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Outlast]彷彿童話般-生日(Eddie/Waylon)

作者:極炎亂舞│2019-06-25 15:48:31│贊助:0│人氣:39
  雖然跟Eddie在一起超過了三個月,他知道了我的一切,但是我不知道他的事情卻很多。我只知道他的父母親已不在人世,他做的婚紗很貴,但是我卻不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他的生日!!

  雖然有問過他的生日是幾月幾號,但是他都說他沒甚麼在過生日的,還說生日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工作室裡忙著工作,也沒甚麼時間慶祝生日,何況又沒人跟他一起過生日。

  不過,這次的狀況不一樣呀!總要有人為Eddie做些甚麼才行...

  Waylon特別起的比Eddie早,本來想說今天的休假拿來玩電動,但是,昨晚睡前才想起了這些,總覺得很不公平,所以既然你不告訴我生日,我自己找線索!

  偷偷的下床,我回頭看了Eddie一眼,確認Eddie沒有醒來,就安靜的出了房間,開始想線索有可能在哪裡,這問題很簡單的被我想到了答案,那就是找找看Eddie的身分證!

  我知道看別人的證件很要不得,但是我相信Eddie不會生氣的,應該吧?

  一般人身份證都放錢包比較多,所以我決定去找Eddie的錢包。昨天他最後一次出門的時候,我記得好像是去買吃咖哩用的白飯吧!

  走到廚房,利用環境想想Eddie的錢包放哪,從我站的位置看向大門口旁的櫃子,我看到了疑似錢包的東西!走過去之後,看到了鑰匙跟錢包放在一起,終於呀!謎底可以揭曉了!

  Eddie的錢包是那種可以對摺的黑色短夾,我像找到寶物一樣,心跳加速的打開了錢包,終於可以知道Eddie的生日了!

  尋找著錢包的每一個夾層,但是Eddie的錢包裡除了現金,自己的名片和一些應該是客戶的名片之外,好像沒有任何身分證的蹤跡。

  Eddie不知為什麼的突然醒了過來,發現床的另一邊沒看到Waylon的人之後,起身走出房間。

  一出房門,就看到Waylon站在了大門口,手上還拿著他的錢包,他走到了Waylon後面,輕咳了一聲。

  Waylon感覺到身後有一股涼涼的氣息,轉過頭來發現Eddie站在身後。

  Eddie:你在幹嘛?Waylon?

  Waylon:呃...沒有呀!就是...就是...

  Eddie一拳輕輕的敲在了Waylon的腦袋瓜上。

  Eddie:說實話!

  Waylon摸著頭說:好啦!就只是想找找看你的身份證而已。

  Eddie,:身分證?找我的身分證做甚麼?

  Waylon:就只是想看你的生日而已。

  Eddie:真是的,為了知道我的生日做到這地步,我也真是服了你。

  Waylon:嘿嘿。

  Eddie:不過,下次不可以這樣了!

  Waylon:嗯......。

  Eddie:真的那麼想知道我的生日?

  Waylon:對呀!畢竟我的事情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我卻連你的生日都不知道。

  Eddie:你還記得,我上次說我生日都不過的原因對吧!

  Waylon:嗯。

  Eddie:其實我還有一個不過生日的原因,就是我的生日,也是我母親的忌日。至從我母親去世之後,我的父親就把我託付給親戚照顧,而他自己則是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也是透過親戚才知道這件事。

  聽完後的Waylon,一臉懊悔的說:對...對不起,我都不知道......。

  Eddie:沒關係啦!畢竟我也沒跟你說過,所以不是你的錯。

  忽然之間Waylon就像做錯事的小朋友,難過的開始啜泣,看到這畫面的Eddie頓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的安慰著Waylon。

  Eddie:Waylon,你怎麼哭了?你沒錯呀!是我沒先跟你說,所以是我的不對。沒事了,好嗎?

  Waylon:真...真的?

  Eddie:真的,所以不哭了,好嗎?

