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1-5:水深火熱

作者:Luis│2019-06-24 23:32:21│贊助:136│人氣:767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黑珍珠號上,傑克一行人正默默的觀望著主戰場的情況,看著那一艘艘衝向敵船自爆的自殺式攻擊,眾人的臉色都是青一陣紫一陣的,雖然當他們聽到神崎的計畫時心裡就已經涼了一半了,但那時的他們也沒多想,只覺得神崎肯定是瘋了,要不就是被逼得走投無路了,才會想出這種不要命的作戰,然而當他們真的看到一個接一個的海盜彷彿不要命似的,開著裝滿炸藥的船隻衝上去時,這些人的心裡才真的是徹底涼了,那個神崎不是瘋了,而是他媽的徹底瘋了,才會想出這種毫不在乎人命的戰術!
 
  但不得不承認,雖然這種自殺式攻擊的戰術看似很殘忍,但是效果卻出乎意料的好,一輪自爆下來,貝克特的軍對死傷慘重,而當神崎的旗艦發出了一陣如同小型核爆的爆炸火光時,近海的戰場上已經看不到任何一艘敵船了,除了因為被包圍在船陣中,因此而躲過了爆炸攻擊的幽冥飛船之外。
 
  「那是信號,該我們上了!」雖然不少的海盜都被眼前的爆炸給驚呆了,但也有一部分的海盜保持住了理智,而其中又屬不是海盜的伊莉莎白最先反應過來,她一看見神崎的旗艦爆炸後立刻就大喊道,接著作勢要衝向艦橋。
 
  「哦?我們需要嗎?」然而伊莉莎白還沒跑上艦橋,立刻就被兩名海盜給擋了下來,而在這兩名海盜的身後,巴博沙正一臉興味盎然的微笑著,他伸手打了個響指,幾名海盜立刻從船艙裡走了出來,這些海盜的手上還抓著粗大的繩索,而繩索的尾端則綁在了女巫緹亞的身上。
 
  「不!巴博沙,你不能釋放她!」威廉一看到這種陣勢立刻就會意了過來,連忙出聲想阻止,但巴博沙只是冷眼一揮手,下一刻威廉也被他手下的海盜給壓制住了。
 
  「威廉說的對,項羽他們還在戰鬥,我們應該相信他們的!」伊莉莎白大吼著,但巴博沙卻只是冷笑了聲,接著便指揮起手下們將緹亞綁在了桅杆上。
 
  「抱歉,我的女士,我的命運已經不在我的掌握中太久了,再也不會了!」巴博沙冷笑道,他忽然從腰上拔出佩劍,轉身就是一把指向了一旁的傑克「我說的沒錯吧,傑克?」
 
  而傑克還在默默的把玩著手中的羅盤,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四周發生的事,直到巴博沙的劍尖幾乎要戳到他的鼻子了,這個海盜這才回過神來,愣愣的說道:「啥?」
 
  「蠢貨!」但傑克的舉動顯然激怒巴博沙,他忽然大吼一聲就一劍往傑克臉上刺去,不過傑克也不是省油的燈,多年來的海盜生涯讓他的身體早已在大腦意識到之前反應了過來,當巴博沙一劍刺來時,傑克下意識的脖子一扭就躲了開來,巴博沙這一劍只割斷了他頭巾上的一條飾品而已。
 
  然而傑克卻眉頭一皺感覺事情不單純,當那塊飾品被巴博沙一劍割斷時,他養的那隻也叫做傑克的猴子忽然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一把就將掉落的飾品搶了去,而巴博沙則是往前一踏步,手中的利劍直接架在了傑克的脖子上,同時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我都清楚,這就是最後一把了,你如果有什麼想說的,我也一樣!」
 
  「看誰先到終點,是吧?」面對著巴博沙這沒來由的質問,傑克卻彷彿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他臉上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隨即就讓兩個海盜將他給押下了甲板,不知帶到了哪去。
 
