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創作】《荒潮》──第九話──圜土

作者:霽嵐雪芛(´・ω・`)│2019-06-26 04:08:27│贊助:4│人氣:36

──圜土──

  貴族之間在都心的定期交際晚會會場已經聚集了近百人,差不多是這次宴會的極限人數了。

  雖然這裡是政治機構密集處,但對絕大部分貴族來說都心其實只是瀞靈廷裡面一個麻煩的窮鄉僻壤,在三輪、當麻之類的商業聚集地開的宴會,隨便都能比這裡盛大個兩三倍。

  但這不減參與者之間的熱絡應酬,有的講八卦、有的談交易、有的提政治、有的在巴結,放眼望去人人都是不得空閒,畢竟說到底意興闌珊的人是不可能願意不遠迢迢長路來到都心參加聚會,所以在都心的午宴雖然規模小,但場內的參與密度是最高的。

  就在這時,會場大門突然打開,一個穿著白色晚禮服、黑色長髮精細的綁成了傳統公主辮的少女不疾不徐地走入了會場。

  雖然樣式與顏色較為低調,但內行人一看就能知道這禮服在細節上的高雅精緻,比起那些鮮明華貴的禮服更攝人心魄,絕對不是普通貴族會擁有的高級品。

  高貴的白色禮服搭配上優美的黑色長髮,少女全身散發一股剔透的出塵感,乍看簡直就是畫中走出來的一般。

  一進到會場,她立刻成為全場焦點,場內每個人都忍不住看向那邊。

  在場的人幾乎都是社交老手,對於各個重要人物絕對都是如數家珍的,有本事可以打扮如此高雅的少女理應也在那範圍內,但實際上卻不在他們的知識之中,因此人人都想知道這個美少女到底是誰?

  不過就在目光往她簇擁而來一會兒後,幾乎所有人都在認出她後紛紛僵住了,有人甚至啜飲到一半的酒杯就這樣停在嘴邊。

  少女環顧了一下四周,目光對上的人們趕緊退後一步,並不自覺地在前面讓開一條通道,少女腳步雖然停了一下,但旋即便毫不在意的逕自往前走去餐桌,拿了一杯葡萄酒後站到窗邊。

  大家看到她站到偏僻處,這才戰戰兢兢的繼續先前各自的交流。

  喝了一口葡萄酒,突然一個恭敬聲音在少女耳邊響起:「還合妳心意嗎?」

  「是西邊安藝酒莊的高熟度葡萄,溫度偏低的釀造使他們的葡萄酒有著皮革、煙燻、最後櫻桃三層味道,其中還有薄荷和肉桂的味道在當中點綴。口味上酒體很重,酸度與單寧強烈,直覺來說很難想像清澈的液體會如此刺激,與爽口溫順等詞彙完全絕緣的濃烈味道讓人聯想到湯品,但尾韻的甜味又頗有甜點的感覺。相當了不起的紅酒。」語氣雖然很平淡,但是女子詞彙上具體表現出對紅酒的充分讚譽。

  「妳感到滿意真是太好了,不僅答應我們四十六室無禮的請求,還接受了午宴的邀請,我代表議長與同仁們想妳道謝。」

  「只可惜,與這杯酒的厚重相反──輕薄無禮、欠缺榮譽的人居然占據了這裡。」二番隊隊長伊祁禰穗說道。

  伊祁平常空無一物的眼洞用上了義眼,並且有著傷疤還凹陷下去的右臉,今天被她用巧妙的化妝技巧讓那裡在視覺上恢復正常,不接近看完全看不出那是有傷口的臉龐,加上這身優美的打扮,在場沒有一個人一眼就發現她是伊祁禰穗。

  不過發現了之後,本來興致盎然想來攀談的人全都對她退避三舍。伊祁不用仔細聽也可以聽到會場中的各種針對她的竊竊私語:

  「為什麼那個『自由者』會來這裡?」
  「誰邀請過來的?」
  「好像都心這邊四十六室每次都會照慣例邀請她的樣子。」
  「她幹嘛答應?和以前一樣拒絕阿。」
  「搞什麼,不識趣的傢伙。」
  「不想想自己是誰?」

