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五界國度殺神魔>第6節 只說一次 只給人吃

作者:殺豬的│2019-06-26 04:55:27│贊助:2│人氣:15

    《五界國度殺神魔》殺豬的著
第一章殺神殺仙 第6節

    6.只說一次只給人吃

鄉道上,兩旁饒嚷的店商攤販跟走馬看花來往的人潮讓5個奔跑還有揹著一個拿著一把殺豬刀的小孩格外醒目。

”林三,去請左醫來分店救人”陳可夫說完塞了三枚境幣給林三就帶著起他3人跟小孩拐進了左邊官道上的一家店舖……店舖的店員看著慌張4人跟小孩急忙開門將小孩安置好在店舖的內廳後,陳可夫身高一米7體重120公斤眉粗,眼大,鼻實肉厚白皙臉龐卻滿臉坑疤43歲,肉肥而壯實,雖然頂個大肚腩到也顯得英俊,陳可夫走出來店舖收銀台,拿起紙筆寫了三封信,交給站在旁邊剛剛那3個下属:你們”一封給會長,一封給城主府城督官王陽明,一封給城主,上面蓋了我的官印最快最急務必使命必達”……”是”三人匆忙離開店舖。

”還有你,你們店長在哪?”一直站在旁邊的店員似乎感受到事情有點嚴重,心虛的說”在巡視分會外隱的商舖”……”巡個屁”馬上去給我叫來,順便把大門關起來今天不做了””……
”是是”……店員趕緊關起鐵製大門一溜煙往後門跑去找這風流的店長去了……

陳可夫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往內廳坐在殺豬的躺著的一張2人寬太妃椅上,望著暈了的殺豬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你個小子這事搞大了唉”……順手取下殺豬刀“疑惑的道:“都暈了怎麼抓這麼緊”用力掰著殺豬的手指才慢慢掰開,仔細看著這把刀只是很普通的一把屠刀啊,木岬後釘了一塊境幣真的在普通不過了,細想着剛剛那幕的恐怖怎麼也想不出該如何才能有那樣瞬間解體的刀法而沉思著…………

魏洛商會,五國大境的國境裡前5大商會,事業之大包含,藥材,海事,礦業,農牧,及界獸的買賣,商會總會坐落在南涼國南郭郡,會裡幹部,幾乎全由南涼皇室所組成,由於皇室金援無限支持,魏洛商會無限擴張使得,分店,店舖,牧場,海港碼頭,訓獸館,幾乎遍步五國境內每個角落,實力雄厚堪稱5大商會之首也不為過……,陳可夫位居南涼國公爵,也只能幹到魏落商會三級的知事,可想而知魏洛商會簡直王公貴族有多大泛濫……

……分店內廳,陳可夫疑惑的盯著眼前探著殺豬的手的老者……老者61歲一褸綠色布袍,165公分瘦削的臉龐,八字鬍在配上山羊鬍,顯得莊嚴沉穩,左手捻着山羊鬍沉重的道:”他是你誰?“

陳可夫搖頭:“誰也不是“……

這老者一臉沉思:“你明知他餓了很久,還給他吃那麼多食物?”

陳可夫急忙道:”唉我也是一時心急啊”……

吳不治無奈:“再急也能那麼無腦嗎?”……

陳可夫也氣了:“我無腦會比你倆兄弟偷偷喝光了老大藏我這的鬼蜂祕釀無腦嗎?”

吳不治斜了陳可夫一眼:”齁齁你就沒喝?到底是誰呼呼舔著杯底還吵著來一杯的啊”……

陳可夫正色:“好了打住這娃現在到底怎麼了”?