  「好了,礙事的傢伙已經不在了,是時候進行我們的計畫了!」巴博沙看著傑克的身影消失在船板上,隨即轉過身來對著一眾海盜說道。
 
  「需要些儀式還是咒語什麼的嗎?」吉普皺著眉問道,但從在場的海盜一臉矇逼的表情來看,顯然大家都和他一樣摸不著頭緒。
 
  「要!首先,釋放女神需要的九樣信物,到齊!」巴博沙說道,一個海盜立刻將裝著一堆破銅爛鐵的碗給拿了上來,而巴博沙養的那隻猴子則將最後一樣傑克的信物給扔了進去。
 
  「再來,封印女神的軀體,到齊。」巴博沙瞥了一眼被五花大綁的緹亞,頓了頓後繼續說道「把信物燒掉,然後有人必須要說,海神女妖,我將妳從凡軀中釋放出來。」
 
  「就這樣?」一個海盜狐疑的問道。
 
  「當然沒這麼簡單了,你要用對著愛人講話的口吻來說。」巴博沙嘿嘿一笑道,這下那些海盜立刻愣住了,只有緹亞一副得意的表情看著他們。
 
  理所當然的,這個艱鉅的任務自然是落到了提議釋放海神女妖的巴博沙頭上,巴博沙也不推託,他醞釀了一會兒後就走到被綁的跟木乃伊似的緹亞面前,接著深吸一口氣後舉起了手中的火把說道:「海神女妖啊,我在此將妳從凡軀中釋放出來!」
 
  巴博沙說完後就將點燃的火把湊近裝滿了信物的碗公旁,一旁的幾個海盜則都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觀望著,然而幾分鐘過去了,除了遠方的砲火聲依舊外,什麼鳥毛也沒發生,只有緹亞一臉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像是在看一群原始人似的。
 
  「呃,就這樣?」「呃,照理來說應該是這樣。」
 
  「不不不,不對,他說的不對。」就在巴博沙納悶著自己是哪邊做錯才被發了好人卡時,一個戴著眼罩、長相有些猥瑣的海盜支支吾吾的說道。
 
  「你的語氣好像全世界歉你一百萬似的,你、你要在更親切一點。」
 
  「這麼行的話,不然你來。」巴博沙挑了挑眉,大方的讓到了一邊,而那個海盜見狀也來不及後悔了,只能硬著頭皮走了上前,湊到了緹亞的耳旁輕聲道。
 
  「海神女妖,我將妳從凡軀中釋放出來。」
 
  然而說也奇怪,就是這句毫無特殊的話,由這個毫無特殊的海盜口中講出時,原本一直無動於衷的緹亞忽然打了個噴嚏,從她的口鼻處嗆出了一團火焰來,火焰很快就將碗裡裝著的信物燒得焦黑變形,眾海盜見狀連忙押著提亞的頭湊向了那個碗,隨著緹亞將碗裡升起的焦煙吸入,她的身體也開始不停顫抖了起來。
 
  「緹亞!緹亞‧朵瑪!」威廉見狀忽然大吼了起來,然而雙眼緊閉的緹亞顯然完全沒聽到他的聲音,威廉無奈之下,只能改而呼喚她的另外一個名字「海神女妖!」
 
  「!」而這一下果然奏效,只見上一秒還像是呼麻般忘我的吸著煙霧的緹亞忽然猛地抬頭,眼神銳利的看向了威廉。
 
  「妳不覺得很奇怪嗎?當初第一屆海盜公會囚禁妳時,是誰告訴他們這麼做的?是誰背叛了妳的?」威廉定定的說著,這番話顯然勾起了緹亞的回憶,她的表情忽然扭曲了起來,眼神也因為憤怒而逐漸變得瘋狂,如同暴風雨中的海洋一樣。
 
  「說出來…把那個名字說出來!」緹亞嘶聲吼道,威廉見狀也不廢話,他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幽冥飛船後,接著定定的開口道:「戴維‧瓊斯!」
 
  緹亞聞言渾身忽然一震,無數的表情從她陰晴不定的臉上輪流閃過,那是錯愕、那是憤怒、那是不甘、那是被心愛的人狠狠傷過後,由深沉的愛轉變而成的、純粹的恨!
 
