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三十、篡逆甫平,風雲再起

作者:空誠│2019-06-26 02:16:01│贊助:18│人氣:358

在所有人被撤離後,老臣獨自挺立於事發地。

連他也沒想到,參與叛亂的賊臣,竟然占了朝廷十之二三。

過往沙場奔馳的同袍,最終選擇倒戈了。
昔日惺惺相惜的同志,終究還是叛變了。

平時調教王族的同事,竟然仍是舉起叛逆的旗幟。

 「所有的叛賊都死了,這都是陛下英明神武啊。」

對此,老臣放下惆悵遠離現場,同時帶著滿懷希望的淚水赴宴。

畢竟賊人已經捉盡,內患已經徹底搞定。
何況事情從此圓滿,王上仍是完好如初。

在犧牲沒白費的情況下,目的達成的他們,已經沒什麼好感傷的。

 「那麼從今天開始,孤王就是賢卿心中的陛下了,對吧?」

但面對那聲夾帶情緒的問題,老臣始終是難以啟齒。

有時連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政變結束後,宴會開啟前,張仁誠快步踏入阿拉什王廷的大殿。

他不顧守衛警告,奮力踹開沉重的大門,卻看見蒲長生滿臉愁苦地坐著。
泛著淚光的臉蛋,不再有著王者的氣質,純粹是一名可憐的孤兒。

維持十數年的高牆,在今天終於能夠崩塌了。

 「我們要離開了。」

打破沉默的第一句話,卻又是另一個打擊。

但蒲長生並不在乎,對方也沒多說任何話,繼續說著離去的消息。
面對張仁誠的無禮,守衛將干戈舉起戒備,卻不願打斷他的話語。

因為他們也明白,國王的悲傷,也只有他們能夠拯救。

 「東野風梅要我對你說,記得好好保重。」

一句東野風梅說,讓那雙空洞的眼神變得有神。

身為過來人,守衛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看著他發洩情緒。
直到國王精疲力盡,或是重振旗鼓前,都得靜觀他自暴自棄。

因為他知道,眼下的君王除了憐憫,還有更重要的志向,所以能夠再站起。

 「那請答應我,替我照顧好王姊。」
 「不用你來說,我早就在照顧了,不過我答應你就是。」

沒有問為什麼,因為在那場戰鬥中,彼此已經明白對方的真心。

即便背道而馳,即便就要分道揚鑣,也無法忘卻這不打不相似的情緣。
即便再也不見,即便下刻就是訣別,即便一切都無法回頭也從不後悔。

看著轉身離去的瀟灑身影,蒲長生將悲痛打住,豪邁地破涕大笑。

 「還有啦!這次的決鬥只是暫時的,真正的勝敗還沒有分出呢!」

這是恢復最快的一次,也是別人能勸得動他的一次。

連守衛也想不到,放下偽裝的小國王,居然笑得比任何人都開朗。
也許那道燦爛的笑容,才是離開東寧國後,皇太孫刻意掩飾的真面目。

而那耀眼的光芒,豪邁的笑聲,隱約散出閃耀的未來。

 「如果有緣,我很期待與你再會,然後再次擊倒你。」

語畢,兩個男人再度回歸各自的平行線,各自帶著不同情緒離去。

 「吾名張仁誠,誠是以誠待人的誠啊——」
 「蒲長生在此恭候客卿大駕,更恭迎王后歸來!」

隔著飄揚的斗篷,出身不同的兩個人,卻抱著同樣的想法。

就是以最強悍的能耐,保護雙手可觸碰的一切。



事情結束後,想起自己先前的弱小,虎靜靜坐在噴水池的邊緣。

她總是妄自菲薄,認為贏過幾個山寨,就妄想著征服一切。
她如同坐井觀天,以為打倒幾個馬賊,就能成為天下無敵。

事到如今,她才發現自己竟會如此天真,到現在才發覺那可笑的荒謬。

 「其實妳還是很在乎雅各的,沒錯吧。」

就在這時,經過噴水池的張仁誠,默默地走向虎的身邊。

冷不防地說話,嚇到警覺敏感的她,卻沒有發起任何憤怒。

 「在乎他就應該陪伴他,不論是朋友還是什麼,妳都不能讓他獨自冒險。」
 「給我等等,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只是不管對虎的疑惑,張仁誠還是我行我素,繼續說著。

但是仔細回想,張仁誠說得並沒有錯,雅各確實需要她的陪伴。
即便自己再怎麼粗魯,當被雅各那雙眼凝視時,總能讓她特別放心。

但在這時候,她更明白溫柔的人身後的孤獨。

 「嗯,既然妳在乎他,那接下來能替我拉他一把好嗎?」
 「你在說什麼,我才......」

那究竟是為什麼,自己總是想要躲著他們呢?

