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只要有小寶寶就會幸福嗎?

作者:UMU│2019-06-21 23:55:18│贊助:26│人氣:2291
祈恩任務偶像之道:只要有小寶寶就會幸福嗎?





  「來,這是小真步妳要的藥袋。」

  一間古樸的米白色店面,一位年約三十出頭的女性,挺著大肚子,將個巴掌大的布袋放到櫃台。

  「謝謝米特姐姐~~」

  「不用客氣啦!畢竟妳平常也幫了店裡許多忙。」拉了張椅子,米特一手扶著腰、一手捧著肚子,小心翼翼地坐到櫃台的後頭,笑了笑。

  看著眼前正在將袋子收入恩賜卡內的小女孩,一頭黑色的長髮柔順地披在身後,有如身載著夜色的披風,那一對如寶石般清澈的碧眼,認真而純潔,她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那為了更多藥方而踏入箱庭的煉藥學徒。

  「小真步,妳這是要去旅行嗎?」

  不到一米五的身高,背後卻背著個莫大的布包,在這有恩賜卡這儲物空間的箱庭,如果不是出遠門,恐怕是很難看到大背包的存在。

  「對呀~~因為我要去完成神明大人的任務!」

  「什麼任務呀?」

  「讓更多人,因為真步的表演而感到幸福的任務呦~~」放好了藥袋,重新橋了橋肩上的背包,被稱作真步的小女孩,活力地舉著拳頭,似乎是對於自己的任務充滿自信。

  而米特見狀,也只是溫柔地揉了揉女孩烏黑的秀髮。

  「要加油喔!」

  「當然!真步一定會完成任務的。」拍了拍胸脯,那隱藏在類似原住民傳統服飾下的龐然大物,似乎因為如此的舉動,不安分地晃動起來,「不過姐姐呀~~怎樣才叫做幸福呢?」

  瞧了瞧這女孩渾然不知的純真眼神,米特無奈地笑著搖搖頭,轉過身去、翻了翻後,拿著一件灰黑色的毛外套放到了真步的手上。

  「嗯......像姐姐現在這樣就很幸福吧!」

  注視著正在穿著外套的真步,米特思索了一下,低下頭,一邊輕輕撫摸著圓滾的肚子,一邊柔聲地向女孩答道。

  「只要肚子裡有小寶寶,就會變得幸福嗎?」看著米特那滿溢臉上的幸福笑容,真步顛起腳,越過了櫃台,也用她那如玉般滑嫩地小手,輕碰著米特大腹便便的肚子,似乎是想要借此,體會什麼叫做幸福。

  對此,米特只是笑了笑,「也可以這麼說啦!但幸福並不只有這一種方法喔——」

  幫女孩理了理胸前的領子,似乎是因為懷孕,整個人洋溢著母愛的米特,就彷彿把真步當作了自己即將外出的孩子,交代了一番零碎卻重要的叮嚀後,揮揮手,不捨地將她推向了店外。

  「所以真步,你要找到自己的幸福呦!」

  回頭,看著精巧的木門緩緩闔上,那令人安心的藥香,卻仍舊徘徊在女孩的胸口。

  複雜地看著藥舖,真步一手抓住自己的衣襟,臉上的表情從不捨、疑惑、懷念、最後成了痛苦,她甩了甩頭,放開了因為緊握而關節發白的右手,四處張望了一會兒後,重新掛上了那如天使般開朗的笑顏。

  「出發吧!」低聲的呼喊,就彷彿是對自己的聲援。

  真步邁開了步伐,走在浪聲不止的東門街道上,似乎是因為清晨的緣故,本應熱鬧無比的水上貿易之都,此時路上只有寥寥幾人,看上去格外冷清,不過這也是,女孩最適合上路的時機。