  伴隨著一陣嘶吼聲,緹亞的身上開始出現異狀了,她的身軀逐漸膨脹,彷彿一個被不停灌入空氣的氣球般,綁在身上的繩索也隨著她的體型不斷巨大化而發一根根的崩斷,就連黑珍珠號也像是承受不住她的重量般,不斷發出陣陣清軋的哀嚎聲,看過格列佛遊記嗎?因為現在上演的情況差不多就是那樣了,一些原本緊抓著繩子的海盜看到這一幕,更是嚇得鬆開手尖叫了起來,幾秒不到的時間,原本還只是正常人體型的緹亞已經變成了一個十一、二米高的巨人了。
 
  哪怕這些海盜自詡已經見慣了大風大浪,但眼前的情景實在是太過震撼了,那些海盜們一時間居然也不知該做些什麼,只是張著一張嘴呆愣在原地,還是老經驗的巴博沙第一個跳了出來,他走到了緹亞的面前,接著虔誠的單膝跪了下來,那些海盜們見狀,這才連忙跟著照做。
 
  「海神女妖!我作為妳的僕人,懷著謙卑而懊悔的心情前來請求妳的寬恕,我已經完成我的誓約,現在我請求妳的幫助,放過我,我的船,還有我的船員,並將妳的憤怒發洩於那些敢自命是妳,或是我的主人的人身上!」巴博沙仰望著緹亞說道,也不知現在的緹亞是否還聽得懂巴博沙的話語,因為她整個過程始終不發一語,只是用一副高深莫測的微笑鳥瞰著這些匍匐在她腳邊的海盜們,然後…
 
  「@$*!#*!&(($︿%」毫無預兆的,上一秒還面帶微笑的緹亞忽然憤怒的咆哮了起來,變臉的速度之快就像前一秒還是風平浪靜的大海,下一秒卻忽然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而且從緹亞口中所發出的也不是人類的語言,或者該說,那不是他們這些下級生命體所能理解的語言,這語言就彷彿有生命一般,隨著緹亞發出的咆哮,暴力的席捲了每個人的耳膜,讓他們頭痛的紛紛摀著耳朵趴倒在地上。
 
  而就在這一陣咆哮聲中,緹亞的身體忽然開始分裂了,從她的頭顱開始,緹亞身上的血肉開始以肉眼可見的崩落、轉化,變成一大群彷彿甲殼生物一般的東西,就在眾人驚駭的注視中,緹亞的身體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千上萬、難以計數的大批甲殼生物從天而降,如同一道瀑布般淹沒了眾人!
 
  這陣由甲殼生物組成的瀑布實在太過兇猛,而且比真正的瀑布還要來得可怕,但幸運的是,這些長滿刺的小東西似乎對海盜們沒什麼興趣,一落到了甲板上後立刻就從船上的各個角落往大海爬去,爭先恐後的跳入母親海洋中,片刻後這些小怪物就逃的一隻不剩了,只留下一地被螫的遍體麟傷的海盜們。
 
  「就這樣?我們把她放了,可她卻一點忙也沒幫上!」威廉看著最後一隻甲殼生物跳入大海後,忍不住轉頭看向了眾人問道。
 
  「是你提議要釋放她的,現在你打算怎麼辦?」伊莉莎白瞪著巴博沙問道,後者則是一改剛才影帝般慷慨激昂的表情,一臉木然的盯著海面喃喃自語:「什麼也不幹,我們最後的希望也離我們而去了,現在做什麼都沒用了。」
 
  眾海盜們聽著巴博沙的話語都是有些愣住了,他們怎麼樣也無法想像,這個惡名昭彰的海盜王居然也會有如此喪志的時候,而巴博沙也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只是逕自靠在船邊,悵然若失的盯著大海發愣。
 
  「還沒完,這場戰爭還沒結束!」但就在海盜們發愣時,一個出乎意料的人卻站了出來,是伊莉莎白,她看向了遠方海面上的戰火後,語氣果斷的說道。
 
  「說得對,項羽他們還在戰鬥,面對這種強敵他們都沒有放棄希望了,我們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投降?我們必須要戰鬥!」見伊莉莎白如此說道,威廉也站了出來。
 
  「但就連項羽這種有著特異功能的傢伙都陷入苦戰了,我們這些普通人能坐什麼?別忘了,我們的敵人除了幽冥飛船外,還有一整隻艦隊啊,而且我們三分之二的船艦都已經報銷了,這場戰爭是沒有希望的!」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威廉一樣時刻充滿鬥志,吉普就第一個跳了出來說道,事實上不只是他,從那些海盜們臉上茫然、怯懦的表情來看,這些人事實上已經失去鬥志了,說不定就算敵人還沒打來,只要偶爾朝他們躲藏的地方發射個幾發砲彈,這些早已沒了戰意的傢伙就會自己先投降了。
 