  Waylon:嗯。

  這時Eddie抱著Waylon,將Waylon緊緊的擁入懷中的說:好了,沒事了。

  說完,用手將Waylon眼角的眼淚抹去,帶他去浴室稍微的洗個臉。

  洗完臉的Waylon走出浴室,看到Eddie手上拿著身分證給了Waylon。

  我拿起了Eddie的身份證,上面寫著6月7日,不就是今天嗎?我看向了Eddie,所以6月7日的這天,也是Eddie母親的忌日。

  我開口問了Eddie:你多久沒回去看看你母親了?

  Eddie:有一陣子了吧?畢竟忙著工作,沒甚麼時間回去看我母親。

  Waylon:你今天有事嗎?

  Eddie:沒甚麼事,怎麼了?

  Waylon:不然我們去看你母親如何?

  Eddie:欸?我是沒問題啦!你確定你行嗎?畢竟有些路途說。

  Waylon:我沒問題的!反正現在還那麼早,對吧!

  Eddie:真拿你沒辦法!那稍微整理一下就出門吧!順便當做我們出去玩好了,你覺得呢?

  Waylon:好呀!

  我跟Eddie準備好了後,我們便出發前往目的地。因為路途遙遠,坐計程車絕對划不來,所以我們決定坐火車。

  到了火車站,可以看到各式各樣人來人往的乘客,以及不間斷的廣播公告提醒乘客列車進站;我在一個靠近售票機旁的長椅坐著等Eddie。

  Eddie選好目的地後,售票機「嗶」的一聲,從下面取票口出現了兩張車票,Eddie拿走車票後,回去找等待著自己的Waylon,將票拿給了他。

  兩個人依照著票上的時間進入了月台,在月台邊,出現了有父母大聲警告孩子「離月台邊遠一點」的聲音,以及其他乘客的行李箱所發出的「喀噠喀噠」聲。

  過沒多久,可以漸漸感受到火車準備進站時吹進通道的風。就在即將到站時,傳來了火車因減速煞車而傳來「唧一」的聲音。

  當火車停好後,我跟Eddie一進去火車車廂,便迅速的找到了位子。

  過了1分鐘,車站月台的站員,做手勢讓火車司機知道說所有乘客都已經上車後,就請車長轉動了能控制火車上所有門的鑰匙。轉動的一瞬間,發出蜂鳴,提醒所有人,車門要關了,蜂鳴聲一停,火車的車門這才終於完全關起來。

  火車上,我問Eddie:Eddie,你多久沒回家了?

  Eddie:很久了,久到我忘了上次回去是甚麼時候了。

  Waylon:那這次我說要去看看你母親,你怎麼好像一點也不反對的樣子?

  Eddie:嗯?要反對什麼?你有這個心意很好呀!我還可以跟我媽和親戚說這位可以娶了!

  聽到最後一句的我害羞的說:才...才沒有勒!

  Eddie:才沒有甚麼?

  Waylon:才沒有那麼快勒!

  Eddie:好,你說了算~!

  就在一陣的嘻鬧聲過後,不知不覺的我們也到了目的地。

  下了火車後,只見Eddie深呼吸了一口,一付「我回來了!」的表情,巡視這周遭的一切人事物,我問了Eddie:怎麼了嗎?覺得很熟悉又帶了點陌生?

  Eddie:對呀!畢竟我多年沒有回來了,這裡改變了許多,但又保留著我部分記憶中還留著的模樣。

  Waylon:先不說這個了!Eddie,我肚子餓了,我們還沒吃早餐耶!

  Eddie看了看月台上的電子鐘,發現再不吃早餐,就快要變午餐了!

  Eddie:走吧!Waylon,我們在這附近走走,看看有沒有早餐店吧!

  Waylon:好!

