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鏈愛(前篇)

作者:七咲千影│2019-06-23 01:16:00│贊助:6│人氣:45
鏈愛




  「同學,你垃圾丟錯地方了,這個是要回收的。」

  一名少女的聲音毫不顧忌周遭地大聲說道,而對於自己習慣性的丟垃圾行為受到喝斥,這名男同學也嚇了一跳,一時之間錯愕了一會兒。

  「啊……喔喔,我知道了啦。」

  他將垃圾撿起丟到另一個回收的桶子後,隨意敷衍了少女便離去了,臉上雖還留有一絲不悅的表情,但少女都沒有將這些看在眼裡,只是又再次拉起嗓子提醒道。

  「下次可不要弄錯了喔!」

  只是湊巧路過的我,就這樣成了那群不巧撞見這尷尬場景的旁觀者之一。

  然而我對這樣的場面卻並不陌生,畢竟這名少女是和我同班的同學桃貴,平常就抱持著很重的正義感,這點在開學不久後,無論是同班還是鄰班的同學都立刻得以感受到。

  桃貴的善意提醒是不分對象的,從學弟妹到甚至到老師都曾經被她唸過些什麼,而她糾結的事情也不分大小,小至隨地丟垃圾或是在走廊上奔跑,大至體罰學生的方式或老師罵人的措辭遣字。

  儘管這些行動都是出自於她自身的正義感,可是隨著時間的經過,卻也同時惹來了周遭的排斥與厭惡,因此即使在班上,也沒什麼人會主動邀約或是攀談。

  雖然我們之中也有人覺得,她這樣子被孤立很可憐也很寂寞,但大家更不想看到的是,自己成為她下一個叮嚀的對象,於是桃貴便這樣孤獨地度過了半個學期。

  然而生來對人對己都有強烈正義感的她,卻在最近有了一些秘密的變化。

  「心水同學,你跟我過來一下。」

  當大家都隨著逐漸西落的太陽放學返家之時,桃貴卻面帶嚴肅地叫住了我,而看了看手上拿著一副口罩的她,我也立刻意識到了,這又是最近頻繁發生的“那種狀況”。

  「才不要,我現在要回去了。」

  這次我嘗試果斷地拒絕她,接著便轉身打算離去,可是我沒料想到的是桃貴接下去的發言。

  「難道我把那件事情說出去也沒關係嗎?我想這可是會關係到你的高中人際關係的喔。」

  「嘖……。」

  我咋舌了一聲,轉過頭來看向仍面不改色的桃貴,眼前的她雖看起來依然像平時一樣正氣凜然,但是剛才的發言卻只讓我感覺到一股卑鄙。

  「妳這麼說未免太卑鄙了吧,何況以妳在高中的這種處境,真的認為會有人相信妳說的這種話嗎?」

  「那當然,正因為我處於這種處境,正因為我是這種人,所以他們才更會相信我所說的話,再說……。」

  她滿腹餘裕地駁斥著我的抵抗,而臉上不知為何露出了享受著這種對話的餘韻。

  「那件事情,我怎麼說也是受害人,你好歹也該補償我的心靈一段時間吧?」

  就像是抓住了他人把柄的反派,桃貴的嘴角微微地上揚,臉上的表情有吐露了一絲期待與妖豔。

  「可是……我……。」

  怎麼可能輕易答應這種事情,都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的我,內心不斷地想要找辦法拒絕她。

  現在不管是被其他人看到,還是讓桃貴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我的高中生活都會就此完蛋,我現下狀況無疑是進退兩難的境況。

  然而不等我腦袋裡出一個結論,桃貴便抓著我的手,硬是把內心不斷躊躇的我,拖到了已經四下無人的走廊上。

  「桃貴同學……我真的不想再做這種事情了。」

  「騙人……你這個騙子。」

  桃貴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將白色的口罩戴上。

  身材比我略高的她,緩緩地把我逼到了走廊邊上,隔著口罩所透露出來的吐息距離我越來越接近,而此時我的心跳聲也大得迴盪於體內。

  桃貴透著口罩的雙唇漸漸地與我的嘴唇接合,即使隔著一層口罩,她唇上觸感仍能讓人感覺到柔軟,淡淡的水蜜桃香也撲鼻而來,頓時間兩人的吐息彷彿同步了一般地有默契。

  眼前桃貴的臉色,看起來宛如睡夢中的嬰兒般祥和,在這樣極近距離的情況下,我才察覺到她黑色麻花辮的髮絲看似相當柔順,臉上也透著一些緊張的汗水,汗水的味道和那淡淡桃香的結合,不知為何卻不令我感到排斥,感覺甚至像要把我整個人綁住似地抓緊了我的身體。

