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同人】初戀的光輝溶於美麗的大海《第六篇.海陸之間盛大展開的濱波(下)》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19-06-21 20:30:41│贊助:0│人氣:138
第六篇.海陸之間盛大展開的濱波(下)
 
  距離濱波祭正式開幕只剩下一個月不到,全校師生都如同過冬前的螞蟻四處忙碌奔波,班上的話劇也愈來愈像一回事。
 
  「話劇的戲服來囉!先來試穿一下,尺寸不合要盡早提出!」
 
  班上幾位男生捧著好幾大箱的服裝走進教室,主導這齣話劇的紗由站在門口吆喝著,參與出演的同學們紛紛靠了過來。
 
  「什麼嘛,王子的裝扮有夠拙的。」套上戲服後小聲地嘮叨著,卻被耳尖的紗由聽到了。
 
  「沒辦法囉,章魚偷穿人的衣服當然不上道啊。」
 
  「喂!」
 
  紗由半諷刺地說道,惹得同學們忍不住笑了出來,只有一個人在一旁鬧彆扭生悶氣。
 
  「那個,我的戲服可以稍微再大件一點嗎?」
 
  試穿上公主套裝的愛花走了過來,扭扭捏捏地提出要求。
 
  「嗯?我看起來剪裁很合身啊,沒有必要換吧?」
 
  「我……我覺得有點緊喔,而且裙子長一點會比較好看,麻煩了!」
 
  「那是因為妳是穿著衣服直接把戲服套上去才覺得緊吧?嘛,算了。」
 
  紗由疑惑地眨了眨眼,雖然不明白愛花到底覺得哪裡不合身了,既然都特地表明需要更換,她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就應她的要求挑了一件尺寸大一些的公主服裝交到她的手上。
 
  「愛花,很適合妳喔,果然很有公主的氣質呢。」
 
  美海看到愛花的盛裝打扮心裡稍顯羨慕,但不得不承認她穿起來真的很好看。
 
  「謝謝妳的稱讚,美海,妳要不要也穿一次看看呢?」
 
  愛花展露燦爛的笑顏,彷彿看穿了她也憧憬公主的想法,問她要不要穿穿看。
 
  本來美海感到有些害臊想推托掉,但愛花一副很想看的表情令她招架不住,最後終於妥協接過她手上的戲服換上,打扮成她夢寐以求的公主。
 
  「哇!美海穿上去比我還適合呢,超級可愛唷!」
 
  「沒有這回事!絕對是愛花比較可愛啦,妳才是的公主唷!」
 
  嘴巴上是這麼說,但美海還是有點在意的目光,眼角餘光瞄向身穿王子服裝的,才發現他恰好也在看這邊,四目相交的瞬間令她羞得趕緊撇開視線。
 
  剎那間氣氛稍顯尷尬,約十秒鐘之後才搔搔有些紅潤的臉龐走了過來,眼睛撇向一旁對美海稱讚了幾句。
 
  「那個……該怎麼說呢?美海,穿起來很好看。」
 
  聽見的這番話令美海驚喜若狂,若非旁邊還有其他同學在場,她恐怕會按耐不住內心的雀躍,想像自己就是他的公主撲向他的懷中吧。
 
  而後一旁的同學也開始「喔~不倫戀喔~」之類的瞎起鬨,旁人根本不知他們隨口開的玩笑其實真有其事,當兩位當事人惱羞地極力駁斥之時,了解實情的紗由她們則是面無表情看著,沒有多作評論。
 
  紗由一會兒才以導演的名義出面要他們別再摸魚、認真排練,剛好瞄到教室的角落有個男同學目不轉睛盯向這邊,自以為沒人注意到,殊不知那刺人的視線扎得連注視對象以外的人都受不了。
 
  她不太高興地噘起嘴巴、雙手插腰氣呼呼走了過去,直到這時他才驚覺被發現,趕緊裝作沒是轉頭看向別處。
 
  「咳咳。」
 
  光是咳個兩聲,什麼話都還沒說,對方也差不多知道她為什麼走過來,連忙低頭道歉。
 
  「抱……抱歉。」
 
  「可以別再用色瞇瞇的眼神偷看美海了嗎?真夠噁心的。」
 
  紗由不留情面的狠毒話語刺向走不進圈子、只能默默在場外痴情凝視暗戀對象的峰岸,令他慚愧到好一段時間都無言以對。
 
  「對不起……因為美海實在是太美了,忍不住就看得入迷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總算擠住一段話,但聽在其他人耳中簡直肉麻到會起雞皮疙瘩的程度。
 