  「快別這麼說,想必大家只是對妳的打扮與化妝感到意外而已,絕非有意迴避。」

  「午宴場合該將自己打扮得隆重得體,這才是正確的。那麼蛛伏議員,你閒話說夠了嗎?我討厭浪費時間。」

  伊祁轉頭看向那頂著隨意卻又顯得亂中有序的短髮,帶著黑色方框眼鏡的議員蛛伏梅嗣,男子即使身穿一絲不苟的燕尾服也無法遮掩住他身上那股雖然略顯玩世不恭,但又猶有一絲精明,兩造中和使人以為倍感親切融洽的謎之氣氛。

  「真抱歉,今天願意過來是為了現世的事情吧?我已經得到議會正式程序的授權了,這件事的後續都將由我全權負責,而我當然以妳的要求為準則。請一切放心。」蛛伏誠懇地說道。

  「照理來說今天過去的人會來回報狀況,不過我今天過來不是為了這個,而是為了更之前的事。」伊祁輕輕把只喝了一口的酒放上窗邊的小桌上,身影向流動地一樣不知不覺地湊近了蛛伏。

  「我答應中央四十六室會出席鎮魂祭,但是到底要我幹嘛他們卻沒有後續通知我,這是怎麼回事呢?」雖然語氣平緩不帶憤怒,但這樣反而有種更可怕的感覺。

  「伊祁大人,我不太懂妳的意思……」還沒說完蛛伏的臉就被玉手緊緊扣住了臉頰。

  「我有兩件事情告知。第一,請記好你的立場,別忘記你的議員生涯在我掌中。第二,我在問你問題,有必要我會多問幾遍直到你回答。」伊祁把手放開讓蛛伏離開一點距離並喘了喘氣後繼續說:「也許問的方法不太對,那麼請以蛛伏梅嗣的身分回答,而不是以中央四十六室議員的身分回答……」

  轟隆!

  突然一陣巨響打斷了質問的後續,旋即午宴會場的窗戶全都喀喀地劇烈震動起來,場內的騷動立刻蔓延開來。

  「那個方向是……九番隊。」蛛伏一邊轉頭看向巨響的方向,一邊拿出傳令神機內建的地圖確認。

  「很像炸藥的聲音。九番隊距離這裡有3.3公里左右,震波仍然有辦法明顯震動窗戶,如果是爆炸威力應該很大,恐怕有超過1.5噸的黃色炸藥的規模。」伊祁則默默粗算著爆炸的威力,相比會場的騷動,他們兩個的態度就像是在看風景一樣。

  然而後面的吵雜已經越演越烈,開始有人大爭論著要調回十番隊。

  此時一個冷靜又強硬的女性聲音,用蓋過現場騷動的嗓門從兩人左側處厲聲下令道:「立刻通知十番隊不要離開三輪,並且要他們傳令留在隊舍的人員用最快速度前去當麻和最上,還不快點!」

  才剛講完,女子的意見就迎來巨大的反撲,大家七嘴八舌地抗議這個指令。

  「不讓他們回來就算了,怎麼還把剩下的人調走?」
  「瀞靈廷被恐怖攻擊了啊!」
  「我們的安全要怎麼辦?」
  「向神宮要求發布戒嚴!」

  伊祁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淡然地看著現場的混亂,隨後瞄了瞄會場左側發聲的那個女子。

  是一個身高高挑,戴著橢圓形無框眼鏡,頭髮比她還更漆黑些許,瀏海梳成了中分、其他部分則用髮簪盤了起來的女性,她的皮膚雖然異常白,卻沒有病態感,而是如同冰雪一般精細,面貌可能也是因為如此顯得僵冷。