  過了一會兒,桃貴有些顫抖的嘴唇才心滿意足地分開,同時我的理性也才再次讓我回到現實了。

  而今天這一切會發生,全都是因為那天命運所開的一個玩笑……。



  那一天我像平常一樣搭著顛簸的公車前往學校,不幸的是今天站在我面前的是,學校裡紀律與道德的象徵,桃貴。

  不過也許是身體有所不適吧,這一天她的氣色少了平時的幾分凜然,臉上也掛著一點疲倦的模樣。

  但是儘管如此,我仍然不想要站在她的面前,畢竟即使我沒有被她當面教訓過的經驗,我也不想成為那種狀況中的當事人。

  本以為稍微保持點距離,應該很快就能撐到下車的站牌,可是就在下一個站牌上車的一名老婆婆出現時,桃貴的正義感又開始作動了。

  「這位同學,麻煩你讓個座好嗎?這位婆婆杵著拐杖不方便一直站著。」

  桃貴對著離那位婆婆較近,一名坐著無視於周遭的男同學說道,不過即使是鮮少直接撞見這種狀況的我,也足以感覺到,桃貴今天的氣勢似乎失去了平時的水準。

  「那又怎麼樣?我也很疲勞啊,那麼多座位幹嘛不去找別人?」

  偏偏今天桃貴所碰上的對象,又是較為頑劣的類型,可是即使是狀態還不佳的她,平時的正義感卻仍一點也沒有減弱。

  「難道你要讓婆婆在這種不穩的車子上再多走幾步嗎?何況你還這麼年輕,站個幾分鐘又不會怎樣。」

  只見老婆婆一臉不好意思地,對桃貴說著沒關係,但桃貴又堅持要這個座位上的同學讓位。

  如此尷尬的場面,一整個讓周遭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介入,因此大家都紛紛將視線給撇開。

  最後難以找到論點反駁的男同學,為了化解這樣的僵局,終於還是將座位讓給了老婆婆,只是看他一臉不情願地站起來的模樣,我的心裡浮現出了一絲不安。

  就算我再怎麼樣不想和桃貴扯上關係,我也不會希望她因此而受了什麼傷,儘管這些都是她自找的麻煩事。

  但接著我的不安很快地便應驗了,就在公車行駛得顛簸之時,那名男同學以手肘頂了一下桃貴的背,原本感覺就有些虛弱的身體,再加上車上的晃動便使得她整個人往我這個方向倒過來。

  我想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各位也都已有所預想了。

  身體傾斜的桃貴,一頭朝我的顏面栽了上來,而本來第一時間想上前攙扶她的我,也因為這預想外的晃動讓人往前傾,結果就造成了我們的嘴唇,在隔著口罩的情況下有了一瞬間的接觸,雖然這只維持了不到兩秒,桃貴便站穩了身子,可是臉上表情明顯有所動搖的她,視線卻遲遲不肯離開我的身上。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這時的我驚覺地以為她要對我喝斥道,因此只能迅速地低著頭不斷賠著不是,可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桃貴不但沒有教訓我什麼的,甚至也沒有多說些什麼便將視線轉向車窗外,彷彿想把剛才的尷尬場面給遺忘似的。

  所幸今天車上並沒有其他同校的同學目睹這場面,而在到站下車以前,桃貴也只是偶爾對我投以一些目光,但每當我察覺到時,她便會刻意別開視線。

  儘管仍對她那種突然的注目感到異常,可是總比被她在大庭廣眾下教訓要來得好,這時的我是這麼想的,也以為這件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誰知道就在過了幾天之後的某個放學時刻,桃貴突然把我叫住了。

