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第一章 第一回 -- 一生修途求無悔,三劍斬身問道心

作者:露歌/魷魚│2019-06-24 21:41:50│贊助:2│人氣:55
  雲霧飄渺的山頭,綠茵搖動著的幾分清香卻被鐵鏽味蓋過的日子。那白衣上沾的幾分紅暈,在綠草上劃過一行行的血痕。
 
  「究竟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呢?」面孔清秀但卻有著時光刻痕般幽沉的少年,一滴似有若無的淚水劃過了臉頰,帶著血漬滾滾而下,卻在墜地前散成了花霧,不在大地上留下任何一絲痕跡「但我已沒有回頭路,更不可能因此回頭了吧?」
 
  那話並沒有從他口中說出,並不是因為倔強……或者,他也從未真的像此時清明過。即使已殺的血流成河,即使真的已經累了,這妖魔無數早已殺的心煩,殺的心亂如麻。但他沒有後悔,即使已疲憊不堪卻也依舊堅持著自己的道心。那怕知道前程窒礙難行,又要再起殺孽也在所不惜。
 
  「凡,站住。」頭髮稍顯斑白的老劍客從少年的背後將其叫住,那聲音中帶著的並不是憤怒,更不可能是怨懟。即使如果不將少年挽留,宗門的傳承必將斷絕,對著背影如此憂傷的他,老人也只能以關愛和無奈的口吻嘆道「你又何必如此呢?」
 
  「對不起。」少年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吐出了這句話。其實以他的修為來看,這句話不應該對修為比自己低上無數的這名老者說出的。但這句話並不只是對老人曾是他的引路人,是他的師父的那份尊敬,更帶著一絲歉意與悲傷「但你也知道的。時間不多了。」
 
  微妙的沉沒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少年沒有多一句話,只是默默地等著老者或是怒斥,或是悲痛的語言,但卻沒有等到,只是捲雲的風聲響著,在無言的空氣裡凝固一瞬間的悲哀。
 
  「她對你來說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最後,老人也只問出了這麼一句話「重要到值得你做到這個程度,甚至不顧師門?」
 
  「我別無選擇。如果可以,我也不願如此。」少年平淡的說著「您是了解我的。不把她從黃泉帶回來,我絕不回頭。」
 
  「罷了……罷了。你走吧……」老人嘆氣道,聲音裡一分灑脫之意淡淡的,卻深深的刻劃在了少年的心中「走之前,再去看一看當年把你帶上山頭時,你第一眼所見的那座石碑吧。我太一宗不能斷了傳承,你更不該魂斷九幽……」
 
  「若有來生,我必不忘師恩。」最終,少年還是回頭了。深深低頭一拜,這一拜就是十數息的時間,別人看不清他那低頭的臉龐,但那清秀的臉上扭曲著的面孔和晶瑩的淚水卻騙不過自己。修道多少年來,自己的道心早已堅定如鐵,這一滴眼淚卻還是落了下來,他輕輕說道「師恩如海,段凡來世再報!」
 
  老人揮袖轉身,卻沒有御風而去,而是抬頭望向了天空,在這山上望天,那是一片晴空萬里,但這時卻模糊了一片「興許是年老了,眼珠子不靈活了」老人這樣想著。
 
  「我輩修仙,還信那天道有輪迴嗎?」老人閉上雙眼,低頭一歎「只求一念動蒼穹,一命永常恆。」
 
  「紅塵多苦難,長生又如何?」少年抬頭,臉上哪還有迷茫之色,方才的一縷淚痕也不過一時念起,隨風而逝。這師恩他固然心念,但卻不會讓他停下腳步,這是他的堅持,或者可說是執念,只要決定了就不會改變。
 
  「如果累了,你可以隨時回來。我會在這裡等你。」又歎了一口氣,原本就老邁的臉上,頓時又多了幾條痕跡。
 
  就算還會在這裡,下次見到又會是多少年後了?幾十年?幾百年?還是上千年?眼前這名老人陽壽又還有幾年呢?
 
  世人需度無量劫,劫劫問心渡蒼生。這人間一劫方過,一劫又起,不知何時當盡,斬了妖魔,斬了神仙,斬到鮮血滔天,卻救不了一個道侶。少年一生對不起的人太多了,唯獨不想對不起她。這一生修道,從一片熱血修到一片冰心,又從冰心一片修到古井不波,卻又為一名女性傾心。三生三世的誓言,世人仰望的修為,最後卻連一縷殘魂都沒有抓住。
 
  沒有了她,就是人間仙境又如何,少女離去的這段日子,少年日日捫心自問。
 
  而這就是少年的解答,殺盡天下妖魔,用一身血意踏破九泉,從冥府把少女的魂魄帶回人世。但此去凶多吉少,在大劫剛去、人心未定的時代,少年這一去,人間要多少年才能回到當年的盛況?太一宗除了少年跟老人早已沒有其他門徒了,現在一去,幾乎等同於斷了傳承。更別提老人這即將凋零之軀,恐怕一旦別離就是永恆了。
 