  「上來吧!沒想到妳真的打算去那裡......」

  「那名字聽起來幸福不是嗎?」

  「呵呵,我只是依照約定帶妳過去。」拉著真步的手,一位帶著詭異骨頭面具的高大女性陰冷地呵了聲,待女孩站穩後,便丟下其走向了駕駛倉。

  留下真步一個人站在甲板上,吹著海風,望著逐漸遠離的港口。

  女孩沒有跟任何人搭話,船上除了她之外就只剩下辛勤勞動的船員們。他們一個個都帶著與船長類似的白色面具,身上披著厚重黑色長袍,除了船長因為剪裁合身,有著明顯的女性特徵外,看著船員們裸露在外的白色手臂,實在看不出他們究竟是什麼性別。

  甚至於是什麼種族都不得而知,不過以他們頭上形狀不一的尖角做推測,應該是鬼種的其中一支,不過真步並不在意。

  她當初帶她到領主府報到的,正是一名好心的日本鬼大姐。

  「看到了嗎?那就是夢幻島。」

  在船上待了兩天,第三天的早晨,船長走到了正在跳晨操的真步,伸出她那修長地誇張的蒼白手指,遙遙地指著遠方逐漸變大的綠色島嶼。

  「這幾天我們商隊會在附加的島上作貿易,大概一周後會回來接妳,一樣在這個港口。」將木板放到石造的平台上,小心地扶著真步,等到她的雙腳確認落地後,船長才緩慢地離港,對著岸上真步的叮囑,也一同浪聲逐漸遠去。

  「到時候見嘍~~艾瑪桑!」

  與鬼人揮手道別後,真步走向了銜接與海港的都市,以這跟蘭嶼差不多大的小島來講,眼前的城鎮已然佔了其中的十分之一,該有的機能、該有的店舖都有,雖然稱不上繁榮,但絕對是一個完整的聚落。

  居民以中老年的婦女居多,幾乎是看不到青年時期的男性,在跟賣麵包的婦人提起後,對方倒也是耐心地回答:「他們都出海去了,不過現在貨應該賣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快回來了。

  也就是說之後這城鎮也會變得更熱鬧些,想著神明給的任務也不急於一時的真步,便打算趁現在人少,現在島上四處逛逛。

  「最近山上好像有妖怪出沒,小朋友妳要小心一點喔!」

  「妖怪?什麼妖怪?」

  「聽隔壁說,好像是會用術法吃人的妖怪。」知曉真步是遊戲參與著的大媽,對於真步的決定就沒有多加阻攔,只是再三叮囑眼前的女孩要多加小心。

  保持著滿滿的疑惑,真步離開了小鎮。

  隨著周圍的樹林越發茂密,慢慢的女孩已經看不到了曾經有人走過的林道,唯一可以行走的,只剩下那隱藏於林木中的狹小獸道。

  如同探險般的刺激感,真步哼著歌,穿過了一棵又一棵的巨木,但是隨著深入島中央,那本應越發高聳的木林,卻是出乎意料地越來越矮小。

  「這是怎......」

  「妳是誰!」一聲驚呼打斷了真步的疑句,一頭水藍色長髮的少女,背著竹籃,警惕地看著眼前東張西望的真步。

  「啊!妖怪出現了。」

  「阿阿阿阿阿阿——什麼有妖怪!在哪、哪裡有妖怪?」

  突然驚慌失措的尖叫,在真步那有如棒讀的驚呼聲下,年紀大約十八九歲身子一抖,也不看看自己的身高可是比眼前的女孩整整高出一個頭,嚇得就整個人貼到了真步的身上,兩手緊緊抓住她的衣襟。

  「嘻嘻嘻嘻~」

  對此,真步只是掩著嘴,銀鈴般的笑聲迴盪林間。

  看到了這位黑髮女孩的反應,藍法少女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被這比自己年紀還小上許多的女孩給捉弄了,這是要她面子往哪擺啊?

