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當只剩一塊錢時

作者:蒼天落葉│2019-06-23 07:57:58│贊助:46│人氣:443
 
  在風和日麗的天氣下是一條漂亮的校道,兩側的灌木叢跟大樹完美排列、彼此對稱,底下的柏油路就跟新鋪好一樣黝黑,在太陽的照印下發出漂亮的光澤,而在這裡站著一名金色短髮、有著一雙碧眼的少年。
  
  少年五官有著西方人的立體,也有東方人的柔和,看起來帥氣無比,在班上也是被妹子時刻關注的重點人物,不過此時他卻鐵青著臉看著錢包。
  
  看著那由一個一塊錢,一張身分證、健保卡跟兩張提款卡所組成的錢包。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打工兩個月一毛錢都沒領到,今天雖是發薪日但我的戶頭依舊是顆鴨蛋,名副其實的有工作沒收入。
  
  難不成新北的老闆都這樣嗎?艸!我勉強壓下把錢包甩在地上的衝動,此時我的好友,阿乖走了過來。
  
  「穆勒!你怎麼一臉連續打工兩個月都沒領到薪水的表情呢?」這裡是台灣,但我的名字卻叫穆勒,這不是什麼惡趣味,我本身是中德混血兒,出生在台灣,在高中前一直都待在德國,後來為了學中文才來到台灣留學。
  
  然而自我介紹的時後大家都對我的身分非常有興趣,當然也有人問我的德語名字,那時候我有玩戰地風雲一,看到有一個角色叫破陣穆勒實在是酷斃了,所以我的德語名字就叫穆勒了。
  
  「別說了,我真的要吃土了。」在台灣待了三年,對於一些鄉土用語我還是很上手的。
  
  「你現在剩多少錢?」
  
  「一塊。」
  
  「一塊?!」阿乖一臉見到鬼的表情,隨後拿出自己的錢包,從裡面拿出一張一百塊。
  
  別懷疑,那是他的全部財產,他剛剛問我有多少錢想必是要跟我借錢,今天是我的發薪日,我甚至說過請他吃頓大餐的。
  
  結果呢?要吃大餐是可以,不過這就要看店家願不願意收我的身份證當押金了。
  
  阿乖默默地把一百塊放回去,「那怎麼辦?你先跟你的家人要錢吧。」
  
  一講到這個我就火,「開什麼玩笑!我打工錢都還沒拿到,就要跟家人要錢?!」
  
  「那怎麼辦?雖然離暑假只剩兩天,但你難道要餓兩天嗎?」
  
  「沒錯,我明天跟後天剛好晚上打工,到時候吃報廢當晚餐,其他時間我要用飢餓讓我自己銘記這一天,記得今日的恥辱!」我昂起頭顱高傲道,因為我是去便利商店打工所以有免費的報廢可吃,這也是唯一的福利吧。
  
  「兄弟。」不過阿乖卻突然沉下臉,「別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啊,這樣你的垃圾老闆也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不!我不會屈服!我要讓他看看德意志人的骨氣!」我咬牙切齒道。
  
  「兄弟,當年荊軻臥薪嘗膽,他有不吃東西嗎?」
  
  我冷哼一聲,「想想甘地,我要使出德國不合作運動。」
  
  不料阿乖搖搖頭,突然走來搭住我的肩膀,語氣深沉道:
  
  「正是吃著從母親拿來的食物,忍受著屈辱,才會銘記在心。」
  
  「區區餓肚子,拿著薪水吃頓飽飯,仇恨就會消除,你也就會忘記了。」
  
  阿乖語氣一頓,突然強烈轉折:
  
  「但是!」
  
  「你跟母親要來的錢雙手返回去之時,仇恨將化為復仇烈焰燃燒你的內心!」
  
  「這個時候,你的仇恨才會有所意義!」
  
  阿乖的字語深深打動了我,我就像一隻突然斷電的機器人呆愣在地,這一番話的道理重重擊打在我的內心深處,一次又一次,我的內心彷彿有一頭巨獸正在掙扎,它想要突破一切的枷鎖,釋放出最原始的情緒。
  