  「別跟我說啊,我不想聽。」
 
  紗由一臉不高興轉身就走,只淡淡地給他留下一句話:
 
  「這些話,你自己去跟她本人說。」
 
  被如此說道的峰岸啞口無言,但就算他與美海比起先前還有更多的說話機會,要當面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強人所難。
 
  他也只能呆站在原處,又偷偷望了美海一眼,才略顯慚愧地撇開視線,既想又不想讓她發覺他一直暗中在注視著她。
 
 
 
  戲服與道具都完成得差不多了,排演也進行得相當順利,為了這齣話劇全班都卯足了勁,一心想展現出最好的一面。
 
  可是也多虧了那了不起的記性,唯有王子與公主的台詞演出經常喊卡,總是東缺一句西漏一段,令執導的紗由相當頭疼,心想為什麼主角要給這顆章魚頭飾演。
 
  「喂,章魚,你今天放學後可要留下來練習台詞唷,整班的進度都被你拖延了。」
 
  紗由一臉不滿站在的面前,手中的劇本捲成一卷,不耐煩地輕敲自己的肩膀。
 
  「欸——不是吧?」一副嫌麻煩的表情,令紗由更加惱怒。
 
  「別抱怨了!你也想想其他必須留下來陪你練習的人吧!」
 
  她雙手插腰、把臉湊上前念了他幾句,轉頭看向擔任旁白的和飾演公主的愛花,總覺得對他們有些對不住。
 
  「抱歉,你們可以留下來陪這隻章魚嗎?再這樣下去會趕不上正式出演的。」
 
  「我是沒什麼問題,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拖下水了。」帶著一如既往的笑顏回答,順口損了幾句。
 
  「那個……我……今天媽媽叫我要早點回去,可能沒辦法留這麼晚,真是非常抱歉!」
 
  出乎意料的是,愛花竟然沒打算奉陪,一臉緊張又愧疚的表情,眼神稍微往右上漂了幾下,接著才連忙低下頭向他們致歉。
 
  紗由為此感到相當困擾,她知道如此一來也會頓失動力,試圖挽留她留下來陪他們演練。
 
  「妳可是公主耶!除了妳之外難道還有其他人可以跟那隻章魚對練嗎?」
 
  「啊,不如這樣吧,可以請美海小光對練嗎?」
 
  「嗯?我嗎?」
 
  愛花冷不防把自己的職責丟給美海,正在收拾書包的美海這才猛然回頭,一手指著自己的臉,歪著頭不解為什麼會提到她。
 
  「沒問題的!美海之前有跟我對過台詞,她對公主的台詞應該不算陌生,跟小光對練一定也不成問題!」
 
  不知為何愛花美海信心滿滿,認為她一定能代替她做好這份工作。
 
  美海甚至還來不及表明接受或拒絕,愛花丟下一句「那接下來就拜託妳囉」就匆匆離去,照這麼看來也許她家裡真的有很重要的事非走不可。
 
  愛花這番任性的言論完全在紗由的意料之外,也只能勉為其難拜託美海配合協助。
 
  事到如今美海也不好推託,除了答應也別無選擇,況且對她而言就算正式演出沒機會與同台,至少在排練的時候可以跟他多一些互動。
 
  單單是想像開演當天的情境胸口就一陣悶,她既無奈又有些高興、此刻的心情稍顯複雜。
 
  「抱歉啦,愛花在固執的時候就連我也勸不動,今天就麻煩妳留下來陪我們囉。」
 
  「別這麼說,一點都不麻煩唷,我才是要請你們多多指教了。」
 
  揉揉鼻子邊說邊苦笑著,美海見到那樣的表情根本沒有拒絕的選項,羞澀地點點頭。
 
  她以巴掌拍拍自己的臉,提醒自己要振作起來,別像這樣胡思亂想,先把當前該做的事做好再說。
 
 
 
  天色逐漸暗下,他們已先電話聯絡過家長得到同意,並且經過老師向校方提起申請才得以繼續留在教室內練習,寂靜的校園內只剩下導演紗由、旁白、王子和臨時代替愛花充當公主的美海四人。
 
  紗由嚴厲地鞭策孺子不可教也的則是面帶慣例的笑顏在一旁好言相勸,美海相當耐心地陪著他們演練,就算再怎麼駑鈍也有所長進,對於飾演王子的角色漸入佳境。
 
  幸好先前美海有先跟愛花對過台詞,就如愛花所料可以與順利的對練,雖然當前的程度要搬上檯面還差得遠,不過比起一開始確實有大幅度的進展。
 
  時間已過晚上八點,紗由嚷嚷著喊累了口很渴,便表明要去自動販賣機買點飲料。
 
  對於女孩子在夜晚時分在校園內行動放心不下,主動說要擔任她的護花使者,陪她一起去買飲料。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們留下美海兩個人在教室內單獨相處,美海意識到當前的情境是與喜歡的男生在四下無人的夜間獨處,就算想故作鎮定心裡還是緊張到心臟怦怦亂跳,唸台詞的語調比起剛才明顯結巴許多。
 