  雪白的小臉一紅,有著比起真步的顏質,也差不算太多的少女哼了一聲,放開了手中緊握的毛衣,優雅地拍了拍自己黑袍上掛著的白色圍裙,一句話都不說,扭頭就準備朝著自己跳下來的方向回去。

  「等等,這位姐姐。」就在此時,真步叫住了她,一顆拳頭大的褐色香菇,朝著少女遞了過去,「剛剛從妳的籃子裡掉出來的!」

  天使般的笑容,純潔無暇的雙眸,少女看了一眼後,紅著臉,默默地接過了香菇,放到了背後的竹籃,低著頭,重新邁開步伐。

  「謝謝。」

  「不客氣呦~」

  「欸欸欸欸?妳怎麼跟上來了,快回去村——」因為激動的回頭,本就在行走在潮濕坡道上的少女腳一滑,話都還沒說完,就先一步跌到了地上。

  「妳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

  紅著眼眶,瞪了眼蹲在自己面前,一臉關心地真步,覺得今天真的是糟透了的少女,一氣之下,整個情緒就上來了。

  帶著哭腔,或許是因為眼前的女孩是最後一根稻草,又或許是那天生的親和力,少女對著初次蒙面的真步,從她今天是怎麼找不到野菜、找到了還被山豬追趕、遇到了她一連串的倒楣經驗,講到了她正住在上頭的一間孤兒院,獨自一人照顧著許多孩子們的心酸。

  或許,這樣的場景在一般人看起來是那麼的突兀,少女的行為是那樣的不合邏輯,但真步,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她只是伸手,摸了摸少女的頭,「所以這位姐姐,現在很不幸福嘍?」

  「咦?」

  「那就讓真步,來幫妳變得幸福吧!」

  笑得如孩子般的天真,在少女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那裸露大半雪肌在外的大腿,已經默默地跨在藍髮少女的股間。

  「有一個姐姐告訴我,只要肚子裡有了小寶寶,就會變得非常幸福!」雙手握著少女修長的玉手,真步挺著腰、翹著臀,那比起瓷娃娃還要精緻地臉蛋,隨著她的話語,漸漸地靠向少女那纖細地脖子。

  掙扎了記下,發現這女孩的力氣意外地比自己大得多的少女,彷彿認命般地閉上了眼,從耳根紅到脖子,感受著女孩輕吐的蘭氣越發靠近,如蚊聲般的拒絕這才脫口。

  「不......要。」

  「什麼嘛!妳已經很幸福了呀~」

  咬著少女的耳朵,真步悄聲說完,少女只覺得身子一輕,那本是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眨眼間就已經變成了跪坐 一副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地甜美地笑著。

  在少女還未來得及回過身來,隨著真步的雙眼望去,幾撮金色的頭毛搖搖晃晃地,就這麼出現在兩人的視野中。

  「伊莎貝拉姐姐,妳們沒事吧?」

  那是兩男一女,年紀比真步小許多的金髮孩童,看到了跌坐地上的兩人,召集地靠了上來。

  「伊多、亞多、米拉,你們怎麼來了?」接住了撲過來的擁抱,揉了揉孩子們凌亂的金髮,此時思緒雜亂不堪的伊莎貝拉,只是強行轉移自己的焦點,努力地讓自己不要在孩子面前失態。

  然而她發現到,靠過來的只有伊多亞多兩個男孩,剩下的那位女孩,不知何時,已經將一旁的真步給扶了起來。

  「謝謝呀~小妹妹!」

  連自己都會為其動容的氣質,這些心智不高的孩子又怎麼可能抵擋的了偶像那天生的親和力,等到伊莎貝拉意識到的時候,真步五人已經站在有如稻穗般飽滿、又如星光般耀眼,一片金黃色的花園旁。

  天使之息,這是伊莎貝拉告訴真步,屬於這片花植的名字。

  然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迎來了真步這麼一位旅客,建立在花園旁的木造孤兒園,也因此響起了原本不曾存在的樂音。那是來自真步原世界的兒歌,隨著她帶來的音響、她的舞步,為這裡的孩子注入了不一樣的色。

  看著孩子們在真步的帶動跳中歡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一旁的伊莎貝拉一邊收拾著碗盤,一邊欣慰地笑著。