  「我從項羽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但可不包括放棄。」但伊莉莎白顯然不打算投降,正好相反,她拔出了威廉親手替她打造的西洋劍,臉上的表情一副就是要抗戰到死的樣子。
 
  「復仇有時候或許很甜美,但復仇是換不回妳父親的性命的,你也是一樣,威廉,光靠熱血和腦衝是成不了大事的,而且我也沒興趣為此送命。」但巴博沙顯然不買這兩人的帳,聞言便走過來冷冷說道。
 
  「你說的沒錯,那我們應該為何送命呢?」但伊莉莎白聞言後只是淡淡說道,她轉過身走向了一眾海盜面前,大聲卻不失沉穩的說著:「你們都給我聽著,好好給我聽著,現在告訴我,你們聽到了什麼?」
 
  「你們有聽到哀嚎的聲音嗎?有聽到苟且的求饒聲嗎?不,我聽到的只有砲火的轟隆聲,還有我們的盟友戰鬥的怒吼聲,這場戰爭還在繼續,而項羽他們還沒有放棄希望,他們依然在戰鬥著,盡管面對著的是力量或數量都數倍於他們的敵人,他們也依然還在戰鬥著!」
 
  「現在環顧你們的四周,你們看到了什麼?是的,海盜們還在等著我們,哪怕我們只剩下為數不多的船艦了,哪怕我們眼看著就要輸了,可海盜們還在等著,等著黑珍珠號帶領他們去打一場看似不可能贏的戰爭,那麼他們會看到什麼?一群驚慌無措的鼠輩?還是一艘被遺棄的破船?」伊莉莎白站在了船頭,堅定的看著海盜們說道。
 
  「不!他們會看到的將是一群自由的人,以及自由的意志!而我們的敵人將會被我們的砲火所震懾,他們會聽到我們刀劍出鞘的聲響,看到我們用手中的鮮血,額上的汗水,以及背脊的力量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看到我們對自由的吶喊!」伊莉莎白嘶吼著,她深吸了一口氣,握著手中的佩劍便指向了遠方,眼神一片銳利的說道。
 
  伊莉莎白的話語就彷彿有某種魔力般,那些海盜們聽著就像是著了魔一般,原本發軟的手腳再度有了力氣,渙散的眼神再度聚焦了起來,而此時就連天氣也彷彿受到伊莉莎白的情緒影響了一般,原本就雲層籠罩的天空開始響起了悶雷聲,平靜的海面也開始湧起了暗潮,一陣狂風吹過,讓黑珍珠號上的桅杆、船帆、絞鏈等都彷彿活了過來一般咯咯作響著。
 
  「先生們,我雖然不是海盜王的一員,也不是這艘船的船長,但我在此請求各位,升起我們的旗幟吧!」伊莉莎白吼道,又是一陣狂風掠過,將她一頭金色的長髮吹的冉冉飄揚了起來。
 
  「升起旗幟…」
  
  「沒錯,升起旗幟…」
 
  「升起旗幟吧!」
 
  「升起旗幟!」
 
  「沒錯,風向現在是對我們有利的,只要這樣便足夠了!升起旗幟,然後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吧!」吉普興奮的吼道「殺人不眨眼,手下不留情!」

  隨著吉普發出一陣大吼,眾海盜們立刻舉起了手中的武器,跟著咆哮了起來,這份情緒就像是傳染了天空與大海一樣,讓本來就洶湧的海面更加翻騰了起來,而在這一片即將降臨暴風雨的大海上,或許是世界上僅剩的幾面黑旗正冉冉升起,在陰暗的天空下迎風飄揚著。
 
  ○
 
  與此同時,雖然在眾海盜們的自殺式攻擊下,第一波的英軍艦隊幾乎都被擊沉了,但他們的主力幽冥飛船卻是毫髮無傷,而在幽冥飛船的強大火力下,神崎手下僅剩的兩隊艦隊也死傷慘重,一隊全部被殲滅,而另一隊則只剩主力的旗艦還在苦撐著,但眼看著也快要撐不住了。
 