  「心水同學,請你過來一下。」

  這天她的語氣已恢復到平常的凜然,語調中也不帶任何一點猶豫或躊躇,雖說看她小心翼翼地張望周遭是否還有人在的模樣,似乎有那麼一點不自然,但我並沒有特別多想,只是以為大概要親身體驗那種被她教訓的經驗了。

  「我有做錯什麼事情嗎?桃貴同學。」

  誰知道當我這麼問時,她並沒有給予我明確的答案,只是一手抓著我來到了走廊梁柱的陰影處,而另一隻手則拿著身體不適時戴的那種口罩。

  「沒有,你放心吧,我不是要責怪你什麼的,總之你先把眼睛閉上就好。」

  礙於我原本身材就比她矮小些,被她這種有點壓迫式的逼近,我的身體也只能不自覺地服從了她的命令。

  視線沒於黑暗當中,那種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恐懼,開始蔓延在我的全身,可是沒多久一股淡淡的水蜜桃香便使我的情緒感到放鬆,我不知道這股味道是從哪裡來的,但卻著實令此時戰戰兢兢的我感到安心。

  緊接著一種有些陌生的觸感,毫無預警地朝我的嘴唇襲來,慌張地張開眼睛的我,映入雙眼的畫面即是隔著口罩親吻我的桃貴。

  這樣的展開讓我的身體嚇得想要跳開,可是早一步察覺到這點的桃貴,立刻用雙手按著我的肩,制止了我身體掙脫的行為。

  過了一會兒,當她終於滿足似地移開了嘴唇時,我覺得頭腦已經整個一片混亂了,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吸食了什麼毒品,為什麼感覺剛才那段時間意識會輕飄飄的。

  然而一反一臉不知所措的我,拿下口罩的桃貴有如從什麼事情中解脫了一樣,露出了神清氣爽的模樣,並且露出了我所不曾見過的笑容。

  「謝謝你,心水同學,我覺得好多了,嘻嘻。」

  說實話,桃貴同學其實也是頗具姿色的少女,只不過是平常行徑過於潑辣,所以人們看待她的角度不免會有所影響。

  可是這一瞬間的桃貴,感覺就像一般普通的少女一樣單純,滿足的笑容宛如陽光般燦爛,平時那種堅毅凜然的樣子,在這剎那間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令我對眼前的這張笑容感到有些陶醉。

  不過我也很清楚,雖然桃貴是無論長相外表還是個性人品,都是說不上有什麼缺點的女孩,但是我真正喜歡的女孩子還是她,青漣。

  儘管至今我仍有無法對她告白的理由,我也不會讓這份心意動搖……。



  青漣是我們隔壁班的一名同學,本來理應是較為無緣認識的對象,不過在一些機緣巧合下,我有幸認識了這名少女。

  而在學校裡,青漣和桃貴可以說是相對似的存在,桃貴只要在自身的正義感發作時,就會開始叮嚀、教訓甚至是喝斥他人的行為,相反的,青漣則是不管對方是如何凶神惡煞的惡徒,她都能夠包容對方,因此在桃貴暴走的一些場合上,經常能夠看到青漣勸和的場面。

  「桃貴同學,我想她也不是故意要偷懶的,這次就不要再繼續追究了,已經快要上課了,她這樣是做不完的。」

  青漣溫柔的笑容宛如溫暖的陽光,撒耀在周遭人的身上,對比桃貴的態度所散發出的熾焰,其他人也就理所當然地,會對青漣抱有較佳的印象。

  「我知道她或許也有她的理由,可是至少我要在這裡盯著她完成份內的工作,就算拖遲了一點也沒關係,若她還有一點彌補之心,就要在這裡完成。」

  「但是這樣的話,妳和她都會喪失寶貴的聽課時間吧,要不然就當作是為了同學之間的情誼,這次就稍微放過她,好嗎?」

  「沒問題的,昨天我已經事先預習過今天的課程了,之後只要她有需要,我願意花時間來補償她這段上課時間的損失,何況我就是看在同學之間的情誼,現在才會在這裡陪著她做完的不是嗎?」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問題啦……。」