  「她是?這裡還有能馬上理解這點的人啊,挺厲害的。」再喝了一口紅酒後,伊祁問了問旁邊的

  「她是夜神光明議員,所謂的夜神教授和夜神博士就是她。以比較來說,她是最新一代的議員,但現在已經是個鋒芒畢露的議員了,只是太過尖銳了,目前身邊的支持者尚不多。」

  「那就是你弄上去的新人阿,久仰,沒想到居然是個這樣年輕人。」伊祁把剩下的酒一口喝下,繼續平靜無波地看著眼前的騷動,既不玩味也不遺憾的眼神,讓人難以摸清她的想法。

  眼見抗議的聲音已經遠遠蓋過了夜神的音量,蛛伏瞄了一眼的伊祁,但對方顯然無意援手:「貴族的事情貴族來解決,這才是正確的做法,與我無關。」

  說完便為自己的紅酒續杯而流利的走進混亂人群消失了。而爭吵仍越演越烈,在場的人已經沒有一個人能聽清楚自己以外的人到底在說什麼了。

  啪!

  一道掌聲響起,清脆的掌聲雖然沒有大聲道足以蓋過悠悠之口,但卻精準的與噪音區隔開了傳到了每個人的耳裡,所有人反射性地看向掌聲源頭,頓時會場回歸安靜。

  只見站在窗邊的蛛伏在注視之下向大家鞠了一個躬,親切地向大家說道:「在下蛛伏梅嗣,感謝各位願意停下來聽聽在下一言。這畢竟是罕見的特殊狀況,大人們難免有些激動,但只要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我相信學識淵博又見多識廣的大人們一定不難理解。」

  一連串奉承和緩大家情緒後,蛛伏旋即切入主題:「如果剛剛的爆炸真的是恐怖攻擊,那麼作為護廷大本營的都心絕對是最安全、另外來說也是最沒攻擊價值的地方,真正適合襲擊的不正是三輪那些各位大人資產所在之處嗎?那麼這個爆炸想必只是調虎離山,好製造徹底攻擊商業聚集處的機會。如果是要針對各位,先製造了護廷的警戒才來攻擊不就弄巧成拙了嗎?就算真的是有意針對各位,午宴會場是不公開的,現在引發騷動只是讓對方發現目標而已。而這個只是一般的意外的話,那麼要再多的護廷成員回來也沒有意義。」

  「這……想想蛛伏議員說的是啊!快去通知十番隊!還有連率三輪、當麻、最上那邊的自家人,要他們保持戒備!」

  一番論述下,在場人士一陣面面相覷後,便紛紛附和了蛛伏的說法,立刻行動了起來。



  「隊長!隊長!」白石顧不得那裡到底有沒有封鎖起來,大喊著用瞬步越過人群闖進了九番隊裡面。

  「喔,小白石啊,妳那麼激動是在幹嘛?小心跌倒啊,再說這種時候妳不是應該守好十三番隊嗎?怎麼……」

  闖過人群的白石只看到犬神雖然滿身是灰,但狀似悠哉地盤坐地上和突然出現此處的自己說話,也聽不進他接下來說些什麼了,掄起拳頭就碰的一聲往犬神頭上打了下去。

  「嗚啊啊啊!小白石妳在幹嘛啊,為什麼我莫名其妙被捲入爆炸了之後還要莫名其妙被挨打?」

  「你才是呢隊長!我明明那麼擔心你,不是說要被二番隊逮捕了嗎?我可是嚇死了啊!」白石不甘示弱地大吼回嘴。

  犬神看到她大吼完後眼淚差點掉了下來,趕緊抹著雙眼的樣子也有點內疚,抓著臉喃喃說道:「如果真的要被逮捕妳跑過來也沒用啊……而且照理來說我確實是會被逮捕的,被嚇死的程度我可是比妳還高的……」

  「是圜則第二十章第二條之三對吧,當有監獄性質的建築物受到人為破壞的時候,若有非該建築物之管理成員以外的人士在內,則視現行共犯處置。」原本站在一旁的歲納看到前面那幕後便走了過來補述道。

  「歲納隊長啊──」犬神突然用著正經無比的眼神看著歲納,白石心中頓時湧起了不安,難道其實他們真的會被二番隊用圜則逮捕入獄嗎?

