分道路系統,廢土是死亡迷宮,每一次輻射季風都會讓地貌改變,妳看不懂方位,一輩子到不了箭竹,回不了部落,妳長老交代的事妳也沒辦法完成。」


  見她越走越遠,裝甲步兵捧起手摀成擴音喇叭的模樣。


  「就算妳幸運爬回部落,部落的人會認為這趟旅程根本就是妳的人生寫照,半途而廢、虎頭蛇尾,而且沒有祖靈愛你。」


  「平地嚮導在妳後面,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裝甲面具下平淡冰冷的語氣讓原本就身高嬌小的少女好像縮得更小了點,她聳起肩膀顫抖著,祖靈是他們的信仰核心,在這個悲慘世界,回歸祖靈居所的榮耀是每一個高山民族心中生存的寄託。


  她的堅持並不難理解,要真是族長交代的命令,她身為女獵師的傲氣不會允許平地人干涉攸關部落尊嚴的重要任務。


  但她還是乖乖低著腦袋走回來。


  媽耶,這傢伙真有趣。


  「文鶇先生,你的僻好最好是收斂一點喔。」


  格蕾微笑回應我的惡習,這種皮笑肉不笑的怒火我已經看慣了,就結論而言,她生氣會讓我活受罪,她也很精明地利用我不想看她發飆的弱點逼得我利用他人情緒起伏自娛的頑劣惡習收斂了點。


  「好好好,我接下來會認真好嗎?」


  「出草不關平地人的事,我的族人犯了罪,他殺了同胞,偷走禁忌之屋封印索耶索哈的命匣,我受命要把他的頭顱跟匣子帶回去!」


  「冷靜點,我沒有要搶妳的人頭,也沒有興趣管妳的家務事。」


  「但我們倆需要上山,妳需要最可靠的平地嚮導──自治警的狼人中隊與斥候,我們是喜歡交易的普圖(平地人),同時也是值得信任的馬歐塔諾(戰士),難道妳覺得晚一步灰著鼻子跑回霍薩(村子)比較好?」


  「我是科學研究者兼隨行斥候──格蕾,這個嘴巴很壞的是裝甲步兵中隊──林文鶇上尉。」還沒等她答應,我倆就像半推半拉的推銷員介紹起自己,強硬態度讓她掙扎老半天,最後垂下肩膀,放棄最後一絲堅持。


  「嘴巴很壞是多餘的。」


  「我只是陳書濕實──。」被我隔著兜帽捏起臉頰,她微微晃著腦袋反抗著。


  我強硬的態度取決於必要性,格蕾多半也察覺到了這點,要知道曹族人十天半個月才下山一次,我沒那個自治警時間在箭竹等到紅潮搶先發現戰略通道,我們要安全上山,把設施炸掉,安全下庄,把責任撇乾淨,就這麼簡單。


  「好吧……交涉成立,只要我達成任務,我會馬上帶你們回部落。」


  「我是塔妮芙,整座阿里山唯一的女獵師,我已經二十六了,別叫我小女孩。」


  「這是我最後的勸阻,我要追的東西很危險。」


  「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可不要怪我。」


  我跟格蕾微微抬起的笑顏相視,真是不可思議……兩百多個小時的相處時間,她似乎已經能讀懂我面具下的表情,挺起胸膛替我回答道。


  「哼哼,我們早習慣了。」


  *


  輻射季風再度來襲,暴雨摧殘我們落腳的廢棄車站,被刮起的長草沾著泥濘,啪地一聲黏在破裂的毛玻璃上,我撿了幾根釘子把掀翻的鐵皮補好,格蕾忙著修理發電機、更換燈泡。


  被釘上鐵板加固的古蹟散落著彈藥箱,外圍散亂的沙包印上核後生物奔跑的足跡。


  曾經,自治警為了第二次北伐,啟動了縱貫線修復計畫,那是繼國土要塞化計畫第二個浩大工程,自強號裝甲列車與隨行的火炮運載列車就像流星劃過黑夜,特製車廂橫向開啟,我們從二戰後用到現在的八吋榴彈砲昂首發出低沉怒吼,向前線贈予老兵不朽的嫣紅鮮花。


  大墩包圍戰失利,留下的遺跡便是沿線車站,爆破藥炸斷縱貫線,砲兵夷平高架道路,建於日治的廡殿頂構造古蹟在雷暴與豪雨沖刷下斑駁殘破,就像所有廢土建物的命運,人類的造物無法獨身與自然抗衡。