  「狀況回報!給我損傷報告!」神崎踩著綠魔滑板降落在這艘最後的旗艦上,然而不知是長時間解開基因鎖,讓神崎的身體已經有些負荷不了了,她這一降落後沒站穩,整個人險些撲倒在了地上,船上的海盜們見狀立刻著急的將她扶了起來。
 
  「我們快撐不住了,再挨個一、兩砲我們就要準備棄船了!」一個海盜吼道,他話還沒說完,幽冥飛船忽然又是一砲轟來,劇烈的砲火當場就將這個海盜給轟成了碎片,而神崎也因為閃避不及,被爆炸的衝擊波給掀翻在了地上。
 
  「很遺憾,棄船可不在選擇範圍裡,我說過了,就算要死,也要死在衝向敵船的路上!」神崎雖然被震倒,但她很快又重新站了起來,她一個箭步就衝到了艦橋上,掌舵的同時也指揮起了剩下的海盜們進行反擊,但神崎的眉頭仍是緊皺了起來,按著下腹的手掌殷紅一片。
 
  雖然剛才神崎並沒有直接被砲彈擊中,可爆炸時仍然有幾塊碎木頭噴飛出來,神崎雖然及時避開了要害,但肚子上仍舊是被一根尖銳的木片給刺中了,更別說那爆炸時所產生的無形衝擊波了,就像一陣海嘯般穿透了她的內臟,神崎的身體可沒有項羽那般強韌,剛才那一下爆炸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肝臟裂開了…照這種流血速度來看,最多十分鐘,我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陷入意識不清的狀態,十五分鐘後會完全昏迷,二十到二十五分鐘內就會死!」神崎咬著牙,她並沒有急著將卡在肚子上的碎木片取出,因為那樣只會加速失血的速度而已,神崎果斷握著劍反手一揮,就將露在外頭的木片給砍掉,接著又從裙子上撕下了幾片破布胡亂纏在了傷口處,這才算是做了簡單的應急處理。
 
  而做完這一切後神崎的臉上已經滿是冷汗了,但她仍然竭力保持著清醒,冷靜的操控著船隻躲避幽冥飛船的砲火,剩餘的海盜們也在她的指揮下展開了反擊,戰況稍稍扳回了一點,但神崎心裡很清楚,這艘旗艦距離沉入海底已經只剩幾個讀秒的倒數而已了。
 
  「船長!她來了,幽冥飛船往我們這邊衝過來了!」就在神崎暗暗想著時,一個海盜忽然驚慌的吼叫了起來。

  「我們還剩多少砲彈?」神崎勉強提振起精神問道。

  「一發不剩,所有的砲彈已經在剛才的衝鋒中全部用光了,現在我們只能使用最後的手段了,只是...」另一個海盜不甘的說道,一手拉著事先牽好的引線,而他所謂的最終手段,也就是駕駛著船隻往對方高速撞去,一邊點燃引線,一邊拿起最後一瓶蘭姆酒仰頭飲盡,然後靜靜等待自己被炸上天就好,就跟幾分鐘前數百人使用的方法一樣。

  只是...

  「同樣的招數行不通的,對方已經知道我們的伎倆了,貿然接近他們肯定會提前迴避的。」神崎搖了搖頭道,幾個海盜都是不甘心的點著頭,就算是要冒著不怕死的勇氣跟敵人同歸於盡了,那也要敵人肯給你這個機會不是?而他們的機會已經隨著海面上的硝煙逐漸散去,以及船身上的損傷逐漸加大而愈加渺茫了。

  但現在才想要放棄?很抱歉,已經太晚了,眾海盜們也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們不想說破而已,而這個殘酷的工作自然是由神崎來做了。

  「傳令下去,所有人各就各位,火砲手預備,沒有砲彈就用碎木、刀片、釘子或隨便什麼東西裝填進去,每個人都給我開完一砲才准闔眼。」神崎冷冷說道,她忍著肚子上的疼痛,抓緊了舵輪就是使勁一打,讓船隻朝著幽冥飛船的方向航去。

