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幻想時空 ~序章~

作者:米雷利亞│2019-06-27 13:59:44│巴幣:0│人氣:83
自懂事以來,就被教育著無論何時都要有著身為貴族的自覺。
進入學校之後,知識的對與錯似乎都不比貴族的身份重要。
「這樣的樂理基礎都無法掌握,真是缺乏身為貴族的自覺。」
「這種簡單的計算是身為貴族的基本常識!」
「如此怯弱的個性,看是很難成為繼承人。」
大多時候,聽到的多是諸如此類的話語。

而就年紀而言,我有一個比我大4歲而且還活著的哥哥。
如果依照所為的“常識”,哥哥對於家族的繼承順位是比我高的,
但是伊瓦雷特家族一直以來的家主都是女性,1500年來絕無例外。
所以我——露米尼雅`愛麗絲`伊瓦雷特——任何一舉一動都倍受矚目。
有人問過我,我討厭這樣的生活嗎?
我會搖頭跟他說:那些懷疑都是來自外人的聲音。

有人問過我,我想要繼承家產嗎?
我會搖頭跟他說:那些都不是我應該擁有的。

諂媚、阿諛。伊瓦雷特家早已歷經了1500年來人心的洗禮,
我的父母絕不是那種拿出“成績”來評價一個孩子的人,我的哥哥也並非想爭權奪利的人。
父親說過,在別的貴族眼中,我們家就像是釘子。
釘的別人肉疼,讓人想把我們拔除。

「那為什麼我們要釘到他們身上呢?」我曾經這樣問過。
起初我以為會被嘲笑一番,然後得不到答案就結束對話,
父親卻牽起我的小手,帶我到屋子外面一處要修繕的牆邊。
「假設我的工作是釘木板修補壞掉的牆,我就必須把釘子釘上使木板變得牢固。
如果這時有人從靠在牆的另一邊,我的釘子就可能刺到他。」
「父親大人,為什麼不先確定牆的另一邊有沒有人呢?」我問。
「那如果他躲起來了,不想讓我看到呢?」

我愣了一下後,看父親露出滿意的表情,我便看口說:
「為什麼他要躲起來呢?」

父親一臉笑意的看著我,然後回應我:
「他可能在做不想給別人看到的事情?」

「喔?」我發出似懂非懂的聲音,其實我並沒有聽懂。
雖然父親覺得自己的比喻很恰到好處,不過母親曾經告訴過我,
不懂的事情就要刨根問底,雖然我不知道什麼事刨根。
「就像是每次父親大人想親母親大人時,母親大人都會說『孩子們在看著呢』一樣嗎?」

父親一聽,像是嗆到一般猛力的咳嗽著,清理喉嚨。
我不太明白這動作的意義,但這表示父親有不想回答的問題。
躲著我的問題?
說不定,我剛剛就是在釘釘子,然後差點釘到父親?或是釘到了?
不懂,我還是不明白。
對六歲的我來說,這些東西真的很難明白。



我的日子過的並不辛苦,即便父母希望我們兩個小孩都不受到欺負,
但我很明顯就是在貴族學校裡欺負的人,
例如:老師們會故意刁難害我出糗,問一些其實其他小孩也答不出來的題目。
然後再跟大家說答案,讓大家笑我很笨。
事實上,老師即便問加減乘除我也不一定會,不需要那麼勞累。
同學會害怕和我親近,哥哥說過那是因為他們的父母要他們疏遠我們,
「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應對,就不要應對。不擅長交朋友不是妳的錯,你慢慢學就好。」
我很想說:其實我也是有朋友的。
不過哥哥的朋友可能比我認識的人還多,而我的朋友卻吐個舌頭就數完了。

加那利。加那利`雷`卡歐斯。是一位比我年長一歲的女孩。
性格很活潑,有人說她入學的第一年活像隻小老虎,沒有一刻安靜過。
加上卡歐斯家族從小就訓練孩子武術的根基和野外求生的知識,
在貴族間也是被成為異類的存在,雖然我認為所謂的貴族就是“彼此都不是同類的種族”
所以對於會在操場上挖洞、縮在走廊上睡覺、曬太陽、對有第一的人發出嘶吼聲,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那是貓或狗的行為,那只是一種貴族的習慣。
反正貴族之間開會時,母親也說過就是明刀暗箭飛來射去的,
那小孩子像是野獸一般凶猛說不定才是應有的樣子,可惜我學不來。