  「多虧了真步,孩子們最近開心了很多。」

  某天熄燈後,在澡堂遇到了正在沐浴的真步,伊莎貝拉一邊清洗著身體,一邊由衷地感謝。

  「不是的呦!他們本來就很幸福了~」沖掉覆蓋在身上的白色泡沫,真步甩了甩濕漉漉地長髮,毫不在意地回答。沒有多言,少女卻自然明白了女孩的意思,正如同初次見面時,伊莎貝拉只能小聲地道著謝。

  看著越過自己,穿上了衣服,消失在浴室門口的真步,少女關上的水龍頭,一語不發地整理好衣物,同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真步來到此處的第五天。

  在帶著一群金髮的小鬼用完餐,並監督著他們睡起午覺後,暫時沒什麼事的真步,叮囑好三位年紀最大孩子之一的米拉,默默一個人走到了伊莎貝拉的房門外。

  「伊莎貝拉,妳還好嗎?」

  敲了敲一如既往沒有回應的木門,真步搖了搖頭,回到了米拉的身旁。

  「你們知道這時候伊莎貝拉都到哪裡去了嗎?」每次的午休,都看不見那位少女的身影,真步終於按奈不住心中的疑惑,轉而詢問一旁正看著童書的十歲女孩,本只是隨口疑問,卻意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嗯嗯,知道喔!伊莎貝拉姐姐是很厲害的藥師,村裡的人都很喜歡她調製出來的藥水呦!」

  「喔!所以她現在是在——」

  「嗯嗯,是在製藥呦!」繼續埋首於書本,得到答案的真步也不再多問。

  直到第二天的舞蹈課,那本應最有活力的伊多、亞多,就這麼在上課的途中,一同昏倒在地,紅著臉頰,儼然一副正在發高燒的狀態。

  被米拉稱作很厲害藥師的少女,在真步的幫助下將兩人抱到了獨立的臥房,並以可能會傳染為由,將所有人包含真步,給擋在了那一扇門前。

  「真步姐姐,他們會沒事嗎?」
 
  「一定會沒事的,你不是說伊莎貝拉姐姐很厲害嗎?所以一定會沒有事地!」抱著格外不安地米拉,帶著一票孩子坐在院中,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金色花海,真步拍著女孩嬌小的背部,輕聲安慰著他們。

  在夕陽的餘暉下,眼前的花田,似乎比起第一次來看更加的燦爛。

  「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在真步的鼓舞聲中,不只是伊多、亞多,就連米拉,還有那一個個孩子,都隨著年紀,一個又一個地倒臥床上。

  他們失去了原有的笑容,直到最後一位不到三歲的孩子,所有人的臉上,都彷彿是生了重感冒的人們,那樣的痛苦,那樣地難受。唯一令真步還感到欣慰的事,伊莎貝拉的臉上,除了溫柔,從來沒有出現過其它諸如放棄的表情。

  第七天的午夜,為了照顧孩子們,而燈火通明的大臥房內,真步一邊為他們擦拭著額上的汗水,一邊輕輕地哼著他們最喜歡的小調。

  「真步。」

  突然,門外的伊莎貝拉叫住了她。

  此時的伊莎貝拉,沒有了初次見面時的光彩奪目,藍色的長髮依舊耀眼,但隨著燈火搖曳,卻看起來彷彿要消散一般的虛幻。

  「妳從一開始,就知道天使之息是什麼了吧?」

  「嗯......」

  「那是天使之號的改良品種,藉由大量奪取土地中的養分壯大自身,雖然成長期需要數年,但一珠成花,卻能製成能重複使用無數次的迷幻香,也就是毒品。」自顧自地解釋,伊莎貝拉走到了窗邊,拉開了窗簾,那一片刺眼的黃花,在她看來是那樣的醜惡。

  伊莎貝拉與孩子們,都是這一片土地所誕生的精靈,只是伊莎貝拉是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出現,而那群孩子們,才不過短短幾年。