是因為自己真不需要夥伴,還是怕自己的利爪戳傷他們的心?

 「其實根據小道消息,叛軍已經從邊境進發,若雅各想要干預,妳就替我助他吧。」

隨即張仁誠說出震撼的消息,讓她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

張仁誠沒有說什麼,只是轉身離去,留下不知所措的虎。

 「等等,難道你想把責任都丟給我嗎?」
 「幫與不幫都是妳的自由,我只是將消息傳達給妳而已。」

然而她疑惑的不是仁誠的話,而是她心緒的矛盾。

她連與雅各共存都不確定,如今要她幫助他,簡直是天方夜譚。
畢竟她身為猛獸,這回會不會又要像先前一樣,因為魯莽而拖累他的腳步?

她的心靈開始動搖,並喃喃自語,一無所知地凝視蒼穹。

 「窮奇啊窮奇,你真不得民心?」

面對這道難題,她還有在這片天空下冒險的資格嗎?

 「虎得我心就好了。」

回過神來,雅各已經坐在他的身旁了。

然而雅各闔上雙眼,像是在聆聽周遭的流水聲。

 「聽著流水聲,總是能讓人平靜下來呢。」

心靜的他,無視她說的話,一如往常地對待虎。
然而在這次,虎不像過往的衝動,而是反常地靠在他身上。

雖有疑慮,但雅各也沒有表態,而是繼續聆聽水聲。

 「那個孩子呢?宮裡那麼大,難道他不需要你帶路嗎?」
 「賽庫拉剛才去陪王上閒逛,所以現在正在休息,我也就來這邊休息了。」

看著雅各的臉色,虎一看也明白他在說什麼。

說是四處閒逛,但根據剛才的事情,恐怕是賽庫拉在陪伴阿拉什王。
畢竟同行得久,彼此都明白對方的想法,更猜得到他們想做些什麼。

至少目睹這些悲劇的他們,都想補償那位王的創傷。

 「所以,你們都知道在這大殿外,即將要發生的一切嗎?」
 「就我所知,除了張仁誠以外,我們對此都是一無所知。」

就在這時,虎提起勇氣,想告訴雅各外圍的情況。

但雅各什麼都沒問,默默指著上頭的蒼藍天空。
隨後,虎也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水邊的倒影波紋。

語畢,雅各也闔上久未好眠的雙眼,繼續享受這份寧靜。

 「如果真的有人因為我犧牲,那你們會恨我嗎。」
 「橋到船頭自然直,位於沙漠就別想漣漪,等到臨近海岸再聽浪潮吧。」

只是看著這冷靜的他,虎也不禁鬆下一口氣。

虎想再問問他,但不論怎麼去搖,一時半刻也叫不起來。
隨後,虎也決定放下執著,傾聽著背後的湍急水流。

寧靜的心靈,流動的水聲,沉澱了思考。

 「我明白了。」

至少在他們的引導下,她的心也有了底數。

有朝一日,她勢必要拯救這個男人。



在寒冷的邊境中,叛軍趁夜偷襲不少小村落。

 「這樣您就肯離開了嗎?」
 「這樣就行了,等事成以後,每一粒米都以等重的寶石回饋的。」

虛偽的承諾,強硬的勒索,騙取到無數的信仰。

也許是博弈,也許是夢想,更也許是虛偽的空話。
也許是革命,也許是叛亂,更可能是歷史的一環。

但很清楚的是,坐上王位後的他們,不會是新的國王。

 「歸順者得生,拒降者無赦!」

兵戈錚錚拓八荒,鐵騎蓄勢待爆發。

恐怖的吆喝,恐怖的旅人。
恐怖的行軍,恐怖的惡夢。

成者革命敗者叛,危城孤子將再戰。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6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怒目少年
妄自菲薄不是過於自卑的意思嗎?大大是不是弄錯了?

06-26 04:57

空誠
主要是說她完全不知自重,所有狂妄都是掩蓋對自己的不認同,豪願與行為都是自我偽裝06-26 1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taiwan1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筆上江湖—... 後一篇:[達人專欄] 相傳有位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當兵放假囉~終於有時間更新小說,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