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艾路亞斯的流放者【卷二】《第五章——在世界盡頭詠唱思念(七)》

作者:散狐│2019-06-27 00:59:35│贊助:18│人氣:495
  柔音緩步從會客室上層走了下來,我按捺住想當場喊出她名字的衝動,把帽沿拉至最低。
 
  雖然羽心姑且是幫我用幻影魔法,把五官的輪廓加深,臉頰和下巴也留了相當富有滄桑感的鬍渣,但畢竟底子還是希羅的臉,被柔音認出來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這邊還是先謹慎點......
 
  等到柔音真正在面前的沙發上落座,我才發現光是短短幾天,居然能讓一個氣質清新的女孩產生這麼大的改變。
 
  原本總是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淡金色雙眼,此時黯淡的像隨時會失去神采般,白皙的肌膚雖然依舊,卻完全沒有半點血色,讓眼睛下方的淡淡黑影顯得格外明顯。
 
  若不是記憶中,柔音那鄰家女孩般的形象還沒褪去,我可能會因為她全身散發出的這股憂愁、高貴的氣質,給深深震懾吧。
 
  柔音她......真的是個道道地地的貴族呢。
 
  直到此時此刻,我才終於有了這個認知。
 
  「您好,我是柔音.法爾格特。」柔音淺淺低下頭,讓整理到肩膀後方的長髮髮絲垂了下來,落在胸前。
 
  「我是希希里.羅傑斯,您好,法爾格特小姐。」我壓低早已準備好的老成口吻,點頭向她致意。
 
  從現在開始,直到離開這個房間為止,我就是庶民學院出身的魔法師希希里.羅傑斯,為了不給幫助我的羽心添麻煩,絕不能被識破身分。
 
  「謝謝您今天特地跑一趟,聽說您帶了羽心老師給我的口信?」抬起臉龐後,柔音原先冷硬的神色才緩和了一些。
 
  我沒有漏看她在提到羽心時,稍稍明亮起來的眼神。
 
  「是的,您的導師羽心,託我在送公文來貴府時,順道帶來一條只能傳達給您的口信。」幸虧一路上經過了席夫爾和薩塔瑪的訓練,我在運用彬彬有禮卻又不失高貴的口吻上,已經熟練許多。
 
  但在這瞬間,我卻完全沒把心神放在修潤詞藻上,而是從低垂的帽沿下方,直直望向柔音的臉龐。
 
  紅髮女孩極力壓抑住表情的變化,卻還是免不了從雙眼中透出一絲期待的神情。
 
  很好,這代表她或許也還沒全然放棄......還沒放棄獲得希望。
 
  「在傳達口信前,我奉命要先問您幾個問題,請見諒。」不給柔音遲疑的機會,我輕咳了一聲後,果斷開口:「首先,第一個問題。」
 
  望著連連眨眼、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孩,我暗自緊握交叉在身前的雙手。
 
  「法爾格特小姐,您現在需要任何幫助嗎?」
 
  柔音渾身一震。
 
  「......我不懂您的意思,為什麼羽心老師會認為我需要幫助?」沉默了幾秒後,女孩的眼眸回歸黯淡。
 
  果然不行嗎?
 
  我暗暗嘆了口氣,心情跌落谷底。
 
  看來柔音也知道,以自己的立場來說,任何向外求助的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所以就算拋出試探性的問題,得到回應的可能性也很低。
 
  是我想得太簡單了。
 
  瞇起雙眼,我故作深沉的迎上柔音無神的視線。
 
  「第二個問題......對與邁德爾家的聯姻,法爾格特小姐有甚麼想法嗎?」
 
  「邁德爾家是國內地位相當崇高的一族,向我求婚的席夫爾閣下,不論是實力、職位或是人品,也都無可挑剔,請幫我向羽心老師轉達,說柔音.法爾格特對家族聯姻的計畫感到相當滿意,請她不要擔心。」柔音全身透出虛無、冷硬的氣息,像是念稿子般淡淡說道。
 
  停頓了一會後,女孩再度緩緩開口。
 
  「這次的聯姻無關個人感情,是牽連到兩個家族、四個不同的家系,還有法爾格特的是否能重拾以往榮耀的關鍵,我的想法如何並不重要,不如說,聯姻的對象是實績顯赫的皇家騎士隊長——席夫爾.邁德爾大人,反而應該慶幸才對。」
 
  她多半也猜到我想試探的主題是什麼了吧。
 
  女孩決絕的態度,讓人能深深感受到她想一肩扛起一切的覺悟。
 
  我狠狠品嚐著心臟上宛如被冰刺貫穿般的痛楚,咬牙忍耐。
 
  既然柔音都決意扛起家族、扛起眾人的擔憂,獨自前行了,那麼,在她的人生道路上,只不過是路邊小草的我,真的有資格動搖這份覺悟嗎?
 
  就像她說的,這是攸關兩個家族、四個不同的家系,以及法爾格特未來榮耀的一場婚姻,在牽連如此重大的情況下,真的有誰有能力在此時說「不」嗎?
 