  我們、紅潮、愛國者小看了這座島,我們的進攻,他們的防守,有多少勝敗交錯於歇斯底里的氣候下?這座車站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粉刷白漆的斑駁木牆被釘上鐵板加固,銃眼的鏽跡好似流出血淚,外牆上滿是核後生物被消滅留下的血汙,我們撤得倉促,連駐守士官兵堆置庫房的寢具都來不及搬走。


  「你們平地人的出草每次都搞得很盛大呢。」


  「那不是出草,是戰爭。」


  「顯然你對戰爭很無奈,但這跟你們要上山有什麼關聯?」


  「我們要找到某場災難的罪魁禍首,在牠禍及所有人之前,把災難扼殺在搖籃內,因為我會有預感……要是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所有人都得死。」


  「哈,說不定跟我的獵物挺像的。」


  「妳說的命匣是甚麼玩意兒?我記得你們沒有這種信仰。」


  「那是前前前代族長帶回來的匣子,災難的鑰匙,惡神索耶所哈的象徵,如果放出匣子裡的東西,天空將再度被烏黑壟罩,所有人都會遭遇不幸,當然……這只是傳說。」


  「但沒人想要質疑,不管是狩獵過森林死神的茶林社頭目也好,徒手與月熊搏鬥過的富美社頭目也好,他們在命匣前都露出了族人不敢插話的嚴肅表情。」


  她說著,用獵刀割開火雞橡膠般的厚皮,橫切了好幾刀插在木棍上。


  「索耶索哈啊……我們曾經也幹掉過鬼神呢。」


  「怎麼做的?」


  「科技,我愛死科技了。」


  裝甲步兵替發射筒的金屬部件刷上一層薄油,分解槍機,輕掃揮落覘孔縫隙間的塵土,我的後宮軍團凶狠帶勁,不論是人、核後生物,白恐假扮的鬼神都逃不過她們的獠牙。


  「你們跟戰前沒什麼差別,依然崇尚科技,依然喜歡這些能輕鬆摧毀自然的玩意兒,不過這隆隆作響的箱子還挺厲害的呢……叫做發電機是吧?竟然能讓房間變得那麼明亮,在夜間也不用怕野獸攻擊。」


  塔妮芙眨著雪亮雙眼,隨咆哮供應電能的汽油發電機在她眼裡就像某種奇珍異獸,這也怪不得她,在部落裡稱得上科技的產物大概只有獵槍跟戰前留下的鐵皮屋。


  「羨慕嗎?科技確實帶給我們很多有意思的玩意兒,有好有壞,導致末日的核導彈是科技,在一片絕望中讓我們得以保護同胞的也是科技。」我替機關槍部件擦上薄油,從槍管套筒側邊抽出淋了點雨的槍管擦乾、通乾淨後比照辦理。


  「同時,讓我們吃兩片就有力氣行軍一天的餅乾也是科技。」


  「真有那麼厲害的東西?別以為我見識少就呼嚨我。」


  「當然,要吃的話就從我的腰包拿。」


  「文鶇先生,我應該說過好幾次別拐人家吃那種東西吧?」格蕾用熱水擦了擦臉,重新洗了遍擰乾,她自從被我拐過一次之後,除了真的沒東西可吃,不然她寧可把腦筋動到周圍走跳的核後生物上。


  「好──我投降,應該不用簽投降協議書吧。」


  「你可以在晚餐的細心程度上將功抵罪。」


  她拿起熱毛巾按到我臉上輕柔地擦拭,余憶童稚時冒雨放學回家,阿嬤就會拿條毛巾狂抹我的臉,然後把我幹譙一頓說什麼輻射雨很毒,今天又不聽天氣預報廣播什麼的。


  我很確定一個年輕的女孩不會想聽到什麼「妳這樣很像我阿嬤耶。」之類的評價,就算哥在怎麼嘴賤,也不想被毛巾絞死。


  總感覺毛巾太溫暖,暖得讓我有點不習慣。


  「格蕾,我自己擦就好了。」


  「不行!乖乖坐好,你有時候都敷衍地擦一擦而已,這個年代沒有吹風機了,你好歹要乖乖把頭髮擦乾。」


  「不過就是修天花板的時候被噴到一點嘛,稍微擦一擦就沒事了。」


  「不──行,你的『一點』是整漥積水沖下來耶,還不是因為你嫌頭盔影響視野就把頭盔拿掉,不要因為麻煩就找藉口,你知道在溫暖環境下人類的免疫能力是用百分比在提升的嗎?同時低溫環境下鼻粘液流動速度也會降低,增加病原體入侵的機率!」


