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25 赤色烈火的愛,鮮血乾涸的情(一) 『烈愛』的魔法師。

作者:挺逗得│2019-06-27 00:23:16│贊助:4│人氣:203
 
 
 
  之前



  嗨外
 
 
 
 
 
  車站內有名少女揮舞長刀追逐著一名翻弄泥土的魔法師。少女的攻擊犀利霸道卻拿不下沒有肉身的魔法師。
 
  這段影像拍攝的角度由上而下,明顯是讓使魔帶著錄影器材拍下的。
 
  電子儀器也有它方便的地方。待在昏暗咖啡廳角落觀賞著影像的愛莉.特梅菈這麼想到。
 
  沒有看完就關閉視頻的特梅菈語氣穩重的問道。
 
  「讓我看這段影像是甚麼意思?蚩.不朽元先生。」
 
  「賢者之石,有關生命的研究。這個男人說不定有著你需要的東西。」
 
  金髮碧眼的男人簡短說明來意。
 
  「賢者之石?賈利得.耶姆有著那樣的東西?」
 
  「將自己的精神融入不壞礦石改變人體易損的脆弱命運,這樣的東西也能說是一種小聰明的賢者吧?」不朽元笑道。
 
  愛莉.特梅菈比濃重黑眼圈更加黑暗的雙眼盯著不朽元看。被她看似邪惡的眼神盯著也沒有改變態度,不朽元自信對方一定會答應自己的請求。
 
  「我明白了……」臉頰染上緋紅的特梅菈輕呼一息。
 
  「那麼,我就將他所在的位置……」
 
  「無知的騙子沒有合作的價值。不過呢……謝謝你。啊啊~~我怎麼都沒想到呢?賈利得,你肯定有著那樣的東西對吧……我這就去找你了──」
 
  打斷不朽元,想通了甚麼事情的特梅菈留下咖啡的錢走出店外。
 
  獨自留在咖啡店裡的不朽元因負面的批評壞了心情。桌上的餐具因為魔力躁動飽受驚嚇逃離盛怒的男人。
 
  「竟然說我無知?像妳這種見了棺材也不願面對的懦弱傢伙……算了,不管有沒有委託,她都願意去找那個低劣的『不死』。他們肯定會交戰的,不論結果如何,他肯定過不了之後那關……」
 
  
心態一轉,不朽元露出尖銳的犬齒獰笑。特梅菈的個性頑固。不和她的意思她肯定會訴諸武力讓對像失去任何反抗能力再從他們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論結果是否與對方一開始的主張相同。她會給說謊者懲罰,不會對誠實者做任何事情。包括救治。
 
  有什麼萬一讓特梅菈失敗了也不打緊,因為……
 
  「這場遊戲我也差不多膩了。賈利得.馮.耶姆,就看你是想被惡魔吞食靈魂,還是消失在天罰之中了。」
 
  他早就布置了最後一手等在特梅菈後面了。
 
 
 
 
 
 
  從高處閱覽現在的法樂樂西斯是一片金黃色的世界。
 
  灰白色的房屋群是居民們的藝術品,不同的季節、不同的光照會影響這些作品的完成度。在愛莉.特梅菈的眼中,金黃色的它們此時此刻正展現出最美的模樣。
 
  成為畫布的麥田周邊的溪流反射晚霞,緩緩走下地平線的太陽綻放著今日最後的光芒。
 
  穿著黑白相間多層寬袖的雙手搭在欄杆上,黑暗的雙眼看著美麗的景色。僅僅是看著而已……
 
  「修,我想跟你一起欣賞這美麗的景色……這麼單純的事情怎麼會變成奢望了?」
 
  高處的強風撩起戴著貝雷帽的暗紅色的頭髮,她用手壓下。並輕柔的讓頭髮變得整齊些。
 
  這是少女時的她絕對想不到的事情,她從未料到自己會喜歡上這頭如乾涸的血塊般,顏色不吉的頭髮。
 
  「只要再見一面,只想再說一次……」
 
  可以的,看見希望了。一度挑戰過星之運河並成功的戰勝它的男人就出現在這裡。
 
  有著大量神器的他肯定有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
 
  『愛。賈利得……──妳不會墮落到抹殺朋友吧?』
 
  「放心吧,圖斯。侮蔑的語言對以前的我只家常便飯。我的精神沒有被『負面』的情緒汙染。」
 
  存在於腦海中的某種存在與特梅菈對話,祂再三確認特梅菈的精神狀況沒有偏向無可挽回的方向才放心。
 
  「圖斯,我不會做出讓你擔心的事情。因為我也不想讓修看見變成醜陋怪物的我。」
 
  金黃的美景感染人心,『烈愛』的思念之火加入名為希望的燃料燒得更加鮮紅。
 
 
 