  見我遲遲不答話,柔音深深吸了口氣,將手掌放在胸口。
 
  「羅傑斯先生,請幫我和羽心老師說,在身為一名女孩子前,我是作為法爾格特的第十七代傳人而活著的,不是柔音,而是第十七代的法爾格特,在這個前提下,就必須朝家族最有利的方向前進,並不是僅僅做出選擇而已,而是『必須選擇大家認為正確的那一邊』。」
 
  我幾乎忘了呼吸。
 
  柔音在說出這段話時,顯得如此堅強又高貴,和她相比,混水摸魚進來想確認人家想法的行為,簡直不堪的難以入目。
 
  那股只為家族、只為正確道路做選擇的冷硬感,也終於掐熄了我心中燃燒的小小希望之火。
 
  該確認的事情確認完畢,是時候離開了。
 
  我悄悄站起身來,再次壓低帽沿朝法爾格特小姐致意。
 
  早已準備好、但真正要說出口時還是無比苦澀的其中一個口信稿,從嘴裡緩緩吐出
 
  「......我了解了,法爾格特小姐,我會據實向您的老師稟告,至於帶來的口信部分,現在就傳達給您......」
 
  柔音睜大雙眼,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般的表情,讓我的話語嘎然而止。
 
  如果剛才還是能壓抑住感情的狀態的話,現在的柔音,簡直就像在強忍著什麼般,緊緊咬住嘴唇。
 
  「希羅?」
 
  我的心臟像是被人強敲重重一槌般,讓視線瞬間搖晃起來。
 
  「希羅?是你嗎?」冷硬又帶點距離感的氣息,完全從柔音身上消除,從紅髮女孩淡金色的雙眸中,能看見我身穿漆黑長袍的倒影。
 
  差點反射性答應的衝動,被另一個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念頭給強壓了下去。
 
  就算柔音真的認出你,也千萬不要承認,打死也不要承認!
 
  羽心難得嚴肅的叮嚀,在耳畔回響
 
  「抱歉,您可能認錯人了,我是希希里.羅傑斯。」我皺起眉頭,稍稍掀起巫師尖帽,露出稍顯邋遢的青年容貌。
 
  「不對,你是希羅。」柔音呼吸困難般的微微喘著氣,掙扎著站起身來:「為甚麼要變裝?為甚麼要問我這些問題?你是怎麼騙過薩塔瑪進來的?」
 
  「我聽不懂您在說甚麼。」我低沉著聲音,撇開視線:「關於魔法導師羽心帶來的口信......」
 
  「希羅,為甚麼不回答我......?」
 
  女孩語氣中透出的一絲哭音,讓我瞬間拉回眼神。
 
  柔音的眼角被脆弱的淚水佔滿了,透明的液體踉蹌的滾落她蒼白的臉龐。
 
  我只能屏住呼吸。
 
  「希羅,不是這樣的......」柔音隔著木製長桌,朝我伸出手,從寬大的長袍袖口,能看到她原本就很纖長的白皙手腕,似乎又更細了點。
 
  「現在說的話,不要告訴......不要告訴別人......」
 
  「法爾格特小姐,您還好嗎?是否需要幫您通知府內人員過來?」面對柔音絕望的神情,我只能以冷淡的言詞來應對。
 
  也許法爾格特家的哪個人,正暗中監視著這場晤談也說不定,絕不能自曝身分,我現在是希希里.羅傑斯。
 
  「希羅,對不起......我不是想要那樣說的......對不起......希羅......」柔音伸過來的手掌,懸在桌面上方不住顫抖。
 
  「為甚麼不回應我?希羅......你在生氣嗎?」
 
  因為喉嚨似乎被甚麼東西給堵住了,發不出聲音,我所幸閉口不言,只是漠然搖搖頭。
 
  「希羅......」
 
  「我是希希里.羅傑斯。」我乾澀著嗓子淡淡說道:「很遺憾,您似乎因為太過勞累,把我錯認成別人了,法爾格特小姐,請不要因為不必要的誤解,造成我們雙方的失態,好嗎?」
 
  如果法爾格特家真的有派人監視,現在也差不多該開始懷疑我的身分了,目前的情況必須立刻打住,否則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在這陣嚴厲的斥責下,柔音朝我伸來的手掌無力的垂落下來,女孩的眼中也湧出了新的淚水。
 
  「希羅,不是這樣的......我也不想結婚,不想和那種男人結婚......但是、但是......我沒有選擇,我必須成為爸爸媽媽需要的法爾格特......我不能繼續當柔音了,對不起......求求你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
 
  「我沒有聆聽您牢騷的義務,很抱歉。」輕輕躬身後,我再度將尖帽的帽沿壓下:「既然您沒有意願聽羽心傳來的口信,那麼我就此告辭。」
 
  「嗚......」柔音咬住嘴唇,卻始終沒有把眼角的淚水拭去,而是任由大顆大顆的淚珠持續滾落。
 
  她深吸一口氣穩定情緒後,再次舉起手掌。
 
  纖細的五根手指微微張開,像是要抓住什麼般,朝我伸了過來。
 
  「希羅,最後一次......握住我的手好嗎?」淡金色的眼珠內盈滿淚水,柔音的聲音靜的好像隨時會消失在空氣中。
 
  但她的眼神,卻不禁讓人聯想起即將奔赴沙場的戰士,決絕而堅強。
 
  只是那幾乎要被咬出血的雙唇,洩露了柔音幾乎倒塌的意志。
 
  面對這也許是她人生中最後一個請求,我差點就伸出手,緊緊握住女孩那藝術品般優雅的手掌。
 
  但是......
 