  「另外,所有人把炸藥的引線準備好掛在身上,要是項羽沒能回來,那麼就只能靠我們解決幽冥飛船了。」

  ○
 
  依然是與此同時,在另一邊的戰場上,項羽的戰況也不容樂觀,雖然他一開始打算利用基因鎖二階的力量,外加超級賽亞人第二階段的爆發力強行格殺掉諾靈頓,但熔岩果實的能力也令項羽的戰鬥打起來綁手綁腳的,兩人幾輪交手下來,諾靈頓沒受多少傷,反倒是項羽被岩漿燒得哭爺爺叫奶奶的,要不是在弱化版G病毒的強大恢復力加持下,項羽早就是一根木炭了,但即使有著堪比蟑螂的回覆力,在諾靈頓的凌厲攻勢下,項羽也是被燒得混身焦黑一片,活像是隻非洲雞似的。
 
  「投降吧,項羽,你是不可能贏得了我的!」諾靈頓沉聲道,半邊身體都已化成了熔岩,就彷彿一座人形火山一樣。
 
  「嘿嘿,很抱歉,但我已經答應某個人了,在我成為最強之前是不會倒下的,更不可能投降!」項羽喘了口氣笑道,重整旗鼓後又擺起了陣勢「倒是你,繼續破壞這艘船的話對你可是很不利的,你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吧?掉到海裡可就沒戲唱了。」
 
  「用不著你替我擔心!」諾靈頓忽然低吼了起來,他縱身往前一躍,岩漿化的拳頭舉起,又是一招大噴火直接打來。
 
  這招的威力的確非同小可,但諾靈頓來來去去就是這麼一招大噴火,套一句老話,雖然項羽的強化不是聖鬥士,但同樣的招式是不可能一直對他有用的,逮著了諾靈頓出招間的空檔,項羽一個閃身就躲了開來,還趁勢衝到了諾靈頓面前給了他一拳。
 
  變身成超級賽亞人二後的項羽不論是力量或速度都有了大幅度的成長,例如先前項羽無論怎麼樣揮拳也打不出的音爆聲,現在他的每一下拳腳都能打出那樣的聲響了,更別提他還處在解開基因鎖的狀態裡,除非是有著更高級強化,或者是在解開基因鎖的層次上和他不相上下的人,否則項羽可以說,除了那個可怕的複製體之外,還沒有幾個人能在近身戰鬥時勝過自己的。
 
  諾靈頓的熔岩果實的確是相當高級的強化,放在主神空間來看至少也是A級以上的變異強化,但很遺憾的是諾靈頓連基因鎖是個啥東東也不曉得,他只覺得眼前一陣快影掠過,下一刻臉上就莫名其妙挨了項羽一拳,巨大的力道直接打得他向後摔飛了出去,要不是諾靈頓及時將手中的佩劍插在船板上穩住了身子,否則這一拳的力道估計足夠直接把他轟進海裡了。
 
  諾靈頓挨了一拳後還沒站不穩,但項羽卻沒有急著上前追擊,而是皺眉看著自己焦黑一片的拳頭,這傢伙也不簡單啊,在被打中的前一刻及時將身體元素化了,也幸虧在基因鎖的危險預感下,項羽這一拳及時收了回來,否則他可能就要目送自己新接回來的手臂被燒成焦炭了。
 
  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項羽很清楚,時間拖得愈久戰況對他們這邊而言就愈不利,他們的最終目標仍然是殺掉戴維瓊斯,不解決那個傢伙的話,殺掉再多海軍或是毀掉再多軍艦都是沒用的。
 
  「明白了吧?只要我把身體元素化,那麼你對我的任何攻擊都是沒用的。」諾靈頓低吼道,半張臉也從熔岩的狀態變了回來,但他話雖然這麼說,可諾靈頓的心裡還是暗自驚訝的,要不是剛才及時把腦袋元素化,否則這一拳下來,他的腦袋估計已經不知道飛去哪了,這傢伙的力氣還真是可怕。
 
