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LOL同人《這是一個遺憾》伊澤番外(下)

作者:墳墓上的一根草│2019-06-21 01:24:21│贊助:8│人氣:38


格沃與緹雅搬家了,因為附近失蹤的人越來越多,當地警方被居民投訴。而那些失蹤的人當然都躺在實驗室裡,等待格沃與緹雅的分析與解剖。

而伊澤也在這些年裡學習到不符合他這個年紀應該吸收的知識,雖然格沃對於這件事有著隱憂,緹雅卻像是要補償他一樣,不論伊澤提出要看什麼類型的書,緹雅一定會為他網羅各種頂尖學家出版的書。

伊澤也學著調整自己的臉部表情,那些因為面無表情而被緹雅虐待的日子彷彿過去了許久,他知道露出什麼表情、說什麼話能夠讓他們開心。如果只是做一些輕易可以辦到的事情,就能夠免除他多遭受的苦難,那麼為自己戴上一張面具,也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

新家跟實驗室比起來小了很多,卻難得的讓伊澤感到一絲溫暖。

格沃與緹雅似乎是想避避風頭,那些實驗暫時終止,讓伊澤過上了普通小孩過的日子。他們也把自己當成了普通人,雖然不用出去工作,但對外的那些藉口也要找好。

伊澤也有更多時間能夠讀書了,不用再承受每隔幾天就會受到的疼痛,也不用每天都喝那些枯燥無味的營養劑,但伊澤卻一天比一天低落。

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除了看書以外他沒有別的興趣愛好,他也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興趣愛好,彷彿他之前的人生,只是一直被綁在實驗台上而已,事實也的確如此。

伊澤竟然是懷念起在實驗台上的時光,他想,因為在實驗台上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只要睡一覺,很快就天黑了。

他放下書,緩步走到窗外,靠在柵欄前,看著眼前萬里無雲的湛藍天空,他卻沒有任何想要探索的慾望,他只是靜靜的看著,等著天色漸漸昏暗、等到夜幕低垂,他再回到屋內休息,等待著周而復始的明天。

伊澤半撐著頭,似乎在數著天空中究竟飄了幾片雲,卻聽見一道稚嫩的女聲在喊他。

伊澤低下頭,看見一個綁著雙馬尾的金髮小女孩在朝他揮手,伊澤的視線接觸到那抹金色時,心神微微一蕩,對這個小女孩的好感奇蹟似的飆升。

她跟他一樣……

伊澤很快回過神來,朝女孩露出一個無懈可擊的完美笑容,「妳好。」

女孩卻小大人似的,就算必須要抬起頭才能看著伊澤,氣勢也絲毫不減,她插著腰,臉頰微微鼓起,「你是剛搬過來的鄰居嗎?我之前都沒看過你!」

伊澤並不覺得女孩囂張跋扈,只覺得她單純直率,可愛極了,他難為情地用手指刮了刮臉頰,「是啊。」

女孩臉上換成了滿滿的好奇,她靈動的大眼眨呀眨,「那你叫什麼?家裡幾個人?為什麼會搬來這?」

如果蓋倫在這裡,一定會訓斥自己的不禮貌。但他現在不在呀,拉克絲偷笑的像是隻偷腥的貓。

伊澤老實回答,像極了準備呈交功課給老師的學生,「我叫伊澤瑞爾,家裡三個人……」可最後一個問題,他卻選擇了說謊,只見他微微苦笑,「為什麼搬家我也不知道,我爸媽沒告訴我原因。」

他忽然想起書裡說過,像他這個年紀的小孩都要被集中起來送去學校讀書,於是他立刻賣慘,「我之前的同學都因為這次搬家忽然失聯了,我現在只有一個人,真的好孤單……」

「你沒有朋友?」

伊澤落寞地垂下眼簾,沒讓拉克絲看見他眼裡的漫不經心。

雖然對拉克絲有好感,但伊澤不想再把心神分給多餘的人了,緹雅是這樣,這個女孩……肯定也是。

可拉克絲卻揚聲說道:「嘿,那還不簡單!」她眼裡的真誠彷彿能將伊澤灼傷,「我來當你的朋友啊!」

伊澤瞳孔收縮,心理似乎有個角落悄悄碎了,連帶臉上的面具也掉了,他不復剛才低落的模樣,表情空白,他張了張口,乾巴巴的問:「誰?」

也許他說自己真的好孤單,並不全然是假的。

見伊澤這副樣子,拉克絲笑得更開心了,因為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她用手指著伊澤,笑著說:「就是你啊!」

隨即她苦惱地說,「還是你在問我的名字?啊啊我都忘了,我還沒做自我介紹呢!」

「我叫拉克絲,家裡只有兩個人……」

伊澤瑞爾面無表情地看著樓下還在說個不停的拉克絲,指尖因用力過度而顯得泛白……他真的可以嗎?做為一個人,擁有一個朋友?