  在會面的期間,請千萬不要做出越過這張長桌、或是意圖碰觸小姐的行動。
 
  絕不能有任何肢體接觸!
 
  薩塔瑪和羽心的警告,同時浮現在腦海中。
 
  高度僅僅到腿邊的木製長桌,此刻卻像是高聳的城牆般,阻隔在我和柔音之間。
 
  柔音沒有再次呼喚我的名字,也沒有進一步做出任何要求,她只是用堅定無比的眼神,望向我藏在帽沿下的雙眼。
 
  我咬咬牙,鬆開握緊的拳頭。
 
  習慣了握劍的右手,悄悄舉起,與柔音朝這邊伸來的手掌,以幾乎要碰觸到彼此的距離遙遙相對。
 
  「口信是......直到最後,都不要放棄希望。」
 
  柔音微微張大眼睛,隨後深深點了點頭。
 
  晶瑩的淚珠灑落在空氣中,化為點點亮光。
 
  當我踏著夕陽,走在通往祭司殿的小路上時,柔音最後那刻露出的表情,依然久久無法從記憶中抹去。
 
  眼前的晚霞,不禁讓人回想起女孩那及腰的暗紅色長髮。
 
  掉入異世界後孑然一身,像我這樣的人,或許唯一擁有的事物,就是身邊這些人們吧。
 
  我是不是應該冒著牽連全部、失去所有,甚至可能會害到當事人的風險,往那注定充滿凶險的道路上踏出第一步?
 
  這個疑問,一直到太陽消失在地平線下,夜幕從正上方垂落時,也依然沒有獲得解答。
 
--------------------------------------第五章 完-------------------------------------
 
作者五四三:
 
  其實她想要的,是一個擁抱。
 
  大家好我是散狐!抱歉今天整整拖了一個小時才上來放更新QwQ(有預感這回人氣絕對爆幹慘,因為大家一定以為我休更了,但其實沒有
 
  因為今天一整天都不在家,所以只有晚上的時間能寫文,偏偏這回預計的份量又超多,整整是平常的兩倍,快到十二點快寫不完時,某作者又堅持不想停更,所以只好延了一個小時才放上來了......(看在分量很足的份上原諒我啦!
 
  在此加碼奉上,繪師大人為了這回很可憐、都沒辦法有肢體接觸的希羅和柔音繪製的插圖。

 
  如果柔音對他伸出手時,希羅能不顧一切上去擁抱她的話,那畫面該有多美......
 
  結果作者本人親自衝上來補防,賞了希羅一個大火鍋!
 
  Nooooooooope!Not in my house!誰也別想碰我女兒!
 
  於是希羅只能乖乖回去了,世界又恢復了和平~(大誤
 
  是說……我會不會被寄刀片啊?
 
  落落長的第五章終於結束了,我是不停更就會拖更的無良作者散狐!大家下回見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06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爍樂
更新了!我很慶幸我沒有放棄等待!!!
這回真的可以感受到散狐作者與瑠琉糸繪師滿滿的誠意!
劇情也看的我非常緊張呢~
但是在看到希羅說不要放棄希望的時候,內心的大石頭瞬間放了下來!
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一句話啊QQ
期待下次的更新~~

06-27 01:31

散狐
謝謝你願意等到那麼晚QwQ
今天真的是久違的全力燃燒在寫,敬請期待希羅之後的表現吧!06-27 10:21

希望能有個圓滿的結局QQ

06-27 01:39

散狐
結果下一集,菲蕾娜成功篡位,圓滿結局(大誤06-27 10:22
殤哀
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散狐有沒有更新。希羅你給我抱下去喔!!別讓柔音哭的那麼慘

06-27 06:51

散狐
希羅被威脅不能碰到柔音半根寒毛,希羅怕怕但希羅不說06-27 10:23
好喝奶茶
好了,等著大鬧婚禮現場吧~

06-27 08:52

散狐
Let's go!06-27 10:23
妮莎教團教主-古艾拉
為什麼要毀掉婚約我想到的是先攻略席夫爾 巴哈對我做了什麼(?????)

06-27 10:48

散狐
!!
乾對欸,我怎麼都沒想到!只要把新郎娶回家就好了啊!正解!!!!!(O06-27 12:48
亞嶸
究竟是要隱藏身份看著女孩被套上命運的枷鎖,還是要為了她與眾人為敵成為成為只屬於她的英雄?

06-27 12:44

散狐
希羅依然絕讚糾結中QwQ06-27 12:49
白煌羽
辛苦啦

06-27 17:34

散狐
還行OwO/06-27 19: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teven2041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艾路亞斯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艾路亞斯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那些青春的殘影啊(´-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