  「雖然這麼說很沒禮貌,但我建議別浪費腦容量記這種現在根本沒有人在用、連考題都不會出現的古老法條了。」

  「不就是因為這個法條你們現在陷入危險了嗎?」白石氣得再次往他頭上打了一拳。

  「等一下等一下,聽我解說,這次伊祁禰穗沒有過來,來的是神無月副隊長,所以沒事的。」

  「這種最重要的事情給我早說啦!」犬神的頭上挨了第三拳。

  「龍造寺副隊長和伊祁隊長都是二番隊,這有什麼不同嗎?」歲納對他們的區分法感到十分疑惑,如果要安心,應該也是其他番隊來才安心吧?

  「放心吧,神無月副隊長和伊祁禰穗不同,他是個很得人望的副隊長,他是會根據原委和後好好做出判斷的人,雖然我不清楚當時四十六室是為什麼讓他成為副隊長的?」

  犬神解釋之際,一個頂上沒有任何一絲毛髮,反過來白鬚卻長得到達了膝蓋;雖然臉上的深邃的皺紋與各種樣式的細疤密集到讓人有點難辨認五官,體格卻十分健壯、在護廷十三隊之中也許只輸給了大城戶的老人走了過來。

  不用臂上翁草的隊章,所有人一看也知道是二番隊的副隊長龍造寺神無月。

  一看到他走過,白石立刻向他九十度鞠躬道謝:「非常感謝您!」

  「不不,你多禮了,說起來這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龍造寺和藹的回應道。

  「伊祁禰穗怎麼了嗎?這麼嚴重的事情她沒有出現還真奇怪。」

  「沒什麼,隊長她因為接受了中央四十六室宴會的邀請,所以在她回來之前,隊務照規定轉移到我身上。」

  「所以我們是被巧合得救囉?說起來想到那傢伙穿著宴會禮服的模樣……」犬神噗哧笑了出來,結果被揍了第四拳。

  「這可不好笑喔,要是隊長她來的話,你們兩個是絕對不會得到赦免的,不管圜則再古老,只要沒有被明文廢除她就會執行,沒有例外。」龍造寺回答得很溫和,內容卻真實到有點恐怖。

  他看了看四周之後,叫了坐在後方的星川過來:「他們的來訪登記無法消抹掉吧?那有辦法在瓦斯管線上面動點手腳嗎?做到不要被再調查識破的程度。」

  星川點了點頭後,他繼續問道:「不過基於職務還有眾人的安全,我還是必須確認一下實際的受害狀況和事發經過。」

  「啊……除了接受拷問囚犯以外,八名隊士輕傷、兩名隊士重傷,其餘沒有別的被害者;建築除了拷問室位於的三樓外,四樓的損毀狀況也很嚴重;而其他囚犯的押送因為該囚犯的緣故取消了,所以九番隊內並沒有其他囚犯……」

  一路聽完了星川的解說後,龍造寺陷入了沉思中,半晌後抬起頭來進行了一次確認:「你們有給移交的囚犯進行徹底的搜身對吧?」

  「連斷層掃描都有,我確定他體內沒有藏其他的東西。」星川嘆了口氣顯得不太耐煩。

  「就算躲過了斷層掃描,又是怎麼引爆的?當事人絕對辦不到,如果其他人操控又是怎麼知道該引爆了?還有面具也讓人摸不著頭緒。」

  「其他先不說,引爆的話是三碘化氮嗎?」歲納從旁邊插入對話,他的想法讓所有人都顯得有點疑惑。

  於是他繼續說下去:「先不提怎麼躲過搜查的,要在那種情況下引爆應該是靠三碘化氮當起爆藥吧?最後他不是發出了奇怪的電子音嗎?那麼應該也有辦法發出超音波引發震動吧?三碘化氮即使放入充滿水分體內,以超音波震動的話也是會爆炸的。」