  「確實有些棘手,但你也並非無法戰勝的!」然而出乎諾靈頓驚訝的是,項羽只是打量了下自己的拳頭幾眼後,隨即又擺開了架式說道。
 
  「熔岩果實的能力雖然能夠免疫大部分的攻擊,但卻也相當消耗果實的能量,以現在的你來說,要長時間維持岩漿的狀態是不可能的,一來太消耗能量,二來也會降低你進攻時的速度,所以最正確的選擇是採用半元素化的方式,也就是像你現在的狀態一樣保持人形,只有在受到攻擊時才會發動果實的能力擋掉傷害,我說的沒錯吧?」項羽模擬起著諾靈頓的思維,很快的便猜出了他的戰術。
 
  「就算你看出我的戰術又如何?你的攻擊根本就傷不了我。」諾靈頓冷冷說道「我還是那句老話,投降吧,項羽,你是贏不了我的!」
 
  「我也還是那句話,我拒絕,而且就算我傷不了你好了…」項羽沉吟道,他忽然身形一晃,猛地就來到了諾靈頓的上方的半空中,同時雙手一招,兩枚棒球大的氣功彈立刻出現在了他手中。
 
  「還有別的東西可以!」項羽爆吼道,雙手一拋,兩發經過壓縮再壓縮的氣功彈立刻筆直往諾靈頓射去,而諾靈頓雖然不知道氣功彈是個啥東西,但他也看得出來項羽扔來的這玩意兒威力非同小可,當即便將身體元素化,打算硬接下來。
 
  但,項羽從一開始瞄準的目標就不是他!
 
  「糟…」諾靈頓心頭一動,他才剛察覺不對勁但已經太晚了,項羽扔出的那兩發氣功彈精準的砸在了諾靈頓的…腳邊,這兩顆氣功彈項羽可是直接銷耗了兩成的內力,威力自然巨大無比,當場就將諾靈頓腳下的船板轟了個稀爛,而元素化的諾靈頓此刻還動彈不得,直接就從那個破洞摔了下去,而在那底下的,可是一整片的海洋!
 
  哪怕是再強大的果實能力者,只要一掉入海中那就跟普通的旱鴨子沒兩樣了,項羽默默看著諾靈頓跌落下去的坑洞片刻後無聲的嘆了口氣,可就在他準備轉身去馳援陷入苦戰的神崎時,項羽腳下所踩的甲板卻忽然傳來一陣晃動,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即將衝破而出似的。
 
  項羽腦海中的危險預感才剛閃過,下一秒他腳下的甲板立刻爆碎了開來,一道五、六米長的火柱立刻竄了出來,項羽一驚,腳下連忙幾個起落就跳了開來,然而他前腳才剛落地,那處的甲板就立刻又被一道新的火柱給燒穿,逼的項羽只能向一旁倉皇逃開,幾次下來,這塊甲板上已經同時有數十道的火柱再噴發了,就彷彿底下有著一座活火山似的。
 
  「喂喂,不是吧?連這招都沒效啊?惡魔果實能力者不是應該對大海沒有抵抗力的嗎?」項羽愣愣的說道,這已經是他想到能擊敗諾靈頓最快的方法了,難道這傢伙開了外掛不成?
 
  「不,很有效啊,我剛才真的差點就完蛋了。」諾靈頓的聲音冷冷的傳來,項羽驚訝的看著這個渾身冒煙的硬漢從破洞裡硬是爬了出來,雖然他臉色蒼白的不停喘著氣,但顯然除了能量消耗過度以外並沒有大礙。
 
  「沒理由啊,這層甲板底下可是大海啊,你是怎麼…等等,難道說?!」項羽一愣,連忙一腳將甲板給踩碎,但讓他驚訝的是那層脆弱的甲板碎裂後顯現出的不是汪洋的大海,而是一層漆黑的結晶狀物質。
 
  「這是…黑曜石?你利用海水冷卻岩漿,做出一片臨時的陸地來?」項羽很是驚訝,因為這層岩石並不是薄薄一片,而是如同小島一般,項羽踩在上面就像走在路地上沒兩樣。
 
  「沒錯,不過我也是第一次使用這招,能量的消耗比我想的還要巨大…」諾靈頓喘著氣道,但他很快撫平了呼吸「但是這樣一來,你的詭計也就無法奏效了!」
 
  「好吧,我承認這次是被你擺了一道,而且剛才那一下用了我兩成內力,還真是血虧的可以啊。」項羽嘆了口氣道,但他的語氣中卻聽不出一絲惋惜的感覺,反而像是有點…慶幸?
 