  夾在兩人之間的女學生,拿著掃把露出了一臉困擾的表情,不過即便是少數有勇氣出來面對桃貴的青漣,也無法改變桃貴對他人嚴厲的要求。

  結果這件事情就在兩人熱衷地辯駁,一人無奈地默默打掃下告結,而理所當然的,他們三個人就這樣直接曠了半節課……。

  「真希望桃貴同學的態度,能夠再更柔軟一點就好了,你也這麼覺得吧?心水同學。」

  走在回家的路程上,青漣前髮的兩條水藍色辮子隨著步伐擺呀擺地,臉上露出了心境複雜的笑容,向我吐出自己的心聲。

  「小青說得也對啦,但是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想她大概真的改不掉吧。」

  稍微比青漣高出半個頭的我,直視著前方的道路回應道。

  青漣不只是溫柔,又長得嬌小可愛的關係,因此儘管我們已經認識了一段時間,對話時我仍不太敢直視她那令人憐愛的模樣,深怕我會緊張得難以自我,或是看得自己面紅耳赤。

  「其實我在想啊,桃貴同學今天會這個樣子,說不定是人生中碰過什麼特殊的挫折,又或者是家庭裡有著什麼樣的教誨之類的,總之我覺得一定不單純只是個性的關係……。」

  聽著青漣那過於認真的考究,我不禁覺得這個女孩真的很善良,明明既不是同班的同學,也不是認識多年的老友,她卻總是會全力為了對方著想。

  「小青……。」

  「所以我覺得啊,如果我們可以打開她的心房的話,說不定我們會有機會改變她喔,啊,不過我也不是想要否定她的正義感啦,只是覺得還有更柔軟的處事方法,這樣一來她也不會老是被孤立。」

  越說越投入的青漣,已經逐漸連周遭都放不進眼裡了,所以在她身邊的我,便不得不拉高音量提醒她一下。

  「我說小青啊……。」

  「唔嗯?怎麼了嗎?」

  她露出一臉疑惑的面容看向我,而我只是無奈地指著身旁的那棟建築。

  「啊啊啊,心水同學,真是抱歉……我只要一想事情就會注意不到周遭。」

  看到自己家門口的青漣,這才有些尷尬地說道,她那可愛的模樣也讓我竊笑了一聲。

  「沒關係啦,這樣我在小青身邊也才有作用發揮啊。」

  「心水同學平常總是能有耐心地聽我說這些,對我來說,心水同學也是很重要的存在啊,啊……。」

  或許是因為青漣她那,想到什麼都會直接脫口而出的性格,所以有時這樣太過直球的對話,就會在一瞬間凍結我們之間的時間。

  「那、那我就先回家了喔……明天放假,我們找小純一起出去玩吧?」

  「好、好啊,那就明天見了喔,掰掰。」

  於是我們就這樣有些彆扭地互相道了別。

  其實從偶爾會發生的這種狀況來看,我並不難推測青漣可能也對我抱有好感,可是對我而言,在我們的關係之間卻有個很大的阻礙,那就是和我同班的好朋友純慎,同時也是青漣的青梅竹馬……。



  純慎是我最早在高中認識的朋友,有著一頭略長的黑髮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不過他並不是那種會積極交友的類型,而且個性也相當低調,平時若沒有被人搭話,甚至有可能一整天都沒有對話。

  也因為這樣的性格,他本人在班上的存在感並不強,就像是理所當然地存在於那裡的一個學生,可是誰都不會特別注意到他的類型。

  最初我也以為自己和這樣的人並不投緣,但是在某一次我們被分配到共同的清掃區時,我感覺自己才真正認識了純慎這個人。

  還記得那時候,我們是被分配到最差勁的地區,廁所。

  每次負責打掃這裡的人,通常都會想著要盡快結束並離開,因此難免會將清潔的工作做得比較隨便,就連我也不例外,畢竟大家都認為即使乾淨了,又會很快就弄髒。

  可是那次純慎卻打掃得相當細心,幾乎是磨盡了整個清掃時間在打掃這汙穢之處,而且這段時間內,甚至沒有對我這個只想趕快走人的同伴抱怨一句,只是獨自安靜又認真地完成他被分配到的工作。