 
 
 
  「師傅你行不行啊?找的一整天也沒找到你要找的人啊……」
 
  被這個石膏國家的國情搞得有點累的茉莉轉而消遣自己的師傅發洩壓力。
 
  他們正在餐廳裡品嘗白醬麵,麵條有些硬。跟醬汁也不搭,茉莉只給這個廚師三十二分。這還是因為店裡的高檔裝潢多給的二十分的結果。環境也是品味食物的一環。
 
  「說是這麼說,其實你師傅我有點害怕那個女人~~」只點的薯泥的賈利得正在攪拌薯泥。
 
  「真的?」
 
  覺得賈利得又說胡話是第一反射動作。不過仔細思考一下,其實這個師傅以前就被一個對他癡迷的黑漆漆的美女追著到處跑。傳說中愛情炙熱如三昧真火的『烈愛』不正是賈利得最害怕的類型?
 
  「所以師傅其實知道那位愛莉小姐在哪裡嗎?」
 
  「她的魔力波長不在這個星球的系統管轄裡。她曾經用煉金術改造過身體,還召喚出其他星球的精神生命體與其簽立契約。用民間的說法就是──惡魔(異端)召喚。感知魔法只要啟動就能在這個地方找到那個女人……」
 
  因為也會被反過來探測,賈利得還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才沒做。
 
  「所以才說她是惡魔崇拜者啊。」
 
  茉莉和詩人同時明白賈利得之前為甚麼會這麼形容她。關於之前在學院學到的知識,使用煉金術改造身體絕對不是賈利得輕描淡寫一句帶過的簡單事情。
 
  她八成是為了承受「惡魔契約」換取的強大力量而提前改造的自己身體的某些部份吧……
 
  「賈利得先生,只是勸她離開這個國家應該不必擔心那些問題吧?」詩人擦掉嘴邊的番茄醬說道。
 
  「天真啊,青年~~現在,那個女人正在找我。那事情就不會只是耍耍嘴皮子就能解決了。」賈利得還在玩薯泥。
 
  「你們都是同一國家的同胞。無怨無仇的不至於打起來吧……」
 
  「個性的問題啊~~你還不明白嗎?瑪恩學是由九成九的人渣和少部分的學者、神道者、精神病患組成的國家。很可惜的,我和特梅菈都不在學者那部分。」
 
  想來也只有魔女大人和冬吹老是正直的研究者了~~賈利得瞬間在腦內分門別類,他的熟人都是各式各樣的人渣。正經的學者果然很少出現在瑪恩學,都在杜拉迴克瑟裡面。
 
  就在茉莉準備叫他別玩食物,賈利得就自己停下緩慢攪拌的手。不需要進食的他將食物交給詩人消滅。最低消費真是噁心人的機制,如同頑童的他不喜歡這種形式的場地租借費。
 
  一旦接觸就會有一人殞命……這樣的事情對於活在和平世界中的詩人來說難以接受。賈利得似乎根本不把對話放在選項裡。
 
  茉莉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可能還有婉轉的餘地。天真的想法還殘留在少女的腦中。
 
  對餐廳留下糟糕的印象,他們走在夜中的法樂樂西斯回到旅館。
 
 
 
 
 
 
  溪邊的草皮上,穿著長裙的女人獨自仰望星空。沒能找到那個人的她想起了一些鬱悶事。
 
 
 
  「唉唉,那個人的頭髮是怎麼回事?看起來真噁心……」
 
  「嗯?哦,原來是特梅菈啊……別看了,小心被她纏上。」
 
  「噁,她的個性很糟糕嗎?」
 
  「嗯。雖然頭髮的顏色很噁心。但是她的長相還挺漂亮的……聽說她都會對男生獻媚,之前小芷喜歡的男生就是被她耍得團團轉的。問她為甚麼要故意這麼做,她還一臉不屑的不肯說話。害小芷哭的很慘。」
 
  這種子虛烏有的傳聞,以前我只會選擇低頭忽視。
 
  比起虛假的流言,我更討厭這頭不吉利的頭髮和容易臉紅的體質。
 
  因為異類引人注目,不受控制的生理現象容易讓人誤會。
 
  我一直被當成心地惡劣的女孩遭到同性排擠。更多次因為男生的誤會被人帶到人煙罕至的地方。關於這件事情只有唯一讓我喜歡的身體特徵能夠發揮長處。身高,一直以來我都擁有高於男生們的身高。因為這奇怪的髮色,預見未來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父親嗎?還是母親?過於遙遠的記憶讓我有些記不清了……總之,雙親之一鼓勵我去學習防身術,搭配高大的體格讓我免於被人欺負的慘事。
 