「你是伊瓦雷特家的人吧?」這就是我和她最初的認識,
像是要準備欺負我的孩子一樣,確認我是不是要欺負的人,
不然欺負錯人好像會很慘。不過她的下一句話比較讓我驚訝。
「我們應該可以成為好朋友。」
我本來在思考這句話的根據是什麼。
我和她相似的地方?我和她一樣的地方?似乎一個也沒有。
我不會把操場挖的都是洞再補起來,一下雨洞又跑出來。
我也不會對著他人發出威脅似的嘶吼聲,或是意義不明的曬太陽。
我和她?相似的地方?
有了,就是我們都不怎麼受到貴族的歡迎。
雖然我不知道我不受到歡迎的原因是什麼,她的話肯定是她個人的行為藝術,
說不定她看我也是一樣的,畢竟同樣作為被排擠的兩人必定有不被接受的相似之處。


8歲那年,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加那利說自己收到了王都的騎士總團的邀約,
明年可以參加見習生選拔,通過選拔成為見習騎士在王都受訓,
4年畢業後就能成為正式騎士,可以說是每一個沒有繼承權的貴族孩子都奢望的未來。
我的哥哥那年就即將從那裏畢業,也是我嚮往前去的學校。
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那裏的學生不在只有貴族,
有從平民到奴隸,王族到望族的各式各樣的人們,
在那裡看的是努力和能力,不再在乎你家的身世背景。
由於這點,加那利被欺負了。
那些沒有機會前去的孩子在她身上抱怨不滿,
潑水、丟食物、丟碎石頭、丟泥巴。
有人說著她的資格只是去丟這地區貴族的臉,
有人說她們家裡買通了王都的審核官。
我只覺得我怕我明年沒有機會得到許可,因為怎麼樣會丟臉我並不了解,
“買通”是什麼意思?我也完全不懂。
如果是付學費的意思,為什麼大家不去繳費呢?

至少父親說過貴族學校一年的學費可以養10個平民一整年,
所以我要好好學習,以後學了多少知識都要回饋給伊瓦雷特領的平民們。

每次加那利被欺負時一定會推開身邊的我,
如果有人想連我一起攻擊,她肯定會喊說:「她可沒有入團許可!」
來保護我,我不知道我應該感謝她還是抱持著疑惑,
如果我能被打,她不是可以被少打兩下嗎?
比起顧慮自己,卻優先顧慮我的安慰,但是我卻不能回報她什麼。

「卡歐斯小姐,我該回饋妳什麼呢?」有一次她被丟了泥巴和石頭後,
一邊幫她清洗泥巴,一邊問出了口。
「回饋?」加那利像是沒有聽懂我的用詞一般重複了關鍵字。
「嗯,妳保護我不受傷啊。」
結果加那利笑了,雖然我不介意別人笑我笨,但不知道為什麼加那利笑我,我會不開心。
「如果我跟妳不是朋友,你根本連這樣的危險都沒有吧?」
我恍然大悟似的張開了口。
「原來如此。」我說出了這句話。
結果加那利的表情卻變得有些曖昧又疏離。
我不太明白這是什麼表情,或許因為這是我交過的第一個朋友,
所以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表情?我總是慢人家一步,這點讓我很傷腦筋,
但我從來沒有為此看到難過,直到加那利開口說出下一句話為止。

「吶,露米,要不我們別再有往來了吧?」
「嘿咦?」我發出了自己沒想過會發出的聲音,但比起這個我更在意剛才心跳彷彿停止的瞬間。
「你看,這樣妳也可以少受點傷。」
「為什麼?卡歐斯小姐,討厭我的還是討厭我啊?」我面無表情的說著。
「但是你現在幾乎是平白無故被我波及吧?」
「所以呢?卡歐斯小姐,我會很礙事嗎?」
我其實不清楚加那利想說什麼,我只知道我正在失去朋友。
「才不會礙事,就是因為不會。我才討厭每次都要把露米,妳推開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能分辨這句話是真話,不含任何虛偽的話語。
加那利討厭的是推開我的舉動,每次每次都要推開我,為了不要讓我受傷。
不要有往來,也是為了不要讓我受傷。
然而我每次都想釘釘子去修補她所受的傷,而每一次都釘的她叫疼。
我該做的或許不是釘釘子的那個人,而是成為別的東西...........