  那個情緒是……憤怒。
  
  不過我深呼吸,即將噴發的火山慢慢止平,灼熱的岩漿流回洞口,憤怒不是消除,而是在積累,再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加倍地噴湧而出。
  
  「阿勒!要一起吃飯嘛!」就在這時一道清爽的聲音打斷我,轉頭看去是一名綁馬尾的女孩子跑來,她叫做小麥,身上的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穿著短牛仔褲跟小背心,整個人看起來健康無比,一上來就抱住我的手臂。
  
  而少女也活潑地跟跟阿乖打聲招呼,不過後者卻是臉色不對地立刻往旁邊一閃,阿乖雖然很會講大道理但卻很不會跟女孩子相處,他說他高職時班上沒一個是女的,過著三年的和尚生活也許對女生多少有點未知的恐懼吧。
  
  「我吃了。」這的確沒錯,我在一小時前吃了昨天留下來的三塊營養餅乾當午餐。
  
  「啊?那陪我吃可以嗎?」小麥對我眨了眨眼,不過心中都是薪水的我卻沒任何食慾。
  
  「我等等還有事情要忙,抱歉。」我靦腆地笑了笑,而小麥也不是會勉強別人的人,在幾句話後就笑著跟我說再見,自己朝學餐走去。
  
  ……
  
  在當天晚上,我躺臥在床上默默地看著手機。
  
  (公司薪資部有問題,七月初會一次補發。)
  
  七月初?
  
  現在還是六月中欸,七月初是馬小?
  
  看著這手機的內容,我面無表情地開始手指動做,把這對話截圖給阿乖看。
  
  (…….)
  
  (兄弟,革命的時刻到了。)
  
  (舉起反抗的旗幟、唱出叛逆者的鎮魂曲吧!)
  
  這兩句話讓我心有所感,立刻傳出一張圖,在打出一行字。
  
  (我要……吹響自由與革命的旗幟!)
  
  (自由……領導人民!)
  
  

  緊接著是一陣令人窒息的寂靜,幾秒後阿乖跟我做起了心靈輔導……
  
  …..
  
  「各位同學,雖然這一題很難,但是困難是學習必經的道路,有人要上來做嗎?」
  
  在隔天早上第一節數學課時,我跟阿乖坐在同一張桌子,我開始跟他抱怨老闆最近都讓我一個人站台,一個人簡直忙的跟狗一樣,在我說了十分鐘才把心中的苦痛道出十分之一時,阿乖卻突然擋住我的話。
  
  「兄弟,你明天就要辭職吧?」
  
  我一愣接著點點頭,暑假我可沒打算在新北吸廢棄。
  
  「那麼,我們去教訓你那個老闆要不要?」
  
  「怎麼個教訓法?」我疑惑道,而阿乖只是把手機拿出,給我看教父裡面主角被人蓋布袋毆打的畫面,裡面主角被痛打一頓都不知道是誰打他,反派小嘍嘍表示好不快哉。
  
  看完我嚥下一口口水,「阿乖…..這不好吧?這是犯法耶。」
  
  「兄弟啊,別人對我們不義,就別怪我們對他不仁。」阿乖語重心長道,「薪水連續兩個月沒發、每次都讓你一人當班、你當班的時候故意定一堆貨讓你補死、到處挑小毛病、總是把自己說的多偉大一樣……」
  
  聽著阿乖把老闆的惡行惡狀一一說出讓我感動的快哭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阿乖也。
  
  「兄弟,你還打算忍氣吞聲下去嗎?想想你1940年代的祖先們,他們靠著八千萬的人口打下快整個歐洲,曾經光榮的條頓騎士可是三大騎士團之一,要是看到他們的後裔被一個便利商店店長欺負到連屁都不敢放,他們肯定會氣的從棺材爬出來揍你!」
  