  「王……王子啊,我……已經等候多時了,總算能夠再……再見到你一面……」
 
  思緒幾乎打結而亂成一團,眼瞳彷彿漫畫中的螺旋在中央打轉著。
 
  「抱歉哪,我真是太遲鈍了,如果能更早察覺妳的心意就好了呢。」
 
  「嗯?劇本上沒有這段台詞吧?」
 
  突然冒出一句沒聽過的台詞,美海反覆翻動手中的劇本,怎麼也找不到剛才說的那句話。
 
  「不,美海,這不是話劇的台詞,是我想對妳說的話。」
 
  很認真地看著美海,臉上的表情並非平時陽光般的燦爛,而是平靜沉著的大海,溫和的微笑底下潛藏著一時說不盡的千言萬語。
 
  在四目相交的瞬間,美海的心跳緊張到幾乎要停止了,想顧左右而言他卻又詞窮說不出話來。
 
  「美海?還好吧?」放下手中的劇本,對不發一語的美海表達關心之意。
 
  「你總是這麼狡猾……你明明已經有愛花了,為什麼還要說這種話?這樣豈不是讓我……更放不下了嗎?」
 
  本來不再對這份初戀如此執著,不斷說服自己放棄、別再為這段感情痛苦的她,聽到這樣的話語又會產生好像還有一絲希望的錯覺。
 
  不能繼續下去了!反正最終還是會選擇愛花,與其過度期待又重重摔下受到傷害,不如盡早走出這段實現不了的戀情還比較痛快,她如此告訴自己。
 
  但是……果然還是沒辦法,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無法止息,即使朝思暮想對方也不會明白,依然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這跟愛花沒有關係吧?我說過了,美海,在海船祭之後我想了很多,妳一直陪在我身旁默默支持著我,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好好回應妳的心情才行。」
 
  認真地看著美海,將整個身軀向前傾,直面面對美海的真心。
 
  「美海,雖然事到如今才說這種話有點太遲了……我果然還是很喜歡妳的吧?恐怕不是在海船祭之後,而是更早之前就有在家人以上的感覺了。只不過當時的我滿腦子只想著要怎麼讓愛花甦醒及恢復正常,沒能好好覺察、也不敢承認這段日子逐漸萌生的情愫……讓妳受苦了,對不起。」
 
  他難得一本正經地說道,美海聽了這番話如何能不動心?尤其又是在當前的情境下,顯得格外有情調。
 
  可是她又鑽牛角尖地認為他對自己的想法只是出於憐憫或同情,他才不可能這麼早就對她抱持戀心,僅僅是為了安慰她才撒下善意的謊言,到頭來依然不會有任何改變,抿著嘴唇、低下頭沉思著。
 
  完全看不出他對她有動過情的跡象,他看待她的眼神明明感受不到戀愛的情懷,充其量只稱得上是對外甥女的關愛,怎麼可能從以前就喜歡?
 
  如果他所言為真,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產生這樣的情感?
 
  「你果然是朵莉控啊。」
 
  「妳到底是想到哪裡去才得出這個結論的……」
 
  美海嘟起臉頰用有點半開玩笑的語氣回應,則是面露不知該從何吐槽起的無奈神色。
 
  「不需要說這種違心之論討我歡心,你喜歡的人是誰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比起我,你還是喜歡愛花對吧?如果我跟愛花同時掉到海裡,你會先救誰?」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妳們兩個都有胞衣吧?」
 
  作為一名道地的海村人,對於美海這種陸村人才會做出的比喻並不是很理解,面露困惑的表情。
 
  「反正,話劇的最後,你一定會情不自禁跟她接吻的。」
 
  「哈啊?這怎麼可能嘛!我在妳心目中是這麼不要臉的傢伙嗎?」
 
  也許有一半的原因是此時的美海大腦還相當混亂,她一不小心就把她那自以為是的猜想脫口而出,聽到她這麼以為忍不住害臊地喊了出來。
 
  直到這時才留意到原來美海如此在意這種小細節,明明都還沒發生就開始胡思亂想,他搔搔臉思考該如何逗她開心才好。
 
 
 
  停頓了好一會兒他才想到法子,但對他自身而言也是個很大膽的嘗試,他先是深呼吸幾口才紅著臉脫口而出:
 
