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拾繪—斷結(下)

作者:看著我的眼睛│2019-06-25 19:10:13│贊助:10│人氣:1447

  配合得天衣無縫的連番快攻,奇襲戰術的最終,神合技當頭直轟六月雪!
  卻換一聲冷笑。


  「呵,慢得簡直像是烏龜爬行呢!」言猶在耳,六月雪身影一瞬手掌竟已貼住慕容淳腹部。「死亡指令,壞!」
  「什麼!」絕招撲空,慕容淳再受重擊,被狠狠打下荊棘煉獄,遭樹藤的刺和火焰灼傷而痛苦哀嚎。「呃啊啊啊……」
  呼延葵驚呼:「隊長!」
  正當呼延葵準備收回食人花,解除荊棘時,忽感後頸傳來一陣極其冰涼的吐息,六月雪竟已來到身後,一手撫摸住呼延葵的頸子,嘴則往另一邊吐氣。
  「被自己的招式打敗,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我很想知道,記得要告訴我喔!」
  緊接著六月雪腳輕輕往前滑半步,使得呼延葵身軀往後傾倒,隨即用單手托住呼延葵的背部,奮力往前一推,呼延葵彷彿一顆鉛球般一頭跌盡延燒著烈火和滿佈尖刺的荊棘煉獄之中。


  「攻式之十一,寂滅。」
  黃符捉緊稍縱即逝的空隙貼上六月雪身上,旋即引爆。爆炸後的煙塵未散,夏七七快逾星電掄拳再搶攻。
  「八極拳,十字破。」揮入煙霧中的拳,只入三分,緊接著竟被更嬌小的拳頭對擊轟出,夏七七可以清楚地聽見骨骼節節碎裂的聲音。「嗚啊……」


  周身煙塵落定,六月雪身上的服裝多出了幾處破洞,但身軀卻秋毫無損。
  「唉,衣服都變得破破爛爛的了。」六月雪查看過衣服抱怨了一下後,轉頭望向和沐凡。「還要再治癒他們的傷痛來跟我打嗎?或者……你的靈力已經消耗殆盡了呢?」


  和沐凡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望著被打倒在地的同伴們,然而自己的靈力已不足以拯救所有人。即使讓他們悉數復原,不消片刻又會遍體麟傷地被打倒。


  怎麼辦?


  腦袋在此刻已無法運轉。
  而袖手旁觀的張善,同樣一言不發,深邃的眼裡,沉澱著積厚難探的絕望。


  六月雪望著此景,若有所感笑道:「這幅情景有點令人懷念呢!對了,跟我在廟裡殺了那個女孩的情況很相似呢。」
  張善聞言,拳頭不自覺地握緊。


  「那個時候啊,我找了一堆不良少年尾隨著那個女孩回家,準備好好地凌虐她。只要一想到那些折磨她的手段和她楚楚可憐噙著淚的眼眶,我就會覺得很興奮呢!」
  六月雪伸出舌尖舔過嘴唇,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啊,我彷彿又聽見她那銷魂的哭叫聲呢!好棒啊,我興奮得連身體都在顫抖了呢!」
  六月雪雙手交叉抱住肩頭旋轉著身體,一臉滿足的模樣表露無遺。


  抑制到極限的張善,浮冒出青筋,再也無法忍受六月雪的穢語,持續蹂躪著自己女兒,若連死後也無法讓她安息,便愧為人父。
  「妳給我閉嘴!」
  張善拖著法器正欲往前衝去。


  突然警笛聲響徹雲霄,六輛警車在接獲民眾報案後,急忙趕赴現場。警車以半圓態勢圍困住六月雪的身後,警察下車後紛紛舉槍對準她,並緩緩靠近。
  「舉起手來!妳是恐怖份子?還是……」
  六月雪回眸一笑:「妖怪。」


  猛烈的黑雷光束自六月雪掌心倏然橫掃而出,被波及的警車慘遭分屍盡皆爆炸,子彈則被妖氣阻擋仿若打在銅牆鐵壁上,只能頹喪著擠扁的身體無語落下。所有趕來支援的警察也在傾刻間全軍覆沒,陷入重傷瀕死的慘況。