  Eddie帶著Waylon一起離開了車站,試著在這附近找找看有沒有早餐店,也許是因為車站是許多通勤族的交通方式之一,附近的早餐店意外的沒有太難找,隨便找了間看起來很簡樸的早餐店後,便和Waylon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早餐店的老闆娘看到Waylon和Eddie進來店裡後,大聲的喊出了「歡迎光臨!」,便詢問著兩位要吃甚麼。

  Waylon:嗯...我要一個總匯三明治,跟紅茶!

  Eddie:我也一樣,謝謝。

  早餐店老闆娘:好哦!兩份總匯三明治跟兩杯紅茶等等來。

  Waylon:謝謝。

  老闆娘離開了Eddie跟Waylon的視線後,Waylon問了Eddie:第一次看你吃那麼少!

  Eddie:只是因為我不知道吃甚麼好而已!所以就點跟你一樣囉!

  Waylon:等一下我們要怎麼走?

  Eddie:我看看地圖,畢竟這裡改變的有點跟我記憶中的不太一樣。

  Waylon;嗯。

  只見Eddie拿出手機後開啟了地圖的App,開始研究該如何回家,畢竟環境變遷的關係,這裡已經變得不太一樣了!

  Eddie:嗯......,我想想,應該是從這邊走,然後......,等等,我真笨,直接用搜尋的就好了,還在那邊看怎麼走!

  只見Eddie在搜尋欄上輸入自家的地址後,App準確的定位到了Eddie的老家。

  Eddie:知道怎麼走了!

  Waylon:嗯!那早餐吃完,我們就出發吧!

  此時,Waylon的腳邊出現了一隻小黑狗,脖子上掛著紅色的項圈,看來好像是偷跑出來玩,卻因為玩的太開心,而忘記怎麼回家的樣子。

  Waylon將小黑狗抱起來,端詳著狗狗脖子上的項圈,項圈上的狗牌寫著「小花」,應該是牠的名字吧!

  Waylon:Eddie,你看!這隻狗狗的名字叫小花耶!

  狗狗聽到了自己的名字,開心的搖起尾巴,舔著Waylon的下巴。

  Eddie:應該是附近走失的小狗,項圈上有主人的聯絡電話嗎?

  Waylon看了下項圈上的狗牌說:沒有耶!怎麼辦?

  Eddie:也沒辦法帶牠走,還是我們請早餐店的人照顧一下,說不定牠的主人就會來找牠了。

  Waylon:好像也只能這樣了。

  Eddie把事情告訴早餐店的老闆娘之後,Waylon將狗狗交給了對方。當他們即將離開早餐店的時候,小狗卻又追了上來,抓住了Waylon的腳,露出了可憐的眼神,像是對著Waylon說「不要丟下我!」的表情。

  看到這表情的Waylon,禁不住小狗的眼神攻勢,回頭又看了Eddie一眼,無奈的Eddie只好對著Waylon說:好吧!只好帶牠一起走囉!

  聽到這句話的小黑狗,也跑向了Eddie的腳邊,對著他撒嬌,想要Eddie抱牠,看到這畫面的Waylon說:看來牠也很喜歡你唷!

  Eddie:好像是這樣耶!哈哈!

  就這樣,Eddie跟Waylon帶著小狗一路回到了Eddie久違的家。Eddie老家是住在一棟屋齡有20幾年的公寓4樓,沒有電梯,家門是一扇有著些微鏽蝕的紅色鐵門,Eddie站在門前有些猶豫。

  我催促著Eddie說:怎麼了?怎麼不開門?

  Eddie有些緊張的說:太久沒回來了,有些緊張。

  Waylon:不用緊張,平常心就好。

  Eddie:嗯。平常心就好。

  說完這句話的Eddie,深呼吸了一口氣,轉動了插在鐵門上的鑰匙,打開門的同時,鐵門發出了多年沒有潤滑過般「嘰一」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回到了家裡,Eddie的親戚都很驚訝,畢竟Eddie太久沒回去了;此時後腳剛踏進屋裡抱著小狗的Waylon,被Eddie家的親戚投射了注目禮。

  Waylon有些小尷尬的點了點頭,看著Waylon的親戚問著Eddie說:這位是?