吳不治搖搖頭道:“除了胃穿了,大量內涌血,再來就是臟淤,竅淤,魂散,血潰,跟大量營養不足”……”還能活著真奇蹟了“……

陳可夫越聽越驚:“那能救嗎?”……”到底能不能救啊?你兩兄弟叫啥神醫?我不管收了我的錢沒醫好我拆了你倆招牌當柴燒“……

吳不治氣極道:“你放屁,誰收你錢了,五國裡誰不知道我左醫吳不治看病得先收3塊錢車馬費,要你嚷嚷”。

瞇著眼看著眼前著急的陳可夫不懷好意的一笑心想“稀奇啊稀奇了!這火石頭也有求人的一天敲你一頭先嘿嘿”……。

咳……咳……吳不治假裝著乾咳,一付誰家沒死人的唸叨:“醫是能醫啦!不過,鬼蜂秘釀我可意猶未盡我要2瓶千年的,你小子有嗎“?……

陳可夫不捨的摸摸腰際腰帶無奈道:“行一言為定”……

吳不治心想“這麼大手比早知道就說3瓶“,吳不治自信道:“嗯小子的病幾乎都能治,再著就是一個大保養了“……“還有就是魂散,這除了藥豪盲膏輔助以外就只能讓他自己凝魂了 ,誰也無法幫他“……“你們都出去吧叫個人來幫他洗滌一下我準備治療了”……說完關起門,吳不治就開始治療風中殘燭殺豬的。


陳可夫找了個婦人擦洗了殺豬的身上污垢跟虎狗血漬,無不治放了整整3個拳頭碗大的廢血後,從中午一直到日落,無不治才從內廳虛脫走出來:“這小子真的是人嗎?嚇死寶寶了”……陳可夫瞇眼看著吳不治“神醫喊假的啊?還能嚇死你啊?

吳不治道:笑話”……“怎麼不,這小子心魂傷的太重了境然只剩一縷,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一縷代表啥?”

陳可夫訝異的道:”怎可能?一縷都算死透了,瞧你說的,你少來別想在索取藥費啊!”……

無不治不屑的道:”我呸,就你那小鳥思想,還不配我要”……吳不治治走到門市櫃檯倒著水壺的水連喝了3杯呼了一口氣道:“這小子幾乎是死了,你拿個死人給我醫是想看我出糗嗎?”,“還好老子醫術貫天下硬是把這小子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再喝了一大口茶“本神醫開了3竅掉了3縷心魂自己說說,這藥費該怎麼算?

……陳可夫手戳着下巴想著“剩一縷?難怪眼神空洞,曈孔瀚洩無魂之體,以至殺氣後發後至,哈哈原來如此“……

“這樣吧?藥費就不用啦!2瓶密釀你自己留著,不過這小子來路不明,可以在我地方療養,好了我在通知你,療程一年如何?“吳不醫正色的說著。

陳可夫心想“吳不治要錢續命是眾所周知,不用錢,不要秘釀,這有鬼而且大大的有鬼。

陳可夫假笑道:神醫見諒,在我手上這小子剛剛殺了“吳利城治官“的坐騎,這事驚動了商會跟城主,怕事誰都不敢主意,況小弟本命牌都交予“吳利“這可不算小事吧?

聽到這吳不治只有嘴開開,頭上三條黑線,吳不醫回神道:你當吳利坐騎是條狗嗎?一個小孩能幹掉一只虎狗,就算你不願意,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陳可夫微笑道:老哥事實如此,小弟更是現場主事,驚嚇程度真可謂有生以來僅見,要不好好一分店給關門串戶,還勞煩您老走後門不是。

吳不治無奈搖搖頭,疼惜的看著殺豬的:“罷了,雖說有緣,既無緣,這小子跟我特有緣,看著就喜歡,這有瓶「聚魂丹」早晚一丹,每服十日可聚一魂,三十日可尋回本命三魂,算是結個小緣吧!

陳可夫驚喜道:吳老你這手筆大了,價值連城!這小子何能要你漫天至寶相贈?