  「真無聊!連一分鐘的樂趣都無法給我。」
  六月雪望向碩果僅存的兩人。「你們不過來,我就過去了。」


  此刻六月雪的步伐是如此緩慢,但所踏過的每一吋土地,所留下的每一個足跡,似乎都飄散著名謂死亡的毒氣蒸騰,逐漸逼近了和沐凡以及張善。


  這時,在救與殺之間,和沐凡終於下定決心。
  要將僅存的靈力全部賭在這一招上,孤注一擲,無論最後結果會是絕處逢生或陰陽兩隔。


  4


  回憶,從來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可是卻無法憑自身的意願去遏止,那是一種本能,曖昧不明的本能。有人說是緬懷,有人說是保護,有人說是警惕,也有人說是於當下的強烈對照。


  蟬時雨即使妖氣如此深不可測,仍然無力去阻擋記憶的蠶食鯨吞,可是這究竟算不算是他的記憶呢?是蟬時雨的,還是莫問的?


  蟬時雨靠著牆沿緩緩站了起來,打開了黑盒取出吉他。
  雨,何時停了呢?
  不知道。
  回憶裡的雨,又在何時會停了呢?
  不記得。
  手指裡扣住的撥片,很自然地撥動了這首旋律,是符合記憶裡的情景,是契合如今的心緒,又或者是為自己徬徨無依的心,作下一番以音符撰寫的註解。


  還遙記著飄零細雨的那一個黃昏,在接到簡雪馨因車禍而送往醫院的通知後,瘋狂奔向醫院的歷歷情景,打在身上的雨點似乎在此刻仍能感到疼痛。


  亮著手術中的燈外,是她的妹妹哭紅雙眼在走廊上的長椅望著,來遲的自己。


  隨著摯愛蒙上灰塵的小提琴,卻在張穎琳鍥而不捨的鼓舞下重新拾起。離開著燈上字跡熄滅的那時,隔了多久呢?感覺彷彿只是十分鐘前。


  奪得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賽桂冠時,所拉的琴音是否能讓手術室裡的妳聆聽呢?


  乘機返回到台灣後,竟乍聞噩耗。
  一直以來反倒成為心靈支柱的心愛弟子,死狀悽慘地離奇亡命在自己宮廟內。然而元兇卻逍遙法外,甚至連目標是誰都難以鎖定。


  為了找出元凶釐清真相,不惜付出生命為代價,和魔鬼達成了交易。
  「我可將我的身體給你,而我的條件是找出殺害小琳的元凶,並且將真相公諸於世。」
  「不後悔嗎?假若失去身體會死喔?」
  「我後悔的是連續兩次,都無法保護在自己心裡舉足輕重的人。假如你們真能彌補我的遺憾,這條命就送給你們吧!」
  「成交。」


  奪舍後,藉由無數怨靈揉合而成的蟬時雨嶄新人格,於焉誕生。
  本想去弔祭張穎琳,但告別式並無舉辦,連靈堂也無對外開放,前往穎琳家時已人去樓空。靠著妖怪的力量輕而易舉進入了命案現場。
  還殘留些微血腥味和濃烈卻又不陌生的妖氣,和自己的妖氣竟是如此相似。


  找出這股妖氣的主人,將是爾後唯一的生存目標。


  很奇怪的,變成蟬時雨後原宿主所摯愛的小提琴不再具有強烈的吸引力,或許是怕觸景傷情,下意識地避開吧。
  最後反而選擇了吉他和口琴作為隨身樂器。


  蟬時雨在來到這座城市後,首度被通靈人察覺了妖怪的身分,感到有些訝異,畢竟自己幾乎都處於將妖氣壓抑的狀態,也未和人類或妖怪起過衝突。


  來人戴著外套上的連衣帽,半掩著臉,出現在眼前。抑制住的靈力,仍讓人感到有些畏懼,如欲度黃嶽以丈尺,量滄海以斗斛,衡蟾宮以斤兩,試圖估計眼前人的靈力高深,不過是徒勞無功之舉。
  「請你喝杯酒如何?」
  蟬時雨沒考慮太久:「好啊。」