  她興致高昂地擦著,背心下面那兩團大質量球體因為身體微幅擺動在我眼前像慣性制動器一樣作動,我也想矜持地把眼睛晃到別的地方啊,但該說是本性還是質量產生吸引力……真讓我慚愧。


  「你們真是奇怪的普圖……某種方面我還滿欣賞你們的。」塔妮芙盤著腿,掛在臉上的彎月傳出清爽笑聲。


  「欣賞?狼人中隊不被算舊帳我就偷笑了。」


  「跟你的組織沒關係,這是更深一層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講,但有多少人看到我們就會認為我們拒絕與平地人共存,因為出草、獵首、紋身,還有男獵女織的制度就覺得我們野蠻,但我們並不是只有暴力、階級……我們與森林共存,嘗試復原災後世界的環境,沒有平地人會問我們是不是真心愛著這座島的自然,他們只會想知道我們親手剁下一個人的腦袋是什麼感覺。」


  「他們不會親口問,但我很清楚那種距離感,就算裝得跟我們有多要好,多尊重我們,但他們打心底還是一個樣,跟森林相處久了,多少知道野獸們的情感表達多麼陰晴不定,我們接觸人群的感官也會變得敏銳許多。」


  「但你們沒有給我這種感覺,你們只想從我這裡得到利益,很單純。」她露出朝陽般的笑容,像是穿透神木林霧靄的一抹暖陽。


  「無關是誰,我只要能達成目標就好,當然,無關尊重,只有對等的利益,畢竟平地獵犬跟山地獵犬兩者都有合作狩獵的機會。」


  「哼,這論點還真有趣。」


  「只是一個會汪汪叫,一個會汪汪的啦而已。」


  塔妮芙噘嘴揚起柳眉,深邃的五官帶著玩笑般的喜色參雜了一抹清爽的狠勁。


  「哈哈,你再那樣講當心我砍死你。」




上一篇 回列表 下一篇


*作者的話:
兩個月沒更新啦,這個作者也許會遲到,但他不會缺席。
敝人終於把期末報告拚完了,可以專心更新末世求生手札啦,我該訂個目標就是兩個禮拜一更醬子我相信我是不會被惰性打倒的。

決定了,暑假期間最長兩個禮拜一更

如果沒看過的朋友已經拉到這裡來了,建議各位可以先從【第一篇】入手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10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末世求生手札|小說|原創

留言共 9 篇留言

冰鳩
又發現了一篇可以啃的文 真棒

06-27 15:12

鐵十字飛鷹
應該比A形口糧好吃吧 [e6]06-27 19:11
月圓之夜
更新啦~

06-27 16:55

鐵十字飛鷹
暫時擺脫教授的魔爪[e3]06-27 19:10
厄洛特
滿滿的梗
害我一路笑到底www

06-27 18:03

鐵十字飛鷹
強勢回歸[e5]06-27 19:10
Edward0717
失蹤人口回來了

06-27 19:09

鐵十字飛鷹
回來啦(灑花 [e5]06-27 19:11
楓日
森林死神再次出現,請大大把戰鬥場面寫慘烈點,我猜了三次的飛鼠君可不希望只有出來打醬油的份。

06-27 19:12

鐵十字飛鷹
叢林戰鬥絕對是本作最過癮的一環[e6] 雖然釋出還要等很久就是了[e6]06-27 19:15
白澤
汪汪的啦XDDDDD

06-27 19:58

鐵十字飛鷹
裝甲步兵邏輯: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4/9e7a69150171ed61dbc7d393104e1ae0.JPG06-27 23:07
緋村十四
而且沒有祖靈愛你wwwwwwwwwwwww (這個很可以(#

06-27 22:20

鐵十字飛鷹
又有梗圖可以畫了[e6]06-27 22:59
緋村十四
話說悲傷五階段好像跟準備考試的五階段很像(#

06-27 22:23

鐵十字飛鷹
根本就是我的社會學寫照∠( ᐛ 」∠)_06-27 22:59
絕望沙士米
的拉~ WWWW

06-28 09:39

鐵十字飛鷹
的啦[e6]06-29 18: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bcd3330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rochi1650所有勇者
偶像異聞錄超越者戰爭 第十二章- 虛假的真相已經完成,歡迎到我的小屋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