  「那個……我問你喔。」

  最後不忍留下他一個人在那的我,還是陪著他做到滿意為止,而在回教室時我終究還是忍不住地向他問道。

  「怎麼了?」

  看他做得滿頭大汗的模樣,即使是旁人也看得出多拼命。

  「為什麼你要掃得這麼認真,廁所那種地方隨時都可能又弄得很髒啊?」

  「嗯……可是如果是使用廁所的人,應該看到乾淨的廁所會比較高興吧?」

  他沒有反駁我偷懶的藉口,而是露出有些不習慣的笑容,對我道來了我不曾去想過的事情。

  「是這樣沒錯啦,但是也用不著搞到這麼狼狽吧?」

  看著他身上又是汗水,褲管又是汙水的樣子,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沒關係啦,雖然看起來很狼狽,可是卻會有盡全力完成事情的滿足感,而且一想到今天使用廁所的人,都能維持著乾淨的好心情,感覺弄成這副模樣也是值得的。」

  這時候的我才終於理解,平時的純慎雖然鮮少和人互動,可是卻是個相當體貼他人的少年,不只是如此,從這個樣子來看,他應該既不會邀功也不會和人提起這些事,唯有盡全力去完成分內的事情。

  這一天之後,儘管多少會擔心是否打擾到他下課的溫習時間,但我還是每天都會找機會去和他互動,有時只是一起到福利社去買些東西,有時只是一起閒聊些瑣事。

  日子一天天過去後,我也感覺到純慎在我面前自然地露出的笑容,已經幾乎充斥在我們互動的時間之中了。

  而和純慎的關係升溫,也是我之後認識了青漣的契機所在。

  純慎和青漣是從小完在一起的青梅竹馬,由於純慎自小就是那種含蓄的個性,所以從以前就幾乎是被青漣牽引著,據純慎所言,青漣甚至可以說是快像他的監護人一樣地護著他。

  也因為如此,當純慎把我介紹給青漣認識時,青漣臉上的表情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小、小純的朋友!?是、是小純自己認識的嗎?」

  水色藍髮下的神情,驚訝得眼口大開,彷彿是看見了什麼怪奇現象的模樣,這也不禁讓我噴笑了。

  「噗哈哈……純慎,你朋友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

  「小青,妳太誇張了啦,我自己交到朋友就那麼奇怪嗎?……雖然嚴格說起來,也不是我主動……。」

  聽著純慎語尾小聲地想道出事實,又不想戳破的樣子,真是讓我感到有趣極了。

  「啊,抱歉、抱歉,我是小純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青漣。」

  「哈哈,妳這麼說的話,純慎不就交不到更要好的朋友了嗎?我是純慎最新的好友,心水。」

  我們兩人意氣投合地看著純慎說道,而他則是稍微露出了點彆扭的表情,不過又立刻笑了出來。

  「心水同學,很高興認識你,既然是小純的好朋友的話,你就和小純一樣叫我小青就好了,不過我話說在前頭喔,小純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這名號,我可不會讓給你喔。」

