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公會故事接龍】《新華麗搖滾:Fairy 樂團》.第9周

作者:Tempest759│2019-06-23 17:51:56│贊助:54│人氣:277
發佈日 故事組 小屋/作品連結 繪圖組 小屋/作品連結
4/ 21 遙遠之風-耳機開啟 小屋作品 人一兌 小屋作品
4/ 28 約瑟 小屋作品 卡夠 小屋作品
5/ 5 夯特大大 小屋作品 米苦較@mkj 小屋作品
5/ 12 邪惡布丁 小屋作品 艾瑞卡 小屋作品
5/ 19 我叫龍五 小屋作品 山本魚 小屋作品
5/ 26 祈玄 小屋作品 人一兌 小屋作品
6/ 2 沛寶.____. 小屋作品 PEi 小屋
6/ 16 汐癸 小屋作品 艾瑞卡 小屋作品
6/ 23 Tempest759 HERE 汐癸(接替) 小屋/作品
6/ 30 夜闌風 小屋/作品
(未更新)
山本魚 小屋/作品
(未更新)
7/ 7 荳荳 小屋/作品
(未更新)
汐癸 小屋/作品
(未更新)
7/ 14 人一兌 小屋/作品
(未更新)
米苦較@mkj 小屋/作品
(未更新)
*此表格由本人自製(不包括超連結與字相關字串)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晚上九時,倫敦彩虹劇院。

  「……羅傑?」

  「仙女樂團」的貝斯手,布萊恩.泰勒敲了門後見沒人回應,於是自行開門輕步走入休息室中。

  「羅傑,大家都在等你。」布萊恩一邊對羅傑說,一邊走向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節目的「仙女樂團」鼓手,羅傑.萊特。

  羅傑並沒有回應,他的雙耳都載着耳機,目光似乎完全凝聚在電視螢幕上。

  電視在播放有關「仙女樂團」歐洲巡迴演唱完滿結束的節目。主持人似乎想以快速回顧「仙女樂團」從興起至今的成就作節目的結束,現在正討論公認真正讓「仙女樂團」紅遍搖滾界的歌曲——「甜蜜怪談」。

  〈說起來,果然還是『甜蜜怪談』最能牽動人心、感動大眾。〉

  對「甜蜜怪談」讚不絕口的主持人此時仍一臉陶醉,指頭還不時輕輕打着節奏,彷彿那場演唱到此刻也還未落幕。

  〈當然,『神曲』這稱號可不是叫假的!〉節目的嘉賓讚同道,〈不過在我看來,真真正正讓『仙女』綻放耀目光彩的,是演唱者才對。〉

  怪不得羅傑會看得那麼專注,原來又是因為保羅啊。布萊恩不禁望向羅傑擺在沙發旁的桌上的手機,上面顯示着正在播放的歌曲的名稱——正是「甜蜜怪談」。

  節目還在播放。

  〈的確啊。〉主持人回道,〈正所謂,再好的武器也得配上會用的人。如果將『甜蜜怪談』比喻成絕世名劍,那麼『V版』的演唱者便大劍師,能把劍的精粹發揮得淋漓盡;而『P版』則是名普通小兵操劍,雖然也表現得十分厲害,卻總給人缺了些甚麼的感覺。〉

  〈你說的『P版』記得是最初版,是由姓氏的開首是『P』的保羅.菲納斯(Phoenus)先生擔任主唱的版本吧?你可別那樣說人家,雖然這些年都沒再聽過他的消息,但或許人家正要捲土重來呢!〉

  保羅.菲納斯(Phoenus)——好久沒聽過這名字了。

  當初亞瑟退出後他自薦加入,以後的確讓樂團大放光彩,然而這位保羅的性格卻十分惡劣,儘管他有着顆熱愛搖滾的心,愛炫耀自身才華與自私的個性最終還是讓他們不得不踢走他,以避免樂團完全的分裂。

  那時他們還苦惱該怎樣填補樂團空缺,誰知竟馬上就讓羅傑找到了他——保羅.菲納斯(Venus)。

  「布萊恩。」羅傑突然輕聲呼叫道。

  布萊恩此時才回過神,發現羅傑已經摘下了耳機,但並沒有回頭,不過布萊恩能猜到羅傑現在的表情一定一如以往般既陰鬱而哀傷。桌上的手機的螢幕正顯示着「甜蜜怪談_Ver. V_首發」。

  「布萊恩,你記得當初是我找上保羅,對吧?」

  布萊恩知道羅傑是在說菲納斯(Venus),也記得正是羅傑偶然進了某個酒吧,他才能在舞台上發現菲納斯(Venus)的才華並招他入團,但布萊恩猜不透羅傑問這樣的問題的用意,於是只簡單回是。