  Eddie:我的另一伴,他叫做Waylon Park。

  Waylon:您...您好。

  那名親戚對著Eddie說:沒想到這麼久沒回家,一回家就給阿姨一個大驚喜,唉唷!真不愧是我們家Eddie!

  Eddie:阿姨您這就別取笑我了。

  Eddie的阿姨對著我說:Waylon,當做自己家,別客氣!難得Eddie帶人回來,還是自己的另一半,這得趕快告訴老伴才行呀!

  話一說完,Eddie的阿姨就興奮的跑去打電話了。

  Eddie對著Waylon說:希望你沒被嚇到,我阿姨她這人就是這樣,對人很熱情。

  Waylon:沒事的,我在超商也遇過這樣熱情的阿姨,所以沒被嚇到。

  Eddie:沒事就好。

  Eddie的阿姨打完電話後,跟Eddie說:你姨丈等等就回來了,他說很久沒看到你了,想跟你好好聊聊呢!

  Eddie:姨丈去哪了?

  Eddie的阿姨:他在附近跟朋友泡茶下棋,一聽到說你回來了,他高興的不得了了!是說,你們打算住下來嗎?

  Eddie:沒有,我只是回來看看我媽,還是Waylon建議我回來的。

  Eddie的阿姨:也是,畢竟你也很忙,能回來一天也不錯了,順便看看你媽也好,你也很久沒去看看她了。是說,帶Waylon來,是要給你媽看看的嗎?

  Eddie:是呀!順便問問看她,Waylon可不可以娶了!哈哈!

  Waylon害羞的對著Eddie說:Eddie!

  Eddie的阿姨:以我的眼光看來,絕對可以了!

  Waylon:怎麼連阿姨您也在開玩笑呀!

  Eddie的阿姨:好啦!不鬧你了!

  此時鐵門外傳來了腳步聲以及鑰匙轉動的聲音,走進來了一位中年的先生,應該就是Eddie的姨丈了吧?

  Eddie的姨丈一看到Eddie就說:終於想到要回來啦!我還以為你失蹤了,Eddie。

  Eddie:就只是工作忙了些,沒時間回來看看您老人家,我這不就回來了嘛!

  Eddie的姨丈:算你這小子有良心,還記得要回來。旁邊這位是?

  Eddie的阿姨:是Eddie的另一半啦!

  Eddie的姨丈:唷!你這小子,有了別人就忘了我們啦!

  Eddie:您就別挖苦我了。

  Eddie的姨丈看著我問: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緊張的回答:我...我叫做Waylon Park。

  Eddie的姨丈: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當做自己家嘿!

  Waylon:好的。

  我跟Eddie坐在客廳,Eddie的阿姨和姨丈跟我們聊了很多,像是Eddie最近的工作怎麼樣了?我是做甚麼工作的那類很話家常的話題。

  突然,Eddie的阿姨好像是想到了甚麼,對著姨丈說:今天是Eddie的生日耶!也是你母親的忌日吼!難怪你會回來了。

  Eddie的姨丈:對吼!很久沒幫你慶生了耶!老伴,應該幫Eddie買個蛋糕回來的說!

  Eddie:不用那麼麻煩了啦!還要勞煩您們兩位,我會不好意思的。

  Eddie的阿姨:不會啦!Waylon,你說是不是!

  突然叫到了我,我有些魂不守舍的回答:是...是呀!

  Eddie的阿姨:就這麼決定啦!我出去買個蛋糕,等等回來!

  說完話之後,就看Eddie的阿姨衝忙的拿著皮夾跟鑰匙出門去了。

  此時Eddie的姨丈看到了我們帶回來的小黑狗,驚訝的說:這不是小花嗎?怎麼會在這?

  Eddie:您知道這隻狗?

  Eddie的姨丈:知道呀!就我們附近鄰居養的,昨天才聽他們說小花不見了,沒想到居然被你們找到了!