  在阿乖的循循善誘下,我感覺我身上一半的日耳曼血統漸漸沸騰起來,最後我一拍桌站起,激動地握緊拳頭,「好!我做!我做!我做行了吧!」
  
  「穆勒同學,既然如此你就上來,解我這個史詩級難度的數學題吧。」台上的數學老師推了推眼鏡看著我,寒光反射出淡淡殺氣,「這題目就當你下學期的期中考成績。」
  
  所有同學都驚訝地看著我,這麼說來剛剛老師的超高級難度數學題,好像一直都沒人上去做……
  
  晚上,不知名巷口。
  
  時間飛速流逝,很快的來到夜晚,我跟阿乖兩人埋伏在巷口,他拿著一個不知哪來的亞麻布袋,上面好像沾著一些紅色水漬……儘管他本人說這是墨水。
  
  「兄弟,準備好了嗎?」阿乖把一個球棒遞給我,看起來有一定年紀,上面到處都是坑坑巴巴的傷痕,看起來就像在陰屍路陪同主人經歷大大小小戰鬥的忠實夥伴……
  
  「嗯!」只要害怕我就照著阿乖說的,回想那機車店長對我的種種刁難,憤怒便會取代恐懼,我的手在顫抖,手上的球棒也跟著抖動,這不是恐懼,是對於復仇的興奮啊!
  
  搭 搭 搭 搭 搭
  
  聽著逐漸接近的腳步聲讓我又不爭氣的恐懼起來,阿乖回過頭看著我,「等會我會出手蓋他布袋,到時後你就用你的雙手,讓他嚐嚐德意志人的厲害!」
  
  阿乖的話彷彿有某種魔力讓我安心,不過幾秒他探出頭,低聲說道:「行動!」
  
  在寂靜的黑夜中不管什麼聲音都會被無限放大,阿乖可以說是剛出去時就被老闆發現,不過前者卻用速度優勢來彌補被提早發現的劣勢,只見阿乖一個箭步就把老闆的頭蓋住,且一個反轉把後者壓在地上。
  
  「兄弟!就是現在!」
  
  因為怕聲音被發現我不敢出聲,但是我的內心發出如同野獸般的怒吼,一棒又一棒地打在老闆身上。
  
  這一棒!是我上次補貨補到凌晨兩點!
  
  這一棒!是上次不知為啥短溢快一千元讓我補錢!
  
  這一棒!是你來接班遲到一小時跟我說沒關係!
  
  打了快五分鐘吧我終於無力在揮下棒球棍,我喘著氣往後退幾步,被蓋布袋的店長似乎也奄奄一息無法動彈,正當我要給阿乖撤退的暗號時,卻有一道聲音冷冷地從身後傳出。
  
  「怎麼?打夠了嗎?」
  
  !!!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我立刻轉頭,看著那化成灰都認得的面孔,我敢說我現在的臉肯定很蠢,嘴巴一定大的可以塞下一個芭樂,為了確認我還捏了捏自己的臉…..會痛!眼前的這是老闆!
  
  怎麼可能…..老闆不是……
  
  「啊!」阿乖發出一道慘叫,我往後一看發現剛剛被蓋布袋的「老闆」此時化成一攤黑色液體流走,就跟遊戲裡的史萊姆一樣軟軟黏黏的。
  
  「你…..究竟是什麼人?!」現在的一切已經嚴重超出我的理解範疇,老闆是史萊姆?還有眼前的人,他到底是不是老闆?!
  
  「不用廢話了,被你發現我的真身,就只好請你去死了。」老闆一字一句道,整個人開始緩緩飄起,下一秒一道黑色流光朝我疾射而來,被嚇傻的我呆愣在地,根本沒辦反閃躲……
  
  鏘!
  