  「是我找上他的,也是我經常鼓勵他、跟他一起練習,所以我很清楚他的歌聲,也十分清楚為甚麼他的歌聲是無可取代的。」

  布萊恩依然猜不透羅傑現在的想法,所以沒有插嘴打斷羅傑的話。

  「第一次再錄『甜蜜怪談』時,那如天籟的歌喉使我久久不能遺忘,是這歌聲把我們的樂團從茫茫的人海中拉上殿堂。然而從不知道甚麼時候起,他的歌喉變了,儘管還是讓人印象深刻,但也僅此而已,不論他再唱『甜蜜怪談』多少次,也唱回不了當初的天籟之聲……該怎麼說呢……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布萊恩最終還是不明白羅傑這時提這些的原因,但他知道要是再讓羅傑陷在回憶下去,他肯定會連慶功宴都出席不了。

  於是布萊恩說:「保羅已經去了,即便有疑問,也只能等我們也有同樣的成就時,再去音樂偉人們的聖堂去問他。」

  羅傑沉默了一刻後,說:「對啊,保羅已經死了,再也問不到了……」

  布萊恩以為自己說錯話,正要開口打圓場時,羅傑卻徒然站起身然後走向休息室的門口。

  「呃……羅傑?」

  羅傑應聲止步回首,本來無神的黃瞳此刻竟回了點生氣,彷彿有甚麼事讓他感到釋懷一般。

  「怎麼了?大夥兒不是都在等我去慶功宴嗎?」

  「喔、嗯對,馬上去吧!」

  布萊恩不清楚羅傑身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但只要羅傑不要再陰沉下去就好,原因甚麼的布萊恩也懶得管。

  兩人很快便與其他人會合,之後一同走向最近演唱會場的一間有名酒吧。

  然而此時沒人知道,那正朝這一行人漸漸逼近的瘋狂的存在……

****************

  亞瑟感到腦袋傳來一陣劇痛,痛得像頭骨被敲破了一樣。他認為自己一定是喝太多了。

  他能感到自己在坐着,沒聽見引擎或車嗚聲,所以應該已經回到家了吧,再不然就是被安置在其他團員的家。

  「嗯唔……布萊恩?約翰?羅傑?」

  ……沒人回應。

  亞瑟判斷這裏應該是自己家。

  亞瑟想要起身去倒水喝。然而有股力量從椅子的背後拉扯着亞瑟的雙手,讓他不要說站起來,連抬起手臂都十分困難。

  就在亞瑟感煩躁而以粗暴的動作想擺脫力量之時,手腕驟然發痛,他這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居然被綁住!

  也許是意外狀況激發他的腎上腺支素分泌,他的精神狀態因此回復不少,亞瑟開始能看清周圍的環境。這裏才不是自己的家,這地方不僅空間甚大,周圍也擺放着各種似乎是處理木材用的大型機器,而自己坐着的椅子甚至就立在一條運輸帶上,正前方還擺着一道刃緣似乎十分鋒利,還能反射吊燈光芒的圓鋸。

  亞瑟的冷汗直冒,明明是夏天,自己的背部卻像被冬風吹過一樣冰冷。

  「嗚、嗚喂……這玩笑可不好笑!」

  然而回應他的就只有自己的回音。

  「啊哈哈……!我明白了,是整人節目對不對?好啦,我認輸、我認輸,我現在真的嚇到出屎了,所以可以放我下來囉!」

  這次多了蟲嗚回應他。

  「幹你娘,我說放我下來!喝啊?快來人把我從這狗屁地方放下來!」

  亞瑟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他劇烈地掙扎着,要不是椅腳有被預先固定住,他一下刻也許已經連人帶椅倒到地上。

  亞瑟心想,待他逃出去以後,一定要給敢這樣捉弄他的人好看。對了,是羅傑,這些日子裏羅傑都一直否認老子的成就,對老子諸多不滿,那一定就是他在弄老子!