  「嗯,不過要像純慎那樣叫得那麼自然,我想可能還要再過一段時間吧,至於誰才是純慎最要好的朋友,就讓我們以後等著看吧,這方面我可是不惶多讓的。」

  「齁齁……小純可交了個不錯的朋友了呢,嘻嘻。」

  青漣刻意對著純慎已經通紅的臉,露出了一個小小捉弄他一下的微笑。

  「好了啦,聽你們兩個的對話,都快讓尷尬到爆了。」

  「哈哈,別在意啦,不過純慎你真的有個很棒的青梅竹馬呢。」

  「是、是啊……。」

  我這麼說道時,純慎的視線似乎一瞥了青漣的樣子,然而此時的青漣也只是愉快地笑了笑,因此我並沒有特別注意到什麼。

  一直到之後如晴天霹靂般的那一天,我才意識到我們之間關係的複雜,以及難解……。



  自從認識了純慎和青漣以後,我們每天都有著許多的互動,像是一起討論課業啦、聊聊各自的興趣喜好、一起周末相約出遊,或是聽聽青漣和桃貴交手的過程。

  這樣的日子雖說相當普通,也幾乎沒有什麼很大的起伏,可是卻讓我們感到相當幸福。

  雖然由於放學時有可能碰上各自有事,不過我和純慎幾乎都會讓其中一人空出時間,來陪青漣走這一段回家的路。

  漸漸地,半個學期就在這樣既充實又愉快的日子下度過了,本以為接下來也能夠繼續持續這樣的每一天,可是改變卻在下學期開始前發生了。

  記得那是在寒假的最後幾天,由於那一天我和家人有約,於是就沒有和純慎他們一起出去玩了,然而變化也就這麼毫無預警地發生了。

  隔天純慎把我約了出來,原本以為只是和平時一樣的普通邀約,誰知當我來到約好碰面的公園時,只見到臉色有些慘白的純慎,卻沒有看到應該都在一起的青漣。

  黑色的頭髮雜亂地遮著純慎的視線,衣服也穿得不太整齊,可是他的表情卻像是無心在意這些小事般地空洞,見到他這副由裡而外的狼狽模樣,令我的內心也開始焦急了起來。

  「純、純慎?你怎麼會看起來那麼沒有精神?」

  「哈、哈哈……心水,你來了啊。」

  眼神中透露著疲憊,看樣子在我搭話前也沒注意到我來了。

  「那個心水……我跟你說喔……。」

  無力的聲線,宛如失魂的語調,讓我都有點分不清他到底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對我說話。

  「呵呵……我失戀了……。」

  「失、失戀!怎麼會?你不是沒有女朋友嗎?」

  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硬生生地從純慎的嘴裡說了出來,而這也著實讓我備感驚訝。

  「就、就是……昨天我趁著你剛好不在的時候,向小青告白了……想結束這好幾年來的暗戀,可是……。」

  「小青她……拒絕了嗎?」

  被戳出來的現實,讓純慎只能以苦笑的表情,自嘲似地點了點頭。

  「小青說她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

  「畢竟以她的人品和交友範圍來看,這個可能性也不小就是了。」

  我看著純慎硬擠出來的慘笑,慢慢地從顏面逐漸轉為痛苦的表情,一直忍耐著的眼淚也終於突破防線,一滴一滴地在臉上滑出淚痕,最後純慎壓抑不住內心的苦痛,還是哭了出來。

  「唔啊啊啊……咕唔……咕嘶……心水,我的心……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啊!」

  我是第一次看到純慎這麼痛苦的模樣,可是連這種經驗都沒有的我,實在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在內心尋求不著適當的字句後,我最後能做的只有稍稍地抱著他,並且拍拍他僵硬的肩膀。

  這時的我才感覺到,純慎的身體是如此地熾熱,可是悲傷的感情卻是那麼地冰冷,然而無能為力的我,只能任由他哭泣,直到將這股感情完全發洩出來。

  「咕嘶……抱歉,讓你看到這麼不成熟的樣子,可是我一時也不知道該告訴誰,真的很對不起。」

  冷靜下來恢復了理性的純慎,臉上帶著尷尬的歉意對我說道。

  「別在意啦,至少你願意告訴我,光這一點我就很高興了,果然我還是有資格和小青角逐你的最佳好友的嘛。」

  我拍拍他的背,試圖開點小玩笑還緩和他的心情,而看到純慎終於稍微露出了點微笑,我的內心也就放心了許多。

  「不過你有想過,接下來你要怎麼面對小青嗎?畢竟即使不是戀人,你們也還是難能可貴的青梅竹馬。」

  待純慎沉澱了一段時間後,我緩緩地拋出了另一個必須面對的難題。

  「嗯,雖然我的心情還沒有整理好……可是我也想過這問題。」

  「那你的決定是?」

  「就像平常一樣,就像心水說的,就算我們不是戀人的關係,但仍是青梅竹馬的這點是不變的,所以我想要恢復到平常那樣,然後……。」

  他的斷句中讓我感覺到摻進了某種決心,接著他深深地做了一個呼吸後,才緩緩道出這份決意。

  「我想要守候小青的戀愛,畢竟我對小青的愛並沒有因為被拒絕而改變,可是我也不想要勉強得來的愛,或者是因為同情的愛而生的關係,所以我想就這樣守候著小青,直到她得到幸福。」