他有點想哭,卻不是因為難過,這樣的情緒連他自己也說不出來。

就好像心裡的那座高樓,只因為這個女孩的輕輕碰觸就轟然倒塌,這讓他意識到,自己要的不過這麼簡單。

他看著拉克絲,為自己戴上的面具早就不知道丟去了哪裡,此刻,伊澤對她揚起沒有一絲雜質的笑容,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微微顫抖,彷彿是用自己此生最大的力氣說出那一個字。

「好。」

這個被環境扭曲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心中所愛。


格沃和緹雅死了。

雖然伊澤對外放出消息,讓外界以為他們都是墜崖死的,但他知道,那個晚上有好多黑衣人闖進他家,殺死了他們。

事情發生的很快,他只記得緹雅把他藏了起來,叮囑他不要開門,不要發出聲音。聽著外面一陣騷動,伊澤心裡奇異的沒有一絲感覺。

他從縫隙中看見緹雅的胸口被砍刀深深劃開了一刀,滲出血來,她緩緩倒下,眼睛死死的盯著這裡,伊澤也看著她,似是要為這一刻做一個見證,他朝緹雅無聲的做出唇型。

「再見,緹雅。」

再見,曾經束縛過我人生的女性。

離別總是讓人難過,他卻感覺重獲新生。

可在緹雅死後,伊澤幾乎每天都會夢到她。

她半臥在薰衣草田裡,臉色蒼白,眼皮半闔著,恰好與死去那天是一模一樣的姿勢。她摀著心口,血卻越發洶湧,漸漸溢滿了整個薰衣草田,而那些薰衣草花桿上的紫色花瓣微微地動了,居然都變成了一隻又一隻的花精靈,他們說著伊澤聽不懂的方言,又似乎是在唱歌,他們一個又一個的覆蓋在緹雅的身體上,漸漸變的透明,最後消失不見……

這樣詭異的夢境,似乎沒有打算要停止,伊澤今晚又夢到了緹雅,卻微妙地發現這個夢不太一樣了。

緹雅正朝著他爬了過來,身後是一大片薰衣草田,她一手摀著胸口,一手努力地向前爬,身後蜿蜒鮮豔的血跡,像是紋路般佈滿整個夢境。

「伊澤,讓媽媽看看你……」

這個聲音像是被砂紙磨過,難聽極了,伊澤幾乎是下意識地就後退了一步。

怎知這個動作好像惹怒了緹雅,她的聲音驀地高亢起來,她尖叫著,「是媽媽錯了嗎?是媽媽錯了嗎!你會什麼要後退,媽媽只是想要抱抱你而已啊!」

伊澤好像在看著一部滑稽的默劇,他此刻不發一語,只是在思考那些薰衣草精靈們什麼時候才會來帶走緹雅呢?

緹雅發狂沒多久,眼淚就從漆黑的眼眶裡落了下來,她語氣哽咽,「伊澤,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你讓媽媽再看你一眼……你再站過來一點,媽媽看不到你了啊……」

可是緹雅,妳突然變得好臭啊,明明以前香味總圍繞在妳的身旁,為什麼現在妳卻散發出腐屍般的臭味呢?

伊澤垂下了眼,他心理計算著時間,緩緩向緹雅走去,就在指尖快要碰到緹雅時,那些薰衣草精靈們像是吸夠了緹雅的血,準時上工的把緹雅帶走了。

緹雅本來還因為伊澤的靠近而歡喜,此刻的她卻面露驚恐,不斷掙扎。但是,不論她如何奮力掙扎,想要擺脫這些花精靈,她都不可能再出現了。

伊澤從夢裡醒來時,心裡一陣無力,但他不可否認,那些薰衣草精靈,是真的很美麗、很乾淨。

從此以後,他再也沒夢到緹雅。

他對緹雅的感情,似乎在實驗台上就已經被消磨殆盡了,他不是沒有給過緹雅機會,伊澤想。

當格沃與緹雅死的時候,他是竊喜的,這代表他能夠做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隨即而來的卻是徬徨與迷茫。

他不必再被當成白老鼠,卻不知道這樣的他能做些什麼。

他盲目地準備好他們的葬禮,這幾乎花光了他們留給伊澤的積蓄。

伊澤跪在靈堂前,看著兩人的遺像,竟是莫名其妙的生出一個念頭──他要為他們報仇。

是不是他們也將自己的某個部位縫在自己身上了,不然他為什麼會想要為他們報仇?他摸著自己的臉,無法謁止這樣的念頭在心裡瘋狂滋長。

伊澤覺得好噁心,他忽然感覺全身上下都好癢,然而不管怎麼抓都沒有用,伊澤的臉和手臂已經被抓出血絲,他的眼睛泛紅,那股詭異的搔癢感仍是在。

最後,他將頭狠狠砸在地上,發狂般的大吼了一聲,心裡崩潰的想,我會報仇的!我去報仇就可以了吧!?快點停止,不要再折磨我了──!