  正當亞瑟開始盤算該怎樣「整」回羅傑之際,隨着「嗚噫——」的一陣測試麥克風似的刺耳巨響響起,一道彷彿被演唱會的舞台揚聲器擴大過的巨大人聲突然響起:

  「嗚喎、嗚喎、嗚喎,看看是誰在像個屁孩一樣鬼哭鬼叫?」

  聲音同時從四面八方而來,無法單憑聲源找出聲音主人的位置。

  「狗娘養的,無論你是誰,我勸還是快點把我給放下來!我可是當紅樂團主唱,你要是敢傷我哪怕一根毛,我敢保證你之後的生活會一點也不好過!」

  亞瑟不斷轉頭又轉眼想找出聲音的主人,然而四周盡是嚴重遮擋視野的機器,任何一台機器的背後都可能躲着人,亞瑟根本找不着他。

  「嗚呵呵,居然在發明星脾氣!難道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處景?」聲音的語氣充滿着藐視的感覺。「話說,你就一點都不好奇這個敢『作弄』你這位大明星的人是誰嗎?」

  「啥啊你,我才不管——等等,這聲音……不,這不可能!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保羅.菲納斯(Venus)!」

  聲音的主人——保羅.菲納斯(Venus)隨即瘋狂大笑,笑聲經過大型揚聲器的擴大後更彷彿能震塌這座工廠。

  「你果然還認得我的聲音啊。」保羅說:「我從未品嚐過死亡的滋味,至少不是『真正的死亡』。」

  亞瑟內心的不安與恐懼正不斷翻騰,心跳越來越激烈,呼吸越來越急促,衣服的背後已經吸滿汗水,亞瑟開始漫無目的地四處張望起來。

  「那、那你現在是要幹嘛?你要是想復仇的話,你可找錯人了!再說,我加入樂團後可是一直在讚頌你的事跡啊!我反而應該被感謝才對吧!」

  「感謝?買兇殺我的人還好意思討感謝!?」保羅就像忽然被踩到痛處的野獸,語氣中開始滲出陣陣怒意,彷彿下一刻就會跳出上來對亞瑟張牙舞爪。

  保羅發出野獸般的怒吼,聞聲的亞瑟隨即像隻受驚的老鼠一樣發出尖銳而短促的慘叫,縮起的身體還瑟瑟發抖。

  「你妒嫉我的成就,還想透過殺掉我來篡奪我的一切,但更過份的是,你居然還讓人毀掉我的臉,我能證明自己的一切!」

  保羅的話未畢,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亞瑟面前。亞瑟馬上定睛一看,發現距離自己不遠的地上,竟站着一名沒有頭髮,頭部幾乎所有的皮膚都像被無數隻蟲子啃過一般醜陋,身披黑色皮革大衣,彷彿從地獄裏爬出來的魔人。

  「你、你是……保羅?!」

  「對,這就是我!這就被你害慘的我!」

  保羅對着手上的麥克風大吼,連串的言語卻是向着亞瑟,化為無數的巨鎚痛打着亞瑟的精神,亞瑟幾乎就要崩潰。

  「不,我甚麼都沒有做!你冤枉我,我根本甚麼都沒有做!」

  「呸!我就知道你這狗娘養的會死口不認。但就是這種人才會是那讓我自豪的歌曲的最佳聽眾啊!」

  話畢,保羅便逕自走向某面牆,此時幾道射燈照亮了被黑夜所覆蓋的牆壁,顯露出靠着牆壁設置的舞台。保羅踏上舞台後,隨即提起一把表面印滿彷彿血管般的腥紅紋路,上頭還寫有的「Sicina」字串的黑色吉他。

  一股不祥的預感隨即翻攪着亞瑟的胃,彷彿只要保羅開始用這吉他彈奏音樂,自己的靈魂就會被抽出成為吉他的食物。

  「你、你要做甚麼?!」

  保羅無視亞瑟問題逕自奏出第一道音,並對着支架上的麥克風大聲宣佈道:

  「歡迎來到地獄,各位聽眾,讓我們來一起欣賞因絕望者獲得希望卻再次破滅而生的歌曲——『狂仇怪談』所帶來的震怒!」

  隨着舞台四周射出五彩繽紛的小型煙火,保羅正式開始演唱,亞瑟能聽出這是從「甜蜜怪談」改篇而來的歌曲,但曲風已變成「死亡金屬」,樂曲的旋律急快而無序,主唱亦以無比癲狂的方式唱出歌詞,猶如賦予了歌詞與音符力量一般,化為代表憎恨與狂怒長鞭,將保羅心中的怨恨不斷鞭打在亞瑟的心靈。

  同時,亞瑟無意中發現腳下的運輸帶居然開始動了,就連前方的圓鋸也竟開始高速轉動,馬上就要切向亞瑟的兩腳之間。

  「嗚啊啊啊啊!放、放過我吧——!」

  亞瑟厲聲慘叫。

  「不不不不!我承認我有買兇殺你,但我沒讓他們把給弄成這樣子啊!我真的沒有!拜託放過我吧!」

  保羅沒有回應,他完全沉醉在這場釋放憎惡的演出中,誇張地擺動他的全身上下,恰像隻正以瘋狂的舞蹈展現自己的強大的惡魔。

  「嗚啊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眼看圓鋸與自己已只差幾步之遙,亞瑟已經豁了出去,他劇烈掙扎,甚至像隻瘋狗一樣猛地啃咬椅背,似乎想直接破壞椅子脫身。