  然而少年執意要去。就如同當年面對大劫時挺身而出一樣,那決定是誰也擋不住的,那怕以師徒之情阻攔。於是老人釋懷了,少年不是他攔得住的,那就讓他去飛吧。
 
  「這宗門不會斷了傳承的,只要我還在這裡一天,太一便永遠等著你回來。」老人的意思很明顯了,少年也不再多言,轉身離去。兩人都沒有回頭,也沒有訣別般的眼神,有的只是淡然和信任,或許還有一點遺憾……
 
  不久,少年走到了峰頂,望著峰頂石碑上那「雲隱峰」三字,心中無限感慨,當年從書生到求道,以至被師父接引上山,無數年的努力從煉氣到大乘,被世人稱作仙君。這當中度過多少的苦難,天下或許只有師父和自己明白,今日一別,又有誰能理解自己呢?
 
  後世會怎麼評斷自己?是為了蒼生平定大劫的英雄,還是為愛瘋狂殺盡妖魔的仙君?這大概也沒機會得知了。
 
  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從來就不是什麼仙,自始至終不過也只是個人而已。道途無盡,一生豈足長?他還遠遠不到盡頭……至少在自己的摯愛消失之時,他也只能眼睜睜地哭嚎,如同凡人一樣的無力。
 
  能隻手翻天覆地,能掐指改命換運,能一劍分開大海,難道這就是仙人了嗎?或許在世人眼中是吧,但對自己來說,離逍遙於世的仙人,自己還相去甚遠,就算屠妖借血踏幽冥,也不過凡人的一個掙扎而已。
 
  「自始至終,我不過也只是一個凡人而已。早知如此,還不如當個書生快活呢。」少年一笑,把這些思緒拋在腦後「早已無法回頭,我又何必再想?當年一心求道,今時亦如此。我道心不變,仙路不絕。」
 
  少年揮劍一斬心念,斬道心迷惘。
 
  「這雲隱山中,山隱雲中,不若一人隱於天地之中。為不為仙又如何,就是一生草芥,我心如天,我意如淵,我道無邊。這天地若有局,我便一劍斬之;這天地若有恨,我必一念斷之。這隱與不隱自在我心,我心一片清明!」
 
  少年揮劍再斬心魔,斬天地不公。
 
  「今生妳不負我,我亦不負汝,縱然天崩地裂,劫難無窮,我必一劍斬虛妄、斬眾生相、斬蒼茫,直至妳回我身旁。我欲求生,又何懼一踏黃泉!」少年一字一句直抒胸臆,而後開懷大笑。
 
  少年揮劍三斬自身,以道入黃泉。
 
  這斬心、斬道、斬身入黃泉分外凶險,那怕只有一絲疑慮都會身死道消,但少年心中毫無遲疑,一劍乾淨俐落的將自己斬成兩半,轉念之間畫作光華消散虛空之中。
 
  此時那峰頂以空無一人,只有石碑上的一縷道念殘留著,彷彿傳來一陣陣的道音印證著曾有一人在此斬道,那道音說著「吾道無悔,吾道不孤。」
 
  數日以後,一名老人登上此峰,在這裡修了一間草屋,一住就是四十年,直至身死道消也未離開此峰一步。四十年來,每日清晨老人都將這山峰掃得一塵不染,無有一日不如此。
 
  他也不再修煉,只是每日黃昏時,都會望著這石碑不語。說也奇怪,這山峰四十年來,除了老人再無一人踏上,就像這天地再也無人能看見此峰一般,遺世獨立著。
 
  老人一世未有著論,也未給別人留下什麼。只是默默地一日又一日,掃著這座山峰,偶而期待著什麼似地看著石碑。直至化道的那一天,他看著石碑,露出了燦爛的微笑「會回來的,會回來的。」而後垂下了頭,結束了他那曾風風雨雨,最後又歸於平淡的一生。
 
  他這一生最驕傲的,是教出了一個人稱仙君的少年;他這一生最悲傷的,是讓這太一宗數千年傳承終結;他這一生最難以忘懷的,是自己的徒弟那堅決的眼神;他這一生最後悔的,是沒能看著徒弟一步步走下去。
 
  但在生命終結的那一刻,他沒有任何依戀,因為當他看見那道通往來生的光芒時,他知道自己的徒兒成功了,如同四十年來不絕於耳的那聲道音「無道不悔,吾道不孤。」
 
  「不愧是我的徒兒……」老人的靈魂脫體而出,在接受那縷仙光指引前,最後一次的望向山峰。
 
  他彷彿看見了自己的一生與太一的興衰。但曾經對此傷痛欲絕的他,卻徹底大徹大悟了。
 
  「太一立道奇萊上,我徒一劍眾魔誅。一生修真我無悔,來世有緣再師徒。」老人閉上眼睛,一步踏入輪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82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無奈秋風彼呢冷
2019還在看

06-25 10: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e83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不想當蝸牛啦!3-奇怪... 後一篇:第一章 第二回 -- 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所有人
新作《帶著一張帥臉闖蕩異世界》更新第一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