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原創小說/奇幻向/BG/乙女向】<安格拉利達> 第六章 普羅斯貝爾

作者:阿卡│2019-06-26 02:15:29│贊助:0│人氣:10
我醒來之後下樓,看到自遠方趕來的義診團已經接手了工作,醫塾學生總算有喘息的時間。
我走去臨時食堂隨便弄了一些東西果腹,民生問題解決之後,再度投入工作。
而不久後蘭特也出現在臨時病房,繼續處理大量的紀錄和換藥。

這此人數有點超出預期,帕斯卡爾老師聯絡上卡拉德那的鄰近醫院,將傷勢尚能做短途移動的士兵移至後勤醫院,以疏緩前線人手吃緊的情況。
如果蘭特有意將王位奪回,阻止巴那盧德繼續侵略其他地區的話,那麼我也不需要耗費心力去想辦法阻止每一次的邊界衝突了。
把醫塾的工作做好,將傷害減到最低才是我目前的職責。
一次次的用各種小動作使戰爭提早結束是治標,而阻止親王,使巴那盧德回歸正常才是治本。

這次前線沒有特別的大動作,爆破的使用也只有起初三天,之後便回歸以往的打法,槍兵、弓兵、騎兵等等的近身戰。
這三次戰事下來,巴那盧德的感覺像是在試水溫一般,試探其他兩個大國的態度。
上次艾森貝爾衝突的主事者不是巴那盧德,說他是幕後黑手也只是我們的一致推測,所以檯面上,巴那盧德迄今都沒有在其他兩個大國--安德拉達帝國和馬爾卡拉大公國的附近,或是鄰近國家、土地動作。
而目前安德拉達帝國和馬爾卡拉大公國也沒有直接向巴那盧德宣戰(也沒有理由宣戰),也許這也是巴那盧德的動作越來越囂張的原因之一。
我不清楚父王老爸有沒有派使者前去勸說,但感覺父王老爸知道一些巴那盧德的內幕(或許不只一些?),我認為應該是沒有做勸說的動作。
如此一來,如果馬爾卡拉的態度一樣的話,巴那盧德軍部很有可能判斷大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他們操弄小國。
之後一定會有更多的零星戰事,說不準哪個軍事實力較虛弱的小國就這樣被併吞了也說不定。

醫塾在卡拉德那待了三個月,將所有善後工作做完才離開。
回到安格斯特的我們,在畢業考的地獄中,結束了醫塾的生活。
畢業那天,我和蘭特被帕斯卡爾老師叫去。

我抵達老師研究室門口時,蘭特已經在那裡了。
我們與對方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敲門。

「進來吧。」

打開門,老師的研究室不算小但也不算大,就是一個能放小茶几、小沙發和書櫃的研究室。
「你們之後有什麼打算嗎?」帕斯卡爾老師問。
「我會想辦法從多蘭尼格那裡把政權拿回來,給他玩弄五年已經夠了。」蘭特說。
「是嗎,你總算要踏上旅途了呢。」帕斯卡爾老師微笑的說。
所以老師早就知道蘭特是巴那盧德的皇子……
不對,說起來老師也知道我是安德拉達的皇女。
「是什麼促使你決定的?」老師有些感興趣。
蘭特只是微笑了一下,把我輕輕拉到前面。

……?
啊?我?
我什麼也沒做啊?

「所以說緣分啊。」
……老師又講這種沒頭沒尾的話。

「你們打算從哪裡開始著手?」
「目前情況無法直接進入巴那盧德,親王的追兵還在外面。」
「……不然從安德拉達開始吧,至少是我熟悉的地方。」
正好我直屬領地緊挨著巴那盧德,從那裡作為出發很合適。
「安德拉達的哪裡?」蘭特問。
「薩拉薩爾領地,那裡是安德拉達皇女的直屬領地,她和你們年齡相仿,應該很好作為支援。」
帕斯卡爾老師微笑著說,有意無意的看著我這裡。
……老師,不要幫我挖坑……
「啊,是那個傳聞中,從小聰明伶俐,對待人民也非常仁厚的公主?」
是、是、對、對……人就站在你旁邊……話說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形象是這樣,我只是喜歡偷溜出去街上閒晃而已。