  Waylon:我們是在火車站附近的早餐店看到牠的,牠還自己跑來找我。

  Eddie的姨丈摸著小黑狗的頭說:看來牠很喜歡Waylon呢!因為小花是不容易親近人的,只要是不認識的人,想要靠近牠,他就會露出準備要攻擊人的樣子。沒想到,小花會主動靠近陌生人,可見牠知道你不會傷害牠吧!

  Waylon:原來如此。

  小黑狗頓時又跑來了Waylon的腳邊,撒嬌的要抱抱,Waylon把小黑狗抱了起來,任憑小黑狗在自己的臉上舔,在旁邊的Eddie看了都假裝吃醋的說:有了狗狗,就不要我了。

  Waylon:我才沒有,誰說不要你了。

  Eddie:跟你開個玩笑啦!別生氣了!

  看在眼裡的Eddie的姨丈,都覺得「我好像要去換個墨鏡才對,不然前方的閃光彈太閃了,眼睛都快瞎了。」

  Waylon:對了,那到時候可以麻煩您帶小花回去找主人嗎?畢竟小花跑出來那麼久了,牠的主人應該很擔心牠吧!

  Eddie的姨丈,:你放心,等你們要回去的時候,我會帶小花去找他的主人的。

  Waylon:真是謝謝您了!

  Eddie的姨丈:這沒甚麼好謝的啦!

  這時衝忙出門的Eddie的阿姨,手裡提著一些菜跟一個蛋糕,回到了家裡。只能說每個家庭主婦真的都是大力士一樣,兩手都能提著很多東西。

  Eddie的姨丈:不是只買蛋糕嗎?怎麼買那麼多東西?

  Eddie的阿姨:出門的時候想到快中午了,Eddie他們應該還沒吃午餐,所以就想說買些菜回來煮呀!

  Eddie:這怎麼好意思!

  Eddie的阿姨:沒關係啦!你難得回家一趟,當然要煮些好料的呀!好啦!阿姨我先去煮飯了,Eddie你看要不要先去掃墓,你掃完墓回來應該也差不多煮好了!

  Eddie:好唷!Waylon,我們先出門吧!

  Waylon:嗯。

  我跟Eddie出發去掃墓,Eddie說他母親墳墓所在的墓園,大概離這裡15-20分鐘的路。我們在路邊攔了一台計程車,坐上車跟司機告知了目的地,司機便踩著油門載著我們去往Eddie母親墳墓所在的墓園。

  到了墓園之後,映入眼簾的是鑄鐵製成的大門,旁邊兩側是因為日曬而變得褪色的天使雕像,整個墓園是莊嚴而神聖般的寧靜。此時,一旁傳來墓園管理者,正在用掃把清掃樹葉的聲音劃破了這裡的寧靜。

  Eddie領著我走向了他母親的墓前,墓前有著供奉用的假花,墓碑上,有著Eddie母親的肖像。Eddie長的跟他母親蠻像的,都有著精緻的五官,烏黑的秀髮,有那麼好的基因,也難怪Eddie會長的那麼帥了。

  Eddie蹲在他母親的墓前說著:媽,我回來看你囉!你最近好不好?很抱歉那麼久才回來,我這次多帶一個人來看你囉!

  這時Eddie拉著我的手,繼續說著:這位是Waylon,我的另一半,妳不用擔心我以後沒人照顧了,哈哈!Waylon他人很好,只是有時候傻傻的,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那傻的很可愛的樣子!

  Waylon:我才沒有傻傻的勒!

  Eddie:是這樣嗎?

  這時感覺到有一陣風吹來,那風涼的很不自然,就在這時候,我好像看到了Eddie的母親隱隱約約的出現在Eddie的身後,用一付欣慰的眼神看著Eddie,接著轉過頭來,看著我點了點頭,我有些嚇傻的看著Eddie的母親,Eddie的母親微微笑了一下,那笑容看起來很和藹可親。

  就在我一眨眼的瞬間,Eddie的母親不見了,Eddie看我一直盯著他身後,問我:我後面有甚麼嗎?不然你一直盯著看?