  隨後,來到一家名為倦鳥的酒吧,這裡只有擁有靈力的人類或妖怪,才能夠瞧見門扉入口。某種意義上來講,倒是個不錯的避風港。


  在交談中蟬時雨得知了謎樣男子的名字—冰帝,李靜雨。


  5


  「現在記者在北濱公園連線,據報有一名掌握強大火力的恐怖分子,正在裏頭和警方的特殊部隊展開激戰。目前附近遊客已驅離……」
  女記者手持麥克風透過SNG連線車,將六月雪造成的騷動,轉播至電視新聞上。但畫面卻只能遠遠拍攝,無法深入其中。


  這時,一名穿著涼鞋手上提菜籃,頂著一頭燙捲髮的典型中年婦女造型的大媽,若無其事地拉起黃色封鎖線,往公園裡走去。
  突如其來的變數,嚇得女記者大喊:「喂,歐巴桑,不能進去啊!裡面很危險的。」
  大媽手扠著腰不爽道:「誰是歐巴桑啊?」驀然回首,對著攝影機鏡頭露出笑容。「人家偶今年無條件捨去,才算40歲而已好嗎!」
  然後又別過頭,繼續邁開步伐往裡面前行。


  女記者慌張地朝不遠處駐守的警察詢問:「警察先生,可以讓她進去嗎?」


  公園內,面對著六月雪緊逼而來的妖氣,和沐凡心思把定天賦之力再度展開。
  「聖贖!」聖贖陣印,如雨後春荀在受到重創的眾人身上,乍然構築而現。


  六月雪卻是不以為然:「以你爾今的靈力是救不了這麼多人的,太勉強的話會力竭而亡喔。」
  張善忽然意會過來,怒道:「妳是故意留下這些人一口氣,苟延殘喘。要讓小子為救他們因耗力過度而壯烈犧牲!」
  「呵……這不是你們人類最推崇的高尚情操嗎?犧牲自己,成全別人,要感謝我給你這個成為英雄的機會。將死的英雄啊!」
  「那又怎麼樣?」和沐凡眼裡早有覺悟。
  張善擔憂道:「喂,小子你別亂來啊……」
  「少囉嗦,我又不是自願成為英雄的啊!可是明明有能力拯救他們,我又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在我面前死去呢!聖贖,上啊!」
  陣印,接受到靈力催動而發出耀眼光輝,將瀕死眾人的傷痕逐漸療癒。


  「啊……」正當和沐凡靈力即將耗盡,要轉以生命能量為繼之時,忽然一股強大的靈力自後背灌入體內,提供所需靈力一舉將眾人盡其治癒。
  張善疑惑地看著和沐凡背後出掌者:「妳是?」
  「看來偶來得正是時候啊!」贊功者正是提著菜籃的大媽。


  被治療完畢的申屠北站了起來,望向大媽道:「終於來了啊,0號隊的。」


  六月雪輕蔑道:「不過多個陪葬的。」


  倏然,一陣吉他聲餘音裊裊,橫逸飄揚而來。
  風衣掠過,長髮紛飛,演奏著六馬仰秣迴腸盪氣的韻調,出現在眼前的正是眾裡尋他千百度的蟬時雨。


  六月雪興奮道:「你終於出現了!」


  彼端,高聳入雲的大樓上李靜雨坐在頂端外沿,遙望著這一場即將引爆的殊死鬥。
  「宿命啊,轉動那命運刻劃的軌輪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0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怒目少年
該死的妖孽(握拳

06-25 19:16

看著我的眼睛
壞壞的妖怪才對味XD06-25 21:00
怒目少年
一點都不對味,我只想看著她被開膛剖肚,死去又活來的好戲

06-25 21:09

十六上閒
仔細想想這跟喵喵玩弄蟲蟲其實沒兩樣(攤手)
就物種不同或者說對立狀況下彼此不認為是同類吧(笑)
話說我打字是白色背景框也是白色欸,要一直反白才看的到XDD

06-25 21:21

看著我的眼睛
我也是打字好辛苦,用這佈景,真是自找麻煩啊TT06-25 21: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leon37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rry2252全人類
我沒有拋棄小南QA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