「總之,那裡應該會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瞭解,我會審慎考慮的。」
「這個你們帶著吧,當作是畢業禮物。」老師拿出了一袋東西,蘭特伸手接下。
「……老師,這作為禮物有些太多了……」蘭特表情複雜的說。
「不,你們就當作是父親的友人給的畢業賀禮吧。」老師擺擺手。
蘭特眼中閃過一絲訝異。
「哈哈哈,你的個性真的跟阿爾很像,阿爾……阿爾加諾他以前也很優秀呢。」老師笑笑的說。
「……!」
阿爾加諾……我記得是巴那盧德的先王……說是先王不大準確,畢竟他到底是生是死並沒有獲得實證。
嘛,總之就是蘭特的父親。

「謝謝老師。」聽完帕斯卡爾老師的話,蘭特收下了那袋旅費。
「之後你們可能會用雙眼看到這世上很多悲傷的事、無奈的事,用雙腳親自走過各種辛苦的路,但老師希望你們不要忘記自己想創造的世界,沒有什麼比和平還要可貴。」
帕斯卡爾老師和藹的說。
是啊,沒有什麼比和平還要可貴。

如果醫塾的教育能夠普及到整個大陸就好了,我這麼想。
醫塾的課程雖然嚴格(還很操勞),但也在那嚴格中,使我們不斷去釐清自己追尋的目標、追尋的未來到底是什麼,以及我們到底能為這個孕育我們的世界貢獻什麼。
頻繁的戰地醫院支援,讓我們看到了人間煉獄,也深刻的提醒我們和平的珍貴。
戰爭中最大的傷害不是國家的利益,而是無辜的百姓。

「「謝謝老師這三年的照顧。」」我和蘭特不約而同的向老師行禮。
而後我們訝異的對視,笑了出來。

「……我很欣慰這個世界未來的領導人是你們。」帕斯卡爾老師微笑的說。

我們離開了醫塾,走在回家的路上。
說起來,我想踏上旅程這件事還沒向黎恩跟蘿妲提起。
「蘭特你要不要在出發前住我這裡?那個小屋是帕斯卡爾老師的對吧?」
「欸?可以嗎?」
「沒問題的,黎恩跟蘿妲你都見過。」
「那我就滿懷感激的住了。」蘭特微笑。

唔哦,就是這個笑容,難怪一堆少女會倒貼過去。
不過可惜的是他似乎喜歡男人就是。
這樣他身為一國王儲有點辛苦……
我一邊為蘭特感到辛苦,也為那些戀情未果的少女們感到殘念。

和蘭特道別後,我回到小屋。
「蘿妲,我想踏上旅程,幫助蘭特……艾爾蘭特,巴那盧德的流亡皇子重新奪回王位。」
我沒頭沒尾的丟了這麼一句,蘿妲先是一愣,才回答。
「小潔你考慮很久了吧。」
「咦?你怎麼知道。」
「從上次支援回來之後就看你在準備些什麼。」不愧是蘿妲,連這點小事都注意到了。
「蘿妲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都沒關係,你也可以先回去王城的。」
「我哪有可能丟下小潔你,自己先回去呢?就算回去也會被陛下大罵一頓吧?」
「……不會吧?老爸……父王他要罵也是罵我……」然後再加上罰寫帝國法典。

「嘛,我也會跟去就是。」黎恩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黎恩!」
我有些反對,畢竟黎恩受命在安格斯特分隊執務,隨便離開騎士團會有很多問題。
黎恩只是笑笑的拿出任命書。
我接過任命書打開來閱讀。

……好個老爸。

「就是這樣,我受陛下的直接命令,作為伊爾潔殿下的護衛隨行在側。」黎恩壓了壓我的頭。
「唔……知道了。」
……可惡,有點感動。
原本以為只有我跟蘭特的旅途,突然變得這麼熱鬧……

隔天,收拾好東西的蘭特來到了小屋和我們三人一起住。
我們討論完路線,將必須品準備好,三日後,踏上了旅途。

在安格斯特買馬是一件很浪費的事,既然目的地是我的領地,那麼在那裡處理就好,沒有必要浪費帕斯卡爾老師的心意。

於是我們四人,徒步前往薩拉薩爾。

從安格斯特前往薩拉薩爾會穿過邊境森林,再過去是普羅斯貝爾,然後才是薩拉薩爾,估計要花上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能抵達。