  「美海,我們……牽手吧。」
 
  完全沒想過會說出這樣的話,美海的心臟突然大力怦了一下,愣了幾秒鐘才回過神。
 
  意外的大膽言論讓美海陷入混亂,漲紅的臉蛋完全藏不住,根本沒辦法好好回答,一開口就是語無倫次。
 
  「你你你……你在說些什麼啊?我我我……我們是在練習話劇不是在約會吧?」
 
  「欸——妳之前不是很想牽嗎?準備去訂做制服的那次。」
 
  「才、才不是想牽呢!我只是擔心你迷路而已!」
 
  她害臊地雙手亂揮,明明很想牽他的手,在當前的情境下卻沒辦法坦率承認自己的真意,看穿她想法的笑嘻嘻看著在矛盾的迴圈中打轉的美海
 
  「那……就不牽囉?」
 
  「唔……」美海踟躕了幾秒鐘,才勉為其難伸出右手。
 
  指尖緊張地發顫著,想與喜歡的人十指相扣,卻又感到不好意思想縮回來,可是又不想錯過這天降的大禮而停住了收回的手,處在進退兩難的窘境。
 
  就在這時主動伸手牽起她的手,一時之間雖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然而她對於與心上人的肢體接觸根本無從抗拒。
 
  不想放手。那是在夢中所無法體會的緊緻觸感,從掌心傳來的體溫溢滿幸福的色調,時空宛如凍結、定格在這一刻,令美海沉浸在這奇蹟般的瞬間永恆之中。
 
  「美海,接吻嗎?」
 
  比牽手更令她不敢置信的字詞出現了,美海的臉如同烤鍋上的年糕,熱氣不斷蒸騰著。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今天的特別積極,接二連三的爆炸發言令她沖昏了頭。
 
  「你你你……是色狼嗎?這這這……這種事要跟最喜歡的人才能做唷!你不是應該去親愛花才對嗎?」
 
  「為什麼又提起愛花美海,此刻我想認真面對的不是別人,是妳。」
 
  美海更加不解的思緒,她所知道的他明明喜歡的是愛花,明明對她的喜歡不是那種層次的喜歡,為何會對她說出這種話呢?不可能的,以為喜歡的人也喜歡上自己肯定是自我意識過剩。
 
  她對於跟喜歡的人接吻當然是樂意之至,卻不知該如何表達才好,同時又憶起一直惦記在她心上的事,不自覺地輕抿著下唇、眼神左右漂移不定。
 
  此時浮現在她腦海的是巴日當天她藉故偷親的嘴唇,這件事除了在場的之外從沒其他人知曉,就連紗由也沒聽她提起過,當然也沒讓他本人知道。
 
  就算是行人工呼吸的名義,在喜歡的人渾然不覺的情況下趁機與他接吻,起初是洋溢在心頭的至上喜悅,曾幾何時轉化成罪惡感?
 
  也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初吻已經被她偷偷奪走了,也許他期待的是把初吻獻給愛花,她猶豫著是否該趁這個機會坦白。
 
  一旦把這件事告訴他,他一定無法諒解的吧?一定會討厭她的吧?可是,不能不說出口,往後也沒有更恰當的時機了。
 
  「那個……,我……」
 
  「什麼都不用說,美海,把眼睛閉上吧。」
 
  正打算把當天發生的事告訴他,他卻沒察覺到她的掙扎,自顧自的要求她閉眼。
 
  果然還是之後再說吧,否則就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她再次把秘密埋回心底,繼續背負那份沉重的罪惡之情。
 
  美海闔上雙眼,緊張的心情難以言喻,可以清楚聽到自己怦然加速的心跳聲。
 
  就算眼睛看不見對方,也能感受到貼近自己時略顯焦躁急促的呼吸聲及溫度,要是在這個情境下親下去,彷彿心臟會在那個瞬間就戛然停止。
 
  痴痴的期待著,好像已經過了幾十秒還是遲遲沒有動作,難不成是還在遲疑嗎?
 