  純慎滿面笑容地說道,眼前純慎的模樣與他所說的話語,即便我不是青漣,心裡仍然生起了一股椎心刺痛。

  但是我也能理解,要下這種決心的純慎,想必承受的會更大,大得我所無法想像的痛楚。

  因此我除了默默地聲援他以外,沒辦法再多說些什麼。

  「只不過……。」

  純慎的臉上一下子又染上了憂傷的神色,看來是又想到了些什麼。

  「不知道小青會怎麼想,如果她覺得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的話……。」

  「那樣的話……。」

  我倒吞了口口水,儘管大概猜得到純慎的想法,可是仍對話語中所說的狀況感到不安。

  「那樣的話,我也就只能在離她比較遠的地方祝福她了。」

  「純慎……。」

  看他那副苦笑的無奈表情,讓我打從心底對這傢伙的好人程度感到佩服,同時也開始詫異著,為什麼理應比我更了解他的青漣,會拒絕這樣認識多年的純慎呢?

  然而還不等我釐清這複雜的感情事,接下去的下一個學期,又馬上讓我碰上了,人生中最不好笑的一個玩笑,也就是現在和桃貴建立起的特殊關係。



  「嘻嘻,心水同學,今天也謝謝你了。」

  脫下口罩的桃貴看起來神采煥發,和每次把我叫來做這種事情時的模樣比起來,總是有重新獲得了活力的感覺。

  「桃貴同學……。」

  浸著直到剛才還貼伏在嘴唇上的觸感,我的內心帶著些不安與罪惡感地喚道。

  雖然今天是在她威脅的口吻下答應的,可是像這樣與不是自己心儀的對象間接接吻,心裡仍然會有些疙瘩。

  「叫我桃貴就可以了,相反的,我也可以叫你心水吧?」

  「那樣不就很容易被周遭誤會了嗎?不過如果只是私底下……。」

  我到底在說些什麼,連我自己說完後,都對自己說出口的態度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是平時想極度保持距離的對象,可是現在為何總是會對她這麼寬容?

  「嗯,說得也是呢,那麼心水……你剛剛想要說什麼?」

  感覺不只是我,就連桃貴私底下在我面前時,也會顯得有些稚氣任性,然而或許這些事情,都能總括在我現下心中最大的疑問。

  「吶……桃貴,我們現在這樣……到底該算是什麼關係?」

  也許我心裡早已有覺悟了,若是就此釐清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我或許會陷入更加混亂的感情泥沼中,可是我們倆的變化,卻也已經走到了,令我不得不弄清楚的狀況了。

  而這個問題同時也勾起了我,對自身的另外一個疑問,我是不是喜歡上桃貴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62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吉風翅
桃貴感覺好可怕
前面就覺得在公車叫人讓位那邊角色塑造得很鮮明
但是看到一直戴口罩接吻還是覺得毛毛的
因為是前篇的關係,還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
我的話就會覺得是超展開,下一集桃貴就會變成某種吸血外星生物了XDDD

其他角色的話,我覺得雖然人物介紹算完整
但是以整篇看下來會顯得有點不通順
以動畫來比喻的話
就是放完跟某角色的事件後再把時間倒回,然後一集內不停倒轉去看很多角色的回憶
如果一開始先放一段大家都在同一個場景的互動,後面再取捨一些不知道會不會好一點

06-24 12:44

七咲千影
看到你這篇回覆之後,我現在也滿腦子都是那方向的超展開了,倒是第一個想到是“老師不是人”的那部異形片,不過這個方向的展開這次就先割愛吧,前篇只有口罩的這個脈絡不夠多。

這次的構想是,用主角描述的方式慢慢拉角色出來介紹,看來印象比較深的效果是有達到,不過確實通篇讀下來,先後的時間感會比較混亂。
寫的當下倒是沒有想到有先放在同一個景裡的手法,確實放在同一個場景之後再利用個別對話來回憶,可能劇情會比較順暢些,雖說那樣的場合是怎麼樣都能製造出來,但是總覺得桃貴在場都會有點不自然,這個經驗就先留用在下次的應用上。

其實原本是預定想要控制在一萬字裡寫完,但是角色才描述得差不多,就有約九千字了,所以只好切成上下篇。

最後,謝謝你的閱讀與回饋,每次有讀者的回應,感覺多少都能讓我找到下筆時能多加思考的地方。06-25 0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x2000a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終局系列】無力的終末點... 後一篇:鏈愛(後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