  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喝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絕望的尖叫伴隨着絞肉之聲而起,而當尖叫嘎然而止後,絞肉之聲已漸漸消失,只留下機器與圓鋸的刺耳運轉聲,和死亡金屬的狂雷之聲。

  此時,保羅緩緩舉舉起只伸直小指與食指的右手——

  「ROCK' N' ROOOOOOOOOOL!」

  並喊出於此刻彷彿代表終結的口號。

****************


  「你究竟,想要說甚麼?」

  儘管自己感到一陣頭昏目炫,艾瑪還是努力保持住理智,質問回眼前這名身為前特工的老人。

  「而且為甚麼你要說他是『替代的』——難道說……!」

  艾瑪忽然察覺到了些甚麼,但卻為她帶來莫大的衝擊,她眼中的世界彷彿正不斷翻滾,她甚至必需找個東西扶着才能站穩。


  葬儀社吐了口煙後轉身面向天空,雙目注視着正漸漸變得橙紅的天際,只說出了一個名字:

  「鮑伯.弗里曼。」

  艾瑪萬萬沒想到會在這裏再聽見那個男人的名字,她此時的表情如同見鬼一樣驚訝,但卻有股暖流湧上艾瑪的心房。

  艾瑪跟鮑伯.弗里曼的相識,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那時是「仙女樂團」的前主唱,保羅.菲納斯(Phoenus)被踢出樂團起一段時間後。此時的保羅深感失意,因而四處鬧事以發洩心裏的不甘,最終還是搞到自己被送進醫院。艾瑪正是他的主治醫生。

  保羅對艾瑪一見鐘情。然而在艾瑪婉拒他的愛意後,保羅居然還再三纏繞、騷擾艾瑪。

  就在一次保羅要強硬對待艾瑪之時,鮑伯.弗里曼出現了。他與保羅展開了激烈的搏鬥,最終因為重創了保羅臉和頭部而成功趕跑了他,但鮑伯的情況同樣不樂觀,因為當時保羅帶了刀,於是鮑伯才會在搏鬥中被劃上多道刀傷。艾瑪無法對自己恩人的傷勢視而不見,呼叫救護車後還不忘為他的傷口作應急處理,隨後艾瑪還主動擔任了鮑伯的主治醫生,希望能報答他的恩情。

  自此之後,兩人的來往越來越頻繁、親近,甚至在鮑伯出院後兩人都還在持續來往。艾瑪正是在這期間知道鮑伯是「仙女」的一員,而鮑伯則聲稱「保羅.菲納斯(Venus)」只是藝名。

  但是從某一天起,鮑伯突然間再沒有跟艾瑪聯絡,艾瑪也幾乎找不着他。艾瑪於是只好直接到演唱會現場找他,然而那位「鮑伯」卻對艾瑪投以看見陌生人的眼神……

  艾瑪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不知道為甚麼鮑伯會突然認不出她,她也想不到該從甚麼地方開始調查。她就這樣徘徊在迷茫與失落之中……直到2019年7月14日。

  那天凌晨,艾瑪被自己手機的鈴聲給吵醒,她看見一串陌生的號碼,她以為是推銷電話之類的東西,按下接聽按鈕正要打發對方之時……

  「……艾瑪。」那是鮑伯的聲音,雖然聽起來沒甚麼生氣,但肯定是他!

  艾瑪心裏狂喜,正要開口關心鮑伯的狀況之前,鮑伯卻馬上繼續說話。

  在通話中,鮑伯向艾瑪坦白了一切,坦白了他其實只是保羅.菲納斯(Venus)的替身;坦白了他替「真身」唱出名堂後卻被他一腳踢開,被他獨覽一切成就;坦白了「真身」為了不讓鮑伯公開事實,以各種方式打壓鮑伯、降低鮑伯的信用;……

  最後,在艾瑪來得及從驚愕與不解中回神之前,鮑伯就以「復仇」之類的詞語結束了通話。艾瑪再也打不通那串號碼。

  艾瑪於是連忙趕往當天「仙女」的演唱會會場,想要阻止鮑伯作出衝動的舉動。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了,當艾瑪趕到時,保安經已提好武器,驚慌的人群也已經在湧出會場外……