讓伊澤渾身都難受的感覺停了下來,他狠狠喘了口氣,沉默了片刻,冷笑和嘆息竟是同時從伊澤的口中傳來。

「結果,你們只不過是用了另一種方式活著啊……」


伊澤找到當年的主謀了,但他沒有辦法為格沃與緹雅報仇,對方的勢力太過大了,不過伊澤轉瞬一想,對方的兒子似乎病入膏肓,不失為一個下手的好對象。

伊澤向拉克絲與蓋倫告別,臨走之前他送了拉克絲一個薰衣草瓶,雖然他家裡還有好幾個,都是他一筆一劃刻出來的,但他覺得還是這個薰衣草瓶最完美,而且也不好意思告訴拉克絲他失敗了那麼多次。

拉克絲在這些年伊澤的刻意引導下,下意識的極為依賴他。雖然是自己下的決心要做的事,但每次看見拉克絲清澈的雙眼,伊澤還是會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就像本來待在黑暗中的人被拉了出來,強迫面對陽光,可非但沒有獲得溫暖,身體卻被漸漸溶解。

看見拉克絲扭捏的要求他留下來,伊澤差點就衝動的答應了,可是他最後仍是走了。

拉克絲是特別的,只有在她面前,伊澤最真實的自己才會偶爾出來喘口氣,還要擔心會不會嚇到她,所幸,一次也沒有。

在改造諾嚴時,伊澤只覺得度秒如年,他無時無刻都在想著拉克絲,但他只能把這些回憶混著想念喝下去,雖然這樣的日子灼燒著他的喉嚨,但仍緩解著他的飢渴,讓他甘之如飴。

可是在接近完成的時候,伊澤難得的退縮了,像他這樣的人,真的有資格待在拉克絲身邊嗎?

他這麼噁心,這麼奇怪,他……是個怪物啊。

他不該讓拉克絲依賴他的,如果他害拉克絲變髒了怎麼辦?他不會原諒自己的。

不知為何,伊澤的自我厭棄到達了極點,他漸漸地將目光放到諾嚴身上。

讓他去陪著拉克絲吧,把我的心臟給他,讓他去陪著拉克絲吧。

那渾身搔癢的感覺似乎又冒了出來,只見伊澤詭譎的笑了笑,口中喃喃自語的說:「為了拉克絲、為了拉克絲……」

就算那股搔癢的感覺依舊沒有停下,伊澤也不打算改變這個想法了,直到……他回到拉克絲身邊,又假裝死去之後的時間裡,他才感受到深切的後悔之意。

伊澤假裝死去之後,實際上是去多方面調查當初格沃與緹雅死去的真相,那個男人是主謀沒錯,但背後勢力卻很多,他沒有放棄為他們報仇,只是延後而已。

但伊澤卻在與各方面的人接觸後,升起了濃濃的反胃之感。

太噁心了,所有人都有所求,每個人都有慾望,這個世界真的好噁心!每次的噓寒問暖都是假的,你們以為我沒看見你們眼底的算計嗎?伊澤苦苦壓抑著,才沒錯手把對方的手腕折斷!

他後悔了,他不該把拉克絲交給這個世界的人,她那麼完美、那麼乾淨,她不該被這些事情玷汙。

於是,伊澤又找到了卡莎碧雅,想讓她研究能讓人產生出幻覺的藥,他知道卡莎碧雅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是之前調查時聽到的消息,但他無意去探討裡面有多濃的八卦,只記得卡莎碧雅在這方面的水準,似乎也被人們稱為天才。

雖然他在接觸卡莎碧雅後也不禁嗤笑,就這點程度,也配稱為天才?連他這個實驗品都可以做得更好!但時間來不及了,伊澤瑞爾在短時間內找不到程度比卡莎碧雅更好的人,他只能暫時將希望寄託到卡莎碧雅身上。

而卡莎碧雅也因為某些事情,積極、配合度也高,這好歹安慰了伊澤。

這個藥只會產生出自己最想看到的人的幻覺,伊澤不敢肯定拉克絲是不是最想看到自己,但他相信,只是要是拉克絲想像出來的,一定是極好的──

就算是不能夠陪在拉克絲身旁,只要遠遠看著就足夠了,伊澤想,拉克絲就是他活著的唯一執念,他無法接受拉克絲總有一天也會變成他們的模樣,所以他要在這之前,將拉克絲保護的好好的。

拉克絲不像自己啊,這麼的醜陋,心裡那麼多的算計,她這麼單純,宛如是薰衣草裡的花精靈……

就像幫助自己脫離緹雅、擺脫那揮之不去的臭味的花精靈。

噢,拉克絲,我要親手把心臟拿回來,把一切都拖回正軌,拉克絲,妳再等一下,等等我,給妳愛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39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藍兒
上吧!!伊澤!!!!

06-21 03:05

墳墓上的一根草
伊澤:嗯=))?06-22 06: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8909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OL同人《這是一個遺憾... 後一篇:LOL同人《這是一個遺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eff88120343大家
繪圖更新囉 快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