  「你的實力比我所想像的還要強啊,如果靠環境取巧贏你的話我心裡估計也不會痛快的,所以…」項羽深吸一口氣說道,渾身也燃起了烈烈的戰意「接下來就讓我堂堂正正的打敗你吧!」
 
  「要說大話就趁現在吧,一會兒你就會後悔沒能用大海淹死我了。」諾靈頓冷冷道,兩隻手臂再度化成了巨大的熔岩巨臂。
 
  「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就我所知,除了大海之外,還有一種方法能擊倒你。」但項羽卻自信的說道,同時體內開始運行起了內力。
 
  「說大話什麼的等你撐過這一擊後再說吧!你的攻擊對我根本沒用,你有什麼辦法能打倒我?!」諾靈頓吼道,巨大的雙臂舉起,眼看著就要砸下。
 
  「當然有了…」但就在諾靈頓的巨臂即將砸下時,項羽的身影卻瞬間消失,諾靈頓見狀正想讓身體岩漿化,可就在那一瞬間,諾靈頓的太陽穴上卻猛地爆出一陣劇痛,同時整個人也往前撲倒在了地上,諾靈頓剛想回頭看,可他的鼻樑上又是挨了一拳,巨大的力道頓時讓他的意識中斷了半秒,而諾靈頓卻連項羽的衣角都沒看到,雙方的速度完全是兩個不同等級的。
 
  「只要能在你的身體元素化前打到你就行了!」項羽握著拳吼道,纏繞在他身上的氣場也從金色的氣燄變成了深紅色的血霧。
 
  「三倍界王拳!」項羽大吼著,在諾靈頓爬起來前,他的身影又再一次消失了,而在一陣爆響聲中,諾靈頓的身體忽然飛上了半空中,如同一顆逆射的隕石般…

系統提示:你目擊了海神女妖被釋放的過程,請做san值檢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83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焉紫妃
這麼快就秀新招嗎==

06-25 00:52

Luis
羽:不然有人又要靠邀我扣大06-25 01:38
slenderman
提前開大,看來打章魚會很艱難了

06-25 06:43

Luis
章魚:你怎麼看那招打得死我?06-25 13:27
白煌羽
嗯嗯完蛋了

06-25 11:23

Luis
GGWP06-25 13:27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這是神鬼奇航?

06-25 14:47

Luis
06-25 16:47
モティ
看來神崎小妹妹又要去領便當了[e21]

06-25 18:00

Luis
神崎:說好的保我呢?
眾:妳自己衝出去的保個毛線啊06-25 18:02
悠傑
戴維瓊斯:快!項羽剛開大還在cd
趁現在幹掉他!

06-25 18:46

Luis
羽:JG都不幫(被Gank06-25 18:49
悠傑
主神:擊殺中洲隊隊長
獲得A級支線劇情一個 8000獎勵點
戴維瓊斯:我的時代來臨啦!
無限恐懼外傳:幽冥飛船

06-25 19:20

Luis
羽:怕06-25 20:58
伊藤
悟飯超賽2打賽魯時的龜派氣功已經有能力破壞星球了,項羽你加油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06-26 21:18

Luis
某羽:...(默默拿出七龍珠全集進入學習模式06-26 21:52
伊藤
補充,七龍珠裡悟空第一次超賽1狀態,能打贏佛利扎的時候,也有破壞娜美剋星等級的戰力了,雖然好像是佛利扎弄爆的

06-26 22:23

Luis
某羽:是嘴我嘴夠了沒!(崩潰翻桌
廖哥:哈哈哈你看看你06-26 22:29
三味和語
「這是…黑曜石?你利用海水冷卻岩漿,做出一片臨時的陸地來?」項羽很是驚訝

「不,這是鵝軟石。」諾靈頓傻眼

06-27 11:38

Luis
蛤(黑人問號06-27 12:37
三味和語
麥塊水流碰到岩漿(非本體)時會變成鵝軟石,碰到岩漿(本體)才會變成黑曜石

06-27 12:39

Luis
ㄅ歉 化學沒學好06-27 12:44
三味和語
你只是麥塊沒玩好(X

06-27 12:46

Luis
是真的沒玩過06-27 13: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asw119大家
短篇《不要被咬不就好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