  之後艾瑪持續追尋着兇手的位置,她認為找到兇手就等於找到鮑伯。可是才剛開始調查,艾瑪就得悉兇手被不明勢力處理掉,屍體被拋進大海的訊息。

  艾瑪曾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永遠失去了他,然而現在卻被告知他還活着,還一直都待在她身邊。

  「怪不得在醫院遇上他時,我會感到一股熟悉的感覺……」艾瑪頓時回想起她突然吻向保羅——現在該叫他鮑伯才對——的情景,兩頰一時刷紅。

  「但為甚麼鮑伯會把自己當作保羅.菲納斯(Venus)?」

  葬儀社沒有回頭地說:「小艾瑪明明是醫生,應該比我更清楚有些精神疾病,會讓患者自行產生完全不同的記憶才對啊。」

  艾瑪心想「我又不是精神科的!」,同時回道:「但是現在可是在真實生活突然碰上這些事,真的會謁我感到非常難以置信呀。」

  「不管怎樣,妳現在無論如何都只能先相信了。」

  葬儀社一直保持嚴肅的語氣,可是當他說出這一句話時,艾瑪卻有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讓她想直接跑回鮑伯身邊。

  「小艾瑪啊,現在在等妳的那個男人,他早已經瘋了,還一手造就了一個被憎恨所驅使的復仇幽靈。」

  艾瑪不明白葬儀社這段話的意思,而葬儀社也似乎沒有讓她聽懂的打算。艾瑪知道葬儀社是不想惹禍上身才會說得那麼隱晦,所以才沒有追問葬儀社個一清二楚的打算。

  「現在巨大的威脅正要朝那個男人逼近。妳聽好囉,我可是只有說『朝那個男人』,小艾瑪妳是局外人,大可以對那道威脅視而不見,而我相信那位先生到時候也會盡全力讓妳遠離這件事。」

  葬儀社轉過頭望向身後的鋁門,彷彿他的目光能穿透鋁門到達鮑伯身上。

  「那麼如今終於知道這一切的妳,又該如何是好呢?」




碎碎念時間:

  老實說,當我看到出現兩個保羅時,我就有種會越來越難寫的預感,而這預感還真的成真了……(數個星期後)……HOLY SHEET!居然還出現(疑似)第三名保羅 ΣΣ(゚д゚lll)!

  當我看過第七和第八周的文章後,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去接好故事。(;´Д`)

  我用了一段時間去重溫劇情,浪費了一堆紙作筆記理清人物關係與劇情脈絡後,我總算把這章寫完了!雖然或許接得不太好,但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_<)

  (v 為免影響接下來的寫手的思路,請諸位斟酌反白下方內容 v)
  上一章的內容我將其當成一種意像,象徵着真.保羅從假死到醒來的過程中,「求生」的掙扎。

  總之這故事已經變得非常撲朔迷離了,而我是打算讓謎團清晰化(但感覺好像還不夠清晰)。

  要是有任何接下來的寫手真的理不清劇情,可以按下方的連結看看我的筆記(同樣請斟酌閱讀)。

  最後感謝汐癸的插圖,還有大家耐心的欣賞,也請多支持本活動的其他參加者喔!

<---點此前往本次活動之主辦公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68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搖滾|懸疑|復仇|小說接龍|公會活動

留言共 6 篇留言

夜闌風
我已經徹底困惑了,感覺我完蛋了
大家都超強,各種神展開

06-24 12:48

Tempest759
祝你好運www06-24 12:54
荳荳
三、三重保羅嗚嗚@@
天旋地轉都沒有這個厲害

06-26 21:25

Tempest759
我當初看到時也想哭(ノДT)06-26 21:41
人一兌
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開掛變出神結局(你

06-26 21:40

Tempest759
期待你的神結局(  ̄▽ ̄)b06-26 21:43
約瑟
這解釋,這思路[e11],你已經寫得很好了······(感動抱),如果是我寫這週,可能會不知道如何下手······
但是由於劇情本身變得超級複雜,要一眼看懂還是有難度啊······

06-27 18:40

Tempest759
感謝稱讚!但我只是鑽了那幾乎沒有任何描述的七年的漏洞,發揮想像力而已。06-27 19:10
小PEi
看完了
到底是保羅還是保羅還是保羅?
我也是越看越懵,哈哈
這篇寫得不錯,辛苦你了

07-01 11:38

沛寶._______.
筆記竟然是手寫的有夠認真@@

07-08 2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Tp20070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開箱.S.H.Figu... 後一篇:[達人專欄] 【水豚夥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cchen1319各位
小屋更新啦 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