  「唔,這確實不是不可能……不過就算如此還是有很多疑問……罷了,你們兩個可以回去了,這種時候不回去穩定自己番隊的軍心是不行的。」龍造寺撫摸著自己的鬍子思索後,給了兩人文件簽名就請他們離開了。

  由於犬神直接被白石拉走,只剩下歲納一個人趕回十一番隊,雖然路徑十分複雜,但從屋頂走過去的話,多少還是記得路線的。

  獨自一人的他也在趕路時陷入了沉思:『那個面具……不是從嘴巴吐出來,而是「在嘴巴那個地方出現」所以乍看上去會產生吐出的錯覺,還有那個機械音和爆炸,看來是「般若」用能力在防止他們擴充的新血洩密。不過最重要的是人居然被抓了……看來「四面」們也大意了嗎?看來今天晚上需要一次久違的「四面囃子」……』



  會場眾人如火如荼地給各自家人的通知時,拿了新一杯紅酒的伊祁再次無聲無息、如流動地走到蛛伏身旁。

  看著大家都各忙各的,蛛伏立刻往伊祁耳邊耳語了幾句,一秒後兩人又恢復了原先的姿態。

  片刻後,夜神穿過人群來道他們兩個前面,不過她並沒有為剛才的是對蛛伏道謝,而是直勾勾的看向伊祁。

  蛛伏親切的走往兩人中間的位置介紹道:「夜神議員,這位就是二番隊隊長伊祁禰穗,也就是我們中央四十六室所謂的『自由者』。」

  「我知道,幸會。」

  「博士的事我也久仰大名了。」

  兩人握了握手,只有左側的深琥珀色瞳孔的照常散發凶氣,藏在眼鏡後的黑色瞳孔則冰冷銳利得像掠食者。

  這兩個人非常像,蛛伏在旁邊不由得在內心驚嘆。一邊平靜澄澈、一邊冷靜凜然,連外表各自放下頭髮的話,也就只是伊祁矮了點、年輕了點、少了三分之一的臉的差別而已。但很像,也就表示那相似處會讓她們更排斥互相的相異處。

  「伊祁禰穗隊長,剛剛爆炸的方向和距離來看,應該是九番隊隊舍,看來那是不錯的酒會音樂?」不出所料,夜神率先諷刺伊祁。

  「按照規定,隊長公假核准外出時,副隊長應代理此期間的職務以及責任。」

  「看來妳很信任妳的副隊長。」

  「不是我信任,而是依照規定,做為隊長信任副隊長才是正確的,僅此而已。」

  「哼,總有一天,妳賴以維生的規定,我會一手全部改寫。」

  「我期待。但在那之前妳要先學會怎麼和不到一百個人溝通,連一百個人都掌握不了的人不可能掌握的了法律的。」

  兩人的手鬆開,夜神向蛛伏致意後,便匆匆離開兩人視野了。

  蛛伏見此,稍退兩步,打算暫離去拿杯白酒的瞬間伊祁抓住了他的手。

  「伊祁大人?」

  「居然已經來了……比表定時間早了一小時20分鐘。」

  伊祁拿起自己的傳令神機開成擴音,在高度的雜音之中匯報聲傳了過來:『這裡……嚓嚓……番隊三席猿田日向……嚓嚓……發生三號……嚓嚓……事態……嚓嚓……對象就地處決……嚓嚓……重複……嚓嚓……這裡……嚓嚓……』

  「蛛伏議員,你說過我的要求就是準則沒錯吧。」

  「誒?」

  蛛伏還沒反應過來伊祁就對著傳令神蹟說道:「允許,請將對象就地處決。」



後記:

  實在很抱歉!

  上次沒收到通知的人是巴哈當掉,但這次是我自己沒注意30天的時限,之後會向全體再一次用私信通知的。

  這次又寫了超過六千字,加上寫的期間出了花十多分鐘死活連不上VPN最後導致換日重製沒領到日任和打到聯盟戰的意外,所以這次後記就不再囉嗦業配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6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201302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學】《刀使巫女》──... 後一篇:【祭品】跪求nowayu...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0922682006全人類
000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