剛想到這裡,又來了一群貴族小孩準備了一袋袋的小石子走來,
來勢洶洶的看向我們,看向準備推開我的加那利,和低頭不語的我。
「露米,等會再談,妳先離開.......」
「加那利,我想成為釘子。」我抓住準備把我推遠的雙手。
我用力將加那利挽向自己,一手緊抱著加那利一手手掌張開對著那些貴族小孩。
我不想放手,因為第一次有家人以外的手保護著我;
我不想鬆手,因為第一次有家人以外的人關心的是我這個人;
我想.......
「我想成為釘子,成為修補破碎的牆的一部份。」
伸出的手掌一握,貴族小孩們身邊的石子全部四處飛舞,
打得他們措手不及,一邊尖叫一邊逃跑。
這樣的心情是什麼?想要趕走對方,想要讓對方痛苦。
這就是憤怒吧?是憤怒讓石子亂飛的嗎?
不明白,我還是什麼都不懂。
身子一軟,加那利撐住了我的身子,我沒什麼力氣再去說話或是做什麼動作,
我只能微笑,只能對著加那利微笑,但我知道那樣就夠。
啊!說不定我早就明白了什麼,只是我太笨了,連自己學會了什麼都不知道。


幾個月後我和加那利被退學了,理由是打傷了比我們父母更位高權重的人的孩子,
當晚我們兩家在我們家一同慶祝,當然不是慶祝我打傷了別人的孩子,
而是父母慶祝我有超乎常人的魔法才能,同時也再次祝賀加那利的騎士團入選資格。
當天晚上我終於見識到傳說中卡歐斯家族到底有多混亂了,但是是很歡樂的那種。
隔年加那利如願進入了見習騎士學校,同說她是以綜合成績第三名入學,
我不意外她素質優秀的程度,我比較意外有人比她厲害。可見我真的什麼都不懂。
另外,加那利入學不久之後,我也收到了——見習騎士學校的入選資格,
不過我有家族繼承權,又是正統繼承人。如果去當騎士難免有不少人會說話。
所以父母一定會反對的吧?畢竟什麼都可以放鬆管理的先決條件,不就是確立繼承人嗎?

隔年我進入了見習騎士學院,父母舉雙手贊成,至於理由是:
「管其他人說什麼,我是家主我最大!」
母親這樣說了......,我果然很笨,不知道母親在想什麼。

這就是我,露米尼雅進入見習騎士學校前的故事,很無趣吧?
順帶一提,我進入見習騎士學校的隔天伊瓦雷特領及周邊一代就全部消失了,
因為那天戰爭無預警的打響了,分家也遭受波及。伊瓦雷特所有成年人都不在了。
只剩下我和哥哥,而依照法律命令,我繼承了伊瓦雷特家尚存的財產14億,
領地責任追究、貴族鬥爭、和預售貨物的失信責任被追究了12.2億的賠償,
這是哥哥努力找人幫忙辯護的結果,否則原本要被追究48億多。
而我在這次責任追究中發現,除了我和哥哥,沒有人在乎我們在乎的事實:
含伊瓦雷特領在內的26塊領地,上面死亡的共計17萬餘的人口以及2000餘名幸存者,
共計17萬5402人,被列在領地責任追究的“貨物清單”內。

我叫做露米尼雅`愛麗絲`伊瓦雷特。
露娜`維爾莉特`伊瓦雷特和德雷多戴斯`伊瓦雷特的女兒,
多姆`波爾瑟明`伊瓦雷特的妹妹。
那年我十歲,
我終於理解到了,我不是貴族,
我沒有將平民看成物品對待的勇氣,
我...
我是騎士,要為守護平民而存在,
我下定了這樣的決心,那年我十歲,
一個什麼都守護不了的年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09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Daphne
哇哦,米雷這是在寫小說嗎?

09-14 1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anyang9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6030299991看漫畫做防疫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65825 你也可以是防疫英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