  Waylon:沒...沒事,回去我在跟你說。

  其實我很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但那感覺卻不太像假的,回去之後再跟Eddie說好了。

  等我們回去了Eddie的老家,大概1點多,快兩點了,此時的我們肚子都餓的咕咕叫,看到Eddie的阿姨煮了一整桌的家常菜,我心裡想,我好像也很久沒回去看看我媽媽了,有時間我也帶Eddie回去好了。

  Eddie的阿姨看到我們回來後說:你們回來了呀!我剛煮好呢!趁熱吃吧。

  我跟Eddie坐了下來,Eddie的阿姨幫我們兩添好了飯,將碗交給了我們。

  吃飯的時候,Eddie都會很貼心的挾菜給我,就好像怕我吃不飽一樣。

  Waylon:你不要一直挾菜給我啦!你自己也要吃一些呀!

  Eddie:看你都沒甚麼吃,所以才挾給你的呀!

  Waylon:我有在吃啦!

  此時,Eddie的阿姨跟姨丈真心覺得,下次他們兩如果有再回來,一定要準備好墨鏡,而且可能一副不夠,因為墨鏡隨時都會有爆掉的可能性。

  飯後,小黑狗一看到Waylon,又開始興奮的撒嬌要抱抱,就連Eddie的姨丈看到後都說:我從來都沒有看過小花那麼興奮的對人撒嬌,可見Waylon你真的很有動物緣呢!

  Waylon一邊抱著小黑狗一邊說著:是這樣嗎?

  Eddie的姨丈:嗯!

  Eddie的阿姨在這時候拿出了生日蛋糕,那是巧克力口味的,上面還點綴著鮮紅的草莓。拿出蠟燭後,插在了蛋糕上,點著了火,大家便唱起了生日快樂歌,聽著Eddie有些臉紅,畢竟都老大不小了。

  Eddie的阿姨:來,許三個願望吧!前面兩個要說出來唷!最後一個在心裡說,許願完之後就可以吹熄蠟燭了。

  Eddie:第一個是,希望大家身體健康。第二個是,希望大家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Eddie的阿姨:第三個不能說喔!

  Eddie在心裡想著第三個願望,便是希望可以跟Waylon一直在一起,什麼事都不會讓他們分開。

  許完願望後,Eddie輕輕吹熄了蠟燭。Eddie的阿姨用刀子將蛋糕切好後,各拿了一塊給我跟Eddie。

  吃完蛋糕後,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我們兩明天都要上班,不能太晚回家。跟Eddie的阿姨和姨丈以及小黑狗說聲再見後,他們對我們說:歡迎下次再來玩唷!

  小黑狗有些依依不捨的看著我,我對他說:下次回來,我再去看看你,好不好?

  小黑狗好像聽懂我說的話,開心的轉著圈圈,最後在我臉上舔了幾下後,叫了幾聲,好像是對著我說:「說好了,不可以騙人唷!」的樣子。

  回去的路上,我跟Eddie提起了在墓園發生的事,Eddie跟我說:那時候我有感覺到我母親好像就在附近的樣子,只是沒想到你看得到。

  Waylon:我也覺得意外,因為我本身沒有那方面的體質呀?

  Eddie:那可能是我母親特地出現的吧!算是放心我這個兒子了,哈哈!

  回到家門前,就在Eddie準備進屋時,我叫住了他:Eddie!

  他轉過身來,我一把抱住了他,主動的吻上了Eddie的唇,他驚訝的看著我的舉動,沒想過我會主動吻他吧!幾秒過後,我鬆開了抱住Eddie的手,離開了他的唇,臉紅的對他說:Eddie,生日快樂,這是我給你的...的生日禮物。

  這大概是Eddie有生以來,收到過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89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303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Outlast]彷彿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585520510大家
我是新手作家還在找方向舊的小說不再更新 正在寫新的歡迎參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