  他們的金髮,是天使那耀眼的金髮;他們的歡笑,是天使那悲傷的嘆息。

  一瓶藥劑,被放到了真步的手裡,看著手中的銀藍藥水,真步想都沒想,一口變灌入口中。

  苦澀,如同眼前少女的微笑;溫潤,彷彿孩子們圍繞時的歡騰;清涼,正如同真步邁開的步伐。她沒有問這藥水是什麼功效,卻是穿上了他的服飾,拿出了她飛在空中的音響,一步步走向了孤兒院的門外。

  「真步,祝妳也能找到屬於妳的幸福。還有,謝謝妳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屋內的伊莎貝拉露出了微笑,隨著她張開雙臂,那一片花海突然蔓延到了整個孤兒院的院落。

  踩著柔軟的花海,看著她才伊莎貝拉的動作下開始焚燒,變成無數金色的光點,圍繞在真步、圍繞在孩子們的四周,真步動了!

  抬手扭腰,隨著這今天最為頻繁響起的歌聲出現,隨著真步的舞蹈,那屬於天使之息的芬芳越發強烈,金色的烈火不灼女孩,卻是讓孤兒院陷入了一片火海。然而真步的卻從未回頭,她的舞步並未停止。

  當發現到異狀的村民們焦急趕來,看到的正是一位在金色火光簇擁下,翩翩起舞的美麗女孩,與之相隨的,還有令人醉迷的芬芳。

  「你們,幸福嗎?」

  看著眼前手持武器的青壯年們,一個個面露不甘與猙獰,真步嘆了口氣。

  直接焚燒一整片的毒花,正如同吸食過量的毒咖啡,當全身包裹著光芒地真步,跳著舞走過了他們的身軀時,一個個都早已洋溢著幸福的微笑,攤倒在了烈火之中,那健壯的身軀,似乎正激動不已地舞蹈著。

  沒有回首,沒有查看那孤兒院的情況,七日已到,真步按照約定,來到了村莊的港口。

  「怎樣,是不是很夢幻呀!」

  看著一片死寂的城鎮,站在船頭的鬼人,調笑地看著真步。

  「是呀~真的是很幸福呢!」




這是公會
做的祈恩活動,雖然很萌的背景姊姊已經通融我一些時間了,但寫起來還是好趕,等我腦袋清楚時,有機會再補上吧

雖然大概不可能
藍銀草
生長地形:沙漠之外
描述:有著冰藍色細長枝葉,上頭散發著銀藍色地光芒,生命力極強,本應要是隨處可見地雜草,但是因為其有著補育附近植物的特性,所以現在已經極少遇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50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箱庭の世界|箱庭世界

留言共 3 篇留言

leon88900
有點看不懂最後的結尾

06-22 00:24

UMU
很抱歉,那時候腦袋有點亂

總之就是那片花海是毒花,孩子跟少女是大地的精靈,他們因為毒花的關係逐漸衰弱,最後瀕死
少女用自己的身體還有孩子們的力量,製作一瓶可以抗毒的藥劑給真步喝,在借此燒掉那片花田

而那群青年,本來就是在等花海成熟要拿出去販賣,在接近成熟時發現異狀,趕來時吸入了過量的毒劑所以休克倒地

那個鬼人,實際上是負責這區域海防的,她原本是要處理這事件的,但沒想到精靈們自己就解決了


差不多這樣06-22 00:55
UMU
但是因為時間很趕,所以都只是隱喻的提起06-22 00:55
UMU
花海跟藥劑還有孩子的關係,是從少女的舉動還有變化來講

鬼人跟青年,則是同樣7天到來,然後鬼人說是商隊,卻沒有在這個以貿易為資源取得的小鎮做任何卸貨的動作06-22 00:57
龍先生
大大的文筆很好呢,期待之後的作品(。・ω・。)ノ

06-22 00:47

UMU
謝謝妳~06-22 00:57
柳葉飄
在危險邊緣大膽試探

06-22 23:53

UMU
ㄇ錯
為了將來做準備06-23 00: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MisaKirit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有夠尷尬地... 後一篇:箱庭の世界角色卡:索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