吳不治心喜道:此子透著古怪,我開第三「陰魂竅」入其心魂海竟然無法填滿他的魂海,眼見心魂快被抽乾,只能聚意成束,才釣起他那一褸心魂,才有回魂的機會,差點陰溝給翻船招牌給砸了,跟你說的一般真的是,“身平僅見“……

說到這2個無奈的人互相對看.哈哈的笑成一團…….

臨港城三十日後……

臨港城,草嶺鎮以西400里,一座靠海城市,全城面積南向北百里,臨南郭河,西向東40里幾乎沿海濱而立,連結藥島南臨島,城市里海市鱼貨,及南臨島藥材批發,市民以漁民跟採藥師居多,市區由五大商會跟其他一些小商會共同組織管理所以此城並無設置“「城治府」只有工會管轄,有錢賺,有事做,有閒玩,誰敢惹事,除非不想活誰敢惹公會「全國聯合會」是城市唯一管事的機構,如果有聯合會無法管轄的事實,則直接上報南臨港最北端,過南郭河既至南郭郡,真可謂大肥城,真真實實天子腳下。

城北魏洛商會以北一里地,臨近海濱一家餐廳,約200坪見方全店以實質檜木打造,12根環抱粗楠木架構兩樓支撐,20桌實木桌椅並排有序,桌後一矮梯迎面一底紅,紅上一聯,右聯金底寫道「今時今日盡是客」左聯寫道「熟是熟非皆為尊」橫聯寫道「以客為尊」,矮梯分左右2高梯,直上為2樓,ㄇ字型涌道依次平放20張桌椅空間甚大,3人並排行走有餘,樓前有一平台約15坪見方,樓延延伸至20坪延上一匾寫道「海味好炒」。

平台上有2張實木桌椅,右邊一張桌上只有一杯水,跟一盤豬肝,殺豬的來到“海味好炒“30天了,每天除了吃丹藥,就是自己進廚房煮豬肝,接著就是來這裏看著殺豬刀發呆,記憶裡,他知道自己叫殺豬的,很多人叫他殺豬的,但是他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他想記起來,但是腦袋會很痛,像排斥,像遺失,像不願想起,更像想不起,一坐就是一天。

當晚離開草嶺分店時,陳可夫帶著殺豬的回到自己的家“海味好炒“已經過了6天“殺豬的也醒了,除了失去記憶就是虛脫,除了豬肝啥也不吃,無奈之下只有讓他自己去煮,沒想到一煮驚為天人,廚師長「葉火」都讚不絕口,直接將醬煮豬肝上列主菜,當然殺豬的在廚房裡晉升為「廚師學徒」……

陳可夫高興之餘,收了殺豬的當義子,而虎狗事件因為是自己兒子的事,只有捐款高達10萬境幣給界河守軍,再花10萬境幣在「馴獸館」購買虎狗,交由會長出面跟「城督府王陽明」處理,雖然“王陽明“極大不甘,可人家是公爵家的孩子,能如何,事省省事得了。就這樣殺豬的就把這當家住下了

今天艷陽當空,店裡過了午餐時段,三兩桌用完午餐的客人閒聊著,微風徐徐吹拂著平台上看著殺豬刀發呆的殺豬的,遠處傳來一陣斥責:老太婆你快一點,爺我肚子餓死了,要不是唸在生下我這寶貝,爺把你賣了給人洗衣服“

聽到“洗衣服“,殺豬猛然抬頭看向官道上有4個人,2個中年人都一米7左右,著白色武裝淡藍色蕾絲邊,心口繡有三條水狀條紋,一個穿白色長袍年輕人17~18歲,綁條繩子繫著一個婦人,婦人約50歲一身淡藍色村衣,明顯灰塵璞璞,淡淡的皺紋,黃臘的臉龐,頭上髮碗灰白分明髮色,驚怯慌亂眼神,唯恐慢了年輕人的命令慌張跟進,看著這婦人殺豬的腦海裡似乎看到一些片段,模模糊糊,沒來由心一緊,一陣陣心痛,收起殺豬刀慢慢走下樓……