  正當她想偷偷睜開眼睛查看,突然被他頑皮地捏住鼻子,不禁發出些許呻吟聲。
 
  「嗯嗯嗯——討厭,為什麼又捏我鼻子啦!」
 
  「哈哈,開玩笑的,我才不會真的親下去啦!無論是妳或是愛花,讓妳失望了嗎?」
 
  「真是!別開這種玩笑啦,我可是差點就當真了。」
 
  他為了讓美海放心,不會在話劇的最後真的與愛花接吻,才臨時起意特地搞了這齣,揉揉鼻子一臉得意。
 
  美海鬧彆扭地揮動雙臂,不痛不癢的嬌小拳頭打在的身上,也只是嘻笑作為回應,兩人在教室內打情罵俏了起來。
 
  「咳咳。」突然的開門聲才讓兩人停下了動作,差點就忘了紗由也留在校園。
 
  「抱歉打擾兩位在教室卿、卿、我、我了,比起小倆口親、熱,我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還沒做完不是嗎?」
 
  紗由語中帶刺瞪了一眼,還刻意在「卿卿我我」及「親熱」的字詞加重語調。
 
  就算沒明說也看得出來她那副「就算你是美海喜歡的人也別以為可以趁機對美海為所欲為」的不爽神情。
 
  現場氛圍頓時變得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龐,嬌羞的美海只說了去一趟廁所,就避開站在門口的紗由小跑步匆匆離開教室,放心不下她一人亂跑也跟了過去。
 
 
 
  「我都聽到了唷,剛才你說想親美海,有幾成是認真的?」
 
  敏銳的紗由趁著沒有其他人在,開門見山提出質疑,認為他說的接吻不單純僅是玩笑話。
 
  「這算什麼嘛,那種像是把一切都看透的說法,妳們女生怎麼都這麼喜歡這種戀愛八卦啊?」
 
  「別扯開話題!我再怎麼說也是美海的朋友,像你這樣一下對愛花姐獻殷勤,一下又想勾引美海,你可知道會對美海造成多大的傷害?」
 
  「怎麼把我講得像人渣一樣……嘛,算了,老實說剛才本來真的只是想逗她,可是在這麼近距離看著美海,才發覺美海真的……很漂亮,不得不承認只差一點就鬼迷心竅吻下去了,不過要是真的做出這種事就太差勁了。」
 
  難為情地據實以報,沒想到這番說詞卻引來紗由更大的不滿,無法認同他的作風。
 
  「這種態度太不負責任了!美海可不是任你宣洩情慾的玩具!你是要果斷放開美海去跟愛花姐交往,還是要乾脆接受美海的戀情,別再拖拖拉拉的!繼續拖下去只會讓美海傷得更深啊!」
 
  紗由也不聽他解釋,怒氣沖沖把教室的門關上,獨留一人在裡頭沉思。
 
  當天的演練是怎麼結束,滿懷各種思緒的他們並記不清,畢竟後續他們也沒有那種心思在話劇上,也許草草了事就各自回家去了。
 
  隔天愛花紗由唸了一頓,叫她別再把自己的職責推給美海,面對紗由的咄咄逼人她也僅是「啊哈哈」的傻笑賠不是。
 
  距離正式開演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紗由的督導比先前更嚴厲,加緊排練行程以免進度延遲,不允許任何人偷懶。
 
  這回可不讓愛花再有藉口,直接連絡她的家長徵求同意,讓她每天放學後都留下來練習。
 
  看著愛花就連下課時間都拿著劇本相互討論、親暱地嬉笑著,美海心中的各種情緒不停翻騰著。
 
  紗由很快就注意到美海望向的眼神,知道心思纖細的她一定又會胡思亂想,趁當天放學美海剛踏出教室沒幾步就追了上去,雙手合十向她道歉。
 
  「抱歉,美海,每天都留那隻章魚跟愛花姐一起排練。」
 
  「為什麼紗由要跟我道歉呢?這本來就是他們的飾演的角色啊,也是全班的期望。」
 
  對此美海沒有表示意見,僅是皺眉苦笑面對紗由的歉意,但那只不過是在隱瞞她那隱隱作痛的內心。
 
  她很清楚自己永遠取代不了愛花心中的地位,即使上次跟她在夜晚的教室獨處時發生過如此曖昧的互動,她仍認為那僅是曇花一現,並不是真心對她投注戀愛的心情。
 
  無論再怎麼喜歡那個人,她始終相信他的選擇只會是愛花,而不是自己。
 
  累了、身心俱疲、好痛苦、想放棄,繼續堅持究竟還有什麼意義?
 
  明明只要坦然放下,對這段苦戀釋懷,展開新的戀情,一切就會海闊天空,又何苦悶在心中、在深不見底的泥淖中死命掙扎呢?
 
  就如紗由所述,的優柔寡斷對美海造成的傷害正一點一滴的累積,海面底下盡是淚水的鹹苦滋味。



序篇:飄散於海中的鱗片之獨白

上一篇:海陸之間盛大展開的濱波

下一篇:訴說愛意沉睡的薔薇花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46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ythZ時代尖端的巴友
本週最熱門的梗圖都看過了嗎? 還沒看的快來看看吧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