走出安格斯特防關時,我和蘭特有些感嘆的看著自己生活三年的城鎮。

『希望你們不要忘記自己想創造的世界,沒有什麼比和平還要可貴。』

一個人獨自挑起這個責任可能很辛苦,但我們不是一個人。

不過作為幫助他的友人,我也必須變強才行。
我們對著安格斯特自治城笑了笑,轉身和大家會合,前往邊境森林。

我們在邊境森林行走了三天,第三天傍晚終於看到了一個丘陵,通過丘陵之後,前方就是普羅斯貝爾。
在穿越丘陵的路上,看到了各種傭兵團、商會等等的隊伍在這裡休息,我們也是。
普羅斯貝爾可以說是安德拉達南部一個重要的貿易城,地理位置介於安德拉達帝國、安格斯特自治城和艾森貝爾的中間,可以說是安德拉達的交通要塞。
隔天一早,我們繼續旅程,在傍晚的時候抵達普羅斯貝爾。
這個貿易之城還是一樣的熱鬧。
看著久違的故土,我感到懷念又安心。

我們隨便找了一間旅店投宿,吃完晚餐便解散。
經過三天的野營大家都累積了一些疲勞,要商議行程也是明天的事。

我在房間休息了一下之後,離開旅店和黎恩前去拜訪城主。
侍從領著我們前往執務室,辦公桌上放滿了文件,看來在我們來之前他正在批閱公文。
「伊爾潔殿下。」城主對我們行禮。
「好久不見,尼爾伯特公爵,寒暄就不用了,應該會耗些時間,不過我盡快結束。」
我們面對面坐在執務室靠書櫃的沙發上,侍女將泡好的熱茶送來。
「殿下許久未拜訪這裡了呢。」尼爾微笑的說。
尼爾伯特公爵,安德拉達帝國名門貴族之一,和王族有密切往來,有任何無法使用王權介入調查的事都會麻煩他幫忙。
嘛,不過對父王而言他比較像朋友,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從小倍受關照的叔叔。
「……最近普羅斯貝爾有什麼異常事件嗎?這三年來發生多起邊界衝突,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情報?」
「嗯……要說異常嗎……」
尼爾伯特想了一下。
「巴那盧德的部分我還在調查中,至於國內……陛下有暗中派遣人員前往艾森貝爾和阿庫斯。」
原來老爸檯面下有這樣做……
「戰後重建的人力和過渡期需要的生活必須品都有,不過這樣一來,國庫開銷有點大。小潔妳也知道,伊薩克不會因為這樣就增加課稅,想解決困境果然還是得從問題的根源下手呢。」
安德拉達帝國裡敢這樣直接稱呼王族名諱的,除了尼爾之外也沒有幾個了吧。
確實父王不會因為自己的決定而增加課稅,主要收入還是從國營事業取得,好比說礦業、鍊金等等。
我和黎恩對看了一眼。
「我們打算幫助巴那盧德的皇子奪回王位。」
「你們找到巴那盧德的殿下了?」
「嗯,還意外的跟他同窗了三年呢。」
「這樣啊……那小潔你要不要再確認一下巴那盧德現在的情況?」
「嗯,需要。麻煩你了。」
根據尼爾說,巴那盧德去年把所有國內鍊金工房的技師召集到王都,幾個月後集體遷移到北邊靠近安德拉達的城鎮--歐西卜。
歐西卜位置十分偏北,土壤貧瘠、氣候寒冷惡劣。說要開墾,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可能。
又,距離自由的學術之都安格斯特十分遙遠,所以發展學術也很困難,剩下的就是以漁獵為生的居民還在那邊了。
所以鍊金技師集體移動到歐西卜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我想到的可能性有兩個,一是那裡突然發現豐富的礦脈,二是他們需要一個偏僻的地方做些什麼無法在人多的地方做的事。」我推論。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要調查到那邊難度有點高,暫時沒有更多的情報。我會從其他地方打聽。」
「嗯,麻煩你了。」

之後,我們和尼爾敘舊了一下,在所有店家關店前回到了旅店。

「……梅爾。」
尼爾伯特看著窗外的夜色,低聲呼喚。
「在。」一個男聲從暗處傳來。
「在殿下滯留普羅斯貝爾的這段期間,加強殿下住的旅店的安防,注意不要被殿下或是民眾發現。」
「是。」
「直到殿下進入薩拉薩爾之前,不能有任何閃失,那兩位對這個紛爭不斷的世界而言很重要。」
說完,尼爾伯特擺了擺手,示意梅爾退下。
「屬下明白,告退。」
梅爾的身影消失在暗處。
「我能幫上忙的,可能只有這樣了吧……」尼爾伯特對著夜幕低垂的窗外嘆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6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onewhisker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小說/奇幻向/BG...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tx8809318京都動畫的傷患
願早日康復、死者安息。縱火犯最好活活被烤死,真他媽人間垃圾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