這4個人走進,海味,只聽到遠遠的青年不可一世的對著櫃檯嚷嚷:“聽說你們這「豬肝」很好吃給爺們先來一盤,在來壺「海狗鞭」,其他等會叫個姑娘來點餐快“……

“不賣“……殺豬的從2樓樓梯慢慢走下來大声說著……

青年用手比著殺豬的,對著櫃檯不屑道:掌櫃的你們這諾大的店,小屁孩可囂張了。

掌櫃的聽這少年罵自己的主子小屁孩一臉不悅的道:“我們少爺說不賣就不賣,客人請了“……

少年來勁的說道:“呦啝,這是拆你們“以客為尊“的招牌囉?“

掌櫃正色道:“你們走吧!不賣就不賣,那道菜只有我們家少爺煮的出來,只有謝絕惠顧了,抱歉“。

少年不悅的道:“今天就說個理,沒個說法,爺們就拆了你們招牌“……

殺豬的走到青年旁邊對著婦人一鞠躬淡淡的道:“只說一次,只給人吃“。

青年火大的道:“好……好……給我拆了“

頓時那2個中年人抬起桌旁椅子開始要砸之際……“住手“……青年驚嚇的道:“住手,都住手“……想我被宰了嗎?

殺豬刀頂在青年喉嚨,刀尖觸碰到皮膚已滲出血,沒人看到殺豬的啥時出刀,可刀確實架在脖子上,殺豬的淡淡的道:“要滾還是要留下來“……

青年眼看自己面子盡失,生命在呼吸間快終結了,沒命的喊著:陳夏器,快來啊,陳夏器,,救命啊………

“陳夏器“,12歲,長着清秀五官,慧頡笑容,陳可夫的獨子,陳夏器早在青年進門時就來了,站在廚房外,跟廚師長兒子一樣12歲胖胖的臉圓圓,小鼻子,小眼睛的“葉熊“,憋笑的看著這一幕發生,……


陳夏器自信的道:“早來了,就你嘴賤,看你還敢不敢嘴賤,我兄弟說不賣就不賣,至於砸店這事先道歉,我在跟我兄弟求個情,如何。

青年急道:我錯了,我跟你道歉行了,原諒我們吧,請你兄弟撤刀吧!

陳夏器看著他鱉樣,跟一臉蕭殺的殺豬的說道:豬哥他是我一個好友,平時就嘴賤而已,不是惡人你原諒他吧?。雖然是陳可夫的兒子,對於這憑空出世乾哥或乾弟還是不敢造次,當然有一個瞬間幹掉一頭虎狗的乾哥或乾弟,那是多麼不可思議,光榮的事啊……

殺豬的平淡看一眼婦人,在看著陳夏器,遲遲沒收刀……

陳夏器看了婦人恍然的道:“他是河魯商會副會長公子叫“林光耀“,婦人是他母親,婦人患有斷暫失憶怪病,發病會生活無法自理,誰都無法記得,常常走失,無奈之下只好帶在身邊,除了嘴賤,也算是一個孝子。

收了刀,殺豬了解的道:“抱歉“……,轉身上2樓端了剛剛他桌上炒好的醬煮豬肝,放在婦人面前,淡淡的道:“請的,林光耀下次再來我請你一次“。

林光耀擦了擦頭上冷汗道:“是“……“是“豬哥一定一定“。他母親一吃完,跟殺豬道了謝,一溜煙離開了海味好炒,心想“有病還來,找死啊!


看了平時囂張,老欺負自己跟葉熊的林光耀像逃命般的離開兩個人不覺的對著樓上發呆的殺豬的猛比讚,出了口惡氣精神爽……


     7.驗竅,百萬通天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7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n09226820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深海物語-死也要... 後一篇:<深海物語-死也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in1412大家
我的漫畫不錯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