  不過下一刻卻白光閃爍,剛剛的黑色流光就跟流彈一般被彈飛打在一旁的電線杆上,電線杆馬上發出滋滋滋的聲音被腐蝕出一個大洞,一想到剛剛那東西會打在我頭上就不寒而慄。
  
  「魔王,終於給我找到你了!」我的救命恩人此時擋在我眼前,而我那如同魔王的老闆……不,是真的就是魔王的老闆,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
  
  「真是的,跟蒼蠅一樣擾人的勇者。」
  
  而看著被稱為勇者的人,就算只是背影但我卻認得,不禁瞪大雙眼,「小……小麥!」
  
  小麥一聽轉過頭來,她的手上拿著一柄純白色的細劍,想必剛剛就是用細劍擋下老闆的攻擊,而她側臉露出一抹帥氣的微笑看著我。 
  
  「阿勒,這裡就交給我,你先休息一下吧。」
  
  我還想說什麼腦子卻被一個東西打中,我往後退了幾步,只感覺雙眼朦朧,眼皮像是千斤重一般,別說站著就算是要保持意識都是困難,不過幾秒後我終於抵擋不住,在徹底失去意識前,我也看到阿乖昏迷在地……
  
  ……
  
  晴天明媚,在上學的路上我老樣子跟阿乖一起走打屁聊天,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我往後一看便被一個東西撞到,那衝擊讓我踉蹌幾步,回過頭看才發現是小麥。
  
  「早安啊~阿勒!」阿乖就跟之前一樣跟小麥保持數步距離,而後者依然是自顧自地抱著我的手,滿臉燦爛的微笑。
  
  「早安,看妳笑瞇瞇的是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沒什麼,對了,你昨天晚上在幹嘛呀?」
  
  「昨天晚上?」我皺起眉頭,「好像沒在幹嘛耶?奇怪……明明好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嘛,會忘掉肯定就是不重要的東西啦!」小麥笑道,接著拉著我的手往校門的方向奔去。
  
  「走吧!一起去上課!」
  
--------------------

耶~幸好我辭職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64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絕怪
我也想要有阿乖這樣的好朋友
~⊙〃〈〉〃⊙~

06-23 08:44

蒼天落葉
其實真有其人呢,還是巴友[e16]06-23 12:45
earthworm
原來是落葉大上次抱怨的那個啊(X
對了,甘地的不合作運動的作打錯了~

06-23 09:10

蒼天落葉
感謝糾正!以修改~

不過就是上次抱怨的沒錯啊啊啊[e28]06-23 11:33
宇宙吃貨胖宅喵
辭職快樂喵

06-23 09:36

蒼天落葉
辭職了,但我要照三餐客訴那個死店長06-23 11:34
西維
下一份工作會更好

06-23 11:32

蒼天落葉
真的,相信沒有工作會比那個更爛了06-23 11:35
乖離星EX
我怎麼不記得我有拿出球棒,我應該是套指虎啊[e21]
還有我也想當勇者可以嗎?

06-23 11:48

蒼天落葉
不不,阿乖的屬性就是阿乖[e29] 拿的武器也是很阿乖的武器06-23 13:22
夜風196
老闆也是你寫作的動力XD

06-23 13:08

蒼天落葉
還是多虧他了[e25]06-23 13:23
mark
我看了三小 該不會是作者的真實經歷吧?

06-23 14:57

蒼天落葉
噓,我絕不會說我是中德混血兒的06-23 15:46
dean0928
我想要有像小麥一樣的女同學

06-24 01:10

蒼天落葉
你會找到的[e19]06-24 10:40
莫莉安
學生時代的時候有比較窮的學生直接在餐廳打工 基本上吃免錢

07-21 15:26

蒼天落葉
的確,省餐費真的會省很多07-21 15: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chh101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三百零三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三百零四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nPsQgRa7GAY 小p的新鋼琴COVER:神隱少女「いのちの名前」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