  「如果要來上班的話,頭髮……可能要請你染回黑色。天生的?還是請你染成黑色的吧……畢竟,嗯……客人沒有辦法一一瞭解我們的事情。要接待客人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這樣的事情就算脫離了學校也沒能改善。因為這是紅髮的父親與我有著血緣羈絆的證明,不喜歡我也不願意選擇染色這個妥協方案。但是,現實也沒有那麼甜美。對這種不能委屈自己的離群者,它似乎連一個機會也不肯給予。
 
  跑到舊城區的廢棄大樓頂樓。看著這群高樓大廈,沒有任何一個地方願意接納我……看見一邊的玻璃碎片,突然有了想要割斷人人嫌棄的這頭乾血色。
 
  需要假髮的人也不願意看見這種顏色的頭髮……
 
  太傻了。甩頭晃走灰色的想法。還是再努力一下吧……
 
  離開那堆滿垃圾的廢墟大樓,那時的我根本想不到會有人在將來說出一直想聽見的話語。
 
 
 
 
 
 
  在光線舒適的房間中,賈利得把玩泥土對茉莉他們說:
 
  「我也只是聽瑪蕾因說的……特梅菈想要蓋著國旗回家的丈夫起床才成為魔法師的。」賈利得在旅館的家族房裡如是說。
 
  因為話題的氣氛凝重,茉莉也沒像以往那樣因為家族二字高興。估計有那種表現也只會被揍。
 
  「…………」
 
  「…………」
 
  「七百還是九百年前?我沒記的那麼清楚~~特梅菈的故鄉好像是在敘記詩的國土裡……翻一下文獻或許能夠找到那個被隔壁大國併吞的小國家的名字。雖然那個大國最後也因為附近諸國的戰爭消失了~~總之,特梅菈的丈夫在那次的戰爭中殞命。等到一具冰冷棺材的她就著麼帶著雙方的家族逃亡到敘記詩──還沒有現在這麼大的敘記詩裡。她便是從那個國家中接觸到魔法,進而步入沒有終點的道路裡……」
 
  據說特梅菈丈夫的遺體現在還保存在她的研究所內。
 
  「為甚麼……這麼說?」
 
  「因為……死者是不能復活的。」
 
  回答詩人的是茉莉,聽見賈利得的描述,想過同樣事情的茉莉滿面憂傷。
 
  「就像丫頭說的那樣;要補充的話~~有兩尊與死亡相關的子神。一尊叫做涅盞,祂就是神話中的提燈人。當菲娜拉搞的國境大門上也有的那個神話。負責引導那些對人世尚存眷戀的亡靈回歸星之運河。另一尊叫做輪迴,也是神話的一員,蛇。祂存在的地方就是地母的中心,這個星球的能量源。祂是負責漂白那些靈魂的意識令他們回歸純粹的能量。還有,星球上大部分的自然法則(系統)也在祂的管轄範圍。我是叫祂冥界(回收站)的管理員~~」
 
  雖然疑惑賈利得為甚麼會知道這種事情,但是詩人現在優先希望了解的是特梅菈。他希望能從特梅菈的經歷中找出迴避戰鬥的方法。
 
  「其實,死者的復活是可能的……要滿足的條件有幾點。一,完整的容器。二,死者的意念強大。三,重構靈魂的通道和一些些違反法則的勇氣。可是,特梅菈沒有辦法完成以上三點。因為最重要的一點……」賈利得豎起第四隻手指:「四,時間。涅盞是不能干涉物質界的子神,相對的祂有著強大的權能。只要祂有那的心,祂能隨時出現在星球上任何地方。一尊管理整個星球的亡者還是熱衷工作的祂頂多只會讓靈魂徘徊在人世數天。數百年後還在研究的特梅菈根本不可能從流動在宇宙之間的星之運河中撈出他的丈夫。假設有奇蹟發生好了~~就算撈到曾是他靈魂的那股能量,他也沒有任何能回應特梅菈的意識,因為那不過是乾淨到爹娘都認不得的能量罷了~~」
 
  「這樣,結果不是只剩下悲傷……」
 
  「所以,我才說她死了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
 
  「…………師傅。」
 
  不必茉莉阻止,賈利得正好想結束這個話題。因為,現在危險的其實是他自己。如果開戰,死的可能是他自己也不一定……
 
  他必須開始設想對策。
 
 
 
  之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406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神棍|魔法☆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ndrew837大家 所有人
終於更新了一短篇小說,有興趣可以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